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侣游仙8

【第八章 宗门淫乱(一)】
钱无忌是天心宗三代弟子内门的大师兄。自从进入天心宗之后,他就是人人称赞的天才。修行不到两千年,就已经成了金仙初期的高手。在天心宗三代弟子中无人能及,即使在整个仙灵界都少有人能及。如果不是天心宗内有两个更天才的人——宗主一对女儿,他一定会被称为天心宗的希望。
虽然钱无忌的天分高、修为深,但是却从来不盛气凌人。虽然他不是很善于和人交往,但对师弟师妹们很是照顾。也正因为如此,师弟师妹们都很尊敬他。
在天心宗,他绝对是最受欢迎的男弟子。
今天的钱无忌思绪很乱,乱的一向勤奋的他根本没心情练功。此时的他一脸惆怅的坐在窗边、回想着白天时看到的那抹无论如何无法忘记的倩影。
“师叔……唉!”
一声叹息,表明了心中的惆怅。奈何这份心意却永远不敢表露,因为他知道,伊人待嫁,未婚夫是他无法相较的人。即使没有此人,门中还有一个和她最为亲近的人在。身份、地位、修为都比心中伊人差的他只能回忆着脑中那诱人的美腿、裸背、丰胸、半遮半露的翘臀回忆。
心烦意乱中,钱无忌抽出长剑来到了院中演练起来。作为术武双修的金仙,钱无忌的剑法和人间所谓的高手有着天壤之别。长剑挥舞中,惆怅、遗憾的剑意充斥在院子里。如果修为不够的人进入院中,立刻就会被着剑意影响。如果是人间的凡人,立刻就会永远沉沦之中醒不过来。
“无忌,什么事儿让你的心情这么低落?”
甜美的声音响起,令钱无忌的长剑立刻停止了挥舞。一瞬间,钱无忌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不过他清楚,以他的修为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立刻发现了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不过在看到那个身影的一瞬,他的呼吸立刻人不住粗重起来,因为梦中伊人的打扮竟然是那么的诱人,诱人的令一向坐怀不乱的他都感觉浑身燥热、胯间有些蠢蠢欲动了。
一身轻薄白色的透明纱衣、下面只有一件肚兜勉强的遮住了小部分的奶子和阴户。走动中,交互移动的双腿都会令勉强被盖住的阴户露出来。这应该是晚上一个人在屋里、或者在夫婿面前才会做的,但是如今伊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面前这样打扮。钱无忌的心中又无数个疑问,但是这些疑问最后却只说出了一句话。
“师……师叔!您怎么来弟子这儿了?”钱无忌反问的同时,目光却悄悄的转移了,因为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失态。
眼前的伊人正是钱无忌魂牵梦萦的伊人、他的师叔、天心宗宗主之女凌静云。
钱无忌不清楚,他心中恋慕多年的女子,刚刚和自己的奴才肏屄、而且被奸的高潮连连。在向自己的奴才求饶之后,凌静云才来找他。而找他的目的更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怎么?师叔不可以来你这儿吗?”凌静云笑着说道。
“不……弟子不敢!”性格严谨的钱无忌,面对凌静云的调笑紧张的很。不是他蠢的发现不了凌静云话中的调侃,而是面对打扮如此诱人、诱人的有些淫荡的伊人,他无法正常思考了。
看到钱无忌紧张的样子,凌静云微微一笑,这个年纪比他还大上不少的师侄,给她的印象很好。原本只是想勾搭他肏屄,没想到来到之后感受到的剑意中满是对她的痴恋。此时的凌静云有些不忍心把自己淫贱的样子给他看,但是又觉得让迷恋仰慕自己的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很刺激。
“天来,你可真是给姐姐出了一个难题啊!”凌静云心中忍不住想到。
虽然已经有过不少淫行,但这还是凌静云第一次独子一人勾搭男人肏自己。
以往,在心爱之人的注视下,凌静云无论多么淫贱的事儿都做的出来,但没有在他身边的时候,心里淫贱的欲望却立刻就低了下来。看到眼前的钱无忌,凌静云心中虽然喜欢,但是却没有办法生出下贱的欲望。
“不行!我已经答应天来了,今天一定要勾引无忌师侄。”凌静云心中暗下决心道。
深吸一口气后,凌静云露出了一抹坏笑,然后站在钱无忌的面前关心的说道:“无忌,你怎么这么紧张啊?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练功出岔子了吗?”一边说、双手还一边关切的在钱无忌的身上摸起来。
被心爱之人这样摸,钱无忌怎么可能受得了?连连闪躲说没事、让凌静云别担心。不过原本就是奔着勾搭钱无忌目的来的凌静云怎么可能放过他?
