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侣游仙9

第九章 宗门淫乱(二)
(未免混乱,以后评述时依旧是师傅,师娘,不过在谈话时叫爹、娘)
在天心宗的正殿,长老弟子们齐聚一堂开着宗门大会。今天的大会有一件大事要宣布——师父师娘正式向门中所有人宣告,认我为儿子。不是义子、而是当亲子对待。当两人宣布的时候,门中的弟子们,无论是内门还是外门,全都看着我露出了羡慕又嫉妒的神情。不过成为众人羡慕嫉妒目标的我心思却完全没有在这个大典上,在数十入室弟子、内门数千弟子、外门十数万弟子的注视下,我走神儿了。此时的我心中全是昨晚用天视地听术看到了淫靡情景。
天视地听术虽然范围不是很大,但是却有着非常诱人的功能——不会被发现。
天视地听术的丹药是由绿神当年炼制,如果不是和他同等境界的人就绝对不可能发现使用者。正因为如此,昨晚我偷看的时候,在房顶上纵情肏在一起的师傅和师娘都没有发现。
昨天从系统里退出之后,我就运起了天视地听术想看看姐姐在做什么。当我看到她给钱无忌肏干奸淫的时候,我的心里非常兴奋,因为她已经开始勾搭师门里的男人了。两人肏完后,我以为师姐会去继续找人肏屄,没想到碰到了师娘。
师姐和师娘的对话令我心中暗暗亢奋,没想到师姐竟然会帮我争取福利、求师娘多和我亲近。令我难以置信的是,师娘不但没拒绝,反而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神情。
而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更令我难以置信了,师姐和师娘玩儿女同、然后师姐去下人们的住所给人轮奸,师娘和师傅看着姐被轮奸的情景肏在一起。
想到昨晚师娘用绿淫之茎自慰的情景,我的心中就激动不已。绿淫之茎的效果如何我自然是清楚,如果师娘真的经常这么做,那她成为我的淫母是早晚的事儿。想到自己抱着师娘丰满的大屁股尽情肏干、然后把她交给别人肏的情景……
实在是太刺激了。最重要的是,师傅看起来对此并不反感。
在师傅和师娘询问门中情况的时候,师姐一直被弟子们暗中偷窥者。一身红色的高开衩低胸露背礼服,外加黑色的吊带丝袜和红色高更儿鞋。从来没有见过的诱人衣着,令男弟子们一个个亢奋的看着、女弟子们都露出了好奇的目光。如果他们知道师姐的胯间还有着八戒没有干的精液,心中一定会震惊不已。
“姐,你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勾人哪?”师傅和师娘的亲生儿子、师姐的亲弟弟凌静尘一脸好奇的问道。
“喜不喜欢姐姐这么穿?”师姐反问道。
“喜欢!当然喜欢,一会儿姐姐要是能抱抱我,那就更喜欢了。”凌静尘一脸色笑的说道。
听到亲弟弟这么说,早就在我的诱惑下有了乱伦心思、昨晚甚至已经和师娘做了乱伦宣誓的师姐怎么可能会退缩?以前就经常亲近的姐弟,当然不用避嫌。
师姐嘴角轻扬,揽着凌静尘的脖子就把他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胸前。突来的柔软触感,令凌静尘愣了一小会儿之后,脸和耳朵立刻红了,然后他就要挣扎着抬头,一阵“呜呜”声也从师姐的胸前响起。
姐弟俩的座位是师长所在的前面,所以下面的弟子几乎都看到了两人的嬉闹。
看到凌静尘可以埋头在那对儿丰乳前,男弟子们一个个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不过羡慕也没有办法,因为那是血亲的特权。除了我和师娘之外,没有人清楚师姐是真的在勾引自己的亲弟弟。不过下面的弟子中有一双复杂的目光,那就是昨天刚刚尽情肏过师姐的钱无忌。看到师姐大胆的行为,他的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看到一对儿儿女嬉闹,师傅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解散了这次例行的门会。
众人散去后,师姐总算松开了禁锢静尘的手臂。
“姐!你想闷死我啊!”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在掩饰羞涩。比我年纪还稍小的静尘,明显是傲娇了。
“喂!老姐我的奶子想碰的男人无数,主动送上来给你玩儿,你竟然说闷死了?你小子欠揍吧?”师姐晃了晃握紧的拳头,一脸危险的看着静尘说道。
“娘!你看看姐姐,嘴里竟然说这么羞人的话!你也不管管她!”面对美丽大胆、实力又远超自己的姐姐,静尘能做出的抗争只有告状。
凌静尘以为师娘会叱责师姐的口无遮拦,但令他吃惊的是师娘不但没有那么做,反而也把他的头按在了比师姐还要大上一圈儿的奶子中间。错愕的挣扎一会儿之后,他渐渐享受起那完美的触感来。感受到胸前温热吐息的师娘缓缓抬起了他的头,在他尴尬、不知所措的目光中温柔的看着他。
“尘儿,喜欢娘和你姐这么抱着你吗?说实话!”
