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 风云再起216-220

第216章 江湖争斗
“呵呵,你知道是什么茶?你能喝出来,比那帮人强太多了,喝茶讲究静心凝神,为的就是放松自己,你不错,懂得茶,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茶道社?”我面前的女孩对着我露出了一个恬静的笑对着我说道。
“恩,好吧,我加入。”我笑眯眯的对着面前的女孩说道,说罢站了起来也不多说什么签好了加入社团的申请书就离开了这里,这里的感觉很好,我非常喜欢。
一天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犹豫圣龙学院的变态规定,所以所有的社团都开始不遗余力的去招揽人马,简直是不分质量,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加入,以至于我寝室里那些个堪称极品的色狼一个个满足了自己那变态的欲望,然后满心欢喜的在寝室里狼嚎,而此刻的我则觉得有些无聊,不理会这帮激动的色狼我离开了寝室独自一人来到了楼下的操场。
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国家教育资源异常的紧张,但是作为三大家族合力建造的圣龙学院却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这里的环境异常的好,宽阔的草坪,寂静无人,我一人漫步在学校特意铺建的石子路上,慢悠悠的在那冰冷的月光照射之下散步,晃晃悠悠的我思绪万千,面对这广阔而美好的校园,我充满了憧憬,可是又有一丝迷茫,我到底要干什么?我在这里上学的意义是什么?
一切的问题都不自觉的在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我不断的思索,不过可惜的是我却不能够找到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
不知不觉的,我已轻来到了学校的后山,圣龙学院本来是处于郊区位置的,在十几年前这里仍然是一片荒凉,到处都是野草与荒山,圣龙学院开始建设的时候,炸平了一座又一座的山脉,唯独留下了一座最好的,而这座小山就坐落在圣龙学院的背后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圣龙学院的后山并不是很高,但是树木茂盛,碧草丛生,虽然没有毒蛇猛兽,但是却有无数小动物,花鸟之声在春季里不绝于耳,此刻俨然巳经进入秋季,但是是不是的仍然可以听到来自后山之上那些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无疑后山除了整洁漂亮以外其实还有一个用途。
这里是学校的恋爱圣地,几乎所有的情侣都喜欢在这里聊天恋爱,因为这里风景怡人,而且人烟稀少,无疑是恋爱的最佳地点,更有甚者,把这里当成了天然的旅馆,不少思想开放的男女自豪介意在这里的草坪之上来一场野战。
“嗖嗖嗖。“忽然我感觉到我远方大概二十米的地方传来一阵响动,虽然动作很轻微,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那绝对不是小动物的声音.如果我没有猜想错的话应该是武林高手,要知道,此刻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其他的学生在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回到自己的寝室安寝了,要么就干脆不回去了,这个时候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后山,又有谁会来呢?只要是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当然除了我这种无聊的人。
听到响动之后,我微微一楞,然后凌空飘起.脚尖轻微一点地,就飞上了枝头,然后以自然的风向向目标的方向飘去,此刻的我已经完全的融入了大自然的风中,我可以肯定以我的隐匿功夫就是大宗师亲来也不一定能够发现我,更不要说刚才那几股气息了。
过来之后我站在一株高达五米的参天大树之上,站在那里看着下边一帮人在那里争斗,只见七八个黑衣人穿着最古朴的夜行衣,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宝剑,将一个女孩包围在中间,这个女孩用白色的布匹将自己完全的遮掩起来,虽然如此但是还是可以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女孩,因为那长长的头发和隆起的胸部足以表明她的身份,不过显然现在她的情况并不怎么好,至少我看来是这样的,身上已经挂上了不大不小的七八个伤口,而且鲜血不住的往外流淌,我想再过半个小时就是这些黑衣人不围攻她的话,她也性命难保。
只见那个少女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虽然看起来很古老,但是丝毫不影响它的锋利看着那帮黑衣人剑上的缺口就知道这把宝剑到底有多厉害了,而此刻的她正站在那里拿着自己的剑冷静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不过远远的却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的一股绝望气息。
看来这个女孩对于自己能够获胜并不报多大的希望,几个黑衣人虽然看似散漫,但是他们所站的位置恰到好处.一个人一个动作,看似杂乱无章,但是结合起来却可以看的出来他们运行的是一个阵法,一个剑阵经过无数人的打磨,来自那久远的年代,威力不凡,不过可惜的是这几个人还没有完全掌握这剑阵的精髓,不然的话凭借他们几个都和这个女孩不相上下的伸手早就将人给杀死几百次了。
这些人虽然并不是很厉害,只不过是六品而已,但是结合起来却也不凡,比起女孩五品下阶的实力他们也相差不远,无疑这帮人虽然我都看不上眼,但是他们的破坏力还是惊人的,看着周围被弄的坑坑洼洼的地面以及那倒在地面之上的实际棵大树就知道了,这帮人还真是破坏惊人啊,想来他们应该是修炼的至刚至阳的武功.不然的话威力也不会这么大。
“令狐烟,你快点束手就擒吧,我们可以看在你那死鬼爷爷的份上放过你,只要你交出你独孤九剑的剑谱我们就可以放过你。”此刻一个领头的黑衣人对着面前的那个女孩大声说道,说罢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让自己的一帮手下在那里防卫着,防备着这个女孩有什么动作,显然他们这次的目的不是要杀人,而且要抢夺东西,而这个东西也就在这个女孩的手中。
听了这话我脑海中思绪万千,要知道独孤九剑是人都知道,世间最可怕的剑招,剑魔独孤求败留下的东西,这个东西只有独孤世家有一份,难道是独孤家的人?不过不可能啊,要知道独孤氏家可是八大家族之一,而且是八大家族战斗力最强悍的一个,虽然他们别的方面简直是一塌糊涂,但是家族却有两个宗师级别的高手,而且对于独孤九剑那是掌握的无比纯熟.这些人想要侵袭独孤家,估计连大门都进不去,毕竟那帮疯子可都是战斗狂人,就连家里看门的人都是六品高手。
想要灭了独孤家还不让别人知道,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如他们真的有这个能力的括,华夏早就是他们的了,何必要来抢夺一个不知所谓的独孤九剑?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女孩不是独孤家的人,那么姓令狐,那么可能是华山派的人了,要知道华山派当年风清扬传下独孤九剑之后,到了令狐冲的手中,而令狐冲百年之后他的子孙也回到了华山,而且带着独孤九剑,成为了华山掌门令狐家的不传之秘,想来这个女孩就是华山派的人吧,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要知道五岳剑派可是同气连枝,力量比起少林武当也不会弱很多,算是江湖上一大势力,他们的盟主华山派掌门的子孙怎么会被人围攻到了这个地步?
