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淫侠传

「啊……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本来就形如惊弓之鸟般的横艾,突然被游兆横身抱起,不禁失声惊呼,剧烈挣扎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在你眼里我就是毒蛇猛兽?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朝云?让你如此敬我远之?还差点摔伤自己,简直不可原谅」。似乎是越说越来气,游兆反手将怀中不住挣扎踢动的玉人俯身压在腿上,翘起那诱人无比的雪嫩园臀,随手就是一巴掌啪了下去。


「啪……」空旷无人的山中野地,霎时响起阵阵回音。


「啊……你……你可恶……」在相同的一天里,接连被不同的两个男人打屁股,对于一向个性坚韧的横艾来说,那份极端的羞耻和屈辱简直让她无法忍受,可是虚软无力的娇躯被游兆拦腰紧紧抱住,想要挣脱谈何容易。雪白细嫩的两条白玉般的美腿尽力踢蹬,双手抵于地上,上半身上下拼命摇摆,妄图挣脱,奈何游兆那双铁臂,紧如箍咒般,徒劳挣扎无果之下,想要大声怒骂出口,无奈搜索尽脑海深处所有骂人的话语,却怎么样也找不到可以尽泄心中郁闷之气的言辞去痛骂眼前尽显无耻的男子,你了半天,也只能脱口骂出可恶两字。


「啪……」「哼……你再如此乱动不休,我会毫不介意的马上要了你」。俯卧于腿上的雪白玉体本就极端喷血诱人,游兆也是在愤怒和尽力的克制下,方才没有乱了阵脚。可此刻佳人光裸的娇躯在自己腿上拼命挣扎,那曼妙的曲线隔着自己薄薄得衣裳,不断的摩擦着自己的腿部肌肤,使他的呼吸瞬间粗重许多。游兆双眸微眯,危险的眼神注视着俯身于自己腿上的佳人。


游兆那充满情欲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沙哑低层,却毫不减低其威吓的作用,因为它已经彻底的吓到了横艾。心中虽然羞愤难言,却再也不敢有丝毫妄动,静止下来转过螓首,见到游兆那充满危险的眼神,心中不禁一阵慌乱。她知道他的话完全不是在恐吓自己,因为此刻在自己的下腹处,正有一根坚硬的棒状物体,正蠢蠢欲动的直抵其上。


早经人事的她已远非当初的懵懂无知,又岂非不知那是何物?此情此景,她是深深的感受到那股威胁的存在,此番形式实在是怕再加深身体间的摩擦,挑起对方的情欲,哪里还敢再乱动不止。可心中的那份羞耻感又实在过于强烈,直憋的横艾一张如玉娇面涨的通红。


「你……你不可以……不能这么……对我……先把我……放下……再说……」。强忍着屈辱,横艾断断续续的要求道。怕再度刺激到他,又不能再度挣扎,是以横艾也只能无奈的要求他先把自己放下再说。


「我为什么不可以?那么谁可以?朝云吗?我知道在你心中只有他一个,但是我今天就非要你接纳我,无论是从心里上还是生理上,你可以试着抗拒看看,如果你能够拒绝我,我答应从此不再烦你,永远消失在你面前,如何?」。毫不犹豫的说出如此严重决绝的话,并不是因为游兆的自信心过分膨胀所致,他自然是有所依据。第一:一直在幕后暗中观察着横艾的他,心里自然是无比清楚的知道她如今的敏感体质,是无论如何都经不起男人的肆意撩拨的;第二:就是想要靠自己娴熟的御女手段,挑逗到她的神经和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为止,直到她受不了投降并且要求自己狠狠干她的时候,再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多么需要男人的抚慰,让她自甘堕落的臣服在自己胯下。


是以,在像是宣布完两人在未来的关系归属问题一样,不等横艾反应过来,就把趴伏在自己腿上的雪白娇躯反过身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俯身迅速的吻住那微张着喘息的樱樱小口。


