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捭阖录

襄阳城位于汉水中游南岸,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易守难攻,是为历代兵家所看重,而我这次前行只好走水路坐船,前往襄阳。


经过一上午的疾行,终于赶到了秦河码头,秦河是一条贯穿整个大洪朝的河流,其最大的主河道便是经过各个有名的大城池,襄阳城便是其中之一,秦河的分支更是滋养着大洪朝世世代代的人,每个分支都源源不断的提供着水源,配合着大洪朝国内大大小小的内陆湖,使得大洪朝年年都风调雨顺,国泰明安,当然前提是不发生动乱以及灾难,而秦河上任何一个停泊船只的地方都可称作秦河码头,所以我便只关注下大致的路线,便来到了秦河码头。


一眼望不到边际,这是……!?虽然印象中的秦河很大,不过很抽象,当我真正的站在秦河的码头时才发现,秦河的宽广和美丽,正午的阳光洒落在这蔚蓝的河面上,没有边际的湖线让金灿灿的阳光反射到湖边的行人眼中,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行驶着各种不同的船只,有商船,有私船,有军舰,有民船,各种不同种类的船只行驶其中,却没有任何拥挤和仓促之感,一切都那么的协调,都那么的大气,让我心生感叹,这是一条养育着祖祖辈辈的大洪朝人的母亲河啊,站在码头,我久久回味不已,不过想到赶路要紧,便压下心中所感,朝贩卖船票的驿站行去。


反正坐船去襄阳城也需要几天时间,在秦河的船上有的是时间去欣赏,却是不急于现在一眼望穿。


买了船票,便登上一艘官用的商船,朝船内自己的寝室行去,说来也巧,此船刚好是今天出发,在大理城买足了当地的特产,便要运输到襄阳城以及其他各个城池贩卖,虽然明面是官船,其实和一般的商船无异,便也不存在官兵去护卫货物,但是如此却依旧打消不了行人上此船的热情,争相购买,而我也不得已出了两倍的价钱才购买到,不过没关系,钱嘛~ 够用就行,反正是母亲所赠,何况还有《万通商行》的令牌,银两是不需要发愁的,轻松的打开船内房门,推门而入。


「呃!?这……!?」推门而入的我却有些吃惊,不曾想到房内已经先到一人,本以为一间房内只有一个行人居住,没想到我买的却是双人船票,不过船票我也没看出是否是单双,让我郁闷不已。


「嗯~ 这位兄台是第一次出门坐船吧,如果不嫌弃的话还望坐下说话,呵呵……」说话之人一身青衫,长身玉立,面如冠玉,双目璀若星辰,琼鼻挺立,嘴角含笑的向我拱手客气道。


「哦,失礼~ 失礼,兄台不好意思,我正是第一次出远门,还不大习惯,望你海涵,呵呵……」我反应过来,便把行李放到这位仁兄对面的床铺上,应声的客气道。


一边打量这个房间,只见此房略有几十平米大小,除了靠近窗户有一张书桌之外,便只有两张床和几张椅子,还有一个货柜是存放衣物行李之地,虽然有些简陋但是房间还算干净,书桌上的一盘花点缀着这个房间,到是也散发出淡淡的芳香,让人感觉也算舒畅,便暗中点点头,出门在外,而且在船上能有此环境也算不错。


「呵呵…兄台客气了,不知兄台是想去何处!?第一次坐船是否适应船上的颠簸啊!」对面的兄台的依旧客气的向我询问关心的问道,一双有神的眼光更是看着四下打量的我仿佛思考着什么。


「哦哦~ 多谢兄台关心,在下是想去襄阳城,而去襄阳只有走水路,所以迫不得已才走此路,不过在下从小生活在湖边,也略通水性,至于船上的颠簸到也是可以适应的,呵呵……」我随便胡诌的笑道。


停下了四处打量的目光,便把视线放在对面的仁兄脸上,和气的笑着回答,发现对面的仁兄身材比起我略微矮小几分,胸肌发达,长得是玉树临风,皮肤更是白皙娇嫩,比起我来还要显得娇嫩,让我嫉妒不已,MD,一个男人既然能长成这样,少爷我可是学了《御女心经》修炼到第六层才有此保养,你个小白脸也长成这样,让我情以何堪啊,不会是个人妖吧!?


