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82-284

第282章 尘埃落定
“杰克。”站在那里的老人淡淡对着旁边一脸凝重的杰克说道。
秦先生,您请说。“杰克表现的一脸恭敬对着面前的老人说道。”
“我答应你帮你出手对付这个年轻人,而且使用了这样的手段,我引经为傲的招数加上你们的配合还不能杀死他,这样其实我已经输了,好了。我要走了,回西伯利亚去了,这里的事情我不管了,你好自为之吧。”站在那里的老人淡淡的对着面前的杰克说道,说完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只留下一条白色的冰痕。
“年轻人。。。希望我们下次可以再见面,有时间来西伯利亚找我吧。。。哈哈哈。。”天空中传来一阵老者的笑声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我想起了一个人,冰皇,生活在西伯利亚冰原的超级强者,一个SSS级的冰系异能者,传说中在西伯利亚大冰原他是最强横的存在,无论是认为到了那里都要仰仗他的鼻息,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他无疑是最强的。
只是不知道美国人是怎么和他扯上关系的,毕竟他怎么说也是属于俄罗斯的,这让我很疑惑,不过对此我也懒得去理会,因为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无疑冰皇的离开,让杰克他的脸色豁然一变,脸色有些难看了,而我有些冰冷的声音与此同时也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今天。我想杀人,识相的给留下人滚,不然的话。。你们都要死!!!”
“哼。。。虽然你很厉害,不过现在的你还能有战斗力杀死我们吗?”这个时候那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对着我冷哼一声说道。
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强的精神力瞬间进入的脑海,开始侵袭的意识,看着对面那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的冷笑,我瞬间明白了,这个家伙就是开始时候控制那些普通的家伙。
“哼。。”冷哼一声,瞬间那个家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脸色惨白,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出来,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家伙受伤不轻,我是受伤了没错,不过肉体上的伤害并不代表精神上的伤害,这个家变可真是无知到了极点,不管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一个SS级峰的异能者,精神力不是他可以比拟的,他竟然敢对我采取精神攻击,摆明了就是白痴一个,如果不是要分神照顾别人怕他们这个时候出手偷袭的话,我绝对可以一下让他变成植物人。
“白痴,你难道不知道,使用精神力攻击不能够攻击比你自己精神力强大的人吗?我怎么说也是一个SS级顶峰的异能者,你竟然对我采取精神攻击,你还真是傻得可以了。”我毫无顾忌的嘲讽道,不管怎么说他们四个人先废掉一个再说。
“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超人特工队是不可能放弃任务的,除非我们死了。你来吧。。。我们今天就决一雌雄,看看到底是谁厉害。”杰克这个时候眼神冰冷的说道,说完之后道先展开了攻击。
无数坚冰从四周突起向我冲来,当然这些东西的目标并不是我的肉体而是我最脆弱的部位,比如我受伤的那些地方,被激光洞穿的感觉并不好受,特别是我的大腿和胳膊部位受伤,更是影响了我的战斗力。
更加阴委的是这个家伙竟然利用寒冰将我的血液凝固起来,瞬间一个个冰箭在我的伤口部位形成插入的身体内部等的我差点栽倒在地,不过瞬间我身上的火焰再度燃烧将周围的冰箭化为乌有,然后冲向了那边的钢铁怪物。
这个家伙目前才是最危险的,不知道他内部是什么能量,竟然能够继续对我展开攻击,无数的激光从四周射出打向我,让强忍着疼痛的我不得不发挥出超越身体极限的水平去躲闪,给我造成巨大的伤害,不杀掉他,我今天算是完蛋了。
“瑞丽。。阻止他。”杰瑞也看到了我的意图,瞬间组成几个冰墙挡在我的面前,不过那冰墙组织的太过仓促,而且他本身的寒冰异能不足以克制我的火焰,所以被我给轻易的突破了他只能大叫在那里边的液态机器人瑞丽出来帮忙,这个时候也只有她可以拖延我了,毕竟某种意义上说她是不死的。
“轰隆隆。。”瑞丽终于变化了形态,双手形成了两个巨大的机枪,开始开火了,不过开火的目标却不是我,而是杰克和他身边那个已经受伤的白痴,两人没想到瑞丽竟然会对他们开火,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就被无数的子弹打成了筛子,然后不甘心的倒下。
“碰。”与此同时我一拳将那个钢铁怪物的脑袋给打成了粉碎,那个家伙庞大得身体失去了脑袋的运转停止了动作,片刻之倒了下来,成为了一堆死物,上边还冒着点点火花。
“为什么?”处理了那个家伙之后我穿着粗气对着面前的瑞丽问道,说实话刚才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力道耗费了我不少的力气,所以这个时候我也很劳累,站了起来对着一脸笑容的瑞丽说道。
“呵呵,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我自己。”瑞丽毫不避讳的说道。
“为了你自己?”我差异的说道。
“当然,你知道吗?我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我的父亲。。或许可以说是父亲吧,一个科学狂人生产出来的,而他刚刚制造出我的时候,就已经快累死了,心力衰竭。。呵呵。。不过当时他对我真的很好,他临死的时候告诉我如果可以平平淡淡的过上一辈子那么就最好平淡,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就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是有感情的,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是一个会自我思考创造的机器人。。。”
“我最终答应了父亲的话,当父亲死后我一个人开始平淡的生活,当然我表现出来的很木讷,我只是呆在父亲的实验里生活,就这样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有一天有一群人来到了父亲的实验室,他们说是我父亲的上司,而我是他们生产出来的机器人,我要听他位的。。”
