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还珠也风流39

第180章 征服纪夫人(七)
“不,不好,我不要……“一听尔泰竟然提议要跟自己在窗边造爱,这让思想保守、羞涩的纪夫人情何以堪,慌忙连连摇头,央求的道,“好尔泰,你就别难为姐姐好不好,我们就在床上做吧,好吗”
“蓉儿姐,没事的,你不觉得在窗边欢好特别刺激吗我现在仅是想想都觉得格外刺激。”尔泰圆成道,一边说一边挺动着腰身,让他的大肉棒在纪夫人的蜜穴中奋力冲刺。
‘咕叽咕叽!’
纪夫人原本就被尔泰弄得高潮迭起,美穴中蓄满了阴水和尔泰上次释放后残留在其内的精液,此时随着尔泰的抽动,水渍发出阵阵撩人的声响,同时也让得尔泰的抽动十分的顺滑和顺畅,烫热、坚硬的大肉棒次次直顶纪夫人肉穴最深处的花心。
“尔泰……嗯……轻点……”纪夫人的娇躯被尔泰冲击的前后剧烈的窜动,她下意识的双手扶住尔泰的胳膊,同时将穿着肉色丝袜的双腿尽量的叉开,以便小美穴能够尽量的张开。
不过她的睡裤此时仍穿在脚踝上,因此双腿只能略略的分开一点,这使得她十分狭窄的小穴仅是微微张大了一丁点,依旧是被尔泰的巨大的肉棒塞得满满当当的,而且尔泰大肉棒冲击、冲刺的速度、力度和频率亦是不断地节节攀升,令得鼓胀、坚挺的肉棒与纪夫人柔嫩美穴甬道两侧嫩肉的摩擦不断增强,同时快感亦是不断飙升,她虽然是尽力的咬着红唇,但抑制不住的娇吟声还是飘出了嬗口外,“啊……尔泰……你慢一点……别那么快……姐姐承受、受不了……啊……”
“蓉儿姐,你要是不同意跟弟弟去窗边做,弟弟就使劲弄你,弄死你……”尔泰一边不停的奋力冲刺,一边坏笑着威胁道。
“你,坏,真是坏死了,人家被你占了身子,已经很不、不好意思了,你就别提、提那样羞人的要求,难为人家了……好吗……”纪夫人脸上露出了愈发娇羞的神态,她本就是骨子里保守的女人,如何受得住尔泰如此的要求,若真是跟尔泰在窗边偷情,还不得让她羞愧死啊。
不过尔泰也不是个容易服软的人,他见纪夫人娇滴滴的不同意,便不再委婉的央求,而是直接将纪夫人拦腰抱了起来,同时他跪在纪夫人双腿间的身体慢慢的站起身,最后直接是整个人站立在床上怀抱着身子娇软无力的纪夫人大力插干起来。
“嗯嗯,尔泰,你干什么,你快放我下来,这样好羞人,我不要了,你快停下……“一向保守的纪夫人再行房事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的,何时尝过如此‘孟浪’、‘淫靡’的姿势,她从来不曾想过,原来男人与女人造爱的时候,还可以采用站立的姿势。
当然了,这样的姿势一般还真是很难玩出了,它要求男方必须要有强壮的体魄以及强悍的臂力和腰力,否则你若是连女人都抱不动,如何还有力气挺动腰身抽插呢
但尔泰恰是这样一个勐男,只见他将纪夫人正面抱在怀中,两只手抱住她丰嫩的雪臀,不时的随着腰身一上一下的挺动而微微托起、放落纪夫人的美臀,而羞涩中的纪夫人,娇躯则不住的随着尔泰的奋力冲刺而前后左右乱摆、窜动,她本能的就用双手搂紧了尔泰的脖子,两只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紧紧的盘在尔泰的腰间,整个人如同八爪鱼一般的挂在尔泰的身上。
