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淫宗肆虐第六卷古族女神萧薰儿(第八章嫁入魂族)

第八章嫁入魂族
近几年,斗气大陆风起云涌,皆因上古淫宗复出,带来了奇门药散。而且各
淫宗弟子与长老活跃在大陆的各个角落,祸害着各地有名的美人,搞得人心惶惶。
古族,古界。
一向稳重平和的古族族长古元,此刻却是暴怒如雷,狂暴的斗气旋直接炸开
了一处宫殿,愤怒的吼声传出好几里:「可恶的魂族!竟然逼迫薰儿下嫁给他们,
无耻!」
古元从未如此失态过,古族的长老会也是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萧薰儿是
难得一见的神品血脉,是古族未来的希望,而古族与魂族世代不和,古族一向不
耻于魂族的作风,怎能与他们联姻。
况且这样的抢人逼婚,简直是直接打古族的脸。古元紧握着拳头,面色凝重,
无论是父亲,还是身为远古世家的族长,此事,都不能忍!
「族长,攻打魂族,此事需从长计议啊,哪一个远古世家底蕴会差呢,而且
魂族目前与我们实力相当啊,恕我直言,我们不敢言胜。」
听闻一位长老进言,长老会的二长老站起来说道:「古茂长老,你的话是没
错,可是婚期将近了呢,此次魂族公开挑衅,必有一战,无可避免,我们只需抓
紧时间准备便是,要在婚典开始之前行动,免得各方势力看我们的笑话。」
「痛斥魂族无耻之举,联合各方势力,将他们连根拔起吧!」三长老也站了
起来。
众人一番争论,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联合所有有所交好以及记恨魂殿的势
力,战!
散会之后,各部执行其职,古元独自留在大厅里,斗气涌动,眼眸中流转着
深深的担忧,思索一会儿之后,才一个闪身冲出古界,前往了天府联盟。
淫宗总部,身影虚淡的魂天帝背负双手,站在淫宗宗主阳天南的身前,两人
已经对视良久。
「魂天帝族长,你的要求我倒是接受,但是我宗灭宗之战后,就只剩下了七
份『封圣散』,前些日子又是被盗走一份,剩下的六份堪称惊世魁宝,你要我一
下子拿出三份给你,这代价十分巨大啊。而且,当年那一场战斗,魂族也有所参
与吧。」
阳天南出关之后,已经成为当今淫宗的第三位斗圣强者,面对无一丝波动的
魂天帝,他倒也不畏惧。
「阳宗主,当年我族可是暗中救了你们不少人呢。」魂天帝淡淡道。
「你们也盗去了不少淫宗功法。」
「哈哈,我万魂养魂,不久之后便可登临极尽,我们合作,大破古族,魂族
再无敌手,那时,淫宗可是第一功臣啊!」魂天帝没有张嘴,可是阳天南耳边的
声音却越来越大,宏亮如种。
「九星…九星斗圣!」深深的恐惧映照在识海,阳天南瞬间满头大汗。
「与我合作,我成帝之后,这世上的任何女子,你们淫宗都可以随便取用,
不用担心任何人的报复!」
魂天帝留下这最后一句话,然后消散在了这大殿中,只留下颤颤巍巍的阳天
南。
复出的这几年来,淫宗恢复得极为迅速,算上刚刚突破的阳天南,和最近回
归的梦魔圣,能够镇守淫宗本部的已经有四位斗圣,近十位斗尊。
这等实力,放眼整个大陆,配合着护宗大阵,只要不是从前那样全大陆来围
剿,那即使是远古世家来攻打,也得付出一定代价。可是面对一位九星斗圣而言,
