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有千千劫

「吱嘎,吱嘎」,京城衛府大宅的角落里,一間小屋內傳出陣陣織布機的聲
音。月娘的全部精力,都在眼前的這台織布機上。她正在爲夫人趕制一匹繡錦,用來鋪就夫人的高床軟榻。她生怕織錯了一行,這匹錦緞就會廢掉,之前的功夫也就白白浪費了。月娘的手藝,是衛府所有織娘內最高明的。經她的巧手織出的錦緞,鳳可飛天,魚可入水。一切都那麽精巧而栩栩如生。而她的手,一如她的手藝。潔白纖長,柔若無骨。如果不是她的出身低微,任誰也看不出,她只是衛府的一個紡織娘。那雙手雖然每日里都在紡織裁繡,卻依然細膩柔軟,不像是雙下人的手。而她的人,也正如她的名字。比起天上的明月,她的眼睛更有光華,她的微笑更爲皎潔。月娘今年十五歲,她的娘也是衛府中的紡織娘。可在去年,她娘便已咳血病
死了。從那之后,月娘便獨自居住在這間小屋內。衛府里的所有人都說,月娘是美人薄命。她出生前,爹爹就被采石場的炸藥炸死了。現在連娘都死了,今后不知道會配給哪個小厮做老婆,真是糟蹋了她那副仙
子般的臉蛋。月娘不理會那些私語風言,只是認命地,每日里織著她的布。似乎她的人生,都能在那一匹匹的錦緞里開花結果。似乎她的命運,也都能在織布機單調乏味的吱嘎聲中欲語還休。今年的夏天格外地悶熱。尤其是京城,灼熱的空氣,似乎要把天地萬物都烤著了火。就連枝頭上的知了,也聲嘶力竭地喧噪著,像是在發泄著酷暑帶來的不適。月娘上身穿著薄如蟬翼的白色開襟小衣,下面是同樣質料的及踝亵褲。她身邊擺著一大盆清水和一條手巾,每當熱得受不了的時候,就用手巾沾點
水,擦擦身上臉上的汗。手巾上的水和身上的汗水,一起浸透了輕薄的小衣。小衣貼著她的身體,月娘那身子玲珑起伏的線條,就被勾勒出一個清晰的輪
廓。有時她過於沈溺在自己的活計中,忘記了擦拭汗水。晶瑩的汗珠便順著她的臉頰和脖頸,流暢地滴落在干燥的織布機上,滴落在
饑渴的地面上,瞬間被吸收殆盡。幾縷烏黑的頭發,貼著她的額頭和兩腮,襯著她绯紅的俏臉,訴說著一種說
不出的誘惑。月娘自己不知道,當她的身體隨著織布的節奏擺動時,她高聳的乳房也隨之
跳躍。小巧秀氣的乳頭,便倔強地頂著汗濕的小衣,形成一個明顯的凸起。而那嫣紅的乳暈,也透過潔白的輕紗,妖娆地展示著少女的風情。月娘看看門闩,早被她闩得死死的,窗子也關得嚴嚴的。這房里只有她一個人,穿的少些也不怕。她也是急於趕工,想趁著這相對涼爽些的夜色,盡快把這幅錦緞織完,換夫
人一個滿意的微笑。所以她不會想到,就在對面那紙糊的窗格后面,有兩對幾欲噴火的眼睛,正
透過被捅破個窗紙,在窺探著她的一舉一動。「不行了,只能看不能動,我要受不了了!進去把她干了吧!」其中一個叫
鐵牛的偷窺者,壓低了聲音說道。眼見著那對白兔般的乳房在眼前跳動,鐵牛褲裆里的那根東西漲到生疼。他不解恨地用手搓弄了幾下,卻像是隔靴搔癢。真想馬上沖進去,把月娘壓在身下,狠狠地操弄她。讓身下這硬邦邦的肉棍,
不再那麽疼痛。「別急,萬一她叫起來,衛府人盡皆知,還有什麽可玩?」另外一個叫做王
大的偷窺者,褲裆也早支起了帳篷,卻還明白輕重。這兩人都是衛府的長工花匠,平日里對月娘的美貌,早就垂涎不已百爪撓心,
經常用言語去逗弄她。可心高氣傲的月娘,從來不理會他們,讓他們又恨又愛。這兩人早就在背地里討論過月娘的身體,過足了嘴瘾。更是在夜晚中,想著月娘的模樣,做足了春夢。「稍安勿躁。我這有好東西,一會兒等府里人都睡過去了,拿這個放倒她。
到時,咱們想怎麽玩就怎麽玩,你急什麽!」王大從懷中,掏出一支小竹筒模樣
