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71-272

第271章 美女家里被抓奸
“这样啊...那我们去你家吧。”我立刻毫不犹豫的说道。
说完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太过了,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想了一会儿之后觉得好像有些问题立刻补充道:“这个...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一起去吃点东西,淡淡人生之类的,没有别的意思。”
无疑我的话让金慧丽满脸通红,低着头一句也不说,只是用蚊子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对着我小声说道:“恩。”
听了这话无疑我食指大动,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一只手悄悄的抚摸上了金慧丽的肩膀。
十几分钟之后我开着车子带着金慧丽,一路狂飙的离开了这里,向我们的目的地,金慧丽的家而去。
金慧丽的家在汉城的平民区,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这里到处都是一座座老式的南棒建筑,绵延起伏的在一座小山周围盘绕了数万户人家,而她的家就在半山腰的位置,这里的条件并不好,车子根本上不去,找了一个地方丢下了车子之后我和金慧丽在那慢慢夜空之下拉着手一起向她家里走去。
打开了大门周围一片贫瘠的气息,走进屋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陈设只有几间小屋子而已,中央位置摆放了一台电视机,还有冰箱之类的物件,不过看起来有些老旧,让人觉得有些别扭,不过看上去倒是很整洁,看的出来她们家里的人都是属于那种比较勤快的人,一间小房子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走进了金慧丽的房间,看着周围其实很简陋除了床铺之外、一张书桌,连化妆品的台子都没有,在桌子之上有一个粉红色的小台灯,看上去很朴素。
我们两人坐在那里一时片刻互相对视起来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金慧丽什么也不说只是坐在那里低着头一言不发,时不时很害羞的看上我两眼,只是不知道她具体在想些什么。
“慧丽。”看着她的模样我微微一笑坐到了她身边的位置,而慧丽更加脸红了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别的什么都没有说,坐在那里害羞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轻轻闭上了眼睛。
看着那美丽的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天然容貌,我微微一笑轻轻的将嘴唇印了上去,这样的情况白痴都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了,就更不要说我了,只有傻瓜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片刻之后台灯缓缓熄灭了,周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息,片刻之后传来一阵轻微和呻吟,缓缓的开始逐渐扩大,慢慢的开始扩大,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美妙,秋日里的虫儿伴随着美妙的呻吟之声开始与之齐鸣。
当第二天一大早,清晨第一屡阳光从天空中射下的时候,周围变得一片明亮,显得十分温和,让人异常舒心,当在阳光刺激之下我微微睁开了眼皮的时候金慧丽已经醒来了,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在那里仔细的观察我的每一分动作。
“怎么?有什么好看地的吗?”这个时候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微笑着说道,说完伸出了手臂抚摸了一把那纯美的脸庞,一双大手在她的身上不住的抚摸,回想起昨夜的疯狂,一切仿佛历历在心。
“恩,哥哥,很好看。”金慧丽轻微的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我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响动,听脚步之上好像有两个人走了进来,一前一后的脚步并不沉稳,有些虚弱,步履蹒跚的感觉,两人走了进来之后瞬间金慧丽的脸色一白,小声对着我说道:“天啊,是我爸爸和我妈妈,怎么办?”
