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传奇之白素传

香港——明媚的东方之珠。
不可否认它是一处藏风聚气的好地方,小小的弹丸之地能够挤升国际舞台,
创造世界的奇蹟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或许可以说是繁荣的有点莫名其妙,但不
可否认它是一处龙蛇杂处,卧虎藏龙的地方。
也许因地利之便,不少大陆人士及周遭临近国家都将它识为停靠转运的地方,
不少人都曾经在此留下脚步,有痛苦、有高兴的回忆。但无论如何都是一段人生
故事的内容,只是在于精不精彩,是喜剧或悲剧。
夜晚低垂,一处于半山腰的高级住宅区里仍有户人家依旧透出灯光。一名女
子守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男子默默不语,似乎沉思着什么事。
「小姐,该睡了」一位中年男子推门入内。
「老蔡,我不累,你先睡吧」年青女子转头回答。
「小姐您不用担心,卫少爷什么风险没经历过,这一次也一定能渡过难关平
安苏醒过来的。」
「当然,我对斯理有信心」年青女子虽然如此说到,但一双柳眉仍自下深琐,
端庄的容颜略显忧愁。
自从卫斯礼昏迷不醒之后已经一年了(倪匡─无名发一书有记载)
白素细心照料并不放弃希望,盼望有一天卫斯礼能醒过来,但一年过去了,
情况依然没有改善。而最糟的是她今早收到的一封警告信,言明要取卫斯礼的性
命。白素身经百战,冷静机智并不把一般贼寇放在眼里,但这次对手却是亡命天
涯,恶名昭彰的大毒枭─李洪。
因为李洪最近一次的大买卖也就是一年前被卫斯礼破坏。而缅甸的巢穴又已
经被攻佔,被美国扫毒组肃清,使得他元气大伤带着仅剩的数十名手下亡命天涯,
躲避国际刑警的追缉。经过几番的逃亡,选择香港做为避风头的地方。除了偷渡
方便之外,香港人口复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其中不乏是他做买卖的对象,多少会
给几分薄面予以接济,而往后就是广阔的大陆,要跑也不怕没地方躲。另一方面,
也要报仇雪恨干掉卫斯礼,顺便赚取各地黑道对卫斯礼的悬赏。
当他知道卫斯礼自印度昏迷之后,认为机会来了。但他并不想卫斯礼死得那
么简单,首先要让卫斯礼的家人活在恐惧之中再一点一滴的折磨他们,让他后悔
惹上李洪。所以李洪先送上一封警告信来判断白素下一步行动。
这封李洪的信令白素感到将有一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老蔡,可以帮我
到书房拿瓶七八年份的酒来好吗!」白素向中年男子吩咐
「好的,我这就去」
当中年男子转身离去之既,白素忽然自椅子上跳起,以极快的速度扑向男子
并用重手将男子的后颈掐住,双膝顶住他的腰际将他的左手往后架住。
其间不过两秒钟的时间,令男子倒卧地上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你………你……不,小姐!你干什么,好痛快放开我!」男子的脸因痛苦
而扭曲着,额头上豆大的汗水一粒粒浮现。
「告诉我你是谁,谁派你来的,老蔡呢…说!」白素加重双手的力道。
「你…你怎么发现的,不可能!声音动作都那么完美。」
「很简单,第一真正的老蔡知道我目前的处境,收到来历不明的信件不可能
神色自若的将信拿来给我而没有任何担心询问。第二老蔡知道我照顾卫斯礼其间
不会喝酒,而且书房里也没有所谓七八年份的酒。」
底下的男子听了之后冷汗直流,索性紧闭双唇不发一语。
白素得不到回答,一股无名怒火将伪装的男子手肘用力一板。男子「啊」的
一声便痛的昏了过去。
近日的烦躁令白素失去平时的冷静连自己也感到惊讶。白素吐纳一阵之后,
望着倒地的伪装老蔡,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做。
天一早,老蔡像平常一样出门,彷彿昨天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慢慢地
