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绿侣行

「我」叫陆寒云,是江南武林世家陆家庄的少庄主,也是一个内心有着绿帽淫妻情结的世家公子,因为我与未婚妻——江南第一大帮「天鹰帮」大小姐方绫之间的婚事,从而卷入了有着朝廷锦衣卫背景的强大势力「青龙门」与江南天鹰帮的争斗之中。


当年妻子方绫的神剑方家和我陆家一样,亦是名振一时的武林世家,但方绫的父亲死后便遭到了青龙门锦衣卫的抄家灭门之祸,方绫在天鹰帮长大,对自己的义父雷帮主暗生情愫。


方绫从方家的家传玉璧之中发现秘密,原来当年方,陆,范三个武林世家的先祖曾将吴王张士诚的藏宝图分别藏于三块家传玉壁之中,方绫为了得到范家玉璧的下落,设计截下青龙门押送范家家眷的囚车,谁知竟中了青龙门首领魏天阳的陷阱。我与方绫失散,在逃跑之中偶然被一个名叫江映月的黄衫女子所救。


在我和江映月二人结伴回延州府天鹰帮总舵的途中,又认识了天鹰帮在青龙门中卧底的女子纪如霜。可谁知在半路上的一个小镇客栈里,我们都中了青龙门的圈套,醒来时三人都已是身陷囹圄……阴森的地下刑房中,我正挺着阳具,赤身裸体地被吊在一边,我身旁的江映月也螓首低垂,一头如瀑的秀发披了下来,一丝不挂地裸露着白皙玲珑的胴体,她那对丰满的双乳高耸着坠在胸前,雪白双腿间私处的阴毛黝黑茂盛,同样被铁铐吊在刑房的墙边。


在我们面前不远处,青龙门的阴二爷正带着他手下拷问着被赤身裸体吊在刑架上的纪如霜,壁上的火把映照在他们一个个挺着阳具黝黑赤裸的身上,泛起了带着古铜色的汗水亮光。


那阴二爷伸手到纪如霜的私处,抓住了她的一丛阴毛忽然狠狠地一扯,纪如霜顿时从刑架上「嗷」地一声惨叫弹了起来,阴二爷捏住了她的脸冷笑道:「臭婊子,竟敢到我们青龙门来卧底!说,那件东西你藏到哪儿去了?不说的话,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纪如霜面上满是汗水与泪痕,她道:「阴二爷,我该说的都说了,求你给贱奴一个痛快罢!」阴二爷冷笑道:「你这贱货想痛快?那东西你藏到哪儿了?天鹰帮派来卧底的还有别人没有?还有这对狗男女是什么人?老老实实些都说出来,老子便赏你个痛快!」纪如霜瞧着他那狰狞的脸,嘴唇瓮动了好一会才道:「……阴二爷,那块玉璧在路上不知掉到哪儿去了,贱奴在青龙门卧底,不过因为天鹰帮对我一家有救命之恩,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位公子和姑娘不过路上好心载我一程,阴二爷要杀便杀了我,求你放了他们罢!」在一旁的我听到纪如霜说起玉璧二字,顿时心中一震,阴二爷却冷笑道:


「你这臭婊子,死到临头还不肯说实话!你知不知道老子最喜欢的便是慢慢整治像你这样的骚逼贱货?我们青龙门大牢里的那些各种手段滋味,你要不要尝尝?」周围那些手下汉子听了都大笑了起来,纷纷七嘴八舌地道:「好!阴二爷您的手段咱们弟兄早就想见识一下了!」「阴二爷,这婊子现在还嘴硬,分明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您可不能轻饶了她!」「不错不错!上次天山派的那个什么女侠,落到咱们手上时也是嘴硬得很,摆出副臭架子的模样,下到大牢里才不过几天,还不是成了只会跪着给咱们弟兄舔鸡巴的贱母狗?哈哈哈!」「妈个逼的,咱们几个就你爽了!老子那时都是只能听着里面叫唤的声音在外面自己套出来呐!……」我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悄悄地转头过来,只见江映月正轻咬着朱唇,虽然双手被高高吊着,但仍是全神贯注地瞧着那边赤裸的汉子们与刑架上的纪如霜,她的大腿时不时地夹紧又放松,悄悄地互相摩蹭着,腿间的阴毛已经变成一缕缕地还泛着湿湿的闪亮光泽,原来不知何时她的阴户竟然已经这么湿了。