“不行!你现在心绪这么乱,对你的修行可没好处。走,让师叔帮你检查一下。”说完,不等钱无忌拒绝就拉着他进了房间,然后直奔钱无忌的卧室走去。
当钱无忌被凌静云拉着的时候,他的心绪全都被凌静云薄纱下与全裸无异的背影吸引。看着那光洁的裸背、修长的美腿、还有走动时诱人扭动的丰臀,钱无忌痴了。直到两人进入卧室、凌静云转身看着他的时候,他才终于反应过来。看着自己的卧室、还有前面暗恋多年的美人,钱无忌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看到这样的钱无忌,凌静云明白,今天的钱无忌是个傻帽,无论她怎么勾引都只会发呆、发傻。无奈中,她决定给这个傻傻的师侄来一记重击,让他清醒过来。
伸手握住钱无忌的两个手腕儿,然后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高耸的奶子上、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丰臀上。在钱无忌露出迷茫、不解、不敢置信神情的时候,凌静云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送上了温柔的一吻。
一手感受着完美酥胸的触感、一手捏着诱人的丰臀,再加上唇舌感受到的香甜和柔软,钱无忌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渴望了。双手大力的揉搓怀中完美的身体、唇舌大力的吮吸那柔软香甜的美味儿。在这一刻,钱无忌忘记和怀中女子的身份、忘记了两人的差距,只想满足多年来的渴望。
面对钱无忌的索取,凌静云热情的回应,没有一丝的抗拒。虽然钱无忌的技巧、手法都很生涩,但凌静云却一点儿都不见怪。在回应的同时,凌静云的双手熟练的脱去了钱无忌的衣裤,当钱无忌浑身赤裸后,凌静云熟练的把湿滑的阴户贴在钱无忌挺立的粗大鸡巴上摩擦起来。
虽然钱无忌的性经验很少,但是此时的他却非常明白应该做什么。不知道怀中的人为什么对自己献身、也没有想这样会有什么后果,现在的钱无忌只想满足多年的渴望。挺立的鸡巴在湿滑的阴户周围摩擦一会儿之后,钱无忌就推着凌静云倒在了床上。就在钱无忌想埋首在凌静云胯间、让她准备更充分的时候,饥渴的凌静云说出了令钱无忌讶异的话。
“别挑逗了!直接上来!狠狠的肏、使劲儿的插,别怜惜!师叔不是需要怜惜的清纯玉女。”
明白凌静云的话代表什么,但是钱无忌却发现自己心中没有多少失落、反而觉得兴奋。
“公孙天!你能娶到师叔又如何?她早已经被人玩儿过了,现在我也要享用了!”这样想着的同时,钱无忌压在了凌静云的身上。大力一扯那小小的肚兜和薄纱后,凌静云那完美的身体第一次毫无遮掩的出现在钱无忌的眼前。那绝顶的美景令钱无忌一瞬间忘记了要做什么,只是痴痴的看着那幻想了多年的美丽。
钱无忌停止了动作,饥渴的凌静云可是忍不住了。就在钱无忌痴痴看着自己的时候,凌静云翻身把他压在身下跨坐在钱无忌的身上。湿滑的阴户熟练的对准那挺立的鸡巴套了下去,“咕唧”一声之后,两人发出了舒畅的呻吟。然后凌静云熟练的抛动起屁股,一脸骚媚的看着钱无忌,向他展示着自己淫浪的一面儿。
听着那“啪啪”的清脆撞击声、看着凌静云那诱人的淫浪神情、感受着丰臀起落带来的胯间快感,钱无忌心中原本就不多的失落也消失了。双手抓向凌静云胸前随着身体起落晃动巨乳揉搓的同时,钱无忌的鸡巴本能的向上挺动起来。
“无忌师侄!师叔……不是你想象中的好女人……是个骚货!希望你……别失望!”一边耸动着身体、凌静云一边淫媚的叫道。
“师叔!师侄喜欢你骚!你要不是骚货……师侄一辈子也没机会……享受您的身体!哦……太舒服啦!”双手抓着那完美的奶子,一边肏着梦中的伊人钱无忌一边喊道。女人的骚男人不会厌恶,只要这个女人是对自己骚。
“那就好!师叔……不希望被大鸡巴师侄讨厌!师叔以后还想给大鸡巴师侄肏……给很多大鸡巴师侄肏!师叔……要做大鸡巴师侄们随便儿肏的贱货呀!”
疯狂抛动诱人丰臀的同时,凌静云大声的对迷恋自己的师侄说出了自己淫贱的欲望。
听到凌静云说出了如此淫贱的话,原本非常兴奋肏着凌静云的钱无忌感到一丝陌生、一丝的迷茫。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暗恋多年的人竟然如此的下贱,不但给自己肏、而且还要给更多的师兄弟们肏. 看她那淫贱的神情,钱无忌丝毫不怀疑她会那么做。突然间,他有种被骗了、自己多年来做了蠢事儿的感觉。这感觉令他愤怒极了,愤怒的他做出了以前绝对没想过会对凌静云做的事儿。
双手在凌静云的奶子上狠狠抓了一把,抓的凌静云高声浪叫后,钱无忌一把推到了凌静云,然后起身压在了凌静云的身上。粗大的鸡巴再次插进凌静云的阴户后,他一边打桩似的凶猛肏干、一边大声的喝骂起来。
“贱人!我暗恋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淫贱无耻!竟然要做师兄弟们随便儿肏的贱货!”
