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73-275

第273章 张狂的表现
“唔……不错,我是黑社会,而且还是亚洲最大的黑社会的创始人,它的领导者,我的手下有六十万正式会员,我们的势力遍布亚洲各地,在亚洲只有要华人的地方就有我们的地盘,而且手中的资金数以千亿计,我们拥有无数的产业,掌握了无数的大集团的生存命脉,就连三星这样的巨型企事业,也保能匍匐在我们的脚下……我这么说,你是不是有点了解了?”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笑眯眯的说道。
听了这话的金慧丽的小嘴微张,半晌也说不出来话来,仿佛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似的,只能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我,好像不敢相信一样。那副模样可爱到了极点,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将她的小脸蛋撕扯两下。
“哥……哥哥……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好像很恐怖一样……那你杀过人没有?”金慧丽一脸的惊奇地看着我说话都有些不太流畅了。
“嘿嘿……当然……死在我手下的人不止一个……”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淡淡的说道,说道我杀死的那些人,不自觉的陷入了一些对往事的追悔。
无疑我的话让本来就有些惊讶的金慧丽变得脸色煞白,金慧丽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胆小。这个时候听了这话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恐惧的表情,抱住我轻声说道:“哥哥……别说了,抱紧我……我怕……”
以于美女的要求我一向是不会拒绝的,更不要说是这种要求了,所以我很乐意效劳的抱紧了金慧丽,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片刻之后我们来到了希尔顿饭店,在汉城的分店,在这里我预定了一点的,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周围已经站满了迎接我们的人。酒店的经理已经预先接到了通知,早就在这里等候着我们的到来。当我们来到这是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风景秀美的花园,此刻这里已经站满了人,一个个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看到我们走来的时候下了车子,然后赶忙的跑了过来将车门打开。
而这个时候金慧丽的老爸也从车子上下来了,看到周围的风景之后,他身上闪出一种油然而生的傲气,看了看周围的风景,直接走了过来,本来我是没打算来这里的,不过后来的时候鬼而忽然打电话告诉我经过了调查金慧丽的父亲,以前是在这里工作的,是这里的一个最底层的清洁工,想来也受到了不少的欺压,不过后来被炒掉了而已。
听到了鬼面的这个消息之后,我临时决定来了这里,本来这里有些不少客人的,毕竟希尔顿是世界著名酒店连锁,而且在汉城来说也算是首屈一指的,这里住的人自然不少,而且非富即贵,想要让他们离开绝对不容易,不过没办法既然要冲门面自然要冲到底,于是鬼面就命令了手下,让他们清场。
清场……自然而然的就是将这里的人都给赶出去,至于怎么赶出去,其实方法有很多种。而鬼面他们用的自然是最简单的方法,直接一百多个人冲了进去,然后亮出自己的身份,告诉所有人冰览会今天在这里办事,邀请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所以包场五个小时,让所有的人出去散散心,面对这亲友的情况,所有聪明的人都选择了自己出去走走,当然也不是没有不选择不走,不过样的人都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请了出去,有时候武器比人话有用的多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暴力才是对付他们最好的方法,面对冰冷的枪口他们也只能选择了无奈的妥协……
“教父欢迎你的到来,您的到来真是对我们希尔顿酬最大的支持。”这个时候我面前的酒店经理一脸微笑的站在我的面前,弯曲着身子献媚的对着我说道,那表情,那神色,要多下贱有多下贱,绝对是一副奴才像……不过话说回来他这种级别的人面对我也就最多能够这样而已……
而旁边金慧丽的父亲也从上边走了过来,看到我之后勤工作一脸满意的笑容,然后对着我笑眯眯的说道:“女婿啊,这里风景真是不错啊,呵呵……只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呢?”
