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祀嬛

崔蝶等了好一阵子,都未见柳儿回来,不由心生疑惑,便亲自前往柴房一探
究竟,崔蝶的耳力何等高明,距离柴房还有一百多步便已经听到柴房能传出阵阵
叫人血脉勃发的呢喃声。
崔蝶暗咬银牙,低声骂道:「这不要脸的小蹄子,这么快就又跟那小子姘上
了。」
崔蝶本想走开,但那阵阵娇柔的声音不住地钻进耳朵,犹如一根根的羽毛不
停地在心窝中挠动,本来轻快的脚步竟变得有些迟缓,俏脸上顿时浮现出淡淡的
红霞,更是增添几分艳丽。
崔蝶啐了一声,压下心中绮念,转身便走,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龙辉那
低沉的声音:「柳儿,我跟你姑爷比,谁更厉害。」
崔蝶心中一阵恼怒:「不要脸的臭小子,竟敢拿邵庭来开玩笑。」
就在崔蝶火冒叁丈想将两人揪出之时,便听到柳儿娇柔的喘息声:「公子,
你的棒儿比我家姑爷的大,比他的长……嗯……轻点……你这狠心郎,杵死人家
了……」
崔蝶耳根一阵发热,心中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小骚货,这种事也说得出口。」
神使鬼差之下,崔蝶悄无声息地走到柴房门前,只听见里边的声音越发清晰
,除了柳儿的呻吟还有两人肌肤相贴的肉帛声,甚至连交合产生的声音也隐隐可
闻。
崔蝶犹如置身于烘炉般,浑身燥热难当,回想起那日的情景,崔蝶不禁双腿
发麻。
就在秦素雅与龙辉分别之际,两人在房内进行了一场盘缠大战,当时崔蝶无
意经过两人的房间,听闻房内传出异响,暗中一探,竟是叫她羞愧难当。
崔蝶本想扭头便走,谁知龙辉正把秦素雅杀得丢盔弃甲,娇声求饶,崔蝶竟
做出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驻足窥探。
当时两人的肉搏已经接近尾声,崔蝶只是看了一会便离去了,但是当日的情
景却深深地刻在自己脑海里,每当午夜梦回,崔蝶总会觉得身体犹如万只蚂蚁在
啃咬,难以入睡。
即便睡着,总会梦见自己被男子轻薄爱抚,崔蝶被折磨得苦不堪言,只能隔
叁差五地找龙辉过招,以武学来转移注意力。
谁知那日竟被那混小子借机轻薄,还用自己丰满的双乳夹住那根羞人的东西
,即使韩邵庭也未曾这般对待自己。
崔蝶从那之后已是芳心凌乱,寝食难安。
崔蝶暗道:「姓龙的欺我太甚,今日定要将你……」
究竟要把龙辉怎么样,崔蝶心中也没个注意,在门外徘徊了许久,突然房门
后有传来一声高昂的娇吟:「啊……饶命啊……柳儿不行了,龙公子你就好心放
过我吧。」
崔蝶忖道:「这小妮子以往与邵庭耍乐子的时候也没见她这般软弱,我倒不
信这混小子这般神勇。」
于是凑到门缝朝里看去,只见柳儿上身趴在竈台上,裙子被掀起,撅着浑圆
的翘臀,含羞带娇地承受着龙辉的抽插。
龙辉胯下那根巨龙竟毫不客气地在柳儿宝蛤中冲杀,蛤口被撑开的变作薄薄
一层,肉棒涨满绷紧了整个花房。
随着龙辉的每次深入,柳儿浑身雪肌便会绷紧,玉肤冒起一阵可爱的鸡皮疙
瘩。
崔蝶曾多次与柳儿伺候丈夫,深知这丫头的生理反应,韩邵庭只要一刺中她
的花心,柳儿便会浑身绷紧,冒起鸡皮疙瘩,其姿态十分销魂妩媚,也令的韩邵
庭每次都要将柳儿肏出这种姿态方肯罢休,使得崔蝶也吃了好几回干醋,所幸韩
邵庭并非每次都能成功,久而久之也不再计较这些。
此刻的柳儿被龙辉肏的芳魂飞散,香魄离体,而且仔细一看,龙辉胯下的龙
枪始终为全根莫入柳儿体内,每次都会有一小半截龙枪徘徊在玉门关外。
以往两次,崔蝶都是心慌意乱,并未看清龙辉的本钱,如今仔细一看竟吓得
她差点没叫出声来。
「好,好大……柳儿她怎么承受得起……」
崔蝶捂住嘴巴忖道,「邵庭也没他这般尺寸。」
想到这里,崔蝶暗自呸了一声:「崔蝶你这不要脸的东西,尽想这些龌龊之
事。」
想起亡夫,崔蝶已经冷静下来,吐了口浊气,头也不回地离开,留下柴房内
的这对小鸳鸯。
翌日清晨,风忘尘早早便来拜访,崔蝶率众迎接。