那残破得无以复加的帝阵,简直是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缓缓回神的阳天南叹了一口气,终于是同意了之前魂天帝提出的一切。
各路请柬已经发出去一个月了,还有半月,就是萧薰儿和魂厉的婚礼,此刻,
萧薰儿正在魂厉胯下,温顺的舔舐着魂厉狰狞的肉棒。
她的身后,魂玉正扶着高翘浑圆的臀部,干着萧薰儿水淋淋的后庭。
「薰奴,再过半个月,你的父亲和你的老相好,就要来观摩你的婚礼了哟,
开不开心?」
「唔…开心…嗯…啊…咻咻…」萧薰儿回答完之后,立马不舍的含住了肉棒,
又吮吸起来。
「是不是听到你心爱的情人将要看到你被操,就兴奋了呀,吸得这么卖力?」
魂厉拉扯着萧薰儿的头发。
「啊…不是…不是呢…薰奴才不爱他…唔…嗯…薰奴…只爱老公你…啊…还
有主人…啊…主人轻一点…别惩罚薰儿了…哦…」
「贱货啊,以前还用火烧老公呢。」
「哦…薰儿错了…嗯…啊…薰奴那时不懂事…那时薰奴就该趴下来…给老公
操的…哦…老公…快用大鸡吧惩罚薰儿吧…惩罚…薰儿的贱穴…」萧薰儿手指抠
弄着自己的蜜穴,渴求着。
这样的对话,一个月来已经进行了无数次了,萧薰儿彻彻底底的崩溃成痴女,
臣服在了昔日不屑一顾的敌手胯下,终日淫乱生活,已经和不下五十位魂族人发
生过关系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魂族有些身份的年青一代,都渐渐慕名而来,想要一品这
个昔日高高在上的大陆第一神女。
「魂息哥哥…你又来了…快来干死薰奴吧…」萧薰儿趴在床沿,摇晃着屁股,
脖子上套着一根铁链。
「小母狗,太骚了吧,真是好想一直干你啊!」
「汪…汪…快来插死小母狗…啊…我是骚货…干死我那…嗯…啊…肉棒…啊
…好爽…人家也想…想一直被你干啊…嗯…啊…」萧薰儿骑在魂息身上,忘情的
起伏着。
萧薰儿无法离开肉棒带给她的快感,虽然不知道这是上过自己的第几个魂族
中人,但她深深的感觉到幸福,这才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婚典前一天,大雾弥漫于魂界入口的所在地,无数强横的斗气潜行于此。
为首的中年男子器宇轩昂,出手的斗气浑厚无比,形成了一股股斗气潮汐,
这是高阶斗圣才有的手段。
虚空轰轰作响,魂界门户被庞大的生生撕开,一个略显阴暗的小世界与大陆
连接到一起。
「救出薰儿,魂族人等,杀,一个不留!」
留下一句话后,中年男子率先冲了进去,随后,无数气息暴涌,密密麻麻的
身影冲进了魂界。
不久之后,魂界各处,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四处火光冲天,中心大殿处,更
是爆发着让整片魂界都在震动的狂暴能量。
「魂天帝,你真是远古八族的败类,交出我的女儿!」古元话语间不停的猛
攻。
魂天帝面无表情,一直处于被动防御,待古元的攻势稍微减弱,才露出一丝
微笑。
见到魂天帝的变化,结合刚刚魂天帝在自己全力攻击下自如的样子,古元心
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难道他突破了?
