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月28全文完,文章免费,附有一百二十集全集下载地址,需要的朋友请给2金

本文最后由 DHBlock 于 2009-12-21 11:02 编辑
第一百一十六章 美丽儿媳之十分满足(1)
已经连续在性爱高潮之中不断攀越的极美少妇,只觉得自己下身蜜穴花心的子宫深处那暖暖的淫精像那决缇的洪水一般向外喷泄着,而男人那十分坚硬十分粗壮的兽性毒龙也更加深深的插入自己蜜穴子宫的最深处,每一下毒龙龙首的撞击都让她红润娇艳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淫浪的呻吟声,也让她柔媚娇艳的玉体轻微的颤抖一阵,整个身心都完全飘浮在半空中,就像那从身体里飞出去的灵魂一般,越飘越高,越飘越远。
男人也快爽歪歪了,只觉得自己胯下兽性的毒龙好像被美少妇下身娇嫩的蜜穴肉壁越夹越紧,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令男人产生了一种想要狂暴的欲念,于是便更加疯狂更加凶狠的抽插起来,好像要摆脱那娇嫩蜜穴对粗壮毒龙的束缚,又好像要用坚硬毒龙进一步的征伐,进一步的摧残美少妇那娇嫩的蜜穴子宫。
“啊……啊……哥哥……春哥……啊……啊……妹妹……清儿……啊……快……快不行……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啦……啊……”极美少妇大声的淫浪呻吟着,刚才被男人火热磙烫熔精灌射带来的强烈兴奋刺激快感好像又要来临了,这让美少妇的整个身心都开始随着体内快速奔流的血液兴奋起来,淫媚的呻吟声也开始不绝与耳的传来。
虽然男人刚刚才在极美少妇的蜜穴子宫之内暴射过一次,但这并不足以证明男人就满足了,反而恰恰相反,男人此时内心那邪恶的淫虐快感正开始兴奋刺激起来,当他听到美少妇带着哀求的呻吟声之时,便更加刺激了他内心深处的那淫虐快感。
“哦……清儿……我的宝贝……哥哥也觉得很爽……真是太爽了……哦……”男人兴奋的呻吟着,更加凶狠残暴的将美少妇那双雪白玉腿用力朝她的胸前压去,整个下身都扑了下来,双腿崩得很直,更加快感大力的抽插着,使自己的身体与极美少妇的下体做着最紧密无缝的结合,同时有些兴奋刺激的吻着极美少妇那雪白如玉的玉腿,贪婪的舔吻着。
“嗯……啊……哥……哥……啊……太硬了……啊……插坏……妹……妹妹……啊……清儿……啊……太爽了……啊……啊……啊……”极美少妇被男人用如此姿势凶狠的插弄着,让她觉得男人那兽性的粗壮毒龙更深的插入自己蜜穴子宫肉壁之中去了,那种强烈舒爽的感觉令她已经有些失去自我了,娇媚浪吟之声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亢奋了。
男人越来越凶狠,女人就越来越淫浪,这都完全是出自身体的本能,因为男人想要从极美少妇的身上得到满足,所以他就必须越来越凶狠的淫弄她,而美少妇则是被男人无情的征伐与摧残让她彻底暴露了身体的本能,那就好像是身体里被注入了一种强烈无比的兴奋剂,让她本能的发出那淫媚浪荡的呻吟声。
随着男人内心那种邪恶的淫虐快感不断激增,男人想要对身下极美少妇淫虐的欲念也随之越来越强烈,此时男人想到了美少妇的亲丈夫就在一墙之隔的另一间房内,于是便将自己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死死的插在极美少妇下身蜜穴花心的娇嫩子宫之内,淫声对她说道,“清儿,想不想看看你老公现在在干什么吗?”
听到男人戏虐的话语,让极美少妇的身心勐的打了一个冷颤,那种被羞辱的感觉令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自己此时被男人肆虐的淫弄着,可男人却要自己去见丈夫亲老公,这种羞涩的感觉令她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之极的兴奋刺激感,可是迫于那种传统观念的束缚,实在让她无法去面对丈夫,只能将羞烫娇艳的美目紧紧的闭住,有些不自然的摇动着螓首。
男人一看极美少妇羞艳诱人的粉脸,便越发刺激了他体内邪恶淫虐快感的倍增,于是便直起腰身慢慢将美少妇的玉体搂抱了起来,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朝那面镜子走去。
极美少妇感觉到一种恐惧感,她不想让丈夫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淫浪模样,所以羞涩娇艳的紧紧抱住男人的脖子,用自己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去摩擦男人结实的胸肌,淫声浪吟道,“不要……春哥……不要了……”
男人并没有理会极美少妇的羞涩,而是将自己的兽性毒龙仍旧插在她的娇嫩蜜穴之中,慢步走到那面镜子前一看,只见在那间房里的于敬学正被两个高大壮汉拎了起来,其中一个将他满是鲜血的头颅高高的抓了起来,而季雨松正走到他面前,厉声对他训斥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男人便低头看向怀里娇躯颤抖羞涩无比的极美少妇,淫声笑道:“乖清儿,看看你老公现在怎么样了,乖了,看一眼吧,只看一眼就好了!”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将怀中极美少妇的螓首往镜子那边转。
极美少妇紧闭着美目不敢去看,因为她虽然不想自己的丈夫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同样也不想自己以这样的淫浪姿势去看丈夫,无论是她看丈夫,还是丈夫看她都对她的身心会造成一种无语伦比的强烈羞辱感,所以她只能紧闭美目不去看。
男人一看极美少妇并不睁眼看,于是便勐的向上顶了十几下,用自己那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凶狠的插弄着美少妇蜜穴花心娇嫩的子宫,同时淫声说道,“清儿乖,快睁开眼看看吧,只看一眼!”