看她紧张的模样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看平时金慧丽的表现就知道她所生长的家庭是那种异常保守封建的家庭,对于我们这样的情况显然没有什么能够接受,而且也可以看的出来金慧丽很爱她的父母,并且对父母很惧怕而且尊敬,这个时候忽然听到自己父母回来她自然慌张万分。
无奈这个时候我们两人开始慌忙的穿起衣服,不得不说的是这样的情况我几年前的时候也碰到过,不过那个时候比现在慌张多了,也不知道是有了经验还是什么总之我没有表现的像以前那么慌张了,不过唯一让我郁闷的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为什么好像每次我跟女人上床都好像是在偷情,一不小心就被人来一个捉奸在床。
“哎...慧丽这个丫头竟然一夜都没有回来,我今天早晨往他们公司打电话他们告诉我这个丫头昨天晚上都已经回来了,竟然没有告诉我,现在不知道去哪了,你去看看她在家没?”金慧丽的父亲在那里气呼呼的对着另外一个人说道,想来是金慧丽的母亲,听那语气也知道这位老爷子脾气并不好。
“真是的,你啊,说不定女儿就在家里睡觉呢,现在慧丽升职了也忙了,累的很,你就让她多休息一会吧,真是的而且女儿都已经二十多岁了早就成年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金慧丽的母亲对着金慧丽的父亲温柔的说道,听得出来那种声音很慈祥,不用想都知道金慧丽的母亲是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而且是那种很好说话的人,一个温柔的妻子。
“哼,你知道什么?女人就是女人,女人应该好好的待在家里,赚钱是男人的事情,况且在我看来慧丽这个丫头虽然已经成年了,不过从来没有跟别人交往过,而且从来没有回来晚过,我是怕他跟男人在一起。”金慧丽的父亲无疑是属于专制类型的人,对着金慧丽的母亲冷哼一声气呼呼的说道。
“孩子年纪也不小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慧丽这个年纪有一个男朋友交往不是很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会为她高兴的。”金慧丽的母亲温柔的说道。
“哼,你知道什么?你们女人就是见识少,我们慧丽这么漂亮追她的人已经很多,而且现在她已经升职了,接触的人肯定不少,这个时候如果被人给骗了那还得了?虽然现在社会很开放,不过不是处女的女人还会有人要吗?那就不值钱了,我也是希望慧丽将来找一个好人家...不行...你看看她在不在。”金慧丽的父亲不满的说道。
我靠,同志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不过没有像老爷子这样说出来而已,不过金慧丽跟了我的话绝对是衣食无忧,不得不说的是虽然我很花心,但是我很善良。嘿嘿...
金慧丽的母亲听了这话之后好像不太愿意,不过却也不敢违背金慧丽父亲的意思,所以走了过来,而这个时候金慧丽也只是慌忙的穿好了内衣而已,正将一件T恤往自己的身上套,还是我的速度比较快点,虽然没有收拾有些衣衫不整的味道,不过还好总算什么都穿上了。
“啪”金慧丽的房门被她母亲打开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年约五十上下的南
棒妇女,一个传说中的欧巴桑,体态有些丰韵,眼角和额头都有皱纹,双手之上有着厚厚的老茧,看的出来她是那种勤劳的人,可能是因为生活所迫吧,并没有时间去保养,所以显得有些苍老,但是从那脸庞的轮廓依稀可以看的出来她年轻时候的容貌并不差劲。
而金慧丽的母亲走进来的时候正好将衣衫不整的我和还没有穿好衣服的金慧丽的情况看了眼中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我们两人,片刻之后惊叫着对金慧丽说道:“天啊,慧丽,你怎么会带一个男人在家里!!!”