师娘温柔的目光令静尘说不出违心的话,尴尬的笑了笑之后,他轻轻点了点头。看到儿子承认,师娘再次抱紧了他,然后问出了令凌静尘不解的话。
“尘儿,喜欢你姐姐吗?”
“当然喜欢!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爹、娘、姐姐还有哥了。”凌静尘疑惑的回答道。
“即使你姐姐做出丢人的事、天儿做出了让你生气的事、爹和娘做出了令你不认同的事?”师娘又问道。
“无论你们做了什么,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而且,我不相信你们会真的伤害别人!因为爹和娘正直、姐姐善良、天来哥也是好人。”凌静尘坚定的答道。
看到静尘敬仰、信任的目光,师娘温柔的在他额头亲了一口,然后说道:“尘儿,你姐姐是极阴天仙体。虽然她已经和你天哥定亲,但是心里爱着的一直是你天来哥。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勾引了很多男人淫乱,而且嫁人之后会继续。
总有一天他会勾引你爹、勾引你,娘也可能被你姐姐引上淫途。到时候……你还会接受我们是亲人吗?”
师娘的话令静尘愣了,然后呆呆的看着我们,我们也一脸不安的看着他。
静尘是个正直的人、正直的不含一丝杂质。因为他天生就有着不凡圣体,有着这样体质的人不但免疫所有诅咒、控制等邪术,而且正直无私、心中容不下邪恶。而师姐的体质注定会是淫贱无比的人,师傅和师娘也因为昨日的经历起了淫念。虽然我们不会伤害人,但这样的行为在世人看来就是无比的淫邪。我们不知道在有着不凡圣体的静尘看来,我们否邪恶。
正直的静尘听了师娘的话后不停的思考着,天生就已经决定了正直性格的他,用本能思考着我们的行为。有着清秀面容、纤细身材的他,此时在我们心里就是一个判官,判断我们是否是淫邪之徒、不容正道的无耻之人。
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他对我们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相信大家绝对不会伤害别人!不过……以后大家能尽量多做些帮助其他人的事儿吗?我希望在天心宗的领地内,政治清明、法制健全、居民安乐。那样的话,无论大家做什么,都会被人们爱戴!”
看着静尘那正直、纯洁的笑容,我们总算安下心来。师姐立刻再次抱住了静尘,然后说道:“现在天心宗境内的凡人就是生活的最好的!以后他们会过的更好!姐姐像你保证,你期望的景象一定会宗门的领地内发生。”
“谢谢姐姐!”一声感谢后,静尘也抱紧了师姐。
“口头上的感谢姐姐才不要!如果你真的想谢姐姐,就把你的童身给姐姐吧!
