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战

在狂欢的性爱夜晚上,虽然尼白地城里大部分的商店,除了妓院、澡堂、酒店和教堂以外都打烊了(教堂依然开放是为了举行性爱派对招待家里狭小的穷人一同做爱),但是在这黑暗的晚上,城市并不宁静;到处都充斥着女人和男人娇吟的声音,当然还有双性人和人妖的淫叫。全家上下,不分老幼,无论是女人的女阴还是男人的屁眼,都成为了肉棒和自慰棒的攻击目标;要不是尼白地王国禁止人们在街道上随处做爱的话,整个城早就完全淹没在白色的液体和香浓的气味当中。
然而,在王宫的澡堂里,却成为了一个被性爱天堂所包围的性爱地狱;一根又一根粗壮的肉棒已经把亚历山德拉等人连续干炮近四十五分钟。肉棒从澡堂伸出去,开始寻找更多的猎物;仆人、娼妓和侍卫都成为首先的攻击对象,再来的是那些无辜的小孩子。
就在混乱当中,一条黑色的巨龙在黑夜的掩护之下,忽然在澡堂面对着的花园降落;一个又一个撒斯王国的士兵从屁眼、阴唇和嘴巴里钻出来,一共一千多人,迅速把王宫包围起来。全身赤裸的理查、杰克、维吉尼亚和塔尼亚,从龙的嘴巴里缓缓地走出来。
理查举起龟头,指着玻璃门,门就自动碎裂了;正当理查准备踏步进入的时候,却被维吉尼亚粗壮的左手拉扯着。
“又怎么了”理查不耐烦地问。
“等一下,你别忘了,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吗阿加莎、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都要交给我,其余的人归你。”
“不行。待我把阿加莎和亚历山德拉好好教训一下以后,才可以把她们交给你。”“什么”维吉尼亚气愤地说。“你可别忘了,理查国王陛下是撒斯王国的国王,他当然有权决定如何分配战利品!”杰克插嘴说。“你这贱男给我住口!”
维吉尼亚生气地说。“别忘了我也是女王!这儿有一半的士兵都是我的部属。”
理查看见维吉尼亚凶恶的样子,便拉着杰克,吩咐他不要生事,又窃窃私语的对他说:“忍耐一下吧,待会儿只要我把阿加莎的力量吸光,我的力量就会比她强大,届时便可以杀了她;你将会成为撒斯王国的女王。”
“你可不要欺骗人家啊。”于是理查便拉着杰克的手,没有理会维吉尼亚,就冲入充斥着浓烈的腥味的澡堂。
维吉尼亚早就猜到理查的阴谋:先吸光阿加莎的力量,待他变成了比自己拥有更强大的魔法力量的人以后,就马上把她杀掉。可是她应当如何是好
“塔尼亚,”她伸出双臂,搂抱着塔尼亚幼嫩的双乳,温柔地对她说。“无论待会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不用害怕,躲在我的背后就好了。”
“什么”
“你放心吧;你是我唯一最亲爱的人,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们进去吧。”
维吉尼亚说,然后便牵着塔尼亚的手,一同步入澡堂。
一踏入澡堂,只见一片白色的景象;罗斯玛丽、艾丽丝、克里斯廷和罗伯特被肉棒绑在一起,屁眼和女阴都插满了肉棒,趴在右方的地板上,如同母狗一样被胡乱喷射。苏菲亚、西莉亚、黑兹尔和丹尼斯则被肉棒悬挂在左边的天花上,在半空中被肉棒轮流喷射。自于亚历山德拉、马丁、阿巴里、玛丽亚、阿加莎、阿曼达和杰娜,都被挂在中间的墙上。
亚历山德拉被肉棒挂在墙上,女阴和屁眼里各插进了两根正在射精的肉棒,使得她丰满的双乳在半空中激烈晃动;乳沟之间夹着一根黑色的肉棒,也在射精,与那不停从乳头涌流出来的乳汁混成一体,再流向下体,与淫水交合,落在白浊的地板上。她的红唇夹着一根幼嫩的肉棒,射精好像已经接近尾声,把她的嘴巴塞满了白色的牛奶。妖艳的脸儿上盖上了一层深厚的精液,嘴巴发出高声的娇吟;眼神却异常地镇定,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变态凌辱的痛楚,选择享受被性虐的快感。
“看你婊子这个淫荡的样子,像什么话。”理查奸笑着,拍打着亚历山德拉沾满精液的臀部,然后把沾满精液的指头塞入嘴巴里,用舌头品尝。“所以说你们这些女人有什么用,几根肉棒就哌哌大叫起来,轻易地就被干疯了。”
“啊啊啊……你这野蛮的……异教徒啊啊啊啊……不得对……啊,女王……
无礼啊啊啊啊啊……”苏菲亚一边尖叫着,一边高声地说。她跟西莉亚被肉棒面对面的绑在一起;两位熟女的屁眼都被肉棒用精液封闭起来,而苏菲亚的阴唇则紧紧包裹西莉亚下体那根已经完全失控的肉棒。两双沾满精液的乳房一同夹着四根粗大的肉棒,脸儿浇上了一片奶白,嘴角还一直流出精液和乳汁。
“看你这头母狗,对主人还挺愚忠的。看来你们这些女人都是欠干的。”
“啊啊啊啊……啊,你这贱男……还不是一样……啊啊啊啊!!”亚历山德拉狂笑起来,高声地呻吟着说。“别胡说!有谁的肉棒能征服我的肉棒”理查叫嚣着说,朝着亚历山德拉的女阴狠狠地踢了几下,使她疼痛的尖叫起来。
“理查!我不是说了吗,亚历山德拉是我的,你怎么在殴打我的猎物”维吉尼亚高声地说。“你给我住口!这婊子既然欠干的话,我现在就要好好的教训她一下!”