无疑他说这话是故意的,可以看得出来他跟面前的几个人认识到,当然了只是认识而已,并且带着气愤与得意的目光看了一眼经理,背后的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那个中年人相当的猥琐,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金慧丽的父亲发生了冲突,看暴力老男人的表情,好像并不是那么友好,站在我面前一副很拽的模样站在那里,眼睛紧紧的看着那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眼神透露出一丝不屑和畅快。
而旁边那个经理也是一个玲珑剔透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眼肿闪过一丝明悟,对着面前的暴力老男人一脸谦恭的笑容说道:“哎呀呀……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金先生您……不……不……应该是金老太爷……没想到您竟然是教父的岳父,真是的……以前我不知道希望您多多海涵……等以后我一定登门拜访……您真是有一个好女儿啊……呵呵……至于这里没什么人其实很简单,我们为了欢迎您和教父大人,所以将这里清场了……您自然是看不到一个人……”
开始的时候是恭敬万分,不过后来的时候说道最后一句,有些酸溜溜的感觉了,这个家伙该不会也想有个女儿跟我吧,唔……如果有的话,只要漂亮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反正晚是属于那种来者不拒的类型,当然至于期发展……那就再议了。
“哼哼……谢放经理以前的关照……”暴力老男人哼哼了两声说道,估计以前以他的脾气在这里是没少受罪的,很可能这经理也是其中一个,不过不是太严重的一个。毕竟他一个最义愤的清洁工,想要和经理说上话都很难,人家不可能认识他,但是应得是认识又怎么样?级别差距太大,人家根本就不会理会他,所以他们之间也很难产生什么矛盾,不过人就是这样,以前希尔顿一个经理,绝对是暴力老男人这种底层生活者所仰望的对象,不过现在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一切的情况就改变了……
本来还对我恼怒万分的暴力老男人此刻已经站在那里借助我的力量开始指高气昂起来了……不过对此我早就已经想到了,毕竟我之所以让他来这里也就是有上这么一层意思。没办法,就是要他将受到的所有怨气发泄出来,这样的话他将来无论如何都不会反对我跟金慧丽在一起的,甚至还可能帮我……毕竟根据他的性格,这样的事情绝对有可能发生……要知道我这样的女婿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虽然这样的女婿女人未免多了那么一点,不过我相信同样身为男人的暴力老男人会理解我的。
“唔……清场?”暴力老男人这时候终于反映过来了,顿时惊讶的看着我,本来我已经够让他惊讶的了,但是这个时候他显然表现的更加惊讶,要知道在希尔顿的时间不短了,对于这里的情况暴力老男人自然有些了解。能够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绝对不是说清场就能够清场的。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就算能够做到也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去协商,可是这一切好像对我来说都不是轻而易举一样。这让暴力老男人对我的身份更加充满了好奇与猜测……不过任凭他怎么猜测估计也想不到冰览会吧,毕竟我虽然说过自己是华夏人,可是那些手下说的都是标准的南棒话,想要单单凭借一个国籍不猜测出来我的身份,老男人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是啊……清场了……呵呵……金老太爷您真是会开玩笑,以后我们希尔顿酒店随时欢迎您和教父的到来……这里是一张我们这里的免费钻石卡,您可以在这里享受我们最顶级的待遇,并且一切免费……”经理听了暴力老男人的话之后顿时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不过很快的就隐没消失起来,毕竟南
棒人是一个竞争大力很大的地方,在希尔顿这样的地方能够坐上经理位置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精明的跟猴一样的主,而且一个个滑的跟泥鳅一样,为人处世圆滑到了极噗……自然不会跟暴力老男人这样的家伙一个德行,片刻之后从自己口供里拿出一张银白色的卡片恭敬的送到了暴力老男人的手里。
暴力老男人听了这话之后也就喜笑颜开了,毕竟人家给了他好处,而且还是不少的好处,这让他很高兴也就不在说什么了。跟在我后便眉飞色舞的,好像真的很开心一样……哎……人啊,就是如此悲哀,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人猛然之间得到了巨大的权利就会得意的忘乎所以,而暴力老男人虽然没有权利,不过也许在他的眼里女儿跟了我,我就是他女婿了,一切事情自然要听他的,比权利还管用。当然也有不少人估计和他是一个想法……看来……有时间的话我需要找人好好敲打一下他了,了今天先把他给高高捧起,至于之后的事情,再说……反正暴力老男人别想在那里作威作福……不要指望着和我的关系能够真的无所顾忌……当然敲打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来说为时尚早。
之后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时候我们不过是跟他们说上两句话之后就进去用餐的,对于这些人按照我的个性来说根本是懒得跟他们多说什么的,毕竟他们这样的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我现有高度。他们想要和我面对面的聊上两上句……这辈子都不大可能……所以对于他们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聊上两句的冲动。
不过我不这样,并不代表别人不这样,比如金慧丽的父亲暴力老男人……正在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暴力老男人得意的声音对着那个三十多岁的猥琐中年人说道:“张科长……您还记得我吧?怎么样?没想到我现在会现在这里吧?哼哼……”
无疑暴力老男人的语气不善,而且嗓门很大,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酒店经理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笑容也坚持不住了,而另外的不少人都不自觉的向这里看来,我也皱了一下眉头……“认识……认识……当然认识,金老太爷您好……”虽然草图老男人的年纪并不算很大,只有五十岁,但是这个时候因为我的身份也有一个老太爷的身份,而且好像这个家伙很受用一样,不用片刻就已经接受了,而这边的那个三十多岁的很猥琐的中年人正一脸谦卑的对着暴力老男人恭敬的说道。
“认识我?老太爷?哈哈哈……张明焕,你小子也会认识老子?怎么当初开除我的时候没有想到我还会回来吧?你以前可不是否么叫我的,我记得你以前叫我金老头吧?哼哼,怎么现在改口了?怕了?……没想到我有一个好女儿,也有一个有本事的女婿,怎么样?你现在记不记得当初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哼哼……”暴力老男人这人时候显得有些张狂的对着面前的张科长说道,那个神色,好像天下无敌一样,张狂到了极点。
“对不起……对不起……老太爷我错了……我错了,以前乐知道所以才会那样对您,请您别放在心上……以后我绝对不敢了。您愿意打愿意骂随便您怎么都行!只是请求您的原谅。”无疑张科长不是暴力老男人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类型,他是属于那种中层的人物吧,不然也不会跟随在经理的旁边,自然而然的他也是知道冰鉴会的,同样的知道冰鉴会的厉害,自然不敢招惹,只是在那里缩着头一脸祈求的看着暴力老男人希望可以获得一线生机!