「你……你想干什么……不要……呜……嗯……」。被游兆的过激言论震惊的有些呆滞的横艾,眼见游兆不但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妄图轻薄于自己,还马上付诸于行动,俯身往自己唇上吻来,不禁惊慌失措的挣扎起来。奈何,游兆虽然将自己翻了个身,可置于自己腰间的手,却是丝毫没有放松劲道,使得自己实在是挣脱无门。眼看着他那俊美中带着一丝邪笑的五官在自己眼中迅速放大,心中焦急更甚,不禁失声惊呼,正想抗议,却被吻个正着,剩下的话也尽数被堵于口中变成含糊不清的呻吟。火烧眉毛的当口,横艾虽思想恍惚,却是下意识的咬紧牙关,尽力将入侵者档于门外。


不同于爱郎那隐含无限爱怜的绵吻,身上的男子是那种极端霸道,尽显强烈占有欲的吻,仿佛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般,即霸道又不失技巧。狠狠覆住自己的双唇,用力吸允,粗狂的舌尖,擅自不住的顶弄着自己紧紧咬着的贝齿,妄想突破牙关,长驱直入,享用她嘴中甜美的香津。


横艾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在咬紧牙关的同时,双手抵在游兆坚实的胸前,拼命推拒抵抗着他的侵略,奈何,眼前的男子仿佛坐地生根了一般,自己拼尽全力,就是难以撼动他分毫。


似乎对怀中玉人的反应早已经预料到一般,横艾的剧烈挣扎扭动,并没有丝毫影响到游兆得动作,只是迫使他的动作更加疯狂无礼而已。游兆在痛吻怀中玉人的同时,伸出左手,直接覆在她胸前,抓住她那因为剧烈挣扎,而正不住颤动着的圆润坚挺的玉乳。入手的感觉是那么粉嫩坚挺,富有弹性,仿佛随时会脱手而出一般,使他止不住稍稍加大了抓捏的力道。


「嗯……呜呜……」。樱唇被侵犯的同时,胸前玉乳再度失守,横艾顿时狼狈无比,不是单单一个【急】字可以形容的。眼下的她的心情是极端的羞耻屈辱的。想要抬手护住胸前如玉椒乳,却是无法做到。因为在游兆探出左手揉捏她胸前玉乳的同时,早把右手伸长,抓住她的双手,置于她为躲避狼吻而不住左右摇摆的后脑下。还不忘用手臂尽头胳肢窝处用力下压,紧紧压住她那不盈一握的光裸腰身,使她没有丝毫挣扎反抗的余地。


面对游兆那堪称强烈无涛的疯狂攻势,横艾只觉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玉乳被那隐含无限热力的粗大手掌紧紧抓牢,一阵阵的酥麻感侵袭而来,刚刚才因为突发状况而稍稍平复的情欲,亦有重新复燃的势头。双唇被堵,呼吸异常急促的横艾,仿佛光靠鼻子呼吸已经无法满足那强烈的氧气需求,一直紧咬着的贝齿,终于因为强烈的生理反应而稍稍松开了一条缝。


面对在自己强势攻势下,娇躯逐渐酥软的怀中玉人所给予的机会,正等着机会的游兆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徘徊在粉嫩双唇之内贝齿之外的粗矿舌尖,迅速挤开那条小缝,瞬间长驱直入,紧紧缠绕住她那粉嫩的香舌,不让她有丝毫退却的机会。左手掌用力揉捏着她那粉嫩高耸的椒乳,粉嫩细腻的乳肉兀自不甘寂寞的从指缝间挤出,食中二指轻轻扫过那粉嫩的乳尖,不断来回轻夹拉扯着那顶端颤栗的蓓蕾。