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下边的令狐烟替我解答了这个疑问,只见令狐烟双眼充满了仇恨对着面前一帮人说道:“哼、你们五岳剑派一帮卑鄙小人,为了我们令狐家的独孤九剑竟然杀我全家,和华山叛徒勾结,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我令狐烟逃出来三年,三年时间隐姓埋名,可是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给抓到了,既然落到今天这步田地,那我就是死也不会把独孤九剑交给你们的,你们休想得到任何的东西。”
听了这话之后,旁边的一个领头黑衣人淫荡的笑了起来说道:“嘿嘿?想自杀?好啊,你自杀啊,我们可是听说过令狐小姐可是我们五岳剑派第一美人,当年我们就想干了你,可是你那个死鬼老头子太厉害我们一直没敢动手,既然今天你落到我们手里,我就不客气了,你自杀啊,自杀了老子们奸尸,嘿嘿,我们什么玩就是没有玩过死人,不过令狐小姐这么古色天香而且又是华山令狐匆那个老鬼的孙女,干起来一定很带劲,哈哈哈。”
“你……无耻……“令狐烟显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身了一抖,放在自己脖子中央准备自刎的剑也拿了下来,冷冷的注视着周围,眼中出现了一丝绝望,语气冰冷与没落的对着周围一帮人说道,眼角也不自觉的湿润了。
“无耻?你说我吗?哈哈哈。。我们就是无耻,哈哈,我们已经想好了,你要是死了,我们兄弟几个就一起奸尸,然后把你脱光了丢到学校去,啧啧,虽然是一个死人,但是我想还是会有不少人想看看吧。”那个领头的黑衣人嚣张的笑道。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确实够狠的,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果然不是一般人啊,无耻到这个地步,实在是人中极品啊,可惜啊,不是我的手下,不然的括我一定好好提拔一下。”我站在树梢之上悄悄的想到,不过我觉得这个令狐烟的声音好像有些耳熟就是,一时片刻我想不起来我到底在哪里听过。
“你……你们、我令狐烟今天就死在这里,至于死后如何,我也不在乎了,反正你们休想得到独孤九剑永远都别想。”令狐烟眼中水雾弥漫,但是仍然坚强的对着面前的一帮人坚定的说道,看来这个丫头是铁了心的准备不交出东西了。
“玩,死尸有什么意思?兄弟们动手,把这个丫头给我抓起来,我们大家一起好好玩玩,嘿嘿玩的她欲仙欲死.她保证跟我们说出来为止。”那个黑衣人的首领听到了这话之后,脸色一变然后对自己身边的六七个人淫笑着说道,说罢呼啸一声冲了上去,旁边的几个人也跟着冲了过去。
无疑七人剑阵很厉害,而且今狐烟早就已经受伤,身体虚弱不堪,跟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叮当。”几声清脆的声音过后,和那帮黑衣人交手了十几回合的令狐烟终于还是被人打掉了手中的长剑,然后四五个人一拥而上,将令狐烟给压制住了,双手双脚乃至嘴巴都被人给固定住,然后按到在地上。
“怎么样?令狐小姐,如果你交出那死老鬼的独孤九剑的话,我们可以放过你,不然的话,嘿嘿。。我们兄弟几个个天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欲仙欲死。”领头的黑衣人捏着令狐烟的嘴巴,对着她淫笑着说道,此刻的令狐烟已经露出了自己的面容,一张美丽脱俗的脸,一张恬静出尘的脸。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上午见到的,那个在沏茶的女孩,想起她那恬静的笑容,我顿时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
“喂,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对待女孩子,尤其是一位美丽的女孩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吗?”忽然黑衣人的头领背后出现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之上,在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背后,顿时黑衣人头领的脸上冷汗犹如大雨一般倾泻而下。
不是因为别的,因为他明白这样的人,这样的身手不是他可以抵挡的,不说别的就凭借对方能够了无声息的到达自己的背后,且在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手放在自己的身上就知道对方绝对是高手,而且是绝顶高手,弄不好是和掌门一个级别的人物。
回过神来,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村衫、和一条黑色的紧身休闲裤的男子,那男子大概十七八岁,剑目流星,面如美玉,此刻掩藏在一头长发之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正抓住自己的肩膀站在那里看着自己,仿佛发现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一样。
“你……你是什么人?“那黑衣人头领惊恐的看着我,因为他明白我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他的身边,并且抓住他的肩膀那我就绝对有能力瞬间杀死他们一帮人。
“呵呵,我是什么人?啧啧,这个就不用管了,我只是觉得你们这样做好像不大对,你们说是吗?”我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人,然后瞄了一眼被按到在那里的令狐烟,此刻的她正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看着我,好像不相信我有这么大本事一样。
“是……是……”那黑衣人脸色变得铁青,对着我颤抖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们五岳剑派的事情,你想干什么?还不赶快放开我二师兄,不然的话我们五岳剑派绝对不会跟你善罢甘休,你就等着无休止的追杀吧。”一个黑衣人看到这样的景象后顿时气呼呼的对着我说道,不过他好像也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并没有冲上来,而是对着我大声说道,还搬出了所谓的五岳剑派,显然是想吓唬我,靠着五岳剑派的名声让我知难而退。
“啧啧……五岳剑派,好大的名头,南岳衡山,北岳恒山,西岳华山,东岳泰山,中岳嵩山,你们是哪一派的?”我笑眯眯的说道,任谁都可以听得出来我语气中的不屑,对于我来说五岳剑派不过是江湖草莽而巳,不足为患,果他们敢嚣张,我保证五岳剑派三天后就将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我们是嵩山的,你想怎么样?我们师傅左千秋已经是五岳盟主,识相的就快点放开我二师兄,不然的话嵩山派和五岳剑派和你没完。“此刻一个黑衣人立刻气冲冲的对着我说道。
说实话这些人明显的智商不太高,而且自以为天老大、地老二,自以为是,好像天下就他们嵩山,就他们五岳剑派厉害一样,明显的傻瓜,左千秋收这么一帮徒弟估计自己也聪明不到哪去。
对于江湖上的事情我一般不怎么关心要知道、毕竟我们李家可不是什么江湖草莽出身,一直以来都处在华夏金字塔的顶端对于江湖上的事情我们并不关心,江湖仇杀每天都有发生,对于这些个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国家也处于打压阶段,但是没有想过消灭他们,只要他们不伤害普通人、不反对国家其他的就一般由他们去了,只要做得不太过分,不被人抓到把柄,这些江湖中人的事情是不会有人管的。
当然江湖毕竟太混乱了,所以对于江湖中人国家都有登记在册,有句话叫做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所以国家对于江湖中人只做一个登记,他们等于正式脱离国籍,只要不做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不会去管他们的,他们愿意做什么都可以。
而江湖仇杀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国家对待他们的态度就如同黑社会一样,死一个少一个,对于这些个无法管制的江湖高手国家那是巴不得他们全部死了。
“嵩山很厉害吗?五岳剑派很厉害吗?啧啧,我怎么不知道,嘿嘿,说实话我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个女人我保下了,如果你们不服气的话尽管来好了。”我不屑的说道,说罢看了一眼还被压在那里的令狐烟,一个闪身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令狐烟从他们的手中抢了过来,等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带着令狐烟站在了他们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第217章 肉体交易
这帮人虽然傻,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帮人还没有傻到一定程度,看到这样的情况傻瓜都知道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一个个慌乱起来,然后准备转身逃离,对此我并没有阻止,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们离开。
“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站在我旁边被我搀扶着的令狐烟看着刚才那帮人离开的方向,用虚弱不堪的语气对着我说道。
快速的给令狐烟止血之后我笑吟吟的对着我面前的令狐烟说道:“这个,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不想杀他们。”
“为什么?你要知道,你刚才从他们手中救了我,那你就不能置身事外了,五岳剑派一定会来找你麻烦的,特别是现在那里是左千秋掌权,左千秋可是一个气量狭小的人,你今天的作为已经彻底得罪了他,想脱身都是不可能的了。”令狐烟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对着我说道,说罢眉头紧锁,仿佛对我这件事情如此处理感到莫大的不解。
“女人,你要明白一件事情,我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决定,任何人都不可以,你明白吗?”听完令狐烟的话我嘴角一扬对着身边已经虚弱的脸色苍白的令狐烟淡淡的说道,说罢脸色一变,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其实更加有意思了吗?”