我见到她这样,心中虽然方才恐惧,但也涌起一股莫名的亢奋,胯下硬挺的鸡巴从龟头处分泌出粘液竟拉成细丝溢了出来,她转过头来恰好瞧到我,面上泛起红晕忙避开我的目光低声嗔道:「陆公子,你也真是的,到现在你还有这心思一个劲地瞧我?」我尴尬地也低声道:「江姑娘你别见怪,如今咱们落到青龙门手里了,你可有什么好法子么?」江映月咬着嘴唇道:「我功力还没恢复,现在这模样还能有什么好法子?只能和他们拖延时间见机行事罢了,不过你放心,我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先杀了你,我们再想法子脱困便是。」我听她竟然如此说,心中感动得有些一热,这才稍稍有些心安,那边的阴二爷已经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了几根雕着花儿粗细不一的银针,对纪如霜阴笑道:


「贱婊子,认识这研梅针吧?用这针封住你各处穴道以后,一会用刑之时你的感觉便会比平常更为厉害数倍,而且想昏厥过去都不能。这原是我们青龙门专门刑讯女犯之用的,你这婊子来青龙门卧底之时,一定早就盼着有一天能受用此物了吧?」纪如霜面色泛白,她那姣好的面容上双眸早已控制不住涌出了泪珠来,她颤声道:「阴二爷,你不必说了,我只求你看在方才你已经奸过我身子的份上,一会用刑之时不必手下留情,将我快些杀了吧!」阴二爷扬手狠狠地一记耳光打在她脸上,纪如霜发出一声悲鸣,阴二爷冷笑道:「你这贱货,哪个女犯被拷打时不被奸过?你不把那东西的下落招出来,想死哪有那么便宜?」他手一招,几个手下淫笑着上来抓住了纪如霜本就动弹不得的身子。阴二爷将银针细细地刺入了她头顶,肩胛,脊柱,尾骨等几处要穴之上,剩余下最粗的银针,阴二爷阴笑着从纪如霜的一侧耳洞之中向里缓缓地刺了进去,直没到了最深,刺入之时纪如霜无法动弹,只能睁大双眼,口中发出疼痛的叫声。


阴二爷仿佛铁石心肠一般,对她的哭喊惨叫充耳不闻,又用银针缓缓地刺入了她的另一侧耳洞,此时的纪如霜眼睛睁得大大的,喉中发出粗重地喘息,阴二爷嘿嘿笑道:「臭婊子,这会儿感觉如何?」纪如霜口中道:「你……你们这些狠毒贼子……想让我招……休想……」阴二爷冷笑道:「这会儿谁要你招了?老子还没玩够呢!」他抓住纪如霜被钉在刑架下的一只脚用力一扯,纪如霜惨嚎一声,那只玉足鲜血四溅,竟被他从刑架铁钉生生地扯了下来,阴二爷却毫不怜香惜玉,抓住她的另一只脚又是一扳,在纪如霜的惨嚎之下另一只脚掌也被生生扯了下来,只见纪如霜那双雪白的大腿肌肉一阵颤抖,胯下阴道口那两瓣张开着的褐色卷曲阴唇瓮动了几下,一股白浊的尿液忽然从涌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流到了刑房的青石板地上。


我在一旁瞧着这惨酷而又淫虐的情景心中恐惧狂跳,一旁江映月的身子似乎也被刺激得微微颤抖,我悄声道:「这帮该死的青龙门贼子,纪姑娘怎么在他们面前撒尿了?」江映月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道:「纪姑娘的穴道被他们上了银针,身体的一切感觉是平常的好几倍,方才她的双足就如同被凌迟一般,自然疼得连尿液都失禁了。」我忍不住道:「青龙门拷打犯人的手段果然好狠,纪姑娘还不如招了,免得还要受这许多折磨,江姑娘你说是不是?」江映月道:「……我……我怎么会知道?」那边的几个手下汉子都瞧得目不转睛地,这时纷纷笑骂道:「操!还是二爷厉害,这不要脸的贱婊子被弄得连尿都漏出来了!」阴二爷也十分得意,他淫笑着握住纪如霜的一只乳房缓缓揉捏着,纪如霜的双乳虽不像江映月的奶子那么大,却也十分圆润丰盈,黑褐色的乳头似是十分敏感,阴二爷搓弄了几下竟硬硬地挺了起来,纪如霜强忍着,喉中却止不住发出了似是呻吟一般的声音,阴二爷捋了捋她的阴毛,弯下身来剥开她的阴唇瞧了瞧笑着骂道:「操,逼里都这么湿了!


