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天坠武林

第一回圣女乾娘
数千年前,天之顶发生了一场最美丽、最妖艳的圣魔决斗,「百花观音」与「极乐罗刹」为了争夺可救世亦可灭世的异界神兵「金芒天晶」,展开了足以毁天灭地的剧烈战斗,最后圣魔两败俱伤,双双坠入凡尘。
相传「百花观音」在世间留下了「百花圣心诀」,由一名拥有大智慧的人间女子继承,亦即是第一代的「百花圣女」水芙仙,以此惊天地的圣武学,济弱扶倾、斩妖除魔,力挽当时的武林浩劫于千均一发之危,而她的住所「仙居谷」便成了武林尊崇的圣地。
受伤的「极乐罗刹」为了消灭「百花观音」,亦将「极乐销魂功」传给当时魔教的护教尊使,命令「极乐魔女」玉娇儿在武林上掀起腥风血雨,使正气消、邪气长,让「百花观音」永无藉正气飞升的机会。
圣魔之争便由人类延续了下来,直到现在。
在黑暗的森林中,传出了啼哭之声,一名弯眉圆脸的小婴儿在襁褓中,隐隐发出光辉,这么惹人怜的宝贝竟会被遗弃,命运真是太不公平了。
但总算老天是有眼的,厄运后接着的幸运,改变了这婴儿的一生。
一名女子出现在婴儿面前,迎着夜风姿色动人,白色长衫随风拂扬,显得闲适飘逸,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的秀丽轮廓,眉淡拂春山,双目凝秋水,透露出高贵端庄的气质,就像天上的女神降临到人间,将黑暗的森林化为空山灵雨的胜境。
垂肩的潇洒乌黑秀发,衬得一双蕴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难以抗拒,皓齿如两行洁白碎玉引人心动,那是一种真淳朴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诧异天生丽质可以到这种境界。
她便是这个时代的「百花圣女」白灵素,仅仅十八岁,便习得「百花圣心诀」的第八阶段,剑压「魔教四长老」,智取「恶人山寨」,号令「武林盟」,可说是「仙居谷」历年来最才情横溢的传人,为了与命中注定的对手,现在的「极乐魔女」黑月蓉分出胜负,才出谷赴约。
想不到大败「六大门派」,重挫「名门世家」的黑月蓉,亦练成了「极乐销魂功」的第七十七重天,两人依然无法逃离前人的命运,激战了六天七夜,最后仍是互相受了重伤,不分胜败。
白灵素要返回「仙居谷」疗伤的途中,听到婴儿的哭声才寻到这里,她虽已是武林的绝世高手,但仍是十八岁年轻姑娘,人生历练并不多,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不过天性善良温柔的她,还是轻轻抱起婴儿道:「乖乖,别哭了,姐姐在这里陪你。」那名婴儿感觉到温暖,竟张开两只娇嫩的小手,抱住白灵素丰满坚挺的趐胸不放,白灵素只觉有奇异的感觉从胸前传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别人碰到敏感的地带,想不到是被一个小婴儿拔了头筹。
白灵素脸上现出一阵娇红的羞态,更是鲜艳照人,轻声啐道:「怎么这么调皮,姐姐可没奶水给你吃啊。」心闷之气涌上,不禁吐了一小口血,白灵素暗道:「这次可伤的不轻,还是赶快将这婴儿托给一户好心人家,早点回去疗伤吧。」本已平静的婴儿像是知其心意,不舍的一直大哭,这个夜晚真不寂寞。
十五年后,今天的阳光又准时照进「仙居谷」了。
谷内一间朴素的木屋,里面躺在床上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长得眉清目秀,纯真稚气,却又有一股威严不凡的魅力,此子绝非池中物,睡梦中的他向旁边一抱,梦呓道:「乾娘。」「安儿,还不快起来吃饭了。」安儿醒了过来,看到旁边的棉被已经叠好,尴尬道:「乾娘,您那么早就起床了啊,怎么不顺便叫我?」走进房里的白灵素温柔道:「乾娘看你睡的那么熟,不忍心吵你起来。」虽已三十三岁,但「百花圣心诀」自有如花驻颜的功效,所以白灵素看起来仍像二十几岁般年轻,除了以前的清丽脱俗,更添了成熟秀媚的风韵。
那名少年正是白灵素十五年前捡到的婴儿,因为交给别人抚养时,总是一直哭,只有到她怀中才能安静下来,她只好自己收养这婴儿,也因此把他取名为「安」,从此视如己出。
吃过饭后,安儿道:「乾娘,我去镇上找小胖玩。」白灵素轻蹙眉头,关心吩咐道:「别到处惹麻烦,早点回来。」谁知这次去真的对白灵素造成了大麻烦,小胖和安儿因为好奇心,偷窥小胖他父母的闺房,只见两个赤裸大人肢体纠缠,发出荡人的呻吟,表情是那么的舒服,两个小伙子第一次看到,只是惊讶大人原来做这种事会很快乐,互相讨论直到半夜,安儿才想起该回家了。