“有意思?你一定是疯了吧!江湖上五岳剑派虽然不敢说是独霸武林,但是也算是一枝独秀了,五岳剑派虽然各体实力不过是江湖一流,但是五岳剑派加起来就是比起武当少林也是丝毫不让,你这样放过他们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我劝你现在追上他们杀了他们,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拖着虚弱的身子令狐烟对着我吉艰难的说道,看起来她对于劝解我是不遗余力的。
“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干扰我的事情,走吧,女人,我带你去治疗。”我淡淡的说道,说罢也不等令狐烟反对,抓起她就飞了起来,穿过学校那高大的围墙,不过几分钟时间就到达了我在学校附近的别墅,然后拿出纱布给令狐烟敷药包扎,李家别的没有灵丹妙药多得是,所以给令狐烟用上也算是物尽其用了,不然的话留在那里也是浪费,现在的我,实在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够让我受伤。
当然不可避免的因为令狐烟的伤势我帮她包扎的时候看到了有些个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不过还好,没有什么特别敏感的地方,不然的话我也只好牺牲一下我自己,勉强的看一下她美丽的肉体了,当然我不敢保证如果这样的话令狐烟会不会跟我拼命,看这个丫头的性格应该不会是太刚猛的吧。
帮令狐烟包扎之后,此刻的令狐烟手上脚上都缠上了绷带,坐在那里跟一个木乃伊一样,神色还有些没落也不知道是想些什么,反正我感觉有些傻傻的,好像都忽略掉我的存在了一样。
“你为什么要救我?”令狐烟眼中闪过了一丝希翼抬头对着我说道,没有任何的表情也看不出来她这么问的意思。
“切,本少爷愿意救就救,不愿意救就不救,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不屑的说道。
“是为了独孤九剑的秘籍吗?”令狐烟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对着我说道,语气十分凄凉,这个丫头好像谁都喜欢那秘籍一样,只要接近她好像就是为了那本秘籍,真是的,以为那本秘籍有多珍贵啊,我才不稀罕呢。
“喂,小丫头麻烦你不要乱想了好吗?一本独孤九剑的秘籍而已,我犯得着为这个在你面前演戏吗?真是的我如果想要的话,大可以去独孤世家要,何必在这里跟你浪费唇舌?”我再度不屑的说道。
“你知道独孤家?”令狐烟诧异的对着我说道,神色略微有些激动。
“当然知道,独孤家那帮白痴,整天就知道修炼,练剑啊,整个一个傻子家族,怎么对你他们有兴趣?”我看了看令狐烟对着面前的她说道。
“带我去好吗?我想要见独孤家世家得人。”令狐烟轻声对我说道。
“这个啊。。我可不知道,你要知道独孤世家可是华夏八大家族里最隐蔽的的一个,他们家族的地址只有其他七家的家主知道,我这样的身份可不知道那么多,你问了我也是白问。”我毫不犹豫的委婉拒绝了,谁知道这个丫头到底在想什么,反正我才懒得去呢,独孤家的地址李家也知道,不过那里简直就是深山老林,我可没心情陪着令狐烟跑那么远去活受罪。
“你骗我!”我刚一说完之后令狐烟就对着我肯定的说道,说罢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中已经不知不觉的弥漫了一层水雾,好像如果我不答应她的话她立刻就会哭出来一样。
“我没有,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不用说那么多。”我坚定的说道,那模样好像不容拒绝一样。
“我知道。。让你帮我很难,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爷爷临死的时候让我去孤独世家,说只有他们可以帮我,也不过爷爷还没来得及说独孤家的地址就已经死了,这三年我一直隐姓埋名,暗中打探独孤家的消息,可是一直没有着落,我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知道独孤家在哪,带我去好吗?求求你了。”令狐烟对着我激动的说道,说罢已经泪流满面,三年前她也不过就是十六七岁吧,一个花季少女就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说起来也真是够悲凉的。
“这个。。。报仇真的那么重要吗?”看着面前的令狐烟我不知可否的说道。
“当年左千秋勾结我们华山叛徒秘密灭了我们一门,然后好诬陷我们家和魔门得人有关系,让我这些年一直被五岳剑派得人追杀,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用,现在更是被他们找到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而且左千秋他们让我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一切,我一定要报仇,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令狐烟眼中散发出仇恨的光芒对着我轻声说道,虽然看起来平淡,但是她眼中仇恨的火焰却是那么的猛烈,让人感觉到一丝恐惧的气息。
“仇恨已经蒙蔽了你的眼睛,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你有没想过,就算你找到独孤家也不会有人帮你的,或者独孤家所要求的你根本就付出不起,那个时侯你应该怎么办?”我淡淡的说道,说罢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令狐烟。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需要报仇你知道吗?你根本就没办法理解我的仇恨,我需要报仇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令狐烟对着我轻声说道,说罢站了起来一下子揭开了自己的衣服,将完美的胴体丝毫没有保留的展现的面前。
此刻的令狐烟脸上带着一丝桃红,已经没有了开始我见到的她时候的那份恬静出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妩媚,动人的妩媚,微微红润的身体显得格外的诱人,神秘的桃园地带,高耸的山巅,平坦的小腹全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将她给按倒在地。
不过可以清楚的看的出来,此刻的令狐烟,眼中带着一丝迷茫与坚定,眼神也不是那么附有神采,而更多的是仇恨的目光,当然这种目光不是针对我的,不过我却能确实的感觉到这种目光的存在,是那么的刻苦铭心。
“你觉得你这样做值得吗?”看着面前的令狐烟我淡淡的说道。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要你告诉我独孤家在哪,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了,我说过为了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做。”令狐烟对着我坚定的说道,语气中不在带一丝的感觉。
