邪情公子289-290

第289章 好大的南瓜
看着朱子豪离去那苍凉的背影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战胜了对手固然是好的,不过看着一个强劲的对手就这样在自己的手中倒下我的心中多了一丝迷茫,迷茫我今后的路,这个时候我渴望我多一个对手出来,更加渴望朱子豪还能够站起来,能够掌握朱家那个时候我们再好好地玩上一场。
“朱兄.。。。”我站在那里叫住了准备远去的朱子豪。
“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朱子豪的神色有些没落听了我的话之后站在那里,半晌才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来对着我说道。
“没什么。。我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交手!”我微微一笑对着朱子豪说道,我想这个可是是我认识朱子豪以来说话最温和的一次了。。
“呵呵,希望还有这个机会吧。”朱子豪同样轻笑一声神色复杂地看着我,然后我带着一帮带上的手下离开了这里,不过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回去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总之我想他的日子不好过吧。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十分,朱子豪的人来通知我们接受FJ的地盘,说实话朱子豪这个家伙讲话还是比较有信用的,虽然他现在已经很失势,但是在青帮还是有着绝对的控制权的,这个时候发话了自然将FJ的地盘让了出来,无疑这对他在家族内的情况来说是雪上加霜,不过这倒让我第一次欣赏起朱子豪了,我想如果是我在他这个位置说不定我还真没这么有信用呢。
清晨的早上我回到了我的住所,当然不是李家的大宅,昨天晚上跟幽月疯狂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是神清气爽,生龙活虎,这个时候反正也无聊,所以慢跑回了家中,打开了房门之后走了进去,这个时候正好看到了令狐烟穿着一袭粉丝的三点式从楼上迷迷茫茫地走下来,整个人好像都没有睡醒,顿时我愣住了。
迷迷糊糊的令狐烟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忽然多了一个人顿时也迷糊了,看到我之后愣住了,傻傻地在那里看着我,片刻之后发出“啊!!”的一声尖叫,那尖叫之声科是响彻云霄,之后瞬间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我的面前,冲上了楼。
几分中之后令狐烟才换了一身的衣服从楼上走了下来,不过仍旧脸色通红看到我之后只是低着头小声地说道:“主人,我刚才不知道你会忽然回来,所以。。”
“呵呵,没什么。不管怎么说占便宜的可是我,你说是吗?啧啧。。说实话你的身材还真是不错啊,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我毫无顾忌地站在那里对着脸色通红的令狐烟调笑道,说实话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心情很舒畅,最起码我感觉我又回到了我幸福的学生时代。
对于我的话令狐烟除了脸红还是脸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低着头站在那里好像一只鸵鸟一样缩着脑袋。
看到她这个我也没有继续调戏她,只是站在那里笑吟吟地说道:“走吧,今天帮我带上课本,我们一直去上课了,啧啧,还真是怀念我的校园生活啊。”
“嗯。。我去给您收拾课本。”令狐烟听了我的话之后乖巧地跑上楼,然后开始快速地收拾起东西,不一会就从楼上慌慌张张地跑下来,看着令狐烟乖巧恬静的模样我不自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看起来有时间的话也应该去帮令狐烟把她的事情处理一下了。毕竟她给我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仆人这个也不能让人白当不是,等这边的事情稳定下来以后,看来我应该去华山走一趟了。
带头令狐烟一路走过我们两人走进了校园之后瞬间无数的人将目光投向了我们然后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我也没功夫听他们说些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帮小子一定又在说我了,毕竟我消失了两个月忽然再度出现确实够人们说一段时间的了。