走向公园。他并不与人交谈,遇到邻居也只是点头微笑便走开,而且尽量走往偏
僻的角落,独自一人东逛西逛像是等待什么一样。
忽然有一黑衣人自草丛走出伸手搭向老蔡肩膀。
「情况怎么样…昨晚为什么没有回报…」
老蔡转头望了那人一眼「白素那妞儿已经起了疑心,昨晚差点露出马脚,我
再待下去会被识破,快带我去见老大,让我来跟老大说。」
黑衣人迟疑了一会,拿起手机走向一旁,细语说起话来。而老蔡也略显紧张
在旁边等待。几分钟之后,一辆计程车在他们身边停下,黑衣人用眼神指示老蔡
一同上车。
在车上老蔡观察了一下,车子本身到也普通像是一般路上随时看的见那种,
倒是司机却是身材壮硕,皮肤赤黑且肌肉扎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普通的司机。
此时黑衣人掏出香烟尤自抽了起来,也不再说什么话,一口一口吐出烟雾。
就当老蔡想再询问些什么的时候,一股昏厥的感觉自脑中袭来,心想不妙,
马上左手一砍直取黑衣人的咽喉,右手迅速扳开车门准备跳车。
但黑衣人早有防备,将香烟弹向老蔡…张口咬住老蔡的手掌…双手扑向老蔡。
老蔡万万想不到黑衣人会如此回应,而且车门也打不开,顾不得以双脚踢出
想以此争取一些时间,但无奈先机错失而且黑衣人已经压住自己身上,也因吸了
迷烟的关系全身力气尽失,打击出去的力道跟本起不了作用,眼前景物一阵扭曲
之后便昏了过去。
车子停在一处偏僻的屋子。壮硕司机与黑衣人合力将昏迷的老蔡抬进房内,
丢往床上。黑衣人看了一会之后,往老蔡后颈处扒开易容面具,而底下的真面目
令壮汉及黑衣人都愣住了,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名老蔡极有可能是白素易容假扮的,
而他们也都看过白素的照片…但却没想到现实中的白素是如此美丽漂亮……
细柳的浓眉…高梃的鼻子及一双微张唿吸的性感嘴唇,配上雪白娇嫩透出红
润光泽的脸蛋…在阳光的照明之下艳丽无比。
黑衣人及壮汉看的都傻了,各自吞了吞口水。
为了彻底检查白素身上是否还带着其他不明物品,两人走向床上开始脱光白
素身上伪装的衣服。一件件扒下,丢往地板。
一阵撕裂解脱之后,此时的白素光着上半身露出胸前两粒雪白的奶子,凸出
粉红幼嫩的乳尖起伏着,下体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丁字裤躺在床上。
原本为易容变装方便,白素不穿胸罩改以布条紧缚自己胸前两粒高耸傲人的
奶子,并穿上贴身的丁字裤以求行动换装快速,但现在却沦为黑衣人及壮汉眼前
的诱人美景。
「张先生,接下来要怎么做…」壮汉问黑衣人也就是张言德
「废话!还用教吗!」张言德扑往床上,一手就捏住白素的奶子,像是揉面
团一样开始搓揉摇晃,并且吸吮白素的乳头。
「但李老大交待,一得手就要马上带回总部通知他,而且你为什么抓她的奶
子…」壮汉不安的阻止张言德。
一听又是李洪的命令,张言德暗自骂了一声。
「知道,反正白素已经在我掌握之中你还啰嗦什么,我现在检查这妞有没有
藏些什么致命武器来伤害老大,交货之前小心一点的好。你瞧这妞儿的胸部那么
大,你要知道女人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可多着呢,比如说像这里……」张言德掰开
白素的双腿向着壮汉。
因为紧身丁字裤的关系,白素下体的两片粉红阴唇被挤露出来,豆子般的阴
核隔着白色的布料凸出一览无遗,整个阴部被一条线的丁字裤紧紧拉着。
「是…是…是有可能!」壮汉看得痴痴回答。
「对吧!你还不上床来帮忙…看看她底下那个肉穴里有没有藏些什么!」张
言德想色诱壮汉一起奸淫白素,免得什么好处都给了李洪。
壮汉再笨也知道张言德打什么主意,二话不说脱掉上衣,走向床上。
壮汉将白素的双脚大大地分开,低头舔着粉嫩的阴唇并用舌尖挑动肉缝间的
肉豆,吸吮的滋滋作响。
张言德见壮汉已经上勾,自己也没闲着,更加玩弄白素的两粒大奶子,舔吸