钱无忌那次次到底的凶猛肏干没有给凌静云带来任何不适,因为她连八戒那比钱无忌大多了的鸡巴都受得了,怎么会适应不了这样的肏干。不过她此时却异常的兴奋,因为钱无忌的喝骂和眼中的厌恶令她感到无比的舒服。熟练的挺动阴户迎合的同时,发出了更加淫媚的浪叫。
“我就是淫贱、我就是无耻!你暗恋的女人……是个不要脸的贱人!哦……
使劲儿肏我这个烂货吧!”
身下女人完美配合挺动身体的情景告诉钱无忌,她的经验绝对多的很。想到这个女人的骚屄早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肏过了,钱无忌的心中更加的愤怒了。在愤怒中,钱无忌的巴掌狠狠的扇向了曾经迷恋的美丽容颜。因为这张容颜已经不是印象中的圣洁,而是淫贱无耻。
“啪”的一声之后,钱无忌心中的愤怒稍减,但是一阵担忧在心中升起,因为他打的人是境界比他高的宗主之女。但是当他听到凌静云的回应后,他心中的担忧消失了,心底的厌恶更加深了一层。
“啊……好舒服!使劲儿打……打我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吧!好师侄……肏我骚屄的师侄!使劲儿扇我这个不要脸贱货吧!”被删了嘴巴的凌静云一脸兴奋、舒畅的淫叫道。
看到凌静云淫贱的样子,钱无忌没有因为不会被报复感到安心,反而更加的烦躁。
“我暗恋多年的女人就是这样一个无耻的贱货吗?师祖、师祖母,你们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么下贱无耻吗?”心中如此大吼的同时,钱无忌的巴掌狠狠的扇在凌静云的脸上。看到如此淫贱的凌静云,他心中的爱恋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轻蔑、厌恶以及折磨她的心情。因为爱过,所以才会失望、所以才会愤怒、才会厌恶。
“不要脸婊子!骗了我这么多年,害的我爱上了你!我肏烂你的屄、打死你!”
愤怒的钱无忌一边疯狂肏干、一边大吼道。疯狂耸动的屁股、次次到子宫深处的抽插,表明着他心中是多么的失望、多么的愤怒。
凶狠的肏干给凌静云带来了无比的快感,如果不是不停落在脸上的巴掌,她一定会继续淫贱浪叫。不过虽然没有淫叫,但是阴户里粗大鸡巴的抽插、脸上的巴掌,还是给她带来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这快感令她很快就达到了高潮的边缘,当粗暴的抽插持续了两刻钟左右之后,高亢的淫叫终于从嘴里发出,然后凌静云在宗门后辈肏干下达到了高潮。而她高潮的时候阴户自然夹紧,给钱无忌带来了剧烈的刺激。在一阵抽插之后,钱无忌射精在了凌静云的体内。
“太爽啦!好师侄……给师叔下种吧!”双腿盘着钱无忌的腰部,凌静云不停的扭动身体,希望钱无忌的精液能一滴不落的注入自己的体内。
高亢的浪叫和低吼声平息之后,钱无忌烦躁的推开了凌静云,然后失神的躺在了一边。看到钱无忌失落的样子,凌静云忍着高潮的余韵趴在了他的胯间,张嘴吞入了他挺立的鸡巴清理上面的淫迹来。看到凌静云那完美的脸服侍自己的鸡巴,钱无忌没有因此而得意,反而感到空虚、失落。因为这个女子不只会这样服侍自己,还会这样下贱的服侍很多男人。
“师叔……你经常这么舔男人吗?”钱无忌问道。
“自从主动对未来公公张开了腿、求他给我破身之后,我已经不知道舔过多少男人的鸡巴、给多少男人抱着大屁股肏了。”凌静云吐出了钱无忌的鸡巴后,一脸风骚的说到。
虽然是第一次“背着”心爱的男人找人肏,但是凌静云却体会到了另一种快感。一种不是为了心爱的男人、单纯因为自己下贱而肏屄的快感。没有了心爱之人的注视,凌静云发现自己依旧可以骚、依旧可以贱。
“你……和未来公公乱伦?”钱无忌一脸厌恶的问道。原本还想劝解心爱的女人,希望她能回头,但是发现已经没有可能。
“不错!而且我还和未来婆婆一起找男人肏屄、给整个村子的凡人轮奸。知道我为什么把那个猪妖收做下人吗?因为他的鸡巴够大、肏的我够舒服!尤其是他变成半妖形态肏我时,那感觉简直刺激死了!”凌静云放浪形骸的说道。
听到凌静云淫贱的话,钱无忌心中怒气再起,一个巴掌又扇在凌静云的脸上,把她打到在床上。和刚刚一样,凌静云对此丝毫没有抗拒,反而露出了淫媚的神情。
“好师侄,别总是打师叔的脸,咱们换个地方打吧!”说完后,凌静云转身趴跪在了钱无忌的面前,然后对着他撅起了诱人的丰臀。挥手在自己的丰臀上拍了两巴掌,在丰臀美肉的颤抖中,她骚媚的说道:“来!打打师叔的大屁股。一边拍师叔的大屁股一边肏师叔的屄很爽,这么玩儿过师叔男人都觉得满意。”
凌静云此时淫贱无耻的样子已经超出了钱无忌的认知,在他看来,即使是最淫贱的妓女也说不出这样的话。虽然和几个练双修功法的师妹有过性事,但是几个师妹甜美、温柔的样子,令他一点儿都不反感偷情的女人。但是凌静云此时的样子令他非常的失望、失望的想毁掉这个原本最爱的人。
愤怒的起身后,钱无忌对着那完美的丰臀疯狂的挥动起巴掌来。在“啪啪”
的拍打声、还有凌静云淫贱的浪叫声中,钱无忌鸡巴再一次挺立。愤怒的钱无忌一边拍打着凌静云的丰臀、一边狠狠的肏干起她的骚屄来。
“师叔!你为什么这么贱!为什么这么不要脸啊!”愤怒、失望的吼声中,钱无忌疯狂的肏着凌静云。挥动的巴掌仿佛要把凌静云的屁股拍烂一般。
“我是天生的贱货、出生就要当婊子的烂货!好师侄!肏烂师叔的屄、拍烂师叔的大屁股吧!”兴奋的凌静云用心爱之人教过的淫贱话大声的浪叫着,不停的刺激身后肏干自己的男人。她要用自己的淫贱令身后的男人放弃自己、不再爱自己这个淫贱的女人。她……只能属于喜欢当王八的男人爱!