姐姐保证你会很舒服哦!”师姐一脸骚媚的挑逗着说道的同时,阴户顶在静尘的胯间摩擦起来。
听到师姐的话、感受到胯间的柔软,静尘立刻就推开了师姐。不过他刚刚自由就被我和师姐一左一右的挎着胳膊架起,然后拉着他走出了大殿。
“小弟,姐姐现在就去勾搭男人、表演肏屄给你看,让你了解一下姐姐有多骚。”师姐说道。
“看到你姐有多骚之后,你一定会想抱着她的屁股狠肏. 别觉得这样很坏,男欢女爱,这很正常。”我也勾引着说道。
在我和师姐强制下,静尘只能求助的看向了师傅和师娘。但是现在的两人早就不是以前那般心思,只能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神情。当我们离开之后,师娘脸上露出了一丝惆怅和遗憾。
“娘子,是不是有些失望。自己的儿子还是想自己给他破除童身吧?”师傅坏笑的问师娘道。
“讨厌!我是他娘,母子乱伦这种事儿怎么能做?你以为我是你,连亲生女儿都打坏主意。”师娘白了师傅一眼后娇嗔道。
“娘子!你这话就不对了,明明是女儿打我的坏主意才对!相公我受害者。”
师傅嬉笑着说道。
“死鬼!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警告你!要是你真的守不住女儿勾引,到时候可别指望为你守贞。你压在女儿身上的时候,我就会骑到天来的身上。搞不好娘子我到时候就不要你、去给天来做娘子了。”师娘一脸不满的说道。
“这个没关系!到时候你儿子女婿一起骑都成,不过相公我可不会让你去给孩子当娘子。”说完之后,一根皮鞭被握在手里,正是师娘昨晚用过的淫欲之鞭。
看到这根皮鞭,师娘立刻脸一红,然后说道:“死鬼,就知道折腾我。回房吧!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师娘转身就走。
看到师娘那完美的背影,原本打算回房后才肏师娘的师傅立刻改变了主意。
淫欲之鞭毫不犹豫的向师娘的丰臀抽去,“啪”的一声之后,痛楚和快乐同时传来的师娘一声娇呼后软倒在了地上。然后,就是连续的“啪啪”声回响。不一会儿后衣衫撕碎的声音响起,接下来就是连续不断的肉体拍打声回荡在足以容纳万人的大殿里。
大殿的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外面的人听不到。不过在师傅师娘骚屄的时候,有几个下人想来收拾、还有几个弟子想进去看看。不过在他们开没的一瞬,全都立刻退了出去。下午的时候,门主和门主夫人感情极好的传言就传开了。同时,有几个外门弟子睡着的时候,经常叫着师娘、然后在梦遗中惊醒。
…………
师傅和师娘在做什么我并不清楚,因为我现在的心思都在看师姐勾搭静尘的情景上。此时的师姐虽然没有脱光,但已经开始用她诱人的身体诱惑了。不但用我刚刚教的淫荡步伐、挺胸摇臀的走路,还拉着静尘的手摸自己完美诱人的身体。
“小弟,姐姐的腿摸起来很舒服,不信你试试。”
“小弟,姐姐的屁股的肉是不是太多了,你捏几下评价一下。”
“小弟,姐姐的奶子好重,你帮姐姐托起来、让姐姐轻松点儿吧!”
