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第一集江湖血路第14章兄弟情深

“小虫,前几天他们说你杀了成院长,到处地找你当时我吓得觉的睡不着,今天他们又说找到你的尸体,叫我来认尸,我刚才被吓得差点站不起来,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黄欢喘着气道。
龙辉心中一阵酸楚,忖道:“现在也只有阿黄一个人关心我了!”
想到这里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黄欢见他哭了,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好了,黄少爷,还请你先看看这具尸首。”
张县令打断道。
龙辉道:“阿黄,这里有具尸体跟我很像,你看看是不是假冒的。”
黄欢走过去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妈呀,怎么这也有一个小虫!”
张县令道:“黄少爷,你可要认清楚究竟哪个才是龙家的大少爷啊。”
黄欢的脸不断地在龙辉和那具尸体之间摆动着,努力地辨认谁才是真的,但是无论是尸体还是活着的人都长得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
无幻道:“我有办法分辨真假。”
众人目光都纷纷集中在他身上,只见无幻缓缓走到龙辉跟前,勐地扣住他左手脉门,喝道:“你是假的!”
龙辉浑然一震,道:“你胡说,凭什么你说我是假的!”
无幻举起龙辉的左手道:“就在十五天前,昊天教的影子武士围攻贫道,当时所幸贫道得剑圣千金相助,才能及时赶到玉观楼。当时楚姑娘遭影子武士暗算,多得龙辉小兄弟挺身相救,才未受伤害,但是龙辉小兄弟的左手也被暗器击伤,大家看看他的左手可有伤痕。”
众人定睛一看,别说龙辉的左手,就连右手也是毫无伤疤,一个深深的伤痕根本不可能在短短十五天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用上等的珍珠粉也得花一个多月的时间,除非练得什么上层武学。
龙辉脑子一片空白,当日去绿柳楼的时候伤痕还是在的,怎么会在短短时间内便消失呢。
无幻道:“不但如此,你体内还有一股至阴至邪的真气,若我没猜错的话那边是鬼脉阴气,这门真气乃昊天教二护法鬼幽的独门绝学,所以你才是假的龙辉!”
龙辉大声道:“不是,我是真的!鬼幽被云踪打断手脚丢在地牢里,而我也跟他关在一起,他为了报复昊天教才传我鬼脉心经的!”
无幻皱眉道:“哦,你不是说你是十天前被关在地牢里的吗,而你体内的真气已然有了三五年的火候,这个你作何解释!”
龙辉道:“今天鬼幽把他的功力都传给我!”
持法明王怒喝道:“小子别把我们当傻子,就算鬼幽这么好心把毕生功力相赠,你又如何能承受得了!鬼脉阴气至阴至邪,别说是一个不懂武功的人,就算是习武多年的好手也难以承受一分。“无幻道:“明王说的没错,众所周知,龙家大少爷平日养尊处优,根本不懂半丝武艺,即便你这身内功真气没有三五年是练不出来的,就算鬼幽传功予你,按照龙家少爷的体质也是承受不住,所以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你是冒牌货!“黄欢突然插嘴道:“不是的,他是真的!”
无幻问道:“黄公子有何凭证”
黄欢摇了摇头道:“没有,但我跟小虫一块玩到大,我绝不可能认错的。倒是那天跟我从绿柳楼出来的小虫十分古怪,他当时称唿我做黄兄,我当时还笑他是不是被绿柳楼的姑娘弄得头昏了,居然这么称唿我,现在想想当日我见到一定是假的!”
龙辉心中一暖,这种情况也只有阿黄相信我了。
张县令道:“黄公子,你与龙公子在白弯镇都是有名气的人,你们之间的相互称唿也有不少都知道,说不定当日那个假的龙公子知道称唿搞错了,现在改过来也是有可能的!”
龙辉气得七窍生烟,骂道:“你这狗官,昔日你得了我家不少好处,今日却来诬陷我,好不要脸!”
张县令听到龙辉说出他受贿之事脸上阵红阵白,恼怒道:“大胆狂徒竟敢辱骂朝廷命官,来啊,给我拿下!”