“为了表现我毫无感情,我听从了他们的命令跟他们一起离开了,当然他们之所以能够带我离开,是因为他们很强大,最超码我没有能力反抗,而父亲也给他们留下了一段不知所谓的密码,其实那个密码父亲告诉过我,他留下了一个线索一旦有人找到我并且说出那个密码之后我就一定要表现的毫无感情,就像一个冷血的杀人机器一样,不然的话我必死无疑。”
“就这样我被带了回去,那了那里之后我才知道那里是美国五十一区,志之力于研究外星科技的研究,而我的父亲以前就是就里的主导研究员,不过后来的时候离开了那里,带着研究成果制造出了我,因为父亲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所以给了我思想和生命,同时销毁了所有的资料,不希望我这样的液态金属机器人被量产,因为那样的话整个人类将陷入战争,不过可惜最后我还是被发现了,不过父亲有先见之明给我留下了一个后路。”
“从那个时候起,在经过一段研究没有结果之后我就被派往了超人特工队,成为了那里的一名成员听命于政府的命令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当然我从来没有表露过我的感情,我在他们面前只是一个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只知听从命令的高级智慧机器人而已。”瑞丽对着我缓缓叙述了她的故事,不可否队的是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其中不乏感人的,看瑞丽的表现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瑞丽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其实已经具有了感情。
“那。。你为什么要杀这些人?报复吗?”站在那里的我神色复杂的对着瑞丽问道,我同样不是没有感情的人,只是看对谁而已,无疑瑞丽是一个可怜的人,而且引起了我的同情。
“报复?呵呵,不错,报复,我要报复的人太多了,报复这些从来不把我当人看的家伙。”瑞丽惨笑一声对着我说道。
“怎么难道不是吗?”我站在那里不置可否的问题。
“不错,报复,是的,不过更需要的是活命,虽然我是机器人,但是我也同样渴望生存,所以我一直在那里没有反抗他们,他们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听话的机械杀手一样,呵呵,不过可惜他们都错,他们错的离谱,他们根本就不明白我是已经是具有感情的人了,不过我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我不想死,不可否认某种程度上我是不死,不过只是某种程度,这个世界上有不少的人可以杀死我,其中就包括你,当然五十一区同样有这样的人,所以我不敢反抗,因为我反抗就代表着我的死亡,所以我只能忍耐直到刚才。。”瑞丽对着我娓娓道来。
“你的意思是,你要投靠我?让我保护你?”说到这里我也已真是傻瓜了。。绝对遭人鄙视,不。。是遭机器人鄙视。。
其实瑞丽是一个不错的手下,虽然有智慧的机器人听起来让我觉得毛骨悚然,不过我相信她的话她是不可能被量产的,不然出现一两百个估计我碰上了也是死路一条,如果美国政府有本事量产的一两万征服世界都不是问题。
而瑞丽也很厉害,我手下冰魂现在最缺少的就是高手,虽然瑞丽不能算是武者的范畴,但是她的力量综合评定绝对可以被列入宗师级,进入冰魂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助力,而且有一点让我十分喜欢那就是瑞丽是永远不会劳累的,这可以让我放心的使用,随叫随到,简直是太完美了。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当然作为交换我会成为你的手下,为你做任何的事情。”瑞丽对着我直视着说道,一点也避讳,说道任何事情的时候脸色不由得一红,看来瑞丽的感情智商已经高到一定的级别了。
“呵呵,真的是任何事情吗?”我似笑非笑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瑞丽这个表情我很想调戏她一番,所以这样故意说道,其实说真的那个方面我还真的没有想过,毕竟瑞丽虽然很美丽,不然,毕竟是一个机器人,想想和机器人做爱我就有些无法接受,虽然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她估计和真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我还是有些受不了,不过就是想要调戏一下她。
果然瑞丽的脸色又是一红对着我小声坚定的说道:“恩。”
“呵呵,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以后就是我的手下了,以后你进入我手下的冰魂帮助我影管理那里,而你可以获得我的庇护,我将帮你抵御任何的敌人,任何想要伤害你的人我都会帮你处理,而你也可拥有高限度的自有只要做好组织的安排的事情,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从今天开始没有人知道你是机机器人,也没有人会把你当作机器人,你就是一个冰鉴会的高层享有一切冰鉴会高层的权利。。”站在那里我对着面前的瑞丽淡淡的说道,说完露出了一脸的笑容,虽然今天有些凄惨不过还好杀死了敌人不说还赚了一个高级采手,这些伤值得了。
“好。。以后我的命就是主人的了,只要主要让我做的我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瑞丽脸上露出了一丝狂喜对着我说道。
“好,那我现在下达第一个命令。。。”听了这话我笑道。
“主人您请问。”瑞丽对着我恭敬的说道。
“带我和韩美珠回去。”我惨笑一声说道,说完就晕倒在了地上,其实我看似没什么,但是内在伤害是巨大的,特别是血液流失,要知道那些被激光射穿的伤口可都是完全洞穿的,血液几乎是喷涌而出,我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不错的了,刚才只不过是凭借意志力强行支撑而已,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危险,我自然开始意志涣散不知不觉的就晕倒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感觉周围的阳光有些刺眼,不知不觉已经是白天了,天空中风和日丽万里无云,而我就躺在一间高级病房之内,在这里环境是相当不错的,什么都有,看上去十分整洁明亮。
“现在竞选应该已经结束了吧。。”躺在那里我的自言自语的说道,说完想要坐直了身子可是发现自己一动之下却全身疼痛,再仔细看了看,不知道什候时候我已经全身上下都扎满了棚带,看上去就像一个木乃伊一样,见到这样的情况我不自觉的苦笑,没有想到这次的伤害会这么重,看来肉体再过强悍也是没有用的,在号称无坚不摧的湖激光面前还是那样脆弱,看来我以后战斗的时候不应该再凭借自己的肉体胡来了。