一路带头令狐烟走来,当走进了校园之后令狐烟那里拿过课本之后就和她分道扬镳了,一路走过那枯黄的草坪,然后在秋风吹动之下走进了教室,这个时候已经是深秋时节,教室里不少的人都已经穿上了毛衣毛裤,很少有人像我这个模样,穿着一袭单薄的衬衫走在校园内的,所以当我走进来的人不少的人都注意到了我,看到我之后立刻一个个开始议论,而慕容若情这个时候一脸激动地看着我兴奋地对着我说道:“天邪哥哥你回来了啊。。嘻嘻。。。”
“呵呵,当然回来了,不然的话还住在那边住一辈子啊?”我微微一笑坐到了慕容若情的身边,然后拿出了一个水晶吊坠送慕容若情说道:“这个送给你。”
虽然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是大小是一个心意,回来的时候让手下给我买了不少这样的东西,当然都是不一样的,不然的话让人知道我是批量生产还不杀了我?虽然东西很不值钱,不过慕容若情拿在手中还是很高兴的,一脸幸福地抱在怀里,真是的女人要是都这么好打发就好了,不过我知道这个显然属于不太可能的事情。
正当这个时候忽然外边传来了一阵脚步之声,一个艳丽的外国女人走了进来身材高挑和我差不多有一米左右,虽然是穿着高跟鞋但是这个身高绝对是属于高挑了,身材丰韵无比,一袭白色的休闲装将那大凡大的乳房和那高耸的臀部完全的暴露了出来,相貌也是很迷人,丰韵的皮肤,美丽而性感的容貌让人看了不自觉地想要将她给推倒然后嘿咻嘿咻。。。
这个女人走了进来之后我身边的慕容若情也发现了,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嘻嘻,这个是凯瑟琳老师,来自英国,怎么样漂亮吧,而且听说凯瑟琳老师的家里好像还是英国贵族啊,她可是我们新来的外教老师被奉为学生心目中的两大女神和刘艳老师一起被评为学校最美丽的两个女老师之一怎么样厉害吧,很漂亮哦,哥哥是不是动心了?”
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听了慕容若情的话心中觉得有些怪异,好像我记得我在慕容若情这个小姑娘心中的形象还是蛮好的,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难道是受到了谁的影响?恩恩,看来有时间一定要问问,看看是谁将我的乖乖女给教坏了,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不然的话我一定给他点教训。
“没有啊,我没什么我只是在好奇为什么外国女人的身材都那么好。。”我坐在那里不自觉的对着旁边的慕容若情说道。
“讨厌,紫莹姐姐说的果然没错,天邪哥哥就是一个大色狼,竟然说这样的话,不过。。嘻嘻。。老师的身材好像真的很好啊,我们都好羡慕她呢。。”慕容若情没有生气只是对着我笑骂道。
不过这个丫头不自觉的就把幕后主事给说了出来,我说她怎么会这样的,原来是秦紫莹教的,不过我记得秦紫莹好像和她们一帮人关系并不怎么样啊,怎么会搅在一起,难道我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以后要防备一下了,说道这里其实我有些想念吴紫莹了,那小姑娘多好啊,多善解人意,不过可惜啊,去美国留学读什么国际法律了,说是要帮我以后打官司用,真是的小姑娘也不想想我冰鉴会还需要跟人打官司吗?妈的谁敢跟我打官司直接干掉他就好了,不行的话连法院一起炸掉。。不过既然是她的热情我也没有阻止,毕竟对我来说我的女人都是很自由的,只要不背叛我,爱干什么都行。
算算时间她也去了一年了,看来有时间去看看她还是好的,我记得走的把她介绍给了我的堂姐李天棋认识,想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我那个堂姐是个什么角色我太清楚了。。。只是貌似跟她在一起是不需要防备色狼了,倒是需要防备她了,弄不好她还给我带个绿帽子呢。厄。。虽然那个绿帽子也不能算是绿帽子,但是我不管怎么说都是绿帽子心里很不爽的。
“唔。。若情,你最近和紫莹很熟悉吗?”我不置可否地对着慕容若情问道,说实话慕容若情典型的没有什么心机问她东西一问就出来了。
“嘻嘻,是啊。。我们最近跟秦紫莹姐姐都很好呢,自从你走了以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好姐妹呢,现在我们可是一直的,而且组成了一个小社团呢。”慕容若情对着我一脸笑容的说道,不过我总感觉这个笑容让我有些胆寒,貌似很危险的样子,特别是听说“我们”这个词之后我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你们。。。你们是指谁?”我不自觉地问道。