看着这个令狐烟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看她的模样我想她去独孤家也讨不到什么好,要知道独孤家虽然那是八大家族中最正统的武林世家,但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是世家就会有利益,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已经被人家灭了满门的令狐烟出动自己的人手去跟五岳剑派结仇,要知道,江湖义气这种东西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在所有的人眼中中有一样东西,“利益。”
无疑令狐烟根本就不能够给独孤家带来利益,所以她就算找到了独孤家也没有用,我想当初她爷爷不过是让她去独孤家避难而已,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性命,不过显然这个丫头并不理解她爷爷的话,竟然想要去复仇,如果这样的话她在独孤家的命运我已经断定了,如果独孤家得人还都不错的话,那么她可能会在独孤家的保护之下安度余生,如果独孤家得人有几个不好的东西的话,那么这个令狐烟恐怕命运就悲惨了,沦为性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很不凑巧的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独孤家的这代的子弟独孤霸好像就是这么一位。
“那好吧,我就不客气了。”我邪邪一笑对着我面前的令狐烟说道,说罢慢慢的靠近令狐烟,在我靠近她身边的时候,令狐烟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即将来临的模样,令狐烟眼中闪过了意思的痛苦与坚毅之后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也不做反抗,赤裸的娇躯在我身下任由我的把玩。
一只手抚摸上了令狐烟那并不算很大,但是异常柔软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将她给轻轻抱起,嘴巴亲吻了上去,慢慢的纠缠起来,说是现在我就是抱着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的准则来的,反正如果令狐烟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命运必定相当悲惨语气让别人先上了,不如我自己上了。。不过。。真到下手的时候听到了我怀里令狐烟的一声呻吟,我又放弃了。
不过因为别的,实在是我下不了手,虽然说有可能令狐烟会被别人给XX了,但是让我做,我还是做不来,毕竟我还没朱子豪那么强大,我想如果是他的话这个时侯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不过我不行,我接受不了这种肉体的交易。
也许在我的脑海里,肉体和感情的并在的这个观念根深蒂固吧,虽然我不介意和别的女人上床,但是对于处女有特殊情节的我,是绝对不想去祸害一个处女,或者说是祸害以后再让给别人的。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我现在决定我们取消这个交易。”我叹了一口气之后坐了起来点燃了一根香烟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
“为什么?!!”令狐烟猛然坐了起来大为恼火的对着我说道。
“也为我不想了,原因就这么简单。”我淡淡的说道,说罢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你。。。”令狐烟对着我气愤的说道,不过我却懒得理会她,我所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呵呵,我什么我?实话跟你说我决定的事情都不能改变,就是现在我把你送到独孤家他们也不敢接收你,何必呢,在这里安心养伤吧。”我摇头笑道,说罢就离开了这里,然后一路走了出来,坐在阳台之上,欣赏着天空中那美丽的月光。
“邪少,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要发动?”正在这个时侯我的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手下的声音,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这个手下不是别人正是小白,我特意钦点的小白作为这次行动的指挥,毕竟会里的其他人现在和小白同级得人都是功劳堆积如山,如果小白这个时侯没有一点功劳的人很难震住场面要知道黑社会是将就实力的地方,没有实力一切都是枉然,所以我要在这个机会给小白点功劳,毕竟小白是我的心腹,而且这些年做的也很不错,刑堂在小白的管理下可以说是蒸蒸日上,所以我还是很满意的。
“恩人手准备好了吗?嘿嘿,好吧,你们动手吧,记住干的漂亮一点,不要给我们冰鉴会丢人,虽然这次我们不是真打,但是要做到让别人以为我们冰鉴会大举南下的态势你明白吗?”听了这话之后我对着小白淡淡的说道,现在终于开始实行朱子豪的那个计划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够骗过那些个家伙,不过我想这次做的干干净净些,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邪少,我们要做的像的话。。那。。。”小白有些犹豫的对着我说道。
“怕什么?让你们做的像自然不用顾及那么多,砍死几个也没什么,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好,记住不要给我露出马脚,你们放心去吧,第一波的时候青帮得人都是反对朱子豪得人,这些人你们就不要手软了,杀出一个模样来,嘿嘿,记住一定要让别人以为我们是在和朱家做对。”我笑眯眯的说道。
“是,邪少。我们一定做到。”听了这话那边的小白恭敬的说道。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JS在这里青帮的固有实力地区,朱子豪已经调集了那些个反对他得人以冰鉴会可能大举入侵为借口在那里布防了,而且人员不少,大概有八千多人,朱子豪这个家伙也是够狠的,他已经按中将这些人的分部还有武器情况都给了我们,并且将他们的子弹全部换成了空壳,一旦开战那些人必死无疑。
“嗯,好,你们去处理吧,记住一切给我做的干净利落不要让人留下什么把柄,那些青帮得人能灭就灭了,不要留下后患,我想朱子豪那边一定有所安排了。”我淡淡的说道,说罢挂断了电话。
坐在那里等一根香烟落地之后我就再度的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生涩的号码,打了过去之后,电话的另外一端不一会就传来了一个男人喘息的声音对着我说道,“嘿嘿。。。李兄。。啊。。嗯。。那个怎么样了?”