果然也是个一到用刑就会发浪的贱婊子!」


那些手下哄笑起来,纪如霜面上羞红地道:「……不……不是!……是方才你那银针……」阴二爷狠狠捏着她的乳房道:「还说不是?看你这奶头和骚逼又粗又黑的模样,已经被许多男人操过了吧?你还嘴硬些什么?」纪如霜面上又痛又羞道:「是!……我是被许多男人玩过身子……你轻一些……好疼……」阴二爷一阵冷笑,反手抽了纪如霜一记耳光骂道:「轻一些?你这贱货以为自己现在是新娘子入洞房么?」他从一旁拿过了一条两头带着锋利钩子的铁链,又捏了捏纪如霜的奶子,冷笑着缓缓将铁钩从她一侧乳房的乳晕钩入,钩尖穿过乳头从另一边刺穿了出来,纪如霜惨叫了一声,鲜血顿时从她白皙的乳房流下,如同盛开的鲜花一般。


阴二爷却毫不留情,又钩穿了纪如霜的另一只乳房,接着两名手下将她解了下来,用镣铐将她的手铐在了背后,拉起她双乳间的铁链将她挂在了刑架之上。


纪如霜原本雪白圆润的一对奶子此时被钩子拉长变成了又青又紫的颜色,她仰着身子大声惨叫不止,阴二爷又将她的腿抬起,将她双腿大分,一左一右地用铁铐铐在了刑架两边。


纪如霜此时的模样可说十分惨酷,她仰着身子双手被反铐在身后,双乳被铁链钩穿吊挂着,双腿大张,一个女子最隐秘的阴部和屁眼此时都被看得一览无遗,她的阴部果然已是湿得很了,从阴户之中正不断有清亮的淫液往屁眼流着,周围乱糟糟的阴毛都湿了一片。阴二爷捋了捋自己胯下那根粗长勃挺的黝黑阳具,将几根手指捅进了纪如霜的阴道里抠弄了几下,然后将鸡巴对准她那两瓣合不拢的的肉红色阴唇洞口,毫不费力地缓缓捅了进去。


他鸡巴插进去时纪如霜「啊」地尖叫了一声,身子弹了一弹,阴二爷将鸡巴捅到底后,又淫笑着将鸡巴拔出一截只剩下龟头,又猛地一捅到底,撞得她被钩着双乳的身子前后晃动,铁钩拽动纪如霜的乳房,她发出了大声的惨叫,阴二爷却毫不怜香惜玉,鸡巴只管前后来回狠狠地抽送撞击着,他的鸡巴每一抽都几乎只留下龟头在里,每一送却狠狠地连根捅入,他的睾丸不住撞击着纪如霜的屁眼,将她撞得身子不住地来回晃动,纪如霜眼睛睁得大大地,口中不住地发出哭喊惨呼,阴道里却不断地泌出淫水,不一会阴二爷的鸡巴周围便抽插得泛起了白白的浆液,这淫靡的模样让旁边那几个手下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悄悄握住自己的鸡巴套弄了起来。


在一旁的我看着纪如霜被奸淫,胯下的阳具也早已硬硬的涨得生疼,双手却被铐吊着动弹不了,我心中被这性虐刺激得很是亢奋,但却仍是十分恐惧害怕,既担心方绫的安危,也担心我和江映月一会不知道要被他们如何的酷刑拷打,眼下看来恐怕多半是性命难保。我向身旁瞧去,江映月正全神贯注地瞧着阴二爷奸淫的模样,她双腿不安地夹紧又摩擦着,私处的阴毛竟已经完全湿了。她见我瞧她,面上带着红晕嗔道:「陆公子,你怎么眼睛老瞧着我,都这时候了你还这么好色么?」我忙道:「没……!我是想起我娘子方绫为她担心,不知道她会不会如今也已经落到了青龙门的手里?」江映月轻轻叹了一声道:「你现在担心还有什么用?有些是命中注定的,她要是逃不掉,此时也一定早已经被抓了。」我听得心中一震,道:「不会吧?江姑娘你不是说过,方姑娘她定会没事的么?」江映月道:「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如何又不会?我们如今都这样了,她被青龙门抓住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她顿了顿又道:「陆公子,她若是真的被别人奸了,你会不会吃醋怪她,将来心中介意得很?」我听她这样说,眼前仿佛也浮起了方绫也这样赤身裸体地被男人拷打的场面,但在担忧之外,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和刺激亢奋却在心底油然而升,让我的鸡巴更是硬邦邦地,我咽了口唾沫言不由衷地道:「怎么会?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江姑娘,你说要是我娘子被他们抓了,是不是真免不了也会被这样奸淫拷打么?」江映月瞧着我,好一会才道:「那是自然的,你没听到方才那阴二爷说的么?