想到此处便着重盯着他的喉结以及身体其他几个隐秘的地方看,例如胯骨和腿毛等等,不过对面的仁兄到是包的紧,让我一时却难以发现他的真实性别,便暗下好奇心,和对面的仁兄天南海北的闲聊起来。


「哦,没想到仁兄却有如此的经历,那就好!!说实话,虽然秦河的商船行驶是安稳的,但是如果刮风打浪倒是比陆地上的马车还要颠簸的,如果没有经历坐船的人可是很难受的啊……呵呵……」对面的仁兄摇着头笑着解释道。


「嗯~ 那是啊,情况好的话略感头晕,坏的情况是上吐下泻,让人想立刻死去一般,哎……」我附和的叹气道。


「哦,对了,光记着和兄台的说话,到忘了介绍姓名了,在下姓帝释,名天,因在家排行老三,所以亲近人也以三郎相称,不知兄台是……?!」「在下姓……」只见对面的兄台犹豫了一下,仿佛是考虑某些事,便接着开口道。


「在下姓卞,名麟,帝释兄称呼在下卞兄即可……」卞麟也不想多说,便点到即止的回声道。


看到他此时不想多提,我自然不愿过多纠缠,以免引起对方的恶感,便拿起摆放在书桌上的茶水,替卞麟和我分别满上,开口豪气道。


「今日能与卞兄相遇,也算是我帝某的荣幸,便以茶代酒,敬卞兄一杯!!」说完便,一口气将茶饮下,看着卞麟笑道。


「能与帝释兄相遇,自然也是卞某的缘分,干!!」卞麟便也一口饮下,豪气道。


「呵呵……」


「哈哈……」


一时间,两人的陌生和隔阂消除不少,相视大笑起来。


「开船咯……」


「起航……各位乘客们现在可以出房走动了……」原来上船后每位乘客就得待在自己的房间内,待船行驶才能出来四处走动,外面的吵杂声阵阵传来,却是此船已经正式行驶在秦河之上,驶向襄阳城。


「船终于开动了,不知卞兄是否想出去看看!?」我到是第一次坐船,自然是难免心中好奇,便开口询问道。


「好!帝释兄有此想法,那卞某便相陪作伴!!」卞麟点头答应道。


两人便同行向船上甲板行去,主意由我而起,自然是我带头朝船尾走去,想去从船上再看看秦河码头。


船已经渐渐开动起来,秦河码头依旧忙碌个不停,虽然船只不停的离开,但是立刻便又有新的船只进入,日复一日的运作,和往常没有任何的区别。


看着码头慢慢的变小消失,心里顿时有些失落和遗憾,不知道是因为对未来的彷徨还是对于过去的怀念,一时人都有些迷茫,望着已经消失在湖面的码头方向,感慨的吟道。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哎……」卞麟听到我吟的诗,一时之间有些震惊,诧异的望着我,本到嘴安慰我的话顿时咽了下去,双目圆瞪的仔细打量着我,开口问道。


「帝释兄可是大理城主的第三子,帝释天么!?」看到卞麟的反应我才反应过来,莫非卞麟也听说过我!?这倒是奇了,不过卞麟的问话倒是打断了我迷茫的思路,让我回过神来,便开口应道。


「嗯~ 没错,想不到卞兄竟然也听过在下的名号,真是荣幸,呵呵……」「没想到~ 真没想到!!原来名誉大洪朝的才子帝释天竟然站在我旁边,而且是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内,这…这……太让人意外了!!」卞麟似乎有些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脸色红润,双目钦佩的望着我惊喜道。


这个小子不会是个玻璃吧!?我直到现在都还没弄清他的性别,让我顿时有些毛骨悚然,虽然对于女性还是值得炫耀,不过如果是个男人,而且用这么爱慕的眼光看着我,我那里受得了,这个死玻璃,TMD……想到还要与他共度几天才能到达襄阳城,一时全身汗然,便强压着一脚踢飞他的冲动,脸色铁青的哼道。


「哦~ 那只是些虚名,不值一提,相比卞兄而言,在下更是钦佩卞兄的见识广博,能一眼道出我的底细啊……」


「那只是小事,可比不上帝释兄的才华横溢啊,没想到在听闻帝释兄「无双赋」之后,还能现场听到帝释兄所吟之诗,真是让在下三生有幸啊……」「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这是一个怎样的意境啊……」卞麟仿佛没有看到我的脸色,一边吟着我的诗细细品味着,一边继续奉承着我道。