“呵呵,我们的人已经发动了,今天晚上那些反对你的人都会消失,你放心好了,对了,你后边的准备怎么样了?”我清楚的听到了朱子豪那边有一个女人轻微的喘息,虽然已经尽量的压低了声音,不过我还是可以听的一清二楚,于是轻笑着对着朱子豪说道。
“嘿嘿,你放心好了,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了,我保证你们冰鉴会可以如入无人之地,三天之内JS就是你们的了,当然。。嘿嘿还有SH。”朱子豪嘿嘿一笑对着我说道,说罢那边又传来了几声晃动,以及一个男人颤抖的声音,这个朱子豪啊,不行还要玩女人,真是的,最不该的还是让我听到,心里鄙视了一下他的性能力之后我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其实起初我对于朱子豪的行为也感到了差异,因为他给我的利益太多了,完全不符和朱家的风格,不过我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我认为朱家没有理由欺骗我,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李家和朱家争斗不休,他们就算灭掉我一个冰鉴会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而且他们根本没这个能力,不要忘了军队可是掌握在李家手中的,虽然中央军区的那些人不是我们李家的,但是其中的基层中层可是有不少人站在我们李家一边,只要我们不是叛国造反,这些人都会支持我们的,朱家在这个方面可以说毫无优势,想要跟我们斗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后来我也调查了一下,最近这些黑帮组织确实是蠢蠢欲动,也就相信你了下来。

第218章 黑道战争(上)
这帮人虽然傻,但不得不说的是,这帮人还没有傻到一定程度,看到这样的情况傻瓜都知道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一个个慌乱起来,然后准备转身逃离,对此我并没有阻止,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们离开。
“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站在我旁边被我搀扶着的令狐烟看着刚才那帮人离开的方向,用虚弱不堪的语气对着我说道。
快速的给令狐烟止血之后我笑吟吟的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这个,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不想杀他们。”
“为什么?你要知道,你刚才从他们手中救了我,那你就不能置身事外了,五岳剑派一定会来找你麻烦的,特别是现在那里是左千秋掌权,左千秋可是一个气量狭小的人,你今天的作为已经彻底的得罪了他,想脱身都是不可能的了。”令狐烟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对着我说道,说罢眉头紧锁,仿佛对我这件事情如此处理感到莫大不解。
“女人,你要明白一件事情,我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决定,任何人都不可以,你明白吗?”听罢令狐烟的话我一扬对着身边已经虚弱的脸色苍白的令狐烟淡淡的说道,说罢脸色一变,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其实更加有意思吗?”
“有意思?你一定是疯了吧!江湖上五岳剑派虽然不敢说是独霸武林,但是也算是一枝独秀了,五岳剑派虽然各体实力不过是江湖一流,但是五大剑派加起来就是比起武当少林也是继续丝毫不让,你这样放过他们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我劝你现在追上他们杀了他们,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拖着虚弱的身子令狐烟对着我极艰难的说道,看起来她对于细解我是不遗余力的。
“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干扰我的事情,走吧,女人,我带你去治疗。”我淡淡的说道,说罢也不等令狐烟反对,抓起她就飞了起来,穿过学校那高大的围墙,不过几分钟时间就到达了我在学校附近的别墅,然后拿出纱布给令狐烟敷药包扎,李家别的没有灵丹妙药多的是,所以给令狐烟用上算是物尽其用了,不然的话留在那里也是浪费,现在的我,实在很难想像这个世界上有几个能够让我受伤。
当然不可避免的因为令狐烟的伤势我帮她包扎的时候看到了有些个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不过还好,没有什么特别敏感的地方,不然的话我也只好牺牲一下我自己,勉强的看一下她美丽的肉体了,当然我不敢保证如果这样的话令狐烟会不会跟我拼命,看这个丫头的性格应该不会是太刚猛的吧。
帮令狐烟包扎之后,此刻的令狐烟手上脚上都缠上了绷带,坐在那里跟一个木乃伊一样,神色还有些没落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反正我感觉有些傻傻的,好像都忽略掉我的存在了一样。
“你为什么要救我?”令狐烟眼中闪过了一些希翼抬头对着我说道,没有任何的表情也看不出来她这么问的意思。
“切,本少爷愿意救就救,不愿意救就不救,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不屑的说道。
“是为了独孤九剑的秘籍吗?”令狐烟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对着我说道,语气十分悲凉,这个丫头好像谁都喜欢那秘籍一样,只要接近她好像就是为了那本秘籍,真是的,以为那本秘籍有多珍贵啊,我才不稀罕呢。
“喂,小丫头麻烦你不要乱想了好吗?一本独孤九剑的秘籍而已,我犯得着为这个在你面前演戏吗?真是的我如果想要的话,大可以去独孤世家要,何必在这里跟你浪费唇舌?”我再度不屑的说道。
“你知道独孤世家?”令狐烟诧异的对着我说道,神色略微有些激动。
“当然知道,独孤家那帮白痴,整天就知道修炼,练剑啊,整个一个傻子家族,怎么你对他们有兴趣?”我看了看令狐烟对着面前的她说道。
“带我去好吗?我想要见独孤家世家的人。”令狐烟对我说道。
“这个啊,我可不知道,你要知道独孤世家可是华夏八大家族里最隐蔽的一个,他们家族的地址只有其他七家的家主知道,我这样的身份可不知道那么多,你问了我也是白问。”我毫不犹豫的委婉拒绝了,谁知道这个丫头到底在想什么,反正我才懒得去呢,独孤家的地址我李家也知道,不过那里简直是深山老林,我可没心情陪着令狐烟跑那么远去活受罪。
“你骗我!”我刚一说完之后令狐烟就对着我肯定的说道,说罢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中已经不知不觉和弥漫了一层水雾,好像如果我不答应她的话她立刻就会哭出来一样。
“我没有,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不用说那么多。”我坚定的说道,那模样好像不容拒绝一样。
“我知道……让你帮我很难,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爷爷临死的时候让我去独孤世家,说只有他们可以帮我,也只有他们能帮我报仇,我们令狐家也算是和独孤家有些关联的,只不过爷爷还没来得及说独孤家的地址就已经死了,这三年我一直隐姓埋名,暗中打探独孤家的消息,可一直没有着落,我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知道独孤家在哪,带我去好吗?求求你了。”令狐烟对着我激动的说道,说罢已经泪流满面,三年前她也不过就是十六七岁吧,一花季少女就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说起来也真是够悲凉的。
“这个……报仇真的那么重要吗?”看着面前的令狐烟我不知可否的说道。
“有……当年左千秋勾结我们华山叛徒秘密灭了我们一门,然后好诬陷我们家和魔门的人有关系,让我这些年一直被五岳剑派的人追杀,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用,现在更是被他们找到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而且左千秋他们让我失去了家人,抢失去了一切,我一定要报仇,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令狐烟眼中散发出仇恨的光芒对着我轻声说道,虽然看起来平淡,但是她眼中仇恨的火焰却是那么的猛烈,让人感觉到一丝恐惧的气息。
“仇恨已经蒙蔽了你的眼睛,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你有没想过,就算你找到了独孤家也不会有人帮你的,或者独孤家所要求的你根本就付不起,那个时候你应该怎么办?”我淡淡的说道,说罢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令狐烟。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需要报仇你知道吗?你根本就没办法理解我的仇恨,我需要报仇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令狐烟对着我轻声说道,说罢站了起来一下子解开自己的衣服,将完美的胴体丝毫没有保留的展现在我的面前。
此刻的令狐烟脸上带着一丝桃红,已经没有了开始我见到的她时候的那份恬静出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妩媚,动人的妩媚,微微红润的身体显得格外诱人,神秘的桃园地带,高耸的山巅,平坦的小腹全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将她给按到在地。
不过可以清楚的看的出来,此刻的令狐烟,眼中带着一丝迷茫与坚定,眼神也不是那么富有神采,而更多的是仇恨的目光,当然这种目光不是针对我的,不过我却能够确实的感觉到这种目光的存在,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你觉得你这样做值得吗?”看着面前的令狐烟我淡淡的说道。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只要你告诉我独孤家在哪,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了,我说过为了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做。”令狐烟对着我坚定的说道,语气中不在带一丝感情。