搓揉手嘴并用。房内两个男人分别佔据白素的上半身及下半身,尽情的舔吸抓捏,
使得白素的双乳及下阴的部位充满口水和一片殷红的指痕及齿印。
张言德不由的夸赞「好一个人间尤物!」。张言德虽然奸淫过不少美女级的
人物,甚至于是国际刑警的警花,但眼前赤裸裸的白素除了美丽娇艳之外,更多
了一份韵味一份成熟美。
因为白素自小有练武的习惯所以肌肤充满弹性,身材比均匀,让人抚摸起来
触感滑嫩柔顺。凹凸起处伏有緻的身材,每一处都完美无暇,配上明艳端庄的脸
蛋,真是名符其实─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人间尤物。
面对白素赤裸裸的肉体,张言德嘴上吸的滋滋响,底下的鸡巴早已经硬的撑
起了小帐篷,令他欲火难耐,干脆裤子一脱掏住阴茎,以69的姿势将龟头对准
白素的小嘴,然后腰力一挺,「波!」的一声,扎实的塞入白素的嘴里。
「爽!爽!太爽了!」张言德双手压住白素的两粒大奶,仰头大叫,下体像
公狗般,将肉棒快速进出小嘴里扭腰抽插。
另一端的壮汉见张言德已经对白素的樱桃小嘴开始「做爱」,自己便无顾忌
的将衣服脱光,一手掏弄红炵炵的大肉棒,一手拉开白素阴唇上的丁字裤并将她
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壮汉兴奋的握住肉棒吐了几口口水在龟头上面以助润
滑,对准粉红色的嫩穴「啪─啪─」的敲了几下。但也许是憋了太久了,当肉棒
接触到嫩穴时,壮汉一阵冷颤,龟头便射出浓厚的精液滴落在白素的阴唇上。
壮汉看着布满精液的阴唇,一脸错愕。张言德哈哈大笑;「好东西让给你还
不会把握,真窝囊!算了,这两个奶子也让给你吧!让你把龟头擦干净。」张言
德拍拍白素胸前两粒摇晃雪白的奶子,淫笑着说。
「谢…谢谢德哥」壮汉满心欢喜的接手握住白素硕大雪白粉嫩的奶子,将自
己的肉棒夹在其中。
「啊……好舒服,真带劲!」壮汉痛快的呐喊,使劲地「干」着白素的奶子。
只见壮汉的阴茎在乳沟间被两团白肉紧紧包覆,龟头在白肉间一上一下的穿
插,两粒奶子在撞击之下,一波一波的晃动。
「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啪」
两人各自用自己的肉棒在白素身上发出淫荡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啪」
昏迷的白素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下体阴唇上流满精液弄得底部的床单湿了
一片,胸脯及嘴里各有一根肉棒急速的抽插,搞的整张床吱吱嘎嘎的乱响。
就在张言德抽插数百下,准备将精液喷入白素口中之际,忽然「碰!」的一
声,眼前的壮汉向自己倒了下来,接着下体肉棒一痛已经被白素抓住。而壮汉按
着他自己背后的嵴椎,两眼翻白口吐白沫的滚落床下,此时原本昏迷的白素翻身
一起,抓住张言德的肉棒,一手掐住他的咽喉,恶狠狠的盯着张言德。
因为自小练武懂得吐纳之术,加上白素不喜欢密闭空间里有人吸烟,不自觉
地憋住唿吸,所以中的迷烟影响并不深,回复神智的时间也缩短许多,超出张言
德的估计。
其实,白素在几分钟前已经醒过来了,马上了解目前的处境,但由于力气尚
未恢复加上又有两名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实在不宜採取行动,便无奈地任由他们
摆布。直到力气恢复,确定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时,白素迅速以膝盖撞击壮汉背
部的嵴椎,将它硬生生地撞碎,同时先咬住张言德的肉棒免得他逃脱。
此时的张言德痛的冷汗直流,咽喉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几乎快要窒息。
白素「我问你是不李洪的手下,点头或摇头回答我」
张言德涨红脸点头。
白素「老蔡是不还活着,在你们手上…」
张言德拼命点着头