声音并不是很震撼,不过那个声音的大小却可以让周围的一帮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看来金慧丽的母亲对于这样的事情是异常吃惊的。
“混蛋!!!混蛋!!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死丫头带了哪个男人回来?我要杀了那个混小子,他毁了我女儿!!!”无疑这句话也被金慧丽的父亲听到了老人家顿时暴怒起来,外边传来了一阵响动之后只见一个大概五十多岁体态肥胖的各自矮小的中年男人拿着一把菜刀气呼呼的冲了过来。
“不..不要..”几乎在同一时间金慧丽的母亲和金慧丽两人都扑了过去拉着了金慧丽的父亲一脸惊恐与慌张的对着他叫道。生怕这个老爷子一激动真把我给咔嚓了。
“让开,让开,你们这两个女人,我要砍死这个混蛋小子!!!”金慧丽的父亲气呼呼的说道,说完不住的挥舞着自己手中的菜刀,看起来老头子是真的生气了,不过没办法,谁让咱上了人家女儿呢。
其实在我看来让他砍我几刀出出气也没什么,反正那种东西对我来说也不过是挠痒痒而已,别说我了,一个将少林金刚不坏神功修炼到第六重的武僧都不会惧怕普通人用刀剑的攻击了,这点东西对我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连我一根头发都砍不断。
“不...不要啊..爸爸,我是真心喜欢天邪的,求求你,不要啊。”金慧丽失声痛哭的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就喜欢哭,整个一个泪人。
“是啊...孩子他爸,你别乱来杀人可是犯法的啊...”金慧丽的母亲同样失声痛哭道,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金慧丽这么喜欢哭了,感情跟她母亲学的,这根本就是遗传吗...母女两个都是这个模样。
“混蛋,你们两个放开我,我要砍死这个混蛋小子,你们都给我让开,让开!!!”金慧丽的父亲显然属于那种脾气激动暴躁的类型,这个时候一脸气氛的想要冲过来将我给砍死,一点也不理会哭泣中的两人,看看老爷子刚出医院脾气就这么火爆迟早要再进去。
“爸爸...求求你...不要啊...不要啊...”金慧丽的喊道,然后转过来对着我激动的说道:“天邪,快点离开啊,求求你快点离开,我爸爸他真的会杀了你的,快点,快点离开这里。”
“死丫头,你竟然敢帮着外人来对付我,混蛋,混蛋,你给我让开,我要杀了这个混蛋小子,你给我让开,不然的话我连你也不放过。”这个时候金慧丽的老爸差点被金慧丽给气晕过去,对着金慧丽气冲冲的吼道,然后拖着身子不住的向我这边移动。
“啪”刀子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直接砍向我的面门,瞬间吼叫之声停止了,金慧丽一家三口都看着刀子愣住了,脸上出现了恐惧的表情,金慧丽的老爸也不再吼叫,只是一脸雪白的看着我,杀人是重罪,这刀子就这么飞过来落到我的身上不死也残废他自然害怕了,看来他也是一个家里窜的住,真正出去胆子也大不到哪去。
不过奇迹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我的脖子向左微微一偏,瞬间菜刀带着风声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直接破开空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绵延不绝,让人心下微凉。
“咚”刀子发出一声颤抖一把插入了旁边的一个木柜里,刀身没入三分,显然这个衣柜也不是什么高档货,不然的话以那个来说最多在上边留下一道痕迹而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无疑经过了这么一个偶然插曲之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个时候松了口气,金慧丽一家三口都不自觉的瘫倒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金慧丽的老爸也是如此软倒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那边的刀子脸上了出现了庆幸的表情...看来他也是害怕了,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愤怒,或者说他并没有他自己吼叫的那么大胆,只不过是为了冲冲门面而已民,不过可以理解的是,是一个人碰到这样的情况都会这么做,这个并不稀奇
无奈耸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整理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我站在那里一副无奈的表情对着金慧丽的老爸说道:“伯父,我想我们两个可以谈谈。”
“哼...”金慧丽的老爸冷哼一声,站了起来,然后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我,那模样虽然很是愤怒不过比刚才好多了,可以看的出来的是现在的他虽然仍然对我异常的不满,不过最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在能够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说吧,混蛋小子..你要跟我说什么?”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客气对着我气呼呼的说道,一副黑社会大哥的派头,我想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的话现在他走出这个门绝对会被我的小弟给干掉,不过没办法谁让他有一个好女儿呢。