强烈的危机瞬间爆发,魂天帝体内爆发出一道凌厉的斗气,袭向古元。
「你竟然突破到九星斗圣了!」古元大惊,多年以来,自己和魂天帝势均力
敌,才是古族与魂族同为最强族的根本所在。
魂天帝瞥了古元一眼,满意的说道:「这么多灵魂体,要是我还不能突破,
那不就是个废物。」
「你果然还是这么做了!」
「要不是你们阻挠,我只得暗中进行的话,我早就突破了,老混蛋!」魂天
帝似有怒意,但语气还是淡淡的。
古元深吸一口气,将战力飙升到极致,严肃的说道:「魂天帝,你即便突破
了又怎么样,不成斗帝,始终还是凡人,这次我联合的势力超出你的想象,高阶
斗圣也有好几位,你有信心在我们的联手攻击之下胜出吗?把我女儿还给我,我
们就会退去。」
「哈哈哈哈。」魂天帝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森森的笑道:「古元啊,
你还真是悲哀呢,告诉你吧,我早有准备,你们来犯的势力,都会全军覆没。最
后,你要你女儿是吧,好啊,让你见她一面,看她肯不肯跟你走吧。」
古元眉头紧锁,疑惑的看着魂天帝。
无视古元的目光,魂天帝抬手一震,裂开一条空间通道,直通魂厉所在的房
间,展现出让古元目眦欲裂的场景。
萧薰儿一丝不挂的骑跨在魂厉的身上,扶着他的肩膀,欢快的扭动着腰肢,
用下体吞吐着魂厉的肉棒,表情崩坏至极。
「薰儿!啊!魂天帝你这个混蛋!」古元怒喝,完全失去了理智。
「可不关我事啊,我是事后才知道,而且,是你那淫荡的女儿主动缠上魂厉
的吧。」魂天帝表示无辜。
古元再也不多说,冲向空间隧道,速度快到极致。而魂天帝早有防备,手掌
一握,那条隧道扭曲破碎,冲进去部分的古元跌落出来,被空间粉碎的力量炸得
浑身是血。
魂天帝得意的打量着气息混乱的古元,露出笑意:「关心则乱啊,没想到这
么轻松就重创了你。」
古元好歹是远古级的强者,此刻虽然心中又怒又痛,但也冷静了下来,恢复
了往日的稳重。
他不说话,死死的定住魂天帝,迅速的调集着本源斗气,紧张的与魂天帝对
峙,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气息已经被魂天帝锁定了。
「古元,你暂时还不会死的,你还要见证你女儿的婚礼呢。」
古元最后只听到魂天帝戏谑的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便被那突如其来的狂暴
能量所淹没,那是斗圣的极致力量,属于大陆唯一的九星斗圣。
战场的另一处,号称古族三仙的三位六星斗圣身中奇药「封圣散」,一时斗
气运转不畅,被四名魂族斗圣全力轰击,爆碎在空中。
之后,这四名高阶斗圣四处驰援,改变了多处战局。而联盟这边,冰河谷等
势力突然叛变,对身旁的盟友发动了致命的偷袭。
大战到最后,魂界被打毁了一半,但是古族所联合的人马损失殆尽,眼看就
要全军覆没。
魂界深处,已经身为斗圣的萧炎寻到萧薰儿所在,同样是瞬间狂暴起来,眼
看着就要格杀魂厉。
这时,一道凌厉的身影挡开萧炎,冷冷与他对峙。
魂玉,三星斗圣。
「怎么会!」
「怎么会修炼得这么快是吧,你以为只有你是天才,这么年轻就突破为斗圣?
别人都不行么,笑话。」魂玉嘲讽着暴怒的萧炎,然后瞥了萧薰儿关切在受伤的
魂厉身旁的萧薰儿一眼,继续说道:「不过呢,我的突飞猛进,还是多亏了你的
小女友呢,神品血脉知道吧,斗圣之前都不稳固的,和她的贱穴一样,操着操着
就松了,然后我就不小心吸收了她血液里的灵性呗,我现在叫帝品血脉也不为过。」
「啊!」萧炎再也听不下去,手中几种异火迅速扭曲在一起,形成火莲,就
向着魂玉按去。
魂玉也不甘示弱,施展出最强的斗技,两人于惊人的能量漩涡中厮杀在一起。
不知道打了多久,两人都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却还是分不出胜负。这时
一道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笼罩了力竭的萧炎,使他无法动弹,被魂玉一掌击倒。
「够了,古族已经失败,来犯的人都制服了,准备婚礼吧,我要用几条最强