白素「你们的人是不是躲在香港…」
此时张言德口吐白沫,一脸紫黑,似乎快死了。白素不想弄死他,指劲一夹
按住动脉,张言德便昏死过去。
白素将张言德用腰带绑住,随手拿了件衣服擦拭自己被凌辱过的身体。
当白素擦拭下体所遗留的精液时发现居然自己也因兴奋而流出些许的爱液,
白素脸色一红,不自觉地搓揉自己的阴唇,并短暂的失神自慰呻吟起来。也许是
因为到目前为止,白素只有和卫斯礼这一个男人有过性行为,没有什么太大的变
化。而今天受到两名男子的挑逗,使得白素封闭一年多的性欲被引发,全身欲火
中烧,非的高潮不可。现在情势稳定下来之后,白素便在房里自慰起来。
白素也知道现在时机不对,但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索性完全放纵的捏揉自己
的奶子及乳头,一手手指搓揉下体的阴核阴唇快速抽插想尽快达到高潮,仰头咿
咿啊啊的淫叫。几分钟之后,白素躺在床上喘息着,下体的阴唇流出大量的爱液,
滴的床单湿淋淋的一片。
发泄之后,白素舒服多了…转头瞧见倒地的张言德,一股报复的想法使她拾
起刚才被撕掉的白色丁字裤,上面还沾满着精液与爱液,一手掰开张言德的嘴便
往里头塞,而且白素还张开双腿,跨蹲在他的脸上,嘘嘘地喷了一泡尿液。
白素开着原来的计程车从后门回到自己的住所,将昏迷的张言德拖往房子底
下的地下室并将他绑在椅子上。
白素走向地下室的另一端,看着靠着维生系统活命的卫斯礼,心中一股不舍
的落下眼泪,趴在卫斯礼的胸膛哭了起来…虽然平日大家心目中的白素是冷静,
深思熟虑…智勇兼备的美丽女人,遇到困难都能独立解决,甚至比卫斯礼还要厉
害。
但无论如何白素内心也如一般的女性没什么不一样,也是需要有人关心呵护
并且保护自己…何况白素也非未经人事,蜜月时期也和卫斯礼日日做爱,不分昼
夜尽情狂欢,从中得到无比的乐趣如同一般人一样,所以她也有着七情六欲,偶
尔需情欲的滋润与肉体的欢愉。
白素的父亲及哥哥长年居住于国外,本身又没有较亲近的朋友和亲戚,也因
此生活的重心及感情都放在卫斯礼身上。但自从卫斯礼长期昏迷不醒之后,黑道
各路人马的便蠢蠢欲动,为名为利都有…虽然一一击退,却也搞得白素身心俱疲,
火气越来越暴躁,渐渐失去原有的冷静沉着。
白素抚摸卫斯礼厚实的胸膛并用舌头舔吸刚才滴落的眼泪,回想两人从前的
欢愉种种,不于得动情发春起来。
白素双眼迷濛,打开卫斯礼的上衣贪婪地抚摸,并用舌头嘴唇在他的胸膛上
下滑动,游移吸吮。渐渐的由胸膛移到小腹,再由小腹往下挪移,接着便是卫斯
礼的阴茎处了。平日白素帮卫斯礼擦拭身体时,难免会触及下体部位的阴茎,但
总是碍于世俗礼节不敢有太多欲念…便草草带过。
? ? 此时方中只剩白素清醒一人且又刚经过一场搏斗,此时由紧绷的状态之下松
弛下来并被引发克制以久的情欲之下,白素此刻只想好好放纵一番。
白素将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脱光,接着便将卫斯礼的裤子拉下直至膝盖,低
头亲吻紫红色的龟头后,伸手握住他的阴茎开始搓揉,上下套弄。就当阴茎稍为
变硬的时候,白素先用舌头抵住肉棒,移至龟头顶端之后便张开小嘴一口含入并
开始像小孩吸奶一样,吸的滋味十足…噗噗做响。
? ? 久旱逢甘霖,白素自己也感到讶异,原来自己是如此渴望男人的肉棒,小嘴
一吸吮肉棒之后便舍不得离开,双手内的阴茎彷彿像是它会飞走一样,紧握不放。
「嗯嗯~ 噗滋噗滋~ ㄣㄣ……嗯啊……」「嗯嗯~ 噗滋噗滋~ ㄣㄣ……嗯啊
……」
「嗯嗯~ 噗滋噗滋~ ㄣㄣ……嗯啊……」「……嗯啊……啊啊……」白素以
口交吸吮抽插数百下之后,嘴中的肉棒忽然一挺…喷出大量的精液,既浓又腥,
一股一股的灌满小嘴内的空间。
? ? 之后,精液自白素的嘴角溢出,小嘴仍含住肉棒舍不得移开便像吸饮料一样,
把浓液吸起吞饮下去。良久,彷彿刚吃了一顿人间美味一般,白素才满足地舔着
嘴边的精液…娇喘一声,便一脸贴向勃起的肉棒,抱住卫斯礼的下体,磨蹭着「
斯礼,我爱你…」
之后,白素稍加整理一番,回复现实。