“这个...我想让你知道的是,我是真心喜欢慧丽的,我希望您明白这点,至于我们之间,我想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发生什么不发生什么都是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的,这点您还是不要干涉的好。”我无奈的看着面前金慧丽的老爹不置可否的说道,而周围金慧丽和她的母亲这个时候虽然很是担心,但是都老实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一句话也不多说,可以看的出来的是金慧丽老爸在家里还真是满有威信的,这点我比较欣赏,不,是十分崇拜,在这点之上我要像这个老家伙,不,不,是伯父好好学习一下,男人就应该这样。
“混蛋,喜欢?真心喜欢?你真心喜欢慧丽就不应该和她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你这个小子一点礼貌都没有,你难道不知道我是金慧丽的父亲吗?你难道不知道应该尊敬长辈吗?混蛋!”金慧丽的父亲对着我大声咆哮道,看来老人家火气又上来了,不可否认的是,我这样说话在南棒来说确实是有些问题的,最起码不礼貌,面对长辈按照他们的规矩应该老老实实的跪下说敬语,我这样是被认为不礼貌的,不过我是华夏人又不是南棒的,他们的规矩关我鸟事。
“抱歉,我可不是南棒人...这点我希望你要明白,所以对于这里的规矩我不需要遵守。”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对着面前金慧丽的父亲说道。
“你..你这个混小子,竟然还不是南
棒人,华夏人?华夏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我也见过不少的华夏人,那是个崇尚礼仪的国度没有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小子,你说你喜欢慧丽,可是你凭什么喜欢,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毁了慧丽的一生,她将因为你,而不能够嫁给一个好丈夫,即使有也不能够幸福这些都是因为你!!”金慧丽的父亲对着我说道,说着说道越来越激动站了起来对着我大声咆哮了起来,看起来我是把老爷子气的不轻啊,看看他都已经满脸通红了。
二百七十二章 玩的有点震撼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给她幸福。”我瞥了瞥嘴巴对着面前金慧丽的父亲说道,不可否认的是说话时候有那么一点点自恋,不过话说会来我还是有这个自恋的资本的,最起码我不是那种光说话吹牛的主,我有这个自傲的本钱。
“哼……你看看你,像什么模样?你觉得得你可能像是有钱人吗?不过是个小白脸而已,我们家慧丽要嫁的是一个事业有成,能够让她过上好日子,衣食无忧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小白脸。”金慧丽的父亲显然对我很有成见,这个时候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我气呼呼的说道。
“嘿,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金慧丽的父亲说道,说完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妈的,我敢肯定的是这个老家伙绝对是妒忌我,妒忌我长得比他帅,所以诋毁我,唔……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老暴君是不会对金慧丽有什么想法吧……呃……这个想法虽然有些邪恶,不过不是不可能的……简直是太有可能了……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将脑海里这个龌龊的想法甩了出去之后,我看着面前金慧丽的老爸已经再度走在了暴走的边缘,一双眼睛冒火的看着我,半响之后对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小子……有些正中下怀不是光靠嘴巴说就行的。”
无所谓的耸动了一下肩膀之后我微笑着说道:“随便,你怎么想……如果你觉得能等的话,十五分钟……十五分钟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小白脸!我给你十五分钟!”金慧丽的父亲立刻气呼呼的说道,说完往那里一坐之后就不再理会我了,而这边的我对着外边发了一个短信给了鬼面。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告诉他让他派人来接我而已,至于具体的情况我想鬼面应该是很明白的,另外就是一个金慧丽家里的地址。
发完了短信之后我就坐了下来,对着金慧丽眨了下眼睛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她想哭又想笑的表情之后,顿时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大概十五分钟之后我耳边响起了金慧丽的老爸得意而又愤怒的声音,只见他气愤的对着我说道:“混蛋小子,现在你没有话好说了吧,你的证明呢?嗯?告诉我,你的证明呢?”
