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大联盟——怪异世界2-1

第二章.仙子的初夜
再度清醒的王启,发现自己睡在床上,佳人早已经飘然无踪,但王启却没时间失落,因为昏迷前发生的一切都还是如此鲜明,如此难忘。
自己居然真的将宁妃雅拥入怀中,如此放肆的对待那个高不可攀的谪仙子,一回想起来,王启觉得好像一切都是梦一般。
那滑腻弹嫩的触感,那幽幽处子馨香,居然如此真切的被自己拥有过吗?
王启茫然着,有些欣喜若狂,但又有些惧怕,宁妃雅最后推开自己的举动代表着什么含义,是拒绝还是清醒后的恼怒,这些王启都不知道,虽然自己没死就代表着宁妃雅清醒的可能性不大,但面对自己如此亵渎,如此的猥亵的对待,这个冰清玉洁,如崖山之花不可攀的仙子还会再度降临吗?
看看时钟,已经到了早上,这个时候按往常宁妃雅早已经回去,回到那个身为冷傲天未婚妻的日常中,只有到了下午乃至夜晚,才会再度来此。
王启期盼着,期待着,犹如死刑囚徒一般等待着,等待着夜晚的降临。
夕阳日落,王启坐在书桌台前呆呆的想了很多,时而满脸淫笑,时而怅然若失,时而惶恐悲切,双眼茫然的透过窗外眺望着远方。
随着时日渐过,王启开始惶恐起来,难道宁妃雅察觉到不对或者恼怒了,不肯再来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只怕连死的心都有了。
幸好,也许是苍天不愿再给王启这个可怜人一个沉重的打击,佳人翩然而至。
「咚咚咚」,当敲门声响起时,王启内心满是狂喜,快步走去开门,门外果然是宁妃雅。
依旧是那风情万种,却隐带无双威迫的双眸,依旧是完美如天仙的玉容,和嘴角微微勾起,足以魅惑众生的淡雅微笑。
「妃雅……」
「怎么了,看见我来了有那么紧张吗,放心,这几天我暂时不会督促你练武,再解决你的心灵破绽之前……还是昨天让你连续昏迷两次,觉得我太严厉,不希望看见我啊。」
「额,不是不是……我没紧张……我……只是妃雅你今天太漂亮,我一时看呆了而已。」
听见王启话语中蕴含的复杂情感,宁妃雅微微侧首一笑,一开口,就让王启反应过来,连忙否认,但说的理由,却不算虚假。
盖因此时的宁妃雅,穿戴大异往常的一袭朴素连衣裙,瀑发披肩,而是穿上清茗学院的校服,上身一袭花边白衬衫,领系花色领带,下身纯黑色及膝的校服裙,两只白嫩如藕的小腿露出来,白袜黑皮鞋,发丝微束,两缕刘海调皮的再耳边飘荡,以往的宁妃雅一袭白衣,只有飘逸若仙的清冷,虽然姿容完美,却让人有不敢接近的感觉,但此刻的宁妃雅,一袭校服,却让人觉得多了三分属于青春的俏丽,和少女该有的可爱,才让人察觉到,眼前这个完美的女子,不是天宫仙子降临人间,而是一个有血有肉,年方二十的少女。
「今天可是学院一年一度的学院庆啊,看来徒儿你练武太沉迷了呢。」
「额,果然是呢,难怪我说今天外面那么吵呢。」
王启此时方才惊觉,这几日来不是沉迷练武,就是全服心神放在宁妃雅身上,居然连这么重要的节日都忘记了,看见王启这幅后觉的摸样,宁妃雅淡淡一笑,不等王启反应过来,就拉起王启的手自顾自的朝屋里走去。
「徒儿,昨天我根据你提的办法思量了一下,再定制了一个训练方法,事不宜迟,立刻开始吧。」
握着宁妃雅的白嫩柔荑,王启内心立刻雀跃起来,从宁妃雅这幅亲昵的举止来看,昨天的放肆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但当被宁妃雅拉到自己房间时,王启内心又充斥着疑惑了。