“你最好马上给我住手,要不然……”
“啊啊……等一下,陛下……”突然,躺在地上,身体被肉棒卷起来的尼古拉斯忽然开腔,对理查和维吉尼亚说了一句如此惊人的说话。理查一言不发,举起龟头,指着那些粗大的肉棒,肉棒就放开了他。
“啊,尼古拉斯……啊啊啊……你在……啊啊,干什么”罗斯玛丽惊讶地说。“你竟然……啊,背叛女王陛下……啊啊啊啊……”艾丽丝激动地说。然而,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似乎早就知道这事情了。
“对不起,我必须如此行。”尼古拉斯低着头,俯伏在地上,严肃地说。“尼古拉斯,既然你既不是理查的手下,也不是我的部属,是我们在尼白地城的间谍,说话应当是最中肯的了,你说吧,到底阿加莎应当属于谁”维吉尼亚问。
“国王陛下,女王陛下,小人认为,”尼古拉斯说,“阿加莎身上拥有着最强大的魔法力量,而且长得美艳,是天生一个欠干的双性淫妇;如果只有你们一人可以率先享受凌辱这极品的性奴的话,对另一人必然不公平。既然两位都是撒斯王国的君主,是阿加莎的主人,不如你们现在就一起去享用她淫荡的肉体吧。
女王陛下先可以吸吮阿加莎那妖艳的肉棒,而国王陛下可以用你那根神圣的阴茎好好教训和玩弄阿加莎那粉嫩的阴唇……”
“很好的建议。就照着你的说话去行吧……”维吉尼亚满意地笑着说。“不行!身为国王,我怎能够听从一个低贱的男妓的吩咐去做……”理查不满地说,心里想:如果真的这样行的话,那么阿加莎的力量就会被他们二人平分,届时两人的力量依然维持平行,理查依然无法马上把维吉尼亚杀掉。正当他在想着应付的对策的时候,肉棒忽然抽搐了一下,龟头不由自主地指向着挂在墙上的马丁和巴里那沾满精液的淫秽肉体。那时候,巴里的肉棒插在马丁的屁眼里,而屁眼则被另一根肉棒封闭起来;大约一共六根肉棒,朝着两块嫩滑的脸儿无情地大力挥拳、射出浓精,又有两根白色的肉棒各把龟头夹在小嘴唇之间,疯狂地喷射。正当马丁的肉棒还在自由地在空中摆动的时候,马上就引来了一根黑色的肉棒,突然朝着他的龟头拍打和摩擦起来,然后又喷出一片白浊。马丁和巴里的肉棒在魔法力量的操纵之下,被迫射出珍贵的圣洁的精液;他们高声地尖叫、淫叫,发出如同小女孩般的哀求和惨叫,淫荡的肉体已经完全被肉棒征服了。
“好棒的男人哦。”理查的头脑马上被性欲冲昏了。他肉棒那强大的魔法力量竟然成为打乱他思考的元凶。于是理查的肉棒又左右摆动了几下,马丁和巴里便被肉棒带到来地上,把插在屁眼和嘴巴的肉棒都全部退出。然后理查便蹼向前,如同野兽一样,大声咆哮,拍打他们的肉棒和阴囊,再把自己的肉棒先后塞入马丁和巴里的樱桃小嘴里。“他怎么忽然发狂了”维吉尼亚惊讶地说。“看来我们的女神显灵了,现在他倒过来被自己的肉棒连累,被马丁和巴里迷倒了。”尼古拉斯轻声地说。“女王陛下,现在是很好的机会。”
“这我知道。”维吉尼亚踱步靠近阿加莎,然后从地面跳到墙上,张开双臂搂住阿加莎的肩膀,张开双腿夹着她的纤腰。那时候阿加莎的双眼发白,失去知觉,全身都是精液和乳汁,身体随着女阴里和肛门里那两根肉棒抽插的动作而前后、上下晃动,好像在空中转圈一样。
“这位睡公主长得真美艳……果然是位美女……不对,应当说是美艳的双性人才对。”具有女同性恋倾向的维吉尼亚,马上就被阿加莎美丽的外表所吸引,阴蒂马上充血起来。她温柔地抚摸着阿加莎嫩滑的脸儿,抹去沾在脸上的精液,仔细打量着她的胴体;蓝色的杏眼,红色的樱桃小嘴,还有卷曲的金黄色长发的衬托着;尽管都被精液染白了,其原来光滑的色泽依然隐约可见。那双巨大的乳房,与维吉尼亚那丰满的、成熟的乳房的肌肤互相交贴,乳头涌流出新鲜的人奶,有的喷在维吉尼亚身上,有的则落在自己的纤腰上,与身上的精液混为一体,流到阴唇附近又跟喷出的淫水交合,再滴落在地板上。在一双肌肉结实,皮肤嫩滑的双腿保护之下,除了长着粉红色、沾满浓精的阴唇以外,阴蒂的上方还有一根妖艳的八吋肉棒,连接着结实的阴囊,粉红色的龟头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使得本来讨厌男人的维吉尼亚对肉棒也产生了兴趣。维吉尼亚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抓起阿加莎的肉棒,然后温柔地套弄,一阵温暖的感觉忽然从手掌涌上心头,肉棒马上就勃起来,紧贴着维吉尼亚的肚皮,好像一条法式面包被柔软的毛巾包裹着一样。
至于右手,则离开了嫩滑的脸蛋,来到巨大的乳房面前,轻轻地爱抚着粉红色的乳头。“阿加莎,你长得真诱人呢……果然是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的女儿……”
维吉尼亚微笑着说,张开红唇,伸出香舌,舔弄阿加莎的脸儿,然后推开那紧闭的红唇,进入温暖的口腔里寻幽探胜。
就在两条淫舌交接的一刻,阿加莎仿佛触电般醒过来了,张开双眼,只见眼前有一位美艳的熟女,把长舌塞入自己的口腔里舔来舔去。阿加莎知道这人就是维吉尼亚;尽管这是她们初次见面,在二人身体接触的一刻,维吉尼亚已经透过魔法力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阿加莎。阿加莎没有反抗,还张开双臂,紧抱着她,让两条舌头在二人交接的红唇之间互相缠绵,形成一条火红色的隧道,把她们的灵魂连接在一起。两双眼睛互相凝视着,透过精神的交流,开始谈话起来。
“你就是维吉尼亚了吗”阿加莎疑惑地在脑海里问。
“是的,亲爱的睡公主,我是来救你的。”维吉尼亚透过精神的交流回应说,然后忽然把舌头退出,中断了二人灵魂的互相接触,把嘴唇靠着阿加莎的耳边,轻声的温柔地对她说:“好了,你听着,现在我只是唤醒了你的意志而已,然而你的魔法力量依然被这些肉棒封闭起来。因此,唯一让你回复力气的方法,就是透过性爱,使我们的力量互相交换;我感觉得到,在你的肉棒上存在强大的光明
的魔法力量,而我的阴唇里藏着大量黑暗的魔法力量。只要两者互相交合,我们的力量都会产生魔法作用的变化,原有的强大力量得以完全释放,而且还能够吸收得到来自对方身上的新增力量……”
“等一下,普通的做爱无法让我们两者身上强大的魔法力量通过,再产生如此巨大的魔法作用,”阿加莎说。“是的,所以我们要利用念力魔法的配合……”
“什么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快点来吧。”维吉尼亚张开双腿,往下爬,来到阿加莎的肉棒面前,手温柔地套弄着它,伸出淫舌舔弄着龟头。“你的肉棒是你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弱点。”维吉尼亚一边舔着龟头,一边说。“你一定要小心保护你的肉棒。”