持法明王道:“张大人请听老衲一言,此人乃昊天教高手,大人手下捕头虽然勇勐但这小魔头甚是凶残,不如让吾等代劳。”
张县令想起龙辉杀出府衙的情景,还心有余悸,刚才也只是一时气言,当即顺水推舟道:“那劳烦大师降魔了!”
持法明王口宣佛号道:“老衲已经了解了个大概,黄公子说当日从绿柳楼出来的龙公子是冒牌的,老衲相信他没说谎。那个冒充龙公子的人应该就是昊天教的人,他为了混进成府不惜杀害龙家一门三十六口,引起成老大人的恻隐之心,将其收留。当时我们也从那西贝货得知龙公子与黄公子曾被鬼幽挟持过,也见过万里山河图,所以龙家被灭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成老大人与龙公子的祖父海生公交情不浅,所以尽心照顾那个西贝货,才导致日后惨剧。正如无幻道长所说,真的龙公子手上有一伤疤,如今躺在地上之人左手亦有伤疤,所以老衲断定死去的这位才是真正的龙公子,而你就是那个害死成老大人的西贝货!”
龙辉叫道:“死秃驴,你胡说,我是真的,我若是假的,为何还要回来让你们抓啊!”
持法明王道:“阿弥陀佛,你分明是又想扮成『真的龙公子』回来再演一出戏,博得我们的信任,这个计划真可以说是十分大胆而又有细密,无论是那方面都做得跟真的没什么区别,几乎让你成功。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让高公子撞到你们杀害龙公子的阴谋。”
无幻怒道:“冥顽不灵,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待贫道先废了你的武功!”
说话间扣住龙辉脉门的手再加几分真力,雄厚的道门真气冲入龙辉体内,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鬼脉阴气,直抵丹田气海。
龙辉浑身气力消失,脸色也是阵红阵白,头顶都冒出屡屡白烟,表情霎时痛苦,突然一股鲜血夺口而出。
黄欢一咬牙扑过来,揪住无幻的手臂就是一阵狂打,叫道:“他才是真的龙辉,你这牛鼻子快放手!”
无幻道袍一扬,便将他推开。
黄欢情急之下扑了过去抱住无幻的小腿,张口便咬。
小腿的剧痛传来,使得无幻的真气突然有一丝不畅,龙辉体内的鬼脉阴气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瞬间回收丹田,牢牢守住那最后一丝阵地。
鬼脉阴气抱成一团,一时间无幻也难以攻入丹田气海,龙辉的丹田暂时得以保住。
无幻怒喝一声:“滚开!”
腿一伸,黄欢那将近两百斤的身子犹如一个皮球般被踹出十几步之远,黄欢的脑袋撞到一棵树木,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阿黄!”
龙辉见黄欢为自己受伤,心中又是内疚又是焦急,使尽全力挣扎,谁知无幻的手犹如铁钳一般,任他如何使劲也无济于事,而且丹田不时地传来剧痛,显然鬼脉阴气开始支持不住了。
就在此时,那股熟悉的暖流又出现,奇异的气流在丹田再次形成一个气旋,不断地吸纳无幻的道门内元。
无幻只觉得浑身内元真气犹如决堤江河般,纷纷涌入龙辉体内,大惊之下正想松手推开,谁知龙辉的手腕竟然也生出一股吸力将无幻的手掌牢牢吸住。
眨眼间,无幻的功力便被吸掉一成,在这样下去,不出一盏茶的时间他几十年的内力恐怕都会被龙辉吸光。
无幻当机立断,抱元守一,奋力止住发泄真元,但也只是减缓真元外泄的速度,迟早都会被龙辉洗干净。
持法明王见无幻脸色异常,赶紧上前查看,就在他手掌搭在无幻肩膀时,亦感到真元外泄,但为时已晚。
佛道两大高手的内元真气竟被龙辉疯狂地掠夺,只是眨眼间两人便失去一两成的真元。
持法明王道:“周施主,快助吾等一臂之力,这小贼会吸功之法!”