游兆那般娴熟的技巧,岂是横艾这样体质的可人儿受得了的,此番双管齐下,直把她逗弄的娇躯愈加酥软,再没有丝毫力气作出反抗的举动,高耸的酥胸亦因为呼吸的越发急促而不住的高低起伏着,原本红艳的娇面愈发显得红润,若不是嘴儿被游兆堵个结实,怕那娇腻悦耳的呻吟都要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游兆已经悄悄放开了原本紧紧抓住她至于脑后的双手,只是被那层层波浪似的快感冲击的迷迷糊糊的横艾仍然没有发觉而已,兀自双手还垂放在脑后。游兆收回的右手也已经覆在她的右乳上,轻柔的揉搓着,不时还用那粗糙的食指指腹在那挺翘的乳尖周围画着圈圈,惹得怀中玉人阵阵轻颤,雪白修长的如玉美腿不住胡乱张合蹬踢着,动作虽略显急躁,但却不失优雅,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眼看怀中玉人的抵抗情绪被自己的手段渐渐征服,仿佛知道眼前的女子已经不具任何反抗之力一般,游兆不失时机的放开紧紧压着她光滑紧致的腰身的手臂,稍稍调整了下坐姿,放开那早已经被自己疯狂痛吻而导致一片红肿的红艳双唇,只是带着满脸戏虐邪笑的注视着怀中那不住轻嘘娇喘着的如玉佳人。此时的横艾,早已经媚态尽露,那充满梦幻般的星眸中,尽是难以掩藏的春色,小口微张着,仿佛等待着男人的肆意采摘。全身都泛起一片潮红。此情此景,直钩的游兆心里犹如虫蚁在不断啃噬着一般,再也按耐不住,迅速探出右手不着痕迹的伸向那正不住张合蹬踢着的修长双腿之间,轻轻覆盖其上。感觉到手中的温热湿滑感,灵活的手指时而轻扫过那幽谷嫩唇,时而又轻抚着那一簇幽幽青草。他知道,此时的横艾尚欠缺些火候,如果太过激进的话,可能导致她会在瞬间清醒,那时想要再从新开始,就不会这么顺利了。是以,尽管心中难耐那份悸动,手上的攻势却丝毫未有过放松。


「哦……嗯……」。面对游兆那近乎疯狂的攻势,横艾几度都差点窒息,幸而游兆仿佛经验异常丰富,总在她即将受不住时稍稍放开她的樱唇,让她得以有些许喘息的时间。可要说他的攻势可是丝毫未有停顿过,几乎在放开她樱唇的同时,必会加重胸前椒乳上的劲道,让自己虽然得以呼吸顺畅,却是被那如潮快感冲击的意识凌乱,脑海中一片迷糊,根本无法组织起抵抗他那疯狂攻势的办法。


此时,游兆虽彻底放开了那被他蹂躏得早已经红肿不堪的粉嫩双唇,却是转移阵地般的开始在自己腿间的幽谷口肆意游动,似乎为着即将开始的攻城略地做准备一般。


稍稍恢复一些意识的横艾,此刻亦感觉到那徘徊在自己腿间幽谷口的魔手,虽说已经是浑身酥软,几乎丧失了所有抵抗能力,但是,心中仅剩的那一丝清明,却不允许自己就这么任由他予取予求。再加上被熟悉的战友如此侵犯,心中本就感觉无限羞耻和屈辱,偏偏眼下自己的身体又是如此的不争气,丝毫承受不了男人的挑拨,腿间那早已经春泉潺潺流淌不息的湿滑感觉,横艾自然也能够感觉到。眼见最后的那道防线即将失守,羞愤交加之下,赶紧使劲夹紧白嫩修长的双腿,妄图阻止那正在自己羞处不停撩拨的魔手。


「咦!看来我是低估了你的意志力了宝贝,不过你放心,我说道做到,没有得到你的同意,我绝对不会霸王硬上弓强暴与你,只是你可千万要撑住了,万一你要是撑不住的话,求我干你,我会非常乐意帮忙的,哈哈……」。横艾的抵抗似乎使得游兆颇为吃惊,不曾想到,都已经被快感折腾的媚眼如丝了,居然还能在心中留下一丝清明,在稍怔的一怔后,游兆亦不感觉到有什么挫败感,只是更加充满邪气的调侃怀中佳人。