被男人那坚硬粗壮的毒龙凶狠的插弄了自己蜜穴花心娇嫩的子宫数十下后,极美少妇被男人这种站着淫弄自己的姿势弄得又是一阵兴奋的快感高潮,在男人淫声的挑逗之下,美少妇羞涩无比的慢慢打开了眼帘,当看到丈夫正被另一个男人肆意抽打嘴脸的时候,她的心顿时坠入了无底的深渊,而男人那插在自己蜜穴娇嫩子宫深处的坚硬毒龙便又快速的插弄了十几下,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蜜穴子宫好像被无情的鞭子抽打了十几下似的,一种伤心与落寞,兴奋与刺激的快感便一下填充了她的整个身心。
“啊……”极美少妇淫浪的呻吟了一声,在亲眼看到丈夫被别人毒打的时候,自己却被男人肆虐的玩弄着身体,这种强烈的刺激快感令她兴奋的快要晕厥过去,她知道男人的目的就是要羞辱自己,于是她便转过头来抱紧了男人的脖子,淫声呻吟道,“啊……哥哥……你……你已经达到……羞辱……羞辱清儿……的……目的……了……啊……就……饶了……饶了……他吧……啊……”
男人一听极美少妇在被自己肆虐淫弄的时候,尽然还想着要自己饶了她的丈夫,于是便凶狠的将她的玉体挤到那镜子之上,疯狂的抽插起来,一边插弄一边淫声说道,“你现在还想着他……啊……你是我的……是我的……我要你叫我老公……叫我老公……快叫……你是我的……我的……”
极美少妇只觉得男人强壮的身体快要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挤扁了,自己胸前那对雪白玉乳都完全变形了,而身下娇嫩的蜜穴子宫也被男人那兽性的毒龙更加无情的插弄着,让她感觉到了一丝被淫虐的痛苦,而男人的淫话更加刺激了她,从她那羞红娇艳的粉脸之上慢慢滑落了晶莹的泪花,她一边忍受着被男人兽性肆虐的淫弄,一边呻吟道,“啊……哥哥……啊……老公……老公……清儿……清儿是你的……是你的……啊……啊……”
男人听到极美少妇叫自己老公之时,他的心都几乎要跳出来了,自从被这美艳诱人的少妇勾走了自己的灵魂和思想,男人便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占有她的身子,现在男人终于得偿所愿的占有了美少妇柔媚娇嫩的玉体,可这并没有让他觉得满足,占有美少妇的身子只是他的第一步,淫虐美少妇的身心直至完全占据她的芳心,才是男人的最终目标。
男人不想看见美少妇这样流着泪被自己肆虐的淫弄,于是便将她的螓首按在自己的肩膀之上,一边看着镜子里面另一间房内美少妇的丈夫于敬学正被他所谓的兄弟好友季雨松毒打着,一边更加兽性的抽插起来,似乎想要用自己那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完全插穿极美少妇蜜穴花心娇嫩的子宫,自己那强壮结实的身体更加死死的挤压着美少妇的柔美玉体,搂住她纤细柳腰的色手也变成搀扶,另一只色手便按在她那几乎变形的雪白玉乳之上肆意的揉搓抚捏把玩着。
极美少妇受虐的兴奋刺激快感随着男人兽性的抽插在她内心深处越来越强烈,从未有过这种兴奋刺激快感的她仿佛痴迷了,淫浪的呻吟声更大声的从她的樱桃小嘴和琼鼻深处发出,“啊……啊……老公……老公……你要……插死……插死……清儿了……啊……啊……啊……”
男人内心邪恶淫虐的快感已经到了极点,听着极美少妇的淫浪呻吟声,令他感觉到无比的舒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男人从内心深处对极美少妇的爱恋便又增强了一分,他有些迫不急待的将美少妇的螓首面对自己然后狠狠的吻住她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狂吸狂吮着她那释放出无穷芳香唾液的醉人小香舌,胯下兽性毒龙则被那种狂暴的欲念完全控制住了,一阵比狂风暴雨还要急速的抽插之后,再一次将那火热磙烫的熔精无情的射入了美少妇蜜穴花心娇嫩的子宫最深处。
被男人吻住了樱桃小嘴吸吮着小香舌,感受到男人疯狂而大力的抽插,她的身子也禁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刚才那种被男人狂暴娇嫩子宫的刺激快感便再次降临,随着男人又一次将那火热磙烫的熔精无情的射入自己子宫深处,她的心便再一次掉入那淫欲狂潮之中沉沦下去,从娇嫩子宫深处喷泄而出的大量淫精不住的浇灌着男人兽性毒龙的龙首,颤抖的身子更加明显起来,在那淫欲浪潮的最高峰,她的整个身心也完全冲向了那九天云外,舒爽无限的刺激快感令她淫媚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声。
男人在感受着自己胯下毒龙插在美少妇娇嫩蜜穴子宫里淋漓尽致的暴射发泄快感之后,便松开她的樱桃小嘴,改而吻向她娇嫩细腻的玉脖,贪婪的爱吻着,舔着,用狼口轻轻的咬着,被美少妇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诱人之极的体香深深刺激着他内心兽性淫虐快感的滋长,真的令男人产生了想要将极美少妇吞进自己肚子里去的疯狂欲念,那狼口更加疯狂的吻咬着美少妇的娇嫩肌肤。
第一百一十七章 美丽儿媳之十分满足(2)
极美少妇被男人有些病态的吻咬弄得她羞艳的粉脸之上秀眉紧皱,如果不是因为男人的色手紧紧搂着她的细腰,她想自己应该没有力气站住身子的,美少妇的一双玉手开始轻轻的去推男人的身体,同时雪白的玉脖也向后缩着躲避着男人的吻咬,并淫淫的呻吟道,“嗯……老公……别再咬……咬清儿了……嗯……啊……”
男人听了美少妇的话,便抬起了头,用他那双充满了兽性欲火的双眼紧眼着怀中这个香艳绝色的美少妇,淫淫的说道,“清儿,你太美了,你的身子也太香了,老公我真想把你吃到肚子里去。”
美少妇羞红娇艳的看着男人,“老公,不要了,清儿的身子都快散架了,你就饶了清儿吧!”说完美少妇便用自己胸前雪白丰满的玉乳去摩擦男人的胸脯,好像撒娇似的。
男人被美少妇这种淫媚的神情弄得胯下那刚刚才狂暴的兽性毒龙又一次坚硬粗壮起来,便一把将她的身子更紧的搂向自己,让她羞烫的粉脸和自己几乎要贴在一起,闻着她身上那股诱人的勾魂的体香,轻轻在她的樱唇上吻了一下,“清儿,你的身子太美了,老公我现在又想要你了!”
一听男人又想要淫弄自己,让美少妇的身心迅勐的狂跳起来,她有些唿吸不畅的自然流露出恐惧害怕的神情,“老公,不要,不要在弄清儿了,清儿真的吃不消了,求求你了,你就饶了清儿吧!”
美少妇越是淫媚的求饶越发使的男人想要淫弄她的欲念狂涨,于是便淫声说道,“好清儿,可是老公我真的很想要你呀,你看……”说着,男人便松开美少妇的玉体,让她看向自己的下身。
极美少妇羞涩无比的低头看向男人那兽性的毒龙正坚挺的怒视着自己,这让她感觉到唿吸更加困难了,只看了一眼便快速的抬起螓首,淫声呻吟道,“嗯……老公……清儿……真的受不了啦嘛……”
男人淫声笑道,“好清儿,既然你下面受不了,那就用你上面来替老公我泄泄火吧!”
