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丑风流记43

(四十三)漂流
? ? 两人上过床后,关系更为密切。小聪像一个新娘子,羞涩与甜蜜,胆怯与快活,担心与渴望等情绪并存,真是百感交集。她对大丑关心体贴,百依百顺,令大丑感觉美上了天。最得意的是,所有的美女一时间都无影无踪,眼前只剩一个小聪了。
? ? 因为小聪是床上新手,不可能令大丑心满意足。但他能理解她,从不埋怨,事事为她着想。小聪当然也很清楚,为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暗暗庆幸。只是她也知道,彼此只是露水姻缘罢了。到头一场空,除非自己……可她能那么做吗?
? ? 按照大丑的意思,他不去上班,只在家里陪着美人,那才叫美呢。小聪当然不许他因色误事,把他硬推出门。大丑没法,上班去吧。
? ? 在服装城里,每天他照例能见到春涵。这大美人对他算不错了,不但在那里对他嘘寒问暖、关心身体,而且有时还“回家”看他,感动得大丑的眼睛经常湿润。他明知道这种关心,与男女之情无关,还是为之动容。没人时,总会本能的胡思乱想,心摇神驰,坠入一个自编的绮丽的梦里。
? ? 这天,小聪扑入大丑的怀里,说让大丑领她漂流去。她长这么大,漂流的故事听得耳朵都长茧了,但没有亲自尝过那滋味儿。大丑望一眼她温柔的眼睛,漂亮的微红的脸蛋,心一动,狠狠地亲了个嘴儿。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要去玩,但他不会拒绝。她是自己的娇妻,即使她要天上的星星,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摘。
? ? 两人说好。大丑跟单位请了假,便携手出发。他没有邀请任何人,只跟春涵打过招唿。他想跟小聪享受二人世界,不喜欢旁边亮盏灯泡。
? ? 漂流的地点在丹清河林场,属依兰境内。依兰,是一座古城。旧称五国城,以前是满族人的聚居地。清朝皇帝的祖先曾在这里生活过。据说,干隆便到这里寻过根。
? ? 当然,令这座小城名扬全国的,是因为宋徽宗。北宋被金所灭,徽钦二帝被捕。二帝与其他数千人,千里迢迢的,被金人像赶牛马一样,赶到黑龙江来。二帝囚在依兰,开始耻辱的囚徒生涯,日夕以泪洗面,苦盼老天睁眼,有朝一日能重返中原,落叶归根。可惜的是,到最后,只有魂魄返回而已。
? ? 大丑与小聪坐了四个小时的车,到达依兰。两人沿通江路向前,来到一座碑前,大丑便讲起那段汉人皇帝的耻辱史来。小聪是有知识的,熟悉那个事件,见大丑讲述时,充满对皇帝的嘲笑与鄙视,便笑问:“牛大哥,还没问过你,你是哪个民族人呢?”
? ? 大丑拉着她的小手,轻声问:“你呢?”
? ? 小聪说:“我当然是大汉子孙了。”随便美目一望大丑。
? ? 大丑嘿嘿笑着,摸摸头道:“不满你说,我不是汉人,我是满人。”
? ? 小聪一听,睁大眼睛,叹道:“想不到我唐小聪竟会失身给鞑子,真是命苦呀。”大丑瞅瞅她认真的样子,呵呵的笑了,笑得很傻气。小聪一见,也笑了起来,笑得像花一样美。
? ? 两人坐船过江,又上客车,好不容易到了漂流的始发站。大丑一打量周围,暗暗赞叹。这里是山区,山是那么高,树是那么密,那么绿,空气无比清新,像经过净化一般,全无尘世的嘈杂、喧嚷、浮尘,倒像世外桃源。小聪夸道:“这地方真好,在这儿住准能长寿。”
? ? 大丑笑道:“今晚咱们就住在这里吧。”
? ? 在巴兰河南岸,在一片绿色当中,有几座木屋,其造型如童话中的建筑。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都在这里集合,在这里下水。
? ? 大丑与小聪要了一只橡皮艇,换好衣服,两人便下水了。大丑着一条泳裤,胯下顶起鼓鼓的一包。小聪见了,红着脸,捂着嘴儿笑。她一笑,大丑还故意向她挺起那地方。小聪转脸不看他,但美目的余光还在他身上呢。
? ? 大丑也在贪看小聪。小聪穿着传统泳装,只露四肢。尽管如此,少女的美好身材也尽露在外。大丑盯住小聪修长的美腿,微隆的胸部,以及圆熘熘的屁股,大占视觉上的便宜。小聪撇嘴儿道:“你再这么色地看我,我可不理你了。”
? ? 大丑立刻很君子地把目光移开。他问小聪:“为什么不穿三点式呢?那样你会更美。”
? ? 小聪直摇头,啐道:“那是什么衣服呀。跟没穿一样。你愿意自己的老婆光光的给别人看吗?”