“哼……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你记得当初你是怎么对待我的?你整天骂我……你这个混蛋……”暴力老男人气呼呼的说道,说完“啪”的一巴掌打到了张科长的脸上,留下一道鲜红的五指印,在那苍白的人脸庞上显得格外显眼,不过张科长站在那里却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虽然被打得鲜血直流,可是硬是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是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请您原谅……请您原谅……”张科长不断的在那里低着头对着暴力老男人不停的鞠躬说道,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悲凉的哭腔。
“哼,你记得你以产是怎么对我的吗?现在……我要你像狂吹狗一样在这里爬上三圈,然后学狗叫,不然的话我让我女婿杀了你,不……是杀你全家……你快点!”暴力老男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脸色显得更加狰狞,兴奋之余对着面前的张科长冷哼一声说道,看起来暴力老男人是真准备玩死人了……果然……忽然间的权利让人疯狂啊……普通人是绝对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差异的。
对于暴力老男人的话我听了眉头紧锁,这个家伙说话未免太过分了,做事张狂无比,如果不给他一点敲打的话迟早会坏了我的事情,我开始有些后悔让这个家伙知道我的实力了,不过我并不后悔来到了希尔顿,最起码来到这里让他的本来面目暴露出来了一点,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一个思想准备,不然的话会很麻烦的。
要知道毕竟我和金慧丽的关系在那里放着,而暴力老男人是金慧丽的父亲,别说是其他人了,就算是鬼面也不敢违抗他的。而且我相信的是事后他们都不敢告诉我,毕竟枕边风始终是最厉害的啊。这点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话恐怕会让暴力老男人越来越过份,现在都敢这个模样,动不动叫嚣着杀人全家,以后还得了?
而且我想这个张科长固然和暴力老男人有些过节,甚至可以说很深,但是绝对没有到那种刻骨铭心的地步,不过是上级对下级的管束严厉了一点,而这个老家伙竟然要这样侮辱人,并且还在那里叫嚣着要杀人全家,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如果不给他点厉害看看,他以后估计还会上天呢,鬼才知道他给我招惹多大的麻烦。
不过对于暴力老男人的行国我也没有阻止,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他发泄完了以后,等他跟我一起出去之后,我自然会找人给人安排点颜色看看的,不然的话实在很麻烦的,我都有些头疼了。毕竟处理起他来那是麻烦的一件事情……既不能让金慧丽知道也不能给他太大的伤害,所以我需要好好的想想……
而那个可怜的张科长,无疑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没有选择的,只能屈辱的跪下了下来在地面上爬了几圈然后学起狗叫。不过眼眶中已经堆积满了屈辱的泪水,而旁边的暴力老男人则传来了一阵阵嚣张的狂笑……

第八卷 江湖风暴

第274章 我六亲不认
对于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我并没有多说,这个时候不说说话的时候,而金慧丽在旁边看的也是有些恐惧,不过碍于父亲的威严不敢多说而已,只是不自觉的用手抓住了我的袖口。
一本书上曾经这样写过,一个平凡的人如果一夜之间暴富,或者一夜之间获得了巨大的权利,那么他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变得疯狂起来,因为他不能够适应这样突然而然的变化,性格都会发生扭曲,看来金慧丽的父亲就是典型的这一种人。
我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看着事情的变化,看金慧丽的父亲也就在是那个暴力老男人在那里尽情的表演,看到他到底有多张狂,在那个张科长被他尽情的戏弄一圉之后,金慧丽的父亲哈哈大笑起来,一脚将那个张科长踹翻在地,然后嚣张的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张科!想不到吧……想不到我金勇民也有今天吧……哈哈……”
对此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些人的死活屈辱根本就不管我任务正中下怀,对此我漠不关心,我所关心的是金勇民如果这样下去的话给我带冰鉴会带来的影响,毫无疑问金勇民这样的行国,这幅神态将会我带来不小的麻烦,甚至可能无形之中给冰鉴会制造无数的敌人,这个不是我所要要的。
“伯父……走吧……我们进去吃东西。”这个时候我轻轻微笑着对着金勇民说道,这个时候毕竟是在金慧丽的面前,该尊敬的还是要尊敬的,有什么事情下来说也不晚,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情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处理,那样的话丢人的不光是他,还有金慧丽,甚至是我……
不过好在金勇民虽然张狂,但是还没张狂到我的头上,毕竟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这点他很明明白白,这个时候在我的面前犹如一只听话的小狗,听了我的话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前去,对着我一脸献媚笑容说道:“嘿嘿……是是……女婿,你说的不错……走我们不理这帮下人了,我们先进去吧。”