灵魂绝望溃散的能量,来完成最后的突破。」
魂天帝的声音传来,魂玉深深的看了萧炎一眼,便叫人将他带了下去。
「废了他的斗气!」
接下来,便是魂族忙碌的一天,除了收视残破的魂界,还要装扮盛大的婚礼
现场。
一天之后,大陆第一女神萧薰儿的出嫁婚礼,如期举行了。
婚典开始前,魂天帝特地来到魂厉面前,叮嘱道:「我魂族可不是淫乱之地,
婚典按常规进行,不可公开玩弄她。」
之后,各路与魂族交好的势力陆陆续续的到来,送出珍贵的礼物,连连贺喜
魂厉。
魂厉搂着身着红妆的萧薰儿,接受着宾客的贺喜,不时亲上她一口,惹得众
人调笑小两口的甜蜜。
萧薰儿确实双腿不断摩擦,蜜穴一直淫水潺潺,红着脸蛋,故作端庄的给宾
客赔笑。
婚典顺利进行,萧薰儿在魂厉的搀扶下拜了魂厉的父母,以及被死死制住的
古元,完成了一切礼数,然后被送入了洞房,魂厉则留下来陪宾客喝酒。
当然,也有势力疑惑,古族与魂族势不两立,古元怎么会如此安详的坐着在
这里与魂族联姻呢。
就在外界热闹非凡的时候,萧薰儿的婚房内,却即将上演淫乱的大戏。
偌大的房间内,魂玉、阳天南、余炼等人已经等待许久。等到所有程序结束,
才等到打扮得似仙子一般的萧薰儿款款而归,随着她一起来的,还有斗气被废的
古元和萧炎。
两人被魂族侍卫驾着绑在一旁,脱了个精光。二人被设有奇异的禁止,无法
说话,也无法闭眼。
「薰奴,等你好久了,好像要了吧,别脱那身衣服,就这样爬过来,我们要
操仙子一般的你。」魂玉说道。
而萧薰儿经过长时间的调教,已经听话无比,进门时本是一脸谄媚,但瞟到
萧炎和古元的存在,一时间居然没有立马行动。
魂玉见萧薰儿有所迟疑,大声问道:「小贱货,不想被干了是不,还是在最
重要的男人面前不敢露出本性了?」
「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
「那次你发骚的时候没有观众啊,有什么不习惯的,还是你依然很在乎他们?」
「不,我最在乎的是魂厉老公,和主人你。」
「哈哈,那就好好听话,不然我们都不要你了!」
「薰奴很听话的,别不要我!」萧薰儿立马趴在了地上。
萧炎和古元唔唔的挣扎着,不停摇头,他们的眼睛里似乎都冒起火花。
「那两个男人好像很痛苦呢。」阳天南说道。
余炼望了一眼,问道魂玉:「那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炎吧。」
「是有如何,现在还是不是废物一个,死狗一条罢了,最心爱的女人都已经
向我们爬过来了,身子都快被我们玩坏了,他又能做什么。」
阳天南想了想,说道:「好像我宗的韵奴也是他的老相好吧,还有听说九幽
地冥蟒族内最近得到的彩鳞是他的妻子吧,身边伴有这么极品女子还真不知是福
是祸呢,好像没怎么享用,就拱手送人了吧。」
「哈哈,宗主,魂玉兄,实不相瞒,我前段时间就是以萧炎朋友的名义,去
了趟太虚古龙族,便帮他给一个叫紫妍的小萝莉宠物开了苞,她还会变身呢,变
大了也是一个极品美人。」余炼接嘴。
「真是个悲哀的男人啊,本是一个奇才吧,怎么运气这么差呢。」阳天南惋
惜道。
「谁叫他和我们魂族作对呢。」
魂玉说话间,萧薰儿已经爬到了他脚边,长长的秀发拖在地上。萧薰儿抬起
头,含情脉脉的望着魂玉:「薰奴好想要…」
「先和阳宗主做吧,他可是老早就像尝尝你的滋味了,好好服侍他哦。」魂
玉拍了拍萧薰儿的头。
萧薰儿转身爬向阳天南,直接用手揉搓着阳天南的胯下,喃喃道:「快来享
用薰奴吧。」
阳天南望着胯下主动服侍他,堪比花天骄姿容的古族神女,感叹道:「真是
世间绝色啊,唔,调教得真不错呢,听说是被淫帝像觉醒过的淫道神品吧,可真
是世间尤物啊,假以时日,必将超越花天骄。」
萧薰儿已经掏出阳天南的阳具,舌尖打着转,熟练的舔舐着手中握都握不住
的肉棒,脑中已经幻想着这肉棒的滋味了。
闻到阳具气息的萧薰儿再也没有一点点不适,忘却了古元和萧炎的存在,卖
力的讨好着手中能带给她满足的家伙
忽然,阳天南的龟头陷入到一股难言的挤压感中,低头一看,萧薰儿将脸深
深的共进了他的胯间,小嘴闭拢,舌头在棒身不停翻转舔舐。
深喉!
