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玩物的美麗輔導員方芳

上大學時有個美麗的輔導員叫方芳。她簡直是我們整個系、或者說是整個年
級,甚至是整個學校的夢中情人。今天在看A片的時候看到美麗的女主角那潮紅
的臉頰,使我不由的想起了方芳。點上一支煙,回憶我美好的大學生涯,回憶在
我胯下承歡的方芳。先從開學的時候說起吧,我,阿凱。一個19歲的大男孩背著簡單的行李,
獨自踏上了南下的列車。憧憬著美好的大學生涯。好大的學校啊,據說占地面積
數十萬平方米。道路兩旁的樹木郁郁蔥蔥的。由於我是新生報到的前一天去的,
接待的人還沒有。於是,可憐的我迷路了。這時,迎面襲來一股香氣,一個美麗
的女孩出現在了我的眼前。身高160CM,體重約有42、43KG。三圍據
我目測有36、24、32的樣子,眼睛大大的,嘴唇小小的很性感,鼻子微微
有點翹,皮膚很白皙。頭發微燙披在身後。穿著白色的吊帶衫,同樣一件白色的
披肩。下身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裙,還沒過膝蓋,黑色絲襪,腳蹬一雙黑色高跟
涼鞋,鞋帶在腳腕處繞著。人間尤物啊,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傻傻了看著美女
從我身邊經過,居然忘了問下路。突然,我的右臂處傳來了一股衝擊力,一個人
往我身上走啊。“喂,你走路不看人的啊”。我看著這兄弟說道,發現他的眼睛
根本不在看我。我順著他的眼神看了過去。原來這兄弟正望著剛從我身邊經過的
那個美女。唉,上高中時人家都說我是色痴,這兄弟比我還痴啊。“喂,喂,別
看了,你都要走到我身上了”這兄弟終於回過神來,“咕嚕”的吞了口口水。
“啊,不好意思啊,你知道新生報到處在哪嗎?”“我也是新生,今天剛來的”
“哦,剛才我找了好一會,學校裡就沒人,只碰到一個美女光顧上看了,忘記問
了。算了,明天在來吧,你吃飯了嗎?剛才我碰到你了,請你吃飯。”在飯桌上,
我認識了上大學的第一個朋友——阿偉。吃過飯後,同是外地的我們沒有去處,再加上旅途的勞累,我和阿偉就就近
找了個賓館住了,在聊天中,才真正體會到我和阿偉真是色味相投。對於性愛的
狂熱追求,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開學了,我意外的發現阿偉居然和我在一個系一個班,而那個美麗的女孩,
居然是我們的輔導員,叫方芳。23歲剛大學畢業的。怪不得在第一次碰到的時
候我把她當學生看呢。分宿舍的時候我和阿偉都報了二人間。順理成章的我們住
在了一起。美麗的大學生活開始了。上網,喝酒,周末出去找妹妹成了我和阿偉
的必修課。青春在放縱著,科也同樣在掛著。我倆是萬千大學學子的一個縮影,
當然,要是那件事沒發生的話。一天,我和阿偉在宿舍繼續著我們的魔獸事業。工會開荒,上課不是不想去,
是真的沒時間啊。不巧的是,遇上了校領導檢查出勤情況,我倆就榜上有名了。
晚自習下後,方芳來宿舍找我和阿偉。聽著外面的敲門聲。我倆趕快把電腦關了。
滿臉堆笑的去開門。方芳看起來更迷人了。白色的T
SHIT,米色的短裙,
沒穿絲襪,穿著拖鞋。頭發濕漉漉的。應該是剛洗完澡。我不由的又咽了口口水。
“阿凱,阿偉,你們今天為什麼沒上課?”從方芳迷人小嘴裡吐出的話都是那麼
的好聽。我看到她的牙是傳說中的貝齒,小心的,白白的,閃著珍珠般的光澤。
上帝啊,你為什麼把女人中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了方芳啊。“我,我,我們生病了。”
阿偉說道。“生什麼病了?”方芳的大眼睛中充滿了疑惑,像是日本動漫片中天
真的小妹妹。“頭疼,發燒。”我一手捂著頭,偷偷的看著方芳的反應。“我摸
摸看。”柔若無骨的小手摸向了我的額頭“不燒啊,你們騙我。”方芳的臉上浮
現出了一點憤怒。我們沒有營養的謊言被很輕松的揭穿了。這時,正好刮來了一