我想我应该凭借着高速和招式以及异能来战斗,肉体只是一个本钱而已,一个救命的本钱而不是我横冲直撞的本钱。
“小子,你醒了?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老是弄成这样?如果不是我主上请我出山的话,我才不会管你呢,你给我小心点下次最好别弄成这样了,这次幸亏我来的及时,不然的话就那些废物怎么救得了你?”正当这儿时房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扭过头看来,原来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我的老熟人鬼医,此刻的他还是那副装扮,整个身子都隐藏在黑袍当中,脸上也用面具遮挡着,看不到任何东西,不过听那沙哑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他了,而他的身后韩美珠和宝儿正乘巧的跟随着,好像鬼医这个家伙很害怕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鬼医那副模样确实够吓人的,人家小姑娘害怕也是正常的。
“呵呵,知道了鬼医,我以后会小心点的,绝对不会再麻烦你了。”我呵呵一笑对着鬼医说道,虽然鬼医说话并不客气不过毕竟是老朋友了,我知道我个家伙是刀子嘴豆腐心,最起码对我是这样,不然的话也不会救我两次了,虽然和那个神秘的主上有关系,但是也有他个人的元素,所以我微笑着回答,丝毫不以为意。
“哼哼,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小子你这两个小情人可是想你想得很啊,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你现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该处理的我都已经处理了,剩下的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以后自己小心点,有时间的话回过了去找喝酒”鬼医对着我哼哼两声说道,说完犹如鬼魅一般离开了这里。
“好,没问题。”看着鬼医消失的方向虚弱的我淡淡的微笑着说道。
说完躺在了那里,宝儿还好没有任何的动作不过韩美朱就已经哭喊着扑了过来,对着我大哭起来,一副权关切的表情,而我只是微微一笑对着韩美珠有气无力的说道:“美珠,我躺了几天了,你父亲那里情况怎么样?”
“三天了,父亲已经成功成为总统了,哥哥。。。都是我不好害你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呜呜呜。。”韩美珠叭在那里哭泣着对我说道。

第283章 政客
“不关你的事情,这次是我自己太大意了。。你不要伤心了。”我微微一笑,抚摸了一下韩美珠那柔顺的秀发淡淡的说道。
听了韩美珠的话我也放心了不少,至少有一定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里的事情已经终结了,美国那边应该是不会再派人来了,当然就算派人来也不过是为了追查自己队员的死亡原因,不过我想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他们想要杀我。。恐怕还不够格,而我在南棒这边的事情也算是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看来。。我终于该回国了。
虽然有我的安慰,不过韩美珠还是在那里不停的哭泣,看起来她是很自责的,不过还好在我的安慰之下韩美珠的心情好了不少,至少这个时侯虽然哭,但是已经不像开始那么伤心了。
不过宝儿的态度有些奇怪,虽然并没有哭得稀里哗啦的也没有喜笑颜开,不过总是站在那里默默无闻的看着我,神情复杂无比,如果不是我偶然的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她,甚至我已经忽略了她的存在。
我安慰了韩美珠好一会之后她才算是安静下来,不再哭泣了,正当这个时候韩全民带着一帮保镖走了进来,其中不乏几个先天高手,看起来这人做了总统就是不一样,大权在手,天下有我,连保镖也跟着换了几个档次。
“李将军,你没有事情了吧,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美珠这次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个时候韩全民一进来之后就对着我热情而关切的说道,不过却叫我将军,显然是使用了官方的称呼,这个家伙这个时候好像是在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可以离开了,这人还真是不现实啊,玩弄政治的人都是这般我也能够理解。。不过不给我足够的好处就想让我离开可能吗?别忘了没有我冰鉴会的倾力支持,他这个位置还是坐不稳的,现在事情成功了,他成功的坐上了总统的宝座,可是这个时侯想要将我们冰鉴会踢开可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杜月笙就曾经说过:“政府当我们黑帮是夜壶,少不了离不开,想用的时候就拿来用,可是不想用的时候就会嫌弃夜壶臭,然后一脚踢开。”
我想现在的韩全民就是这个意思,毕竟和黑帮尤其是外国黑帮有所关联的话,那么一旦被人给发现,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们冰鉴会可是不会帮别人做白工的,拿了我们的好处就像把我们给一脚踢开可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呵呵,美珠你们先出去一趟,我有些事情要和你父亲说一下。”虚弱的我淡淡的微笑着,韩美珠听了这话看了一眼韩全民然后又看了看我没有说话乖巧的走了出去,不过自始至终还是没有和韩全民说一句话,看来他们的父女关系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改观啊,真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父女关系如此的冷漠,不过看韩全民的样子,对韩美珠的照料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想来是一个好父亲,这样的事情发生实在让人有些费解。
看着韩美珠和宝儿走了出去,韩全民神色有些复杂,看着韩美珠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这些不是我所素要关心的,看着大门关上以后,躺在床上十分虚弱的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韩全民说道:“恭喜你,总统先生,你终于如愿以偿了,不过,你还记得我有些朋友的事情吗?”