睁开了眼睛,深邃如星辰宇宙的瞳孔中闪过了一丝精光,看着面前金慧丽的父亲,我淡淡的说道:“稍等片刻。”
“等?还要等?哼,小白脸,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这个时候金慧丽的父亲嘴角出现了一丝不屑,挽起了袖子对着我气呼呼的说道,看那副模样好像准备随时动手打我一样。
说起金慧丽的父亲,五十来岁的人了,精神头还真的蛮好,膀大腰圆,肌肉壮硕,虽然个头不高,但是给你的感觉却是孔武有力。
正当金慧丽的父亲挽起自己的袖子,走过来准备将坐在那里的我胖揍一顿的时候,忽然外边金慧丽的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的声音,让金慧丽的父亲停顿住了自己的身影,转过身子向外边看去。
一大清早的不少人都还没出门上工,不少的人都呆在家里赋闲,或者是正在吃早饭,而且在南棒这个失业率极高的国家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些个没有什么工作和收入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住在贫民区了。
此刻这里的动静惊动了不少的人,因为在金慧丽家的门外,那平缓的石子小路之上,出现了数百个黑衣大汉,一个个“啪嗒啪嗒”的从地面上跑了出来,一路冲到了金慧丽的家门口。
然后从门口穿过进来,一路走了过来,一脚踹开了金慧丽家的大门,然后瞬间几十把手枪已经对准了屋子里,顿时弄得金慧丽一家人都愣住了。金慧丽的父亲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不过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会忽然有几十个黑衣大汉冲到你的家里,然后拿着几十把枪对准了你的脑袋,你也不会神态自若,害怕是正常的,不害怕的我才要怀疑是不是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各……各位大哥……你们……你们找谁?”金慧丽和她的母亲都不敢说话了。这个时候紧张的抱在一起,毕竟这样的画面确实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不要说她们这种良家妇女了,就是经常在街面上混的小太妹也会害怕的。而金慧丽虽然跟我一起出去过,也对我的身份有些了解,但是在她的眼中我也只是一个很有势力的商人或者说富家子弟而已。对于这样的场面她想都没有想过……自然害怕地和自己的母亲抱在了一起,看那模样不哭出来已是不错的了,而金慧丽的父亲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凶神恶煞,换成一脸卑微的笑容,颤抖的对着面前的一帮小弟说道。
而此刻鬼面在众人让路的同时走了进来,同样拿着一把枪对准了金慧丽的父亲,不过虽然这个老鬼很可恶,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我未来的岳父了,被人用枪指着头,我很没有面子的。
“喂……你们这帮混蛋在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家伙给我收起来。”我气呼呼的对着面前的几十个混蛋小弟骂道,此刻这里已占满了人。毕竟金慧丽家里的院子并不是很大,容纳二三十人已经是极限了,显得十分拥挤。而且看得出来外边另外还站磁卡不少的人,鬼面这个家伙还真是够铺张了,竟然带了这么多人,不过……是给足了我面子,这点我很满意。
无疑我的话一出口顿时周围的一帮小弟立刻都慌忙地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本来金慧丽一家人还在为我的鲁莽的行为而感到担心,不过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瞬间脸色变了,变得极度怪异……
说不上来是什么表情,总之给人的感觉那是相当的怪异。
“教父”一帮手下这个时候来了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一帮人齐声喊道,金慧丽的小嘴微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她父母也好不到哪里去,金慧丽的母亲还好点,可是金慧丽的父亲却已经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一样,看了看之后还不自觉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看错。
不知道这帮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竟然问我叫教父,虽然不少的人都这样称呼我,特别是那些个国外的黑帮,不过我的属下从来都喜欢叫我“邪少”的。毕竟教父这个称呼不可避免的有些太过张扬,要知道……这个称呼一出口,是人都知道我的身份了,坦白点说,这个可不是我想要的。不过没关系,说白了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为了显摆,既然把显摆那就要显摆彻底点,让那个该死的暴躁老头从此以后彻底闭上自己的嘴巴。
“你……你……他们叫教父?你……你是什么人?”金慧丽的父亲带着惊讶的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我说道。
“呵呵,你说呢?教父只是一个称呼……你说我是干什么的?”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暴躁老男人说道。
“你……你是黑社会?”金慧丽的父亲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我惊恐的说道,好像发现了火星人一样。