宁妃雅松开王启的手,走到床前,踢掉皮鞋,露出被白袜包裹的玉足,侧身坐到床榻上,然后微张双臂,对着王启说道:「王启,过来,像昨天一样抱我。」
王启呼吸一停,忍不住喉头吞咽了几下,念头还没得及转过来,就发现身体已经走过去了。
宁妃雅低眉垂眸,神色依旧清冷和优雅,似乎自己说的话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一件一般。
看着这个一袭校服的如仙女子,对自己说出这样如同恋人一般暧昧的话,昨天所品尝的感觉再度浮现,让王启的理智逐渐消失,那完美的玉体再度被自己深深的搂入怀中。
玲珑有致,完美诱人的酮体再怀,王启恨不得立刻将其扒光大肆品尝,但准备肆虐的双手却忽然被宁妃雅按住,入耳的清冷声线让王启如淋冰水,什么欲望都消散一空,只剩下满脑子的仓惶。
「徒儿,你昨晚,对我起色欲了吧。」
「我……我……啊,那个是师徒感情的证明啊,嗯,就是这样的。」
「胡说八道,有哪个徒弟会用色欲对师傅表达感情的呢,这样不知所谓的理由,为师我回去一想就察觉到不对了。」
王启陡然一僵,昨天测试可行的方法居然被宁妃雅轻易否定,比起宁妃雅的说破,方法不行更让王启内心冰凉。
「但是呢……徒儿你也许天生的色胆包天呢,色欲熏心之下,居然能无视我对你造成的威压,虽然短暂,但你确实做到了,很了不起,那一瞬间,我也感受到你所散发的威压,赤裸裸的猎食者所拥有的眼神呢。」
「妃雅,那这样的话……你的意思是?」
宁妃雅的话让王启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但接下来的话,却让王启欣喜若狂,如处梦中。
「所以我想了一下,强者之心,首重胆魄,既然色欲能壮你胆,那就继续吧……同时,我再你心里面,不是冰清玉洁高不可攀的吗,这是自卑的弱者才会有的感觉,尝试着……征服我吧,将我作为你踏上强者之路的磨刀石,当年我父亲也是这样做得,也是作为师父所必须履行的义务。」
宁妃雅吐气如兰,虽然神色依旧清冷淡雅,但双眸间,却闪过一抹妖异的魅惑,看到王启呆住了,拉着王启的双手,缓缓放到自己臀后。
「该怎么做,为师并没这方面经验,所以你就随意发挥吧。」
这是真的吗,王启看着宁妃雅这幅千依百顺的摸样,幸福来得比想象的还要突然,王启只想抱着那部相机猛亲,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咦,徒儿你怎么了,不来吗?」
佳人发出催促,王启才猛然清醒过来,本能的大手张开,猛力捏揉着宁妃雅的翘臀,同时身体重重的压了上去。
宁妃雅被压倒在床上,听着耳边王启粗重的喘息,柔顺的调整着姿势,方便王启肆虐,鼻翼轻哼一声,美眸闪过一丝怪异的快意。
王启双手不断揉捏,喘着粗气不断在那细腻粉嫩的脖颈上亲吻舔弄,今天得到允许,便更是放肆,大嘴顺着脖颈一路上吻,渐渐移到脸颊上。
下巴,脸颊,王启以近乎虔诚礼佛一般的心态亲吻着,狂野中不乏细腻,但当他即将进攻那双淡粉色的朱唇时,却被一只柔荑所挡住了。
「徒儿,这里的话……可不行哦,毕竟为师还是傲天的未婚妻,可是要为他守贞的呢。」
「真的不行吗?」
这个关头,这个独拥宁妃雅的时刻,却听见其提起龙傲天这个名字,王启心头充斥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狂怒,低哑着声音问着。