“小弟,你的手摸了姐姐几下,姐姐的屄就不停的流水了,不信你摸摸看。”
师姐用各种找理由让静尘摸她。静尘清秀的脸早已羞的通红,但又因为师姐的身体摸起来实在太舒服无法拒绝。几次之后,静尘感觉他的手已经不愿意离开亲姐姐完美的身体了。虽然有着不凡圣体,但是好色可不是邪恶。
看着姐弟俩亲昵的样子,我都想和师姐改变计划,今天就把静尘推到了。不过看到静尘那张清秀的脸、羞涩神情,我更希望受不住诱惑的他主动推到师姐。
在师姐的挑逗、静尘暗中享受中,我们已经来到了目的地——天心宗的丹房区。
云烟缭绕、香气四溢的丹房区,是由我们的师兄方年负责。天心宗弟子使用的丹药、教导弟子们炼丹的事情,几乎都由这位师兄负责。方年师兄比我们大很多,是师傅当年刚刚成立天心宗不久之后就收下的弟子。如今的他已经是大罗金仙境界中期强者,宗门丹房长老了。
方年虽然名义上是我们的师兄,但是我们都当做长辈来对待。方年师兄早年和一位双修生有一个儿子,不过后来这位双修嫁给了别人、慢慢断了往来,儿子有他抚养。方年师兄的儿子名字叫方长河,不过和令大家尊敬的方年师兄不同,我们这个年纪比我们长的多的师侄很受鄙视。不只是因为他资质普通、修为低下,更多的是因为不学无术、好吃懒做。如果不是经常吃方年师兄的丹药,他连如今太乙真仙的境界都没有。要知道他的年龄可是足足六七千岁了,比他入门晚的弟子都有不少超过他了。
方长河他虽然修为低下,但是却好色非常。仗着自己是方年师兄的儿子,他没少用丹药诱惑外门那些资质一般的美女弟子给他肏. 如果不是门规严格,师傅和师母从不饶恕仗势欺人的弟子,这个小子的作为一定会更加过分。对这点,方年师兄也很无奈,即使他经常教训方长河,但他还是死性不改。在确认方长河确实没有做过仗势欺人的行为后,方年师兄也只好放弃管教他了。
今天,我给师姐的命令就是和方长河肏屄。对方长河,师姐只要稍稍勾搭就能成事儿。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方长河是重视弟子心性的天心宗少有的色鬼、淫棍、纨绔子弟。他是宗门内少数渣男的领头人,非常期待师姐给坏男人玩儿的我,当然就选择了他。想起从外门几个风骚女弟子那里听说过的他玩弄女人的手段,我的心中就对今天的游戏万分期待。
天心宗的丹房并不是一个房间、也不只一个建筑物,那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宗门的内门、入室弟子,在这里全都有自己的房间。依地位、境界不同,所拥有的资源也不一样。虽然方长河修为不怎么样,但他还是得到了内门弟子的待遇、在丹房区有着不错的房间。当然,这个房间不是他炼丹的丹房、而是他和女人肏屄的炮房。
我们三人来到了丹房区后,师姐就给静尘施展了一个隐身咒、隐去了他的身形,然后我和师姐就向方长河的房间走去。由于丹房都有着阵法结界,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感知里面的情况。当我和师姐解开了门上的禁制、推门而入后,看到的是方长河抱着一个性感成熟美女的屁股、正要大力肏干的情景。在方长河与成熟美女的身边,还有一个明显是刚刚被肏过、一脸满足躺在地上的年轻美女。这样的情况我们本不该意外,但是当我们看到年轻美女那和师姐穿着类似的礼服、成熟美女那和师娘一样的衣着后,我们立刻清楚了方长河在玩儿什么游戏。而清楚知道这一点的方长河,立刻吓的脸都白了。如果是其他人他还可以来个死不认账,但是来人中有师姐,那他想不认都没可能了。本来纵情淫乐的三人,脸色苍白的看着我们,心中恐惧极了。
“云……云师叔!”方长河一脸惶恐的说出了两个字后,发现无论如何辩解都改变不了结局。现在的情况,他最少也是对长辈不敬了。就在他以为这次完蛋了的时候,师姐却说出了令他难以置信的话。
“干这么丢人的事儿也不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次是被我们发现还好,如果是被别人发现传到我娘的耳朵里,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师姐翻着白眼儿叱责道。说完之后,她来到了一脸惶恐站起来的年轻美女身边,然后打量着问道:“你把她想成我了?嗯!身材、长相都不错,虽然不如你师叔我,但是一边肏一边幻想也不错。”
师姐的话令方长河三人惊呆了,他实在想不到师姐的反应竟然是如此。而师姐接下来的行为更是令他无法想象。原本在他心里遥不可及、他连碰都没有资格碰的师姐,竟然迈着骚媚的步伐来到了成熟女子的身边一把推开,然后取代了她的位置。伸手撩起了礼服的裙摆、露出了诱人的丰臀和修长的美腿后,师姐一边扭动着丰臀一边问出了令方长河亢奋的快发疯的话。
“有没有兴趣试试真正师叔的屄和假货的有什么差别?如果你够厉害,师叔我就随你玩儿喽!”