陣風。“嘭”的一聲宿舍門關了。我也不知是怎麼想的,看著眼前的大美人,色
從心中起,膽在腦上升。一把把方芳壓到了床上。“阿偉,還等什麼。你不是天
天晚上都想著方芳麼。”阿偉聽了我的話,一下跳到床上。坐到方芳身上,用手
捂住了她的嘴。嘴裡還不干不淨的說道:“穿這麼性感晚上來找我倆,是不是想
被我們干啊。”我死死的按著方芳的大腿。方芳不停的在掙扎。這樣不行啊,騰
不出手來什麼也做不成的。轉念一想A片中經常出現的威脅場面,我便從抽屜裡
拿出珍藏的藏刀,在方芳眼前比劃了幾下。“你最好老實點,要不,我手一抖把
臉劃花了可不好。”方芳有些害怕了。掙扎不是那麼厲害了。我一手拿著刀,另
一只手在方芳光滑的大腿上游弋著。阿偉呢,一手捂著方芳的嘴,另一只手摸向
了高聳了乳峰。阿偉的大手左捏捏,右捏捏。方芳那一對36D的豪乳在不停的
被大手變換著形狀。我的手也不停的在左右兩個大腿內側打著圈。方芳的臉開始
紅了。鼻子的喘氣也粗了起來。“騷貨,才這麼幾下就動情了啊。”阿偉毫不客
氣的說道。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我看時機差不多成熟。刀一扔,雙手把方
芳的米色短裙翻了上去。“哇,小熊維尼啊,真性感。”小熊維尼的小褲褲更刺
激著我的神經。隔著內褲,揉著方芳飽滿的陰戶。此時阿偉已經將方芳的T

HIT脫了下來。粉色的胸罩扔到了一邊,也不按方芳的嘴了。一手捏著那柔軟
的乳房,嘴巴又噙著另一只,方芳的乳頭在阿偉的挑撥下挺立了起來。嘴裡“嗯、
嗯”的。白色的小褲褲上淫水都滲了出來。聽著阿偉“嘖嘖”的吸乳頭的聲音,
我一把拉下了方芳的內褲。好漂亮的陰戶啊,陰唇微微凸起,一根毛都沒有。天
生白虎我還是第一次見。受不了刺激了。一頭撲向了方芳的下體,細細品味著方
芳誘人的花園。手慢慢的撥開陰唇,裡面的嫩肉是粉色的。陰道口粘稠的液體緩
緩的往外流。我的舌頭舔著方芳凸起的小豆豆。方芳的喘氣聲更粗了,夾雜著的
呻吟聲也大了起來。突然,方芳開始了掙扎。不用我說,阿偉放開了百玩不厭的
乳房,死死的按住了方芳,也捂住了她的嘴。而我,雙手緊緊的箍住方芳光滑的
大腿,舌頭仍在攻擊著那嬌嫩的小豆豆。方芳的掙扎愈加激烈,手使勁的把我的
頭往外推,臉漲的通紅。我舌頭上的力道也越來越大。猛的,方芳的身體顫抖了
幾下,一股暖流經過了我的下巴。居然這樣被我和阿偉搞到了高潮。“嘿嘿”我和阿偉相視一笑。“方老師舒服嗎”方芳不知是剛高潮還是被她
的學生玩感到羞愧。臉更紅了。我褪下了自己的褲子,挺著早已硬邦邦的雞巴湊
到了方芳的面前。“來,含著。”我惡狠狠地對方芳說道。她牙關咬的死死的。
此時,阿偉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笑著說“想讓照片在網絡上流傳麼。”方芳又一
次的妥協了,很不情願的親著我的雞巴,看著昔日高高在上的美女老師在自己的
胯下玩口活,興奮地我渾身發抖。雙手握住方芳的頭,腰間不停的抽插著。我的
雞巴在方芳的櫻桃小嘴裡進進出出,時不時的頂到喉嚨深處。方芳的嘴被干的合
不攏,口水順著下巴不停的往外流。這情景,我只有在A片中見過,那想過自己
也能如此放縱。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力度,方芳直被我干的兩眼翻白,想咳又被
雞巴完全占據了口腔,臉頰鼓鼓的。披著的頭發因為晃動的原因開始凌亂了。看
著美女老師的淫亂模樣。我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插了幾分鐘後,我腰眼一麻。
知道不行了。龜頭死死頂著方芳的喉嚨射了出來。我剛把雞巴從方芳的嘴中拔出,
方芳還在大聲的咳嗽著。“嘿嘿,該我了。”阿偉淫笑著把他的雞巴又插進了方
芳的小嘴裡。我坐在一邊,邊抽煙邊看著阿偉干著方芳的小嘴。這下從嘴裡流出的不光是
唾液了,還夾雜著白白的液體,是我剛射的還沒進入方芳食道的精液。等到阿偉也把濃濃的精液射入方芳的小嘴裡後,長時間呼吸不暢的方芳都要