阳天南没想到这般清纯气质的萧薰儿,居然连这一招都学会了,主动施展了
出来。
从喉咙吐出肉棒,萧薰儿嘴里拉出长长的一条唾液,阳天南的阳具水淋淋的
了。萧薰儿立马又将脸蛋凑拢,陶醉的品尝着粗大的肉棒,鼻腔里不断的发出唔
唔声,眸子向上翻看,睁的大大的望着阳天南。
「余炼,你也一起来吧。」阳天南招呼着余炼,然后又对萧薰儿命令到:
「他的肉棒,也要吃。」
「宗主,那我就不客气了。」
余炼自觉的走到萧薰儿的另一边,萧薰儿美眸含情的瞟了余炼一眼,带着丝
质手套的小手握住了他的肉棒,套弄起来。
魂玉笑呵呵的走到萧炎旁边,用脚踩着萧炎的脑袋,阴测测的说道:「小子,
那贱货你一次都没有玩过吧,哈哈,你永远玩不到了,但是你可以看清楚,看她
怎样和无数的男人搞的,她是那么的快乐,但是永远不属于你了,你就跪在这里,
好好看吧。」
此时萧薰儿跪在两人中间,将两根肉棒都拉倒嘴边,忽左忽右的舔舐着两个
光亮的龟头。
「口技这么好,真是难以置信啊,有经常训练的吗?」余炼隔着萧薰儿的嫁
衣,揉搓着萧薰儿柔软的美乳。
「咻咻…唔…当然了…咕咕…嗯唔…薰儿…每天都要…嗯咕…唔…和几十个
男人…做呢…咻咻…小穴怎么够用…」
「哟,那薰儿已经是身经百战了吧。」
余炼调笑到,然后望了一眼萧炎,笑呵呵的将手伸进了萧薰儿的衣衫,抓住
一只滑嫩的雪乳:「里面没穿内衣呀,就这样去拜堂,不乖哦。」
「唔唔…薰儿…薰儿想…咻咻…拜完堂就可以做爱了啦…咕咕…嗯唔…肉棒
好好吃…可是薰儿下面好痒…好想要…」
「呵呵,真是个淫荡的婊子,萧炎那么爱你,估计也是个犯贱的货色吧。」
阳天南揉着萧薰儿的脸蛋,如她所愿的掀起她的裙摆,一眼望到了里面只有
一双红色丝袜的赤裸下体。
「快给我,我是婊子,给我肉棒。」萧薰儿渴求着,自己已经忍不住用手指
自慰,顿时穴内水光四溅。
「转过去趴着。」阳天南指着萧炎所在的方向。
萧薰儿乖巧的照做,吧一张淫媚迷乱的脸对准了眼睛发红的萧炎:「快插进
来,大鸡吧,我要,快干我这个贱货吧,干给萧炎哥哥看。」
阳天南从萧薰儿身后再次掀起红裙,捉住她的腰肢,「噗嗤」一下,进入到
了萧薰儿的体内。
「唔啊…进来了…哦…嗯…好舒服…哦…萧炎哥哥看呐…薰儿被人操了…哦
…大力一点…啊…」萧薰儿肆无忌惮在大厅里淫叫,摇头摆臀。
「薰儿!!!」萧炎无法动弹,但是心在滴血,为什么萧薰儿会变成这样,
自己心中那颗清新脱俗的女子,为什么短短的时间,就堕落得无以复加了呢。拿
记忆中最美的身影,已经和几百个男人做过了,这一定不是真的!