宁妃雅沉默了数秒,似再考虑,然后带着有些妖娆的暧昧语调说道:「想要,就靠自己的手来争取吧,强者应该靠自己得到一切。」
王启没有察觉到宁妃雅自从进了这个房间后愈发艳媚的怪异,因为一反清冷的宁妃雅更让他神魂颠倒,理智全消,听到宁妃雅的话,王启内心的兽吼愈发猖狂,一手抓住宁妃雅捂嘴的柔荑,按到再床上,就要低头兽吻,却再此刻发现宁妃雅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嘴。
等将另外一只手也固定住的时候,王启却不急了,因为此刻的宁妃雅太诱人了,光洁白嫩如晶,带着非人美感的玉容上泛起一抹诱人的红晕,双眸半闭,似再配合王启,让他尽量少受自己威压,朱唇开合不定,吐出幽香火热的气息。
王启用自己的全部心神,自己的灵魂将这一幕记入心底,然后低下头,就在王启兽吻即将降临的一刻,宁妃雅却陡然一偏头,让王启吻到了床单。
「呵呵呵……」
银铃一般的笑声响起,王启即使色欲熏心,也不禁感到哑然失笑,没想到此刻的宁妃雅居然会表现出如此小女儿娇态和调皮。
但双手已被固定,宁妃雅偏头的举动,也不过是最后的挣扎,王启轻易的……便含上那淡粉色的朱唇。
王启闭上眼,此时此刻,他想全部心神的品尝着所感受到的一切,不想让宁妃雅的威压让自己此刻的记忆有任何的失色,但即使如此,也许是自己太靠近,也太放肆了,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这是因为宁妃雅心情波动而不自觉散发的气势压迫所致,本能的警告让王启恍惚间以为自己抱住亲吻的是一头足以毁天灭地的洪荒巨兽,不断散发着死亡的恐怖,但王启忍住了……忍住了内心的恐惧,忍住了本能的警告,虔诚而又迷恋的吻了下去。
香软的双唇,不足以让王启满足,他渴望着更深层次的占有,宁妃雅牙关紧闭,王启却福至心灵的不住用舌头挑弄着,费力不少,却终于撬开了门户,王启猛然进攻,一下子含住了宁妃雅不自觉吐出的丁香小舌,卖力的吸允,挑弄着。
如此的滑腻,如此的香甜……亦是如此的幸福,王启知道,万一弄到宁妃雅羞恼着,一合嘴巴,以她的实力,足以将任何深入她檀口中的异物一咬两断,但王启还是义无返顾的冲刺着,大口的吞咽着从两人唇舌交缠处混杂的液体,也卖力的拱动着,让宁妃雅也吞咽了不少两人混合的口水。
「不要啊……不行啊,为师是傲天的未婚妻啊……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徒弟接吻呢……不行啊……不要……停啊……不要……停啊。」
近乎呻吟一般的呢喃,带给王启非一般的快感,即使怀中这个丽人是那个天之骄子的未婚妻,即使两人是情深如海的恋人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压在床上肆意狼吻,只是宁妃雅最后吐出的呻吟句子,王启总是觉得像是不要停的要求,而不是不要,停止的娇羞抗拒。
闭上双眼的王启没有看到宁妃雅此刻有些诡异的神情变幻,时而冰清玉洁,娇羞万分,时候妖媚刻骨,快意非常,两者流转挣扎不定,但随着王启的深吻,那抹快意的妖媚愈发浓厚与明显,虽是隔着衣衫,王启也可以感觉到那不同寻常的饱满,坚挺,还有弹嫩。
深吻着,顺着欲望,王启双手伸到宁妃雅的酥胸住,准备大肆玩弄一番,却又被宁妃雅挡住,这次王启直接大力将宁妃雅护胸的双手打开,猛然捏住那对让自己往日只能偷看的玉女峰。