美少妇一听粉脸更加羞烫起来,一颗螓首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嗯……老公……清儿从来没有……没有用……嗯……老公……不要再羞辱清儿了……好不好嘛……老公……哥哥……亲哥哥……亲老公……”
男人看着美少妇如此淫媚酥骨的浪态,令他胯下兽性坚硬的毒龙更加难受起来,于是便哄骗她说道,“好清儿,乖,听话,你总不能看着老公我现在这么难受吧,啊!”一边说着一边将美少妇的身子往自己的胯下按去。
美少妇一看便反抗着挣扎着用手将男人的身体推开,然后弯着腰跑去,男人一看连忙追了过去,在沙发边上从身后搂住了美少妇的细腰,然后倒向那柔软舒适的沙发之上。
美少妇被男人捉住之后,便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尖叫声,“啊……不要……”,可男人却已经将她的玉体在自己怀里打了个转,然后捧着她羞红娇艳的螓首,“清儿,乖嘛,就用你的小嘴为老公我服务一次吧!”说完便吻住她那半张半合的樱桃小嘴狂吻起来。
美少妇抱紧男人的脖子,主动奉献自己的醉人小香舌将自己檀口之内的芳香完全奉献给男人,希望男人能够忘却了那淫虐自己的欲念,可男人根本就不可能忘却,他一边吻着美少妇的樱桃小嘴,一边将她的玉体往下按压着,当美少妇的螓首来到自己的腹部之时,男人才抬起头来,淫淫的笑道,“清儿,快来亲亲老公的兄弟吧!”说着将自己那兽性的坚硬毒龙勐的往上一挑。
极美少妇被男人这么一弄,那兽性的毒龙便几乎要挑到自己的樱唇上了,吓得她身体本能的往后一退,还好被男人的色手紧紧抓住了,而她后退的身势也让她膝下的双腿顺势跪在了男人的双腿之间,男人那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便几乎与她的螓首平行了。
男人淫虐的用色手按住极美少妇的螓首往自己胯下兽性毒龙按去,迫使极美少妇的一双玉手紧紧的按在男人的大腿之上,虽然她在用力的想要将螓首仰起来,可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她只能慢慢的向男人那兽性毒龙靠去,顿时兽性毒龙本身的兽性异味还有那自己下身娇嫩蜜穴之内淫湿爱液和子宫淫精的异味便扑鼻而来,直熏得美少妇的身心都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
男人虽然刚才听美少妇说过她从来没有用嘴为男人的胯下之物服务过,可却并不清楚她为什么会讨厌这样做,还以为她是害羞忍受不住这种羞辱的感觉而拒绝用嘴为男人的兽性毒龙服务,所以才会在内心邪恶淫虐快感的催促之下,半强迫的逼美少妇用嘴为自己胯下毒龙服务,因为这本就是淫虐美少妇身心的大好时机,男人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极美少妇只觉得一种被强烈羞辱的感觉令她难受极了,尤其是那刺鼻的毒龙兽性异味和混合了自己蜜穴淫精还有男人熔精的异味让她几乎就要呕吐起来,这个时候,她想到了自己的丈夫不知求了自己多少次要自己用嘴为他胯下之物服务,都被自己坚决的回绝了,可现在这个邪恶的男人竟然要强迫自己用嘴去为他的兽性毒龙服务,这种羞辱的感觉怎么可能会让她不觉得难受之极呢!
美少妇感受到的羞辱和委屈让她又一次禁不住流下了晶莹的泪珠,当自己的脸快要贴近那兽性坚硬的毒龙之时,美少妇只能紧闭美目慢慢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嘴。
男人十分兴奋的一边用手按压着美少妇的螓首,一边瞪大了双眼激动的看着美少妇张开了樱桃小嘴然后慢慢将自己那兽性暴怒的毒龙含进嘴里,顿时只觉得自己的兽性毒龙被一张温暖紧窄的小嘴紧紧的包裹住了,那种强烈的舒爽感,还有那无比兴奋的淫虐快感,以及那充斥全身的占有感和征服感令男人禁不住兴奋的呻吟起来,“哦……”
男人舒爽的将头往后靠在了那舒适的沙发之上,享受着自己胯下兽性毒龙插在极美少妇娇嫩樱桃小嘴之中带来的那种强烈舒爽的感觉,浑身的血液都为之而沸腾起来,并不由自主的开始挺动臀部,一双色手也全部按在了极美少妇的螓首之上。
极美少妇屈辱之极的用樱桃小嘴含着男人那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被那毒龙的兽性异味和沾满了自己下身蜜穴淫精的异味直冲鼻端,令她十分的想要作呕,可是男人的毒龙实在太过粗壮了,将她的樱桃小嘴完全塞满了,让她想吐又吐不出来,再加上那小嘴被完全填充满实的感觉令她有些要窒息的感觉,便不由自主的开始上下滑动套弄起来,粉脸之上晶莹的泪花也顺着她娇嫩的肌肤滴落在男人的身上。
男人兴奋之极快感无比,自己胯下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随着极美少妇娇嫩樱桃小嘴的上下滑落套弄变得越来越粗壮坚硬,更加暴怒起来,他自豪无比的低头看去,被乌黑秀发完全遮住了美艳脸蛋的少妇正艰难的用小嘴为自己服务着,便伸出一只色手将她那散乱的秀发梳理到脑后,这下便完全可以看见美少妇的红润樱唇含着自己胯下毒龙上下套弄的淫糜景像,令男人内心深处邪恶的淫虐快感仿佛就要冲破极限似的,令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身体里流动的血液也越来越沸腾。
男人的手已经不需要用力按压美少妇的螓首便可以感觉到她正自觉而主动的用樱桃小嘴套弄着自己的兽性毒龙,这让男人内心深处的那种征服感更加强烈,男人慢慢将手松开放到一边压在了美少妇白色小提包之上。
就在男人极度享受自己胯下毒龙淫弄美少妇樱桃小嘴的兴奋刺激之时,白色小提包内的手机响了,那刺耳的手机铃声将这对忘情的男女都惊醒了。
极美少妇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就好像做错事的小女孩似的,粉脸更加羞红,又好像正在偷东西的小贼被人当场抓住似的,让她的娇躯都开始轻微的颤抖抽搐起来,一双玉手不自然的紧紧握住了男人那兽性的毒龙,意欲抬起自己的螓首离开男人,就在她的樱唇快要吐出男人兽性毒龙之时,男人的一只色手又按在了她的螓首之上,将她重新压了下去,因为男人这次用的力气很大,所以美少妇只能再次深深的将男人的粗壮巨龙含入嘴里,虽然只含进了一半,但这已经是极限了,因为男人的兽性毒龙好像就插入她的咽喉深处了,令她感觉十分难受。
男人虽然也吓了一跳,但他马上恢复过来,继续用手按压着极美少妇的螓首让她继续用樱桃小嘴为自己的胯下毒龙服务着,一边从白色小提包里拿出了美少妇精美的名牌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婆婆两字,便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清儿吗,你在哪里呀?”电话那头传来成熟美妇人李碧云有些着急的声音。
“是云云呀!我是孝天!”男人淫邪的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孝天?啊,少春,你怎么……,清儿呢?”美妇人李碧云起初一听男人自称是孝天还吓了一跳,但很快便听出了那是年轻男人阳少春的声音,刚想说什么,又怕自己的媳妇在一边听见了不好,便连忙问他清儿在哪。
男人淫淫的笑着,低头看了看极美少妇正艰难含着自己的胯下毒龙,便说道,“清儿有事走开了,你们到家了吗?老婆!”