的東西,淫笑著說道。那是他從市集無賴手中買來的迷煙,專門用來打家劫舍,奸淫婦女所用的道
具。鐵牛眼睛一亮,繼續靠近那窗格,耐著性子向屋里看去。好飯不怕晚,這美人兒,今夜注定要被他們吞噬的。更夫報了三更,衛府萬籁俱寂。幾乎所有人都已睡下,只有這房內的機杼聲,還在機械地重複著。月娘又熱又累,也打算再織完最后一寸,就去睡覺了。王大看到她已有倦意,忙不叠把迷煙吹了進去。不易察覺的迷煙,無色無味,悄然彌漫在月娘周圍。月娘不知道爲什麽,她今天覺得特別累。手中的節奏漸漸遲緩起來,眼皮越來越沈重。幾乎沒什麽預兆,她就突然昏厥一般,俯倒在織布機上。「月娘,月娘。」王大狡猾地低聲喚她,怕她沒被徹底迷過去而壞了好事。見她一動不動沒有反應,才對鐵牛使了個眼色。鐵牛興奮地沖上去,用一把匕首,小心地透過門縫,一點點撥開了門闩。門開了,兩人飛快進入房間,回身又把門重新拴好。現在,是時候享受這美體的盛宴了。王大一把抱起她柔軟的身軀,把她放倒在睡覺的小木床上。爲了保險起見,他還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麻繩,將她的手捆在床柱上。又一把撕扯下她的小衣,胡亂塞進她的口中。並解下自己的腰帶,蒙住她的雙眼,防止她半路醒來之后的反抗和呼救。鐵牛看著燭光下這具白嫩光潔的女體,也抑制不住地靠上前,發狠地扯下月
娘的亵褲。現在,月娘已是不著寸縷一絲不挂地,躺在兩個男人的眼前了。隨著她的呼吸,她的乳房上下起伏著。那兩團白肉不大不小,結實而豐滿。乳頭羞怯怯地凸起,上面的褶皺似是等待被撫平。小蠻腰順滑的線條,連接著修長的腿和渾圓的臀。一雙秀氣的腳丫,腳趾微微翹起,整齊而白皙。鐵牛迫不及待地,大手一把抓住她的一只乳房。用帶著老繭的手指,揉撚著月娘的乳頭。僅是那細致柔軟的觸感,就已讓他血脈贲張。俯身用嘴巴叼住另外一只乳房,舌頭貪婪地在上面吮著吸著啃咬著,像是再
也不打算放開。「你這蠻牛,她可不是你一個人的!」王大的手不客氣地打落鐵牛的手,像
揉面一樣地擠壓著月娘無辜的乳房。鐵牛沈醉在月娘的乳房中,無暇與王大爭執。不斷用他的手和嘴巴,依次紊
亂地蹂躏著月娘的一邊乳頭。而王大則用他汙黑的指甲,刮弄著月娘的令一只乳頭。他把那小巧的乳頭揪起來拎的老高,又把它用力按回去。覺得這樣不過瘾,他也開始用嘴巴亵弄。他用牙齒啃著乳頭,用舌頭不斷撩撥乳暈。最后索性張大了嘴,幾乎把月娘的整個乳房都含在口中,用力地舔著。月娘的兩只乳房,就被他們這樣無情地亵渎著,上面都是他們的口水。「嗯,哼……」月娘口中,發出一陣細碎的呻吟聲。她在昏迷中,感到有什麽東西,正侵犯著她少女的身體。可她睜不開眼,沖不破黑暗,甚至喉嚨里發不出完整的聲音。迷藥讓她渾身都喪失了力氣,只能任由別人爲所欲爲。她知道有什麽人正在玩弄她的乳房,那少女最驕傲羞人的部位。那感覺像是兩條蛇纏繞著她,不肯放過她。濕膩膩的,又惡心又麻又癢。可不知爲什麽,在那樣的攻勢下,她也模糊地察覺到一種快意漸漸升騰。所以她呻吟出聲了,她的乳房也脹大了。甚至,那兩只小乳頭,也充血了,硬挺挺地聳立著。上面的皺褶,也花朵一般地綻放開來,似乎渴望更多的亵玩。「看這小騷貨,奶頭硬了。王大,看看她小穴流淫水沒?我想馬上就日弄她。」
鐵牛的肉棍被他釋放出來,硬硬地摩擦著月娘的乳頭。王大戀戀不舍地放開她的乳房,毫不留情地掰開她的雙腿。又把床邊的蠟燭掌在手中,靠近了月娘的陰戶處,仔細地看著。之見那里已被淫水所打濕,少女不甚濃密的陰毛,有幾根被黏在陰唇上。雖然月娘人是昏迷的,可她的身體,卻還是敏感地,被他們激發出自然的情