凡是女犯被拷打时都免不了要被他们奸淫,方绫那丫头模样儿那么漂亮,若是已经落到他们手里,恐怕你免不了已戴上绿帽子了!」我没想到她的话竟如此恰好刺激到我心中的痒处,我鸡巴本来就已经硬得不得了了,这一下刺激,一滴精液竟控制不住地从龟头泌了出来,我还来不及遮掩,江映月已经吃惊道:「陆公子,你射精了是么?」我连忙道:「不是!……没!


……」但精液已经拉成细丝滴了下来。


江映月瞧着,笑了笑道:「陆公子,你不用掩饰了吧?我早瞧出来了,你一想到方绫她已经像纪姑娘一样被人奸淫,给你自己带上绿帽子,鸡巴便刺激得不行了是么?」我又是尴尬又是难堪,只好说道:「这……江姑娘,我求你可千万别让她知道了。」江映月轻叹了口气道:「她知不知道又怎么样?没想到方绫这丫头寻的相公竟也是个绿帽王八,往后可有得她受的了!不过如今咱们还是先想法子出去再说罢!」我这边还在尴尬,那边刑架上的纪如霜却凄惨到了极处,阴二爷奸淫她已有了一盏茶的时分,但还是仍未有射精结束的模样。阴二爷索性抓着吊住她乳房的铁链像晃秋千一般地,只管站着让她的身子在他鸡巴上不停来回套动撞击。纪如霜乳房被钩穿的伤口空隙被不住地撕开,鲜血从她雪白的身上流了下来,她的惨叫声已经变得嘶哑,阴二爷面上满是得意的淫笑,他忽然从身边的刑桌上拿过一把铁剪,张开架在纪如霜的一边脚趾之上,用力一合,竟将她的一根小脚趾生生剪了下来。


纪如霜双脚死命一挣,同时发出一声高亢的惨嚎,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叫道:


「爷!……疼!……求你住手!……我招……我都招了!…………」阴二爷抽送却并不停下,又剪下了她一根脚趾才冷笑道:「你这贱婊子要招什么?现在这会才想招了么?」纪如霜惨嚎道:「……贱婊子愿招!……那玉璧……我埋在了客栈后院那棵树下的土里……啊!……啊啊!……阴二爷,求求你饶了贱婊子吧!


……」


阴二爷冷笑着手一摆,后面一个手下会意匆匆地去了,不多时将一个沾满泥土的布包拿了回来,他揭开递给阴二爷,我仔细瞧去,里面正是和我在方绫那儿瞧过一模一样的玉璧,不过却是红色的,我心中咯噔一下想道:「这不是我陆家的家传玉璧吗?为何这么多年会一直落在青龙门的手里?」阴二爷瞧了那玉璧一眼,便摆手让手下退到了一旁,纪如霜还在不断抽泣,他冷笑着对她道:「你这卧底的内奸臭婊子,让老子们费了这好大的劲!操你妈的,如今还想让老子饶了你么?」纪如霜顿时大声尖叫起来道:「……爷,求求你饶了我罢!……爷……不要……不要!……」阴二爷却毫不理会她的哀求惨叫,只管接着将她余下的脚趾头一根根地剪了下来,不一会纪如霜那脚掌已光秃秃的,春葱般的脚趾已尽皆去尽,到只剩下大脚趾之时,阴二爷竟拿过铁钳,生生将她的大脚趾折断扯了下来,纪如霜这时已是双眼翻白,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哑的惨嚎,她剧痛之下身子狠狠地一弹,胸前钩着的乳头竟被生生撕开,整个身子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刑架的地上,便再也一动不动了。


刑房之中,纪如霜的脚趾被如同凌迟一般地一根根慢慢剪去,终于在剪断大脚趾之时她忍受不住剧痛,身子狠狠地一弹,胸前钩着的乳头被生生地挣裂撕开,整个身子狠狠地摔在地上便再也一动不动了。