「嗯哼……傲天……傲天对不起……妃雅不仅守住嘴巴的纯洁,连胸部也守不住了呢……不仅没有让你摸过,却被年近五十,又老又丑的徒儿先摸了呢……」
宁妃雅散发着火热媚态的呻吟,还有略显怪异的话语终于让王启睁开双眼一看。
此刻宁妃雅明眸半闭,流露的尽是如水般的春情和媚意,语气如哭似泣,极为哀婉娇羞,玉容上红霞密布,但嘴角勾起的,却是极度妖媚甚至极为高兴的艳笑。
王启仿佛间,好像看见的是另外一个人一般,一个有着宁妃雅同样面貌的人,却有着不同的气质,一样的超凡美丽,此刻的宁妃雅却比任何一个时候都吸引自己,因为这是为了自己而绽放的美。
看到王启因为看呆自己容颜而停下的痴呆摸样,宁妃雅扑哧一笑,笑的端是风情万种,醉人心扉,然后媚眼如丝勾了王启一眼,用异样诱惑的语气说道:「呆子……怎么停了,为师有那么好看吗……那想不想看更好看的呢。」
此刻宁妃雅带给王启的威压近乎于无,但王启却被另外的东西所震慑了,只觉得宁妃雅的玉容在自己的视线中无限的放大,勾人心魄的话语一遍一遍的在自己心头放大,重复着,心灵中所有的一切,只有宁妃雅的话语在响彻,王启双眼渐渐茫然,略显痴呆的点着头。
「那给为师宽衣吧,为师的身子,以前可是从没被人看过的呢……今天,只给徒儿你一个人看。」
宁妃雅侧身躺在床上,朝着王启媚笑轻语,微微伸出手指勾了勾,受此媚态一激,王启眼中的茫然愈盛,呆呆的伸出手,开始脱宁妃雅的校服。
领带,衬衫,校裙……衣衫渐除,宁妃雅仅穿着素白的保守内衣裤,还有一双白袜子躺在床上,然后一个眼神示意王启停手。
虽然内心依旧欲望高涨,然不知为何,看到宁妃雅示意的眼神后,就呆呆的停下了手,只知道呆呆的看着宁妃雅那完美动人的酮体。
「我美吗?」
「美……」
痴呆着回答,回答的声音如被放慢了一般,拖长而麻木。
「你现在还怕我吗?」
「怕……」
「怕的话就先这样看着吧……熟悉一下为师再你面前赤身裸体的状态,也许会减少你对为师的敬畏哦。」
「是的……」
思想如同被冻结了一般,王启内心欲望依旧高炽,但却无法做出主动的反应,不知为何,王启觉得自己此刻的状态很不对,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就在此刻……耳边传来内心的兽吼声……
极度的愤怒……几乎要爆炸掉一般的愤怒,仿佛此时此刻的状态,对于内心的兽吼而言,是极度的侮辱,藐视。
愤怒的兽吼声愈发高涨,一波接一波是如此的鲜明,似再催促着什么,似再对什么战斗着。
吼叫声渐渐变大,变急促后,王启的眼神渐渐灵动起来。
终于,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之后,王启和宁妃雅同时闷哼一声,两人同时不自觉的捂着头,似有些难受。
好半响,王启才回过神来,却目瞪口呆的看着宁妃雅,虽然刚才的情景有些怪异,但眼前的宁妃雅美丽的酮体足以掩盖一切异样的思绪。
柔若无骨的娇躯就这样侧躺在床上,玉臂美腿春光袒露,仅穿胸罩内裤,不断娇喘着,额头泛出汗水,神色带着春意,却有些异样的茫然。
不知道为何,王启却忽然觉得此刻的宁妃雅,不仅那恐怖至极的威压感完全消除,还有异样的亲切感,和一股莫名而来的怪异感,好像此刻和宁妃雅心灵相连了一般,莫名其妙的知道宁妃雅此刻有些头疼。
「妃雅……」
「嗯……」
「你不舒服吗?」
「没有……我很好。」
