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淫宗肆虐第七卷 皆因宿命不由心(第一章 幕后之人)

第一章 幕后之人
淫宗暖阁,小医仙象牙般洁白的娇媚躯体起伏在梦魔圣斌就成的身上,雪臀
卖力的前后耸动着,酥胸挺送,美躯不住的呈现波浪,带着斌就成神游在男人最
有成就感的交合里。
这已经是二人不断交合的第三天,小医仙绝美的清纯脸蛋上,诡异的笑容越
来越明显,就如当天在大殿上宣布自己愿意服侍斌就成时那样。
空气中玄异的气息凝结,随着小医仙酥人骨髓的呻吟,斌就成一发不可收拾
的泻出了阳元。
就在这一刹那,小医仙通体金色符文密布,醉人的美眸中迸发出金色的光彩,
化作一道金雷射进斌就成双目。恍惚中的斌就成被小医仙散发的圣域符文死死的
压制住,只感觉下体不断的在喷发,进入了永恒的畅快之中。
二人躶体贴合处,细细的炸开一道道斗气漩涡,斌就成体内的斗圣气息流水
般消退,庞大得让整个暖阁震动的斗气涌进小医仙体内,同时斌就成的精神之力
也被金雷揉碎,化作精粹的精神能量被迅速吸收。
颤抖中,斌就成依然捧住小医仙挺翘的雪臀,用阳具大力的抽查着小医仙越
发圣洁的蜜穴。就在这般淫靡又富有神圣色彩的奇异交合中,斌就成渐渐失去生
机,一生修为,悉数化作他人养料。
直到斌就成不再动作,扬起玉首的小医仙才专心炼化此次的收获,渐渐的,
她漂浮到空中,娇躯化作琉璃般澄澈,子宫处更是圣光腾腾,金色符文细线从阴
道延展而出,紧紧纠缠着白嫩的美腿与纤腰。
良久,小医仙缓缓落下,恐怖的气息一闪而过。
次日,阳天南回到淫宗,发现斌就成已死,打听一番后,盛怒的他在几位长
老的陪伴下前往大殿。
「去给我把仙护法请来,本座倒要问问她是怎么回事!」
阳天南吼着,转身进入大殿,不料殿中大椅已有佳人。一位身着白纱的倩影
慵懒的靠在大椅上,只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纱衣下,一对饱满的玉兔因为侧身
的挤压而露出深深的沟壑,其余玲珑起伏的肉体则若隐若现。
「阁下是?」阳天南吞了吞口水,椅上的美人散发出一种特别的妖媚,清纯
圣洁间让人渴望得发狂,简直是男人的厄难。
「呵呵,宗主真是健忘,不记得奴家了?」
「你,你是仙护…」阳天南惊呼未完,倩影已经飘然而至,葱指按上他的嘴
唇,一口香气吐在他的唇边。
「宗主,我是或不是,你不是试试便知?」
面纱之下,女子吐气幽芳,隔着这一层丝绸就吻住阳天南,玉指游走在阳天
南的身上,一缕缕骚动侵入他肌体。
两条舌头隔着面纱纠缠着,女子反手握住阳天南的巨根,隔着裤子揉搓起来。
「唔…宗主…嗯…这么大了哦…嘻嘻…」待双唇分开,面纱已经被两人的唾
液沾湿。
周围几位长老目瞪口呆,痴痴的望着眼前的香艳,御女无数的他们,竟然对
这个女子没有一点抵抗力。
「你…」阳天南喃喃着,双手不自主的攀上女子的腰肢。
「什么都不要说。」女子整个人贴在阳天南身上,一条粉腿勾住他的臀部,
小手迅速拨出肿胀的阳具,贴在自己的阴部磨蹭起来。
温软的蜜唇隔着顺滑的薄丝就要吞进阳天南的阳具,微微的抽动便带给他非
凡的体验,即便是胯下淫玩过万千美女的淫宗宗主阳天南,也无法抵御这般的诱
惑。
怀中娇躯每一个动作的恰到好处的刺激着阳天南的欲望,一时间他竟然有些
无法控制自己的斗气。
猛然警惕的阳天南铁臂一挽,箍住女子的腰肢,朗盛喝道:「你到底是谁!」
「呀,你弄疼奴家了,宗主你可忘了,这半年来,在圣傀儡密室日日服侍你
的人了?」女子娇哼,臀部扭转,素手轻捶着阳天南。
「气息有些不一样啊,那摘下你的面纱!」
女子偏过头,躲开阳天南的大手,搂住他的脖子,酥胸紧紧压到他的胸膛,
在他耳边媚媚的说道:「想摘下来,用嘴。」
阳天南被逗笑了,冷哼一声,抱过女子的娇躯,狠狠吻了下去,直到怀中娇
躯发烫变软,才用牙齿咬住面纱,仰颈一抛。
面纱飞舞,一张噙着无尽诱惑的清纯脸蛋出现在阳天南眼中,虽然比之初见
时绝色了不知多少倍,但分明就是那个半路被拐进淫宗的淫道天才少女,小医仙!