此时在房里的白灵素宝相庄严,正在修练「百花圣心诀」第八阶段,练这武功必须是处子之身,因为随着每一阶段的进步,都会有欲火焚心的魔障,唯有无比坚贞的意志和圣洁的定力才能熬过,历代的圣女都能凭其毅力守住清白之身,但始终无法突破第八阶段。
白灵素正遭逢这难关,十五年来总是无法进入第九阶段,看来这次也不行了,突然身体渐渐变化,周身发热无力,胸前玉乳涨了起来,各处升起似麻似痒的滋味,春情荡样溢满双眼,难受又快乐的欲火魔障再次焚身,白灵素立刻舌抵上颔,眼鼻观心,以无上意志对抗,以前的圣女都能驱除淫念,更何况是她这最出色的传人,但她比之以前的圣女却多了「安儿」。
安儿冲进房来,轻轻道:「乾娘,我回来了。」自小时候起,他就跟乾娘睡在一块,在外面见不到乾娘,就想该是进房睡觉的时候了。
白灵素乍闻安儿的声音,不禁心神微分,滔天欲潮趁机下窜,立时奔腾泛滥不可阻止,她紧紧守着心中一点灵明,企图以潜修的定力相抗,不让春情淫念控制自己,脸上因为矛盾而显出痛苦之色。
安儿看到白灵素这么痛苦,吓道:「乾娘,您怎么了,别吓安儿啊。」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突然想到早上小胖的爹用嘴咬小胖他娘的嘴时,他娘立刻快乐起来,看来这是可以令大人高兴的方法,安儿马上趋前照作。
白灵素还不知安儿要做什么,安儿已经「咬」上了白灵素娇艳的樱唇,他什么也不懂,只能静静的含着乾娘充满清香的朱唇。
男人独有的气息传来,白灵素脑中如遭雷殛,仅有的一点灵智也将被情欲吞没,若是别的男人,她还可以利用这最后一刻清醒时击杀奸徒,保住清白神圣的身子,但眼前的却是自己最亲爱的乾儿子,她怎么下的了手。
只是这短暂的犹豫,白灵素的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安儿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或许是男人的本能,还是白灵素的香舌太过诱人,安儿的舌头开始时还有点慌张,后来却肆无忌惮的化被动为主动,紧紧的和乾娘趐软无力的香舌纠结在一起,旁若无人的舔舐着白灵素檀口中每一个角落。
白灵素双眼露出凄迷神色,樱口中的香舌和安儿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刚刚的痛苦都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两人互相吸吮,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吮、含,交换彼此的唾液,彷佛对方口中的唾液包含了彼此间的母子之爱。
这时安儿看到白灵素浑身已经香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为了不让乾娘着凉,他赶紧褪下白灵素的白色外衫,只剩贴身的肚兜和白色丝质亵裤。
白灵素天性圣洁,所以不愿让别人碰到自己的衣物,因此外衫、肚兜亵裤都是亲手裁缝,而且偏好纯洁的白色。
安儿自五岁后就没和乾娘一起洗澡了,此时看见乾娘半裸的身体,如瓷器般光滑的裸背、细致白皙似绵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月白色肚兜包着饱满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偶尔从肚兜边缘露出无限春光,丰挺雪嫩的乳房若隐若现,白色丝质亵裤上绣了高雅美丽的花朵,方寸之地因亵裤剪裁合度,最诱人的阴阜的曲线完全呈现,半透明丝质布下可以略微透出下面的神秘白光,安儿莫名有了一股冲动,肉棒也跟着挺立。
裸露的肌肤感受到清凉,白灵素稍稍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竟在安儿面前衣衫不整的半裸身子,双手赶紧抱胸遮住月白色的肚兜,整张俏脸红的像出血一般,低下羞惭无奈的娇靥的道:「安儿,求求你,不要看乾娘。」安儿看着白灵素半裸的胴体,不禁脱口道:「乾娘,您好好看喔!」说罢双手绕到白灵素背后,开始解开她肚兜在脖子上与腰、背上的细绳结。
白灵素想要阻止,但由安儿接触到自己身体的地方传来一阵热流,只感到全身软绵无力的要倒下,安儿急忙扶住乾娘的腰,将她抱在怀中,此时绳结也被解开,肚兜随之松落,白灵素慌乱中做最后的补救,向前贴在安儿胸膛,让那松落的肚兜夹在中间,遮住胸前的一对傲人玉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