“啪啪”的撞击声在房间里回荡,美丽的男人虽然在激烈的肏干,但是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情、只有最下贱的欲。男人在精神的痛苦中享受着肉体的快感,女人在肉体的痛苦中尽情的享受着精神的快乐。
…………
钱无忌在凌静云的身体里射精了十几次之后,两人的这场性爱终于结束了。
同时结束的还有钱无忌多年来对凌静云的情。困扰多年的情消失后,阻碍他修行的心魔消失,他以后的进境一定会快很多,但是他心中却没有丝毫开心的感觉。
美梦破碎的他,要用一段时间才能平复自己的心中失落了。看了一眼正在披上纱衣的凌静云后,他慢慢的转过了头。
“师侄,以后一定要常来肏师叔,给你肏很爽。师叔的屄很难满足,你可以多叫几个人一起来玩儿,师叔一定伺候的你们满意。”穿好那淫秽的衣服后,凌静云骚骚的说道。
“滚!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眼前!”听到那淫贱的话后,钱无忌厌恶的吼道!
“才不!你今天肏的师叔这么舒服,师叔怎么可能不来找你?等我再勾搭几个门人后,大家一起乐一乐吧!”说完,凌静云浪笑着离开了。
离开了钱无忌的房间后,凌静云脸上的浪笑消失了。回头对紧闭的房门笑了笑之后,凌静云低喃道:“无忌,这样的结果才是符合你我关系的。忘了我这个下贱的女人吧!”不过这句话并没有被钱无忌听到。
走出钱无忌的院子后,凌静云看了一眼升起的明月,就要回自己的住所。不过当她刚刚飞起,就发现一个神情复杂的绝色美妇,正在月色下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看到美妇后,凌静云的脸立刻羞涩的红了。
“娘,您来多久了?”凌静云羞赧的说道。此时的她,完全没有了刚刚淫贱的样子。
“一开始就在!”琴风颜一脸心疼的看着打扮淫浪的女儿说道。一边说、她一边拉着凌静云向不远处的一片幽静树林走去。
“那……您不是全都看到了!”以琴风颜的修为,即使钱无忌的住所有不少阵法隔绝外界的感知也没有用处,刚刚凌静云所做的都已经被她知道了。
“是啊!都看到了!没想到我的女儿短短的时间竟然这么骚了。听你和天来说的时候娘还有点儿不信,现在是完全相信了。”琴风颜有些宠溺、有些羞涩的说道。
“娘!您会觉得女儿给您丢脸吗?”凌静云有些忐忑的问道。
对凌静云的不安,琴风颜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是娘的心头肉,只要你不做出伤害别人的事,娘就支持你。只是……你觉得这样做真的好吗?如果继续,门里的孩子们不会像以前那样尊敬你了。”
“我……就是希望这样。女儿想做被大家轻蔑、鄙视的淫妇!女儿想给门里所有肏过。当天哥来的时候,他会发现女儿已经是门中所有男人肏过的烂货。娘……别阻止女儿、也别生大家的气好吗?”凌静云期待的看着琴风颜说道。
“好……娘不会阻止你!不过你一定要答应娘,不要做令自己难受的事。”
握着凌静云的手,琴风颜担忧的说道。
“娘,你放心好了,只要有天来弟弟在,女儿就绝对不会痛苦。”凌静云一脸幸福的说道。然后,她一脸坏笑的看着琴风颜说道:“娘,刚刚看到女儿发浪,你有没有感觉啊?”