看着这个令狐烟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看她的模样我想她去独孤家也讨不到什么好,要知道独孤家虽然那是八大家族中最正统的武林世家,但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是世家就会有利益,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已经被人家灭了满门的令狐家出动自己的人手去跟五岳剑派结仇,要知道,江湖义气这种东西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在所有的人眼中只有一样东西,“利益”。
无疑令狐烟根本就不能够给独狐家带来利益,所以她就算找到了独孤家也没有用,我想当她爷爷不过是让她去独孤家避难而已,只有这样才能够保住性命,不过显然这个丫头并不理解她爷爷的话,竟然想要去报仇,如果这样的话她在独孤家的命运我已经断定了,如果独孤家的人还都不错的话,那么她可能会在独孤家的保护下安度余生,如果独孤家的人有几个不好的东西的话,那么这个令狐烟恐怕命运就悲惨了,沦为性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很不凑巧的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独孤家的这代的子弟独孤霸好像就是这么一位。
“那好吧,我就不客气了。”我邪邪一笑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说罢慢慢的靠近令狐烟,在我靠近她身边的时候,令狐烟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即将来临的模样,令狐烟眼中闪过了一丝的与坚毅之后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也不做反抗,赤裸的娇躯在我身下任由我的把玩。
一只手抚摸上了令狐烟那并不算很大,但是异常柔软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将她给轻轻抱起,嘴巴亲吻了上去,慢慢的纠缠起来,说是我现在我就是抱着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的准则来的,反正如果令狐烟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命运必定相当悲惨语气让别人先上了,不如我自己上了,不过,真到下手的时候听到了我怀里令狐烟的一声呻吟,我又放弃了。
不是因为别,实在是我下不了手,虽然说有可能令狐烟会被别人给XX了,但是让我做,我还是做不来,毕竟我还没朱子豪那么强大,我想如果是他的话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不过我不行,我接受不了这种肉体得交易。
也许在我的脑海里,肉体和感情的并存的这个观念根深蒂固吧,虽然我不介意和别的女人上床,但是对于处女有特殊情节的我,是绝对不想去祸害一个处女,或者说是祸害以后再让给别人的。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我现在决定我们取消这个交易。”我叹了一口气之后坐了起来点燃了一根香烟对着我面前的令狐烟说道。
“为什么?!”令狐烟猛然坐了起来大为恼火的对着我说道。
“因为我不想了,原因就这么简单。”我淡淡的说道,说罢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你……”令狐烟对着我气愤的说道,不过我却懒得理会她,我所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呵呵,我什么我?实话跟你说我决定的事情谁都不能改变,就是现在我把你送到独孤家他们也不敢接收你,何必呢,在这里安心养伤吧。”我摇头笑道,说罢就离开了这里,然后一路走了出来,坐在阳台之上,欣赏着天空中那美丽的月光。
“邪少,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要发动?”正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手下的声音,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这个手下不是别人正是小白,我特意钦点小白作为这次行动的指挥,毕竟会里的其他人现在和小白同级的人都是功劳堆积如山,如果小白这个时候没有一点功劳的话很难震住场面,要知道黑社会是讲究实力的地方,没有实力一切都是枉然,所以我要在这个机会给小白点功劳,毕竟小白是我的心腹,而且这些年做得也不错,刑堂在小白的管理下可以说是蒸蒸日上,所以我还是很满意的。
“恩人手准备好了吗?嘿嘿,好吧,你们动手吧,记住干的漂亮一点,不要给我们冰鉴会丢人,虽然这次我们不是真打,但是要做到让别人以为我们冰鉴会大举南下的态势你明白吗?”听了这话之后我对着小白淡淡的说道,现在终于开始实行朱子豪的那个计划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够骗过那些个家伙,不过我想这次做得干净些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邪少,我们要做得像的话,那……”小白有些犹豫的对着我说道。
“怕什么?让你们做得像自然不用顾及那么多,砍死几个也没什么,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好,不要给我露出马脚,你们放去吧,第一波的时候青帮的人都是反对朱子豪的人,这些人你们就不要手软了,杀出一个模样来,嘿嘿,一定要让别人以为我们是在和朱家做对。”我笑眯眯的说道。
“是,邪少。我们一定做到。”听了这话那边的小白恭敬的说道。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JS在这里青帮的固有势力地区,朱子豪已经调集了那些个反对他的人以冰鉴会可能大举入侵为借口在那里布防了,而且人员不少,大概有八千多人,朱子豪这个家伙也是够狠的,他已经暗中将这些人的分部还有武器情况都给了我们,并且将他们的子弹全部换成了空壳,一旦开战那些人必死无疑。
“恩,好,你们去处理吧,记住一切给我做得干净利落不要让人留下什么把柄,那些青帮的人能灭就灭了,不要留下后患,我想朱子豪那边一定有所安排了。”我淡淡的说道,说罢挂断了电话。
坐在那里等一根香烟落地之后我就再度的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生涩的号码,打了过去之后,电话的另外一端不一会就传来了一个男人喘息的声音对着我说道:“嘿嘿……李兄啊,嗯,那个怎么样了?”
“呵呵,我们的人已经发动了,今天晚上那些反对你的人都会消失,你就放心好了,对了,你后边的准备怎么样了?”我清楚的听到了朱子豪那边有一个女人的喘息,虽然已经尽量的压低了声音,不过我还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于是轻笑着对朱子豪说道。
“嘿嘿,你放心好了,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了,我保证你们冰鉴会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三天之内JS就是你们的了,当然……嘿嘿,还有SH。”朱子豪嘿嘿一笑对着我说道,说罢那边又传来几声晃动,以及一个男人颤抖的声音,这个朱子豪啊,不行还要玩女人,真是的,最不该的还是让我听到,心里鄙视了一下他的性能力之后我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其实起初我对于朱子豪的行为也感到了诧异,因为他给我的利益太多了,完全不符合朱家的风格,不过我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我认为朱家没有理由欺骗我,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李家和朱家争斗不休,他们就算灭掉我一个冰鉴会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而且他们根本没这个能力,不要忘了军队可是掌握在李家手中的,虽然中央军区的那些人不是我们李家的,但是其中的基层中层可是有不少人站在我们李家一边,只要我们不是叛国造反,这些人都会支持我们的,朱家在这个方面可以说毫无优势,想要跟我们斗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后来我也调查了一下,最近这些黑帮组织确实是蠢蠢欲动,也就相信了下来。

第220章 女仆令狐烟
当和黄牙谈好之后我又交待了李再生一些事情,毕竟作为第一军的军师主管JS省大部分地区都是他的防区,有他在的话冰鉴会行事自然会方便很多,所以我特意的留下了李再生跟他说了一些事情,之后才将两人送上了楼顶的位置,目送两人离开。
伴随着直升机的缓缓离开,我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身影,我淡淡的对着她说道,“你要知道偷看可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
“你…你能帮我报仇吗?”令狐烟脸色仍然有些苍白,看着我用虚弱的语气说道,虽然休息了几个小时,不过令狐烟毕竟是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的。
“不能…我可没那个本事,你还是好好去休息吧,别在这里跟我说这些东西了。”我笑的眯眯的说道,说罢走了过来一把抱起令狐烟将她给抱入了房间,放在了房间的床上。
“刚才…我都看见了。”令狐烟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听了这话我站直了身子,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呵呵,你看见了?看见什么了?”