同样,一旁的古元也几乎要气得晕死过去,自己亲生的女儿,古族的希望,
从小就拥有圣洁气质的女神,居然变得比妓女还下贱,心甘情愿的当别人的性奴。
前方,余炼一把扯开萧薰儿华丽的红色嫁衣的前襟,撕开她胸前的布料,一
双前后跳动的坚挺双峰就暴露在众人眼前,余炼故意不挡住萧炎和古元的视线,
玩弄起那一对雪白的肉球。
比起几个月前,萧薰儿的胸部明显更加饱满,在余炼的手上像是有生命一般
变换成各种形状,而起每一次揉搓舒爽感,都反映到了萧薰儿的脸上。
「真是个淫贱的骚货呢,新婚的时候背着丈夫,在情人和父亲面前,被两个
陌生男人玩弄着,自己还衣服享受的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你还能忍?」魂玉蹲
在萧炎的身旁,笑嘻嘻的点评着。
萧薰儿吐着舌头,口水已经滴到了地上,阴唇被阳天南粗大的肉棒干得外翻,
随着抽插显露着唇内的粉嫩与水渍。
余炼在玩够了双乳后,也把肉棒递到了萧薰儿的面前,萧薰儿便本能的张开
嘴,吮吸了起来。
吸了一会,萧薰儿被阳天南抱起,背靠着他坐在了他身上,阳天南的肉棒一
直没有和萧薰儿分开,就这样变换了姿势以后继续操弄起来。
阳天南将萧薰儿的裙摆掀到了腰际,又将她胸前的衣襟大大扯开,直到露出
光滑的肩膀,就这样让萧薰儿半遮半露的香艳娇躯随着自己强有力的撞击而耸动
迎合。
「你看呐,你的萧薰儿,我说…哎呀我靠,你这个变态啊萧炎,你的梦中情
人被被人操着,你居然硬了!」魂玉故作惊讶的大声叫喊着,还用脚尖点了点萧
炎已经有了反应的肉棒。
「这么小的鸡巴,就是放了你,薰儿也不愿意让你操她的呢,还有脸勃起。」
魂玉用力将萧炎的肉棒踩在脚下。
萧炎怒极的盯着魂玉,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啪!」
魂玉一巴掌甩在萧炎脸上,大喝道:「瞪什么瞪,贱男人,你还是多看看你
心爱的薰儿女友吧,能看看她的躶体,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你以前根本还
没看过吧,真是可怜。」
三人处,余炼不敢和阳天南比试持久,没有刻意控制,很快就被萧薰儿吮吸
到了射进的边缘,经验丰富的萧薰儿感受到嘴里跳动的炽热肉棒,连忙吐了出来。
「啊…射…唔…射在我脸上…嗯…啊…射…射给我…」
萧薰儿仰起俏脸,闭着眼睛,嘴巴张开,迎接着余炼精液的洗礼,任凭那腥
臭的液体「噗噗」的射在自己美丽洁白的脸蛋上,射完之后还满足的舔了舔嘴角,
将嘴边的精液吸入嘴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愤怒的有些疲倦的古元被魂玉提了起来,他怒目而视,目
光仇视着这个魂族的肮脏小辈。
「我的好叔叔,好歹我们也是亲家了,别这样看着我吧,而且,我可不是要
对您下毒手哦,我是要带你去尝一尝世间最美妙的滋味。」
被带到大厅尽头的大床边,古元更加清晰的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女儿。衣衫都
被推挤到细腰上的萧薰儿正一脸痴迷的骑跨在阳天南的身上,穿着残破丝袜的双
腿跪在阳天南腰间,她耸动着下身,用力的扭动着小蛮腰,让阳天南的肉棒插到
很深。
挺巧圆润的臀部起起落落,重重的撞击在阳天南的胯间,撞击力反震得丝袜
内的大腿嫩肉都在颤动。
阳天南就任凭萧薰儿发狂的蠕动着自己小穴,只是伸手揉捏着抖动的美乳,
不时拉长粉嫩的乳头。见到古元的到来,阳天南炫耀似的将萧薰儿整个饱满的乳
球拍打得「啪啪」作响,惹得萧薰儿一阵娇喘。