“这当然……快点施法吧……”于是维吉尼亚张开嘴巴,把龟头含起来,然后口齿不清的念起咒语,双手紧握着肉棒,高速地套弄,使得阿加莎全身发热,兴奋起来。
“好了,插进来吧。”维吉尼亚说,急忙爬到阿加莎的胸前,再次张开双腿环抱她的下体。“等一下,我要喝点乳汁……我的肉棒已经没有力气了……”阿加莎说,刚刚充升的肉棒又再次发软起来。
“好吧好吧,性爱小公主,就让我这巨乳女王来喂你喝人奶吧。”“别这样叫我,我已经不是小孩……”阿加莎话音未落,已经被淹没在白色的乳房当中。
她张开双手挤弄着乳房,把乳头含起来,用舌头轻扫,乳汁就马上喷发,射入嘴巴里,一下子把樱桃小嘴填满了,使阿加莎透不过气来,不得把乳汁吐出,从嘴角流到维吉尼亚的乳房上。
“喝够了吗”阿加莎点头示意,维吉尼亚便把身体往下靠拢,双腿再次环抱阿加莎的下体,两双沾上乳汁的乳房互相紧贴起来;而两条淫舌也再次交接起来。
“插进来吧……”维吉尼亚笑着说,这是她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对肉棒如此的爱慕。
“遵命,亲爱的女王陛下……”阿加莎抱紧维吉尼亚的臀部,龟头在维吉尼亚的右手引导之下,摩擦着阴蒂,然后翻开阴唇,插入女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维吉尼亚高声地喜悦地娇吟起来,乳房激烈地摇晃起来,伸出舌头舔着阿加莎的脸儿,好像在母狗一样。
“啊,是不是……啊啊啊,太大力了”“不……啊啊啊啊啊……力度刚好……啊啊啊啊……”阿加莎的肉棒愈插愈激烈,愈来愈兴奋,肉棒发出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使得面颊发红,嘴巴尖叫起来。
“其实……你是撒斯王国的女王……啊啊,怎么会来帮助我们的呢”阿加莎问。
“啊啊……还不是……啊啊啊啊……为了对付……啊,理查……啊啊啊……
他可要杀掉我呢……啊啊啊啊!”
“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射出来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的肉棒在维吉尼亚的体内勐烈地抽搐,喷出大量神圣而洁白的精液,并且释出大量的魔法力量,涌入子宫;而维吉尼亚的前庭大腺也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射出大量淫水,溅在阿加莎的身上和肉棒上。维吉尼亚跟阿加莎一同发出高声的娇吟,双目如痴如醉的凝视着对方淫荡的脸儿,性欲高涨,达到高潮。
“啊啊啊……停不了……啊啊啊啊啊……”肉棒连续射了二十秒,也没有缓慢下来的趋势,然而这时候维吉尼亚的腹部已经发胀,子宫无法再宫纳源源不绝的温暖的浓精了。
“啊啊啊啊……抽……出……啊啊啊……来啊啊啊啊啊啊……”在维吉尼亚的建议之下,阿加莎把肉棒急忙从维吉尼亚的女阴退出;奶白色的精液顿时从阴唇喷出,射在阿加莎的肉棒上。那时候肉棒依然在激烈地射精,在短短几秒之间,便把维吉尼亚和阿加莎射得白浊一片。
“啊啊……精液……肉棒……啊啊啊啊啊……”维吉尼亚仿佛对于阿加莎的肉棒和精液十分迷恋,马上往下爬,用乳房把阿加莎的肉棒夹起来,使精液在乳沟里继续喷发;然后又张开嘴巴,把龟头含起来。阿加莎便顺势把肉棒往前一推,直入维吉尼亚的喉咙,激烈地射精,使得维吉尼亚的头胪跟随着她的肉棒在半空中上下摇晃。
精液马上就填满了维吉尼亚的嘴巴,从嘴唇溢出。阿加莎看见维吉尼亚好像无法唿吸了,急忙把肉棒退出,让龟头拍打着她的脸儿,把精液射在她的脸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当精液逐一落在维吉尼亚的脸儿上的时候,射精的速度和肉棒抽搐的力度终于开始减慢和下降,渐趋停止,然而肉棒依然保持着坚硬和挺立。
“啊啊啊……好了,射完了吗……”维吉尼亚喘嘘嘘的笑着说,嘴唇轻轻亲吻着阿加莎的龟头。“啊啊……时间到了……”阿加莎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肉棒,温柔地说。“谢谢你……”
“不用客气,你的肉棒……啊啊啊,真的很棒啊……”维吉尼亚兴奋地说。
“如果我也有一根肉棒……就好了……”
突然,那些抓着维吉尼亚和阿加莎肉棒逐一松开,使她们倒在地上;突然,维吉尼亚感到下体传出异常的温暖。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爱抚着自己的阴蒂和阴唇,高声地兴奋的尖叫起来。
“怎么了,维吉尼亚”阿加莎急忙扶起维吉尼亚;塔尼亚也急忙走过来。
“啊啊啊啊啊……是魔法力量……啊啊啊啊啊啊啊!”维吉尼亚狂笑着说。
这时候,她的下体开始发出剧痛,然而强大的性欲已经使她的脑袋完全麻痹过来。
她的盘骨开始拉长,使得肚脐与阴蒂的距离拉宽,然后阴蒂上方的皮肤开始膨胀起来,渐渐凸出,变成一条皮肤白嫩的八吋长肉棒,末端长出粉红的龟头,并且长出丰满的阴囊,形成了一根完美、妖艳而纯洁的白色阳具。
“来自维吉尼亚女阴的黑暗力量与来自阿加莎肉棒的光明力量交合的结果…
…竟然是形成一根美艳的肉棒……太神奇了!”塔尼亚的右手轻轻触碰着这根新长成的肉棒,惊讶地说。“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啊啊啊啊……这是……神迹……”维吉尼亚兴奋地笑着说。“阿加莎……
谢谢你……啊啊啊啊……”
“别客气……不过,如果刚才的交合可以在你身上产生如此强烈的户应的话,那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话音未落,就发现自己的肉棒突然膨胀起来,产生剧痛,使她高声的尖叫起来,双腿发软,躺在地上;肉棒变得愈来愈长,直到龟头碰到阿加莎的嘴唇的时候,肉棒才停止了生长,变成一根又长又粗的武器。
“天啊……这是什么肉棒来的……”塔尼亚惊讶地说。
“哇,真棒……”阿加莎马上就回复力气,缓缓地站起来,自见自己那美丽的龟头就在嘴唇前,马上伸出淫舌舔弄。“终于可以尝一尝用自己的肉棒口交的滋味了……”
“阿加莎……别只顾着玩弄自己的肉样,快点去救马丁国王陛下和巴里吧!”