“不不不……我可不是黑社会,我们把那叫做社团而已,我只是一个合法社团的领袖。他们叫我教父我也没办法……”我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说完转过身子来,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说道:“慧丽啊,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我们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吧,带上伯父伯母……”
说完鑫率先一步走了出去,而金慧丽一家也也惊讶的跟在我们的身后一起走了出去,一帮手下这个进修很自觉的给我让开了道路,不过他们好像已经在南
棒时间久了,当我走过的时候,一个个不自觉的弯下了腰,再也抬不起来……
一个个手下在我们一帮人走过的时候都低下了头,恭敬无比,连带着金慧丽一家人也得到了额外的尊崇,当我们走出大门的时候,两个手下再度鞠躬,顺着一条九曲十八弯的石子路下去,可以看到一帮手下站在那里,绵延下去,每隔一米就有两个手分别站在左右两端的位置,当我们走的过时候依次鞠躬表示自己的尊敬。
而金慧丽一家人已傻了眼,因为这些人多的说,至少有七八百人,而且一个个西装革领的,一个个穿着黑西服,带着黑墨镜,精短的头发,看起来何其壮观,周围已经不少的居民走了出来,一个个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金慧丽一家,有的则不自觉的给了自己一下,然后啮牙咧嘴的确定自己不是产生了幻觉……
而在这样怪异的目光之下金慧丽的父亲仿佛也受到了鼓舞一般,这个时候开始的恐惧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的目光,那种很怪异的目光,带着一丝复杂的和一丝兴奋与骄傲,看起来金慧丽的父亲这次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毕竟这样的场面可不平常人能够体会到的,他有这样的感觉也是正常的。
当我们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的时候,周围的人时不时都会传来小声的嘀咕,弄得金慧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相对应的是金慧丽的父亲,此刻却是满面笑容。跟在我的后面,猛然一回头,我发现暴躁老男人此刻是用一种岳父看女婿的眼神看着我,那表情没有了开始的暴躁,反而好像十分满意一样,看来人类的虚荣心真是可怕呀,短短时间因为一点点事情迅速的改变了一个人的看法……
当我们从台阶上走下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占满了人,粗略的看了看人数大概有七八十人的模样,看到我下来之后又来了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我们的面前除了周围空地上一辆辆排放整齐的大客车之外,还有的就是一排豪华轿车,十二辆奔驰,分别在一辆加长林肯前后排开,看起来整洁而有序。当然最主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们的价值,看着周围一个个行人走过时候的那种羡慕的眼神实在让人有些变态的快感。
安排了金慧丽的父母坐到了其中一辆奔驰之上后我和金慧丽坐到中央林肯的车内,然后车子开始缓缓的行驶起来,招惹了无数人羡慕的眼神。
无疑,我们这队人马是很嚣张的,走出去之后带着冰鉴会标志的车子几产没有什么警察愿意去管,虽然在南*棒冰鉴会的势力远远的没有政府大,占领的地盘虽然不少,但是也不是最多的,只能说是比较强势的一个而已,但是冰鉴会属于国际组织,而且人强马壮都是些个亡命徒,那些警察是不会愿意招惹的。而且看到我们的车队的阵容,就算是白痴也知道估计是冰鉴会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高层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是傻瓜的话,是不会来招惹我们的。所以在汉城的街头出现了一个怪异的景象,十几辆豪华车在汉城的街头横冲直撞,所有见到的人都不自觉的开始让路,而那些警察竟然对于这种明显的违规行为视而不见。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我知道你是不是那种显摆的人,怎么会……”坐在车子这之上的金慧丽带着一脸疑惑和担忧地着我说道。
“呵呵,我当然不是,不过我看伯父好像很反对我们在一起,没办法我只能这样做了,让他看看我是有能力给你幸福的……我想看过之后伯父应该不会说什么了。”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说道,一脸的温柔。
听了我的话金慧丽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对着我带着甜蜜的表情轻声说道:“哥哥……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呵呵,傻瓜……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难道不是吗?”我抚摸了一下金慧丽的头发对着她轻声说道。
“嗯……”金慧丽对着我点了点头,轻轻的恩了一声,不过后来好像又发觉了什么不对一样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对着我说道:“哥哥……你是黑社会?”
看着金慧丽的表情我微微一笑,没有多余的回答只是说道:“是不是有那么重要吗?”
“没有……哥哥只要对慧丽好就可以了,别的什么我都不会关心的,只要哥哥觉得是对的就可以了,我只是好奇而已。如果哥哥不想说的话,也可以不说,我是不会介意的。”金慧丽对着我肯定的说道,语气难得坚定一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