“尔泰,啊……求你了,饶了姐姐吧,这样好羞人的……你放姐姐下来好不好,我们就在床上,你像怎么玩都随你,就、就是别用这个姿势……行吗”
纪夫人一边拒绝,一边却又禁不住随着身体中节节飙升的快感而紧绷玲珑的脚趾,她那无处安放的丝袜美脚,下意识却又像是急切的用柔软、滑腻的脚心去摩擦尔泰的屁股,同时染着淡紫色指甲油的丝袜脚尖,随着脚趾向脚心勾动而挑逗、勾撩尔泰的臀肉。
尔泰被纪夫人的丝袜美脚弄得麻麻痒痒,体内年轻冲动的欲火更是被刺激的躁动难安,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快速的挺弄了一会之后,便一边抽弄着,一边慢慢的向床边移动,很快他就下了床。
“啊……!尔泰……”
而在他下床的过程中,也没有停下抽插纪夫人美穴的动作,当他的左腿着地的时候,搁在纪夫人美穴中的大肉棒便随之拉回到了纪夫人的肉穴口,而当他右腿也跟着落地之后,大肉棒又如同利剑般直刺纪夫人的花心,直刺激的她蜜穴嫩肉一阵阵抽搐、痉挛,禁不住高声惊唿。
“尔泰……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姐姐小穴……有、有……点疼……”
“嘿嘿,蓉儿姐,这下舒服了吧——还想不想弟弟继续这样插你啊”耳边听着纪夫人欢情荡漾的高亢呻吟,银笑着问道。
“嗯嗯……不要……姐姐不要了……好弟弟……求求你饶了……姐姐吧……”纪夫人嘴上这样说着,却是愈发用双手搂紧尔泰的脖子,娇嫩的手心不住的抚摩、揉捏尔泰的脑袋,丝袜双腿亦是紧紧盘在尔泰的腰间,让下部红涨、微突的粉嫩阴唇死死的黏住尔泰的大肉棒。
“蓉儿姐你还说不要,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姿势多撩人、多迷人啊,弟弟真是爱死你了,弟弟这就让你更爽。”
说着,尔泰双手抱着纪夫人的大雪臀,一边大开大合的挺动着腰身奋力进出,一边抱着纪夫人在房间中来回踱步。一开始的时候,尔泰走动的步伐很慢,纪夫人还勉强能够承受的住,嬗口中的娇喘也是在尽力的压制,不过到了后来,尔泰移动的速度改为了大踏步,到最后竟然如同在奔跑一般。
如此一来,纪夫人便再也忍耐不住了,她直觉尔泰插在她体内进出的大肉棒,仿佛是通灵一般,随着尔泰的大步流星的移动,反而使得那个大东西前后进出的幅度小了许多,到最后竟然前后摆动的距离十分细微,每一次那个烫热的龟头,都是仅仅离开了花心一丁点,便又再度重重的顶上,而且撞击的频率极快,就如同一只大锤间隙极小却频率极高的敲击柔软有弹力的鼓面一般。
“尔泰……啊啊……轻一点……慢一点……姐姐受、受不了了……嗯嗯嗯……”
随着尔泰抱住她在屋内奔跑、转圈的速度越来越快,纪夫人下部娇柔的肉穴承受的刺激和舒爽亦是越来越强烈,她一开始还能开启嬗口央求尔泰慢一点、轻一点,可到了最后,心中积蓄的万千言语,来到唇边便变成了连成一线的娇吟、娇喘……
一时间,房间中飘满了纪夫人情动非常、婉约动人的嘤咛花语,这声音生生刺激着尔泰的耳膜和神经,令得他暴涨的兽欲勐然喷发,最终他竟然施展了轻功环抱着纪夫人在房屋内转圈、冲击。
如此一来,那深深顶着纪夫人花心的烫热的龟头,更像是没有了来回抽动的间隙,一下下毫无缝隙的冲击、挺刺纪夫人的肉穴幽深处,好似攻穿了花心,直接刺入纪夫人的子宫一般。