这还有完没完啊,天哪……这要我怎么过啊,死玻璃,TMD,我是否现在考虑把他给直接推下河中,一了百了!?一边考虑着这个可能性,一边上下打量着他,脑子飞速的思虑道。


「吭……」


「吭吭……」


一阵阵的拔剑声传来,声音由远而近,男女交杂的吵闹声向我们这边传来,这是!?我和卞麟互相望了一眼,警惕的望着缓慢接近的行人来。


「哼……柴夫人,想不到吧,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也跑不掉的,还是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我便饶了你和你儿子,要不然……哼哼……」只见一个满面络腮胡须,皮肤黝黑的一个大汉拿着一把剑步步紧逼的向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女子逼问道,身后跟随着四五个大汉,具是同一打扮,也都纷纷拿剑守好各个角落,防止此女子逃脱。


「哼……你们这些混蛋,往日我们柴家待你们不薄,没想到你们人面兽心,竟然打起了主子家的主意,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要死无全尸!!」中年女子一边护卫着她的儿子,一边缓慢后退,狠声的朝黑衣人怒道。


两伙人便相互逼近后退,出现在船尾,而我们此时也被他们所发觉。


被用剑逼迫的中年女子看到船尾竟然还有两位男性在,便急忙朝我们跑来,想要寻求帮助,一边哀求的看着我们道。


「两位公子能否帮妾身一个忙,事后必有重谢!!」一边拉着她的儿子朝我们这边跑。


「哼……我看你们两位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要知道我们秦河帮可不是好惹的!!」几名黑衣人从刚开始的吃惊回过神来,把我们四下围住,恐吓道。


「不要相信他们,只不过我们柴家的几条狗而已,眼馋主子的货物便动了抢夺的心思,还秦河帮,我呸,不要脸的狗东西……」中年女子急忙朝我们解释道,一边言辞凶狠的怒骂着黑衣人,身子却继续后退,朝着我的方向贴近。


「哼……你个臭婆娘,不要给脸不要脸,要是给哥几个逮住了,可是要让你尝试下哥几个狗东西的厉害,到时就不知道你是否像现在这么嘴硬了,哥几个说是不是!?啊,哈哈哈……」黑衣人相互的淫笑着,一边用猥琐的目光打量着中年女子,其中更有几个打量我和卞麟,眼冒淫光的嬉笑道。


TMD,你们到是想男女通吃啊,这几个JB东西,看到他们的神情,估计就是看上了我和卞麟的容貌,MB的,少爷从来是攻的,可没有当守的准备啊,看他们这个样子,心里便有了一番计较,便朝着中年女子的后背迎去。


嗯~ 当靠近中年女子的后背时,肥硕的臀部顿时紧贴着我胯下的巨型分身,上身宛若无骨靠在我的胸前,被我这么一刺激,中年女子仿佛受不了,急忙抬头朝后看去,却发现是一位丰神玉立的翩翩绝世美少年,便立刻转过头紧紧的抱住儿子,双目恳求的朝我请道。


「还望这位公子相助,如果被他们……那么妾身就……呜呜……」中年女子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两目通红的哭泣道,双手紧紧的抱着儿子。


「娘亲~ 娘亲,你别哭了,我不会让坏人欺负你的,娘亲……」中年女子的小儿只有四五岁大,虽然一幅小大人的摸样,但是看到母亲的哭泣还是忍不住安慰道,一边用着小手擦着中年女子的眼睛大声道。


看到他们这么一幅患难与共的样子,我更是坚定了开始的决定,而且中年女子的肥臀更是巧妙的摩擦着我的分身,胸前的衣襟也尽量露出,让我能够看到里面一片硕大的白嫩,没想到她倒是想通过色诱我来达到救她的目的啊,这个女人,到时有些厉害……不过我原本就打算救她的,这到与我的初衷没有违背,便给卞麟打了个眼色,朝黑衣人道。


「真是没想到,几条主子养的狗没有狗链子就这么嚣张了,虽然是别家养的狗,不过既然主子都不要了,那少爷我便杀了做个狗肉火锅吧,看看味道如何……」一边按压下心中对中年女子的旋旎,抱着中年女子到一旁,挺身朝黑衣人行去。刚刚出来没有带剑出来,便无法使出《圣门剑法》,不过空手施展《浩然正气诀》估计这几个小毛贼也应该受不了吧。