欲反應。「流水了!還不少呢,真是個騷穴。咱們哥倆猜的還真沒錯。」王大的眼睛
被少女的下體刺激的紅了,他俯下身去,湊近了那隆起的陰戶。他貪心地嗅著,聞到一種甜腥的味道,那是少女自然的體香。王大忍受不住那味道的誘惑,他的嘴巴也湊上去,用舌頭撥開礙事的花瓣,
直探入月娘的甬道里。又是勾又是舔又是磨,還模仿著性交的節奏,一伸一縮地舔弄著內壁里的一
處處嫩肉。月娘的汗水挂在身體上,她感覺到什麽東西,進入了那羞人的所在。她想掙紮,可是根本沒用。那東西不僅不撤出,反而變本加厲地侵占著她。那東西殘忍地侵蝕著她的理智,身體里有一種難耐的空虛感漸漸湧現。她倒有點點希望,有什麽可以填滿自己。在那東西的攪動之下,她的下身突然間一陣不受控的收縮抽搐。月娘竟然被王大的舌頭,弄丟了身子。「日!這浪貨丟了,淫水噴了我一臉!」王大得意地抽出舌頭,舔舔嘴邊的
愛液,淫笑著說道。鐵牛一直也沒閑著,他看王大舔弄得不亦樂乎,也不好硬上。只能用又硬又熱的龜頭,頂弄著月娘的乳溝和乳頭。讓那膩死人的觸感,滿足他的渴求。現在看到王大一臉的淫水,淫靡地閃著亮光,鐵牛央求道:「大哥,讓我先
干她吧。兄弟實在受不了了,雞巴都要繃不住了。」王大笑笑,退出了月娘的兩腿之間。「行,便宜你了,這騷貨還是個處子呢。
里面緊的要命,我的舌頭都要放不進去,你就先開開路吧。我來玩玩她上面的那
張小嘴,一定也很銷魂。」鐵牛聞言大喜,來到月娘的兩腿間,仔細地先看了看。那小花穴還是緊緊地閉合著,但那條小肉縫中,仍在潺潺地流著淫水。花唇濕哒哒的,像是雨后的玫瑰。鐵牛吞了口口水,把自己那根孩子小臂般的肉棒,頂到了月娘的穴口上。他在穴口上轉了幾轉,沾了些淫水,嘗試著向里捅。可那穴口雖有淫水的滋潤,也竟像緊閉的大門,讓他急的一頭汗。無奈下,鐵牛捧起月娘的陰戶,向上吐了一大口唾液。又把她的兩條長腿,結結實實地架在肩膀上。這次,他沈了沈身體。頓身將鵝蛋大的龜頭,穩穩頂著那小小的穴口,用盡全力向里一頂!這次,他的肉棒終於盡數沒入了月娘的甬道內。中途他碰觸到一片薄膜的阻礙,他知道,那是處女的信物。於是,他更爲亢奮,毫無憐惜地用力狂沖進去。這人人豔羨的小美人兒,她的第一次,居然被自己得到。鐵牛想到這里,就更爲得意。月娘被一陣極爲疼痛的感覺刺醒了。那是一種尖銳而清晰的痛楚。下體被撕裂一般,體內有個東西漲滿了她,刮
蹭著她嫩嫩的內壁,塞得她下身好難受。月娘知道,她的貞操沒有了。她好想睜開眼睛,看看是誰這樣侮辱她,可她眼前是一片漆黑。她很想大聲呼救,可嘴巴里有東西塞住她的喉嚨,她也叫不出聲。她想逃走,可是兩只手被禁锢著;兩條腿,被一個人的雙手死死鉗制住。她哪也去不了,只能忍受著這樣羞恥的強暴。王大一邊把玩著月娘的兩只乳房,一邊看著鐵牛狂暴地奸淫著月娘。他察覺到,月娘已經從劇痛中醒來。於是他不懷好意地笑笑說:「兄弟,你慢著點。你那話兒太大,把這淫婦日
醒了。怎麽樣,她的滋味?」鐵牛氣喘籲籲地,一面減緩了沖刺的速度,一面說道:「美死人了。騷穴里
面又濕又緊,她還一個勁地使勁夾我,吸我,我的雞巴都要被她吸進肚子里去了。
真是個騷貨!」「慢著點,夜還長著呢。我們琢磨了她那麽久,要是一會兒就玩完了,浪費
了哥哥的銀子。那迷煙可不便宜呢。」王大將月娘的兩只乳房揉搓得發紅,又用力擠在一起。他也掏出肉棍,塞進那深邃的乳溝中磨蹭起來。王大的肉棍雖然沒有鐵牛那麽粗壯,但卻很長。每次從乳溝里擠出去,都要蹭到月娘細嫩柔軟的嘴唇。月娘無聲地流著眼淚,忍受著下體的劇痛,和鼻子前面隱隱傳來的腥臊味道。沒想到寶貴的貞操,就這樣毀在兩個粗鄙的男人手上。甚至,她不知道是誰強暴了她。月娘越痛,身體的反應便越強烈,甬道死死地擠壓著鐵牛的肉棍。鐵牛生怕自己一個不慎就泄了出去,被王大所笑。於是急忙停了下來,將肉棍停留在甬道里不敢妄動,可那甬道仍是火熱地包