“朋友?什么朋友,什么事情?十分抱歉,李将军我好像忘记了。”被我的话惊醒过来的韩全民经过了短暂的失神之后,耸耸肩膀一脸无辜与迷茫的表情看着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一样,妈的这个家伙绝对可以去做奥斯卡影帝了,简直太有演戏的天分了。
不过韩全民不记得,我自然会想办法让他给记起来。
“呵呵,是吗?忘记了?忘记了你是怎么以绝对的选票战胜了你的对手,忘记了你是怎么请求我们冰鉴会的帮助,怎么许诺我们的是吗?”我躺在那里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对这面前的韩全民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说话的时候最好客气一点,不要忘记我现在的身份,你要明白我现在是大韩民国的总统,虽然我很感激你救过我的女儿,不过两件事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你要知道冰鉴会是黑社会,我并没有剿灭他们已经是不错的了,更不要说什么合作了,我怎么可能会跟黑帮合作?所以你不要乱说话。”这个时候韩全民脸色豁然一变,对着我有些阴冷的带着怒气说道。
“呵呵,好啊,好。。果然是翻脸不认人,不过。。你要知道冰鉴会是从来不吃亏的,没有人可以在并将安徽面前毁约。。如果有的话,那个人必将被毁灭。”同样我冷笑着说道,要不是现在的我虚弱不堪,连动都不能乱动的话,我一定不介意在这个时候给韩全民一点教训,虽然他是韩美珠的老爸。
这个家伙现在竟然给我抬起架子来了,完全忘记了当初他自己是怎么说的,既然如此的话,我自然也不用多给他面子,大不了一拍两散,没有人可以在冰鉴会身上占便宜。。。
韩全民听了我的话之后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不过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看着我语气有些冰冷的淡淡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呵呵。。当然不,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既然事到如今,我也不需要有所隐瞒,我就是冰鉴会的掌舵人,不知道韩全民总统有什么感想?”我躺在那里轻笑两声说道。
果然韩全民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反映,以他的能力,调查出我的身份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因此而例外,只是不可置否的说道:“我知道这个事情,不过那又怎么样?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交易。。所以你不要说这些了,不然的话你会很麻烦的,我会知会华夏政府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告诉他们的武官在南
棒威胁南棒总统。。”
“好了,我想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李将军,冰鉴会的教父先生,请你的伤势好了之后立刻离开这里,离开南
棒,因为你救过我的女儿这件事情我当做没有发生过,也不会对你们冰鉴会出手,但是不要再来招惹我,不然的话,你们冰鉴会将会在南棒消失。。。”韩全民不等我说话就站了起来对着我淡淡的说道,说完之后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他刚站起来没几步的时候我的声音再度在他的背后响起。
“呵呵,是吗?原来如此,既然韩全民总统这样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次我认栽好了,我们冰鉴会从今天开始全面推出南
棒,以后一个星期以后,我保证南棒再也找不到一个冰鉴会的成员,当然。。作为对你的‘感激’。。我们会在离开之前送你一份大礼,祝贺你功成名就的。”对于离开的韩全民我并不在意,只是躺在那里带着淡淡的微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韩全民听了我的话,本来准备离开的身子停住了,片刻之后转过身子来对着我阴冷的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嘿嘿,这个问题问的真好,不愧是南
棒的总统先生,其实我也没有想干什么,只不过我在走之前准备送你一份大礼而已。。我想今天晚上全国上下至少会有十万人死于黑帮火拼,而汉城至少有一百栋摩天大楼会被人炸得脸渣都不剩,南棒股市将会混乱,南棒政府警察将会受到不明来历的袭击,这个南棒上下一片混乱,之后会有一个恐怖组织对此宣称负责,而他们袭击的理由是你。。。韩全民先生,你曾经招惹了他们,因为你和他们之间的交易分赃不均惹怒了他们才给南棒上下带来了一片混乱。。。”我眼中满是笑意对这面前的韩全民说道。
“什么!!!你敢!!”韩全民听了我的话顿时怒气滔天,眼睛中都开始冒火了,紧紧的盯着我对着我大声说道。
“呵呵,我敢?这话真好笑,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说过冰鉴会的人是不会被人家耍的,我们对于敌人从来都不会手软,黑道上混的就是一个面子,如果我们这次被人给耍了而不作出点什么的话,那么我们冰鉴会也没有什么好做的了。”我不屑的笑道。
“哼,你要知道你们冰鉴会在南棒有整整八千人,不。。。是一万,你们有一万人在这里,如果你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保证你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南棒。”韩全民对着我气呼呼的说道。