「果然是你,仙护法!」
「嘻嘻,宗主好厉害。」小医仙嘴角一撇。
「勾引本宗主,什么目的!」
「淫宗规矩不就是随欲而欢吗,人家想要宗主了嘛。」
「哼,本宗主可不这么看,我到想问问,你是怎么杀死梦魔圣的。」阳天南
说着,示威一般的将肉棒刺进去一些。
「唔…宗主好心急啊,梦魔圣死了吗?」
「别装了,快说,不然我可辣手摧花了!」
「呵呵,宗主,也许你把人家干爽了,人家就乖乖的跪在你胯下告诉你了。」
「小贱货,越来越浪了啊,行,我倒是不信,还有我调教不好的女人,看你
能有多厉害。」阳天南豪气万丈,一把撕开小医仙的纱衣,双手按上两粒粉红的
蓓蕾,指尖斗气璇流转。
「哎呀宗主的手…哦…弄死人家了…哦哦…」小医仙娇躯摇动,媚态横生,
让围观的长老恨不得咬她一口。
阳天南俯下身,亲吻着小医仙雪白的脖子,然后淡淡的说道:「乖乖不要反
抗哦,不然,我淫术一用,把你刺激成白痴了,以后就不是个好玩具了。」
「嗯哦…宗主尽管来,人家本来就是宗主的玩具,只知道大鸡吧的用处。」
阳天南趁小医仙长腿盘上来的时机,阳根猛然刺入小医仙蜜汁泛滥的洞穴,
龟头密布的斗气流撕破那一层纱,随着阳具的深入,全部准确无比的冲击在小医
仙娇嫩敏感的花心。
「啊呀…宗主轻点…好突然…嗯…哦…您对人家的身体好了解…哦…嗯…」
小医仙吐着舌头,双目瞬间迷离,死死的搂住阳天南。
「小浪蹄子,这么快就不行了?」
阳天南大力的抽动着,一下下都进出殆尽,同时大手不断的游走在小医仙的
敏感带,向着这些特殊的地方输入斗气能量。
「宗主竟然将天欲指修炼到这种随心随欲施展的程度了,真是厉害。」
「还有齐欢天功,这真是出神入化的应用啊,那么自然而然的,在宗主身下,
有哪个女的可能不疯狂,哈哈哈。」
围观的长老看到刚才风情万种,占据主动的绝世丽人转眼间就被阳天南操的
迷迷糊糊,一个个赞叹不已,不由自主的掏出硕大的阳具,套弄起来。
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你来我往的激烈性交,不断接受着这些淫术高超的
长老们的点评。
小医仙洁白的躯体渐渐泛起了粉红色,配合被撕烂的白纱裙显得格外诱惑,
此刻,大战酣畅,已经进行到白热化。娇躯滚烫的小医仙已经在阳天南的操弄下
高潮一次,小穴不断蠕动,淫水潺潺。
阳天南挽着小医仙的双腿,抱起了她,几乎将这柔软的香躯揉成一团,水嫩
粉润的花穴被大大分开,其中一条雄伟狰狞的阳具正进进出出,摩擦着花径,每
一次都带得里面的嫩肉外翻,看得众长老大饱眼福。
「哦…唔…啊…好厉害…舒服…呢…哦…呀…啊…又要来了…宗主怎么还不
射给人家…啊…操死仙儿了…哦…」
小医仙抖动着被压成一团的身体,闭不上的双腿死死夹住阳天南的肋骨,大
大暴露着的蜜唇一下下喷出晶莹的爱液,一股股的落到地板上。
又一次高潮的小医仙变得软绵绵的,她咬着下嘴唇,半合着星眸,被阳天南
放到那滩淫水上,然后握住脚踝,把双腿高高举起。
笔直的美腿匀称光滑,被合拢在一起,连同绷直的脚尖,和躺在地上的小医
仙,形成一幅赏心悦目美腿图。
阳天南将依然雄壮的阳具抵在这双美腿之间,坚硬湿滑的肉棒顺着大腿间的