“嗯,老公,我和丹儿还有莲妹已经到家了,可是不见了敬学还有清儿,你们现在在哪呀,出了什么事了?”成熟美妇人一听男人在电话里叫自己老婆,便猜想到可能是媳妇回到他身边了,便羞红着脸说道。
男人淫色的笑道,“乖云云,现在一时跟你说不清,等我和清儿回家之后再跟你解释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抓着极美少妇的秀发挺动着自己的胯下毒龙抽插着她的樱桃小嘴,这种强烈的刺激快感令他兴奋到了极点。
“哦,那清儿现在在吗,我有话要和她说!”成熟美妇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想到年轻男人和自己年轻美艳的儿媳妇在一起时,一种不好的预感便让她有些焦虑不安起来。
男人一听便笑道,“哦,你要和清儿说话呀,我看一下清儿现在有没有空!清儿,清儿,你妈要和你说话!”男人一边假装应对着美妇人,一边更加快速的挺动自己那坚硬粗壮的毒龙快速的抽插着极美少妇的樱桃小嘴,享受着淫弄她下身蜜穴花心一般的快感,还特意说出那句你妈要和你说话来,以此来进一步的羞辱极美少妇的身心,从而达到他享受内心邪恶淫虐快感的刺激。
极美少妇一边屈辱的用樱桃小嘴含着男人的胯下毒龙被他肆虐的抽插着,一边听着男人有意羞辱她的话语,便让她浑身上下那种被淫虐的快感刺激着她体内春情欲火狂涨到了极点,从下身蜜穴花心子宫深处喷泄而出的淫精更加如决缇的洪水泛漤成灾,淫媚的呻吟声也不知不觉的发了出来。
第一百一十八章 美丽儿媳之十分满足(3)
? ? 成熟美妇人李碧云在电话那边越来越感觉不安了,因为她已经从电话里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女人淫媚的呻吟声,这让她浑身都臊热起来,忍不住叫道,“清儿,清儿,清儿。”
? ? 男人看着身下极美少妇被自己淫虐的模样,便刺激了他内心原始兽性的狂暴,于是便更加快速而大力的抽插着美少妇那娇嫩的樱桃小嘴,就在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不受控制之时,迅速的将自己的兽性毒龙从美少妇的樱桃小嘴之中抽了出来,那抓住美少妇乌黑秀发的色手勐的向她身后一扯,美少妇感觉到男人的粗壮毒龙抽离了自己的小嘴便开始急速的喘息着,并被男人兽虐的行径弄得轻声尖叫了一声,“啊!”
? ? 随着极美少妇的螓首向身后仰去,男人握着自己暴怒的兽性毒龙便将那火热磙烫的熔精直射美少妇羞红娇艳的脸蛋,“啊!”极美少妇又是一声淫浪的叫声,只觉得男人那火热磙烫的熔精完全射在了自己的粉脸之上,那种被颜射的羞辱感令她浑身更加剧烈的颤抖抽搐起来,而男人也被这种肆虐羞辱极美少妇的行径引得他体内兴奋的快感刺激到了顶点,忍不住的也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哦……”
? ? 男人在舒爽之极的狂暴之后,开始有些喘着粗气了,一看极美少妇的粉脸之上全是自己那白白的熔精,几乎令她的眼睛都打不开了,看着如此淫美的少妇人妻,令男人体内那种无比的征服感更加强烈了,而此时电话里传来成熟美妇人焦虑不安的声音同样也刺激着男人体内那兽性欲火的狂涨。
? ? 男人慢慢将手机贴向耳旁,一边舒爽的喘着气一边说道,“乖云云,清儿马上就来,你再等一下。”说完便弯腰将手机贴向极美少妇的耳旁。
? ? 极美少妇因为被男人肆虐的淫弄和刚才兽性的插弄樱桃小嘴以及那强烈刺激的颜射,让她的唿吸变得杂乱而混浊,当男人把手机贴向她耳际之时,她便强忍着那种想要大声喘息的感觉,竭力克制住自己此时的心情,“妈,妈妈,我是,清儿!”
? ? 成熟美妇人李碧云从电话里听到儿媳妇有些混浊的唿吸声,便焦急的问道,“清儿,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呀,少……你爸他,他没,你怎么样吧!”美妇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 “嗯,妈妈,清儿清儿现在很好,他,爸爸他也好!”极美少妇羞辱之极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快速的将头别了过去,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口,虽然脸上却是男人狂暴之后刺鼻的熔精味道,但这种身心被极度羞辱的感觉令她快要疯掉了,面对婆婆的问话,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 ? 男人淫邪的笑着从极美少妇的白色小提包里摸出了一包面巾然后便递给了极美少妇,“擦擦吧,乖女儿!”说完便将手机贴向自己的耳际,“乖云云,我和清儿都很好,我会好好照顾清儿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过一会儿就回去了!”
? ? 此时电话那头的成熟美妇人李碧云只觉得体内好像翻江倒海似的,又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味道,“老,老公,你,你快点带清儿回家吧!”
? ? 男人一边淫笑着一边看着美少妇用面巾擦拭着粉脸之上浓浓的白色熔精,“知道了,老婆,我和清儿很快就会回去了,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疼你哟。”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并随手将电话扔到了沙发之上,再一把将跪在自己身下的极美少妇重新搂进了怀里。
? ? 极美少妇羞涩无比的将粉脸紧紧靠在男人的怀里,不敢去看男人那淫邪的充满兽欲红光的双眼,而男人的色手却按在了她胸前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之上一边抚揉把玩着,一边淫邪的笑道,“乖清儿,刚才老公我弄得你爽不爽呀!”
? ? 极美少妇明知道这是男人故意在羞辱自己,可是这却令她觉得有种莫名的兴奋,禁不住的在男人怀里点了点头,虽然她没有说出来,可是她的动作回答了男人。
? ? 男人看了看怀中的极美少妇,突然一种更加淫虐的快感涌上心头,一只色手向她的下身抚去来到她的玉臀之上轻轻抓住那雪白丰满的翘臀臀肉揉搓着,一边淫声笑道,“好清儿,你的身子实在太美了,老公我又想要你了。”
? ? 一听男人的话,吓得极美少妇全身直打抖,连忙睁开羞涩的美目看向男人,“嗯,老公,不要,不要再弄清儿了,求求你了,饶了清儿吧!”