突来的话题令琴风颜一阵窘迫,然后毫无气势的斥责道:“死丫头,怎么问娘这种问题!当心娘打你屁股!”刚刚说完,琴风颜就后悔了,因为她想起了刚刚凌静云被疯狂拍打屁股的情景。淫靡的影像浮现脑海,令琴风颜胯间忍不住一阵燥热。就在她想运功压抑住本能反应的时候,一双纤纤玉手探入了她华美的长裙、摸到了她被内裤包裹的湿滑胯间。一声惊呼推开了色手后,她看到凌静云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嘻嘻……娘,你这么湿,刚刚是不是很想冲进房里和女儿一起伺候无忌师侄啊?”晃动粘着淫水儿手指,凌静云坏笑着问道。
“你……你这死丫头!竟敢这么对娘,是不是想让娘执行家法啊!”成熟美丽的脸上满是红晕的琴风颜,满脸尴尬的嗔道。
“好啊!你对女儿执行家法,女儿就告诉爹你……唔……”一双美丽的手堵住了凌静云接下来的话,在她调笑的目光中,琴风颜认输了。
“这件事儿不许对任何人说!”虽然用的是威胁的语气,但是目光中却满是求女儿放过一马的神色。
“可以!不过要答应女儿一个条件!”凌静云坏笑着说道。
“什么条件?”虽然知道这个条件一定很羞人,但琴风颜开始屈服了。
“以后在天来弟弟面前多穿些勾人的衣服、多和天来弟弟做些暧昧的动作、多在天来弟弟面前暴露一点儿。还有……”凌静云的话又被堵在了嘴里。停下来后,凌静云看向了眼前散发着成熟魅力的母亲,发现她的眼中没有抗拒、只有疼惜。
“傻丫头!你真的不打算嫁给天来吗?”从凌静云的要求中,感受到她对爱人的浓浓的情意,琴风颜又一次问道。
“娘,我和天来弟弟现在还需要成亲来证明感情吗?”凌静云一脸自信的说道。
“算了!你们两个的事儿自己决定就好。不过……你刚刚提的那些要求,就不怕被你爹知道?”琴风颜笑着问道。和蔼的笑容告诉凌静云,琴风颜没有拒绝。
“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能知道?就算是爹看到了,也不过是认为你们母子俩亲昵而已。除非娘你忍不住,想做天来的『干』娘!”凌静云调笑着说道。
“死丫头!是不是认为娘不会打你啊!”听到加了重音的『干娘』,琴风颜红着脸露出了怒容。不过那是丝毫不会令凌静云害怕的羞怒。
对琴风颜的威胁丝毫没有畏惧,凌静云施法把林间树木化成了一副桌椅后,推着琴风颜坐在了上面。然后,凌静云直接趴在了琴风颜面前的桌子上。
“娘要是想打,女儿的屁股随时欢迎。不过娘来打,女儿不会像刚刚那么舒服了。”晃着屁股,凌静云骚骚的说道。
看着大胆在自己面前发骚的女儿,琴风颜笑骂着拍了一巴掌,然后把爱女拉入了怀里,然后说道:“你这丫头,出去一次后就变成这样,这些年我和你爹白教了。”
“娘!谢谢您!如果不是您和爹的教导,我一定回为了自己的命运痛苦。装出正道女仙的样子,不敢面对自己的欲望、苦苦压抑,直到心魔丛生。”靠在敬爱母亲的怀里,凌静云一脸感激的说道。
“傻丫头!父母对儿女好是天经地义的。”搂着女儿温暖的身体,琴风颜温柔的说道。
“娘……以后女儿会越来越淫荡。极阴天仙体的我也会越来越吸引人,也许在哪天我就会勾引父亲、小弟,到时候您能原谅我吗?”看着敬爱的母亲,凌静云神情复杂的说道。
“云霞仙帝的故事众人皆知,据传说她和自己的儿子都生了孩子。你们有着一样的体质,娘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谢谢娘!”凌静云兴奋的搂着琴风颜欢呼道。
“你小弟还没有过女人,到时候好好教他。你爹……哼!便宜他了!到时候要是不能让是舒服,看我怎么收拾他!”琴风颜狠狠的说道。
搂着琴风颜的脖子,凌静云心里为母亲对自己的宠溺、包容感动。感受着那温暖的体温,一个念头在她的心中升起。当她抬起头面对母亲后,她说出了令琴风颜讶异的话。
“勾引爹和弟弟的事儿以后再说,现在女儿要做的是……勾引娘!”