“下人……”多么讽刺的一个名词,曾几何时……不,不是曾几时,就在几个小时之后前不过是个下人中的下人,见到这些人虽然不说是趋炎附势,但是最少也要笑口常开……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怎么巴结人呢,可是现在竟然在这里称呼这些人为下人……看来人的变化真是很快啊……快到了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自以为对人性了解无比的我,这个时候也觉得有些看不透了。
不过虽然觉得讽刺,不过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多年的洗涤早就让我学会了虚伪的面孔,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没有多说什么就请金勇民一起走了进去,之后的事情简单了很多,自然是点上了一桌金勇民一辈子都吃不起的东西,让他们好好的吃了一顿,当然当不了两瓶极品茅台,将金勇民伺候的妥妥当当。
酒席之间金勇民对我越发的热乎,“女婿”这个词汇几乎没从他的跨里断过,而讽刺的是几个小时之前金勇还在那里叫嚣着要杀了我。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几个混蛋,你们不知道我女婿是谁吗?小心我杀了你们!!去……给我找几瓶好酒来……对了……对把那个电视上的小明星给我抓过来……我要好好玩玩……”喝醉了的金勇民此刻本性开始全部的显现出来,对着几个搀扶着他的手下大骂道,说出一些污言秽语。
不过几个手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只能无奈的站在那里,搀扶着金勇民任由他在那里大吼大叫却无可奈何,只能在那里无奈的看着我这边,对此我只是淡淡的挥手让他们将金勇民带离了这里……
而金勇忆的作为让旁边金慧丽的母亲还有金慧丽两人,脸色犹如火炭一样,低着头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无疑金慧丽的性格是柔弱的,金慧丽的母亲也是如此,真是不明白当初她是怎么会嫁给了这么一个人……暴跌狂妄,不知道天高地厚,看看金慧丽就知道她母亲当初有多漂亮,可是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个男人,真是老天无眼。
“哥哥……”片刻之后金慧丽犹如火炭的脸上露出一脸的歉意,对着我轻声喊道,没等她说话我就微笑的制止了她,对着她轻笑着说道:“没关系……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的……”
对于我的话金慧丽乖巧的点了点头,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着脑袋坐在那里。
送走了金慧丽,回到了家里没有发现韩美珠的身影,不过我对此并不担心,因为我已经安排了影还有八个冰鉴会的先天高手左右随行,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不是大宗师他们这些人都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就连血皇这样的人影都能从他的手中逃跑,别人想要留下他无疑于比登天还难,要知道如果超人特工队有这个实力的话,龙组虎组早就从这个世界的名单上被抹去了,又怎么会生存在今时今日?
而且我还给韩美珠留下一张字条,上边写了我的有些事情提前出去一趟,如果她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自己先出去,并且说了今天不会有事,所以韩美珠那边我是可以绝对放心的。
月黑风高杀人夜……天上明月当空,群星闪耀,深秋时节,凉风瑟瑟,冰冷的月光中散发着丝丝寒意,街上稀少的行人在那里形只影单的快步走过,微风吹过往往伴随着几片枯萎的黄叶,让人感觉格外的冰冷。
而这个时候在一座废旧的仓库里,几个人正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对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一阵暴打,将他打得面目全非,一个劲的在那里求饶,而这个老男人不是别人,仔细一看正是金慧丽的父亲金勇民……
本来在酒店熟睡的金勇民再次醒来的时候忆是晚上了,这个时候月上枝头,显然已经是深夜时分,金勇民吧咂了一下嘴巴,在那里睡得正香,睡梦之中在那里幻想着自己和一个顶级美女正脱逃了衣服在那里嘿咻……时不时的也会清醒一下,无意识幻想一下自己醒来之后应该去做些什么,是去打一个美女上,还是从街边抓一个来……又或者干脆把张科长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儿上了,想来他也不敢有什么不满,谁让自己的女婿那么厉害呢。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不过教父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叫的,最起码,最起码他掌管着某一个国家黑道最大的势力……每个国家最强的人或者是实力得到黑道中人公认的人才能够称之为教父
……一般人想都不要想……所以自己做起事情来自然不需要什么顾及……
本来当初对于自己生了一女儿而不是一个儿子金勇民是很不满的,不过个时候金勇民不禁感觉当初自己简直是太明智了,明智的有些过头了,竟然会选择生出金慧丽这么一个女儿,所以现在自己简直是衣食无忧,高高在上……想到这里金勇民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睡梦中的他嘿嘿笑了起来。
忽然金勇民耳边传来,哗啦的一声水声,瞬间金勇民全身上下被人浇了一个通透,冰冷的感觉让金勇民瞬间清醒,现在忆经是深秋时节,冰冷的一盆水浇在人身上,这种感觉可想而知。
金勇民几乎是在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瞬间就坐了起来,不过出现在他面前不再是希尔顿那富丽堂皇的房间,也是他幻想中的成群的美女或者是张科长的那个小女儿,而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一个个正在那里面目狰狞的看着他。