“一万?呵呵,韩全民先生,好像你对于冰鉴会还不了解吧,你要明白,冰鉴会是一个国际组织,我们在全世界拥有六十万成员,而且这些人大多都是出身军方经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一万人虽然不少,不过为了冰鉴会的面子这些人死得其所。。。我倒是也不在乎,不过一万曾经的职业军人,而且配备有大量的武器,在一个国家的内陆隐藏起来,你说他们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特别是南棒这样的小国,你说他们在被军方剿灭之前能杀死多少人?”我毫不客气的对着韩全民威胁道。他不仁我不义。。没什么好说的,这本来就是异常交易,既然他想要背弃协议,那么我自然没有什么好顾及的。
“你。。你。。哼。。你可知道我如果现在让人杀了你的话,你那些手下恐怕就没有什么作为了吧,他们还能发起对南
棒的破坏吗?”韩全民眼中杀机隐现,对着我寒声说道哦啊,同样现在的他也是在威胁我。
“啧啧。不得不说现在的我缺失没有什么反抗能力,虽然你外边的那些个手下都是废物,但是要杀我还是很轻松的,谁让我受伤这么重呢,不过你要明白的是,在此之前我绝对有能力先杀了你,而且你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呢?嘿嘿,很明白的告诉你,如果我少了一根头发的话,南棒企业在亚洲所有的分部,所有的产业,所有的货物都将会遭到冰鉴会六十万成员的全面进攻,一千亿美元的南棒人口猎杀基金也会在这个时候启动,而以后的日子里,整个南棒都将受到六十万职业军人以及十万职业杀手的威胁,虽然我不足以把你们全部抹杀,但是我却有足够的势力让你们回到原始社会去,而且让你们十年之内终日生活在恐惧当中,你将会成为大韩民国的罪人,你将会被他们给弄的比死还惨。。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对于韩全民的威胁我毫不在意,反而再度添了一把火对这韩全民威胁道。
其实我说的这些话根本就是放屁,之前我也有考虑过韩全民的问题,虽然做了南
棒内部的安排,但是对于外部什么都没有布置,这个时候不过是胡话而已,毕竟我不是神,不可能这么快做出这些安排,但是我的话却由不得韩全民不信。。。
“好吧,年轻人,我承认,你很厉害,这一局我输了,我们的协议继续存在,我将会帮助你们冰鉴会控制南棒一半的黑道地盘,当然,作为回报我还有一个条件。。”韩全民站在那里和我对峙了半天,周围的气氛显得异常的冰冷,半晌之后韩全民终于忍耐不住叹了一口气站在那里对着我有些颓然的说道,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欣赏和一丝惧怕,当然还有一丝希望。。只是不知道他的希望从何而来。
“哈哈哈,好,果然是聪明人,不愧是总统先生,既然你答应了,那么我们还是盟友,对于盟友冰鉴会是从来不会吝啬的,好吧,说出你的要求吧。。”我哈哈一笑对着面前的韩全民说道,一副爽快的模样,刚才阴冷的气息一扫而空,就好像传说中的四川变脸一样,迅捷无比。
“唔。。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和美珠的关系会变得如此紧张吗?”坐在那里的韩全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窗外那秀丽的风景好像陷入了往昔的回忆,坐在那里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我,淡淡的对着我问道。
对此我没有说话,只是一副倾听的表情,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坐在那里老老实实倾听更加好的事情了,只是微微的对韩全民做出了一副你请继续的动作。
“其实。。本来我和美珠的感情是很好的,记得小的时候,美珠一见到我就会高兴的跑过来往我身上扑,然后亲昵的叫我爸爸,我们一有时间就会出去一起玩,美珠很喜欢和我呆在一起,喜欢我给他讲故事,每天晚上都不睡觉,不管再晚都会等着我出现,我们那个时候真的很幸福。”韩全民带着幸福的微笑说道。
“我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那个时候我们真的过的很快乐,不过可惜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三年前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时候我很忙,所以很少回家,也很少关系美珠和她母亲,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她们都很理解我,不过那个时候我的对手派人袭击了我的家人,而我的妻子也是在那次袭击中因为保护美珠所以被人给打死的,自从那天以后,美珠就变得有些古怪了,看见我也不像以往那么热情,甚至脸一句话也不愿意跟我说,在她的心里,她的母亲的死都是因为我而造成的,所以我们父女关系从那个时候变得僵硬了,三年了,三年的时间我一直在想办法补偿美珠,补偿给她一个母亲,以个完美的家庭,一个幸福的童年,不过可惜美珠总是不接受,甚至三年来一句话也没有跟我说过。。。”
韩全民将他和韩美珠之间的事情对着我缓缓道来,半晌之后终于说完了,然后看着我对着我说道:“年轻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自觉的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异的微笑对着面前的韩全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是想让我帮你修补你和美珠之间的关系?”