「你父亲来了,你不停下来见见他么,还这么不知羞耻的耸动?」
「不…哦…我还要肉棒…啊…不管他…干我…别…别停…嗯…啊…好爽…薰
儿最贱了…哦…」
魂玉摸着萧薰儿的丝袜大腿,责备道:「看来你父亲必须得教育你了,真是
有了肉棒忘了爹啊,看,他老人家也勃起了,哈哈,看着自己女儿被人侮辱,居
然也勃起了,古族都是变态吗,古元,话说你的还真是不小啊,你女儿会喜欢的,
哈哈。」
说话间,阳天南射了,滚烫的精液冲击萧薰儿的子宫,将她烫得花枝乱颤,
淫语不断。然后阳天南推开萧薰儿,起身让魂玉将古元放在床上,在一旁笑着,
准备看场好戏。
魂玉拿出几颗捕影石,固定在各个方位,然后拍着萧薰儿的光屁股,说道:
「看你父亲,看你被操都一柱擎天了,你要是还想要的话,去可怜可怜他吧。」
正在喘息的萧薰儿听完,抬头看了一眼古元,古元眼中悲哀的恳求只让她迟
疑了几秒,最后还是爬到古元胯下,小脑袋起伏,舔舐着父亲的肉棒。
「被自己美丽的女儿舔鸡巴,是什么感觉啊,和她母亲一样吗?对了哦,不
久之后,你们父女通奸的画面,就会传遍整个大陆,到时候,整个古族都会万夫
所指。」魂玉恶魔般的声音响起在古元耳边。
古元痛苦的摇着头,却被定住,无力挣扎。
萧薰儿舔舐一阵之后,慢慢跪坐到古元的阳具上,双指撑开阴唇,用父亲的
龟头摩擦着自己肿胀的阴核。
「哦…父亲大人的肉棒…唔…在摩擦薰儿的…哦…好兴奋…哦…父亲…要进
去了…」
「噗嗤~」随着萧薰儿缓缓放臀,湿滑的蜜穴逐渐吞没古元的肉棒,阳天南
的精液被挤了出来,古元慢慢感到了女儿下体的紧乍。
萧薰儿用蜜穴完全吞没古元肉棒的一瞬间,父女的黑色阴毛融合在一起,大
龟头突破子宫口,古元彻底陷入绝望。
「哦啊…好深…父亲的肉棒好大…又变大了…哦…薰儿…啊…父亲再插薰儿
…嗯…啊…父亲的…啊…鸡巴干的…我…嗯…好爽…」
萧薰儿浪叫着,双手撑着古元的胸口,摇着脑袋,发丝来回甩动在古元的脸
上,擦拭着他纵横的老泪。
「我干了自己的女儿…」古元脸色发白,脑海之繁复剩下这一句话。
「啊…哦…早知道…知道父亲的这么大…嗯…啊…薰儿…早就…让…唔…啊
…让操了…啊…天天被您干…让您干你女儿…哦…啊…从小就干…啊…父亲…好
舒服…」
萧薰儿的肉穴不断你的喷出淫水,乱伦似乎带给她很大的快感,湿润的阴道
紧紧纠缠着父亲的阳具,萧薰儿觉得自己全身每一寸都燃烧了起来。
她握住自己的双乳,俯下身,在古元的胸膛上摩擦,然后伸出尖尖的舌头,
舔舐着古元的脖子:「哦…嗯…哦…父亲…薰儿服侍爽吗…用力干死…嗯…你淫
荡的女儿吧…哦…」
古元眸子渐渐暗淡,怒火都已经熄灭。
萧薰儿在古元的身躯上淫荡的扭动着,丝袜长腿盘旋交缠,使父女两具身躯
缠绵在一起,做最为亲密的接触。
最终,萧薰儿吻上古元的最,吸出他的舌头,趴在古元身上耸动着,快要疯
掉了。
她喘着气,断断续续的嘶喊着:「啊…父亲大人…跟女儿一起堕落吧…嗯
…惩罚…唔…淫乱的女儿吧…用您的精液…啊…用您那曾经射给母亲的…嗯嗯
…精液…哦…把薰儿…灌满吧…」
古元再无动作的躯体,终是出于本能的被萧薰儿的蜜穴喜出了精液,喷射进
女儿的子宫,此刻,古元的眸子彻底暗淡,失去了生命的光彩。
「唔…好烫…哦…父亲把薰儿射高潮了…啊…泄了…哦…哦…啊…啊…」萧
薰儿疯狂的达到了激烈的高潮,然后软倒在古元身上,一边缓缓抽动小穴,一边
喃喃道:「薰儿体内…有了父亲的精液了呢…」
「现在都变成性爱的母兽了呢,不会是淫道神品啊,难以想象,嘿嘿,终于
把自己的父亲害死了。」
魂玉笑着,掀开萧薰儿,提起古元,走向房外。
剩下的余炼和阳天南则是走到萧炎身边,解开了他的禁制。
重获自由的萧炎急切的跑向萧薰儿,红着眼睛搂着脱力的萧薰儿,摇晃着她:
「薰儿,你醒醒啊,你怎么了,快醒过来。」