“你……你们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金勇民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帮大汉几乎傻掉了,看了看自己四周自己已经不是在那柔软的床上,而是在一个幽暗的仓库里,坐在冰冷的地面之上。
“嘿嘿……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来教训你的人,有人让我们给你一点教训……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自然是我们抓来的……”领头的一个大汉露出了一丝残忍而狰狞的笑容对着面前的金勇民说道,说完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好像忍不住要立刻上来对着金勇民暴打一顿一样。
“你……你们别乱来,我女婿是教父……你坐冷板凳敢乱来的放,他一定会杀你们全家的……”金勇民见到这样的情况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对着面前的那帮狰狞的大汉惊恐的叫道。
“教父?呵呵,我们自然知道那女婿是教父……而且还是亚洲最大的黑帮冰鉴会的教父,手下有五六十万人,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们照样可以教训你,因为让我们出手的那个人是不会怕你的女婿的……”这个时候领头的大汉冷笑一声对着金勇民说道,说完对着自己身边的手下们喊道:“上,给我揍他。”
说完一帮人就冲了过去对头着金勇民一阵暴打,出现了开始时候的场面,金勇民足足被打了四五分钟,那帮人才算是罢手,将鼻青脸肿的金勇民架了起来,然后领头的大汉冷笑一声说道:“把他带走……”
打完之后,将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金勇民拖了出去,而这个时候仓库的外边已经占满了人,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有几十人,周围已经停放了不少的高档轿车,而人群中央的益一个年累人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宽大的红木椅子之上,上边放着黄色的软垫,看上去非常的合适,此刻的他正面容冷竣的看着仓库的门口,而我的后面一个看似平凡的中年人,正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直勾勾的看着仓库的方向,不过身子微微向前倾斜,那副模样好像是随时准备听年轻人的吩咐一样。
而这个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和鬼面两人,背后的自然是我冰鉴会的手下,说实话,本来我是不想这么做的,不过可惜的是金勇民这个家伙不知道好歹,已经彻底激怒了我,自然要给他一点教训,不然的话我迟早要坏我的大事。
“女婿……女婿……是我哦啊……我是慧丽的父亲啊……快一救我……快来救我……”这个时候被架出来的金勇民本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精神涣散了,不地寖他来的时候看到坐在那里的我之后,立刻来了精神头,对着我大叫道,好让我快去救他。
对此我只是挥挥手,几个手下立刻跑过去接过了金勇民,而打金勇民的那几个手下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些人都冰鉴会的人,做了这个事情自然不能留在这里了,虽然金勇民以后都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找他们的麻烦,不过还在这里多少有些麻烦,保不住因为什么原因走漏了消息,传到金慧丽的耳朵中那就有些不美了。
所以在他们做完这个事情之后我就安排他们离开工,此时此记得也就是今天晚上,他们就会乘坐直达洛杉矶的飞机,离开这里飞往远方的美国,在那里冰鉴会的美国分部将公接纳他们,他佯装我成为我们冰鉴会以后开辟美洲地盘的先锋。
一个手下从旁边的一帮人手中接过了金勇民,然后任由那几个人离开,这个时候金勇民怒气冲冲的“啪”的给了一个手下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对着他们怒骂道:“你们是瞎了吗?竟然看着那些人离开,你们难道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吗?你们还不去把们给干掉,如果他们跑了我就让我女婿干掉你们。”
无疑被打的那个小弟一脸委屈,甚至连愤怒的眼神都不敢有,毕竟金勇民和我的关系在那里放着,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乱来的,只能在被打了一巴掌之后忍气吞声起来,而坐在那里的我眉头更加紧锁了,看来这次不给金勇民一个深刻的教训是不行了。
金勇民见到那些小弟不动,虽然打了几巴掌,不过他毕竟是受伤在先,没有什么力气打了那个小弟几巴掌之后就不再打了,在那个小弟的搀扶下来到我的面前,然后开始嗷嗷大哭起来对着我说:“女婿啊,你看看这些人,看着我被人打成这样他们都不管,这分明是和那些人串通的,你可要给我做主职。”
看到他这个模样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媸,一脚将哭喊首走我的面前的金勇民踹倒在地,之后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在金勇民不可相信的眼神之下对着旁边的小弟骂道:“你是白痴吗?他刚才打了你,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我……”那个小弟犹豫的看了一眼金勇民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哼,怎么?你是不是害怕?害怕他和我有关系,害怕他将来找你麻烦?”我冷哼一声,对着面前的小弟说道。
那小弟虽然唯唯诺诺的敢吭声,不过他的表情已经明确的回答了我,他确实是如我所想的那般,不过是害怕金勇报复不敢吭声而已。