昏厥了。休息好後的我,挺著雞巴在方芳的陰戶上摩擦著。淫水真多啊,沒多久。
床單上濕了一坨。床上的方芳眼睛閉著,像是睡著了一樣。顧不上那麼多了,我
的雞巴狠狠的插入了方芳的屄中。陰道內的嫩肉緊緊著包裹著,陰道深處像一只
小嘴般的吸附著我的雞巴。看樣子方芳沒被干過多少次。我雙手攀上方芳的乳峰,
手指捏著那兩顆挺立的乳頭。腰間不停的深入。過了會。方芳緩過了氣,開始配
合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呻吟。正常體位干了一會,我把方芳翻了個身,用上了我
最喜歡的老漢推車。陰道緊緊的,每次我都能頂到方芳的子宮口。方芳也毫不示
弱的叫著。我的手在方芳圓潤的屁股上捏著。白皙的屁股,緊繃的大腿,我不由
自主的拍了幾下。阿偉看到此場面,上床再次把他還是軟著的雞巴放進了方芳的
嘴裡。這麼緊的陰道除了處女外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手握住方芳的小蠻腰,雞巴
在泥濘的小徑中馳騁。方芳真是太敏感了。沒過多久,嬌軀一顫,暖暖的液體包
圍了我的雞巴。“老師,這樣好不好。”我不忘再羞辱羞辱方芳。也許是陰道太
緊的原因吧,或者是我們身份的原因。第二次勃起的雞巴很快就在方芳的陰道裡
噴發了,釋放的那一瞬間,我又一次的感到一股暖流包圍了我的龜頭。“阿偉,
我讓老師高潮了三次。現在看你的了。”拔出雞巴,我向阿偉打趣道。“嘿嘿,
你看好吧。”阿偉起身來到我剛騰出位置的屁股前,不等我的子孫流出來就又迫
不及待的把他的男根插了進去。現場活春宮我還是第一次看,方芳的呻吟聲一直都沒斷過。也多虧學校宿舍
的隔音效果好。我和阿偉能肆無忌憚的干著美麗的輔導員。插了一會阿偉覺得還
不過癮,他躺在床上,抱著方芳坐在了她的雞巴上,女上男下式。我從背後看到
唰的一下一條大雞巴完美的隱藏進了陰道。方芳“啊”的叫了一聲。雙手扶著阿
偉的腿,雙腿被阿偉抱了起來,頭隨著在體內抽插的雞巴也不停的晃著,一對豪
乳上下不停的跳。看的我又有些心猿意馬了。於是,我把自己偷懶的雞巴再一次的塞到方芳的嘴裡。讓雞巴和美女的舌頭
又一次的零距離接觸。阿偉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方芳松開我的雞巴,嘴裡開始
了尖叫,宿舍裡充滿了高聲貝的回蕩聲。頭不停的甩著。“啊”阿偉大吼一聲,
停止了抽插,把方芳抱的更緊了。隨著阿偉腰間的幾次抖動,一股濃濃的精液留
在了方芳的子宮深處。“兩次”阿偉嘿嘿笑道。經過我和阿偉的洗禮,方芳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胸前一大片混合的液體,
小屄中我和阿偉混合的精液緩緩的往外流。乳頭還是高聳著,身體微微的顫抖。
我和阿偉坐在床邊,抽著煙看著美女老師的玉體,心裡充滿了征服的欲望。大約過了十幾分鐘,阿偉說道“阿凱,我還沒走過後門呢,咱今天試試。”
“好啊”我淫笑著應道。方芳聽到了我們的話,嬌軀又顫了一下。扔了煙,四只
手撲向了美女的身體。我把手指插入了方芳的小屄中,剛被干過的小屄還是那麼
的緊繃,四周的嫩肉緊緊咬住我的手指。插了幾下,感覺濕潤後,就開始在小菊
花上打轉了。“粉紅色的啊,在A片中看到的都是黑褐色的。”阿偉的頭湊到肛
門前說道,“我也是第一次見這麼美的菊花”說著我把一根手指插了進去。感受
著直腸的溫度及包裹。“疼,疼”方芳顫抖的說道。“想讓照片傳出去嗎”阿偉
唱起了黑臉。“沒事的,你馬上就會很舒服了。”我是唱紅臉的。方芳不再言語,
肛門的肌肉夾緊了幾分。肛交我試過幾次,所以把給方芳菊花開苞的機會讓給了
阿偉。阿偉也不客氣,學著我的方法,用手指把方芳的淫水塗到屁眼上。把大龜
頭在菊花處研磨了幾下後就使勁的插了進去。“疼啊,疼”雖然只進去了大半個
龜頭,方芳已經疼的眼淚都出來了,大眼睛中閃著淚花,小嘴張的大大的,已經
不會叫了。阿偉箭在弦上。又一使力,整個雞巴全部插了進了。方芳高聲尖叫著,