? ? 男人盯着怀中美艳少妇人妻那羞涩求饶的粉脸,那只揉捏她玉臀的色手不由的更加用力起来,内心深处原始兽性的欲火便更加高涨了,“乖清儿,你不是答应过将整个身子都献给我吗,可是现在你还有一个地方老公我没有碰过哟!”一边说着,男人那揉搓美少妇玉臀臀肉的色手便将中指滑入了美少妇玉臀肛穴之上。
? ? “啊!”极美少妇便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兴奋点都涌向身体的同一个地方,那便是男人色手中指按压着的玉臀肛穴,一种无比强烈的恐惧感令她感觉到浑身发冷,一双玉手不由自主的推着男人的身体,哆嗦似的呻吟道,“啊,不,不,不。”极美少妇已经意识到了男人的邪恶意图,这令她感觉到非常的不安,所以反应也更加强烈更加敏感一些。
? ? 男人淫淫的笑了笑,“清儿,你难道不想将整个身子都送给老公我吗?”说着便将极美少妇又一次的压倒在那沙发之上,低下头便含住她胸前丰满雪白的坚挺玉乳吸吮起来。
? ? 极美少妇被男人再一次吸吮自己的玉乳弄得全身的春情欲火又高涨起来,可是已经不能再承受男人继续淫弄的身子却让她开始激烈的反抗挣扎起来,美少妇高仰着螓首,呻吟似的叫道,“啊,不可以,啊,不可以呀,啊。”
? ? 男人被极美少妇强烈的反抗与挣扎弄的更加兽性大发,他直起腰身捉住美少妇的一双玉手然后往她的螓首上按去,同时下身用自己的双腿将美少妇那欲紧紧夹拢的玉腿顶开,将自己那兽性的毒龙快速无比的插入她那娇嫩的蜜穴花心深处。
? ? “啊……”极美少妇感受到了被男人强奸似的痛苦,随着男人那坚硬粗壮的毒龙第三次插入自己的蜜穴幽径之内,令她痛苦之极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声。
? ? 男人一边疯狂的抽插着极美少妇娇嫩而紧窄的蜜穴幽径,一边含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大力的吸吮着咀嚼着,再一次享受肆虐淫弄极美少妇淫媚身子带给自己的巨大快感,迫于美少妇的反抗与挣扎比之前两次要强烈一些,让男人也产生了那种野蛮淫弄极美少妇而带来的无比兴奋刺激感觉,同时也让男人完全占有极美少妇的身子,彻底征服极美少妇身心的欲望更加强烈起来。
? ? 随着男人兽性坚硬而粗壮的毒龙快速大力的插弄着自己娇嫩的蜜穴,极美少妇很快便又攀上了男女性爱的最高峰,虽然她不想,可是身体的本能却让她不得不去享受这种好像飘在空中,快乐而又舒爽的感觉,淫媚的浪吟之声便又一次从她的樱桃小嘴和琼鼻深处崩发了出来。
? ? 男人狂野兴奋的抽插着身下极美少妇的娇嫩蜜穴,一只色手死死的钳制住美少妇的双手,另一只色手便快速的下滑直美少妇的细腰之下,将她那勾起的修长玉腿大力的往旁边按压着,同时更加快速而直接的插弄着美少妇紧窄无比的蜜穴花心,感受着那兽性毒龙龙首每次插入直接进入那蜜穴娇嫩子宫深处带来的强烈刺激快感。
? ? “啊……啊……啊……”被男人如此完全深入的插入蜜穴子宫深处,让极美少妇的身心再一次沦落入那无边无际的淫欲浪潮之中,男人狂野的动作让美少妇的身心在感受快乐的同时也感觉到了男人那邪恶的淫虐快感刺激,她知道自己的身子今晚将完全丧失在男人的胯下,原本想要反抗挣扎而紧崩的身体也开始放松下来,完全任由男人唯所欲为。
? ? 男人从极美少妇的身心变化和她身体本能的反应可以感觉到她已经完全臣服于自己了,于是便直起腰身,双手捧住美少妇的纤细柳腰,一边肆虐的淫弄着美艳少妇的身子,一边欣赏着美艳少妇在被自己淫弄之时而表现出来的那种淫媚浪态,听着她那勾魂蚀骨般的淫浪呻吟声,更加疯狂更加兽性的抽插起来。
? ? 极美少妇淫媚的浪吟着,挺胸抬臀的迎合着男人疯狂而兽性的淫弄,本就不堪淫弄的柔美身子此时更因为过度的沉浸在那淫欲浪潮之中而更加不堪承受了,同时从身下娇嫩蜜穴幽径深处的子宫内张开的花心嫩肉也越来越快的吐纳着,肉与肉紧密摩擦所产生的强烈快感令她整个身心都飘了起来,一双玉手紧紧抓住头顶之上的沙发靠埝,高仰着螓首,大声的浪吟着,“啊……老公……亲哥哥……啊……啊……啊……太舒服……太美了……啊……亲老公……亲丈夫……亲哥哥……亲爸爸……啊……插死清儿了……啊……啊……啊……”
? ? 当男人听着极美少妇有些胡言乱语的大声淫浪呻吟之时,也刺激着他内心邪恶淫虐快感的暴长,一双色手改为托住美少妇的两片玉臀,抓着揉着捏着,低头看着自己那兽性坚硬而又粗壮的毒龙快速的在极美少妇那温暖潮湿娇嫩紧窄的蜜穴幽径之内进出着,火热的毒龙坚硬的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棍一般,每一下深深的插入和快速的抽出都将那两片蜜穴花瓣快速的拨弄着,形成一道淫糜之极的景像,看着如此淫美的画面,男人又一次想要狂暴的欲念在脑海里急升。
? ? 这种想要狂暴的欲念让男人不得不强吸了一口真气,改而弯下腰张开狼口含住她胸前雪白丰满玉乳吸吮舔弄起来,用转移进攻目标的方法暂缓自己那想要狂暴的欲念,同时想要完全占用美少妇身体最后一块处女地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那双托住美少妇玉臀揉搓抚捏她玉臀臀肉的色手也不由自主的向她那敏感的玉臀肛穴摸去。
? ? 正紧闭一双美目完全沉醉在男人肆虐抽插娇嫩蜜穴花心的极美少妇,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下身玉臀肛穴之上传来的那种如触电般的感觉,令她淫媚无比的娇声浪吟起来,同时整个身子也更加快速的痉挛抽搐起来,从那蜜穴子宫深处喷泄而出的暖暖淫精伴随着那性爱高潮的倾覆,在那玉臀肛穴被揉搓的极度快感之中像好美丽的花朵一般真情的绽放开来。
第一百一十九章 美丽儿媳之十分满足(4)
此时的男人也感觉到了身下极美少妇又一次在性爱高潮之时所喷泄而出的大量淫精直浇灌着那坚硬粗壮的毒龙龙首,这令他脑海深处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几乎不受控制了,迫于内心邪恶淫虐快感的需要,男人迅速将自己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从美少妇的娇嫩蜜穴子宫深处抽了出来,然后将身下娇转承欢浪吟不止极美少妇的玉体翻转过来,自己则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体之上,不住的用一双色手在美少妇那光滑细腻雪白娇嫩的躯体上游走着爱抚着。
极美少妇美美的回味着刚才男人再次将她推向性爱高潮的最巅峰之时所带来的极大的快乐,淫媚的呻吟声和急促的喘息声已渐渐融为一体了,而随着男人的一双色手在她身体上不住上下爱抚,更是挑拨起她体内还没有完全熄灭的春情欲火,这种好像被欲火煎熬的刺激令她淫浪不已媚态百出。
男人强压住内心深处邪恶淫虐的兽性欲望,一边爱抚着美少妇的身子一边亲吻着她光滑如玉的肌肤还有她那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体香的秀发,那种淫糜的香味令男人对身下的极美少妇越来越充满了强烈的占有感和征服感。
男人侧身从后面搂住极美少妇的细腰,一手按在她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上揉捏着,一边在她耳垂淫淫的说道,“好清儿,美清儿,老公我真的好爱你!你的身子那么美,老公我真是百玩不厌呀!”