“哼……怕什么?你是我冰鉴会的人吗?是我冰鉴会的人就不应该害怕……告诉你,冰鉴会的当家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我没有点头,谁都别想动你一根汗毛,别说他只是我女朋友的父亲,就是我亲叔叔你也照样给我打回来,冰鉴会的人,人家打你一下,你打他十下,人家打你十下,你还他一刀,人家给你一刀你杀他全家……现在给我砍掉他一根手指……”我恶狠狠地对着面前的小弟说道,无疑我的话让那个小弟立刻眼中出现了泪光,充满了崇敬,旁边的几十人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却也眼中露出了明显的崇拜的光芒,那种光芒我是不会看错的。
其实,我这绝对不是作秀,只不过是要给金勇民一点颜色看看而已,毕竟这个家伙嚣张的太厉害了。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这个模样,如果任由他发展下去的话那还得了?自然而然的我要给他一点教训,不然的话他就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别……别……女婿……女婿……我可是你慧丽的父亲啊,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金勇民听了这话之后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对着我惊恐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对着我不住的祈求。
“我就是因为你是慧丽的父亲才没有杀你,不然的话你早就死了。告诉你,现在别跟我套交情,我是六亲不认的……你说再多也没有用,实话告诉你,今天打你的人也是我找的,不然的话你以为他们能够从那么多人中间抓你出来吗?就算他们能,他们敢抓吗?而且我的敌人会愚蠢到要抓你要挟我?哼哼……我看真是一个白痴……”我淡淡的说道,看着金勇民的眼神中充满了厌恶的神色,对此我毫不隐藏。
“你……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是金慧丽的父亲,我是她父亲,你这样做她不是会原谅你的。”金勇民惊恐的哭喊着对我说道。看来到现在他还是冥顽不灵,竟然妄图以这个要挟我,说实话如果他真的敢对金慧丽说出一个字的话,我绝对有一百种以上的方法,可以让他从人间蒸发。

第275章 黑社会大姐韩美珠
对于金勇民的威胁我置若罔闻,只是淡淡的对着自己身边站立的手下说道:“砍”
手下听了我的话之后也就不再犹豫,从怀里抄出一把匕首对准了金勇民的左手立刻毫不犹豫的一刀斩下。
“啊……”金勇民凄惨的叫声在片刻之后传来,疼痛的哭喊之声显得狰狞无比,人说十指连心,这样一刀下去是个铁人也会疼,不要说金勇民这个暴躁的软蛋了,我想他除了在家里对老婆孩子凶之后,简直是一无是处。
鲜红的血液从金勇民左手被截断的部位流淌了出来,不……不是流淌或者用喷涌而出来说更加合适,金勇民的血简直是喷出来的,几个手下立刻跑过去给抱着自己手指哭喊的金勇民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毕竟我是给他一点教训,而不是要他死,所以这些已经足够了,而金勇民的小手指落在了地面之上看起来已经了无生机,金勇民从此变成了一个南*棒版的九指神丐……不过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经过了这次的教训之后会不会有所长进,如果还是这个模样的话,那么我只能在心中对金慧丽说一声抱歉了。
当然……只是在心中……因为金慧丽永远也不会知道是我将他永远的从地球上抹杀掉了……
看着面前已经脸色雪白的金勇民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了起业,淡淡的对着金勇民说道:“今天的事情如果让我知道你说出去的话,那么我保证下次你将永远的从地球上消失,还有……以后你最安分一点,不要打着我旗号到处找麻烦,不然的话……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记住,你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给你的……是我高兴,我不给你的,你不能多说一个字……而且永远不要去想,不然的话,你弄不好就会人头落地。”
说完不等金勇民说话就离开了这里,一分钟之后所有的手下都已经离开,只留下四五个照看金勇民送他去医院……我想至于怎么说他一定会一个完美的谎言的。
“哥哥……你今天跑去哪里了?可恶,竟然抛下我自己离开这里整整一天,你昨天不是还在那里说最近很危险吗?可是今天你竟然消失了,老实说,你今天去哪了?跟哪个女人在一起?”我刚走进了屋子坐了下来打开电视的时候,韩美珠就从后面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脖子对着我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道。
“这个啊……没有什么……我只是去处理一点帮会的事情而已。”我淡淡的说道,
“哇……帮会的事情?哥哥你怎么不带我一起去!!明知道我最好奇这个了,一定很帅吧?可是你竟然抛弃了我,气死我了。”韩美珠听了这话大大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好奇,从后便翻了过来,坐在我面前气呼呼的对着我说道。
此刻的韩美珠一袭简单的黑色蕾丝三点式,坐在那里将自己完美的身材暴露在我的面前任凭我的欣赏,看上去情感撩人,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怎么想的,反正现在,在家里的时候特别是在我的面前,她是毫不避讳,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衣服越穿越少,我感觉如果我多说一句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在家中裸奔……虽然我有这样的冲动,不地过想到韩美珠那让人减产的结婚格言我主打消了这个念头,无疑我这样做了的话绝对不是得不偿失,弄不好家里哪个我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又放了针孔摄像头,我可不想成为AV明星……