二、深入虎穴
看着仍然昏迷的张言德,细想李洪若没有得到张言德的回报,一定会起疑心,
接下来可能会有一番激烈的厮杀。考虑之下,白素拿起张言德的手机,按下重拨
按钮。
「喂!那位…」另一头传来男子的声音
「张言德」白素模仿张言德的声音,并压低声调。
「张言德,你现在在那里…」
「卫斯礼的家中,我得手了,白素也已经摆平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两个都带回来!」
「现在不方便,假老蔡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他也受伤了。而和我一起来的家
伙居然被白素干掉,也死了。卫斯礼和警方关系不错,附近都有警车巡逻,拖着
两个人目标太大,太危险了。你们派人过来接我吧!我打开门等你们…」
对方一阵沉默之后,答应三十分钟后到。
白素利用短暂的时间安置好卫斯礼及张言德和那名假老蔡。并将屋内弄得像
是经过一场搏斗般,凌乱不堪。这次白素谁都不扮,静静的躺在地上,伪装昏迷。
不久之后,有两人踗手踗脚的走了进来,轻喊着张言德名字并走向白素俯身
检查她,一见白素姿色,不免动手抚摸起来,啧啧赞叹好一个人间尤物,绝色美
女…白素忍耐着他们上下其手,不动声色。一阵叫喊之后,得不到张言德的回应,
他们抱起白素迅速的离开。
在车上,白素强记路程及时间,判断来到接近大陆边境的山处。下车之后,
拐了几个弯,步下数十阶的楼梯后,又经过几道守卫,终于被人放下。白素感觉
此刻屋内有数十道眼光看着自己。
此时一声音响起「她就是白素,卫斯礼呢…张言德和假老蔡怎么没和你们一
起进来…」
「报告李洪老大,我们一进屋内只看见白素躺在地上,现场一遍凌乱,搜遍
整间屋子也没找到卫斯礼那家伙,张言德和假老蔡也不知跑到那里去了,等了一
会怕警方派人巡查,便赶快将白素抱了回来,向李老大您报告…」
李洪沉思一会「算了!他们人生地不熟,可能有事担搁了。叫易言之进来」
白素认得易言之,他曾经是一位相当杰出的电影工作者,尤其是特殊化妆方
面获奖无数,在东方电影圈里无人出其右。但几年前因涉嫌犯下强奸某位知名艳
星而被补,但是他声称自己是被陷害,最后引火自焚于看守所,造成当时社会不
小的震撼,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老大,您找我」一股冷冷的声音响起…
「她是白素,把她带下去!在牢里找个女的画装成她的模样,办的到吗…」
「可以!」易言之抱起白素转身离开。
经过几道门之后,易言之将白素摆置于桌上,「─撕─」的一声把白素身上
的衣服撕裂,一手扯破胸罩……胸前豪乳应声弹出,上下弹跳着。
接着抬起白素的臀部,拉开拉炼脱下裤子,伸手往三角裤的底部一扯,将白
素的内裤用力的撕去。白素感到下体一痛,被扯下了几根阴毛。
易言之吹掉手上的阴毛「哼!小骚货」轻蔑的笑着。
在不熟悉环境的情况之下,白素不敢轻举妄动以免重道覆辙,依然继续装昏
任由易言之摆布。
易言之拍了拍白素高耸雪白的奶子,既掐又捏的好一阵子,抚摸全身之后,
转身向门口的守卫交代几句话。白素把握机会,迅速观察所处的环境,只见室内
摆满各式画装用具,假发及衣物等等用品,而整间室内没有任何窗户,只有一名
守卫看守唯一的铁门。
白素起身,无声无息的走到易言之的背后。
易言之说完话之后,守卫关好门便离开。易言之回头之际,忽然眼前一黑,
只听到自己的颈部发出清脆的一响,便倒了下去。
白素本身也是易容专家,马上就将自己装扮成易言之,并随手拿起衣物将真
正的易言之盖住。不久之后,门口响起脚步声,守卫回来了。
「易先生,人带来了…」
「嗯,下去吧!我要工作了没有我的吩咐别进来!」
守卫将一名年轻赤裸的少女推入室内便离开了。白素观察着这名少女……
她长的非常秀丽,皮肤白晰细嫩,身高与身材的比例也相当均匀前凸后翘的,
算是一位俏丽的美女…只是她没什么精神,眼中也没有光彩,似乎被人催眠了一
样,两眼迷茫无神。白素用手指弹着少女奶子上两粒粉嫩的乳尖,少女除了脸颊