嫩肉,劈砍到底,落在湿软不堪的阴唇瓣上,然后龟头一挑,又再次刺入。
「喔…啊呀…」迷离的小医仙又被刺激得拱起小腰。
「说,是不是你杀的梦魔圣。」阳天南扛起修长的双腿,开始大力撞击着小
医仙的臀部,粗糙的手指律动十足的撩拨着小医仙的阴蒂。
尚未平息的激情,又再度猛烈起来,小医仙揉搓着自己的双峰,表现的淫荡
到了极点。
「啊…是啊…是…好爽…宗主…哦…惩罚我…是我杀了他…唔…哦…啊…干
死我…嗯…给…给他报仇…啊…」
「为什么要杀,告诉我!」阳天南压到小医仙面前,将她的双腿几乎折到肩
膀上。
「唔…他…他干得我不爽…」
「哟,还不够爽是吗,不说实话吗?」阳天南捏住小医仙的翘臀,配合着抽
查,猛烈的抽插,粗糙的肉棒上伴着斗气,搜刮着小医仙体内的娇柔。
「天罡龙气!」
「啊…要死了…唔唔…不要这么猛…啊…」
「呵,你在找死么,你是怎么杀掉他的,贱人,淫宗加上我也才四位斗圣啊,
就这么死了一位!」阳天南恶狠狠的捏着小医仙的奶子。
「呵呵。」这时,迷蒙的小医仙突然双眼神光湛湛,发出惑人的笑声,「现
在也还是四位啊,至于怎么杀的,你一会也会知道。」
小医仙洁白的娇躯突然开始散发出金光,斗圣气息突然爆发,危机感让阳天
南所有的动作都下意识的停住了。
「刚才的样子都是装的,四星斗圣,和我一样!」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阳天
南心中巨震,一种不好的预感充满了心头,让他想起了淫宗先贤的叮嘱。
「你…你到底是何人,难道是女魔头的余孽?」
「哼,女魔头,你可是说的那位凄惨的女宗主?」小医仙俏脸正色,「你们
这一脉,残害淫宗正统,将淫宗变为祸害大陆女子的宗门,还污蔑她为女魔头,
简直是无耻!」
「放屁,分明是她修炼了『神引化阳决』这门邪功,若不制住她,那才是天
下大害。」
「歪曲事实,她哪里害过一个好人?她杀的都是大奸大恶之人,是你们狼子
野心,欲念入魔,想要操纵淫宗,歪曲淫帝的初衷,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受淫帝石像传法,又受碧无暇前辈所托,将铲除你们这一脉的叛徒,扬淫术真
谛。」
「碧无暇还活着!?」
「她忍辱偷生,残活在圣傀儡花天骄体内,你想不到吧,今日之后,淫宗将
正名,重回正轨!」
「就凭你,哼,你也修炼了『神引化阳决』是吧,但你知道当年功参造化的
碧无暇是怎么被打败的吗」,了解这未知的一切后,阳天南露出笑容,顿了顿,
又重新开始缓慢抽插起来,「这多亏了淫宗怪才,一位准斗帝开创的『九阳大阵』,
那时我身为五星斗圣的师祖主持大阵,联合三位二星斗圣和五位巅峰斗尊,便是
干趴了靠吸阳已堪堪进入了八星斗圣的碧无暇,此阵专门对付女性,特别针对交
合之道,凭你四星斗圣,我本还就与你持平,加上八位长老,你必败无疑!」
阳天南此话一毕,周围的八位长老走出,全身斗气澎湃,已有四人达到斗尊
巅峰。
「先贤叮嘱每一代都必修此阵,防范于未然,果然是高瞻远瞩啊。」一位长
老感叹道。
「这个阵法,你不怕吃过亏的碧无暇早有对策?」