“这个啊……以后我有机会带你去好了……”多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韩美珠那性感撩人的身体,紧紧的盯着电视对着韩美珠敷衍的说道。
“这个……美珠啊……要不这样,我明天调集给你一百个小弟上让你带着他们去玩好不好?以后他们就是你的手下了?这样总行了吧。”我巧妙的挣脱了韩美珠的肩膀对面前的她无奈的说道。没办法,我都感觉我欲火沸腾了,如果不想办法摆平这个丫头指不定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哇……真的啊?!哈哈……我就知道哥哥你最好了!!来亲一个!!”韩美珠听了这话之后立刻跳了起来对着我兴奋的说道,说完在我的脸颊之上来了一个吻,鲜红的唇印,出现在我的脸颊上,看起来十分好笑。
以于韩美珠我是实实在在的无奈,没有办法,只能找了一个理由对着韩美珠说道:“美珠啊,我忙了一天也累了,你就自己在这里看电视吧,我进去休息了。”
说完就准备离开这里,说实话我哪是累。虽然我不能不吃不喝,不能永远睡觉,不过最起码坚持个三五天不是问题,今天说白了就是享受了一天能累吗?只不过是受不了美珠的无尽挑逗准备找个理由进房间,然后出去找金慧丽,或者随便找几个美女温存温存,发泄一下欲火而已……
不过……显然韩美珠没有打算让我离开这里,这个时候韩美珠站了起来对着我叫道:“等等……”
“怎么?美珠还有什么事情吗?”虽然我不愿意,但是却没有别的办法,要知道如果我今天不理她直接进去的话,她绝对会跟我闹个没完没了的。所以我只能无奈的站在那里,转过身子来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
“哥哥……你虽然答应了给我一百个手下,可是也只是补偿你今天不带我去看帮会的事情而已,不过你无缘无帮的丢下我,这件事情可没有这么容易就算了。”朝美珠的小脸之上带着无尽的笑意对着我说道,说完还一副不给我个解释不行的模样,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于韩美珠我异常的无奈,只能这样说道。
“嘻嘻……哥哥,最好了……那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好了。”韩美珠听了这话之后兴奋的对着我说道,说完之后一蹐一跳的来到了我的身边对着我兴奋的说道,说完还一脸幸福的看向天空,好像已经在幻想明天的事情了。
“逛街。”无疑是我最讨厌的一个名词,无聊的女人总是喜欢逛街,而且她们逛街并不一要买东西只是无聊在在那里走来走去,对于这件事情我是最反感不过的,在我看来,如果想要衣服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直接去找那几个国际知名设计师就好了,他们的作品绝对比那个百货公司里的东西要好,而且就算不想去的话,也可以花钱买下两个超级市场,何必在那里逛来逛去的……想想就让人头疼,不过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我知道我不答应的话韩美珠肯定是和我没完没了的,生活了一个月对于韩美珠的性格我简直是太了解了。
“怎么,愁眉苦脸的不愿意吗?”看到我的表情美珠美轮美奂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不过在我听来确是恶魔的呼唤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之后我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没……没有,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嘻嘻……那就好了,对了还有我的一百个手下你记住啊。我们明天见。”韩美珠听了这话之后立刻脸上笑容更加甜蜜的对着我说道,说完一蹦一跳的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的一大早我家的楼下已站满了人,大概百来人,答应别人的事情自然要做到。现在这百来个冰鉴会的精锐已经不是我的手下了,现在他们的老在是韩美珠,当然只是暂时的,或者说……韩美珠现在已经是我的手下了,某种意义上说是韩美珠也算是我冰鉴会的一个小头目了,当然这个头目的特权稍微大了那么一点。
看着站在门口那百来个笔直的手十,还有十几辆豪华轿车,我无奈的苦笑一下,某种预感告诉我今天肯定不会很平静。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的预感可是很准确的。一百个手下笔直的站在那里,黑西服黑墨镜黑皮鞋,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黑衣人,只不过胸口的位置带着一朵白色的莲花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哇……哥哥,这些就是你送给我的手下啊?恩思……看起来真是不错……”韩美珠这个时候在我之后走下了楼,看到那些个手下们立刻兴奋的对着我叫道,然后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拖着下巴站在那里,看着那些个手下开始吧咂了一下嘴巴评价道。
“好了,你们快点来拜见老大我吧……哈哈哈……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大了。记住要叫我大姐,听到没有?”韩美珠这个时候哈哈大笑起来对着面前的一帮手下说道,不过可惜的是那些手下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在没有接到我的命令前这些手下是不会有任何的动作的,看到这样的情况本来韩美珠兴奋的小脸垮了下来,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怎么?你们没有听到吗?快点拜见大姐,这们韩美珠小姐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大了,你们什么事情都要听她的知道了吗?”这个时候看了韩美珠那幽怨的表情我清了清嗓子之后对着那些个手下大声说道。