心里有些忐忑,毕竟是第一次上阵,虽然以前也和老师对练过,不过这倒是自己的处女战,可得漂漂亮亮的拿下来才行,一边暗运着《浩然正气诀》,朝着黑衣人的头领欺身而去。


「哼…别光说不练,你一个黄口小儿也敢怒骂本大爷,看剑……」黑衣人头领挥舞着剑朝我刺来,一边怒骂道。


太慢了,在运转《浩然正气诀》后,发现黑衣人头领的动作整个都变慢了,犹如在回放一般,我轻松的躲过他的剑,双手按住黑衣人头领的右手借力一拉一扭再一送,只见黑衣人的剑却是朝着他自己的心口刺去。


「啊……噗……你……」黑衣人头领双目圆瞪的望着我,满脸的不可思议,口吐鲜血的望着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低头又看向已经刺穿心脏的长剑,想去拔出长剑,却发现全身已经没有了力气,仰身朝后倒去。


「大哥……」


「大哥……你怎么了!?」


「大哥……你杀我大哥,我要为他报仇……」


待黑衣人首领倒下,其余的黑衣人才反应过来,只是刚才的交手动作太快,大脑过来片刻才反应过来,便一拥而上,拿起长剑一起向我刺来。


只是他们的动作在我眼里依旧慢不可言,轻松躲过,正想要再一一击杀他们的时候,只见银光一闪,一个类似老鼠样的动物分别朝黑衣人的手腕咬去,然后又跳回卞麟的右腰袋内,这是……?!


于是我便停下动作,拉开与黑衣人的距离,疑惑的朝卞麟看去。


「哼……不要躲,小畜生,看本大爷收拾你……」「别跑……」


「咦~ ?!我的手脚,不能动了……啊……」


「完了,我们中毒了……啊……」


「好卑鄙的手段,竟然用毒,啊……」


一时间,我到时被这些黑衣人的对话给引起了兴趣,莫非刚刚如老鼠摸样的动物咬伤所致!?


「哼……能被我的貂儿所咬算是你们的福气,不过既然你们作恶多端,死前的痛苦也算是你们的报应吧!!」卞麟终于发话了,一脸冷酷的回声道,一边朝着几个黑衣人走去。


「啊……救救我!!」


「不要杀我……不要……」


「主母,救救我……」


「来人啊……救命啊……」


黑衣人此时满面惨绿的嚎叫道,一边哀求着望着中年女子,可是中年女子却冷酷的望着黑衣人不发一言。


卞麟走到黑衣人处,抬腿便踢,将黑衣人以及黑衣人首领一一踢落入水,却是不理他们生前的求饶,冷酷无情,和刚开始的模样截然不同,一边继续无情的望着中年女子和他的儿子,考虑着什么。


我日,这个死玻璃,不是心里变态的想把这对母子也一起干掉吧,他不会杀着杀着杀的过瘾,结果连我也一起干掉吧,看着他的心动,我一时也没什么好的对策,只是暗暗戒备,以防他突起杀人。


中年女子也没料到我的伙伴是如此冷酷,而且见情形仿佛连她也不愿放过,便急忙上前感谢道。


「多谢两位少侠相助,妾身是襄阳城四大家族的柴家,而柴家的大夫人正是妾身,今日的救命之恩妾身永不敢忘,还望在船到达襄阳城时能让妾身略尽地主之谊,以感谢两位少侠的救命之恩!!」中年女子貌似感谢,却是仿佛暗中点醒卞麟,提示她身份特殊,不必结下深仇大恨,而且回到襄阳城必有重谢。


中年女子说完之后,便假装晕倒,而晕倒的方向却恰好朝我跌来,我此时站在船尾的栏杆方向,如果不接住她,那她便会直接跌落河中,可谓生死存于一线,她竟然用命来赌我的行动吗!?我不禁再一次被此女子的做法所惊动,不过在她要跌落河中的一霎那,还是抱住了她,却发现她脸色依旧毫无变化,不过眼角略微颤抖的睫毛还是提示着它主人心中的慌乱,如果估计错误,那么她真的就得死在这里,而且无人所知了吧。


「娘亲~ 娘亲……你怎么了!?两位哥哥,你们救救我娘亲吧,救救我娘亲吧……」中年女子的小儿看到自己的母亲晕倒,便急忙上前抱住母亲,脆声的哀求着我和卞麟道。


我假装有些无奈的望着卞麟,询问卞麟的意思,看看他到底是如何处理的。


卞麟犹豫了一会儿,脸上的冷酷之色稍减,既然事情解决了,便也不愿多生事端,朝我点了点头,低头朝小儿问道。


「小弟弟,你娘亲不过是晕过去了,不要太担心了,告诉哥哥,你们是住在几号房间,我们好把你娘亲送回去休息。」


「大哥哥,我们住在船上的三层,我带你们过去吧!!」小儿便当先一把拉住卞麟的手朝来时的方向行去,一边还焦急的催促我道。


「嗯,这位女子就麻烦帝释兄带上,我和这位小弟弟就先行打开房间,你快点跟上吧!!」卞麟也不拖沓,朝我点头示意道,便任由小儿拉着朝他们的住处行去。


「嗯,好的,我随后跟上!!」我点头答应,便看向自己怀里的中年女子,考虑用什么姿势将她带去,是公主抱好呢,还是后背紧贴势!!