阴二爷哼了声道:「这婊子断气了么?」一旁的手下上去探了探纪如霜的鼻息道:「二爷,她没死,只是晕过去了。」阴二爷哼了一声道:「倒是便宜这婊子了,先把她拉到一边去!」手下们将纪如霜从刑架上解了下来抬到了一边,阴二爷走到江映月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胸前那对丰满的奶子,瞧到她胯下那阴毛茂密的阴户时发现竟湿了一片,他剥开江映月的阴唇瞧了瞧里面笑道:「你这婊子,模样倒是挺漂亮的,怎么下面这骚屄也这么发浪?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老实些招出来,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我心中提心吊胆地一紧,江映月却一脸羞色地柔声答道:「大爷你真是明鉴得很,贱妇的确是个卖身的青楼婊子,大爷难道见过我?」阴二爷一愣,笑道:


「哦?你还真是个婊子?那这小白脸又是你什么人?」江映月带着嗔怒瞧了我一眼,这才答道:「别提这没用的王八男人了,他不是犯妇的相公还能是谁?」阴二爷哼了声道:「你不是说自己是卖身的青楼婊子么?怎么会有男人愿意做你的相公?」江映月道:「可不是么!那还不是这男人愿意做王八?」她红着眼睛轻轻抽泣了一下,这才接着又道:「大爷你有所不知,贱妇名叫江映月,本是在陵州府春香楼接客的姑娘。本来贱妇也有不少相好的公子员外爷照顾,谁知道不久前遇上了这姓陆的小冤家,他仗着家里有点银子,一见到我便像个冤死鬼般非要缠着我,」阴二爷摸着她的奶子笑道:「他是瞧你这模样儿长得美貌吧?」江映月道:


「谁知道?这王八自己床上功夫不行,却偏偏就是喜欢让我服侍别的男人给他戴绿帽子,本来我一瞧见他心里便烦得很,不过看在银子份上,便也将就顺着他了,谁知后来这王八竟背着我悄悄替我赎了身,死乞白赖地说真心喜欢我,非要求着我跟他回去成亲,说以后让我做少奶奶,绫罗绸缎好吃好住,以后还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他做个真正的绿帽王八。也是我一时心软答应了,谁知道他在路上又色迷心窍,竟让那扫把星上了我们的车,这才招了连累!大爷,你说贱妇我是不是命苦?」她说着眼圈一红,竟真的要落下泪来。


阴二爷听了笑道:「你这婊子说的是真的么?这小白脸当真是个绿帽王八?」江映月道:「贱妇怎么敢骗大爷?大爷你瞧他那小鸡巴,如今不是正硬着么?」阴二爷瞧着我笑道:「你这贱王八,还真喜欢娶个婊子老婆给自己带绿帽么?」我被羞辱得面上一红,只能道:「是!大爷,求您放了我们吧!可千万别伤害我娘子……」阴二爷搂着江映月,嘿嘿笑道:「放了你们?你不是喜欢做王八么?你这做婊子的老婆倒是长得挺漂亮的,先让本大爷赏你顶绿帽子戴戴怎么样?」他一边说着一边大手在江映月身上游走,先揉着她一对雪白柔软的丰乳,又剥开了她私处的阴唇抠弄起了她的小穴,江映月羞红着脸,雪白的大腿被他扣得不停地打着颤抖,她的阴核已经涨得紫红,从穴口流出的淫液在阴毛上黏黏地拉成了一条细丝,阴二爷捏起她的脸,淫笑着大嘴堵上了她的檀口,她也发出娇喘的声音舌头和他互相卷缠啧啧有声地吻了起来,好一会两人才松开,江映月的唇边还溢着涎液,她娇喘着道:「大爷,求你把贱妇的镣铐解了,让我好生服侍大爷你行么?」阴二爷淫笑着手一摆,旁边看得鸡巴挺翘的手下解开了江映月手上吊着的镣铐,她跪在地上,爬了两步到了阴二爷的跟前,握住他胯间挺立着的那根粗长的黝黑鸡巴,伸出香舌给他细细舔了起来,他的鸡巴和睾丸阴毛之上还沾着方才奸淫纪如霜时留下的白白浆液,但江映月竟毫不嫌弃般,用舌头来回扫动替他全部细细舔干净才和着唾液咽了下去,舔完之后又将他整根鸡巴含入口中来回地吞吐,好一阵才吐出来握着肉棒为他来回套弄,一面低下头去为他细细舔着那黑乎乎的睾丸卵袋。