看着雪白玉容上那抹不正常的苍白,还有额头泛起的汗水,王启内心被担忧所充斥了,终于想起刚才的怪异感受,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妃雅,你的头有些疼吧,不碍事吗?」
「启儿,为师知道你担心,但不碍事的,为师刚才好像不自觉的施展了迷心术一类的武功,但却被徒儿你破了,受到了一些反噬,但幸好没有造成内伤……虽然有些奇怪,为师以前可从没学过这一类武功啊,也许是武功成就后自然而然生成的神通吧,典籍早有记载,没想到今日却突然实现,也许是启儿你的好运气带给我的吧。」
宁妃雅摇了摇头,只觉得此刻脑海嗡嗡作响,但不知为何,她却展颜一笑,不自觉的对王启换上了更亲热的称呼。
王启有些茫然,这方面他可插不上嘴,但直觉却觉得,一切没那么简单,但看着此刻威压尽消,只剩下任其采摘的美丽,这些话就问不出口了。
「好了启儿,问那么多做什么,你的训练更重要啊,继续吧。」
宁妃雅妖娆一笑,就这样往前一扑,双臂环住王启的脖子,缓缓送上一个极其热情的吻。
被这突然而来的热情所惑,王启也啥都不想了,投入到更加激烈的热吻中去。
少了衣服的阻隔,那滑腻的肉体是如此的销魂,但不经意间,那擦碰而过的最后衣服却让王启倍加折磨,不自觉的双手伸到宁妃雅的胸罩上,试图解下,但王启虽然年纪颇大,但这样亲手揭开女人胸罩的经验可少的可怜,一时间竟忙的满头大汗,怎么也解不开。
「嘻嘻,启儿你真笨……好了,看好,为师教你怎么解,好好学着点,不然以后可是会被女孩子笑话的啊。」
王启笨手笨脚的举动让宁妃雅莞尔一笑,轻轻的推开了王启,然后当着王启的面开始解开自己的胸罩。
「真美……」
胸罩滑落,那暴露出来的美景却让王启由衷呆住了,雪白晶莹的肌肤自然不消去说,那即使没有胸罩包裹,也一样高耸坚挺向天的玉乳让王启不自觉的赞叹出声,乳晕和乳头全是粉红,尽显少女曼妙,虽然不大,不算丰乳,但一手也难以连根握住,更兼天生丽质,双峰自然集中,中间画着一道深深的乳沟。
王启的赞美似乎让宁妃雅非常受用,嬉笑间,宁妃雅缓缓站了起来,毫不避忌王启的视线,双手搭在自己内裤上,缓缓脱了下来。
「妃雅……你太美了。」
王启从没想过,世间居然存在这这么一具聚世间女子一切之美的酮体存在,俏乳傲挺,平坦小腹,如蛇柳腰,笔挺修长的美腿,还有胯下那芳草萋萋之地,无一不尽显造物恩赐,用目光看去,酮体每一寸都是那么的匀称美丽,如同造物主用尺子造出来的黄金比例一般。
迎接着王启的视线,宁妃雅好不避讳,甚至有些骄傲,有些受用,待内裤脱下后,就这样丢在床边,迎着灯光,站在王启面前任其观看,不做一丝遮掩。
「好看吗……想看的话,为师随时可以给你看哦。」
「妃雅……实在是太美了,我不仅想看,我还想摸呢。」
「嗯,好的……当然可以啦……尽情的摸吧,消除为师再启儿你心头那高不可攀的印象吧,师傅在徒儿心中显得太高贵可不是什么好事呢,不够亲切……当年父亲也是这样和我说的。」
面对王启更近一步的非分要求,宁妃雅不以为意,反而流露出极度的欢喜,似乎王启的要求深得她意。
玉腿迈动,走到王启身前缓缓坐下,自然而然的半靠在王启怀中,然后双手握住王启的手,放在自己酥胸前,略带甜腻的说道:「启儿……摸吧,大力一点也没事,为师经受的起。」
心中女神如此主动的邀请,王启哪能不从命,丰腻弹嫩的美乳在手,王启细细的把玩着,时而大力揉捏,时而温柔爱抚,两根手指不住在乳晕和乳尖处打转,如果不是宁妃雅不住热情的索吻,王启非要将这美丽至极的恩物含入口中,不玩至红肿不罢休。