“呵呵,不错,年轻人,这么年纪轻轻便大权在握,果然不是那种只知道拼杀的莽夫,我很欣赏你,我想将来你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这次的事情我就拜托你了。”韩全民听了我的话之后哈哈大笑道,然后说到后来的时候,神色很是认真,站在那里对着我鞠躬说道。
“这算是交易的一部分吗?”我再度不置可否的说道。
“不。。不能算。。。只算是帮我一个忙,当然你要是认为这是交易的一部分也可以,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办好以后,我会履行我的诺言,帮助你们冰鉴会发展,控制南
棒一半的黑道地盘,甚至可以让你们控制整个汉城的地下世界,给你们一些特殊的权力,当然,这是这件事情成功之后。”韩全民一脸笑意的说道,说完之后就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这里。

第284章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当韩全民离开之后,我身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地的水银,片刻之后在那空旷的房问里凝结起来,瞬间形成了一个人,一个美丽的金发女郎,此刻的她看着韩全民离开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瑞丽,我是不会让我的安全把握在别人的手中的,所以当瑞丽回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我就已经下达了让她二十四小时保护我的命令,毕竟瑞丽的存在太过随意,别人想要发现她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鬼医这祥的高手恐怕也很难。
“主人要不要我现在追出去杀了他?”站在那里的瑞丽漫不经心的对着我说道,虽然韩全民身边也有高手存在,但是这些人显然不被瑞丽看在眼中,毕竟瑞丽虽然战斗力并不算是恐怖,不过综合指数和破坏指数绝对是恐怖的,简直是一个天生的杀人机器,杀掉韩全民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不了。。不用,杀了他影响太大,而且你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和他的交易吗,既然已经谈妥了,就不要给自己添麻烦了。”躺在那里的我似笑非笑的对着瑞丽淡淡的说道,目光如炬的看着门口韩全民离开的方向险入了沉思。
“是。。主人。”瑞丽听了我的话恭敬的回答道,然后又化作一团水银进入了床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设有出现过一样。
天空之中风和日丽,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偶尔有鸟儿在天空中叽叽喳喳的成群飞过,大街之上飘落的黄叶随风舞动,形成一种美妙的旋律,天气微微有些寒冷,秋风吹过,让人不自觉的夹紧了肩膀,缩紧了脑袋,而这个时候的我穿着一袭白色的衬衫,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和韩美珠一起站在住所别墅的门口,嘴角露出了一丝绚烂的微笑。
此刻已经距离上次跟韩全民谈话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我的伤势也在鬼医留下的那些秘方的调养之下好了一个七七八八,所以自然而然的出院成功,这段日了以前我一直没有闲着,虽然整个人仍旧像一个木乃伊一样躺在床上很是无聊,不过韩美珠,金慧丽,甚至是宝儿一有时间都会来看我,我的日子也不会很无聊,当然我最主要的一件任务就是摆平韩美珠。
不可否认有韩全民的和我交易的因素在里边,但是更加主要的是,我很喜欢韩美珠,希望她能够过得更好一些,不要沉浸在国王的痛苦当中,所以十分用心的去开导韩美珠,果不其然我的话还是起到了一些柞用的,最起码韩美珠和韩全民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这让韩全民喜笑颜开,也开始逐步帮助冰鉴会开始发动对各地的黑道战争,虽然这祥的黑道战争不可避免的会对新任政府有所影响,但是有韩全民的全力帮助,加上冰鉴会本来就实力超然,所以并没有遭到什么大规模的抵抗,而且就算也被压制到了最小,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打规模的影响,偶尔爆出这祥的消息,也会被瞬间平息,基本上国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一切仿佛和往常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治安也好上了几分。
“终于回家了,该死的医院,我在里边都快闷死了,回家的感觉真好,自由的感觉真好!!”我站在那里仰望天空,呼吸着周围那自由的空气,带着一脸的笑容对着自己身边的韩美珠说道。
“嘻嘻,是啊,哥哥,我们回家了。”韩美珠也在我的身边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说道,说完之后一脸笑容的看着我,那个模样可爱极了,好像在等待着我的表扬一样。
摸摸韩美珠的小脑袋,我微微一笑,用手揽着韩美珠大大咧咧的说道:“走吧.我们回家了。”
说完拉着韩美珠就走了进去,房子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和几个月前一模一样,甚至连一点微笑的变动都没有,只不过是整洁如新,想来还是有人经常收拾的,让人看了十分顺畅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看起来这一切离不开韩美珠的功劳,不过我也没有夸奖她,这丫头夸奖的太多会忘乎所以的。
“哥哥。。我睡不着。”深更半夜的时候,忽然我的房门被打开了,韩美珠一袭性感的内衣打开了我的房门,站在我的面前,对着我娇声说道,说话的时候一副诱人的模祥,媚眼如丝,好不妩媚。