我瞧着她如此地主动取悦阴二爷,心中不知为何竟真的泛起了一股酸酸的妒意,我与江映月虽然才见面不久,可在患难之间对她早已产生了一种感觉亲近的情愫,在我的印象中她虽然十分美貌,但也有一种令人始终不敢太过亵玩的清冷气质,可如今在这刑房之中,她却像个女犯一般跪在这模样丑陋的矮个子面前,为他做这下贱的口交之事,偏偏她的神情之中仿佛还带着一些享受和渴望,而我而只能徒劳地翘着胯下的小鸡巴,眼睁睁地瞧着她一会还要被人奸污身子,一想到这些心中就无比心酸与刺激,一时间仿佛自己倒真像是她的绿帽老公一般,眼下这危险的处境倒是顾不得多想,反而抛在一边了。


阴二爷叉着身子,面上带着一股满足得意的淫笑瞧着身下为他口舌侍候的江映月,他淫笑着道:「没想到你果然还真是个卖身的妓女婊子,一定侍候过不少男人了吧?嘴上的功夫倒挺厉害么!」江映月舔着他的鸡巴,神情讨好地对他娇媚笑道:「哪里?大爷你这鸡巴才叫厉害,不像我那绿帽相公似的废物小鸡巴,每次弄一会就射了呢!」阴二爷听了哈哈大笑道:「是么?难怪你这婊子方才浪成那种模样!那大爷今日便好好地肏肏你这骚穴,也让你这没用的王八老公瞧瞧,肏他老婆的鸡巴应该是个什么模样!」江映月柔声道:「好!……多谢大爷!」她站起身来撑住一旁拷问的刑床,背对着阴二爷躬着身子,撅起了她那对挺翘的雪白臀部,我瞧见她那阴毛浓密的私处果然真的是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阴二爷淫笑挺着鸡巴走上前去往她白臀上狠狠抽了两记,江映月娇媚地叫了一声,我瞧着她竟真的要在我眼前被人奸污,心有不舍之下脱口而出喊道:「……娘子!……」阴二爷笑道:「贱王八,叫什么叫?」他说话间,胯下那黝黑的鸡巴已经对着江映月那两瓣流着淫液的黑褐色阴唇之间缓缓顶了进去,江映月顿时也从喉间「啊……」地一声,发出了一股带着满足的悠长呻吟,阴二爷握住她的两瓣雪臀,开始狠狠地抽送了起来。


刑房之中充满了「噼噼啪啪」的交合之声,江映月云鬓散乱微咬朱唇,面上的神情又像愉悦又像痛苦一般,开始之时她还只是发出一些娇啼婉转的嗯嗯声音,渐渐地变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地大声呻吟,她胸前那奶子垂吊时显得更加丰硕,伴随着抽插不停地来回晃动,连她身前刑床上的铁链也在「当啷啷」地来回作响,我瞧得又是刺激又是虐心,阴二爷却毫不留情鞭鞭有力地像个活塞一般,伴随着她的淫叫往她小穴里只管狂抽猛送,他旁边那些手下人带着羡慕的神色瞧着,一个个自己握着鸡巴忍不住套弄了起来。


阴二爷一面奸淫着抽插着,一面把玩着江映月的两瓣雪臀,他瞧着江映月那褐色微微外翻的肛菊,将他的手指慢慢捅进了她的肛门之中,江映月顿时「呀……」的一声娇吟,身子弹了起来,阴二爷笑着道:「你这婊子屁眼倒也挺紧致的,爷替你用用刑如何?」江映月红晕满面,咬着牙道:「……别,别!……爷……玩我下面就好……」阴二爷淫笑着从旁边拿过一个像铁梨子一般的拷问女犯刑具,用抵着江映月的屁眼旋动着缓缓塞了进去,江映月顿时双眸睁得大大的,撑在刑床上面似是努力放松着自己肛门,面上又是痛苦又是舒爽一般,喉中不断地发出「啊啊啊啊……」的叫唤,不一会整个刑具好不容易才都塞入了她的肠道之中,江映月的雪臀上已经都是汗水,阴二爷笑道:「看不出你这婊子的屁眼倒是厉害,难不成以前受用这刑具么?」阴二爷肉棒抽插不停,手上却旋动着那刑具上的转钮,随着那刑具的慢慢扩开,江映月的屁眼也被渐渐撑大,江映月喘息中不住尖叫道:「啊啊……大爷……受不了了……贱妇的后庭……要裂了!!………啊啊啊!…………」阴二爷笑道:「裂了么?老子就是要看你屁眼开花!」说着阴二爷将那刑具猛然一拉,「卟」的一声,江映月的肛门顿时变成了一个往外翻着合不拢的红色肉洞,「啊啊啊!………」与此同时江映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她脚掌上的脚趾紧紧合拢在一起双腿不住颤抖,,雪白肌肤泛起了阵阵桃红,她双眼紧闭面上神情又似痛苦又似用力一般,任由身子在不住地痉挛高潮。