说完后,凌静云在琴风颜错愕的目光中捧起她的脸,然后吻上了她的唇。趁着琴风颜惊讶,凌静云的双手也不老实的在亲生母亲的身上挑逗起来。唇上的柔软还有在身上不老实的手,令琴风颜清醒过来。对女儿的胡闹她并没有叱责、也没有反抗。身为同性、又是最亲近的女儿,成熟美妇怎么可能厌恶?双手环住了女儿的腰臀、用熟练的手法挑逗女儿身体同时,唇舌也回应起来。
同为女人,对女人的身体当然更加了解。成熟的母亲、阅人众多的女儿,很快就挑逗的对方娇喘连连。当母女俩唇分的时候,看向对方的目光都有了压抑不住的欲火。不过从来没有和同性有过性行为的两人,此时并不知道如何做、只能以本能探索者满足对方。不错!两人心中想的都不是满足自己,而是满足对方。
慈祥的母亲想让女儿舒服、孝顺的女儿想服侍母亲。两双手在对方的身上或轻或重的揉捏着,当琴风颜的手开始在凌静云丰臀上揉搓的时候,凌静云的玉手也撩起了母亲华美的长裙、摸上了那圆润的美腿,然后慢慢向根部探去。
“娘,把衣服脱了吧!”玉手再次摸到那湿滑的内裤后,凌静云悄声说道。
“你替娘脱掉吧!”说完后,琴风颜缓缓向后躺下。原本的木椅在她躺下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松软的床铺。以她仙君的境界,这样的小法术做的无声无息、丝毫不露痕迹。
看着月光下躺在床上的琴风颜,凌静云觉得自己的母亲是那么的成熟诱人。
因为情欲高涨而急促的喘息、随着喘息起伏的酥胸、还有那微微张开的双腿,令凌静云深深觉得自己的母亲是那么的诱人、使人着迷。看到这样的母亲,凌静云一瞬间觉得自己能体会到了色狼的心思。看到这样勾人的情景,谁不想纵情享受呢?
“娘……您太迷人了!”说完后,凌静云立刻撩起了琴风颜的长裙,然后伸手抓住了内裤的边缘,像着急的色狼一样大力的向下拖拽着内裤。
女儿“急色”的样子令琴风颜不禁莞尔一笑,回忆起和丈夫第一次时他饥渴的样子。不过和那时候的羞涩不知所处不同,现在的她已经是有过多年经验的人妻人母了。配合的提起丰臀,任由内裤顺势被脱下后,胯间的一阵清凉令她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叹息。当自己的内裤被色狼女儿扔在一旁后,琴风颜双臂伸展,摆出了一副任君享用的模样、然后勾人的双眼挑逗着一脸色笑的女儿。
“坏丫头,觉得娘迷人,就来欺负吧!今晚娘陪你疯。”看着疼爱的女儿,琴风颜魅惑的说道。
虽然背着丈夫和人调情,但是琴风颜心里却毫无愧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女儿。如果丈夫知道不但不会反对,搞不好还会很高兴。母女俩的亲昵耍乐、丝毫没有任何污秽,只有家人间浓浓的亲情和享受。不过就在她等待女儿接下来行动的时候,发现女儿正一脸调皮笑容的看着自己。
“娘!小的时候我做错事您打我的屁股,今天娘也做错事了,是不是也该打屁股啊?”
看着女儿调皮的笑容、听着那羞人的话,琴风颜微微挣扎之后,起身趴在了床上、红着脸摆出了高撅丰臀的羞人姿势。
“坏丫头!你轻点儿!娘……从来没有被打过。”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琴风颜心里却忍不住期待。想起刚刚看到凌静云被钱无忌打屁股的情景,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更热、胯间更湿了。
面对母亲那高高撅起的诱人肥臀,凌静云一声坏笑之后撕碎了那已经撩到腰间的华裙。知道母亲是因为刚刚看到的情景太刺激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如果不趁现在和母亲尽情享乐一番以后大概就再难有这样的机会了。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她要让母亲喜欢上这样的游戏,为将来打好基础。回忆男人们玩弄自己时候的手法,凌静云双手抱着母亲的丰臀埋头在她的臀间,唇舌吻上那湿滑的阴户后,巴掌也一下下落在了母亲的丰臀上。
“啊……丫头!你干什么?快放开,别这样!哦……好难受!”嘴里说着抗拒的话,但是琴风颜却丝毫没有强行停止的想法。阴户被亲生女儿舔弄确实令她难受,不过那难受是由心底里发出的饥渴,从肉体到心灵的空虚。被女儿舔弄的阴户,流出了以往无法相比的大量淫水儿。即使丈夫如何挑逗,她也没有像现在这般骚媚过。丰臀不停的扭动、迎顶,希望女儿的唇舌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快感。
丝毫没有在乎母亲话里的抗拒,因为那扭动的丰臀、不停流出的淫水儿告诉了凌静云母亲真实的感受。唇舌更加活跃的同时,巴掌更加大力的拍在了母亲诱人的丰满大屁股上。“啪啪”的清脆声响中,丰臀诱惑的颤抖不停持续。不一会儿之后,母女俩的心中都已经饥渴至极、渴望身体和心灵的空虚能得到满足。
“啊……好难受……我要!我想要啊!”无法熄灭的欲火,令琴风颜终于发出了饥渴的哀怨声音。
听到母亲哀怨的声音,身体同样饥渴的凌静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识海内拿出了一条散发着迷人光泽的皮鞭。起身站在琴风颜身后,然后大力的挥动皮鞭抽在了她的丰臀上。当皮鞭落在身上的那一瞬,琴风颜感到火辣辣的痛楚伴随着强烈快感传来,令她舒服的忍不住大声嘶喊起来。
“啊……使劲儿打!云儿……使劲儿打娘啊!”