低头打量着怀里的中年女子,这才发现此人相貌美丽,端庄,虽然衣着朴素,但是气质淡雅,有着大家的威严和仪态,而且身材丰腴,刚开始还没发现,此时静下心来却是一位中年美妇,相比之母亲也毫不逊色,而且她的作为更是突显出成熟女人的智慧和手段,上天不仅给了她美好的外表,更是给了她理智的头脑,让人心生欲火,就想好好的蹂躏一番。


嗯!!还是公主抱吧,一番思索,我选择了最让我爽的姿势,不过不是横着抱起,而是竖着箍住中年美妇的娇躯,就像一对情人的拥抱一样,我不仅的让我胯下的分身紧贴着中年美妇浑圆的大腿,上身更是紧紧的压迫中年美妇的硕大乳房,走起路来更是假装船体摇晃,一波三折,下身的巨龙借机的来回抽插着中年美妇的胯下美腿,而我则面无表情,不露出丝毫破绽,船上路过的行人只道我一个弱冠少年怀抱着晕船的亲戚在波浪下左右摇晃,却没有想到我私下却坐下淫秽之事。


待到进入船体的楼梯处,此时四下无人,各乘客都还继续在船上闲逛着,而卞麟和中年美妇的小儿却已经提前走的不见踪影,我更是加大了胯下耸动的幅度和力度,怀抱着中年美妇的双手也不安分,对着中年美妇上下摸索,低头再次打量着中年美妇的神情来。


哼~ 让你给我装,给我耍心机,今天少爷我不收点利息怎么对的起党和人民,呃……说错,那太现代了,怎么对的起母亲和老师的一番教导,脑子里回忆着和母亲倩儿一起游戏的情形,更是让我胯下的分身巨大了几分,朝着中年美妇的肥美鲍鱼用力刺去。


「嗯嗯呃~ 咯咯……啊啊……这位小哥……不要……不要再弄妾身了……妾身受不了了……啊啊啊……」被我一番挑弄,本来紧闭压抑着自己的殷桃小嘴不发出声音的中年美妇在我的挑逗下再也无法装晕,整个人花枝乱颤的呻吟着求饶道,双目更是打开,眼角含媚的羞怯望着我。似乎在求饶,似有又在鼓励我继续下去,让人欲火中烧。


「哦!?这位夫人你怎么了!?需要我停下么!?那么我就放开你了哦!」说完我假装无辜,放开怀抱着中年美妇的双手,任由她向后倒去。


「啊……别!小哥……」中年美妇被我上下齐手弄的全身无力,此时被我松开全身哪有力气站立,只好立刻抱住我的身体避免摔倒,娇嗔的白了我一眼道。


「小哥~ 你可真坏,对妾身做了坏事还抵赖,真是……妾身看错人了,不过没想到小哥年纪轻轻,本钱到是很大的哦!?」说完中年美妇还故意双脚离地,怀抱着我的腰际,用它胯下的桃园对准我的枪头,轻轻的挑弄起来。


「呜……呼……夫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故意色诱我这个弱冠少年,难道你就不怕你丈夫发现么!?」被中年美妇这么一摩擦,让我下身顿时一阵战栗,隔着两层薄薄的衣物,但是依旧可以感觉到中年美妇的丰满娇躯,强压下快感,呼吸急促的打趣道。


「他呀……哦哦……反正离襄阳还有这么久……怕……怕什么……唔……抱进我……」


「再说小哥长的这么英俊潇洒……让妾身倒贴也心甘情愿啊……嗯嗯……小哥……轻点……啊啊……」


听到中年美妇这么淫靡的回答,我自然是达成所愿,双手从她的衣领探下,抓住她胸前的一对硕大,用力的揉捏起来,让她全身无力,双臂都无法继续抱住我的强壮身躯,我自然是稳住她的娇躯,抬嘴朝她的殷桃小嘴啃去。