看着师姐那淫浪晃动的丰臀、还有那包裹在包裹在黑丝里的修长美腿、以及那穿着高跟儿鞋的玉足,方长河清楚的明白,今天他是要享受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艳福了。伸出颤抖的手摸到那完美的丰臀后,他终于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加令他难以置信了。
在方长河几人的注视下,我拿出了一条连着细细铁链的项圈儿套在了师姐的脖子上,在她的大奶子上狠狠的捏了一把之后对方长河说道:“我的母狗今天给你玩儿了,别客气,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把你会的玩儿女人手段全用上吧!”
说完后,我又对师姐命令道:“今天师侄想怎么玩儿你就怎么玩儿你,不许有任何反抗。”
“姐姐遵命!今天我就是长河师侄的一条贱狗!随他怎么玩儿!”师姐说完后,转头看向了方长河,然后说道:“长河师侄,今天师叔的身体就是你的,玩儿到你满意为止吧!”
本来亢奋无比的方长河的眼中嫉妒立刻闪过,经验丰富的他立刻明白了我和师姐的关系。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一抹淫色在他眼中闪过。对自己玩弄女人手段很有信心的他,心中暗暗发誓要一定要用鸡巴把师姐抢过去。不过他注定失败,因为我和师姐根本不是肉体的关系。
在交代完师姐之后,我对两个放下心的美女后辈说道:“如果想陪师叔我,就脱光衣服到我的丹房来。记住,是脱光了!”说完后,我转身就离开了方长河的丹房。虽然人离开了,但是我却一直用天视地听术注意着里面。当我刚刚走出几步,两个脱的光溜溜的美女就跟着我跑了出来。一大一小,长得又几分相似的美女以为光着屁股的自己会成为人们的焦点,但是她们发现竟然没有人看自己,她们立刻就明白是我在她们身上施加了隐身术。修为比我低的人正常情况根本发现不了。就在两个美女离开丹房关上门的时候,方长河用他玩儿过无数女人的手,在师姐的身上挑逗起来。
“师叔,原本的你清纯的像个圣女、现在的你像个最下贱的婊子,变化怎么这么大?”提问的同时,方长河一手揉搓师姐的丰乳、一手在师姐大腿的内侧挑逗着。
“这才是师叔我的本性!以前师叔我一直压抑着,直到你天来师叔把我淫贱的一面儿展现出来为止。虽然我要嫁无极门的师兄,但我的身心都已经属于你天来师叔了。在回宗门之前,你天来师叔就决定把我玩儿成宗门的公用骚屄、所有人都可以抱着我屁股狠肏的烂货。就在昨天,我给无忌肏了几十次、晚上还给几十个下人轮奸了。”师姐淫浪扭动丰臀回应道。
“师叔,跟着我吧!我会玩儿的你更爽、更舒服!绝对比天来师叔厉害!”