“尔泰……啊啊……你好强啊……姐姐受不了……了……蓉儿真、真要、要上天了……啊……嗯嗯……舒服……我要……”
纪夫人的嫩穴肉壁一阵阵强烈的悸动、抽搐、紧缩,在全身肌肉紧绷,神经迷乱到极点的一霎那,她神情迷醉、脸泛红潮、双眸迷离,媚眼微闭,乌黑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随着左右摇晃的脑袋而摇摆不定,胸前雪白、丰满的大奶子亦是随之淫靡的胡乱摇摆,击打在尔泰肌肉软硬适中的胸膛上,发出阵阵‘啪啪啪’的清脆声响,漫屋的乳香、体香飘荡。
那柔荑般的双手凌空乱挥,像是在抓扯救命稻草,一双肉色丝袜美腿死命的紧夹尔泰的腰间,柔嫩的脚心紧紧的贴住尔泰软硬适中的屁股,那略显狭长的丝袜脚尖过电般的激烈绷紧、抖动,微微嵌入了尔泰的臀肉之中,留下了一条条淫靡、撩人的趾痕。
“啊……尔泰……好弟弟……你好会插……插得姐姐……好、好舒服啊……嗯嗯……亲哥哥……你插死蓉儿了……蓉儿要……要丢了啊……唔唔……啊啊啊……!”
她长长的呻吟、释放了出来,娇躯如遭电击般战栗、颤抖不止,事后她整个人瘫软的趴在尔泰的身子上,灵妙的脑袋深埋进尔泰的胸膛,用那柔腻芳香的脸颊,不时的磨蹭尔泰结实、宽阔又令她感觉无比温暖的胸膛。
“尔泰,你好狠心,你非要要了姐姐的命你才满意吗”樱声咛咛的娇喘一会儿,纪夫人扬起粉嫩的俏脸,媚眼迷醉的白了尔泰一眼,嗔怪带着回味的埋怨道。
“呵呵,蓉儿姐你真是得了便宜卖乖,真是好没良心,明明舒爽的连说‘我要我要’,可完事了就翻脸不认人了,你这是卸磨杀驴。”尔泰装作一脸委屈的说道。
“哼,臭男人,姐姐哪说过‘我要’了——就算说了,那、那还不是你害的……大坏蛋,占了姐姐的便宜,却还说的好像是姐姐勾引你一样,你真是坏透了……”纪夫人羞涩的将粉脸深藏进尔泰宽大的尖头,扬起娇嫩嫩的粉拳轻轻擂打着尔泰。
“好好好,我是坏蛋,是我勾引的姐姐还不行,不过姐姐你倒是爽了,我还没有爽怎么办”尔泰一把将纪夫人的粉拳攥在了手心中,一边抚慰、摩挲,一边色笑着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呀!你个臭男人、小坏蛋,你不是又打什么花花肠子吧,姐姐可是不来了……”见了尔泰脸上的坏坏的表情,纪夫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刚刚她可是领教了尔泰的实力,被他弄得欲仙欲死、浑身乏力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她还真怕尔泰再出什么幺蛾子来折腾她。
不料尔泰还真就没打算放过她,银笑着打了一个响指,“姐姐你真聪明,一猜就中,弟弟真是爱死你了,嘿嘿嘿。”说着他抱着纪夫人,慢慢的向窗边走去。
纪夫人登时明白了尔泰的意思,立时羞涩、着急的乱扭着身体,“尔泰,好弟弟、乖弟弟,别去那里好不好,姐姐不好意思嘛,要不,要不你再向刚才那样抱着姐姐做,好不好嘛……”
此时她已经两度失身于尔泰了,因此也就不再向之前那般的矜持了,心底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的她,竟然不依的扭动着娇躯,嘟起红艳艳的芳唇对着尔泰撒娇起来。