「妃雅……你这样子做,对得起那个龙傲天吗?」
玩乳,亲嘴,尽情的品味着这个属于别人未婚妻的仙女,王启趁着闲暇时,坏笑的问了一句,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王启就觉得和宁妃雅好像心灵相连了一般,感觉到此刻的宁妃雅,内心只有无尽的甘愿,还有欢喜,丝毫不见半分不愉和抗拒,所以才会问出这句话,不怕出事。
「嗯啊……确实对不起傲天,但没办法的啦……你是我的徒弟啊,要教导好你,一点点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啦,只好对不起傲天了。」
宁妃雅的话让王启如同吃了春药一般,胯下硬的难受,不自觉的用胯下在宁妃雅赤裸的翘臀处滑动着。
「启儿,你也脱衣服吧,我们师徒赤裸相见,用你的话说……可以加深我们之间的师徒感情哦,来,刚才你帮为师脱衣服,现在为师来帮你吧。」
宁妃雅此刻变得热情无比,微微转身,任由王启的魔手在自己胸前揉捏着,眉眼如丝的开始脱其王启的衣服来。
带着汗臭的衣服脱下,露出王启满是皱纹,松弛赘肉的身体来,王启看着对面那副雪白完美,尽显青春芳华的美体,再看看自己日落西山,暮暮老矣的身躯,自卑再度浮了出来。
「不要自卑哦,因为你是的徒儿,所以为师最喜欢启儿你的身体了……给你点特别点的服务给你打打气吧。」
似乎感受到王启内心的自卑,宁妃雅不顾年龄的差别,温柔的安慰着,随后媚然一笑,缓缓低下螓首,张开檀口,竟张开咬住王启的内裤,用嘴来为王启脱内裤。
陡然跳出的肉棒猛然打在宁妃雅的脸上,却只是嘻嘻一笑,连羞涩都没有,带着温柔的媚笑继续低头。
当内裤被咬到王启脚下的时候,宁妃雅才抬起头,没有起身,反而刻意维持着趴伏在王启脚下的姿势,带着异样的魅惑媚态,对着王启柔声说道:「你看,你不必自卑,就算长的丑,有些老又如何,还不是有女人愿意为你用嘴巴脱内裤,自愿趴伏在你脚下,启儿……我知道,再你的心目中,看待我也和其他人一样,把我当高不可攀的仙子看待,只可远观无法接近,虽然这些都是因为我天性有些淡漠而造成的,但启儿你不必这样看我,再你面前,我会为你绽放出我全部的热情,所以……请不要把我当做仙子看待……哪怕是师傅之别也可以放在一边哦……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自愿匍匐在你脚边的女人………」
看着宁妃雅刻意维持着如此卑微的姿势,用如此温柔的语气传递着她的安慰,王启从那莫名而来的心灵连接中真切的感受到,此刻宁妃雅内心中,只有满满的温蔼,和慈爱,而这样自贱的目的,却是为了极其自己的自信心,不再自卑。
内心中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眼眶中有些发热,王启却强忍住了,哪怕这一幕的来由是如此的诡异,甚至充满恶意,但此时此刻,王启还是想要表示自己的坚强,不负宁妃雅的心意。
伸出双手,不带一丝欲望,却是无尽的感激,爱慕,将宁妃雅抱了起来,一时间,竟是无言。
宁妃雅似乎也是知道王启此刻的心情,也是不发一语,只是仅仅的相拥着,将自己的温暖传递过去,嘴上温蔼的笑容,却让此刻的宁妃雅看起来如此的高贵,美丽。
相拥好一会之后,王启伸出一只手,缓缓放到宁妃雅胯下,细细的婆娑那稀疏的毛发,还有那令无数男人贪婪渴求不已的圣洁之地,很郑重的问了一句:「妃雅……可以吗?」