「哈哈,还你一句话,来试试便知。」阳天南胜券在握,得意的大笑:「看
是今日之后淫宗正名,还是今日之后,多一只淫奴傀儡!」
话毕,阳天南按住小医仙的纤腰,肉棒被特殊的斗气路线加持,变得凸点纵
起,胀大了一倍有余,紧紧的塞满了小医仙紧乍的蜜穴。
「魔阳大法,壮我精魄!」
「唔…」小医仙咬牙,运转起淫帝法,稳固阴精,这一场对战,谁先泻元,
就会被对方所废。
「九个人干你,难道你还能固守着阴元把我们都吸干不成,哈哈哈哈。」一
位长老拍打着小医仙的翘臀,将同样密布颗粒的阳具插入了她的后庭。
「嗯哼…」
小医仙被插得一个仰颈,一位长老随即就迎了上来,抱住她的脑袋,阳具深
入喉咙。
顿时小医仙淫水四溅,感觉身体处于了奇异的状态,所有的感受都放到了最
大,整个人仿佛都要燃烧了起来。
「我要冷静…我要冷静…」小医仙不断念叨,同时施展所学,蜜穴、后庭、
喉咙,都爆发出惊人的吸力与研磨感。
「唔…宗主,仙护法太厉害了,我,我要忍不住了。」一位实力最弱的长老,
急急喊道。
「换人!」
「我,我拔不出来…哦…」
「该死,小瞧你了!」阳天南怒道,而后伸手扼住小医仙的脖子,斗气疯狂
的冲击着四周的静脉,阻止小医仙施展吞噬功法。
同时,阳天南一张打在小医仙的腹部,一股横冲直撞的劲气让小医仙血脉翻
腾,一口将嘴里的肉棒吐了出去。
「哇…」
小医仙吞了吞口水,双手按在阳天南的胸口,小蛮腰沿着斗技「碧蛇抚天舞」
的路线摆动起来,全方位刺激着体内的两根肉棒。
阳天南却是拼命的催动肉棒上的「天罡龙气」,斗气狂涌,挣开了小医仙,
又帮助菊穴里的阳具脱困,然后令其他人迅速补上,完成了一组交替。
九根在大阵中运转淫宗奇术的恐怖阳具,杀气腾腾的组成三个阵脚,三人为
一组,轮流休息,不断的奸淫着小医仙此刻圣洁的躯体。
「九魔轮回,永堕地狱!」完全恢复的阳天南再次袭来,攻进了小医仙嘴里,
每一次插入都撞击着小医仙的神识,每一次拔出又带出大量口水。
不断的侵袭下,小医仙快感连连,隐隐有一种想要放开身心,永远被男人当
做低贱宠物的冲动。
「仙护法干起来太爽了。」
「淫道帝品的厄难淫体,果然不是一两个男人就能对付的,不过,在我淫宗
的大阵下,最终也只得完全臣服啊。」
休息的长老们低声交谈着,同时吞服着一些丹药,恢复斗气与阳力,已经轮
回了八次,小医仙迷迷糊糊,已经舒服的快要疯了,但就是不泄身,除了阳天南,
他们就算是休息都已经坚持不住了。
「不亏是布局这么久的小贱货啊,你真是太厉害了。」阳天南有些吃力的按
住小医仙的肩膀,一下下的让她与自己的身体撞击,以便肉棒深深的破开子宫。
「独战我…你…哦…也不行了吧…唔…嗯…」小医仙也是疲惫的搂着阳天南
的脖子,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借着阳天南的力道起伏身体,吞吐他的入魔肉
棒。
「我感觉你才不行了,是时候最后一击了。」阳天南说道,然后用力挣脱小
医仙的纠缠,退到一边,吞下一把丹药,调息起来。
小医仙神色一动,就要起身,可是八位长老一齐扑了上来。