“我们啊。。我们指,我。。紫莹姐姐,公孙姐姐,刘艳老师,令狐姐姐,还有清霜姐姐唔。。。对了还有齐若冰妹妹还有齐枚姐姐丫。。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慕容若情一脸善意地对着我说道。
不过她却没有发现我的脑门上已经不自觉地形成了两道黑线,这些女人凑到了一起我还有活路吗?若情她们也就鼻孔,不过我十分纳闷的是清霜和刘艳两个人凑什么热门还弄了一个社团,天知道他们在搞什么东西。。不过我总觉得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还成立了一个社团?叫什么?”我坐在那里对着旁边的慕容若情试探道,我敢打赌要是换一个人绝对不会告诉我的,不过慕容若情不同,小丫头没什么心机啊而且对我很信任,这个绝对不是问题。
“嘻嘻。。叫做铲除花心萝卜大联盟,怎么样很有创意吧。。”慕容若情对着我眨了眨眼睛兴奋的说道,她这话一出口顿时让我汗流浃背,虽然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也没有想到这帮女人这么直接,摆明了这个社团就是针对我的,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成立的,看来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把她们给分化掉,不然的话我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讲台上的那个黄头发蓝眼睛的英国美女有些气呼呼地看着我对着我用比较生硬的中文说道:“这位同学。。。你可不可以在我的课上不要说话,你要知道你这样做是很不礼貌的。。你难道不知道应该尊重一下老师吗?”
“厄。。抱歉。。我忘记了,呵呵。”看到她说中文这么费力我就用纯正的伦敦口音对着她笑眯眯地说道。
虽然看似简单的两句话,不过却让那个英语老师露出了惊讶的目光看着我,对着我友好地说道:“同学,你在伦敦生活过吗?”
“呵呵,没有老师,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去过那里。”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外语老师说到,虽然不知道她叫做什么名字不过我感觉她这个人还不错,而且身上散发出一种能量一种很温和的能量,那种能量让我很亲切。。是属于比较温和的那种自然能量,看起来这个外教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普通。
“呵呵,你好,我叫做凯瑟琳是你们新任的老师,你可以直接叫我凯瑟琳或者叫我老师都行,你的英语很棒,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学生,你是新来的吗?”凯瑟琳友好地对着我说道,大概是因为身在异乡听到了别人能够很流利的说出自己的母语所以很高兴吧,对我也亲切的几分。
“不是,我以前就是这个班的,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两个月,现在又回来了,倒是老师我以前都没有见过,真的是很好奇啊。”我微微一笑应道。
“呵呵,好奇吗?有时间的话你可以来找我,我就住在学校的员工宿舍,你问问门口的小姐她会告诉你我的住所的。”凯瑟琳对着我同样友好地说道。
其实我们说的话很普通很平常,很没有水分,不过语速太快,加上了一些伦敦口音所以周围这帮人虽然都是高材生不过却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也不明白,只是看着我们两个带头笑容的亲切表情又开始胡乱猜测起来了,特别是那些个色狼们,更是如此。
耳朵灵敏的我已经听到了背后某只色狼在那里气呼呼地对着自己的同伴说道:“妈的,这个李天邪刚一回来就把我们亲爱的凯瑟琳老师给泡走了,这个家伙还让不让人活了,学校的美女都给他一个人弄走了。”
“谁知道呢,这个家伙真是很讨厌啊,简直是太气愤了,贪心不足的家伙,跑走了那么多美女还要对我们的凯瑟琳老师下手真是太卑鄙了,祝愿他精尽人亡。。”某色狼的同伴对着自己的朋友同样气呼呼地说道,竟然背地里对我诅咒起来。
诸如这样的声音还有很多,好像男同胞们都对我很不满的一样,不过想想也是的,我断了他们的梦想是该被鄙视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那模样,想让人喜欢他们实在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最起码我如果是女人就看不上他们两个。。