「哎呀?如果给你的话,就真的很对不起傲天了……作为他的未婚妻和恋人,却把初夜给别人,但是,徒弟那么郑重的要求……我这个师傅不答应的话,似乎也很不好呢……启儿,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
宁妃雅的话似再苦恼,似再反问,但美眸转动间流露的魅惑春意,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同时双腿微张方便王启的爱抚,已经近乎邀请一般了。
王启用朝圣一般的态度,珍而重之的抱住宁妃雅,将其平放到床上,然后趴到宁妃雅跟前,凝视着以往根本不敢注视的美眸,低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师傅……还有,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第一个,也是我最后一个徒弟。」
哪怕是如此扭曲怪异的师徒教导场景,从两人口中吐出的爱意,却是如此的真实不虚。
王启笑着,笑的很浅,却前所未有的开心与幸福,双手搭住宁妃雅的一双玉腿,爱抚时万分留恋不舍,然后坚决的分开了宁妃雅的双腿,趴了上去,胯下肉棒早已经杀气腾腾。
就在此刻,宁妃雅却双手放在王启胸膛上,轻轻示意他听一下,再王启迷惑的眼光中,轻启朱唇说道:「启儿,我知你的心意……你的爱,为师很受用,也很高兴……但是现在,为师可不希望你如此……」
「这……这是什么意思?」
「启儿,你忘记我刚才所说的了吗,我不希望你将我看做仙女,又或者女神看待……现在你这幅摸样,哪怕为师把贞洁身子给了你,又如何呢,你依旧敬畏着为师,内心把为师当做破绽,以前是屈服于为师威压下的恐怖,现在是沉沦于对为师的爱中……但究其结果,又有何不同呢?」
「但……但是……」
「没有但是,不需你恐惧为师,也不需要你沉沦爱恋……如果决定以这种心态占有为师的话,可以,今夜过后,我俩再不相见,为师说到做到,至强者之路,只有完美的自我与心,容不下一丝破绽。」
「妃雅……不要啊,那……那今天我先不要你了,再等等吧,我会努力变强,等以后我做到的时候我们再……千万不要离开我啊……求你了。」
严词厉句之后,看着王启渐渐低落,惶恐的摸样,宁妃雅微叹一口气,才温柔的说道:「启儿,你不需那么沮丧,为师怎会轻易对你说离别,毕竟你是我最深爱的徒儿啊,今日不把身子交给你的话,只怕你郁卒多日,对心境反而有害……我要说的是,你以现在这种方法占有为师的话,对你以后绝无益处,而不是今天不给你。「「妃雅……那怎么办!」
「来,启儿,为师教你……你拿你那部摄像机过来,放在桌子上,将一会我们两发生的事情全部拍摄下来……然后,拿两条绳子出来……把为师双手捆起来……然后用你最邪恶,最肆无忌惮的发泄方式……来强奸为师,作贱为师……践踏为师的尊严乃至人格,甚至将为师当做一个发泄用的妓……妓女也成,征服我……而不是臣服在我裙下……」
宁妃雅的办法如此怪诞,王启听得目瞪口呆,即使赤身裸体,宁妃雅的一颦一笑,依旧仙姿怏然,淡雅万分,此刻更是带着三分妖娆媚态,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启儿,你要记得,你即将占有的,不是你情投意合的恋人,而是属于龙傲天的未婚妻,你要破灭我再你内心中留下的完美印象,你可以喜欢我,但绝不能迷恋我,你可以占有我,玩弄我,征服我,从而树立你的自信心,却绝不能将你的自我交付于我……其中的意味,你懂吗?」