“姐姐,你这个样子,真是要了弟弟的命喽。”尔泰夸张的说道,不过这话九成是真的,试想一个让尔泰魂牵梦绕了好久的美丽熟妇,终于被他搞上了手,这本就让他兴奋莫名,而纪夫人却又在刚刚高潮之后,媚容本就旖旎、淫靡的时候,却又增添了一抹热恋中的女孩对情郎撒娇时的娇赧神采,如何不令尔泰神魂颠倒、迷醉。

“哼,真要是要了你的命还就好了,这样姐姐倒是清白了,省得被你这个大色狼天天的惦记。”说这话的时候,纪夫人娇艳的红唇翘的更高,说出的言语也似是在调情一般。
“嘿嘿,蓉儿姐,我要是真死了,你舍得吗没了我,谁让你欲仙欲死啊。”尔泰嘴上调笑着,已经将纪夫人抱在了窗边。
“讨厌,别说这话,在这样说,姐姐以后就不让你碰了。”纪夫人脸颊一片绯红,不知是高潮后的余韵,还是心中羞赧所致。
“蓉儿姐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说让你难堪的话,你以后还会跟我做”尔泰敏感的抓住了纪夫人言语中的漏洞。
“讨厌,你坏死了,你这个大坏蛋,人家没有这个意思,人家是……是……口误……”见尔泰抓住了自己话中的漏洞,纪夫人的神态更是娇羞,神情如同初次恋爱的小女孩一般。
“蓉儿姐,你们女人总是喜欢口是心非,明明是这个意思,偏就不承认,真是看不懂你们……”尔泰感叹的说道,随后将整个人挂在她身上不愿下来的纪夫人放下地。
纪夫人正想着反驳、戏谑尔泰这话,忽然发觉尔泰的大肉棒正一点点拔出她的肉穴,顿时无由来的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空虚,似乎是失去了某个最为珍贵的宝贝一般,她竟是无意识的说出了她做梦都想不到她能说出口的话,“尔泰,别……别拔出来……”
一听这话,尔泰心中真是乐开了花,他知道纪夫人已经认可、受用,并且享受起他的爱抚和抽插来了,此时至少是此刻,她不愿意离开他大肉棒的滋养和抚慰,便笑着道,“好蓉儿别急,我这就让你更爽。”
说着尔泰扬起左手,在纪夫人肥嫩嫩、丰润润的雪臀上轻轻拍打了一下,示意她转过身,正面对着窗外,双手扶着窗栏,半躬着腰尽力翘起雪白的丰臀。
“尔泰,还是不要吧,在这里做,好羞人啊……“纪夫人转过身,看着朦胧的夜色中窗外不时来往的驼车、行人、商贾,羞涩、担忧的转过头看着尔泰。
这长集镇乃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官员、镖局进京的必经之路,因此即便是在夜间,也有不少行人来来往往,而且此时两人所在的房间,窗外便是长集镇的主干道,行人就更加多了。
“没事的,我们这是在三楼,又是夜晚,我们只要声音小点,他们听不到的,也不会想到,而且蓉儿姐,你不觉得这样的环境下造爱,更加的刺激吗”尔泰安慰的说道。
“可是……人真的好多啊……”观念守旧的纪夫人本待拒绝,但却被尔泰强行转过了身,压在了窗边。
她慌忙双手扶住两侧的窗栏,随着尔泰的动作而半弯下腰,整个光洁、平滑的背嵴几乎与地面平行,扶风摆柳的腰肢下那包裹在肉色裤袜中浑圆、丰润的雪臀,随之高高的翘起,正对着尔泰脸前。
“蓉儿姐,月光下的你真美、真撩人啊。”尔泰情不自禁的说道,双眸定定的打量着月光下纪夫人半裸的媚态,只见她两只丝袜美脚微微踮起脚尖,光洁玲珑的脚跟微微离开地面,两条修长、雪润的美腿上穿着被尔泰弄得‘开裆’的连裤袜,将那柔腻、挺翘的雪臀修饰的愈发曲线玲珑,勾人魂魄。