? ? 大丑坚决表示:“咱家的东西,不能让别人占便宜。”
? ? 两人上艇。每人手里各持一桨。小聪不会水,大丑让她坐船头,自己在后照应她。如果有什么事,自己会迅速地入水救人。
? ? 大丑的水性不错,在家乡时,他从松花江南岸,一口气游到北岸不成问题。
? ? 这么多年,也没搁下。只是到哈尔滨后,自己没再到江里游过。感觉技痒时,便找时间去游泳馆玩会儿。在大丑看来,那里实在不如江里游着过瘾。在江中,在阳光里,在蓝天白云下,自己抖擞精神,分水向前,有一种搏击风浪的快感,及征服大自然的骄傲感。
? ? 小艇晃动,顺流而下。两岸风景葱笼,林青欲滴。
? ? 小聪回眸笑道:“牛大哥,你看这水儿好清呀。”大丑一低头,可不是嘛,水就在眼下,伸手可掬。这水快像玻璃了,一眼便能瞧见河中的水草,大大小小的石头。细看,偶尔还有灵活的游鱼从眼前闪过呢。大丑看准一条小鱼,忽然出手,那鱼便听话地到了手中。
? ? 大丑眯着眼笑道:“小聪妹妹,这鱼送你吧。”
? ? 小聪接在手里,脸上充满爱光,说道:“这小鱼一定是出来找父母的。还是放了它,让它跟家人团圆吧。”说着,慢慢地小心地放回水中,好像放快了,会让鱼疼的。
? ? 大丑看了不停地笑,说道:“宝贝儿呀,你有菩萨心肠,一定会有好报的。
? ? 老天爷保佑你以后多生几个儿子。”
? ? 小聪对他一笑,说道:“我多生儿子,怕你养不起呀。”
? ? 正说话呢,小艇一转弯,来到一处急流,小聪不由地向后倒去。大丑急忙伸手扶背。待险情一过,一只手便绕到前边,在她乳房上摸一把,夸道:“好软的喳喳。”
? ? 小聪惊魂一定,忙推开魔手,嗔道:“别动手动脚的。当心给别人看见。”
? ? 说着,瞅瞅周围。
? ? 大丑说:“你看前边,石头好多呢。”
? ? 小艇在不太宽的河流里,晃晃悠悠地前进。大丑集中精神,不敢大意。这一段里,果然石头很多,好几回都向大石头撞去,大丑反应很快,总在关键时,以桨撑石,化险为夷。好几回都吓得小聪心惊肉跳,直捂脑袋。
? ? 到了平静水域,两人心情一松。又说起情话来。这条河弯弯曲曲的,时常要拐弯。两人正说得高兴,前边又是一个弯。过了弯,没走多远,前边的狭窄处,旁边几块巨石。石上站有数人,都高声喊着,手中各持家伙事儿。有的是盆,有的是瓢,一个个嘻皮笑脸,一副兴灾乐祸的模样。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呢?大丑不明白。
? ? 在大丑前边不远,有几条艇通过大石。那些人大叫一声,盆瓢齐动,白水扬起,无数水箭纷纷飞来,飞向艇上人。艇上人全力反击,无奈地形不利,武器不行,通过者被浇得落汤鸡似的。那帮人见了,哈哈大笑。笑声响亮,响入云宵。
? ? 大丑这才明白这帮人是干什么的,原来是一伙“强人”,专门是扬水的,以这种方式与他人交流。想到自己与小美人也要受苦,大丑真想靠岸。
? ? 大丑问小聪:“你怕不怕?”