“看见那个将军,还有那个军人,他们都很怕你,对你很恭敬,你一定不一般,我虽然自小生活在华山,不过我出来已经有三年了,我知道一个将军意味着什么,华夏这么大二十亿人口里也只有一百多个将军,他都你这么害怕,我想你要是肯帮我报仇的话,一定能够做到的。”令狐烟对着我肯定的说道,语气中多了一丝希望的光芒。
“呵呵,你说的不错,不过我们萍水相逢,我救了你一次已经是不错了,我为什么要去帮你报仇?要知道五岳剑派那帮家伙虽然我根本不放在眼中,不过怎么说都是一帮不大不小的麻烦,你要知道,我这个人是很讨厌麻烦的…而且,没有好处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做的。”我看着面前的令狐烟轻笑道,说罢就准备离开这里,对于这个满脑子充满仇恨的女孩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要知道我还是喜欢她那恬静的模样。
那种出尘与高贵的恬静,而不是如此的仇恨,或许三年的时间本已经让她忘记了仇恨,只不过因为那帮嵩山派的人到来又让她生新回忆起了仇恨,让积压多年的她再度回想了往日的痛苦所以才会这个样子,而这…不是我所希望见到的。
“等等…”看到我要离开房间,躺在柔软大床之上的令狐烟忽然坐直了身子对着我叫道,语气十分焦急与不甘。
“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听到这个声音我转过身子来,微笑的对着令狐烟问道。
“你,我可以付出我的…”令狐烟脸色微红的对着我说道,没等她说完我就已经打断了令狐烟的话对着面前的她带着讽刺的笑容略微有一些嘲弄的感觉说道:“嘿嘿…你的身体吗?不要总拿你的身体作为筹码,我承认你很漂亮,不过如果你总拿你的身体来和人交易的话,哪怕就要再漂亮也会变得不值钱了,而且…我暂时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你还是找点别的吧,别的让我心动的东西,说不定我会帮你报仇的。”
“我…我可以成为你的奴隶,你想要怎么样都行,我发誓,我以我父母家人的在天之灵发誓,只要你愿意为你报仇,我令狐烟愿意终身成为你的奴隶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让我做的,我绝对做到,任何事情都可以!!”拖着虚弱的身子令狐烟对着我大声说道,此刻的令狐烟估计也是心中苍茫,毕竟此刻的她除了自己这幅身子和这张脸蛋也实在拿不能够和我交换的了。
听了这话之后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走了过来,走到了令狐烟的身边,一只手拦懒住了她的腰肢,一只手抚摸上了她的脸庞,然后轻轻的捏住她的嘴巴,正色的说道:“女人…记住,我说过我暂时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所以不要拿你的肉体和我做交换了。”
说罢放开了令狐烟我站了起来,头也不会的离开,背后听到了令狐的痛苦之声,听到她对着我大吼道:“我除了身体,别的什么都没有了…你想要怎么样?想要怎么样!!!”
对此我并没有理会,因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说是话灭掉一个嵩山或者说是一个五岳虽然会很麻烦,但是对我们李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她也不是要将那里的人杀光,说白了不过是想让杀死她家人的人付出代价而已,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我想一个人如果充满了仇恨,那么当他报仇之后会怎么样呢?一个人的人生如果只有仇恨的话,那么我想这个人根本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所以…我才没有答应下来。
“喂,女人,你该起床了,我们要去上学了。”第二天的一大早我就站在了令狐烟的床头,看着面前的令狐烟淡淡的说道,然后毫不犹豫的从床上把她拽了起来,丝毫没有避讳,反正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都看了,何况她还是穿着衣服睡觉,虽然有些裸露,但是我也不介意。
无疑李家的疗伤药是很名贵的,而且很有效,一晚上的时间就让令狐烟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只不过还是脸色有些苍白,腿上的几处剑伤让她行动起来多有不便,不过还是影响不大,上学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令狐烟被我给从床上拉起来之后首先一阵迷茫,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脸色变了变,一句话也不说的坐了起来,茫然的坐在那里,低着头咬着自己的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看这个女人估计是已经疯了,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低声说道:“我知道报仇,其他的什么也不要。”
听到这样的放之后,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上:“你已经忍耐了三年的时间,我相信你不介意再忍耐几个月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愿意帮我报仇?”令狐烟听了这话之后立刻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狂喜,“嗖”的一下从乳白色的大床上站了起来也不顾自己的伤痛,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对着我说道,从昨天开始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喜悦的表情,当然还少不了眼中那一丝狂热的光芒。
“啧啧…你就这么报仇心切吗?不过…我也没有想好,我想你也明白就是你了独孤家估计也是白搭,现在的人哪有什么江湖义气,有的只不过是利益而已,而你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想让他们帮你,我看你是在吃人做梦,不如这样吧,你成为奴隶伺候我三个月,如果我满意的话,那么我就帮你报仇,不过附加条件是你伺候我一辈子,一辈子都成为我的奴隶,这个嘛…如果我不满意的话…嘿嘿,我想你也知道的…不用我说那么多了吧。”我嘿嘿一笑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
令狐烟听了这话之后脸色有一丝微红,好像在犹豫什么,不过片刻之后就一咬牙下了一个决定答应了下来,毕竟我想她也明白我说的话都是对的,她不能够给独孤家带来利益,想让独孤家出动大批人马给她报仇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而我不同,昨天晚上我的两个手下特别是其中的李再生已经表明了我的势力,至少…至少我是一个很有权势的人。
看到令狐烟答应下来之后,我嘴角露出了一丝邪异的微笑,眼神淫荡的在令狐烟的身上扫荡了几个来回之后,在可以听到令狐烟心跳的加快的同时我,说道:“好了…女人,既然你已经答应下来了,那么现在就开始干活吧。”
“什么?现在?可是,现在是早上啊。”令狐烟听了我的话脸色变得通红对着我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
“废话,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是早上,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自然什么都要听我的了,怎么难道我这个主人第一个命令你就想反抗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给家人报仇?”我看着面前的令狐烟眉毛一扬,怪声怪气的说道。
“不,不是的,好吧,我现在就做。”令狐烟听了我的话之后立刻对着我激动的说道,看业这个女人还真是报仇心切啊,报仇这件事情现在在她心中所占得位置还真不少,生怕因此激怒我,而丧失了这个唯一的报仇机会。
“笨蛋,要叫主人,知道吗?既然你已经进入状态,要像个模样,从今天开始除了在学校以外你都要叫我主人明白吗?”我毫不犹豫的给令狐类头上来了一下,对着她说道。
“是,主人…”令狐烟听了我的话之后声音有些哽咽,不过还是强忍住了想要哭出来的冲动,片刻之后恢复了过来了自己的心情站在我的面前,开始解开自己上衣的口子,一个…两个…三个…当她大半的乳房暴露在我的面前的时候。
“啪…”的一下我又一巴掌打在了令狐烟的后脑勺,对着这个身高一米七多的丫头我的身高打她脑袋正好合适,而且我发现我喜欢上这种游戏了,当然我下手的有分寸的,根本不是很痛,也就是相当于普通人的轻轻一拍而已,不然的话我这么全力下去,估计我面前就要立刻出现一副西瓜爆裂的场面了。
给了令狐烟一下之后,在令狐烟委屈与迷茫的眼神是我带着一种戏弄的笑容对着令狐烟没好气的说道:“我说你这个臭丫头,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你的脑袋里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我只不过是让你起来做早饭而已,你脱什么衣服啊?难道你做早饭的时候喜欢把衣服脱光了做吗?还是说你不脱衣服就不会做饭?”