接下来我和凯瑟素不相识两人的谈话结束了,她开始上课,而我坐在那里听课,不可否认的是凯瑟琳讲得很好,不过可惜的是我实在是听不下去,听着听着就已经神游太虚了,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凯瑟琳已经气呼呼地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一副很不爽的模样,紧紧地用她那中外杀死人的眼神看着我,站在掐着腰弯着身子,盯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我。
“好大的南瓜。。”躺在那里睡觉的我不自觉地被旁边慕容若情的手指给弄醒了,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凯瑟琳的模样而是一对硕大的乳房,以及那淡黄色的乳罩,迷迷糊糊的不自觉的来了这么一句。。
虽然凯瑟琳的中文不是很好,不过无疑这话她是听懂了,顿时脸色变得通红起来,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紧紧地盯着我满脸通红,看那模样好像得杀死我一样,无形之中我好像又得罪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美女。。
“哈哈哈。。哈哈哈。”教室里则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夸张的笑声,无疑我的话周围的那些个学生可是听的清清楚楚,而且很淫荡的事情是他们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一个人狼友开始嚣张的笑了起来,而且对自己的旁边的同伴解释了意思,那些女生一个个的抿着小嘴脸色通红地看着我,一时之间无疑我这个始作俑者让凯瑟琳成为了全班的笑柄。
用足够杀死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之后凯瑟琳气呼呼地对着我说道:“李天邪同学,我对于你的行为深表愤怒,你竟然这样说我,你知道这样的后果是和很严重的吗?我完全有能力让你这门课程不及格。”
其实及格不及格的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再上两年大学而已,再说了她就是给我不及格校长也不敢同意,所以我根本就不怕,不过我是不愿意得罪女人的,因为通常女人都是很记仇的,所以无奈地对着凯瑟琳摆摆手一脸无辜地说道:“抱歉,凯瑟琳老师我睡着了,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第290章 挑战又见挑战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原谅你一次,等放学后你到我的住所来,我要重新给你上一次课。。”凯瑟琳听了我的话怒气消失了一些,不过还是对着我极度认真地说道,但是我总感觉事情并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简单,女人记仇的本性的可是知道的,要说凯瑟琳这么容易放过我而且还对我这么友好,鬼才相信,最起码我是不相信的。
“嗯。。我知道了。”我极度无奈地说道,算是答应了下来,希望这个凯瑟琳别和刘艳是一样的,那我可就真是头疼了,不过越看好像越有这个苗头,这让我小心肝都有些怕怕的,不过又不能不去,不然的话她跟我没完没了那才叫头疼呢。
“嘻嘻,记住了,如果你敢不去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凯瑟琳临走的时候对着我用汉语流利地说道,说完还眨了眨眼睛一脸暧昧的表情,让人浮想联翩啊,真是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不是很好的中文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么流畅,难道是她经常说的缘故?
甩了甩脑袋将脑海中的杂念甩了出去之后我站起了身子跟慕容若情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离开了教室,走出了教室之后我点燃了一根香烟站在操场之上,伸了一个懒腰,感受着天空中温暖的阳光心情好不舒畅,将脑海中的一切烦恼都给忘却了。
不过可惜天不遂人愿,美好的事情总是有人想要破坏的,躺在草坪上感受阳光的我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远远的就听到了一个粗犷的声音对着我叫道:“李天邪!!我要向你挑战!!”