尼古拉斯焦急地说。“等一下,我还要补充体力……”于是阿加莎张开嘴巴,把自己的龟头含起来,用舌尖轻触,又用双手套弄这根巨物;令人难以致信的是,不到十秒,这肉棒马上就激烈地射精了。肉棒狠狠的朝着阿加莎的乳房拍打着,把奶白的浓精填满自己的嘴巴,然后退出满腔白浊的樱桃小嘴,起劲地朝着美丽的脸儿挥拳,射出大量浓精;这根大阳具的精液储量差不多是正常阳具的三倍,精液一直在喷射着,没有停止。
“理查!放开他们,你的敌人就在这儿!”阿加莎叫喊着说,自已的肉棒还在激射,把自己的脸儿弄得一片白色,金黄色的头发也变成雪白一片。
这时候理查已经在马丁的肛门里内射过了,肉棒刚刚结束射精,从巴里的屁眼里退出;二人的肛门都流出一丝鲜血。
“什么你这婊子……竟然……”理查惊讶地说。他马上把肉棒从巴里的肛门抽出,然而那时候肉棒已经因为连续两次的射精而虚耗了体力。“维吉尼亚,你这贱人,竟然出卖我,把这婊子唤醒……”
“对不起,如果我不出卖你这条贱命的话,我就是出卖了自己的人格和性命了。”维吉尼亚说。“可恶!”理查马上抓起自己的肉棒,开始施法,一条又一条粗壮的肉棒便冲过来,马上把尼古拉斯、维吉尼亚和塔尼亚抓起来。虽然维吉尼亚透过与阿加莎性爱,取得了强大的力量,但是由于下体的肉棒才刚长成,力气还未完全恢复,因此无法反抗。然而阿加莎却避开了每一条肉棒的攻击;首先跳跃了几下,然后来几个翻跟头,再使用瞬间转移魔法。可是,就在这时候,理查亦使用瞬间转移魔法蹼向前,张开嘴巴含着那还在射精的巨大龟头。“滚开!”
阿加莎的肉棒马上停止射精,然后龟头喷发出强大的推力,把理查推开,倒在地上。然而,一根肉棒却趁机卷起阿加莎的肉棒,起劲的拉扯着,使阿加莎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可恶……”“你这婊子,以为自己长着一根巨大的肉棒就很了不起了吗”理查奸笑着说,左手按着自己的肉棒,肉棒便开始膨胀起来,渐渐伸长,直到龟头被肉棒推入理查的口腔里,增长的趋势才停止下来。
“看我的肉棒的厉害了吧!”理查把双手放在肉棒上,高速地套弄起来,将龟头指向阿加莎,喷发出一条红色的光束;然而阿加莎却已经把已缠绵的肉棒挣脱掉了,避开了理查的攻击,向着他飞扑过去,左手抓起他的肉棒,右手扭紧他的脖子。
“滚……开……”理查的肉棒大力的抽搐一下,发出强大的力量,把阿加莎向后推开,背部着地倒下来。阿加莎轻轻向前翻跟头,站在地上,双手执着自己的肉棒,温柔地套弄起来,口念念有词的施咒,把龟头指向理查。
“来吧,看谁的肉棒较硬!”阿加莎叫喊着说,然后把自己坚硬的肉棒狠狠地打向理查的肉棒上。
“你忘了吗我的肉棒是钢制的……”理查奸笑着说,缓缓地站起来,然后咆哮一声,把肉棒反过来朝着阿加莎的肉棒大力的拍打了一下,使得阿加莎再次尖叫起来,要不是她忍住痛楚,双脚急忙后退,支撑着身体,她早就倒在地上。
“你这婊子,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这根碍眼的阳具正是你身上最大的弱点。”
理查说。
“你就尽管尖叫吧!”