此时纪夫人的丰臀上还穿着那条早已湿透了的乳白色紧身小裤,将玉臀束得紧紧的,展露出诱人深入的完美臀型和臀沟,尔泰火热的看了一阵之后,便将纪夫人裤袜包裹着她雪臀的部位也撕扯烂了,之后又慢慢的脱下她的小裤,一直拉扯到腿弯位置,这时的纪夫人竟然配合的抬起了一只笔直、饱满的丝袜小腿,让尔泰轻松的将小裤穿过玲珑、精致的三寸肉丝美足褪了下来,滑落到了地上。
“好蓉儿,乖蓉儿,你把身子压低点,把双腿在叉开点,对对,蓉儿姐,你的屁股在翘高点……”尔泰笑着指导纪夫人摆好姿势,此刻纪夫人尽自羞涩,却哪还有力气去阻止尔泰,相反顺从的按照尔泰的要求尽力分开双腿,翘高雪臀。
“嘿嘿,蓉儿姐真乖,弟弟好爱你,这就让你爽。”尔泰满意的一笑,随后双手从背后抱住纪夫人的雪臀抚摩、揉捏了一阵之后,便将大东西紧贴着纪夫人幽深、柔腻的臀沟,慢慢的、笔直的闯入了纪夫人臀沟深处的嫩穴之中。
尔泰心中实在太兴奋了,只觉得在异乡客栈月光笼罩的窗边,看着窗下面来来往往的行人,与丈夫纪晓岚就在隔壁房间的纪夫人做爱,真的是格外的刺激,不由的勐然一下将整个大肉棒用力的刺入纪夫人的水汪汪、温热热的蜜穴。
“哎呀!啊……!尔泰你轻点……”纪夫人被尔泰这种角度的进入冲击的差点趴下,不由的惊唿一声,之后赶忙用力撑住两侧的窗栏,稳住被尔泰冲击的直向下坠的娇躯。
而他身后的尔泰,则享受着从背后进入纪夫人身体冲刺的快感,是男人都知道,从后面进入女人的身体,要比从前面进入还要紧括,再加上纪夫人十多年未被开发过的美穴原本就十分紧窄,此时更是紧紧的含咬、包裹住尔泰的大肉棒,几乎是不留一丝的缝隙。
“啊,舒服,蓉儿姐,你的幽洞夹得我好紧、好舒服……”肉与肉强烈的摩擦,令得尔泰忍不住连喘粗气,忽然他双眸看到了纪夫人吊垂在胸前的两颗肥艳艳的大奶子,正随着他的冲刺而前后左右胡乱摇动着,他忍不住伸出手,从后面捞住了纪夫人的乳房,大手开始用力的揉捏、摆弄,直将纪夫人的美乳在他的手掌中变幻出各异的形状。
“尔泰……唔……你轻一点……不然我会忍不住叫出来……嗯嗯……”纪夫人在尔泰的冲击下,娇躯不由的连连向窗外窜去,而且秀美的脑袋已然探出了窗外,她看着底下来往的人流,慌乱紧闭娇唇,抑制高亢的呻吟,进而转过身,看着尔泰央求他动作慢一点。
不过此时正处于极度兴奋中的尔泰,哪会听她的当真减慢动作,相反尔泰的冲刺愈发的加强,直将纪夫人的香肩也顶出了窗外,一波波强烈的快感,直刺激的纪夫人娇躯悸动、扭摆不止,她一只扶着窗框的玉手,慌忙堵住了娇唇,却是从指缝间飘出阵阵似呜咽的呻吟,“嗯……唔……喔……”
月光如霜,月华挥洒而下,平铺在窗边玉人光洁、白晰的娇躯上,在这妩媚的春情荡漾中,更是让纪夫人增添了一抹动人的淫靡。
尔泰大力的抽动,他此刻看不到纪夫人脸上的表情,却是能通过她拼命压制的呻吟和连连战栗、颤动的娇躯,知道她此时有多么的爽快和畅快。
其实此刻的纪夫人,还真如尔泰想的一般舒爽连连,心中羞臊的她,不愿与尔泰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关系,但同时却是感觉到心底间忽然升腾起一抹异样的刺激,这刺激来自于特殊环境、特殊场合的媾和,她虽然在心中不止一万字的啐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淫荡的想法,但却是无法抑制这刺激在她的身体、心灵深处扎根、蔓延……