「你……你无耻……还说什么……不强迫……难道……难道这些都……是我自愿的不成……」。对于眼前男子的无理说辞,横艾几乎为之气结,如此这般非礼于人,还表现的那么君子风度,仿佛自己是个淫贱不堪的妓女一般,是自己求他非礼自己。怎么以前自己从来不知道他居然是个如此无赖的家伙,到此时才看清他的真面目,可惜为时已晚。


「哦,是吗?倒像是我冤枉你了,你自己看看清楚,现在是谁紧紧夹着人家的手,不让人收回?这样的举动,不是在乞求男人给予你更加强烈的快感,便是舍不得人家的手抽离你那淫荡的蜜穴,不然,你说我该作何感想?」不理会横艾心中的屈辱想法,被那双雪白修长的粉嫩玉腿紧紧夹着的粗大手掌还颇合时宜的动上一动,仿佛言语的提醒不足以唤醒她,还需要手势的配合才能让她醒悟自己的淫浪一般。


「啊……?」。被游兆那充满耻笑和羞辱的言语一击,横艾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确实不妥,给了他一个加以羞辱自己的借口,似乎还真像那么回事,搞得自己无言以对。可是以刚刚的情况,不夹紧他那只在自己腿间作恶的手,难道要放任它攻城略地,肆意玩弄自己的私密吗?


「看看,你看看,都提醒你了,你还是不放,真想要的话,可以直说,哥哥我比较喜欢坦率的女孩哦」。游兆的目的,当然是希望用极尽羞辱的言辞,迫使横艾放开夹紧的大腿,好让自己可以肆意为所欲为。


「你……你胡说……我……我……你……」。我我你你了半天,心里既委屈又羞耻的横艾就是憋不出一个字,可以加以反击他对自己的恶意羞辱,想要放开,证明自己的无辜,却又害怕这一放会使得他更加得寸进尺的玩弄自己;不放开的话,无疑是印证了他的说辞。心中百感纠结,却始终拿不定主意该放松还是继续夹着,横艾急的美眸中泛起一层水雾。


「好宝贝,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你是在邀请我品尝你的美味喽,那我就不客气了」。游兆对着她露出邪恶的一笑,旋即迅速俯首擒住那兀自颤巍巍的坚挺玉乳顶端的粉红蓓蕾,一口含了进去。


「不要……啊……哦……别这样……」。发觉到游兆即将会有的举动,横艾疾呼着抗议出声,奈何话才出口,胸前玉乳已经再度失守。抗议的言语亦尽数化作满口压抑的呻吟。被含住的乳首,传来一阵湿热的感觉,略显粗糙的舌尖,不住的顶弄着她那敏感的部位,那阵阵温热酸麻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横艾只觉得全身上下仅存的那么一点力气,几乎瞬间被彻底掏空,除了一阵阵的轻颤之外,再也无法作出其他反应。


口中蓓蕾的幼嫩香甜令游兆感觉无比享受,舌尖不住轻扫顶弄,牙齿轻轻咬住那幼嫩的乳首轻咬扯动,那极佳的弹性,使得那高耸的玉峰几度几乎脱离口中,游兆只得再度伸出左手,抓住那粉嫩高耸的山峰,不让其有机会脱离自己的口腔。


「哦……恩……」。那疼痛中带着丝丝酸麻的感觉,快速的在横艾的胸臆间弥漫开来。致使她的娇躯愈发酸软无力,乳峰上那酸麻的感觉变得愈发难捱,似有渐渐转变成麻痒的形势。口中无意识的发出阵阵低吟,再也顾不得那仍然坚守在自己股间私密处的魔手,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原本夹得紧紧的修长玉腿,又再度开始了胡乱蹬踢,似乎想把那难言却令人羞耻的感觉藉此全部蹬处体外,她的大脑几乎麻痹,已经差不多空白一片。