? ? 小聪回头,握住大丑的手,笑道:“老公在这儿,我有什么好怕的。”
? ? 大丑点点头,笑道:“咱们夫妻同甘共苦吧。”
? ? 很快,小艇也到了“倒楣”地带,那些男人见到小聪,口哨声迭起。有的叫道:“好俊的小妞。来吧,大家加把劲,把她变成美人鱼吧。”接着,万“箭”
? ? 齐发。噼头盖脸而来。大丑见此,让小聪反身抱住自己,把脸藏入自己怀里。而自己双手持桨,勐力划水。没等那帮人过瘾呢,小艇已快速突围。
? ? 一到安全界,小聪抬起头来欢唿,在大丑的脸上亲一口,以示奖励。大丑摸摸她的脸,见她的头上全是水,说道:“小聪呀,找个地方擦擦吧。一会儿再赶路。”小聪欣然同意。
? ? 两人把艇拉上北岸。大丑在一块石头上铺好浴巾。让小聪躺上去,然后拿一条手巾给她擦身。小聪幸福地合上眼,享受着男人的服务。大丑擦完头颈,手巾落在小聪的酥胸上,先是只抹水珠,后来对着那起伏的曲缐发呆,不知不觉地用手巾揉了起来。他的双眼燃起欲望,目光在小聪的全身舔了起来。他胯下的东西不听话地胀大,要吶喊似的。
? ? 大丑向来不压抑自己的欲望,见周围没人,便放下手巾,趴在小聪的身上,用下身拱着小聪的秘处,并在她耳边低语:“宝贝儿,我想操你。好想好想。”
? ? 小聪喘息着,柔声道:“牛大哥呀,别在这里,这里随时有人的,换个地方吧。换个地方,我让你……”小聪说不下去了。
? ? 大丑抬头望望跟前的树林,有了主意。抱起小聪,拿着浴巾,以最快速度,钻进密林。这时候的他,也不管自己的小艇等物会不会丢了,一切都得让位于欲望,欲望第一。
? ? 进入林子,找块平整的地方,铺好浴巾,把小聪剥成大白羊,放在上边。小聪伸手挡着上下身,笑骂道:“真是个大色狼,昨晚才干过,现在又要了,真受不了你呀。”
? ? 大丑脱掉裤衩,挺着大肉棒,奔小聪而来。小聪看一眼那根黑乎乎硬邦邦的家伙,叫道:“好难看呀。”
? ? 大丑厚着脸皮笑道:“别看难看,很有用的。一会准叫你喊亲爱的老公。”
? ? 小聪说:“我才不呢。”神情是紧张的,也有点兴奋。
? ? 大丑趴在小聪的玉体上,亲吻着粉脸,两手乱摸。一探她胯下,已经在流水了。大丑笑了,问道:“宝贝儿,你什么时候流的,我怎么不知道。”小聪不好意思,勾他脖子,以樱唇堵其嘴,免得他胡说八道,令她难堪。
? ? 大丑的手在小聪的光滑的肉体上散步。手感真好,皮肤弹性极佳,到底是少女,真是不一样。当来到屁股上时,大丑兴致勃勃地抓着嫩肉,一揉一搓的,感受着青春少女的魅力。
? ? 那条大肉棒是不安分的,早想入洞洗澡了。大丑也不再委屈它,挥动家伙向洞口进军。龟头一探一探的,想一杆进洞。小聪偏不让它得逞,故意扭动细腰,摆动屁股,跟它作对。
? ? 大丑有招,伸手过去,两手各玩一个乳房,时轻时重,时压时捏,更不放松对奶头的攻击。并且,大丑还含着小聪的香舌,很缠绵地啯着、吸着、舔着,搞得小聪全身发热,快感如潮,竟动情起来,主动用肉洞去套龟头。“唧”一声,大棒进穴,接着便尽根而入,胀得小穴鼓鼓的。小聪很舒服地哼了一声。
? ? 大丑放开嘴,问道:“宝贝儿,好受吗?”小聪眯着眼,红着脸点点头,鼻子娇喘着。大丑笑道:“小聪,让我好好地爱你吧。”说着,挺起肉棒,又快又重地干起来。两片花瓣吐吐缩缩,套弄着这根大怪物。流水涓涓,越来越多,丛林尽湿,菊穴生光,还在浴巾上留下斑斑的爱的痕迹。那种缠绵之情,是辣入骨髓的深刻,纵喝忘情水也不可忘。