一袭黑色的紧身内衣将她那本来就完美无比的曲线更加完美的勾勒了出来,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面前,那高耸的乳房虽然不甚巨大,但是却诱人无比,那完美的臀部高高翘起,羊脂一般光滑柔顺的皮肤,杨柳小蛮腰.樱桃樊素口.不施粉黛.魅惑众生。。
看到韩美珠的模祥我不自觉的欲火沸腾,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十分正色的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美珠啊,为什么睡不着呢?好好去睡觉吧,在这里做什么,而且还穿成这个模祥。”
“人家睡不着嘛,而且你明天就要走了,我舍不得称,所以才来陪陪你,我穿成这样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你不喜欢?”韩美珠嘟着小嘴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好像在等待着我的赞美。
说实话,我是一百万个喜欢,可是这个时候我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天知道我如果这样说的话,韩美珠这个小丫头会干些什么,所以我只能强忍着自己的欲望,在那里一副正色而严肃的表情,极度违心的说道:“是。。我不喜欢。。”
“可是。。宝儿姐姐说我这样穿很性感啊,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哥哥为什么不喜欢呢?”韩美珠一脸失望的看着我说道,那副模样真让我不再忍心撒谎,差点就想站起来告诉她其实我很喜欢这身装扮,实在是太性感了,不过最终我还是忍耐住了,没有说出来,其实原因很简单,我的女人太多了,虽然多韩美珠一个也不多,但是我对韩美珠的感觉很怪异,有爱,也有喜欢,有感情更有兄妹之情,某种程度上说我对她的感情,兄妹之情超过了爱情和欲望的总和,所以我才不忍向她下手,不然的话就算她是南*棒公主又怎么样,他那个老爸我才不怕。。
听了韩美珠的话我顿时在心里大骂宝儿,这个女人不知道搞什么竟然教给韩美珠这些东西,难道她是想让韩美珠诱惑我,然后让我出丑吗,虽然这段时间和宝儿的关系有所缓和不过对于她两次坑我的事情我还是耿耿于怀,虽然大男人不应该跟小女人一般见识,但是我还是很记仇的,所以自然的当韩美珠说起宝儿让她这样穿的时候,我的思想顿时就想歪了。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这样的,这总行了吧,好了,赶快去睡觉吧,不然的话明天你就起晚了,到时候从我了我,我可是不会叫醒你的。”这个时候我十分无奈的对着韩美珠说道,然后打了一个哈哈迫不及待的从床上起来将韩美珠给赶了回去。
对于我的话韩美珠显然很是不满,嘟着小嘴看着我,不过却没有再说什么,就被我给推回了自己的房间,送走了韩美珠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无奈的坐在那里点燃了一根烟。
烦,真他妈烦。。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美女几近赤裸的站在你的面前,你却只能看不能动更让人烦闷的事情了,特别是这个美女好像还很自愿,一副任君采纳的模祥,就更别提有多让人烦的了。
深吸一口,吞云吐雾,躺在床上我想让自己尽快的入睡,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一切就可以发块的结束,我也不用为了这点事情而烦闷的了,不过可惜。。事与愿违,躺在床上的我虽然尽量的催眠自己,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反而越来越精神,让我只能无奈的坐在那里苦笑。
“哥哥。。。你睡着了吗?”此时此刻,当我在那里尽量催眠自己的时候,韩美珠那柔弱的声音再度从门外传来,不过我却没有回应,只是躺在那里看着门口的位置,片刻之后韩美珠见我没有反应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推门进来了。
不过让我郁闷的是这次韩美珠没有穿什么性感的内衣了,也没有穿别的什么东西,确切的说她除了一条黑色蕾丝内裤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穿,这个时候推门走了进来,完美的胴体立刻暴露在我的面前。
高耸的乳房,嫣红的两点突起,好像两颗粉红的水蜜桃,平坦而光滑的小腹,柔润的毛发,什么黑色森林,都完美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走过来的时候虽然动作不大,不过那对乳房仍然好像两只不安的小兔子一样开始跳动起来,让人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刚刚被我压制下去的欲望,这个时候又忽然一下子点燃了。
“哥哥。。你睡着了吗?”这个时候韩美珠再次对我开口问道,无疑这个时候我有两种选择,一个是立刻站起来,然后一个饿虎扑羊,将他给扑倒在地,然后。。。。嘿咻嘿咻。。一切尽在不言中。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继续装睡,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等韩美珠发现我是真的睡着了之后自然会离开,不过无疑这个东西是男人都会选择第一种,不过我这个时候却陷入了两难之地,原因还是那两种,我实在不忍心下手。
最终经过了短暂时间的激烈的思想搏斗之后,我还是选择了第二种,继续装睡,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静静地等待着韩美珠的离开。