圍著他。「太緊了。再操弄下去,我就要泄了。」鐵牛用力頂著她的花心,肉棍上的
青筋一跳一跳地,漲得月娘很難受。大腿根處的處女血,已經要凝固干涸了。在疼痛漸漸消退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慢著點,這個淫婦,今天不干得她苦苦求饒,就浪費了我們這番心思。」
王大一邊玩弄著月娘的乳溝,一邊回頭對鐵牛說道。說完,他抽出肉棍,放開了那對被蹂躏得通紅的乳房。他俯身壓倒在月娘的耳邊說道:「賤人,你給我聽好。現在,爺爺要操你的
小嘴。你給爺爺乖乖地含住,好好地舔弄。舔的爺爺舒服了,我就饒了你。若是
敢大喊大叫,或者想咬掉爺爺的命根子,老子就用匕首,豁開你這漂亮的小臉蛋
和下面那張小嘴!聽明白了嗎?!」說著,他用一把冰冷的匕首,在月娘的臉頰上來回地磨著。月娘知道自己難逃此劫,又被他的話所威脅,只得流著眼淚,默默地點點頭。王大滿意地笑笑,一手將匕首架在月娘的脖子上,一手將月娘口中的破布掏
了出來。月娘一陣劇烈的咳嗽,但還沒等她平複過來,一條長長硬硬的男根,便迫不
及待地塞了進去。「舔!吸,好好地裹著它!」王大一把拽起她的頭發,強迫她吞下更多。月娘強忍著那種惡臭的味道,盡力張大了嘴巴。她是個處女,從不知男歡女愛。只能聽從著王大的指示,怯怯地,用她細致嫩滑的舌尖,去輕舔和碰觸那肉
棍的頂端。鐵牛眼看著月娘的小嘴里,被填充了那麽長的一根肉棍,頓時淫興大發。也管不得其它,又開始了新一輪猛烈的沖刺。他每一下都用盡全力,整個沖進去沖擊她的花心;又狠狠拔出去,把她花穴里粉紅色的嫩肉,都翻了出來。在鐵牛的作用之下,月娘的上半身也隨之蕩漾。兩個乳房一跳一跳的,刺激著兩人的淫欲。每一次鐵牛的沖撞,都讓月娘的嘴巴一收,把王大的肉棍包裹得更爲緊密。她的舌頭,也不由自主地碰觸著王大的肉棍,和龜頭上的馬眼。王大舒服得直歎氣,覺得自己的雞巴,就要化在這張小嘴里了。他開始配合著鐵牛的律動,每當鐵牛進入的時候,他就抽出;而每當鐵牛抽出的時候,他就陰險地鑽得更深入,甚至碰觸到了月娘的喉頭。月娘覺得一陣反胃,就想把口中的肉棍吐出去。但王大偏偏用力壓著她的頭,把她更擠向自己。他的肉棍上,早已沾滿了她的口水和上湧的胃液,熱熱地刺激著他的獸欲。「老實點,給老子吃下去,全都含住!」他壓抑地低喊著,收緊了屁股,暴
風驟雨般地頂著月娘的喉嚨。月娘喊也喊不了,叫也叫不出。又被他死死壓住,只能盡力放松自己,強忍惡心的感覺,讓他多進入自己幾
分。兩個粗鄙的男人,就這樣一上一下地,填充著她身體的兩個小嘴。月娘在這樣的夾攻下,漸漸喪失了痛覺,像是失了魂一般被他們糟蹋。漸漸地,她的下身開始泛起一陣新奇的麻癢感。她不自覺地扭動了兩下,不知道是想要鐵牛進入更多,還是想讓他快點退出
去。「操!這婊子來勁了,這麽大的雞巴,還喂不飽她!」鐵牛呵呵笑著說。王大也賣力地抽插著月娘的嘴巴,回頭看看說道:「這是個騷母狗。我的雞
巴這麽長,她都能吞下去,我都操進她的嗓子眼了。真舒服啊,從來沒這麽舒服
過。」「是啊,能這樣操她一夜,死了都甘心!」鐵牛說著,低吼一聲,決定自己
要嘗到那最舒爽的滋味。於是他加快了節奏,啪啪地敲打著月娘的圓臀,咕叽咕叽的水聲充盈室內。兩人的結合處,早已是一片泥濘。月娘的淫水和白帶混在一起,她的花穴早已被鐵牛操的精濕一片。淫水不僅弄濕了她的菊穴,也沾上了鐵牛的肚皮,連那兩顆肉球上都沾得到