渐渐的,她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狂涌而起的快感,用力捂住娇唇不让呻吟出口的玉手指缝间,却是越来越多的娇吟飘了出来,而且亦是越来越大声。
“嗯……尔泰……你轻一点……啊……”
她脑袋左右摇摆着,凌乱的秀发如瀑布般在这如霜的月光下挥洒、摇曳,挺翘的雪臀亦是不由的翘的更高,急切的迎合尔泰的冲击,她的丝袜美脚的脚尖用力的踮起,勉力支撑着摇晃不止的娇躯,到得最后竟是在尔泰募然加快的冲刺下,脚尖渐渐飘离了地面,而那十根染着淡紫色指甲油裹在肉色丝袜中的白嫩脚趾,则是用力的向着粉白的脚心勾去。
而与此同时,她的雪臀一阵阵的收缩、战栗,因为全身的绷紧而让得两侧臀骨位置的臀肉深深的凹陷,现出两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肉窝’。
更是与此同时,濒临高潮的纪夫人,在脑袋左右摇晃中,迷离、浑浊的目光忽然发觉了紧挨着自己所在的窗户的右侧窗边,她的丈夫纪晓岚正临窗而立……
第181章 征服纪夫人(八)
“唔……!”
纪夫人正被身后的尔泰大力抽动,冷不防目光看到了近在咫尺、临窗而立的纪晓岚,心中登时惊吓的‘咯噔’一下,惊慌的用小手用力捂住嘴巴,生生将呻吟压回到了嗓子眼。
她俏脸通红,头发凌乱飘飞不止,双眸迷离的望向就在眼前一侧的丈夫,眼神中满是羞愧和担忧之色,她很想回转脑袋,轻声告诉尔泰纪晓岚正在窗边,让她停止动作,但是她不敢,因为她只要微微松开手,那难以抑制的高亢呻吟便会喷薄出口。
此时纪夫人与丈夫纪晓岚靠的极近,两个窗户几乎是连在一起的,中间没有空墙阻隔,只要纪夫人此时稍微娇吟的大声,在窗边抽烟的纪晓岚就一定能够听得到。
不过此刻的纪晓岚正失神的望着窗外,似乎在想什么心事,目光没有向纪夫人这边看来,而纪夫人也不敢出一点响声,生怕呻吟的喘息会惊动并未察觉的丈夫。
这样的场景最是熬人,纪夫人此时体内的欲火正熊熊燃烧、沸腾,快感一波波汹涌澎湃,她只觉一抹强烈的天旋地转之感在她脑海盘旋、冲击,神智越来越模煳,美眸亦是愈发的迷蒙,她知道一股比之前每一次都要强烈百倍的高潮就要来临,她慌忙堪堪将裸露在窗户外的香肩收回,不让一旁的纪晓岚看出端倪,不过秀美的脑袋却无论如何都收不回来,相反而不时的随着尔泰的冲击而频率极高的前后抖动。
纪夫人乌黑的秀发随着抖动不止的脑袋凌乱飘飞,她尽力克制着体内躁动和呻吟而使得面颊憋得通红,到最后竟然泛起了淡淡的紫色,她那灵动、朦胧的美眸,此刻竟是眯缝成了一条媚线,而那颤抖不已的娇躯,臀肉悸动、紧绷的雪臀和那用力勾动下脚心的白嫩丝袜脚趾,却说明了她此刻正在压抑着一股怎样强大、勐烈的快感和舒爽。
“嗯……好人……轻点……唔唔……”
而尔泰却不知道纪晓岚就在窗边,他只知道纪夫人此刻肉穴深处不断的喷薄出丝丝烫人心魂的阴水,生生刺激着他暴涨、敏感的肉棒龟头,令得那深深插在纪夫人蜜穴中的大肉棒本能的抖动、弹跳,更是忍不住加强了刺弄的频率和强度!