「我……我有些糊涂了。」
直到此刻,王启愈发迷惑,搞不清楚宁妃雅到底意思如何,但是听到这略有矛盾的言语,却知道自己此刻不是不能彻底占有宁妃雅,心头又热起来了。
「哎,看来即使是这方面,也需要为师来引导你啊……真是个不开窍的鲁男子啊,启儿,你先去把你那部相机拿出来吧。」
宁妃雅唉声叹气,媚眼狠狠的剜了王启一眼,似再哀其不争,但摸样却倍加俏皮,似情人调情一般,王启迷迷糊糊的跑下床,快步跑去,拿着相机还有后来添购的摄像机回到床上。
宁妃雅拢了拢耳鬓厮磨而散落的秀发,示意王启拿着相机,然后起身,双膝并拢跪在床上,双手捂胸,对着王启媚声说道:「启儿,趁我此刻还是处子之身……你不想帮我拍个照,以后好回味留恋吗?」
「好……好的。」
虽然不知宁妃雅言行的含义,但王启闻言内心岂是火热二字能形容得了的,简直就是兽血沸腾了,王启随便把摄像机打开,放到桌子上就不再管了,然后举起相机,喘着粗气,一阵闪光灯过后,第一张相片拍了下来。
只不过过了一秒,宁妃雅的裸照便吐了出来,打着旋儿再半空中飘飞着,然后落到床上。
宁妃雅眼力突出,轻而易举的看到照片上自己的摸样。
冰洁仙子,却一丝不挂跪坐再床上,双手捂胸,玉容泛红,似有娇羞,但那动情甘愿的春意却瞒不住谁。
「嘻嘻……如果这张照片流落出去,为师可要身败名裂了呢……启儿,继续。」
宁妃雅此时不羞反笑,眼中痴热媚态愈发高炽,似乎想到什么极度快乐的事情一般,眉宇唇间快美笑意犹如涂蜜了一般,双手缓缓放下,却伸到自己玉女峰上,轻缓的捧了起来,娇躯刻意挺直,丁香小舌吐出,妖媚无比的再唇间滑动着。
「虽然这幅摸样很羞耻……但为了心爱的徒儿,为师可是什么尊严都顾不上了呢。」
随着闪光灯的闪烁,宁妃雅的笑意愈发妖媚,姿势不住变幻,但都是不变的诱惑与性感,口中不断吐出的话语,也是近乎自贱一般,冰洁仙子,陡然化身魅惑魔女,其中反差,让王启差点要喷出鼻血来。
「启儿,重头戏要来了哦……这个姿势,可要好好的多拍几张呢,嘻嘻……这里的风景,可是只为启儿你绽放的哦,为师真是个变态的女人……即使是妓女也不会像为师一样做出这么丢脸的姿势吧。」
宁妃雅靠在床边,双腿卷缩摆成M字形,最私密的桃源洞口,就这样呈现在王启的眼中,和相机的拍摄孔中。
王启呼吸重的几乎要带起回音,双眼满是血丝,稀疏整齐的森林下,是白嫩高耸,形状饱满诱人的玉户,微粉色的细缝紧紧的闭合着,此刻,这个哪怕是未婚夫都难得一见的美景,却被宁妃雅以如此淫秽的姿势暴露出来,而且这样还不止,宁妃雅柔荑下滑,伸到自己胯下,四根青葱一般的玉指,缓缓掰开自己的肉穴细缝,将里面粉色的肉洞给曝光出来。
王启看过去,还可以若隐若现的看见那粉色肉洞深处,一张灰白色,半透明的薄膜,那是贞洁的证明。
宁妃雅此刻,居然就这样抛弃了所有的自尊,以如此淫秽的姿势心甘情愿的掰穴给自己看,王启忽然有些懂了,宁妃雅此刻是以自己的言行来打破自己内心中那完美仙子的印象,让自己消除那威严不可侵犯倩影所留下的心灵破绽。
如此心意,让王启内心翻涌不已……最后只能化作决心,王启深呼吸了一口气,却停下了拍照,朝着宁妃雅有些邪恶的一笑,说道:「啊……这就是艳名响彻整个清茗学院,有着谪仙子之称的肉穴吗,看起来和我以前看过的那些妓女没什么区别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