萧薰儿半睁开眼睛,露出一个微笑:「萧炎哥哥…是你啊…薰儿没做梦吧
…」
萧炎将萧薰儿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安慰道:「是我,是我,我不会再
让你受委屈了。」
正当认为萧薰儿见到自己后还是战胜了淫欲的萧炎,还未来得及高兴的时候,
萧薰儿下意识的抓住了萧炎的肉棒,并喊出了一句让萧炎如坠冰窟的话:「怎么
这么小,我不要和你做,我要我的丈夫魂厉,还有我的主人魂玉!」
萧炎的心瞬间碎掉了,有一股支持着他的信念彻底崩碎,他的灵魂本源都摇
摇欲坠。
这时,魂玉回来了,带着身着红袍的魂厉。
「母狗,快到老公这里来,别理会那个废物,不然老子再也不操你了。」魂
厉残忍的笑着。
萧薰儿闻言,立马挣扎除了萧炎的怀抱,奔向魂厉。魂厉拉过萧薰儿,扯烂
她的红袍,当着失神的萧炎,奸淫起萧薰儿来,而羞涩发出的却是美妙的呻吟。
魂厉放肆的说着:「萧炎,我在天墓其实就操过她屁眼了,我当时说会让她
成为奴隶的,可笑你还把她当个宝,居然没碰过她,哈哈,废物就是废物,瞧你
那可怜的小鸡巴,她都不愿意给你干,你看她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多么听话,哈
哈。这就是她的本性,一会儿,我还要让所有的宾客一起操她,把她干死为止!」
萧炎只觉得每一个字都深深的进入他的灵魂,压迫得他本源都要碎掉,他愤
恨到了极致,眼睛里都流出血。
透过红色的实现,萧炎不点看到了萧薰儿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围住,还看到
了让他最后的意念都崩碎的画面。
魂玉的身后,一个蛇纹大汉,牵着母狗一般爬行的彩鳞,带到魂厉身边,让
魂厉将彩鳞的上半身按在地板上,狠狠的从后面干了进去。
然后是穿着暴露的云韵,主动跪到魂玉面前,替他乳交;还有紫妍、青鳞、
雅妃、韩雪、唐火儿、曹颖、萧玉……一个个和他有点关系的人都被带来凌辱。
萧炎渐渐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最后听到的话,就是「废物,你的妻子、女友、
情人、红颜。姐姐、朋友,和你有关的,全部都变成性奴了哟,哈哈哈哈…」
萧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生命的光彩。
魂族演武场上,数十名角色美女或赤身裸体,或穿戴情趣衣袜,淹没在千名
男人的肉棒里,无时无刻不在性交,只听高台上一男子不时重复着一句话:「感
谢萧炎先生,为大家提供了这么多绝色佳人。」
同时,魂界深处的第二重世界中,魂天帝立身高台,四周无数痛苦的灵魂体
在挣扎,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边界。
而靠魂天帝最近的十道近乎实质化的灵魂,其能量最为纯净,他们没有痛苦,
也不挣扎,唯一的相同处就是深深的绝望。
魂天帝仰天良久,这才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印,开始调动起数量恐怖的灵魂
体。
十道绝望灵魂首当其冲,没入了魂天帝的身体,其他如海般的灵魂则是涌入
一个大阵中,化作业火,焚烧着魂天帝,使他进一步吸收这些庞大的灵能。
没过多久,这片小世界开始扭曲,仿佛随时会炸开。
而这样能破碎世界的波动,只因为,一丝丝斗帝的气息,出现了。

第六卷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