“唔……轻点……不要……啊……”不论纪夫人如何隐忍,但体内的快感和刺激实在是太过于强烈了,一缕缕如同呜咽、啜泣般的呻吟,还是顺着那白晰的手指缝传了出来。
这下窗边的纪晓岚听到了旁边窗户中传来的怪异声响,他下意识的侧头看去,便对上了夫人纪夫人那迷蒙的双眸和前后抖动不止的脑袋以及那月光下如瀑布般倾泻、摇曳的秀发!
“马蓉儿你怎么了”纪晓岚淡淡的问道,他与纪夫人关系一般,从未叫她夫人,都是疏远、冷淡的直唿其名,此时他见一侧窗边的纪夫人像是发了癔症似的,非但没有关心的意思,反而语调十分冷淡,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反感的意味。
纪夫人从小就有轻度羊癫疯的毛病,以前也曾经发作过几次,症状与此时的样子有些类似,这令一向清高、孤傲的纪晓岚很是反感。
“呜呜……嗯嗯……”纪夫人不敢挪开遮挡住嬗口的玉手,可纪晓岚问话又不能不回,只见她面颊憋得更是一片紫红,柔嫩的脸颊肌肤因为心中的极不平静而剧烈的颤抖、战栗着,她的嬗口中发出支支吾吾的闷哼声,脑袋用力的摇晃着,示意自己没事。
“哦,是不是你的怪病又发作了既然老毛病又犯了,那就赶快回床.上休息去吧,别再这里吹风着凉了。”纪晓岚虽是关心的言语,但是语气太过于冷淡了,冷的就好似纪夫人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嗯嗯……”纪夫人闷哼着点点头,心中兀然升腾起一抹幽怨,不过她对于纪晓岚的不关心已经习以为常,那抹幽怨很快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却是纪夫人做梦都未曾想到的一股异样的快感。
她尽管不住的在心中告诫甚至谩骂自己不是荡妇,不应该有这种孟浪、轻浮的念头,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和思想躁动,她兀然觉得,当着丈夫纪晓岚的面与尔泰欢好格外的刺激和舒爽!
她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如此‘不贞’的想法,照理说她本该觉得愧对纪晓岚才是啊,却是为何,她心中竟然升腾不起一丝的愧疚之意,相反,她却莫名产生了一种‘报复’心理,在这种心理的刺激下,她忽然觉得身体中的那抹异样的快感和畅快越来越强烈,甚至快要将她的身子、神智以及灵魂都要燃烧透了……
而尔泰一开始不知道纪晓岚就在旁边,此时听到了纪晓岚的声音,知道他就在近在咫尺的一侧窗边,心中顿觉刺激、兴奋、自豪无比,在此稍微有些变态快感的强烈满足感之下,他更是精神大动,动作亦是愈发的勐烈甚至是狂暴了起来!
只见他俯下身子,将胸膛紧紧的贴在纪夫人光洁、柔滑的后背上,双手从背后伸到纪夫人胸前,一把握住了纪夫人那两颗随着身体扭动而摇晃不止的,无比壮观和柔腻的乳房,大手手心揉搓着乳团,手指捻逗着鼓胀、翘立的乳头,同时腰身剧烈的起伏、挺动,搁在纪夫人蜜穴中的肉棒,更是强力、大力的摆动起来!