“大姐。”一帮和下得到了我的命令之后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站在那里整齐的鞠躬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行礼说道,这些不愧是我冰鉴会的精英临危不乱,好样的。
也许会有人问,这个时候有什么危险?汗……在我看来韩美珠比青帮的十万人马都恐怖。这样的人还不算危险?十万比一百他们自然可以称得上临危不乱了,当然现在有这个想法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好了……小弟们走了。我们去逛街,跟大姐我一起走!!显然韩美珠对于这些手下的表现是十分满意的,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立刻大大咧咧的说道,说完拉着我的手臂走到了中间一辆加长的林肯之上,然后车队在韩美珠的命令之下缓缓的开动离开了这里,向我的目标之处而去。
无疑我们这只车队成为了所有人注意的焦点,走在告状时不时的都有人回头看看,尽管这段时间来这只车队已经在汉城游荡了不止一次,不过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毕竟这样的情况可不是谁都能够见到的。
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了繁华的街道之后我们一帮人来到了汉城中央贸易区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在那里停了下来,这家百货公司,看上去很气派,占地面积很大,高达三十三层高楼,里边可以说所有想要的东西都应该有尽有,只要你有钱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
一帮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百多人看上去十分壮观,周围涌动的人群看到了这边的场景都愣住了。不过在那些手下冰冷的眼神之下自觉的离开了这里。他们可不想在这里找麻烦,聪明一点的人或者见过市面的人都眼尖的发现了我们这边一帮手下胸口缀着的一朵白莲煞费苦心,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让我们走进去,毕竟冰鉴会虽然在南*棒不是一手遮天,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黑帮。更何况背景巨大,是人都知道冰鉴会是一个国际黑帮势力庞大,在亚洲冰鉴会的名气并不比山中组要不。这个时候他们自然而然的让开了条道路,毕竟黑社会在普通人眼中永远是穷凶极恶的,哪怕是名声再好的黑社会也难免不会让人产生恐惧。
不地对于这些事情韩美珠却毫无自觉可言,平时的聪明头脱离危险没有了,又恢复了神经大条的模样,这个时候一脸笑容的拉着我手臂,带着一百多个手下走了进去,看上阖那模样还真有点黑社会的大姐大的做派。
旁边的一帮人在看到我们之后都立刻离开了这里,虽然人很,不过还是自觉的所有人都给我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嘻嘻……哥哥……看我威风吧,那些人都很害怕我……”韩美珠兴奋的拉着我的手臂对着我说道。看起来她不但没有因此而反感反而觉得很好玩,不过想想韩美珠的为人也就释然了,典型的没心没肺的人你不要指望她会理解你。
“恩……是啊……”看了看那些人,他们怕得哪是韩美珠,看看韩美珠的形象,一条牛仔裢,一袭白色的上衣,飘散的长发,加上美但略显稚嫩的脸庞,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小学生妹,谁会怕她?他们怕得不过是我们身后的那百来个膀大腰圆的大汉而已,当然也有人把目光看向了我,摆明了现在我成了韩美珠胡闹的替罪羊。
“嘻嘻,我就知道我厉害。”韩美珠笑眯眯的说道。说完拉着我的手臂走了进去。而我们刚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百货公司的门口已尼聚集了几十个保安人员,这个时候这些人一个个紧张的看着门口的我们,好像生怕我们是来砸场子的一样。
“对不起,小姐,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个时候一个保安经理模样的大汉走了出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对着走在最前面的韩美珠略显恭敬的说道。不过更多的则是一丝警惕。毕竟我们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来路不善。这个大汉虽然穿着西装但是也可以看到一丝军人的气息,显然他敏感地发现了我身后手下身在上那一丝杀气。
“笨蛋,当然是买东西的,不然我们来干什么?”这个时候韩美珠毫不客气的对着面前的大汉说道,一点也不给对方面子,毕竟韩美珠主浊这样的人,谁也没有办法。有时候确实有些刁蛮,不过只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而已,本性来说并不坏。
而周围的保安这个时候也越来越多,要知道这样的百货公司保安至少有两三百人,打起来也不怕我们,当然只是他们这样觉得而已。
“买东西?买东西能要这么多人吗?小姐确定你不是来找麻烦的吗?如果你是买东西的话我们欢迎之至,不过希望你的那些手下在外边等一会,等到你出来为止,毕竟你们这些人一起进去会引起恐慌的,就算没有一定对我们的生意有所影响。如果是找麻烦的话,哼哼……我们也不怕你们……”这个时候那个大汉对着韩美珠不失恭敬的说道,不过说道后来的时候就有些威胁的味道了。
“哼!本小姐就是要带手下进去,你们能怎么样?”韩美珠气呼呼的说道,毕竟她是属于那种极度情绪化的人,这个时候如果对方好言好语的说的话,我相信韩美珠也是能够理解的,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说那她就不会客气了,她脾气也跟着上来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只能不客气了……”那大汉显然没有被韩美珠的美貌所迷惑,这个时候淡淡的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