頭左右的晃。阿偉也沒什麼技巧,就那麼在干澀的肛門了使著他的蠻力。“還是
後門爽啊,比小屄緊多了。”阿偉笑著說道。“怎麼樣,兄弟對你不錯吧”我邊
玩弄著美女老師的美乳邊對阿偉說。“做兄弟的沒的說”阿偉說著也不忘抽插。
可憐的美女老師,可憐的處女菊花,就這麼被阿偉給糟蹋了。方芳的尖叫一刻都
沒有停止。“啊……”伴隨著方芳已經沙啞的叫聲,阿偉再一次的射入了方芳的
體內。此時方芳的屁眼已經紅腫了,而阿偉的雞巴上也沾著鮮紅的血液。“老師,現在不疼了哦。”阿偉離開後我又趕緊將自己的雞巴插入了方芳的
屁眼裡。我知道,沒流出來的阿偉的精液是最好的潤滑液。果然,緊緊的屁眼比
小屄更有感覺。因為有阿偉射入的精液,屁眼裡比較濕潤。方芳也沒剛才那麼疼
了。我不緊不慢的插著。方芳不再尖叫了。前後五次的高潮,再加上被阿偉爆菊。
方芳的體力消耗的很大。身上的汗濕了又干,被風扇吹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媽的,真騷。”射精不久的阿偉扶著方芳的頭。雞巴在方芳的臉上打著轉。我看著阿偉的雞巴又硬了起來。便抱了方芳躺下,讓方芳躺在我的身上。對
阿偉道:“來,咱三一起來。”阿偉很有默契的挺著雞巴插進了方芳的小屄裡。
3P我還是第一次搞。像三明治一樣。我在最底下,中間是方芳。阿偉在上面。
也多虧方芳的體重輕。我不覺得壓。我和阿偉的雞巴在方芳的前後洞裡進進出出。
隔著直腸,我都能感受到阿偉雞巴的抽動。方芳的呻吟聲又開始在宿舍裡回蕩。
一對美乳被四只大手捏成了無數種形狀。“阿偉,我們一起射吧”被肛門壓迫的
力度所包圍的我腰上使上了力。“好的”阿偉回應道。同樣也加快了節奏。方芳
第一次被前後夾擊。哪能受得了我們全力開進。呻吟聲又變成了尖叫聲,緊接著
變成了哭聲。陰精再一次的泄了出來。而我和阿偉,在總計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性
愛中。體力已有所不支。各自把精液射入了方芳的體內。“老師,爽了沒,休息會咱再來啊。”阿偉就差臉上寫個淫字了。“不行,
今天晚上我值班。有領導的,我要回去。宿舍樓門要關了。”方芳有氣無力的說
道。說完慢慢的起身,穿好衣服。身上還粘著汗水、口水、淫水和精液的混合液,
體內灌滿了我和阿偉的精液。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我怕她報警,跟出去說道:
“老師,記得來拿相片啊。”方芳楞了一下,頭也沒回的走了。回到宿舍,我讓阿偉把手機給我,我要看相片。誰知阿偉那小子的手機根本
沒電,完全是在嚇唬方芳。“唉,要下拍下照片就好了,以後還能玩。”我有些
沮喪的說道。“放心吧,她會來的。”阿偉看起來是胸有成竹。“我的床單啊,
怎麼成這樣子了。”看著沾滿方芳淫水以及鮮血的床單,我心疼的說道。“你也
不說咱剛才干了方芳,我們的輔導員啊。”阿偉沒心沒肺的說。我暈,敢情那不
是他的床單。果然不出阿偉所料,在以後的日子裡,方芳因為害怕相片被我倆發出去,一
次又一次的來宿舍,而我和阿偉,也過起了神仙般的生活,一次一次的上演著三
個人的性福。為人類的繁衍生息事業做出我們的貢獻,繼續著男人和女人永恆不
變的主題,繼續著老師與學生的荒唐。方芳做了我和阿偉三年多的性愛工具,在
我和阿偉的滋潤下,變得越來越迷人了。在外面,她是冷若冰霜的全校頭號美女
老師,是大家的夢中情人。在宿舍,她只是我和阿偉的玩物,只是我倆的性奴隸。
只到我們畢業,我和阿偉各自離開了上學的城市外出打拼。畢業後我再也沒見過
方芳,只是聽說她懷孕了。不知道是像我多一些還是像阿偉多一些。謹以此文懷念我美好的大學生活,懷念我的好兄弟阿偉,懷念在我胯下承歡
的方芳。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太棒了!又有新的文章分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