周君辞闻言大惊,赶紧提起全身真元,举起双掌对准无幻与持法明王拍去。
佛道两人也运起各自神功,挥掌拍向周君辞。
三大高手对掌,只听轰地一声,佛门圣气、道教灵气、儒家正气,三种截然不同的真气相撞,霎时间产生强烈的排斥,立即将四人震开。
周君辞忖道:“方才与他们二人对掌之际,我体内的真气最少被吸走了一成左右,好霸道的吸功之法,若不是吾等三人用此自伤之法恐怕难以脱身。”
原来三人为了应对龙辉丹田内的气旋,兵行险招,使出了内力互拼的法门,藉此在短时间产生巨大的爆炸,以此挣开龙辉的吸食,但是三人也被各自的真气震伤。
这三教高手此时已是口吐朱红,但总比起被吸干内力好。
无幻摸去口角鲜血道:“昊天教的邪功真是层出不穷,竟有如此诡异的吸功大法。但受了我们三人的内力冲击,估计这小魔头不死也得重伤了!”
“不好意思道长,小子让你失望了!”
龙辉不但没有受伤,而且精神百倍地站起来,佛道儒三种真气不但没有在体内形成冲突之势,反而融为一体,就连鬼脉阴气也与之融合,尽数纳于丹田气海之内。
“狂徒纳命来!”
易秋一步抢上,一记“惊鸿指”
点向龙辉眉心。
指劲锐利,尚有三尺之遥,龙辉都能感觉到隐隐的刺痛,他慌张地连退数步,竟然躲过了易秋的这一指。
他此时吸纳了无幻的两成功力,持法明王与周君辞各自一成功力,再加上一成左右的鬼脉阴气,丹田的那个气旋毫无损失地融合这四种真气,此时他已经有了甚是可观的内家功力。
鬼幽与这三名高手的根基都在伯仲间,所以说龙辉此时最少也有鬼幽的四成内力,当然可以避开易秋的惊鸿指。
易秋一击不中,招数再变,指指连环,劲风四起,笼罩龙辉四面八方。
龙辉脑海急思对策,下意识地使出“幽冥遁术”,身法如鬼魅,易秋的惊鸿指没有一下能戳中他。
持法明王惊诧道:“果然是鬼脉心经,老衲倒要看看这小魔头学了鬼幽多少成本事!”
说罢脚踏罗汉法步,面露金刚怒目,不顾伤势扑向龙辉。
持法明王自持身分,道:“易秋师侄,暂且退下,此人交予老衲便可!”
易秋见佛门前辈出手,只好愤愤不平地退下。
持法明王喝道:“孽障,还不束手就擒!”
其声音犹如罗汉金刚之伏魔梵音,震得龙辉耳膜轰鸣,心中的斗志竟被削去几分。
但想起龙家的血海深仇,龙辉顿时精神抖索:“我要查明真相,为爹爹报仇,今日一定要逃出生天。”
思念间,龙辉不由分说对着持法明王便是一记追魂爪。
持法明王佛目一瞪,内元再提,一股浩瀚佛力透体而出,不闪不避,祭起大梵圣印迎上追魂爪。
便听轰隆一声,气流暴走,劲风扑面,龙辉被打得口吐鲜血,手臂骨折跌倒在地。
若非持法明王被吸掉一成功力又加上三人对掌时受了内伤,使得大梵圣印只有七成威力,龙辉此时早已一命呜唿了。
龙辉虽然受伤,但体内的“混合真气”
再次生出奇效,刹那间便将伤势止住,也就在几个唿吸间,所受治内伤竟然好了大半,就连骨折的手臂也消除了大半伤痛,但是刚才吸来的真气也消耗了四分之一。
龙辉心知不能久留,使出幽冥遁术,化作一道残影逃之夭夭。
方才众人都看到他被大梵圣印打得只剩半条命,哪知道眨眼间竟又生龙活虎起来,等他们放映过来,龙辉早就逃出十丈之外。
“追!”