阴二爷瞧着她高潮的模样,笑着道:「你这骚货!玩屁眼也会高潮么?」江映月此时已经软绵绵地瘫了下去说不出话来,阴二爷拔出鸡巴,又对着她那合不拢的肛门肉洞顶了进去,毫不费力地尽根没入,江映月只发出了微微地「嗯」的一声,阴二爷将她身子翻了过来仰面朝上掰开了她的双腿,江映月无力地任他奸淫着屁眼,只发出断断续续的「嗯嗯啊啊」的声音。阴二爷又肏了一盏茶的功夫,才终于皱着眉头闷哼一声,身子往里面狠狠一顶,好一会才将鸡巴「啵」的一声抽了出来,我瞧着江映月那合不拢的屁眼里顿时流出了浓浓稠稠黄白色的阳精。


江映月无力地仰躺在刑床之上,仍在不住地喘息着,阴二爷瞧了瞧周围那些还在套弄着鸡巴的手下汉子笑道:「你们这帮家伙眼馋什么?也赏你们上去玩玩罢!」那些汉子乐得欢呼一声,争先恐后地向江映月扑了过去,我瞧着第一个汉子分开她的双腿,将鸡巴顶进她的小穴里才抽送了十几下便射出了精液,后面两个一边套着鸡巴一边焦急等待着,但都是插进去一会便射出了阳精,最后一个汉子实在忍不住,竟射在了她的乳房之上。我瞧着又是心酸又是无能为力,羞辱和嫉妒的感觉交织在心中,让我的鸡巴硬梆梆地涨得难受生疼。


好一会那些手下汉子都在江映月身上射出了精液,阴二爷这才道:「你们这帮家伙,一个个都玩够了么?」那些手下汉子笑着道:「够了!」另一人笑道:


「操她妈的,好久没玩这么漂亮的女犯了,多谢二爷的赏!」阴二爷冷酷地一笑道:「玩够了便做事罢!把纪如霜那婊子困起来带上车,咱们还要连夜赶回去复命呢!」一位手下人道:「是!请问二爷,这两个男女是不是也一并带走?」阴二爷冷笑道:「这两人留着没用,这婊子倒是有点可惜,不过算了,杀了他们将首级割下来,当做处死的反贼奸细一并带回去请赏罢!」那手下楞了楞,一拱手道:「是!」我瞧着江映月还在刑床上软软地不住喘息,那汉子已经拿过匕首向江映月走来,心中止不住大惊狂跳,就在我正想要喊出声来之时,江映月忽然身子弹起同时闪电般地出手刺向那汉子的双眼,那汉子淬不及防间双眼一闭,他手中的匕首已被江映月瞬间夺过,只见白光一闪,那汉子已经捂着喉咙惨呼着歪倒了下来,这下变起突然,剩下那几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江映月已经迅如白影一般地手起匕落,其余三个手下汉子都纷纷捂着喉咙倒在了地上,阴二爷来没来得及抓起兵刃,江映月的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此时的阴二爷面上得意之色全无,身子不住颤抖面上还强自镇定地道:「女……女侠,……有话好说!我们可是朝廷青龙门的锦衣卫,请问女侠你……你到底是何人?」江映月冷声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我只问你,魏天阳他现在在什么地方?」阴二爷道:「你是说魏爷么?他……他如今应该是延州府吧。」江映月道:「延州府?他在延州府打算做什么?」阴二爷道:「这……这我如何知道?」江映月将匕首一抵道:「你说不说?」阴二爷无奈道:「好吧!……我听说有位姓范的姑娘,如今正押在延州镇抚司的大牢里,这姑娘是个十分重要的人物,魏爷多半是要去亲自审问吧?」江映月冷冷道:「好!」她匕首一划,阴二爷捂着咽喉,也双目圆睁地软软倒了下去。


江映月瞧着地上躺着阴二爷他们几人的尸体,微微松了口气神色却是十分疲惫,她走过来替我解开了镣铐,我手上刚刚松开还未来得及开口道谢,她已身子一软恰好倒在了我的怀中。我心中一紧连忙抱住她道:「江姑娘,你怎么了?」江映月无力地低声道:「我方才功力还没恢复便运动真气过度,如今经脉逆流全身乏力,陆公子你小心一些,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我连忙道:「是!」我扶着她我们二人出了这刑房,左拐右拐地拾级而上,才发现原来这里竟是这客栈的地下室,此时客栈外面还是黑漆漆的夜晚,客栈里似是空无一人。我瞧着我和江映月两人都是裸着身子一丝不挂地,便回到了楼上客房里将她扶到了榻上,又回到地下刑房里将仍是昏迷不醒的纪如霜抱了上来。