「各位,若是破阵,我等也是阳尽而死,现在为了淫宗的未来,保护宗主,
拼了吧!」
「能和仙护法战斗到死,值了!」
「八魔乱舞,逆乱圣洁!」
「大阵助我!」
一群状态强行提升到巅峰的长老,借着大阵的加持,英勇的填满了小医仙。
小医仙跪坐在一位长老身上,前倾着身子配合背后的长老,那位长老横卧,
与小医仙身下的长老肉棒纠缠在一起,变得粗壮恐怖,青筋密布,同时刺入蜜穴。
「尝尝我们自创的斗技,双龙入洞!」
「啊唔…这…奴家受不了…」小医仙娇媚的狂喊,娇躯抖动。
「各位快上啊,她坚持不住了,各施神通吧!」两位艰难对抗蜜穴蠕动的长
老吼着。
一位长老两指击打在自己的阴囊,斗气迅速集聚,将肉棒化作金色,发出金
属之声,然后对准小医仙的菊穴,狠狠刺入,吼道:「金枪不倒!」
小医仙眼神刹那间涣散了又重聚,舌头忍不住吐在下唇,一脸欢愉的媚态。
这都被站在她身前的长老看在眼里,胜利的希望就在眼前,一位长老抓住小
医仙的双乳,将肉棒夹在乳沟,慢慢变得滚烫。斗气通过肉棒,侵入小医仙的胸
部,整个胸部前所未有的酥麻,乳球的每一处都变得和阴蒂一样敏感,这和长老
大力的揉搓着这一对玉兔,手指更是不住的刺激乳尖。
「啊唔…不…不行了…好爽…要泄了…啊…求你们…停啊…停…饶了我…喔
…啊…」
「女魔头崩溃在,加把劲啊!」
剩下四位长老里又走出两人,正欲施展绝学,不料小医仙小嘴一张,一道劲
气将他们连同肉棒都吸到嘴边,小舌头不断游走在两个龟头之间。
「啊,这不是吞天莽的斗技吗,怎么会!」他们惊恐的打搅,因为已经感觉
到自己射精在即了。
小医仙微笑,清明的眼神让他们魂飞魄散。她玉指展动,最后的两位长老不
受控制的前行,将各自的肉棒递到了小医仙的手中。
纤细白嫩的手指似弹奏一般,富有韵律的抚摸,套弄,玉手的轨迹飘忽不定,
刺激着两位长老从阴囊到龟头的每一处。
「天呐,手怎么能这么舒服,这简直是在弹奏鸡巴。」一位长老绝望又舒服
的喊道。
这时,在小医仙吞天舌技服侍下的两根肉棒精液喷发不止,射满了小医仙的
脸颊,她舔舐着嘴边的浓稠精液,媚笑着看两位长老缓缓倒下,生机逝去,然后
两股精气涌入自己的身躯,使之更加晶莹柔滑,之前的疲惫也恢复了不少。
「终于呢,呵呵,对了,我给这个手斗技取了个名字,叫泄精仙曲,好听吗?」
小医仙转过头,满是精迹的俏脸笑的淫媚无比,一位长老顿时心神失守,泄
了出来。
就这么一会儿,四位长老战死,小医仙吸收到四道斗尊气,穴内吸力更加凝
实。然后她低下头,张开鲜红的小嘴,吸住了乳沟里的肉棒。
不一会,八位长老全部失去生命以及斗气精华,恢复力气的小医仙妖媚的从
一堆男人纠缠着的躯体中站起,带着满身缓缓低落的精液,挺着傲人的双峰,扭
着更加圆润的玉臀,向阳天南走去。
「演了了这么久的戏,终于该你了,我最想要的,是你呀。」眼前这个男人
四星斗圣的毕生斗气,足以让她快速晋升六星,达到那个要求。
此刻,阳天南气息收敛,睁开了眼睛,已然是恢复了鼎盛,而且看那胯下的
气势,或许还提升了不少。
两人心领神会,快速向对方跑去,同时出手,都想争得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体