说话中,一只色手已经来到了师姐的阴户周围挑逗、另一只也隔着礼服逗弄起挺立的乳头儿来。熟练的技巧令师姐的身体很快就饥渴起来。
“那就证明给我看吧!你天来师叔没有肏过我的屄,只通过语言、设计各种情景就让我发誓做他的母狗,答应在洞房夜的时候给他搞大肚子、怀他的野种。”
师姐呼吸急促的说道。
短短的一句话,令方长河对师姐的淫荡又有了新的认识。他明白,这样的女人他可以玩儿,但享受不起。因为他身后没有足够的靠山,一不小心他就可能被师姐勾搭的男人背后捅刀子。打消了征服这个完美淫妇的念头后,他就只想尽情玩儿,狠狠的肏了。
双手在那完美的丰臀上拍了两巴掌后,他双手缓缓的脱下了师姐的内裤,顺便摸了摸师姐那包裹在黑丝里的美腿。当内裤退到师姐的脚踝处之后,师姐抬起挂着内裤的脚,然后踩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师侄,别玩儿挑逗了,师叔我需要的可不是这个。直接用你的鸡巴肏,肏的师叔上天、不停高潮,这样你以后才有机会常玩儿师叔。”摆出诱人的姿势,骚骚的扭了扭屁股之后师姐说道。
看着那扭动的丰臀,方长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挥着巴掌在上面狠狠拍了两下。然后,双手抱着留下两个巴掌印的丰臀,粗大的鸡巴对着湿滑的阴户就狠狠的插了进去。“噗嗤”一声之后,方长河发挥着他丰富的经验、高超的技巧,在那他以往玩儿过的女人无法比较的舒适阴户里抽插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被他肏着的师姐没有像以往被他肏过的女人舒服的只有招架之力,而是熟练的扭动丰臀迎合。他知道,想用鸡巴肏服师姐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这场肉欲游戏,持续的时间绝对不会短。
当师姐撅扭动丰臀迎合方长河肏干的时候,我已经领着两个美女进了我的丹房。进屋之后,我就解除了身上的术法。两个赤裸着身体的美女立刻就靠到我的身上来,然后一脸骚媚的诱惑起我来。
“师叔,您可真厉害,竟然能把云师叔调教的那么听话。以您的本事,我们母女俩会不会被您玩儿坏啊?”成熟美女一脸骚媚的说道。
“师叔,雪儿刚刚好累,下面现在还在疼呢!一会儿您能不能轻点儿啊!”
年轻美女一脸娇羞的说道。
听到两个美女讨好的话,我的心里却没有任何喜悦的感觉,因为两人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做做。成熟女人脸上的骚媚根本不是对接下来性事的期待,只不过是期待着之后获得的好处。年轻女人脸上故作的娇羞更是令我厌恶,刚刚和亲生母亲给人一起肏,竟然还装清纯。在这一刻,我连问两人姓名的兴趣儿都没有了。
皱了皱眉之后,我并没有赶走她们,毕竟我现在还需要泄欲的工具。
没有兴趣和这样的两个女人调情,脱下裤子后,我就坐在了蒲团上对两人命令道:“舔!让我舒服了,可以选一葫芦丹药带走。”
两个美女看到我胯间的鸡巴后眼睛立刻一亮,然后兴奋的趴在我胯间舔弄起来。看着我已经变得粗大无比、足足有将近10CM的鸡巴被两个美女舔弄,我的心里就忍不住得意。就在昨晚,我兑换了一颗绿王丹,作用是鸡巴面对心爱的女人时疲软、绝对满足不了她,面对其他女人的时候勇猛非常。
看到两个美女舔弄我粗大的鸡巴,我就对她们没有了兴趣。这根大鸡巴的第一次,我可不会给这样两个贱货。然后,我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师姐的身上。
此时的师姐,正坐在丹房的长椅上大大张开包裹在黑丝里的双腿、脚踝挂着内裤的被大力肏干着。双手搂着方长河的脖子承受大力肏干的同时,她不停挺动阴户骚浪的迎合、嘴里发出淫靡的浪叫。
“长河师侄……你的鸡巴……好厉害!肏的师叔……爽死啦!不愧是……宗门大色鬼……真是会肏屄呀!”
“师叔!你他妈的也够厉害了!平时像个圣女,现在他妈的像个不要脸的婊子!伺候鸡巴的技巧……比我玩儿过的骚屄还他妈厉害!”
“因为……师叔是比她们更骚的骚屄、更不要脸的贱货!是张开腿随便儿鸡巴肏屄的烂货!”