无疑我的话让令狐烟顿时满脸通红,简直就好像是上了油彩一样,整个脸蛋的皮肤和手臂上完全是两个颜色,令狐烟对着我十分不好意思而且十分惊讶的说道:“你…真的是让我做早饭的?你不是说…我以后就是你的奴隶了吗?”
“当然是,不然的话我这么早叫你起来干什么?而且奴隶这个词是有很多含义的,奴隶就是要跟主人上床吗?你这个白痴,我告诉你,你在这里要做的是帮我看家…然后帮我收拾屋子,当然我内衣内裤什么东西你全部都要给我洗,我在家的时候给我调酒泡茶,不在家的时候帮我看门打扫房子,我看电视的时候帮我捶腿按摩,我吃东西的时候帮我剥皮去籽,我想要睡觉的时候帮我铺床叠被,早上起来的时候帮我端茶倒水,还要叫我起床,当然了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暂时呢我就想到这么多了,别的等我以后想到了我再告诉你,现在…去给我做饭。”我如数家珍的对着我面前已经被我说的目瞪口呆的令狐烟说道,说罢数到最后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主人,这个是我做的早餐,您请用。”半个小时之后我坐在别墅中央的餐桌之上看着电视,而这个时候令狐烟将两份热腾腾的早餐拿到了我的面前,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牛奶面包加香肠,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会不会做饭,弄这么点东西就磨蹭了这么长时间,不过还好了,总算记住了我的吩咐还知道叫主人。
“嗯”我看着忙碌的令狐烟淡淡的说道,这个丫头也许是找到了报仇的希望吧,这个时候的心情好了很多,脸上也逐渐出现了表情不像昨天的模样,整个人都傻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了。
而这个时候我拿起了做好的早餐准备吃饭的时候我旁边的令狐烟也坐了下来,她刚一坐下我就放下了手的餐具,歪着脑袋看着面前的令狐烟,令狐烟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看到我的目光之后,刚准备吃东西的令狐烟再度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看着我,一脸迷茫的问道:“怎么了?”
“啪”又一下打到了令狐烟的脑袋之上,我对着令狐烟脸色不善的说道:“你要记住叫主人,你如果忘记的话,我就不是再敲你脑袋了,还有,我要告诉你的是,主人说话的时候你闭嘴,主人吃饭的时候你看着,主人站着的时候你也站着,主人坐着的时候你还站着,主人有需要的时候你随时待命,主人没需要的时候你还随时待命,知道了吗?”
“知道了…主人…”令狐烟听了我的话显然是异常的郁闷,嘟着小嘴对着我说道,说实话令狐烟的年岁并不算大,不过十七八岁,脸蛋长的异常可爱,和慕容若情相差不远都是属于那种超可爱的类型,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捏两把,不过慕容若情是属于那种小公主的类型,而令狐烟是属于那种恬静美女,而且属于那种出尘无比的类型,就好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子,高贵不可侵犯,不过,有时候人的欲望是变态,特别是对待令狐烟的问题上我就是想好好的欺负她,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想要欺负她。
“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不愿意啊?”看着面前嘟着嘴巴的令狐烟我语气不善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问主人,我什么时候可以吃饭?”令狐烟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对着我说道,我敢打赌如果不是因为令狐烟现在有事求我,想让我帮她报仇的话,估计现在已经扑上来跟我拼命了。
“笨蛋,当然是我吃完之后了。”我白了令狐烟一眼之后开始吃东西,三下两下就把东西吃完了,不得不说的是令狐烟这个丫头手艺还算是不错的,虽然这个早餐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不过我个人感觉来说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比秦紫莹和公孙无情她们两个好,说起来这两个丫头也算是和我同校生,但是让我十分鄙视的是,两人几乎在同一天内拒绝了和我校外同居的要求,让我郁闷不已。
“哦…我知道了。”令狐烟估计内心已经火冒三丈了,不过却不敢说出来只能低下头说道,等我吃完东西之后我坐了下来,坐在了客厅里点燃了一根烟,然后对着坐下来准备吃东西的令狐烟淡淡的说道上:“给你十分钟,吃东西外带洗完,你要知道今天上午我有课,不想迟到,如果你要是超过一分钟,那你报仇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本来听了我的话之后坐下来准备吃东西的令狐烟顿时紧张起来了,大口大口的吃起东西,好无淑女形象,更知道这个丫头昨天劳累了一夜给人打架那消耗可是很大的,而且她还受伤流了不少的血,虽然有我李家的灵丹妙药,不过我想…也不会好的那么快,所以这个时候令狐烟估计早就饿得半死了,听了我的话自然开始狼吞虎咽。
看着令狐烟快速的吃饭,然后飞快的拿起东西开始收拾,那速度出奇的快,让我看着令狐烟的动作,不得不感叹,压力果然是人类进步最大源泉,这个看看我面前不远处忙碌的令狐烟就知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