處都是。此時,鐵牛一番飛快又大力的抽插。她的淫水更是噴湧而出,半張床褥都像是尿過一般。「騷貨,浪屄。操死你,爺爺操死你。說,爽不爽快!」鐵牛一邊發狠地操
她,一邊用最難聽的話去辱罵她。月娘嗚嗚地哭著,嘴里還含著那支長長的肉棍。王大也想聽她的淫詞浪語,於是暫停下來,用力扯著她的頭發說:「說,說
呀你,淫婦!」月娘被身下那根肉棍刺得麻癢難耐,一心渴望結束那種痛苦。又加上王大的虐待和恐嚇,於是她只得違心地點點頭,含著肉棍模糊不清地
說:「爽快,快一點,求你再快一點。」鐵牛聽到身下的女人這樣的哀求,自然是卯足了勁。恨不能把自己整個人,
都鑽進她的小穴中去。而那王大,也抓住她兩側的頭發一起發力,用力挺著肉棍,強迫她一次次吞
下她根本難以容納的長度。月娘在這難耐的折磨中,開始模糊地呻吟,說些毫無意義的話。她在鐵牛碰觸到甬道內某處柔軟的嫩肉時,突然受不住似的嗚嗚叫喊起來。一陣強烈的收縮,一波波地夾著鐵牛的肉棒。月娘像尿了一樣地,泄出了一身的陰精。鐵牛被她這樣一噴一夾,強行控制的能力消失殆盡。他最后用力一挺,火熱的精液都灌進了月娘的子宮內。而月娘的嘴巴和舌頭的收緊,也同樣讓王大樂不可支。最后幾個聳動之后,他也把一大泡精液,射進了月娘的喉嚨里。月娘身下的花穴還兀自收縮著,嘴巴里覺得嗆人的難受。她想吐出去,卻被王大的雞巴死死堵住。於是她只得費力地咽下去,剩下那些沒來得及咽下去的,有些竟從她的鼻孔
里溢了出來。「媽的,還想吐出來。都給老子咽下去!便宜你這騷貨了,這可是老子的精
血,還不領情?!」王大看到月娘被蒙住眼睛,兩只手腕都被麻繩勒出了血痕。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倒激發了他心內潛在的虐欲。月娘流著淚,一言不發。以爲這漫長的折磨終於到了盡頭,誰知王大的肉棍一直深埋在她喉嚨口處,
被她幾下吞咽的動作,又弄得漸漸硬了起來。月娘心中十分害怕,她知道那意味著自己的苦難無法完結。趁著王大終於松開了她的頭發,她才逃脫了那根淫濕的肉棍。費力地急促喘息著,嘴角還殘留著浞白的精液。身下的鐵牛,從月娘結實的小腹上支起身子。剛才排山倒海般的快意,讓他倦倒在她的小腹上。現在他也緩過乏來,那粗壯的肉棍,仍藏在她的體內不肯抽出。他掰開月娘的雙腿,撐到最大限度。月娘少女的身軀格外柔軟,此刻被他弄得兩腿大張,成了個一字型。她最嬌羞的花朵,就這樣明晃晃地,展示在鐵牛眼前。之前他只顧快點進去,發泄自己的獸欲。事后才覺得,沒能仔細好好看看這小美人兒的下體,是個損失。鐵牛端過燭台,就放在月娘的陰戶附近。借著燭火,他看到月娘的甬道,被自己的肉棍撐得幾乎變了形,誇張地向兩
側擴張著。精液混合著她的體液,一點點從肉棒邊緣溢出,把她的陰毛沾染得汙濕一片。鐵牛稍稍退出一點,以便更清楚地瞧瞧她。隨著他的動作,月娘又爆發出一聲輕呼。鐵牛興奮地,向那小小的花核上拍了一把。引得月娘的兩腿不自覺地戰栗,
那花縫也隨之收縮了一下。處女的血,凝固在他的腿上和肚皮上。也映襯著月娘的雙腿,愈發白嫩嬌弱。像是揉碎了一朵美麗的花,鐵牛心里湧上一種莫名的滿足感。看著月娘隨著呼吸輕輕開合的肉縫,鐵牛始終沒徹底拔出的那根肉棍,再次
撐滿了月娘的幽洞。感受到鐵牛又再蠢蠢欲動,那根肉棒緩緩地摩擦著她的內壁,月娘心底絕望
異常。她嗚咽著說:「求求你,不要。我好痛,不要了……」兩只手徒勞地掙紮著,