风忘尘与崔蝶寒暄几句后便询问龙辉的去处,崔蝶命下人将龙辉请出。
风忘尘一见到龙辉仿佛见到宝物般,两眼放光。
「龙公子您可算出来了。」
风忘尘为龙辉介绍道,「这位姑娘乃拜龙殿的望月使者。」
龙辉只见一名身材高挑,轻纱蒙面的女子朝自己行了万福道:「小女子望月
,奉神龙祀嬛之命特来邀请公子到拜龙殿做客。」
她声音低沉且略带沙哑,既不像楚婉冰那般清脆甜美、也不似秦素雅那般温
柔典雅、亦不如崔蝶那般成熟妩媚,但却带着一股神秘而又端庄的气息,叫人难
以拒绝。
龙辉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也不做过多考
虑,点头答应。
四匹纯白的高头大马,黑亮刚木制成的车身上包裹着柔软的宝蓝绒缎,蓬顶
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而在车篷四周悬挂这一圈水晶风铃,走一路叮当
一路,犹如欢唱着歌曲般清脆悦耳。
龙辉坐在车厢内,暗中咋舌。
车厢里更是豪华异常,黑楠木车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
花草皆为金叶,宝石,花心
「望月使者,这辆马车如此奢华,我看即便是中土皇帝的马车也不过如此。」
龙辉叹道。
与龙辉同坐一个车厢的望月,淡然道:「由于过于仓促准备不足,望月还担
心怠慢贵宾。听了公子这一席话,望月算是放下心中大石。」
贵宾,自己何德何能,可以成为盘龙圣脉的贵宾龙辉暗中自嘲。
对面的望月虽是轻纱掩面,但柳眉入鬓,睫毛修长,一双眼眸更是晶莹亮丽
,灵性十足,叫人对面纱后的庐山真面目充满着期待与渴望,有种将面纱掀开的
冲动。
马车在一对骑兵的护送下来到一座山峰之下。
此山巍峨耸立,深入云霄,远远望去竟有如一条冲天而起的巨龙,张牙舞爪
,威风八面,这便是盘龙圣脉的中心……神龙峰。
马车顺着人工开凿的山道缓缓驶入神龙峰,山道蜿蜒盘旋而上,每隔一段距
离便会有一个关卡,防守严密,再加上神龙峰地势险要,可谓是易守难攻。
拜龙殿建造在神龙峰的最高处,马车难以到达,马车到达指定地点后,望月
领着龙辉登上神龙峰之巅。
顺着人工开凿的石阶而上,龙辉只觉得周围尽是云雾蒙蒙,不是有凌烈山风
吹过,而石阶则是一直蔓延到云海深处。
行走于石阶之上,龙辉竟产生了一种无边无际的错觉。
只听望月道:「这条石阶暗布奇门迷阵,若无人引路,来者只会不断地在石
阶中徘徊,进退两难,既到不了拜龙殿,也出不去,到最后只能活活累死、饿死。」
龙辉忖道:「好毒辣的阵法,不知道拜龙殿内还有什么古怪的东西。」
有望月使者带路,龙辉很快便走到石阶尽头,虽然已经做好准备,龙辉还是
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一座金碧辉煌的漂亮宫殿坐落在眼前!白玉为墙,黑金铺路,一路过去,每
隔半里,则竖立着一个高一丈的火架,紫色的火焰跳动着,诡异的氛围展露无遗。
只见宫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丝帐
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最使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晶莹透彻的柱子,里边竟镶着云龙腾空的图案,显然
是用极为高明的手法雕刻上去望月领着龙辉缓缓步入正殿,只见高台中央立着一
个人,虽身着幽蓝长袍却难掩其婀娜体态,显然是名女子,她也与望月一般轻纱
蒙面,难难以看清其真面目,但一双眸子竟是晶莹碧蓝,却如同深邃的海水,正
所谓:一寸明眸扬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望月朝那名女子施礼道:「祀嬛,望月不负所托,已将龙公子请到。」
「辛苦你了,望月,你暂且退下吧。」
只听见祀嬛开口道,虽是说话,但龙辉感觉到她的声音虚无缥缈,叫人捉摸