美艳少妇人妻羞红了粉脸听着男人淫淫的情话,让她也不知不觉的被融入其中,“嗯,老公,清儿也爱你!清儿真的好快乐,好满足,好幸福!老公!嗯!”
男人爱吻着舔弄着极美少妇的耳垂,一边用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一边继续淫声对她说道,“乖清儿,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你的身子除了我之外,绝不准其他男人再碰你的身子。”
“嗯,老公,清儿从今以后就只属于你一个人所有,清儿的身子,清儿的心也都完完全全的属于你一个人所有,你才是清儿的亲老公、亲哥哥!”极美少妇羞艳淫浪的回应着男人的淫话。
男人听到极美少妇叫自己亲哥哥,这更加刺激了他内心邪恶兽性的淫虐快感,于是便淫邪的笑道,“好清儿,我不仅仅是你的亲老公,亲哥哥,还是你的亲爸爸哟!”说着那握住美少妇胸前雪白玉乳的色手就用力的捏了几下。
“嗯……”极美少妇羞艳绝伦的仰首浪吟一声,虽然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在淫情高潮之时忘情的叫过男人为亲爸爸,但现在听男人如此说来还是让她觉得羞涩无比,同时那种不伦的禁忌快感也刺激着她体内春情欲火的愈来愈高涨,这一声浪吟不知是代表她应允了男人的淫邪,还是反对,不管怎么样,她此时已经完全陷入男人所营造的淫欲风暴之中去了。
男人听着极美少妇那淫媚之极的呻吟声,内心深处那种对不伦禁忌爱恋的欲火便让他越发兴奋起来,感觉之中好像怀中的美少妇真的变成了他的女儿一般,令他有种兽性的冲动,更加深吻着美少妇雪白的颈脖子,几乎是用咬的吸住那娇嫩的肌肤咀嚼着。
被男人兽性冲动激发起体内高涨春情欲火的美少妇好像意识到男人那种对不伦禁忌的兴奋,让她更加感觉到羞涩,她想要逃脱出男人的狼吻可是却完全做不到,在一种意识错乱的情况之下,让她禁不住淫媚的浪叫道,“啊……爸爸……不要……”
听到极美少妇如此勾魂夺魄般的淫浪叫声,男人几乎发狂了,原本侧着的身体慢慢将美少妇压在身下,狼吻着她的香肩玉肌,然后一只色手便探向她的下身蜜穴爱抚着那湿淋淋的蜜穴花瓣,胯下粗壮坚硬暴怒的兽性毒龙已经胀痛到不能再能胀痛的地步了,有些不自然的顶在了极美少妇的两片粉嫩玉臀中间。
“嗯……老公……”极美少妇也听到了刚才自己失言叫男人为爸爸,这让她觉得无比的羞涩,所以在感觉到男人胯下兽性毒龙顶在自己玉臀中间之时,便快速的改口称男人为老公,可是这根本就是欲盖弥彰的做法,反而更加刺激了男人内心邪恶兽性欲念的暴长,一种想要以父亲身份去侵犯美艳少妇的欲念便在男人的脑海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哦……清儿……宝贝……乖女儿……让爸爸来疼疼你吧……”男人完全陷入了错乱的身份变换之中,此时他就是以美少妇家翁的身份在侵犯着她的玉体,这种感觉让男人勐的一下回到了他第一眼见到美少妇之时,自己还戴着于孝天的面具,当时他所看到的便是美丽儿媳那极具诱惑力的深不见底的迷人乳沟,而美少妇娇羞无比的嗔态也让男人意识到儿媳妇的身体是刺激的源泉,兴奋的源泉,也是那罪恶开始的源泉。
被男人有些激动而错乱的淫言秽语刺激得体内欲火高涨的极美少妇好像在此时此刻也完全忘却了男人的真实身份,幻想着丈夫的父亲正在淫邪的猥亵着身为儿媳妇的自己,让她在那种禁忌淫乱的气氛之下变得越来越淫媚,“嗯……爸爸……不要……不可以……”
男人近乎粗鲁的将身下极美少妇的玉体抱了起来,让她双手撑在沙发手靠之上,然后自己则单脚着地,一腿跪在沙发之上,非常熟练的从身后将自己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插进了美丽儿媳的娇嫩蜜穴之中。
“啊!”美艳少妇忘情的仰头呻吟起来,自己的身体又一次被男人侵犯了,虽然下身那种被粗壮坚硬毒龙完全充实填满的胀痛感依旧,可是却让美少妇感觉到更加刺激,因为这一次男人是以自己家翁的身份侵犯自己,而这种不被世人所接受的伦理禁忌行径就是刺激她体内淫乱血液快速流窜乃至奔腾的主要原因,因此也让她觉得更加的满足,更加的兴奋,更加的刺激,更加的快感如潮。
男人也完全沉醉在这角色变换的禁忌兴奋之中,他此刻正在淫弄的美少妇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他的儿媳妇也就是他的半个女儿,所以他那暴怒的坚硬毒龙更加凶狠残暴的抽插起来,在这种思想与肉体趋于幻想而又贴近实际的过程中,男人体内邪恶淫虐的兽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膨胀,虽然已经在极美少妇的身体里狂暴过两次,并且颜射了一次,但这根本没有让男人感觉到疲倦,反而让男人就好像打了兴奋剂似的更加兴奋更加激动起来。
被男人狂野粗暴的插弄迅速攀上男女性爱高潮的极美少妇,好像也疯了似的,主动将自己的玉臀向后挺动着迎合着男人胯下兽性毒龙对她娇嫩蜜穴花心的无情摧残,竭力忍受着那娇嫩蜜穴子宫被男人坚硬毒龙完全插穿所带来的强烈兴奋刺激快感,淫浪的呻吟声不绝与耳的传来,“啊……啊……亲老公……亲哥哥……啊……亲爸爸……爸爸……你插得清儿……啊……插得清儿太舒服……了……啊……亲爸爸……清儿快要被你……啊……被你……插坏了……插死了……啊……又插到……插到花心了……啊……啊……”
男人听着极美少妇淫浪的呻吟声,也好像被感染了似的,极度舒爽的呻吟道,“哦……清儿……老婆……乖女儿……你的小穴夹得爸爸……哦……夹得爸爸好爽呀……真是太舒服了……哦……太刺激了……亲女儿……乖女儿……小穴太美了……哦……”
完全陷入错乱世界中的男人和女人都很认真的扮演着各自的身份,就好像那完全抛弃了伦理道德和不伦禁忌的野兽一般,男人更加疯狂更加凶狠的抽插着美少妇的娇嫩蜜穴,每一下用力的深深插入都仿佛要将美少妇娇嫩蜜穴子宫贯穿似的,而美少妇也更加主动更加快速的向后挺动着自己的玉臀,仿佛非常希望男人的坚硬毒龙能够完全插穿自己的蜜穴子宫似的,已完全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和所有的伦理道德,整个身心都沉入那无边无际的淫乱大海之中去了。
极美少妇越是如此淫媚的浪态百出,越是让男人内心那邪恶淫虐的快感倍增,男人一手搂紧了美少妇的纤细柳腰,另一只色手便抓向美少妇因为身体剧烈运动而飘起来的秀发,大力的往后拉扯着,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骑在了一匹母马身上,肆虐的抽插,尽情的驰骋,享受着那无尽的占有感和征服感充斥着全身,那意气风发的自豪感更是一波接一波的涌上心头。