位。
一男一女,两具肉体交缠在一起,接触间竟然发出闷雷声,不愧是两具斗圣
躯体。
「你战了那么久,不会是我的对手的!」阳天南怒吼,取得身体上的优势,
一把将小医仙压到地上,碎石飞舞。
他骑在小医仙的右腿上,扛起她的左腿,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然后恐怖的
阳具摧枯拉朽,挤进蜜汁十足的阴道,小医仙第一次尝到了如此恐怖如斯的阳具。
「啊!」小医仙忍不住惊叫,那极致的满胀感让她舒服得大腿都在颤动。
娇躯涂满精液的小医仙滑溜无比,晶光闪闪,阳天南却是死死抓住小医仙一
只手,反扭在其背后,使小医仙不得不侧身被奸。又屈下身子,揉着小医仙的乳
房,下体的阳具占尽优势,下下到肉,刺激着小医仙最深最敏感的地方。
这个姿势插得太深,小医仙也不敢夹紧蜜穴,很快就有了泄身的感觉,阳天
南床上的功夫可谓是当世第一,霸绝无匹。
「哦啊…」小医仙狂喊,眉心一道虚影浮现,无数的触手纠缠向她的脑袋,
「淫兽附体!」
小医仙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娇躯变得力量感十足,左腿一扫,借阳天南躲避
之势翻身而起,将之压在身下,玉手扣住阳天南的双臂,骑在阳天南身上疯狂的
起伏。
蜜穴里的吸力仿佛要分解阳天南的阳具,小医仙翘臀抬放得很有分寸,每次
都不深入,来回反复刺激着阳天南的龟头。
阳天南被制,却也不甘示弱的咬住小医仙胸前来回晃动的雪乳,同时下体挺
动,找时机深入穴内。
「嗷…啊呜…嗯…你不行了…嗯…我感觉到你肉棒在跳动…啊…」兽化的小
医仙龇牙咧嘴。
「哼,那是…呼…是斗…斗技啊…」阳天南咬牙反击。
「大荒淫龙冲!」
巨大的能量在她穴内爆开,小医仙只感觉整个下半身都被快感淹没,无法动
弹,子宫里似乎有一条龙在游走,撕咬着花心,直教她想要高潮。
「不…不不…嗷!」小医仙扭着头,上身拼命的扭动,双臂胡乱挥舞,好不
容易才压制下高潮的冲动。
还没来得及喘息,小医仙就被阳天南翻过身体趴在地上,两人滑腻的扭动纠
缠,恐怖的阳具再度袭来,从后面深深又刺激到花心,一下下摧毁着她生的希望。
阳天南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拼着命压在小医仙背上,将她雪白的翘臀撞击
的通红,臀部肉浪一波波打到她全身。
被压在身下的小医仙绷紧了脚趾,十指已经扣进了地面,感受着被快感刺激
得越来越想要高潮的身体,绝望渐渐涌上心头。
「要…要失败了吗…他的淫术…太强了…我要死了…不能救大家了…可恶
…忍辱负重装疯卖傻这么久…明明就…呜呜…我不想死啊…」
「哦…额…唔…啊…」小医仙已经开始涣散,最后的意志死死坚持着不高潮,
可是整个躯体已经不受控制,每一处的状态,都是即将泄身的样子。
以二人性器结合处为一个中点,阳天南和小医仙两人都处在爆发的边缘,比
的就是谁先坚持不住。
阳天南也是精神涣散,拼着最后的力气,他掰开小医仙的臀瓣,粗糙的指头
插入了菊门,搅动起来!