想要坐起來。卻被王大一把按住,扯著她烏黑的長發,跌落回床頭。「婊子,別亂動。你以爲大爺是吃素的,干你一次就完事了?太瞧不起爺爺
了。今兒要不弄你一整夜,就算爺爺白長了這根槍!」王大看她還在掙紮,擡手
就給了月娘一個耳光。月娘耳邊嗡鳴著,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做慣了粗工的王大,根本不知何謂憐香惜玉。那只粗糙大手的力道,讓月娘幾欲昏迷過去。她喪失了反抗的能力,但她殘留的一點聽覺,聽到王大嘿嘿笑著對鐵牛說:
「你也是換個地方玩玩。她那小穴,現在也該歸我了。你,上來,試試這張小嘴。
你那麽粗大,盡管塞進去,保證讓你飛上天!」鐵牛聞言心里癢癢的,但還是戀戀不舍地,又用力沖刺了幾下。他緩緩抽出自己已經再度暴漲的肉棒,一股精液流了出來。鐵牛看看月娘吃過王大精液的臉,上面還挂著幾絲。於是不甘示弱地,用手用力壓了一下月娘的小腹,更多的精液潺潺流了出來。鐵牛大手掬起一大把精液,就和王大換了體位。他用手指撥開月娘微張喘息的嘴巴,就把手中的精液,一股腦地倒入。月娘昏沈中,再度嘗到那嗆辣的味道。她無力地咳嗽著,本能地抗拒著。鐵牛的精液也被咳了出來,濺的她一臉都是。鐵牛火大了,月娘居然不肯吃他的?他粗暴地用手指刮著月娘臉上噴出來的精液,用力地把四根手指都塞進月娘
的小嘴里,逼著她舔干淨。「給老子吃下去!」他一面低聲威脅著,一面用另一只手的指甲,用力地掐
著月娘的乳頭。月娘的乳頭被他捏的幾乎扁掉,那種鑽心的痛,迫使她乖乖地舔弄著鐵牛的
每一根手指。細細地從他的手指根部,一直舔到指尖,連手指間的縫隙都沒放過。她一邊舔著吸著,一邊苦苦哀求:「爺,求您放過我吧,我好疼……」鐵牛的手被她這樣細心地伺候著,看她聽話地舔干淨所有精液,鐵牛舒服地
長嘶一聲。另外那只手終於漸漸放松了對乳頭的虐待,開始輕撚細揉起來。她的小舌尖舔過他指縫的時候,那種膩死人的舒爽和麻癢,讓他的肉棍再度
脹大一圈。粗壯猶如孩童手臂的肉棍,現在已經貼著肚皮,凶猛地蓄勢待發了。上面小眼上,也流出了晶亮的體液。宣示著他的欲望,已經無法再等了。王大的手指,此時也沒閑著。他一面看著鐵牛玩弄月娘,一面用最粗長的中指,在月娘的幽洞里反複穿插
著,畫著圈。月娘每次承受不住的時候,就想把腿閉緊,拒絕這種羞人的亵玩。王大的手指像他的肉棍一樣,又長又靈活。那樣地插弄她,讓她又疼又癢。可王大一看到她想閉合雙腿,就會用手指狠狠地彈她的陰核。甚至用食指和
中指夾著她的陰核,用力向上拔。月娘的上身和嘴巴被鐵牛玩著,下身被王大玩著,她簡直不知道該求哪一個
住手。她也明白,無論哪一個,都不可能對她手下留情。於是她只能認命地,「嗚嗚」低鳴著,啜泣著。懼怕王大虐她的花核,月娘強忍著花穴里傳來的奇怪搔癢感,不敢再閉合雙
腿。她的雙腿癱軟地大開,她的陰戶就那樣暴露著,任由王大勾插纏磨。王大得意地淫笑著,不滿足於一個手指享受她的緊窒肉壁。於是吸了口氣,把四根手指,統統塞了進去。那種幾乎被撕裂的感覺再度襲來,月娘下身抽搐著,上面的嘴巴也跟著用力,
狠狠吸著鐵牛的四根手指。上下都被那麽多指頭插著,月娘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要裂開了。可鐵牛逗弄她乳頭的手,卻讓她的幽穴,加深了一種想要什麽東西探入的渴
望。王大的手指關節又硬又大,刺得她嬌柔的內壁好難受。他就那樣不吝啬力氣地,掏著她的花穴。四根手指一會兒並攏,一起撓著里面的小突起;一會兒又邪惡地分散張開,各自劃磨著敏感的內壁。「不行,我不行了,別這樣。嗚嗚……」月娘終於不堪忍受這種折磨,吐出