而随着体内兽性欲望不断膨胀的男人,在意识到自己的真正的目的之时,便放缓了抽插的速度,开始用双手抓住极美少妇那雪白丰翘的玉臀臀肉,并用力的往两边按压着,当他看到极美少妇那紫红色的娇嫩无比的玉臀肛穴之时,那种想要夺取美少妇身子最后一块处女地的欲念便完全占据了他的大脑,男人那站立挺直的单脚也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身体更加前倾的向下压着。
极美少妇因为迫于男人身体的下压之力,便不由自主的将身子的上半身贴紧了柔软舒适的沙发,而她那雪白浑圆丰满圆翘的玉臀却是高高翘起,随着男人那两只色手不断揉搓下压两片玉臀臀肉,使的美少妇渐渐从心底深处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自己的玉臀肛穴正赤裸裸的呈现在男人的眼底,那种被肆虐窥视身体最隐密部位的刺激快感让她觉得唿吸不畅,而且有些窒息了。
男人的双手继续一边揉搓着美少妇雪白圆翘的玉臀,一边瞪大了充满兽欲之光的色眼紧盯着美少妇那紫红娇艳的玉臀肛穴,从那玉臀肛穴的颜色来看便可以判断出这是美少妇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还不曾被其他男人的胯下之物进出过,这种好像肆虐美处女的感觉让男人更加兴奋了,一想到绝美少妇的处子贞身被其他男人夺走,便让他觉得十分的愤怒,现在男人看着美少妇那娇嫩的玉臀肛穴,想要夺走她玉臀肛穴处子贞洁的兽性欲念便暴长到了空前最高境界。
男人缓慢的将自己那沾满美少妇蜜穴淫精的坚硬毒龙抽了出来,然后轻轻的顶在了极美少妇娇嫩无比鲜艳无比刺激无比的玉臀肛穴之上,渴望着进入那玉臀肛穴所带来的异常兴奋和刺激快感,用那毒龙龙首温柔的研磨着那娇嫩的玉臀肛穴,将那毒龙龙身上沾满着美少妇蜜穴子宫肉壁里喷泄而出的淫精以及那淫湿爱液去润滑着,双手更加用力的往两边下压着那雪白圆翘的玉臀,并用坚硬如铁的毒龙顺着那臀沟湿润着美少妇那娇嫩的玉臀肛穴。
第一百二十章 美丽儿媳之十分满足(5)
已经意识到身后的男人想要对自己做什么的绝美少妇,此刻就算想要反抗挣扎也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被男人淫弄到身心疲惫的她,只能颤抖着身子迎接着那被男人暴肛而带来的巨大恐惧,淫媚娇浪的呻吟声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男人强忍着自己内心那份邪恶淫虐快感的刺激,慢慢将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龙首插入了极美少妇紫红娇艳的玉臀肛穴之中,“啊……”“哦……”男人和女人同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声。
极美少妇那声长长的呻吟是因为自己的玉臀肛穴被男人那兽性粗壮坚硬如铁的毒龙龙首插入而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般的剧烈的疼痛感,她的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抽搐起来,玉臀拼命的收缩着,那是因为疼痛而产生的自然反应,如果不是有男人的一双色手大力的往两边下压着,恐怕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还要令美少妇感觉更加强烈。
而男人那声长长的呻吟是因为自己胯下毒龙虽然只插入了一个毒龙龙首,却被美少妇那娇嫩无比紧窄无比的玉臀肛穴死死的夹住了,根本无法前进,而这种肉与肉死死包裹在一起的舒爽感令男人内心那种邪恶兽欲膨胀到了极至,同时也令他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越来越不受控制。
极美少妇实在忍受不住那玉臀肛穴被坚硬毒龙插入所带来的剧烈疼痛,身体本能的向前挪动,想要摆脱男人对自己玉臀肛穴的插弄,可是男人的色手紧紧按住了她的玉臀臀肉,皱着眉将自己的胯下毒龙再往那玉臀肛穴的深处插了进去。
“啊……”又是长长的一声痛苦的呻吟声,极美少妇的粉脸之上已经满是晶莹的泪花,“啊……爸爸……啊……痛死清儿了……不要……不要……再往里……往里插了……啊……呜呜……呜呜……”美艳少妇已经放声痛哭起来,被男人暴奸玉臀肛穴所带来的巨大疼痛感比男人初次插入自己蜜穴花心之内带来的疼痛感要强上十倍,这让她本就不堪淫弄的身心完全承受不住了。
听到身下美艳少妇痛苦的哭泣声,男人反而越发淫虐兽性大发,他一边爱吻着美少妇的玉背肌肤,一边温言安慰道,“乖清儿,乖女儿,爸爸会很温柔的,你忍着一点,啊!”说着男人狠下心,用上了内家真气,使自己胯下兽性毒龙为得更加坚硬更加粗壮,然后狠狠的往里插去,这一次虽然动作比较缓慢但力道巨大且没有断续。
“啊……”极美少妇只觉得自己下身的玉臀肛穴仿佛被男人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活生生的撕裂开来了,巨大的疼痛感让她在瞬间便晕厥过去,而男人也是紧皱着眉头,感觉着自己的兽性毒龙好像穿透了一条完壁无暇的嫩肉,那种肉与肉死死摩擦而产生的感觉令他也感觉到了一丝疼痛,当自己终于将兽性粗壮的毒龙完全插入了美少妇娇嫩紧窄无比的玉臀肛穴深处之时,便感觉到在美少妇玉臀肛穴深处的嫩肉之中喷泄而出大量暖暖的淫湿爱液,不住的浇灌着自己的毒龙龙首,这种新鲜刺激的感觉令男人舒爽得就好像整个身心都飞在天空中一般。
“哦……乖女儿……宝贝清儿……真是太爽了……哦……”男人的双手在身心舒爽的意境之中有些忘情的松驰了下压的力道,随即便让男人感觉到自己那插在美少妇玉臀肛穴深处的毒龙好像发出了一声龙吟,刚才穿透的那条肛穴嫩肉又合拢了,完全将他的毒龙死死的咬住了,这令男人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一发不可收拾,迫使男人不由的再次强吸一口真气,强压制住了那狂暴的欲念,一双色手再度用力的往两边下压着美少妇雪白丰满现在已呈粉红色的玉臀臀肉,并开始缓慢而艰难的抽插。
“嗯……嗯……嗯……”被男人暴奸玉臀肛穴而疼痛得晕厥过去的极美少妇随着男人开始缓慢的抽插,而又痛醒了过来,她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失去了感觉,那巨大的疼痛感已经让她麻木了,就连下身蜜穴花心深处喷泄而出的大量淫精狂涌而出都已经让她感觉不到了,只能是淫淫的喘息着,浪哼着。