不透。
「龙公子,吾乃拜龙殿之神龙祀嬛,欢迎你来到盘龙圣脉。」
龙辉只觉的眼前之人似真似幻,有种不真切的感觉,突然一道蓝光射来,龙
辉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发觉身子如同灌铅一般,沉重异常,随即便看到一只雪
白如玉的手掌朝自己胸口拍来。
「难道她要取我性命」
只觉得一股犹如海涛般雄厚的力量从这纤细的手掌中传来,龙辉浑身筋骨又
被撕裂般,一口鲜血勐然喷出口腔。
「你若不想死便拿出真本事来。」
祀嬛淡然道,其语气依旧冷漠无比,毫无感情。
说话间,再催叁分内力,怒浪狂涛般的真气冲入龙辉体内。
龙辉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之人,勐吸一口气,从丹
田内抽出真气硬抗祀嬛内力,无奈龙辉的修为始终有限,这祀嬛的内力修为似乎
犹在崔蝶之上,不消片刻,龙辉的真气便被对方压倒。
「你就这点能耐吗,太令我失望了!」
祀嬛眼中浮现一丝杀机,再提五分元功,掌心吐劲,只听轰的一声龙辉口吐
朱红,应声倒地,鲜血将其衣襟染成触目惊心的朱红。
祀嬛望着躺在地上的龙辉喃喃自语道:「难道他不是先祖预言之人,哎,罢
了……」
突然,龙辉胸口金光闪烁,一道金芒从龙辉怀中窜出,祀嬛定睛一看,只见
一张透明丝绢悬浮于半空之上,发出夺目金光。
祀嬛惊叫道:「九霄真卷!」
「岂有此理,竟敢暗算我。」
龙辉捂着胸口站了起来,暴喝一声:「妖妇纳命来!」
挥掌朝祀嬛噼去。
祀嬛挥掌挡格,玉掌尽化涛涛巨浪、万里海涛,势将龙辉淹没。
反观龙辉发出那令群蛟拜服的长啸,其威势犹如怒雷狂风,于此同时龙辉掌
劲犹如龙腾四海,任你惊涛骇浪,也得乖乖臣服。
「龙吟」
祀嬛心神一震,掌势竟受影响,声势已弱叁分。
两掌相击,发出震天巨响,只见真龙入海,浪涛止息。
祀嬛连退数步,雪白的额头泛出滴滴汗珠,而龙辉却稳如泰山,屹立不动。
抢占上风后,龙辉也不乘势追击,因为他对那张悬浮在半空的丝绢十分好奇
,而那位祀嬛仿佛认得这张丝绢。
「妖妇,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是出来吧。」
龙辉警惕地看着祀嬛,在他看来这女人处处透着诡异,而且内力之深厚犹在
崔蝶之上,自己刚才只是一时发威,谁知道这「龙吟之音」下次还管不管用,毕
竟自己的武功失灵时不灵。
祀嬛朝前走了几步,微微提起裙裾,竟双膝及地朝龙辉跪下,道:「第叁十
四代神龙祀嬛玉无痕拜见龙主」
这演的又是哪一出龙辉宁可这女人拿刀拿剑指着自己,现在他也不知道该
如何是好。
玉无痕道:「无痕前日接到蛟龙传讯,得知真龙回归,为求验证,无痕才斗
胆冒犯,请龙主降罪。」
龙辉摇头道:「你究竟说什么,我不是什么龙主,更不是什么真龙。」
玉无痕道:「不会错的,您就是龙圣脉十万子民等待多年的真龙之主。您若
不是龙主,为何荒海之内的数百条蛟龙对你毕恭毕敬,而且也只有真龙之血方能
激发这张九霄真卷。」
自从拿到那张古怪丝绢后,在自己身上就发生了一连串不可思议之事,先是
灵光乍现,文采爆发,接着是吸纳他人功力,最耐人寻味的是,伤势迅速恢复。
龙辉吞了吞唾沫道:「祀嬛,你说那张丝绢叫做什么名堂」
玉无痕望着发出金光的丝绢道:「此乃九霄真卷,为盘龙圣脉六部高手武功
术法的基础,六部神通皆源于此真卷。」
龙辉奇道:「既然是如此重宝,为何会流落中原,还落在我的手上」
玉无痕道:「九霄真卷共有九张丝绢,龙主手中的这张丝绢应该叁百年前被
竹虚子带到中原的。」
这时,龙辉想起竹虚子的事情,便开口问道:「对了,当年竹虚子究竟在盘
龙圣脉发生了什么事情」
玉无痕低首道:「当年竹虚子漂洋过海,进入荒海,当时的神龙祀嬛预言此
人与盘龙圣脉莫大机缘,特令蛟龙将其引入盘龙圣脉。与竹虚子见面后,老祀嬛
得知他为除中土魔教之乱,特出海寻找破解「藏玄冥功」之法,于是赠予他一张
九霄真卷,并明言叁百年后,此真卷可为盘龙圣脉带回真龙圣主。竹虚子得到九
霄真卷后,顿悟大道,创出了天穹妙法。」