「快输吧!」
「不!」小医仙面带泪花。
在一声绝望而又酥麻的呻吟中,小医仙高潮了,旷世猛烈的高潮,抽搐中抽
干了小医仙最后一丝力量。
小医仙泪花低落,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流失本源,反而是渐渐恢复了体力。她
扭头一看,发现阳天南已经气绝,斗气本源沿着尚未软下去的肉棒不断灌入自己
体内,充盈得自己的静脉都有点发痛。
平静下来的小医仙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已经被灌满了精液,小腹都微微
隆起。
原来,小医仙所修习的是完整的淫帝法,与碧无暇的「神引化阳决」略有不
同。在最后一刻,阳天南全力开垦,无力维持大阵,所以完整版「神引化阳决」
不受压制,提前催化了阳天南射精泄元,就像对付梦魔圣一样,在性交中不知不
觉瓦解对方阳元之稳。
恢复了不少的小医仙思索明白后,连忙转身施法,一道金雷射入阳天南失去
神采的双眸,将其灵魂吸收。
完毕的小医仙缓缓站起,玉手划过腹部,将子宫内的精液全部挤出,咕噜咕
噜的流满了一腿。
整个大殿几乎被摧毁,六星斗圣的气息压制得闻风赶来的淫宗弟子们战战兢
兢的跪伏在地上。小医仙就这样带着一身未干的精液,款款走到门外,然后才收
起气息,对着几个发抖的侍女淡淡说道:「备好浴池,我要沐浴更衣。」
一位非常年轻的淫宗男弟子,不经意间抬头,撇到了小医仙风姿绝世的妖媚
躶体,竟然不自主的神驰,前趴了几步伸手,摸在了小医仙的屁股上。
「嗯?」小医仙扭头。
「啊,对不起,不要杀我,不要!」
那个弟子如梦初醒,哇的一声吓得小便失禁,其他人此刻更是不敢抬头。小
医仙哑然失笑,自己的娇躯,一路走来,已经确实是男人的厄难了,厄难淫体,
加上自己淫道帝品的气质,这种修为低下的弟子见到自己要是控制得住自己,那
才是奇怪了。
小医仙打趣的望着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有挣扎的神情闪过,然后绝美的清
纯脸蛋上勾起一抹微笑,摸了一把自己还在兴奋的蜜穴,便对着那个弟子道:
「你,跟我来。」
沐浴之池,小医仙仰靠在浴池壁,双腿分开搭在两边,慵懒舒适的微微呻吟
着,双手温柔的抓着埋在自己胯间的男子的头发。
「你叫什么名字?」
「神仙姐姐,我叫温鱼涯。」温鱼涯抬起头,爱恋的说道。
「好,鱼涯,以后你就拜我为师吧,嗯,继续舔。」小医仙咬着下唇,耸起
肩膀,大腿夹着温鱼涯的头,娇躯扭动着。
「唔…鱼涯…你好会舔…唔…为师舒服死了…嗯…真是有天赋啊…」
「神仙姐姐,我休息好了,我想…」温鱼涯抬起头,擦擦嘴边的水渍,害羞
的说着。
「好,鱼涯,可别像刚才那样,还没进来就射了哦,我教你的几种斗技,都
用起来哦。」
「嗯,我都用心学会了,我会让神仙姐姐舒服的。」
说罢,温鱼涯拿起肉棒,抵在小医仙的蜜穴口,兴奋的插了进去,等缓缓的
齐根没入,那根肉棒突然胀大了一杯。
「唔…鱼涯你真是天才…学得好快啊…喔…用力…」
小医仙双腿勾住温鱼涯,一手向他不断的传输斗气,让他维持数种斗技加持,
一边竭尽所能,与之欢爱。
一个年轻男子经历了毕生难忘的欲仙欲死,迷恋上了这个强大而美丽的存在,
暗自发誓死死忠心的追随。
小医仙纵欲一番之后,温柔的安抚着温鱼涯睡去,然后梳洗干净,穿上琉璃
羽衣,便赶往圣傀密室。
「你成功了。」花天骄盘坐半空,缓缓开口。
「是的,碧无暇前辈,现在请告诉我来龙去脉吧。」小医仙说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