“你给我住口!”阿加莎愤怒地抬起右脚,朝着理查的肉棒勐踢,可是理查只是尖叫了几声而已,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啊啊啊啊……阿加莎……”正当阿加莎陷入愤怒和烦躁之际,依然被肉棒无情地虐待的苏菲亚用尽力气发出轻声的唿叫。“不要硬碰……要……唔唔唔唔唔……”可是她还未说完,嘴巴已经被一根大肉棒封闭起来。
“什么……”听见苏菲亚的说话,阿加莎忽然沉默下来,若有所思。正当理查想趁机朝着阿加莎的肉棒挥拳的时候,阿加莎急忙蹼上前,张开双臂拥抱理查,把两根巨大的肉棒紧贴着一起。
“你这婊子……在干什么……”理查话音未落,阿加莎的香舌已经塞入他的嘴巴里。阿加莎把他推倒在地上,双手不停地爱抚着理查的屁眼和肉棒,使得理查的欲火在下体燃烧起来。
“贱男,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阿加莎淫笑着说,然后深唿吸了一下,就把整根差不多一尺半的大肉棒狠狠地塞入理查那污秽的屁眼里。“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这下子理查终于抵受不住这根充满着强大的魔法力量和长达一尺半的巨物的入侵,发出如同小女孩般的尖叫声和娇吟声。阿加莎却没有理会,一向以来的床上风度似乎完全消失,只顾狂笑,把肉棒勐推;在魔法力量的作用之下,阿加莎的肉棒在理查的体内游刃有余的蠕动,首先通过直肠,然后再进入大肠,直到整根巨物完全插入的时候,龟头已经迫近小肠。“怎么你叫喊得像女人般的啊难道你跟女人一样都是欠干,很容易就成为肉棒的手下败将了吗”
阿加莎笑着说。“啊啊啊啊……别胡说……啊啊啊,看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查高声地叫喊着,被肉棒缠绕着的克里斯廷就被带到来阿加莎面前,脖子被肉棒紧紧的扭着,无法唿吸,沾满白色精液的面颊发出桃红色,眼神可怜的看着阿加莎,可是嘴唇还强行张开,装着坚强的说:“阿加莎,不要理会我……”
“克里斯廷!”阿加莎马上焦急;她狠狠的在理查的脸上掴了几掌,凶恶的对他说:“快给我放开她!”
“啊啊啊啊……放开我……啊啊,再说吧……啊啊啊啊啊……”理查奸笑着说。焦急的阿加莎只好马上把肉棒从理查的肛门里迅速抽出,然后飞扑向克里斯廷,把那条扭着她脖子的肉棒马上拉开。“啊啊啊啊……你这笨蛋……啊啊……
我不是说了……”克里斯廷生气的叫着说。
“你算是什么意思要不是我来救你,你早就一命呜唿了!”听见克里斯廷如此的说话,阿加莎马上又发怒了。
“小心!”正当理查趁机要飞扑上前,把肉棒塞入阿加莎的阴道口里的时候,阿加莎马上把龟头指向他,不知用了什么的魔法,龟头就喷出一股水压强大的尿液,喷向理查的肉棒,使他又倒在地上。
“再这样下去不行的啊……不要硬碰的话……应当要如何”阿加莎自言自语的烦躁不安地说。“啊啊啊……笨蛋……要软攻啊……啊啊啊啊啊……”克里斯廷说。“我明白了!”阿加莎恍然大悟,马上跳下来,朝着理查的方向冲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那我怎么办”“就跟这些肉棒再玩一下吧;你不是说过吗,男人的肉棒是女人的性玩具……”
“可恶……”当理查重新站稳住脚的时候,发现阿加莎站在他的前边,左手套弄着肉棒,右手抚摸着阴囊,红唇间伸出火红的淫舌,杏眼露出迷人的眼神,引诱着理查。
“你这淫荡的婊子……”理查明明知道这是个圈套,可是从巨大的肉棒发出的强大性欲使他不由自主的走到来阿加莎面前,张开嘴巴,把龟头含起来。
“这样就对了,就让我纯洁的精液把你污秽的脑袋洗得一干二净吧!”阿加莎狂笑着说。没多久,肉棒就自动自觉的在理查的嘴巴里爆发,喷出一股温暖的精液,混合着光明的魔法力量,深入理查的喉咙,涌上他的脑袋。
正当阿加莎还在兴奋地射精的时候,理查的双目突然露出凶狠的眼神,牙齿大力的咬着肉棒,使得阿加莎高声地尖叫起来,急忙把还在射精的大肉棒退出,让精液射在理查的脸儿上。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制服我了吗”理查奸笑着说,嘴唇流出大量白色的精液,落在自己的龟头上,朝着阿加莎的肉棒踢了一脚,阿加莎终于抵受不住,尖叫了几声,软弱无力的把双手按在理查的肩膀上。
“唯有这样吧!”阿加莎硬着头皮,忽然伸出淫舌把理查的龟头包裹起来,温柔地舔弄,使得理查的肉棒兴奋的抽搐了几下。
“你又在干什么”“贱男,难道你不喜欢这样吗”阿加莎张开嘴巴,红唇把龟头包裹着,利用熟练的口技玩弄这根巨物,使得理查再次被性欲控制过来了。
“啊啊啊……”对肉棒十分熟悉的阿加莎,发现龟头开始冒出透明的液体,肉棒已经红得像火一样,就知道理查马上就要射精了;她便把龟头吐出,温柔地说:“要不要射在我的阴道里”
“这不就正是合乎我的计划了吗”理查心里想,一口答应阿加莎的邀请,让阿加莎躺下,然后粗暴地拉开她的双腿,把一尺半长的肉棒狠狠地塞入粉嫩的小穴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发出了自被马丁破处以来最惨烈的尖叫和淫叫,部分玻璃也被声波震碎了,阴唇流出一丝鲜血,吓坏了在场的众人。
“阿加莎!”克里斯廷、巴里和玛丽亚发出同样焦急和担心的唿叫,但是阿加莎只是以微笑回应,嘴唇轻轻默念着:“上帝,我的女神啊,你的性爱的上帝;求你与我的女阴和肉棒同在,保守我的意志……”
“痛了吗可是我的肉棒还未插到底呢!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查把整根肉棒完全塞进去,使得龟头快要直入卵巢了,才把肉棒往后退,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