不过可惜很快我就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而且错的离谱,因为韩美珠并没有因此就离开这里,而是在叫了我两声之后看我没有反应就露出了一丝笑容走了过来,然后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瞬间一个滑嫩柔软的身体出现在我的身旁,暖玉温香何其享受,韩美珠那温柔的肉体在我的身边光滑无比的靠近我,然后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瞬间让我的身休起了反应。
“哥哥。。明天就要走了,我今天晚上陪你吧。。”韩美珠舔了一下我的耳垂对这我轻声说道。
顿时我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不过还是保持了睡眠的模样,实在有些难受,不过没办法为了不让韩美珠发现我是在装睡,甚至我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没办法,做男人被一个女人尤其是美女逼迫到这个地步实在是有些汗颜,不过没办法,谁叫咱是好人呢,比那个啥柳下惠坐怀不乱要厉害多了。
那个柳下惠谁知道他怀里坐的是人是猪,而且就算是人也不可能是美女吧,就算是美女还穿着衣服不是,他那档次比咱低多了,谁知道他那里的人是不是一只母老虎,他要是敢动说不定人家给他一个大嘴巴了,而我这边的女人显然是一副任君采纳的模样。。。两相比较完全不能相比.咱那档次比他高多了。
“嘻嘻,哥哥,我知道你没睡觉,你起来吧。。。我知道你没睡。”我旁边的韩美珠这个时候对着我小声说道,说完之后一只手在我的身上开始不住的摸索起来了,简直就是在挑逗我嘛。。
天啊,说实话,我实在已经无法忍受了,这样的挑逗是男人都忍受不了,不过我还在忍受,忍受。。再忍受
“我受不了了!”我大吼一声一个转身将韩美珠扑到在床上,压倒在身下,然后亲了下去,一只大手在韩美珠的身上开始不住的抚摸起来,这样的挑逗是男人都受不了,我身为一个正常男人,自然受不了,不过好像韩美珠对我好像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樱桃小嘴凑了上来,然后和我吻在了一起,片刻之后一阵呻吟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几个小时过去了不知道多少次激情过后,当韩美珠喘着粗气躺在我面前的时候,对着我一脸笑意与满足的说道:“哥哥。。我终于成你的女人了。”
这句话差点让我给崩溃了,无疑这间事情可以肯定的是,韩美珠绝对是有预谋的,这件事情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真是不知道这个丫头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做出这祥的事情,难道我真的这么有魅力?
“你这是预谋好的?”我无奈的对着韩美珠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说什么,虽然韩美珠是预谋好的,但是毕竟我也有错,谁让咱意志不坚定呢,不过这件事情不能这样说,非要给一个说法的话,那么只能说。。谁叫咱是一个男人呢。。。而且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嘻嘻,是啊。。这些可都是宝儿姐姐教我的呢,不过本来我以为开始就能把你摆平,不过哥哥你还真是厉害,让我做到这一步了你才对我下手,真是的好少见,不过我更喜欢哥哥了,嘻嘻,你知道吗,刚才我都不知道如果不醒的话我应该继续做什么了。。不过你还是醒了,看来宝儿姐姐的招数还真是有效。”韩美珠嬉皮笑脸的对着我说道,一副我就是预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对着我说道。
无疑韩美珠的话让我着实无语,心中将宝儿那个女人骂了几遍之后又感谢了几次,骂她是因为她竟然给韩美珠这样的小女孩出这样的馊主意,感谢她是因为她最终还是将我和韩美珠弄到了一起不管怎么说也是半个红娘.我自然要感谢一番的。
对于我的无语让韩美珠更是笑口常开,一直嘿嘿的笑个不停,整个赤裸的身子在那里不住的晃动颤抖,完美的曲线暴露在我的眼前又让我再次欲火沸腾,没办法刚才的时候我们有些疯狂了,床铺被蹂躏的乱腾腾的,连遮盖身体的被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自然是只能赤裸相对。
而韩美珠这个时候看到了我身体起了反应,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微红然后妩媚的看了我一眼,我一声低吼再次冲上去,将韩美珠给仆倒在地,一时间满室春色。
我们两人疯狂了一夜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激情,多少次的高潮过后,一切回归于平静,两人的汗水浸透了整个床单,然后开始缓缓入睡,直到第二天上午十分,我的电话忽然响起了。
“邪少,您的飞机还有十分钟就要起飞了,可是我们还没有看到您,您看。。。”电话里一个小弟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这帮小弟估计是一大早就在楼下开始等持了,只是不敢上来而已,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对着我询问了起来。
“你是笨蛋吗,这点小事也给我打电话,让他们等着。。等我睡醒了再起飞。”我不耐烦的说道,说完将电话丢了出去,直到中午十分刺眼的阳光从窗外射入,我才缓缓的从睡梦中醒来,看着床上躺着的韩美珠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慧心的微笑,一双大手抚摸上了她那柔润的脸蛋,看着她那安详的表情我不自觉的抚摸起了她的身体,我想经过了这次我总算明白了自己对韩美珠的感情,或许以前可以说还有兄妹之情,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爱,发自内心的爱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