这一段前尘旧事着实叫龙辉惊讶不已,脑子里还是乱成一团:「我是那什么
真龙圣主开什么玩笑……」
玉无痕继续道:「龙主,您若不信请随属下一行,到时候您便会知道事情原
委。」
龙辉吞了吞唾沫忖道:「这女人若要害我,只需在殿中埋伏几百刀斧手便可
,没必要搞这些又跪又拜的把戏,且与她看个究竟。」
「好,前边带路吧。」
既然对方对自己毕恭毕敬的,龙辉也无需客气,简单明了说道。
「是!且待属下替龙主收下九霄真卷,便为龙主引路。」
只见玉无痕手捏莲花妙指,对准悬空的九霄真卷一阵比划,刷地一下,那张
丝绢便落入她手中。
玉无痕双手捧住九霄真卷,恭恭敬敬地送到龙辉面前:「龙主请收下。」
龙辉也不客气,随手接下。
两人穿过后殿,来到一个古朴巍峨的楼阁前。
玉无痕素手按在沉重厚实的大门上,只见她暗提真元,掌心吐劲,一道蓝光
顿时布满整个大门。
卡卡卡——随着金属门轴转动的声音响起,那扇大门缓缓打开,龙辉不由对
这女子多了几分佩服,这扇门少说也有千斤之重,且看她举重若轻,随手一按便
将其推开,这份功力恐怕不逊于当初追杀自己的持法明王。
「龙主,请随属下来。」
步入阁楼,四周一片漆黑。
「嚓!」
火光跳跃,突然光芒大作,龙辉定睛一看,只见四周石墙上挂满了橘红色的
琉璃灯盏,将阁楼内部照得犹如白昼,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的光滑石壁,在火光
映射下闪闪发亮,同时又为室内再增几分亮光,偌大的石室只在中央摆着一张桌
子。
玉无痕指着桌子道:「龙主,桌子上便是剩下的八张九霄真卷,请您过目。」
龙辉凑过一看,只见桌子中央摆着一个玉盒,揭开盒盖一看,玉盒之内竟放
着八张丝绢,其质地花纹与龙辉手上的一般无异。
龙辉暗自称奇,不禁问道:「玉祀嬛,你说九霄真卷乃六部共修之典籍,只
是上边的并未记载着任何文字,你们是如何修炼」
玉无痕道:「回龙主,九霄真卷乃龙主当年以天外玄晶打炼而成,九张丝绢
皆有灵性,需要特殊功法催动才能显现文字。」
说罢拿起一张,输入真元,只见丝绢顿时金光大作,金光之中浮现出上千数
万的文字龙辉看得是目瞪口呆。
龙辉道:「你老说是我写下这部九霄真卷,但我为何一点印象也没有」
玉无痕道:「这些不要紧,只要龙主重修神功,记忆便会逐渐恢复。」
龙辉一愣,问道:「修炼神功我也可以修炼这九霄真卷」
龙辉心中一阵窃喜,一部天穹妙法便引来正邪多方争夺,谁知道这部神功却
是源于九霄真卷,这九霄真卷乃天穹妙法之根源,其神通绝对在天穹妙法之上,
若练成此等绝学,定可手刃仇人。
玉无痕摇头道:「非也,九霄真卷只是龙主当年为我等凡人所创之典籍,并
非龙主真正神通。」
龙辉心头一阵狂跳,忖道:「难道九霄真卷还不是盘龙圣脉最厉害的神功」
龙辉也是确切的感受过九霄真卷的威力,当初若非带着那张丝绢,恐怕自己
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不由问道:「九霄真卷究竟是何等秘法,祀嬛可否告之」
玉无痕点头道:「九霄真卷分为「海、冰、破、神、炎、雷、灭、清、风」
九卷,每一卷都有不凡威能。属下修炼的是海之卷与神之卷,所以属下之真元内
气可化作怒海之威,而神之卷记载的是玄妙术法,修炼者可与天地山河沟通,其
神识上达九天,下抵黄泉。而竹虚子带走的那张丝绢则是破之卷,专破天下武功
及法术的……」
龙辉道:「那这破之卷岂非其他八部真卷的克星」
玉无痕笑道:「非也,九部真卷相生相克,并不存在谁克谁,谁破谁的说法
,决定胜负还是是修炼者本身,按照常理,水克火,但是一场滔天巨火又岂是一
小瓶水能扑灭的。竹虚子只是从破之卷中领悟破除「藏玄冥功」的法门,而且九
霄真卷并非死板的秘籍,它所记载的是叁千大道,不同的人修炼则有不同的领悟
,那怕是修炼同一卷,也会有不同的效果。」
玉无痕滔滔不绝地为龙辉讲述九霄真卷之特点,听得龙辉很不得马上就学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