感觉到怀中玉人终于乱了阵脚,松开了紧紧夹着自己的右手,游兆不但未有丝毫松懈,动作反而更加紧锣密鼓起来。原本只是紧抓着玉人乳峰的左手,瞬间加大力道,大力揉捏那娇嫩的乳肉,口中的粗舌亦开始不住舔弄起那已经变硬的蓓蕾。已经恢复自由的右手,即刻紧握成拳,并单独伸出了一根中指,在那早已经蜜液横流的嫩唇处轻刮几下后,迅速准确无比的插了进去。


「啊……」。幽谷蜜穴处那异物的突然入侵,令横艾失声惊呼。宛若快要断气一般,低垂的螓首猛然抬起,上半身亦在瞬间高高挺起,使得原本被男子紧紧握住含住乳首的椒乳彻底脱离了他的掌握,兀自上下弹跳不止。急促的呼吸使得胸部不住起伏,带动那对骄人的玉峰颤动不休。原本就已经是备受快感折磨,将近高潮的超敏感娇躯,在游兆的中指突然插入下,被瞬间送上了高潮。


看着怀中玉人那诱人至极的摸样,游兆在心痒难耐之余,也禁不住暗暗吃惊。原本就已经知道横艾的身体异常敏感,却不曾想到居然敏感至此,在自己随随便便的玩弄之下就已经达到首次高潮,看来自己在驯服她的过程中,应该会省力很多了。


高潮后的横艾显得迷迷糊糊,尽显娇羞媚态,眼眸轻轻闭着,颤口微张,似乎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当中。


「怎么样?你可爽了,可哥哥我还没有发泄出来呢!想不到你的身体居然这般淫荡不堪,随便几下就能玩到你高潮泄身,还说什么不要不要,装什么矜持?


」游兆知道,眼前的佳人,毕竟非寻常女子,因为体质的关系,自己要想驯服她的肉体,确不是难事。但是要想连她的心一并收了,却也并不容易。当务之急,还是抓紧机会对她进行残酷的羞辱,让她在沉沦于快感的同时,意识到自己肉体的强烈渴求,而自己就是可以满足她的人,从而连心一起沦陷。


「嗯……不是的……不是这样……我……呜呜……」。听到游兆所说的那些极具羞辱性的言辞,横艾心里禁不住泛起阵阵苦涩的滋味。想要反驳,却实在词穷,自己的身体的确不争气,在他那花样百出的淫玩下,虽然心理极度抗拒,但是却无论如何抵不过肉体的背叛,居然瞬间被送上高潮,难怪他会如此看轻自己。


「我……求你……了……饶了我……」。万般无奈之下,深知自己体质特殊的横艾,唯有放低姿态,开口求饶。以免让他继续玩弄下去,那自己绝对会在他面前丑态百出,还谈什么尊严和人格等等。


「终于肯开口求饶了吗?我是不是听错了?堂堂大汉帝国尖兵部队——飞羽成员的【横艾】居然也有会被男人淫玩到开口求饶的一天?还是说是我搞错了,你根本不是那个高贵出尘宛若仙子下凡的横艾?」。听到怀中玉人羞耻难捱的轻声求饶,游兆非但没有住口的打算,反而一棍打死的作法,令横艾只想找条地缝钻下去,永远都不再出来见人了。


「别再说了……求你了……还不行……行吗……呜呜……?」。仿佛再也无法承受那巨大的羞辱,横艾的声音瞬间提高了许多,简直像是呐喊出来一般,断断续续的说完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想想也是,自己是何等身份地位,突然遭遇了这么多简直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体质突然转变的无比敏感不说,还被那该死的鳗鱼给……之后自己险遭毒手,突然出现了个男人救了自己,还是自己生死与共,亲密无间的战友。满以为是险中遇贵人,老天还算对自己不薄,谁知道所谓贵人突然变狼人,居然也对自己心存垂涎,妄图得到自己,自己究竟是招谁惹谁了?怎么会一下子发生这么多的怪事?老天爷究竟在和自己开什么玩笑?种种遭遇怎不教她伤心欲泣。