鐵牛的手指哀哀乞求道。「騷貨,那就說點好聽的,告訴爺爺,你想不想被爺爺的雞巴插?快說!要
不就沒完!」王大和鐵牛相視一笑,長指又在月娘體內勾挑了一下。「想,我想……」月娘本是個黃花姑娘,怎麽能說出口,只好含糊地說道。王大卻不能滿意,他抽出手來,用巴掌使勁地向月娘的陰阜拍打,拍得月娘
疼痛求饒。「想不受罪,就老老實實地喊出來,叫出來,叫到大爺滿意!否則,我們玩
完了你,就把你扔在這里不管。讓衛府所有人都知道,你被操是個什麽樣子!」月娘甯死也不願這樣赤身裸體地被大家發現,她只好抛開少女的羞恥感,按
王大要求的那樣低呼:「爺,我想讓你……操我,插我,想被爺的雞巴,用力地
插,快點插我,好難受!」月娘帶著哭腔的淫叫,終於滿足了兩個男人的聽覺享受。王大和鐵牛對了個眼神,各自拿起自己炙熱如鐵的肉棒,一齊插入了月娘的
兩張小嘴內。鐵牛的粗壯,瞬間塞滿了月娘的口腔。他碩大的龜頭,堵住了月娘的喉嚨。月娘幾乎難以喘息,就要窒息了。她只有用力仰頭,讓自己的喉嚨更多地接納大肉棒的沖擊。鼻翼用力地張著,貪婪地吸著空氣。她的嘴巴又酸又痛,被撐開到了極限。鐵牛不留余地地按住她的頭,抓著她的頭發,瘋狂地猶如搗蒜般地,搗著月
娘濕熱的口腔和舌頭。每次都頂入她的嗓子眼,去摩擦那銷魂的喉頭小肉。不一會兒,月娘的嘴角便已撐裂了,細細的傷口滲著血絲,更添淒美之態。她承受著鐵牛比王大更爲暴虐的抽插,連叫也叫不出聲了。王大則享受著月娘因緊張和疼痛,更爲緊窒的蜜道。那里時不時緊縮著,擠壓著,蜷握著,蠕動著。像是有無數孩童的小嫩舌,一起吮著他的肉棒。王大呼呼喘著氣,挺腰動臀,一次比一次更爲深入地插著月娘。恨不能插穿了她,插爆她的花壺。每次因爲月娘的緊縮而差點泄身的時候,王大就會大力拍打月娘的圓臀,不
知是贊歎還是警告。大手把她渾圓結實的臀部,拍打出清晰的紅手印。王大盯著月娘的乳房,覺得那里波浪般湧動著,不該被浪費掉。於是他用力一頂,又迅速抽出,惹得月娘一聲悶哼。「別急,浪貨,待會兒好好收拾你。」王大說著便跳下床。「做什麽去?正到緊要處!」鐵牛疑惑地問,身下的動作卻不曾停止。月娘蒙著眼看不到,心中更添一份恐慌。王大擺擺手,徑自走向織布機,順手扯下幾段極細的長絲線。又看到一旁的梭子,也攥到手里反身回來。鐵牛不知道王大想做什麽,他眼睜睜地看著王大用力抻了抻手中的絲線,靠
近了月娘的胸脯。「你先停一下。我有個主意,好好玩玩這小婊子。」王大拍拍鐵牛汗流浃背
的身子說道。鐵牛也有點累了,於是好奇地停下來。暫時抽出了肉棒,不眨眼地看著王大。月娘的身子,已經被折磨得成了鮮麗的绯紅色。細密的汗珠,在她的額頭上和胸脯上沁出來。尤其是乳溝部位,密密麻麻一層小水珠,更像是被雨打后的梨花了。既绮麗,又嬌羞。王大拿著手中的絲線,湊近了月娘的乳頭。挑亮了燭火,把兩根韌度很高的紅色細絲線,都綁在了月娘的乳頭上。月娘只覺得胸前一陣刺痛,並不知這人到底想做什麽。但她直覺就明白,這一定是折磨她的新花招。「嗯」,她不敢說什麽,生怕招來更多的報複,只是不安地扭動著身體。王大知道她害怕,於是用力把絲線纏的更緊。把她的一對乳頭,都用細絲線綁得緊緊的。他惡意地輕輕一拽那兩條絲線,月娘忍不住痛,輕聲叫了一聲「痛。」鐵牛饒有興趣地看著王大的妙想,又聽到月娘勾魂的呻吟。忍不住俯下身去,伸出舌頭舔月娘的嘴唇和牙齒,把她的呻吟都堵回去。月娘徒勞地躲避著,舌頭不肯與鐵牛熱烘烘的唇舌糾纏。可鐵牛卻吻得來了勁頭,捏住她的下颚和臉頰,強迫她接受自己。輕而易舉地就捉住她的丁香小舌,吸奶一樣地吸吮她的舌頭,不讓她逃脫。這時,月娘的乳頭被王大手中的細絲線牽引著,勒得充血,更爲硬挺地挺立