「呜呜……小哥……舒服……小哥……啊啊……再来……妾身要……快点……呜呜……」中年美妇被我这么一主动,整个人也放开来,主动的央求道。一边用力的撕扯着我的衣物,让两个人坦诚相待。


正当我也配合着中年美妇的举动时,耳边传来了阵阵的呼喊声。


「娘亲~ 娘亲……你在哪里,大哥哥,你到了吗?!娘亲……」原来是中年美妇的儿子看自己的母亲久久没有跟上,便又折转回来寻找着自己的母亲来,只是不知道卞麟是否会一起跟着来。


「啊……进儿过来了……快点……」中年美妇一阵慌乱,急忙从我身上爬下,整理好自己的发髻和衣物,又替我拉伸好月白长袍,两个人互相打量下,没有其他不妥,便朝着喊话声走去。


「啊……娘亲,娘亲……进儿想您了,娘亲~ 大哥哥你们怎么还么有过来啊!?」只见小儿一看到他的母亲便向母亲扑来,开口疑惑的询问者中年美妇和我道。


「哦,刚刚大哥哥有些累了,所以和你母亲休息下,对了,刚刚和你一起过来的另一位哥哥呢!?他哪去了!?」我连消带打的转移话题,反正一个小孩子估计也想不到那么多,便开口反问道。


「哦,另一位大哥哥已经回去了,他说他有些累了,便提前回去了!!」小儿被他母亲抱起,开口甜甜的看着我感激道。


「嗯,那么我也回去了,既然你们母子都没事,那么我便也放心了,我住在商船第二层的四零六号房,如果有事可以过来找我的哦!」我靠近中年美妇的儿子,对着他的头拍了拍,另一只手却是明目张胆的直接伸进中年美妇的亵裤内,直捣桃园,用食指和中指狠狠的插入其中,大拇指更是研磨着中年美妇的娇嫩菊花,三指互相震动起来。


「唔……啊啊……不要……啊啊啊……」中年美妇被我这么一偷袭,整个人都站立不稳,抱着儿子就这么无力的朝地面跌去,头部乱晃的呻吟道。


「啊……娘亲~ 娘亲,你怎么拉!?」小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吓到了,整个人呜咽的哭着叫道。


呃~ 事情闹大了,我急忙一把抱住中年美妇和小儿,移出作怪的左手,扶好她们两人。


「进儿不怕,可能你娘亲现在还有些头晕,你还是扶你娘亲快点休息去吧!!」一边还朝着中年美妇打着眼色,嘴角坏笑的望着中年美妇得意的笑道。


「哼……你个坏小子……下次妾身可饶不了你……」中年美妇看到我作怪后还这么得意,便狠狠的扭住我的软肋一扭,恨恨的瞪的我一眼便点头接道。


「是啊~ 可能娘亲有些累了,进儿,咱们去休息吧……」便放下儿子,拉着儿子的小手,朝商船的三层行去。


看着这位中年美妇离去的背影,走的时候故意扭动着她硕大肥臀,一手牵着儿子,另一手表演性的搓弄着自己的股沟,我不禁有些气愤,真是个骚狐狸,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如果不是少爷我把《御女心经》练到第六层,还真不一定能搞定她,虽说这次没得手,不过商船的航程还有几天,机会自然有的事,而且看样子中年美妇是身怀武功的,虽不高超,但是相比于母亲倩儿她们自然是高过一筹的,那么江湖的那些侠女的床上功夫岂不是……?!


不会让我对付不来吧!?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顿时让我心惊不已,如果不具有征服她们的能力,谈何去笑傲江湖,叱咤武林,TMD,还是得抓紧基础的能力,把《御女心经》的基础打好了才能让我今后的生活更加如意吧。


便朝着自己的寝室行去,心里更是暗暗作了决定,这次一年之旅不仅仅得长江湖见识,更要打好基础,将《御女心经》和《浩然正气诀》反复磨练,达到运用自如,就是连走路睡觉上厕所都不能停顿,我想这么一来,一年后在到达《白鹿书院》学习时应该有更好的压箱秘技吧,当然……今后的性福生活自然也是有了保障了,哼哼……


一边思虑着,不知不觉,商船的四零六房门就在眼前,对了,卞麟是什么来头!?他怎么会有那个巨毒的貂儿呢!?而且他还是个死玻璃,TMD……一想到他可能是个玻璃我就有些肉麻,到底该进不进呢~ 一时间,到时让我有些犹豫不决,踟蹰在门外……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