无需琴风颜的嘶喊,凌静云也继续挥动着鞭子。手中的鞭子有什么样的效果她很清楚,因为她已经不止一次品尝过它的厉害了。绿神法宝淫欲之鞭,有着“抽打在女性的身上,可以令女性体验痛楚和兴奋并存的感觉,在极痛的同时、令女人的身体性欲极度攀升。抽打到一定程度,会令女人发疯般的想要男人肏干。”
的效果。就是因为它,凌静云在回来的路上几次光着屁股祈求男人轮奸肏干。虽然知道这样做对母亲很抱歉,但是凌静云就是想看敬仰的母亲因为欲望疯狂的样子。
在淫欲之鞭的抽打下,琴风颜疯狂扭动身体、不停的大声嘶喊。强烈的饥渴感觉,令她的脑子完全无法正常的思考了。此时的她,淫乱的可以接受任何男人的肏干、奸淫。只要凌静云的鞭子停下来,她就会立刻化为女淫魔去找男人肏屄、甚至强奸男人。当皮鞭终于停下来之后,琴风颜就要去找男人肏自己。不过没等她起身,她就被一个纤细柔软的身体压在身下。本能中,琴风颜知道这个身体满足不了自己。就在她想推开的时候,一阵涨满、充实的感觉从胯间传来。丝毫没有抵抗,琴风颜扭动腰臀、挺动阴户迎合起来。舒畅的感觉随着强烈的撞击不断传来,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很舒服的琴风颜淫浪挺动阴户迎合的同时,嘴里发出了淫媚的呻吟。
“啪啪啪啪……”清脆的撞击声不停的回响,在不知道多久之后,琴风颜大声嘶喊着达到了生平最激烈的一次高潮。那强烈的快感远远超过了丈夫给予的,在剧烈的快感中,她疯狂的嘶喊、激烈扭动身体、大声的淫叫。高潮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琴风颜只感觉自己爽的元神都要脱体而出的时候,总算慢慢平息了下来。
“娘,你刚刚的样子比我发骚的时候还浪哦!”
调笑、打趣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当恢复意识的琴风颜看去的时候,羞得她满脸通红,因为刚刚把自己“肏”的舒爽至极的,竟然就是自己的女儿。低头向两人的胯间看去,发现两人的胯间正被一根粗大、黝黑,两头儿插进两人鸡巴的黑色鸡巴状法宝连接着。
“你这死丫头!有什么东西欺负娘了?”羞臊不已、浑身酥软的琴风颜娇嗔着抗议道。虽然心里羞得很,但是对女儿却没有一丝的怨,因为女儿给自己带来了快乐,而且还是没有背叛丈夫的得到了快乐。
“这是弟弟给女儿用的两件绿神淫宝,第一次用的时候,女儿被折腾的好惨。
刚刚让娘你舒服的东西叫绿淫之茎,是专门对付贞洁烈女的。每次使用之后,身体就会敏感一分,对男人的抗拒力也会减低一分。如果用的多了,会成为抗拒不了男人的淫妇。而且……尝过了它的厉害,很少有女人能拒绝。等身体敏感至极的时候,能从男人的身上得到更强的快感。”凌静云一脸坏笑的说道。
听到女儿竟然用这么“邪恶”的东西对付自己,琴风颜羞恼的掐了她裸露的丰胸一把,然后说道:“你这死丫头!这种东西以后不准再用!”说完后,缓缓挪动腰臀,抽出了胯间那令她舒爽至极的邪恶淫物。不过在“鸡巴”完全退出的时候,她的心中突来又感到一阵空虚。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淫物会令自己堕落,但她还是做出了羞人的举动。
“这种东西不能留着!娘一会儿就毁了它!”说完,握着绿淫之茎粘着自己淫水儿一端就抽出了凌静云的阴户。在摸到自己淫水儿的那一瞬间,琴风颜羞的脸通红,因为她是在想不到自己刚刚流的淫水儿竟然是那么多。
“娘,这么好的宝贝您真的舍得毁掉?虽然不知道爹的能力如何,但是看娘您刚刚的反应绝对比不上它吧!爹不在的时候偷偷用几次没关系哦!”凌静云骚笑着说道的同时,再次埋头进琴风颜的胸前,双手也挑逗起来。
琴风颜在凌静云的挑逗下,身体又有了反应,原本就不坚定的心立刻摇摆起来。想了想之后,最后觉得自己仙君的定力不会有问题,就把淫物收入了识海,然后对着女儿的屁股大力拍了一巴掌。
“死丫头竟然敢这么欺负娘,我要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孝的女儿。把刚刚用的鞭子拿出来!”琴风颜故作严肃的命令道。
没有丝毫迟疑,凌静云立刻就把淫欲之鞭交到了母亲的手里,然后一副任由处置样子跪趴在了琴风颜的面前。看着女儿那虽然不及自己丰满、但是却更加结实的诱人丰臀,琴风颜一脸坏笑的挥动鞭子抽打在了上面。虽然凌静云的丰臀上没有任何的伤痕,但是她扭动的越来越淫荡的臀部、还有越来越淫媚的叫声告诉琴风颜,女儿也被这条鞭子折腾的惨了。想到刚刚身体那令她疯狂的饥渴,她“报复”的更加大力起来。
“死丫头!竟敢这么欺负娘!看我怎么收拾你!”挥舞着长鞭琴风颜兴奋的喊道。
在亲生母亲的“报复”下,凌静云发出了勾人心魄的淫媚呻吟。如果不是早已经尝过鞭子的厉害、如果不是最近尝过太多淫靡的快乐,她一定会向琴风颜那样在饥渴中失去意识、理智。不过虽然她还清醒,但是身体已经忍不住对男人的渴望、想要被粗大的鸡巴肏干奸淫了。发现琴风颜没有为她“解决”的意思后,她决定自己行动了。丰臀又被打了几鞭子之后,凌静云突然起身,淫媚饥渴的看了亲身母亲一眼之后,果断的向远方飞去。
看到女儿飞走,琴风颜清楚的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她神情复杂的看着女儿离去的方向思考了好一会儿,当她露出坚定的目光之后,她放弃了穿上地上的衣裙、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和形体,向凌静云离开的方向追去。当她根据气息探知女儿的位置时,她的脸立刻一红,然后羞涩嗔怪了一声。
“死丫头!这么丢人的事儿都做的出来!”