伴随着这个声音我看了过去,发现一个身材并不算高大的日本人带着一帮穿着和服的家伙走了过来,这帮小日本让我很不爽的是整天穿着一袭和服在校园里逛来逛骈的,而且仰着脑袋,拽了吧嘅的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是日本鬼子一样,偏偏学校还允许他们这样做,说是国家政策,穿着自由,妈的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又收了人家钱才这样说的吧,要我说都穿唐装最好,简洁轻便,哪来那么多事情,不过貌似这个东西不太可能。
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和田一男此刻的他穿着一袭黑色的和服走在最前面的位置,而他的背后跟了十几个人看看那装束白痴都知道他们是小日本鬼子,看了看他我懒洋洋地说道“我说和田一男,你已经输了干嘛还来找我?难道是觉得上次被我羞辱的不够,还想再来一次?或者说你以为上次输给我不甘心所以想要来报复我?不过你认为你带着这几个懒番薯臭鸡蛋的家伙就能报复我吗?真是的好天真的孩子。”
无疑这个时候是下课的时候,周围的人本来就不少,经过了和田一男这么一闹不少人站在远远的看向我们这里,听了我的话之后已经有一些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笑了起来,弄的和田一男一帮人尴尬无比。
顿时和田一男气呼呼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我说道:“巴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男人输了就是输了不会不认账的,只不过你侮辱了我们大日本剑道就是不对的,和田一男不才,不能够将日本剑道的精髓发挥出来,所以才会败给你,不过你们中国武术永远是战胜不了大日本帝国的武术的,所以我这次请来了我的师兄,我师兄专程从日本赶来等候你这个家伙,可是你竟然不在,不过我们为了挽回大日本剑道的尊严还是在这里等等,你一会回来我们就立刻赶来了,现在我们要向你发起挑战。。”
“白痴。。狂妄至极。。我没功夫理你,就你那两下子还是回家抱孩子吧。”我看了一眼和田一男淡淡的在那里说道,说完继续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感受太阳的光辉,对于和田一男我是自动忽略了,他如果愿意站在那里的话,我也不介意。
“抱歉。。我的师弟有些鲁莽了,在下大日本帝国柳生新阴派柳生介膛刃。。希望阁下能够接受我的挑战,我这一战是为了挽回日本剑道的耻辱,挽回柳生一门的耻辱,虽然我的师弟学艺未精,但是毕竟是柳生新阴派的弟子,这件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我们自己清楚,所以我希望您能够接受挑战。。给我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正当和田一男还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旁边一个二十五六的青年拉住了他,那个青年长相普通,不过脸色苍白而阴沉,这个时候穿着一袭白色的和服,站在那里对着我恭敬的鞠躬,态度显得极为恭敬,对着我恭声说道。
这个青年还算是不错的,三品先天高手,在青年一辈中绝对属于出类拔萃的人物,就是放在华夏除了几个大世家或者魔门之类的地方,别处也很难培养出这样的人才来,可见柳生新阴流还真是不简单啊。。不愧是号称日本武士第一门的地方,不过这样的身手就想要挑战我却有些开玩笑了,别说是他了,就是柳生新阴派宗师柳生一郎来到我的面前,我也可以用一根手指头就灭了他,现在我的对上宗师绝对是无敌的。。。
无论是再强的宗师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就算是影那种级别的人特殊人物,也还是败在我的手中就是因为宗师和大宗师完全是境界,如果皓月星辰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证明?证明什么?证明你们日本剑道优秀吗?呵呵,你们有什么好证明的?你们日本的东西哪样不是偷学来的?日本的剑道还不是从华夏剑道中演变出来的?你们有资格在我们面前证明什么吗?无知。。狂妄!”我躺在那里懒洋洋地不屑道,对于这个柳生介膛刃我还真是没有放在心上,试问一只大象会和一只蚂蚁计较吗?哪怕他是一只强壮一点的蚂蚁,但是说到底还是蚂蚁。。根本不值得大象去动手。
“阁下是在侮辱我们吗?你要知道我是堂堂正正地向你挑战请你不要侮辱日本剑道,虽然日本剑道是从华夏发源出去的,可是我们经过了自己的改良发展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国粹,而你们华夏人不思进取,将那些好东西都给浪费了现在的华夏早就没有高手了!”柳生介膛刃显然被我给激怒了,气呼呼地对着我说道,好像对我相当的不满。
“呵呵,无知者无畏啊。。傻瓜。。我懒得和你去计较,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让我再看见你了,柳生新阴流的人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柳生一郎徕了我也照样灭了他,趁我现在心情好赶快给我滚吧,不然的话你们今天就一个都别想走了,实话说。。。我不介意在学校里杀人的。”我躺在那里不屑地坐了起来对着面前的柳生介膛刃一帮人说道,对于这些人我实在没功夫跟他们浪费时间,一帮小杂鱼而已,我的时间何其宝贵,哪有功夫跟他们在那里玩。
话音过后铺天盖地的杀气瞬间集中在了这帮人的身上,当然主要的目标是柳生介膛刃,瞬间柳生介膛刃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也是冷汗直流,一个个的双头打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我放松了杀气之后瞬间和田一男一帮人反应过来,一个个激动地将柳生介膛刃搀扶起来,然后和田一男愤怒地对着我说道:“巴嘎。。你对我师兄用了什么妖术!!!”