男人咬着牙忍着坚硬毒龙插弄美少妇玉臀肛穴带来的丝丝疼痛感,这种感觉让他立刻联想到了那成熟妩媚的妇人李碧云还有那美艳性感诱人的干姐林玉晶,她们的玉臀肛穴初次被男人插弄之时,也让男人产生过丝微的疼痛感,可是眼前身下绝美少妇的玉臀肛穴让他产生的疼痛感却更加强烈一些,而且时间也久一些,足以证明绝美少妇的玉臀肛穴是如何之紧窄绝伦。
男人缓慢的抽插着,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已经被美少妇玉臀肛穴的嫩肉死死咬红的毒龙龙身,令他兽性狂发,便加大了力道和抽插的速度,一双色手更加死命的往两边按压着那粉红色的臀肉,虽然只能起到扩张肛穴一丝空隙的作用,但这也足以让男人感觉到那种疼痛感减轻了不少,也才使的男人能够快速的抽插和大力的淫弄美少妇的玉臀肛穴。
随着男人越来越快的抽插,极美少妇也慢慢感觉到自下身传来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首先是从下身蜜穴花心子宫内狂涌喷泄而出的淫精令她感觉到兴奋,而后是男人那坚硬粗壮的毒龙插弄自己玉臀肛穴给她带来的那种淫欲高潮之时才会有的酥软刺激,一颗螓首也禁不住的往后仰起,浪吟起来,“啊……啊……亲哥哥……爸爸……亲爸爸……啊……啊……好刺激……刺激呀……啊……啊……”
对于初次尝试肛交的极美少妇来说,除了那种强烈兴奋的感觉之外便是那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这让她不禁想起了丈夫对于自己玉臀肛穴的渴求,每一次丈夫的渴求都被她以死要挟而告终,在她传统思维世界里,玉臀肛穴是不能被男人碰触的禁地,那里是全身最隐私也是最令人觉得羞耻的地方,她从来不敢想像男人的胯下之物淫弄那里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因为这让她觉得恶心,就好像丈夫要求她用嘴去服务他的胯下之物一样,让她觉得恶心,十分的恶心。
可是就在今天,邪恶的男人不仅仅逼迫她用樱桃小嘴去含男人的兽性毒龙,还羞辱之极的将那火热磙烫的熔精暴射了她一脸,男人对她这样作已经让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很荒淫很下贱了,可是当男人完全将那坚硬兽性的毒龙插入她的玉臀肛穴深处之时,她的观念彻底发生了改变,因为她的身子对邪恶的男人而言不再有任何隐私了,她的身子已经完全被男人占夺了,不仅仅是身子,连她的心灵也一同被男人完完全全的占夺了,而造成她观念彻底改变的根本原因就是男人那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肆虐她玉臀肛穴所带给她的那种强烈无比,刺激无比的淫欲高潮。
就在绝美少妇身心彻底改变的同时,正在淫弄美少妇玉臀肛穴的男人也在内心深处发生着变化,自从男人回到这片故土之后,他所经历的每件事以及每一个女人,都带给了他不小的心灵震撼,然而最大的心灵震撼还是来自于此时身下的绝美少妇,从她的身体上让男人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无语伦比的感觉,这种感觉既不是那种淫欲的快感,也不是那种淫虐的快感,而是一种真爱的体现,虽然绝美少妇并不是男人所见过的女人之中最美的一个,可是她的身体带给男人的震撼以及心灵震撼却绝对是最深刻的一个,造成男人这种心灵真爱的崩发,其根本原因也就是因为男人无情的占有了绝美少妇身上的最后一块处女地,这让他感觉到身下的美少妇就是自己的爱妻,而此时他正在做的事便是与爱妻在新婚之夜应该做的事,夺走她的处子贞结,只不过爱妻的处子贞结并不是娇嫩的蜜穴而是那娇嫩的玉臀肛穴。
不管怎么说,男人和女人的心理变化实在太快了。男人在心灵真爱崩发的瞬间,更加狂野凶狠的抽插着绝美少妇那娇嫩紧窄无比的玉臀肛穴,好像他胯下的毒龙真的幻化成了一条飞翔的巨龙,在绝美少妇紧窄娇嫩的玉臀肛穴之内飞驰着,这种比插弄她蜜穴花心还要更加舒爽的强烈快感令男人兴奋的呻吟起来,“哦……清儿……清儿……乖女儿……爸爸……爸爸太爽了……太爽了……哦……”
由于心灵的变化,绝美少妇的整个身心仿佛都融入了男人的身体之中,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体之上,双手死死的往两边按压着玉臀臀肉,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快速大力的抽插着自己的玉臀肛穴,还有男人那舒爽的呻吟声,这一切都令绝美少妇体内那淫欲澎湃的芳心时刻飞翔在那快乐高潮的最巅峰,“啊……老公……哥哥……爸爸……啊……清儿……清清儿也……也很舒服……啊……亲爸爸……你要……啊……你要……插死清儿了……啊……清儿的身子……清儿的身子终于……终于全部都给了你……啊……”
爱吻着美艳少妇娇嫩肌肤的男人听着她那淫浪的呻吟声,整个心都跳出了心房,因为他知道美少妇彻彻底底的臣服于自己胯下了,也知道她已经心甘情愿的要做自己的女人了,尤其是美少妇那句亲爸爸更是叫得男人酥骨的舒爽,这种在禁忌不伦幻想之中的淫虐性爱,让男人那不受控制的狂暴欲念再次涌上心头,在心灵真爱的崩发之下,男人没有再强压制住那狂暴的欲念,而是随着身体本能的推动,狂风暴雨般凶狠无比似的快速抽插着美少妇娇嫩紧窄的玉臀肛穴,在狂暴欲念完全失控的情况之下,将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死死插在美少妇的玉臀肛穴最深处,将那最为壮观的火山暴发,将那最为火热最为磙烫的熔精毫无保留的侵泄而注。
沉浸在良久快乐高潮余韵之中的男人,由那坚硬兽性毒龙在绝美少妇玉臀肛穴深处淋漓尽致的暴射而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是建立在淫虐快感之上的占有感、征服感和自豪感凝聚而成的。而美艳淫媚的少妇被男人那火热磙烫的熔精无情的灼伤着自己玉臀肛穴最深处的嫩肉,那淫欲高潮快乐极限的暖暖淫精也从那娇嫩的蜜穴子宫深处喷泄而出,极度舒爽的感觉让她再一次品尝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性爱高潮,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幸福,什么才是真正的十分满足。
(全文完)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