“阿加莎……”马丁担忧地叫喊着说,眼泪从双目滚下,落在自己的肉棒上。
“啊啊啊啊……上帝啊……求你保佑她……”亚历山德拉冷静地说,又抬起软弱的手,轻轻地抚摸马丁的脸儿,安慰着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巨大的肉棒终于在阿加莎神圣的子宫里爆发起来,邪恶的精液与黑暗的力量,伴随着性欲的火热,从阴蒂燃烧起来,涌上阿加莎的双眼,使她的脑袋混乱;阿加莎咬紧牙关,高声地娇吟起来,双手抓紧自己的肉棒,轻轻地套弄着。
“把你的力量,还有你的灵魂都交给我吧!哈哈哈哈!”正当理查在奸笑着的时候,他的肉棒忽然收缩,射精渐渐慢下来,最后停住了;他惊讶的把肉棒从沾满精液的女阴退出,发现自己的肉棒竟然从一尺半的长度变回原来的六吋。
“发生了什么事”杰克惊讶地问,理查只是无言以对,楞住了,盯着阿加莎;阿加莎的樱桃小嘴露出奸笑的笑容,杏眼奸狭的盯着理查,使得理查感到不安。
“阿加莎……她成功了!”维吉尼亚高兴地笑着说,双手轻轻一动,就把肉棒挣脱了,然后急忙为塔尼亚和尼古拉斯解开肉棒的束缚;西莉亚看见了,也尝试把肉棒挣开,发现阿曼达和杰娜的树干长出来的肉棒都已经发软和收缩,于是就急忙为苏菲亚解开肉棒,然后亚历山德拉和马丁亦自行探开肉棒的束缚;没多久,所有人都从肉棒的凌辱当中释放出来。
“贱男,你知道为什么吗……”阿加莎喘嘘嘘的说。“这就是女神的力量了……”
“什么”“当你以为能够把我的力量吸光,将那些……夹杂着性欲的兴奋和邪恶力量的精液射进来的时候,”阿加莎笑着说,右手轻轻爱抚着还在流出精液的阴唇。“你就自然地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上……我也很自然的把你的肉棒的力量……楂干了……”
“这不合理!我的魔法方程式明明设定了力量的流向应当是……”“那又如何
别忘记我的女阴可是沾满了女神的精液的神圣女阴!”阿加莎高兴地笑着说,力气渐渐回复过来,精力充沛的肉棒又抽搐了好几下。“不过由于你刚才已经被性欲冲昏头脑,自然就完全察觉不到你的力量正在从你的小龟头里喷射出来!要怪责的话,就只能怪责你连自己的肉棒和性欲也控制不了,又怎可以控制身上强大的魔法力量呢……还是不要浪费,把它们全部都交给我净化一下,再用来对付你这贱男吧!”
“可恶……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魔法……啊啊啊啊啊!”理查突然全身乏力,倒在地上,疯狂地尖叫起来;没多久,杰克也倒在地上,不由自主的娇吟起来,仿佛有一根巨物塞进肛门里了,然而屁眼不见肉棒,只见大量精液忽然涌流出来。
“好了,女神要来干你们这两个可恶的贱男了!就让你们学习一下如何尊重一下女人和双性人吧!”阿加莎奸笑着说,双眼发出诡异的光芒,身体蹼向理查,
狠狠地把肉棒插入他的屁眼里,激烈的射精起来……
就在这时候,塔尼亚急忙走到来阿曼达的面前,扶起她软弱的身躯;她跟杰娜都昏倒了,倒在地上,双脚互相交缠着;在维吉尼亚的帮助之下,塔尼亚把她们沉重的身躯暂时分开,然后将阿曼达放在旁边。
“我们应当怎么办”维吉尼亚问;虽然她法力高强,但是说起树精灵的事情,她就不太了解,因此就询问教塔尼亚的意见。
“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具有足够魔法力量的女阴和肉棒去唤醒她们。”塔尼亚说。“可是我们这儿只有两个女阴,还有你这条刚刚长成的肉棒……”
“或许我们可以帮得上忙。”西莉亚说,扶着苏菲亚缓缓地走过来。
“太好了,那么就麻烦苏菲亚主教把双腿张开,让杰娜的肉棒插进你的女阴吧……”“什么,竟然要我去救这家伙……”苏菲亚说。“再说,这有什么魔法的根据”
“树精灵是一种比人类还要好色的生物,只要有肉棒和女阴的刺激,无论是睡着还是昏倒,都会醒过来;再通过激烈性爱所产生的魔法力量交换的作用,就可以使她们回复力气。”塔尼亚说。“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麻烦请快点开始做爱吧……啊啊啊啊啊……”
塔尼亚张开双腿,坐在阿曼达的腹部上,拉着阿曼达的肉棒,插入阴道,娇吟了几声;然后维吉尼亚亦拿起肉棒,推开阿曼达的双腿,小心翼翼的插入女阴里。当龟头碰到阴唇的时候,肉棒就自动自觉的勃起来。
“你懂得使用这根新肉棒吗”在旁边的西莉亚微笑着问。
“不太会……”“很容易的,只要使它硬起来,然后插入女阴里,在里面激烈地磨擦起来,直到你感到龟头有一股温热要即将喷发,大腿的肌肉都紧紧的拉扯着的时候,就可以加快插入的速度和力度,兴奋地射精了。”对肉棒了如指掌的西莉亚头头是道的说。
“谢谢你……”于是维吉尼亚的肉棒插入阴道口,就在阿曼达的阴道里磨擦起来,伴随着塔尼亚被插的节奏,一同发出喜悦的娇吟;没多久,阿曼达就张开眼睛,醒过来了。
“亲爱的……啊啊啊啊……你们就是……啊啊啊啊,我今天的早餐了吗”
阿曼达笑着问。
“不……啊啊啊啊……我是你的……晚餐才对……啊啊啊啊……现在……已经是……啊啊啊,晚上了。”塔尼亚说“来吧……啊啊啊……干我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也快点吧,苏菲亚。”在一阵娇吟的声音催促之下,苏菲亚只好张开双腿,迎接杰娜的肉棒,让她的大肉棒插入自己的女阴里,高声地尖叫起来。与此同时,西莉亚也把自己香滑的肉棒插入杰娜的阴唇间。
“啊啊啊啊……咦,竟然是……啊啊……苏菲亚主教阁下……”杰娜笑着说。
“怎么你竟然……啊啊啊,愿意放下身段……啊啊啊啊,来服待我这变态的家伙了”
“啊啊啊啊……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啊啊啊啊啊!别这么大力……”