“白痴。。。”看了他一眼之后我淡淡地说道,说完也就不理会这个家伙了,说实话我实在没有和这样的家伙说话的欲望,真是太无知了,而且无知的自大,实在让人有些受不了的感觉,跟他说话实在是对我个人的一种侮辱。
“和田。。回来。他没有对我动用妖术,实在是我自己太不自量力了。。”柳生介膛刃看到和田一男准备冲上来找我麻烦的时候赶忙叫住了他,对着他淡淡地说道,语气平静而惊恐,显然柳生介膛刃这个时候是极度虚弱的。
“可是,师兄。。。”和田一男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柳生介膛丸给打断了,柳生介膛刃站在那里脱离了别人的搀扶,然后站在那里对着我恭敬的鞠躬说道:“不知道阁下是哪派的高手,竟然有这样的身手,我这次败得心服口服。。”
“呵呵,还是你懂事一点,不过可惜我很讨厌你,所以你最好从我的面前消失,不然的话我可是不会客气的,你们这样的水平还妄图挑战华夏武林,真是井底之蛙,赶忙滚回日本吧,我说过日本剑术是垃圾,日本武术也是垃圾。。。你们这样的人没资格站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之上。”无疑我这个是绝对的人身攻击,如果他们有能力的话估计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冲过来和我拼命,不过现在他们却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敢和我拼命,只是站在那里脸色通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阁下可以侮辱我,但是却不能侮辱我大日本帝国的剑术,我不如你是我学艺不精,不过我们还是有人可以打败你的。。所以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日本剑术,不然的话就算阁下杀了我,我也会和你拼命的。”柳生介膛丸脸色通红地对着我说道,不过神色确是很认真,看起来这个小日本是认真的了。
不可否认小日本有种变态的势头,而这就是其中一种,这个时候这个柳生介膛丸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却还站在这里和我这样说话,可以看的出来还是有些骨气的比我们国内一些趋炎附势的小人要好多了,想到这里我实在有些伤心国内的某些人实在是给华夏人丢脸,这些人没有一点风骨,没有一点气节,早就该死了。
看了一眼面前的柳生介膛丸我淡淡地说道:“我侮辱你们因为我有这个资格,如果你们不服气的话可以挑战我,当然你们这些废物就不要来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让柳生一郎来这里挑战我,啧啧。。不过我估计他也是一个废品,来了也没用。”
“胡说。。我们师傅是大日本剑道第一高手,没有人可以打败我师傅。”和田一男在那里激动地对着我叫道。
“是吗?第一高手?呵呵,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让他来吧,不过你们回骈带话给柳生一郎,如果他要来挑战我的话最好带上赌注,不然的话我是不会接受他的挑战的,毕竟我这个人可是很忙的。。没功夫跟你们这帮小日本无聊的打来打去的。”我站了起来对着面前的柳生介膛丸淡淡地说道,至于和田一男我直接就忽视了他,他已经没有让我再看他一眼的价值了。
我的话让柳生介膛丸脸上的神色不住的变换,一阵青一阵红的,半晌之后柳生介膛丸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着我说道:“不知道,阁下想要我师傅拿什么样的赌注来?”