我回到江映月房里,见她仍是赤身裸体地软软躺在榻上,我便用铜盆里的清水湿了布巾替她擦着身子,江映月面上羞红着轻声道:「陆公子,多谢!」我瞧着她笑道:「多谢什么?应该是我多谢江姑娘你才对,你救了我两次,你说我该如何报答你才好?」我布巾擦到她的腿间,她犹豫了一下让我轻轻地分开双腿,只见她私处阴毛凌乱,那肿胀外翻的阴唇上满是黄黄白白的阳精与分泌物,泛着刺激的腥臊气味,可不知为何,这气味却异常刺激着我身下那硬邦邦的鸡巴。江映月摇了摇头对我轻声道:「我不要你报答我,只要你对方绫好便是了。」我笑着道:「我对方绫好,便不能对你好么?」我低下头去埋头到她胯间,伸出舌头舔上了她那两瓣卷曲肿胀的阴唇,她身子一弹,惊呼了一声道:「不要!


……别……」她想将我的头推开可双手无力,只能任由我舔着她的私处,她的阴户上满是黄黄白白的阳精,阴道口与外翻的肛门尽是性交过后混合着淫水与阳精的浓烈气味,我舔到口中尽是腥腥咸咸的味道,可这气味对此时的我就像是催情剂一般。我将她阴户外面到屁眼上黄白黏糊的分泌物舔得干干净净,她也不再挣动,喉间渐渐响起了嗯嗯啊啊地呻吟叫唤,我的舌头刮过她阴唇的外翻皱褶,又上下扫动着她那颗紫红肿胀的阴蒂头,最后将舌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面舔弄着,她随着我的舔弄,声音也高高低低地淫叫了起来,她突然轻声笑道:「你这王八,你非要把别人射到我里面的那些阳精都吃干净才甘心么?」我道:「是!江姑娘,你给我好么?」江映月轻声道:「好吧!你这王八,早晚有一天,你也要这样吃方绫那丫头的……」随着她的话音,我突然感到她小穴内肉壁一阵阵地强烈收缩,几下之后忽然从深处涌出一大股腥臭粘稠的浓精出来,一股又一股像小便一般地从她阴户深处流出,我连忙张口接着大口大口地吞咽,嘴边却还沾了许多黄黄白白的精液来,我感觉身下的肉棒硬得生疼,伸手到胯间轻轻撸了两下,险些刺激得几乎要射精出来。


江映月瞧着我笑道:「你这王八,这下子吃本姑娘的精液吃够了吧?」我分开她的双腿,阴茎抵着她的阴户道:「还没够,江姑娘,你给我一次好么?」说话间腰间一耸,江映月闻言面色一变道:「不要!……不可以!……」但她还没来得及说完,我的阴茎已经送入了她的阴户之中,江映月神色又气又急,她眼中似乎都要滴下泪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三番两次地救你,你……你怎能这样对我?……还不快拔出来?」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又热又滑,我的阴茎似乎被火烫地包裹一般,那里又能舍得拔出来?我索性一边抽送口里一边道:「为何不行?……方才那些男人个个都奸过你了,你怎么就不舍得给我一次?……」江映月也急道:「……那怎能一样?……他们谁都行,偏偏就是你不行!……你还不停下来?……」我气喘吁吁地道:「我停不下来!……啊啊啊……江姑娘……我要射了!…………」江映月尖叫道:「不要!……………」我不过才用力地抽送十几下,一股射精的冲动便油然而生,我的龟头一麻,憋了一晚上的鸡巴瞬间颤抖着有力地喷出了精液,我的整个大腿像痉挛似的不停抖动,我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眼前泛着白光,尽情享受着巨大射精快感。


我过了良久才从射精的快感中缓了过来,我眼前渐渐清晰,这才忽然发现江映月在我面前用衣裳遮着身子,两眼满是羞愤地瞧着我,我刚开口道:「江姑娘……」一句话未说完,只听见「啪」地响亮一声,我面上火辣辣地一热只觉天旋地转,原来已被她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我捂着脸刚爬了起来,她又是一掌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胸前,我只感觉到我身子从榻上飞了出去,背后撞到柜子「哗啦」地一声,我只感到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