著。原本粉嫩的乳頭,此時已經成了誘人深沈的紫紅色。王大把兩條絲線握在手中,返回到月娘的兩腿間。高高舉起她的一雙美腿,再度把兩條絲線的另一端,狠狠系到月娘的兩個大
腳趾上。細絲線刻意被綁得很短很緊,月娘胸部越發刺痛。只好更高地擡起雙腿,減輕乳頭的牽動引發的疼痛感。王大看她果然把腿和屁股翹得更高,他此刻不止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花穴,
更清楚地看到月娘的后庭,就暴露在眼前。她的菊花粉嫩干淨,因爲姿勢的關系,那些細密的小皺褶都被撐開了多半,
看起來更爲圓潤可愛。菊穴周圍還長著淺淡稀疏的一圈絨毛,王大用食指捅了捅,那菊花頓時像受
驚一般地縮起來,隱沒在臀縫中。「淫貨,一會兒就日你的小屁眼。身上這幾個洞,爺一個也不浪費。」王大
獰笑地說著。毫無預警毫無潤滑,突然扒開月娘的臀縫,看準那處菊穴,把手中的梭子塞
了進去。「啊!」月娘一聲大叫,吐出鐵牛的舌頭,頭搖擺著嘶啞喊道:「不要,不
要,拿出去,求你拿出去,痛,痛死了!」鐵牛嚇了一跳,忙捂上她的嘴巴,制止了她的哀求。月娘的眼淚撲簌簌低落,一會兒就把枕邊的床單都濕透了。鐵牛回頭一看,被那绮麗的景色震住了。兩顆紫紅色的乳頭,牢牢跟她白玉般的大腳趾系在一起。她越想掙紮,把那梭子擠出去,可胸前的疼痛又逼著她,把腳擡上去。倒讓王大把那梭子塞得更深入,只剩下尖尖的一頭,露在菊穴外。菊穴已被那梭子所傷,邊緣的皮膚也破了,滲著絲絲血迹。王大不管不管月娘的痛苦,就著她自動擡高的雙腿,把硬到極限的肉棍,一
鼓作氣地,全部捅進了月娘的甬道。她的小穴更緊了。梭子在菊穴里霸道地侵占著她,王大的肉棍就隔著一層薄
薄的皮膚,開始了在她小穴里的沖刺。月娘陷入了地獄般的境地。鐵牛粗壯的肉棒,堵住她所有的痛楚哀鳴。他發瘋一般地,把她當做一件沒生命的器具那樣,用胯間的猛獸,捅著她的
咽喉。身下的王大則欣賞著她上不去下不來的苦楚,發狂地在她體內插著,轉著圈
地挑逗著她。還時不時地拽那兩條紅絲線,讓她的乳頭也不得安甯。操到興頭上,王大索性把那梭子又拽出來,再捅回去,肆虐著她的菊穴。絲絲血迹和腸液,透過梭子的空隙,流的他一手都是。他用這梭子,開發著月娘生澀的后庭。期望她過一會兒,便可以接納他更爲巨大的肉棒。月娘的身體已經不是她自己的了,她麻木地承受著,全身到處都被淩虐著,
讓她不知哪一處最痛。終於,鐵牛和王大經過漫長的第二輪抽插,分別在她的穴內和嘴里,又射出
了大量濃稠腥臭的精液。月娘此時一如一具玩偶,只能大口呼吸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著,還是已經死了。她連流淚的力氣都沒有了。花穴里汩汩冒出的精液,潤滑了她的菊穴。那被插進去的梭子,也終於被月娘的本能反應,擠出了體外。王大和鐵牛都趴在她身上歇乏,沒有解開絲線的意思。月娘還維持著那最恥辱的姿態,兩手腕掙紮得磨出了更多血泡。一雙腿蜷縮在乳房上,兩只腳尖幾乎觸到她自己的耳朵。而她的乳頭,已經紫得發黑了。乳頭的體積也憑空增大了兩倍,像兩顆熟透的葡萄般,顫抖著,挺立著。月娘被折磨的半死,而兩個男人則累得半死。三個人誰也不出聲,都只是喘息著。誰都沒發現,這間小小的石屋外,被捅漏的窗子后面,又多了一雙泛著霭色
的眼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