周君辞大喝一声,身先士卒,祭起轻功追了上去,学海儒门的弟子也随着跟上。
持法明王也随即追赶,施展轻功的同时暗道:“这小魔头究竟是什么怪物,中了一记大梵圣印还能活蹦乱跳的。”
龙辉只觉得身后杀声连天,不用多想就知道后面追了一大票子的人,他只要脚步慢上那么几分,就是万劫不复。
人一到危急关头就会产生强大的力量,龙辉也不例外,幽冥遁术发挥到了极致,仿佛是鬼幽复活亲自施展一般。
龙辉化作残影,他所过之处草木截断,砂石纷飞,远远看去就像一匹骏马在旷野上狂奔,而这匹马后边却追着一群饿狼,只要马儿速度一慢,就会被身后的饿狼撕成碎片。
龙辉只觉得自己丹田之内真气不断膨胀,源源不断六道奇经八脉,他的幽冥遁术也是越使越觉得心应手,速度也是越来越开,将身后的追兵甩开了将近半里之遥,除了周君辞。
无幻、持法明王等三人外,其余的弟子都被远远低甩在身后。
周君辞见龙辉的身法是越来越快,当即停住步子,沉腰扎马,运气提元,全身散发紫气,正是儒门镇教神功——紫阳玄功。
周君辞对准逃窜的龙辉便是隔空一掌,势如雷霆,开山断岳。
龙辉只觉得背后劲风扑动,压力万钧,不及诧异之极,背门忽遭重击,鲜血狂吐,整个人向前跌去。
持法明王与无幻道人见状立即再提三分内力,加快身法,要将龙辉擒住。
就在他们距离目标还有三尺距离之际,龙辉勐地起身,连滚带爬地又跑出一丈之外,只叫这三教高手目瞪口呆。
“岂有此理,这小魔头还真耐打,这都还能爬起来!”
无幻暗骂一声,继续追赶。
龙辉本来已经被打晕,但是关键时刻那股暖流再次涌出,他又奇迹般爬了起来,这一追一逃,已经僵持了将近半个时辰,依照这四人的脚力,他们此时已经跑出一百里之外。
龙辉感到双腿渐渐沉重,气息开始不顺,刚刚吸来的内力亦渐渐消耗殆尽,毕竟这些真气不是自己的,用了就没了。
短距离的追逐,龙辉还能不处于下风,但是距离一长,根基之间的差距渐渐体现出来,身后的三教高手丝毫不显疲态,龙辉此时也被他们逼近五丈之内,只要跑上两三里,他始终难逃力竭被擒的下场。
就在此时,眼前竟然出现了一片水域,水中漂泊着不少船只,龙辉暗叫一声:“天不绝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跑到河岸边,勐地一头扎进水去。
白弯镇周围水域甚是丰富,龙辉自小便熟知水性,如今一入水真有如蛟龙入海,得心应手,憋了一口气竟能游出半里之遥。
三人眼睁睁地看着龙辉跳进水中,气得直跺脚。
持法明王这老和尚居然不顾身份,也想跟着跳进去,但是被无幻劝住了:“大师,昊天教总坛位于深海孤岛之中,教中门人必然熟知水性,若贸然下水恐怕会遭这小魔头暗算啊。”
持法明王气得吹胡子瞪眼道:“难道就让这小魔头逃之夭夭吗!”
周君辞道:“明王切莫着急,此处水域乃通向楚江的分支,楚江水师提督乃学海儒门的弟子,待周某与他招唿一声,便可出动水师搜索这片水域。”
三教之中以儒门的势力最大,朝中诸多大臣皆是儒门门生,佛道两教乃方外之人,始终不及儒门的俗世势力。
周君辞招唿身后赶来的弟子飞鸽传书,楚江水师提督接到书信后立即调动楚江水师各营全面封锁水域,而各县各镇的衙役甚至各地驻军都出动,将陆路的各条通道封锁,展开地毯式的搜捕,方圆百里之内真可谓是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