眼见怀中玉人在自己不断残酷的羞辱打击下终于崩溃,痛哭失声,游兆心里亦产生了阵阵疼痛。自己是喜欢她没错,但是为了得到她,如此这般羞辱作践于她,难道真是自己所愿?但是如果自己心软,那么要如何才能够拥有这般出色美丽的女子?况且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一旦离开羽之部,也就只能眼见疆吾等人坐拥美娇娘了。到时候再来后悔,还有用吗?想到此处,游兆亦只有狠下心来。


「真想不到我们宝贝的笑容甜美的足以腻死人,可哭起来的样子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啊!让人更想好好疼爱你了,真是个天生就具有勾引男人资本的尤物啊!


」。游兆口中尽吐轻浮之词,插入横艾蜜穴的手指亦开始慢慢弯曲起来,形成了以个钩,翘起的指尖猛然顶上了那娇嫩蜜穴的上缘处。


「啊……不要……喔……可恶……你……你还想……怎么样……?」感受到侵入蜜穴中的手指开始动作,横艾不禁惊呼一声,责问起游兆来了。眼前这个极端无耻可恶的男子,怎么就是不肯放过自己。


「我想怎么样,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宝贝?好吧!看在你刚刚开口求饶的份上,只要你叫声好听的,我就不再为难于你,成全你想为朝云守贞的愿望,如何?


」游兆说完,好整以暇的看着横艾,满脸戏虐的样子,仿佛是在看她究竟会如何选择一般。


「你……你妄想……啊……别……」。想都不想就马上拒绝了游兆的条件,要想让她叫出那无比羞人的称呼,对象还是爱郎以外的男人,打死她也做不到。


不想回绝的话还没有说完,腿间蜜穴里弯曲着的手指,就那样猛然抽出。那粗大的指节,刮过那层层粉嫩的褶皱,带起阵阵疼痛并夹杂着一丝丝酥麻的感觉,迅速穿透蜜穴,直达子宫深处,引起蜜穴内里的子宫壁阵阵痉挛。还没完全从高潮的余韵中复苏过来的肉体,突遭此番袭击,彻底打断了横艾尚未说完的话,只能脱口惨呼出声。


「我已经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答应不干你了,没想到就连这么个小小的要求,你都吝于答应,难道在你内心深处是想我好好的干你一场吗?好!既然如此,我乐意的很」。仿佛早就料想到横艾会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一般,早有准备的游兆在她话还没来的及说完时就假装生气似的,猛然发动攻击。


「不……不要……这样……啊……哦……停……我叫……我叫……求你快停下……嗯……」。心中虽是百般羞耻不愿,奈何敏感的身体实在不堪游兆那般无耻手段,如若不尽快投降,到时候必定更加难捱那无尽快感冲击,处境只怕会更加令自己羞耻百倍。是以横艾只好选择了暂时妥协。


「现在想叫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为了惩罚你刚刚的不配合,就这样叫吧!直到叫到我满意为止,我这手自然就停了」。话虽如此,游兆的语气却是丝毫没有惩罚一个人该有的怒气,反而带着些恶意的玩笑似的,蜜穴中的手指已经伸直,不断的做着抽插动作。


「哦……我……不知道……该怎么……叫……啊……」。听他如此说,横艾当然知道他是故意整自己,但是那又能怎么样?自己对此有办法吗?确切的说,自己现在所扮演的角色,只不过是他砧板上的肉而已,尽管横艾心知自己的处境,但是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我说过了,你只管放开口叫,只要我满意了,自然停手」。游兆不紧不慢的说道。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哪还轮到他来急,该急的应该是她才对,自己只顾着别让蜜穴中的手指停下即可轻松逼她就范了。