淫靡的浪叫、低吼声中,两人的性器一次次的重合在一起,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溅起淫水儿无数。肉体的刺激中,两人发挥着自己高超的技巧迎合对方。虽然最初师姐的技巧稍差,但是学习能力惊人、在这方面有着无比天赋的她,很快就适应了,并且能和方长河玩儿的有声有色了。大大张开、并在修长美腿上扬起的内裤仿佛成了两人的战旗,不停的在空中摇动。
清脆的撞击声回荡,色狼淫妇激情的肏干在一起。不过除了注意他们两个之外,我还不时看着隐身在一旁看着的凌静尘。看到亲生姐姐和男人淫乱肏屄的情景,他的呼吸异常急促,盯着师姐的目光前所未有的亢奋。师姐淫乱时的样子实在是太过美丽、太过诱人,就连天生不凡圣体的静尘都忍不住伸手到胯间揉搓起来。看到师姐摆出淫乱的姿势给男人肏干、听着她发出淫乱的浪叫、还有被肏上高潮时淫骚的情景,静尘对师姐的感觉,渐渐的掺杂了情亲之外的情感。
在换了七八个姿势、被肏上了五六次高潮之后,师姐和方长河的激战总算暂时停了下来。不过两人都清楚,这不过是开始、他们要玩儿的还有很多。稍稍平息之后,方长河抱着师姐坐在了长椅上。
“师叔,敢不敢玩儿点儿刺激的?”方长河一边揉搓着师姐胸前一对儿奶子一边问道。
“敢不敢?哈!这个有点儿好笑!你师叔我这样的骚屄有什么不敢玩儿的?
想玩儿什么尽管说,别玩儿激将。”师姐大胆的说道。
“啪”大力拍了师姐丰臀一巴掌后,方长河兴奋的说道:“真他妈是骚货!
我在下届认识几个色鬼流氓,师叔有没有兴趣儿给他们玩儿玩儿?”
“只要他们的鸡巴够厉害,师叔就给他们肏!走吧!带我去!”师姐笑着说道。
得到师姐的回应,方长河兴奋的起身招来衣服迅速穿上。当他想带师姐出去的时候,发现师姐全身竟然只剩下性感的黑丝还穿在身上。在她的脖子上,还有那根连着金属链子的项圈儿。看到师姐这样的打扮,他疑惑的皱紧了眉。当听到师姐接下来的话后,他惊呆了。
“师侄,有没有胆子就这样和师叔出去?”说完后,师姐放荡的张开了双腿,露出了还流着精液的阴户。那顺着大腿内侧滴下的精液闪闪发光,看起来淫荡极了。
“师叔……你不怕师祖和师祖母知道?”幻想着带着如此打扮师姐出去的情景,方长河咽着口水问道。
“我问你的是敢不敢这样带我出去,不是问其他!”师姐骚骚的说道。
看着一脸骚媚、赤裸着身体、胯间还流着自己精液的师姐,方长河在纠结了一会儿之后,大胆的抓住了师姐项圈儿上的链子,然后说道:“贱货!咱们出去!”
听到方长河的命令后,师姐淫浪一笑,来到身边趴跪在他脚边后说道:“骑上来,师叔背着你风风光光的出去。从今天起,宗门所有人都知道师叔我成了你玩儿过的贱货!”
“不过师侄我更希望成为你的主人,像天来师叔一样!”方长河一脸激动的说道。
“这个师叔做不到!因为天来在师叔心里是特殊的,不过你可以狠狠的报复我不给你这样的地位哦!”师姐骚浪的说完后,就托着方长河向外爬去。
当赤裸着身体的师姐背着方长河爬出房门的时候,外面的弟子震惊了。他们没想到,师姐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看到众人惊愕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方长河得意的一笑。挥手在师姐的丰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后说道:“骚屄师叔,咱们出发吧!”
“大鸡巴师侄,师叔等不及被你的朋友们轮肏了!”说完,师姐就以最快的速度飞离了丹房区、然后向下届飞去。
当两人的身影消失很久后,刚刚看到的弟子才回过神,然后面面相觑的看着别人,以确定刚刚所看到事情的真假。在确定不是在做梦后,刚刚他们的看到的景象在弟子中快速传开了。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师姐背着方长河飞到下届之后,静尘和我就追了过去。原本努力舔着我鸡巴的母女,被我各自扔进怀里一葫芦丹药后,兴奋的离开了。不过她们的眼中遗憾之色一闪而过,因为两个骚货没有尝到我鸡巴的厉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