当琴风颜落在一片房屋的房顶后,呼吸急促的看向了房屋中间的院子。在院子中,凌静云被一群男人围在了中间,骚屄、屁眼儿和小嘴儿都已经被粗大的鸡巴插入。在身体健壮的男人们肏干下,凌静云赤裸的身体剧烈的扭动着。第一次看到如此淫靡情景的琴风颜,忍不住一手按上了自己的丰胸、一手揉搓起自己的胯间。
“这丫头,竟然光着屁股找下人们肏!太难以置信了!我金仙巅峰境界的女儿,竟然光着屁股被一群凡人围在中间轮奸!啊……好刺激!被那么多大鸡巴肏,云儿怎么能受得了?啊!云儿的屁股抖的太下贱了!她的奶子晃的太淫荡了!你么这些坏蛋!怎么能这么欺负我女儿?我可是收留你们的恩人,没有我们天心宗,你们早就在战乱中失去生命了!可恶!你们怎么可以恩将仇报!”被淫靡情景刺激到的琴风颜,在心中大喊道。
“大小姐!奴才肏的你爽不爽?奴才的报恩舒不舒服?”躺在地上肏凌静云骚屄的男人大声吼道。
“大小姐!奴才的鸡巴全插进你屁眼儿里了!是不是偿还一些宗主和夫人的恩情了?”抱着凌静云屁眼儿狠肏下人一边拼命抽插一边喊道。
“大小姐!为了报恩,奴才的鸡巴都给你吃了!您要是不满意,以后经常来吃奴才的鸡巴吧!”抱着凌静云美丽的头,肏着她嘴的男人喊道。
听到下人们的话,琴风颜怎么会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很显然是女儿让下人们报恩,而报恩的方式就是让他们用大鸡巴狠狠肏自己的屄。看到这个情景、听到下人们的话,琴风颜对女儿的淫浪有了更深的认识。
“死丫头!你怎么骚到了这个地步?爹娘不介意你岁淫妇,但是没让你做把脸丢光了的贱货啊!”
心中这样大喊的同时,琴风颜缓缓拿出了原本说要毁掉的绿淫之茎,在稍稍犹豫之后,就向自己淫水儿不停流出的阴户里插了进去。然后一手堵着自己的嘴、一手拿着绿淫之茎在自己刚刚尝过厉害的骚屄里疯狂抽插起来。
看着亲生女儿被下人轮奸的情景,天心宗宗主夫人、仙君境界的绝顶强者,不停的在下人住所的房顶做着以往想都没想过的淫荡事情。太过刺激的环境令她忘记了注意周围,当一双手把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她露出了惊骇的神情。转头像身后看去,惊骇的神情变成了从没有过的羞臊和尴尬。
“相公……”
红着脸叫出了来者的身份后,琴风颜就要抽出胯间的淫物。但是没等她行动,天心宗宗主凌步虚就一脸饥渴的脱光了身上的衣物。看到丈夫胯间挺立的粗大鸡巴、还有那刚刚没有主意到的贪婪神情,琴风颜知道自己不用害羞了。
转身趴在房顶,然后对凌步虚撅起了丰臀后,一双色手就按上了琴风颜的丰臀。然后,丈夫那熟悉的鸡巴顶在了从没有被碰触过的屁眼儿上。一阵痛并快乐的感觉传来后,淫靡的浪叫从琴风颜的嘴里传出。
凌步虚肏着妻子以前从没碰过的屁眼儿,听着她淫靡的叫声、又不时转头看向院子里被男人们轮奸着的女儿,狂热之色在他的眼底浮现。在从没有过的刺激中,他疯狂的肏着妻子、并看着女儿被肏!清脆的拍打声不停的回荡,分不清是来自院子里还是来自他们。不过凌步虚心中却为一件事遗憾——下面的人听不到他们肏屄的声音,因为他们早已经隔绝了声音。此时的他,还没有解除隔绝的勇气。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