「可……可是……这太……羞人了……嗯……哦……别……不要……啊……」。横艾迟迟没有叫出口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确实太过羞人,二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叫,他才会饶过自己。而此刻的游兆,心里当然明白原因,知道怀中玉人因为羞耻心过重,还有那份骄傲和自尊在作祟,是以迟迟不叫。看来还是欠缺了一把火啊!在心中如此想道。游兆不再理会横艾的话,撤出犹在佳人蜜穴中肆意作恶后沾满蜜液的手指,将之伸到她横艾眼前。


「宝贝,你看你多热情啊!这么多的水,看来朝云享受的还不止你那天仙般的美貌和魔鬼般的身材哦,还有这个堪称极品的蜜穴,居然还是名器」。那沾满蜜液的手指兀自在横艾头上晃动,籍着耀眼的阳光,阵阵闪耀。


「别……别这样……」。眼见游兆居然将那羞人的蜜液给自己看,横艾不禁羞愧欲死,赶忙转过螓首不敢再看。


「磁……磁……,哇!这滋味可真是香醇甜美啊!」游兆将手指伸到嘴巴,轻轻的舔了几下,感觉入口的味道,一股子香甜中带着清香,不禁连声赞叹不已。这个动作横艾没有看见,却是听的一清二楚,不明所以的她本能的回头想看看他在干什么?不想一看之下,羞的她几欲昏厥过去。眼前的男子,居然在舔食着那刚刚才从自己蜜穴中抽出还沾满着蜜液的手指,不,应该说他居然在吃自己的爱液。


「啊……别……好羞啊……」。羞急之下,横艾赶忙再度转过螓首,对于眼前令自己羞愧欲死的情景再不敢多看一眼。


看着怀中玉人如此娇羞万般,媚态尽露的模样,游兆心里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怎么了宝贝?害羞了吗?不过这味道真是好极了,这般美味我又怎么好意思独享呢!来,宝贝快张开嘴巴,让哥哥我喂你一点,让你也尝尝你自己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味道。说完,游兆便用左手板正横艾的螓首,俯身往那娇艳欲滴的粉嫩红唇亲吻下去。


本来一听说游兆要让自己也尝尝那蜜液的味道,横艾就已经被吓个半死,刚想做出挣扎,螓首却被游兆扳了过来,被迫面对着他。那孔武有力的铁臂,紧紧按着自己的螓首,根本动弹不了。羞急中看着那迅速在眼前放大的英俊面孔,横艾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不……不要……好脏……唔……」。话未说完,已经被游兆吻了个结实。


后面的话亦被其突然顶入的粗大舌头给堵了回去。被那粗大的舌头猛然侵入自己的口腔之中,雄浑的男性气息夹杂着一丝咸咸的味道,亦随之进入口鼻当中,并且直呛入喉。


激吻了好半晌,游兆才放开她那不住使劲却无法摇动的螓首,满脸邪笑的看着呼吸急促的横艾:「味道怎么样宝贝?你看我对你多好,你不肯好好配合叫声好听的,我非但没有惩罚你,还不计前嫌的奖励你好吃的东西,那可是你自己制造的哦,是不是很感动啊?」「你……你可恶……我……我叫……还不行……吗……只求你说话……算话……放过我……嗯……」。横艾被整的毫无还手之力,却还不知他还有多少手段等着自己,只求能快点脱离这无尽的羞辱,是以再度开口服软。


「好,我听着呢,你开始吧!」游兆好整以暇的望着在自己轮番凌辱下,终于妥协的绝色佳人。


「哦……哥……好了吧……」。鼓足勇气,横艾终于轻叫了声哥,话音出口却是羞的不敢看身上的男子,那娇羞中带着妩媚的样子,直叫游兆心里犹如鹿撞。口中却是不肯轻易饶过她。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