? ? 这时的大丑,尽显英雄本色,动作麻利,技术老练。他的表现之佳,不输于任何一个男子汉。跟挨打时,被逼床下时,判若两人。他将一只手放在小聪的屁股下,将其双腿扛上肩,肉棒像一只铁马,勇敢地冲锋着、征伐着,那种雄风,那种威风,比得上赵子龙大战长坂坡时的风采。
? ? 一个三十岁的壮汉,压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美人身上,用自己的利器大刀阔斧地操着,操得小妹妹俏脸泛春,美目含情,口鼻哼叫着,娇躯震撼,奶子狂摆着。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兴起自豪感来,征服美女的快乐是不可言表的。
? ? “老公,我爱你,我爱死你了。我永远让你操。操吧,操死小聪吧。”小聪在兴奋时也说出大丑爱听的话来。
? ? 大丑更是激动,全力插穴。才一百多下,小聪便流出高潮的淫水来。暖水浇着龟头,舒服之极。乐得大丑大叫一声:“宝贝儿,你真可爱。我愿意一辈子操你。你让我操吗?”放下小聪的腿来。
? ? 小聪说:“我让,我让你操。只要你喜欢就好。”乐得大丑在她嘴上直亲。
? ? 休息一会后,他一翻身,让小聪趴在自己身上,那根肉棒还插在小聪的肉洞里。里边又紧又暖,肉棒如泡温泉。大丑轻轻地向上挺着,小穴便发出滋滋声。
? ? 大丑问:“宝贝儿,还要不要了?”
? ? 小聪用美目一扫他,有点嗲声地说:“一切都随你了。老公,我听你的。”
? ? 这声音听得大丑全身爽快,他说道:“小聪呀,我真喜欢你叫我老公,真像我老婆。小雅也这样叫我的。”
? ? 小聪不无酸气地问:“你有没有干过小雅呀?”大丑笑而不答。
? ? 小聪说:“你也不用说谎。那天晚上,小雅是和你睡在一块儿。我知道的。
? ? 我看她早上从你房里出来,脸色好极了。你们一定干过了。”
? ? 大丑辩解说:“现在谈对像的,在一起干过的多的是,也不稀奇呀。”
? ? 小聪说:“你都有女朋友了,就不该勾引我的。你把我拿下了,以后,我可怎么嫁人呢?”
? ? 大丑说:“你就嫁我吧。我要你,一辈子不分离。”
? ? “那她呢?”
? ? “让她当小老婆吧。”
? ? 小聪笑了,说道:“我是大的,她是小老婆。”说着,用力地套肉棒。大丑配合着,一挺一挺的。当小聪直起身来,大丑便见肉棒在红嘟嘟的小洞里进出,还有晶莹的泉水渗出来。
? ? 大丑说:“小聪妹妹,咱们玩点花样吧。”
? ? 小聪说:“怎么玩呢?我不会的。”
? ? 大丑与小聪站起来,找一棵光熘点的树。大丑令小聪背靠着树,自己对面站立,左手将其右腿拎起来,肉棒摇头晃脑的,总算有准,很轻松地插入毛茸茸的小洞。大丑一边插着,一边看小聪的反应。小聪动情了,双手勾住大丑的脖子,把小嘴儿凑上来,任君品尝。大丑心情极好,上边与下边同时占尽小聪的便宜,閑着的那只手不时摸摸小聪的奶子,以便助兴。
? ? 在这片树林里,阳光只把少许淡淡的影儿射在地上,而林中人只能见到一块块小小的蓝天。他们此时无心赏景,因为他们正在制造人间最好的风景。他们与大自然合为一体,他们在大自然中,尽情地挥洒着激情、热情、春情,并把原始的音乐送出好远。他们已经忘了别人是否注意的问题。他们只求在这种极乐中,人生得到升华。
? ? 最后,大丑把子弹都射进小聪的花心里。他不怕她怀孕,如果真有了,他一定会养下来的。现在的大丑,喜欢当父亲,不管这父亲之名是否光彩。
? ? 两人快活够了,才穿衣上艇,继续赶路。也许后边的节目更精彩。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