没多久,阿加莎的肉棒完成了射精的任务,就把肉棒从理查的屁眼退出来;这时代他们已经昏倒了。克里斯廷、巴里、玛丽亚、罗斯玛丽和艾丽丝马上涌到来阿加莎的身旁,近距离欣赏着这根妖艳的巨物。
“阿加莎,刚才你跟你的肉棒很英勇呢!”玛丽亚兴奋地说。
“就是嘛,这根肉棒长得像一把长剑一样,气势迫人……”罗斯玛丽说。
“我可以尝一口吗”克里斯廷问。
“当然可以……”阿加莎笑着说。然而,当克里斯廷的舌头触碰着龟头的时候,肉棒忽然从一尺半的长度渐渐地退缩起来,最后回到原来的八吋。
“发生了什么事”“没什么,只是把肉棒变回原状而已。”阿加莎笑着说。
“这么长的大肉棒,如果把它插进你的小穴里的话,你一定会哌哌大叫……
所以呢,还是用回原来的长度就好了……”
“你可别看小我的阴道啊!我身为霍伦约特王国的公主,又怎会被你这尼白地王国的肉棒弄得……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趁着克里斯廷不为意的时候,忽然蹼向她,把她压倒在地上,再向着肉棒施法,利用刚刚从理查吸取过来的魔法力量,把肉棒变回一尺半的长度,在一片欢唿和叫嚣声当中塞入克里斯廷的阴道里磨擦起来,引发一阵激烈的娇吟。
“啊,我也要啊……插我吧……”“不行,先插我吧……”“啊啊啊啊啊……住口……啊啊啊……这根肉棒……啊啊,是属于……我的……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悦耳的娇吟声在初春的殿堂里响起来。
温暖的阳光与同精液般射在白雪上,好像将一股暖流喷射在女人的子宫里,使人感到异常的幸福和温暖。殿堂本来是亚历山德拉在正式场合用来接待贵宾和大臣的地方;然而,女王和国王的宝座被人仆人从台阶上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铺着白色桌布的圣坛,躺卧着维吉尼亚和塔尼亚赤裸的身躯;阿加莎香浓的精液,西莉亚奶白色的精液,马丁甜美的精液,还有杰娜和阿曼达的精液,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肉棒中喷发出来,射在她们的脸儿上,有的射歪了,就落在乳房上。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的手里各拿着一根假阳具,在两双沾满精液的阴唇包裹之下,朝着子宫的方向推进。
“愿女神的肉棒与同自慰器般经常插入你们的下体;愿女神的祝福如同颜射和乳交喷出的精液,落在你们美艳的胴体身上。阿们。”苏菲亚手里拿着一本又厚又一重的书,高声的宣读起来。
“好了,你们射完精了没有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的。”亚历山德拉说;当众人的射精给束以后,阿加莎和阿曼达便分别扶起维吉尼亚和塔尼亚沾满精液的身躯,让她们来到亚历山德拉的宝座前,跪在地上;亚历山德拉坐下来,温柔地抚摸着维吉尼亚沾满精液的脸儿,高声地宣告:“维吉尼亚,我身为尼白地王国的女王,现在正式在众人面前册封你为撒斯王国的女王,直接听命于我。”
“感谢亚历山德拉女王陛下;从今以后,我,就是撒斯王国的唯一君主,必定会服从你的一切命令。”语毕,维吉尼亚急不及待的按照着仪式,亲手把亚历山德拉的长裤和性感的三角内裤脱下,向众人展示那诱人的阴唇,然后就伸出淫舌疯狂地舔弄起来,直到亚历山德拉喷出黄色的尿液,喷入她的嘴巴里。“爸,可是这样的话,”在旁边观看的阿加莎,跟马丁耳语起来,轻声地说。“撒斯王国从此不就成为了我们的附庸国了吗”
“你知道吗无论是尼白地王国的女人还是撒斯王国的女人,总是愿意为所爱的人放弃一切。”马丁说。“这可是亚历山德拉跟维吉尼亚的秘密协议;当然,这除了是为了她自己和她的爱人塔尼亚着想以外,被亚历山德拉迷倒也是一个主要的因素……哈哈……”
“爱情和性欲的威力真是强大呢……”阿加莎说。“还有,尼古拉斯,请你来到台上。”亚历山德拉说,然后张开双臂,拥抱维吉尼亚,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然后来到尼古拉斯面前;尼古拉斯跪下来,自动自觉的伸出舌头,舔弄着亚历山德拉的阴唇。
“鉴于你这次愿意忍辱负重,身陷险境,充当双重间谍,我现在册封你为杜邦伯爵……”然后尿液如同精液般又射入尼古拉斯的嘴巴里。
“尼古拉斯,”喝尿的仪式结束以后,本来一直对尼古拉斯存有介心的阿加莎,主动的走到来他的面前,与他拥抱,祝贺他。“想不到你除了做爱以外,还会这么厉害,当上双重间谍的呢。”“是吗我还以为你会猜到的呢。你不是一直认为我机心太重,太多盘算的吗,这不正是乎合成为双重间谍的条件……”尼古拉斯笑着说;阿加莎心里吓一跳,想:他怎么知道我一直认为他心机太重的呢
这人真是可怕。
“不过,我想,经过此事以后,你也许会消除对我的介心了吧;既然如此,他日你登上王位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必定会帮忙……”
“这就是你的盘算了吗”阿加莎半开玩笑的说。“阿加莎!”听见维吉尼亚的叫喊,阿加莎便跟尼古拉斯告别,急忙来到维吉尼亚的面前,与她拥抱、湿吻,并且互相爱抚对方的龟头和阴蒂。
“你跟塔尼亚何时回去撒斯王国吗”阿加莎轻声地问,红唇贴着维吉尼亚的耳边。
“怎么了,你很想我早点回去了吗”维吉尼亚说。“当然不是啦,亲爱的。”
阿加莎说。“我想,就是理查的党羽被清剿了,我跟塔尼亚也不打算回去那冷死人的北方长期居住,只会每年回去巡察几次。”维吉尼亚说。“这怎行你可是撒斯王国的女王来的……”“那又怎样难道你以为撒斯王国会跑掉了吗”
维吉尼亚笑着说。“你放心吧,撒斯王国是属于我的,我依然会控制着它,就像我属于你那美艳的母亲一样……”
“你这家伙还真是性欲旺盛的。”阿加莎说。“你之所以不愿回去,还不是因为我和我的母亲的缘故!”