看来柳生介膛丸对于自己的师傅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我这话如果传回去他师傅绝对来挑战我的,其实不要说他师傅了估计就是他也想挑战我可是他没有这个实力而已,所以他这样对我说道。
要知道小日本最注重的就是名声,如果我打败了他们的弟子他们不讨回来的话以后估计在日本也就没的混了,他们那里好像是宁可死亡也不能丢了面子吧。。有时候明明很卑鄙却要虚假的正直,我知道他们一点来一定会要我跟他堂堂正正的比试,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就不会客气了,要么他们柳生新阴流以后夹着尾巴做孙子要么就拿出赌注来跟我比。。
“赌注嘛,其实很简单的东西,我听说你们柳生新阴流的开派祖师柳生十兵卫有一把传自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宝刀村正。。是吗?其实我对传说中的妖刀村正很感兴趣如果你们师傅愿意的话可以带着村正来挑战我,当然如果他不敢或者他怕输舍不得村正妖刀的话,那么你们就最好老老实实地滚回去,以后柳生新阴流的人就不要踏入华夏一步,不然的话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我眼中精光暴涨对着面前的柳生介膛丸说道。
说实话我对于村正妖刀那可是慕名已久了,要说日本哪把神兵最让我感兴趣,那无疑是村正莫属了,像什么神剑天丛云之类的东西我还看不上眼呢,这全是因为妖刀村正据说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只要被村正伤到的人,短时间内作品难以愈合,而且会不断地扩大,如果没有本事一点的话立刻就会流泻而死,而且被村正杀死的人他的魂魄都会被村正所吞噬,成为村正的一部分,让村正更加的恐怖锋利,这也是村正真正恐怖的地方,同时也是让我感兴趣的地方,对于我来说杀人练刀并不算什么,反正外国那些多人随便杀,光是国外混黑道的没有一千万也有八百万的,他们都够我杀的了。
只不过村正妖刀柳生新了且流那帮家伙平时都不用,而且藏得很深,就算去了也找不到,不然的话我绝对去把它给弄过来,要知道那把刀在二战时曾经和干将的主人交手和干将对砍而不落下风可见有多锋利,自然而然的老子要想办法把他给弄到手,这次正好是一个机会,而且绝佳,谁让他们柳生新阴流的弟子无聊找上我呢,自然我也不用客气地将他一军。
如果我是一个日本人就算了打死他们也不会用这个的,偏偏我还是他们的死仇华夏人,而且他们弟子不自量力地挑战我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想不动手都不行。。。不然的话柳生新阴流可就真成笑柄了。
听了我的话柳生介膛丸脸色豁然一变,戒备地看着我,半晌之后说道:“既然是赌注自然是双方的,阁下想要让我们柳生新阴流拿出村正知刀来跟你做赌注,可是如果你输了呢?如果你输了你拿什么给我们?阁下不会是想空手套白狼吧?”
“呵呵,怎么可能,我李天邪大人也算是一个人物,虽然名声不显,但是也没到去骗你们的地步,村正虽然不错但是也没有到了让我不要脸面的地步,如果柳生一郎拿村正做赌注的话,那么我就拿七星龙渊作为赌注,怎么样,你们不吃亏吧?”我笑吟吟地对着面前的柳生介膛丸说道,看来鱼儿已经上钩了,看柳生介膛丸的模样竟然敢说这样的话,加上他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修为,显然是被人给强行提升或者是从小重点培养的人物,不用想都知道他在柳生新阴流内地位不低。。正好给我利用并且还能成为一个传话筒。
“什么?七星龙渊?你竟然有七星龙渊,华夏十大神剑之一的七星龙渊?”柳生介膛丸对着我吃惊地说道,其实也难怪七星龙渊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其实一只在我们李家的手中。
“呵呵,怎么有问题吗?”我似笑非笑地说道。
“没有,好吧阁下真的能够拿出七星龙渊的话我们柳生新阴流就拿出村正妖刀和阁下赌斗一场,输的人交出自己的兵器。。”柳生介膛丸激动地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气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