泛红之外,并没有反抗。
「你叫什么名字…」白素轻声问着。
「穆秀珍」年轻女子回答
「你知道我们现在在那里吗…」
「不知道」
「你们有多少人在这里…」
「不知道」
「你知道李洪的房间怎么走吗…」
「不知道」……
接下来白素又问了许多问题,但已经被催眠的穆秀珍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白素得不到答案的情况之下,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着手将穆秀珍易容成假
的白素。三十分钟后,穆秀珍的容貌已经变成白素,真假难分。
检验之后,白素走到门口「守卫开门,带我去见老大!还有,别进我房里一
步,任何人都一样!」
幸好,易言之在李洪的组织里受到器重并有相当的地位,守卫对他的指示唯
唯诺诺,不敢多说些什么,带着易言之和假的白素去见李洪。
经过几道门之后,白素终于见到李洪本人。显然李洪也接受易言之的的易容,
与他在缅甸当大毒枭的形象大不相同。一时之间,白素也不敢确定他是不真正的
李洪,当下决定静观其变。
「哈哈哈,太神奇了,易先生你果然是天下易容第一好手,技术更进步了,
要不是脱光衣服,我还真认不出来她是穆秀珍」李洪盯赤裸裸的假白素。
「那里,老大你高兴就好…」
「那真的白素呢…怎么没一起带来!」
「在我房里,那女人我还有用…」白素故意淫秽的笑了一下。
「好吧!那女人先让你「用」吧,这个假白素就让我来验验货吧!」李洪向
穆秀珍招了招手,穆秀珍乖乖服从地走向李洪。
「听说白素是一位超级美女,现在就连假的看起来都那么令人销魂,果然不
错!」李洪抚摸假白素的脸颊,啧啧赞叹「就是不知道这易容持不持久…」
「这一点,老大可以放心。大约两天做一次保养,那平常吃饭睡觉都没问题,
保证连卫斯礼也认不出来」白素敷衍李洪。
「是吗,但我还是要试试耐不耐用」李洪拉开裤子拉炼,指使假白素「跪下!
掏出来,用嘴巴把肉棒含硬!「
假白素顺从地跪在李洪双腿间,玉手伸入裤裆内掏出一条软趴趴的肉棒,毫
不犹豫的低头含住。「噗吱,噗吱,噗吱……」假白素熟练的从各种角度舔含着
肉棒,一手更深入底部左搓揉阴囊,温柔的摸着李洪的睾丸。
最近李洪纵欲过度,阴茎一度不举,看到白素的美艳容貌,虽知道是假的却
也有一股兴奋淫念。
李洪摊在椅子上,享受假白素为他口交,几下套弄之下,原本软趴趴的阴茎
渐渐硬了起来,李洪「嗯~ 」的一声,双手按住白素的头,站起身来挺腰对着白
素小嘴抽插。李洪将龟头抵住白素的嘴唇,又深深插入来来回回的干着,大演活
春宫。旁边的一群人,看的欲火难耐,纷纷掏出自己的阴茎肉棒,凑上前去开始
自慰,并大声吆喝着「老大,干的好…干死白素!」
「干死白素!」「干死白素!」「干死白素!」
「干死白素!」「干死白素!」…
假扮易言之的真白素,见到大家都掏弄阴茎,自己也就假装很兴奋的伸手入
裤裆里搓揉。
一听大家那么尽兴呐喊,李洪索性抱起白素,夹在自己的腰上,捧起她的臀
部,走动起来「大家也辛苦了,这后面还有一个屁眼,想要的就来吧!」
话一说完,马上就有人上前,吐了几口水在龟头上,从背后一顶就将肉棒塞
入白素的屁眼里。
可怜的穆秀珍因为有着白素艳丽的外貌,引发了现场男人的兽欲,在双脚离
地的半空中,被在场的男人前仆后继的轮奸了近一小时多。在一旁假扮易言之的
真白素,看着「自己」被那么多人干着,内心五味杂陈,既害怕又兴奋,一摸自
己的下体,居然也湿了一片……
一场激情过后,假扮白素的穆秀珍气喘嘘嘘的躺在地上,全身流满数十人的
浓浓精液。李洪满足的回到座位「果然是人间尤物,光凭张脸就让我泄了不少…」
李洪喘口气继续说「把她带回去当白素的替身,避免引起警方的怀疑…易言
之这事就由你执行,务必把卫斯礼找出来!顺便帮她补个粧…」
「带是要带走,不过连你也要一起跟我走!」白素一掌击向李洪下额,右脚
一挑将地上的武器接住,头也不回的一阵扫射…
李洪的手下还来不及反应便纷纷中弹倒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