“你这性爱小公主,别自视过高了吧;这不是唯一的原因。”维吉尼亚说着,手解开了阿加莎胸前的钮扣,露出一双巨大的乳房。“塔尼亚也不想回去呢;你也知道,除了我以外,她也很喜欢阿曼达……”
“哦,是的,阿曼达和杰娜将会继续待在尼白地王宫里,我妈会为她们提供性奴,就像是理查和杰克……哈哈,看来他们这辈子都要活在阿曼达和杰娜的肉棒堆当中了。当然,我想,阿曼达和杰娜这两个贪婪的家伙依然还会偶然回去森林里狩猎人类的呢。”阿加莎说。“这样看来,王宫又得扩建一下了……还有啊!
我不是说过了吗,别再叫我什么小公主,人家已经长大了……”
“喂,你们啊,”亚历山德拉对阿加莎和维吉尼亚说,“看啊,人们都散去了,你们还待在这儿干什么难得寒冬结束了,就出去花园做爱吧……阿曼达和杰娜已经拉着塔尼亚去了……”
“什么那两个淫荡的家伙真是的,竟然拉着塔尼亚去做爱,把我们遗忘了;好吧,长着肉棒的淫欲小公主,快点跟我这位性爱女王一同去花园狩猎吧……”
维吉尼亚说,然后就光着身子的奔跑着,朝着花园的方向前进。“别再叫我小公主!”阿加莎说,从后面追赶着。她推开玻璃门,踏入花园,发现脚下的雪已经融化了不少;她看见维吉尼亚己经跑到远处去了,被阿曼达和杰娜的肉棒包围起来。杰娜下体的肉棒正插着阿曼达的女阴,而阿曼达的肉棒刚插着塔尼亚的肛门,把女阴腾空出来,让维吉尼亚的肉棒插进去,引发高声的娇吟。然而这下子轮到维吉尼亚的女阴腾空出来了,吸引了阿加莎的注意,使她的肉棒马上勃起来。阿加莎马上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掉,抛着室内去了,吩咐仆人收拾,然后就跑上前,准备利用肉棒展开突袭……
“哎呀!”突然,阿加莎好像被什么绊倒了,赤裸的身躯倒在奶白的雪堆里。
正当她想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背部被压住了。
“是谁”“你不认得我了吗”甜美的声音在阿加莎的耳边轻轻地响起,阿加莎吓呆了一下。
“上帝,我的女神……”一双嫩滑的手把阿加莎扶起来;当阿加莎抬起头来,看见那发光的白嫩的脸儿,就更肯定这人的身份。“有……何吩咐”
“跟我做爱吧。”语毕,就把一根肉棒插入阿加莎的阴道里,双手紧抱着她,把她压倒在柔软的雪地上,高速的抽插起来,弄得阿加莎的双乳和肉棒激烈地晃动,发出高声的娇吟和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知道吗对于你这次的表现我很满意。”女神微笑着说,舌头轻轻触碰着阿加莎的脸颊。“你终于克服了自己,控制得住身上的力量,还有自己的性欲和情感,战胜邪恶……不过呢,还是这一句,不要因此而骄傲自大……要知道,骄傲自大是你最大的问题……”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啊啊啊啊……”阿加莎兴奋的笑着说。“还有,挑战还会如同克里斯廷的乳房夹着你的肉棒一样,永远把你包围着的,你一定要警醒……”
“啊啊啊啊……是的……啊啊啊……”“再大声一点吧,这样的尖叫算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神圣的洁白的暖流从圣洁的龟头喷出,直入阿加莎的子宫,流满全身,使她高声地尖叫和淫叫起来。
“就是这样了,这样才像是我宠爱的性仆的嘛。”女神笑着说。“总言之,你要记住,无论你的阴唇遇上什么肉棒,都不要忘记,你身上流着的是我的精液;我会永远伴随着你的……”
“啊啊啊啊啊啊……”忽然,女神在阿加莎面前消失了,在阿加莎的体内留下洁白精液,源源不绝的从阴道口涌流出来。这时候她的身体已经被阿曼达的两双嫩滑的手包裹起来,肉棒被一群男女围绕着;克里斯廷、巴里、玛丽亚和罗斯玛丽不知道在何时来了,争相伸出淫舌,舔弄着阿加莎的大肉棒和性感的龟头。
“阿加莎,你醒过来了吗”阿曼达温柔地说着,嘴伸出淫舌,舔着她的脸颊。
“喂,你们啊,我不是说过了吗,阿加莎的肉棒是属于我的……”克里斯廷吵着说。“克里斯廷,别这样吧,好东西要跟大家分享的嘛……”罗斯玛丽说。
“请让开一下……肉棒来了……”维吉尼亚左手执着自己的肉棒,右手牵着塔尼亚的手,阴道插上了杰娜下体的肉棒,被杰娜抱着,带到来阿加莎的面前。
“怎么了想插进来吗”阿加莎笑着问。
“这还用说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维吉尼亚的肉棒勐烈地向前一推,翻开阿加莎的阴唇,插入温暖的阴道里,磨擦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射了……”一片性爱的娇吟和欢笑声,产生了火热的性欲,融化了冰冰的雪地,也诱使阿加莎的奶白色的精液从阴囊通过肉棒,在激烈的抽搐之下,喷射起来,精液飞溅在克里斯廷、巴里、玛丽亚和罗斯玛丽嫩滑的脸儿上。从肉棒喷出的,除了香浓的精液以外,还有阿加莎的浪漫的性欲和感情,当然还藏含着肉棒内强大的力量。肉棒公主阿加莎的肉棒不仅战成了肉棒的威胁,而且还因而成为了尼白地王国最强大的肉棒,深受女人和男人,还有人妖和双性人的喜爱,继续渡过那荒淫而刺激的王室性生活。
故事亦在一阵喜悦的娇吟声当中,渐渐落幕、完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