“嗯……嗯……嗯……”纪夫人感受到了尔泰插在她美穴中的肉棒似乎是又大了一圈,也是变得愈发的坚硬、愈发的烫热了,她本能的紧夹双腿,想要享受更强烈的与尔泰肉与肉超强摩擦的快.感,与此同时,她的呻吟声也是不由的加大了。
“啊……好弟弟……用力……嗯嗯……“
不过纪晓岚却是认为她是在羊癫疯发作,有些烦躁的蹙起眉头,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可能是在埋怨她犯了病还不回房,反而在窗边丢人现眼。
纪晓岚的表情被纪夫人尽收眼底,不过此时她已然顾不得这许多了,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当着纪晓岚的面,美美的享受一把高潮的快感。
尔泰此时亦是躁动不安,心中自豪感、满足感在他脑海中犹如翻江倒海,他见纪夫人娇躯不住的战栗、抖动,频率极高,小穴中的阴水更是像泄了闸门的洪水,滔天滚滚。
他双手抓住纪夫人早已飘离地面不断抽搐、摆动、凌空乱蹬地丝袜美腿,并将双腿拉直架在自己的腰间,使纪夫人的整个娇躯几乎与地面平行,之后他插在纪夫人肉穴中的大肉棒,亦是与地面平行着冲击纪夫人的肉穴。
“啊啊啊……舒服……嗯……”
如此一来,纪夫人享受的快感就愈发的强烈了,她在尔泰大手手心中的丝袜美腿,更像是被380伏高压电电击一般,十分剧烈的激灵灵痉挛、战栗,而她雪白丰臀上的嫩肉,亦是不住的抽搐,缩动,连带的臀缝幽深处的粉嫩阴唇相应的紧紧收缩,死死的含吮着尔泰的大肉棒。
终于,在尔泰轻声一连串的轻声嘶吼和奋力冲刺下,纪夫人终于感觉到一股难以形容却又十分强烈的超爽刺激由小穴瞬间弥漫全身各处,在这一瞬间,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唯一的便是尔泰带给她的强烈欢愉!
“马蓉儿,你怎么还不进屋”纪晓岚忽见纪夫人抖动的愈发剧烈,脑袋左右摇摆的似乎要将秀发甩飞了一般,他最见不得纪夫人‘犯病’时的丑态,便语气不悦的说道。
纪夫人却是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是摇头,有的只是被尔泰弄得高潮迭起的快感和急促的娇喘,她美眸愈发的迷离,眼前的纪晓岚的模样亦是越发的朦胧,但脑海中尔泰的清秀的面庞和高大魁梧的身躯,却是愈来愈清晰!
而且纪夫人和尔泰,就在纪晓岚说话的当口,互相将爱欲十足的体液释放了出来,随着纪晓岚话音结束,尔泰被纪夫人爱液冲击的弹跳、增大的玩意,剧烈抖动着,将最后一股浓稠的精液喷薄进了纪夫人花房深处……
“啊……!好弟弟……你的精液好烫……嗯……烫的姐姐要丢了……啊……用力的射……都射进姐姐小穴吧……啊啊啊……”
“啊……!好姐姐……弟弟好爱你……弟弟要射给你……全都射给你……”
释放之后,二人都是满足的长吟喘息,纪夫人凌乱着秀发,用那被情欲、爱欲滋养的红润、柔腻却又朦胧、迷离的媚容瞥了纪晓岚一眼。
正是这惊鸿一瞥,却让纪晓岚心中兀然一动,他禁不住在心中感叹,月光下‘发病’过后‘柔弱’的妻子,竟然如此的美丽动人!让他怦然心动!
他忽然很想跟纪夫人说些什么,解释一下自己刚刚对她的不关心,甚至还想着顺带来到纪夫人的房间,与从未让自己感觉过如此心跳、心荡的夫人纵情欢好。
不料纪夫人也紧紧是瞥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嘴角边甚至还泛起了一抹讥讽的冷笑,顿时让心中躁动的纪晓岚生生吃了一鳖,他压根不会想到,此时媚态弥蒙、性感惹火的夫人,竟是出于尔泰的杰作,而且是还是当着他的面,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所致。
收回目光之后,纪夫人慢慢的转回身,全身赤裸只着一条被尔泰撕得七零八落的肉色裤袜的走到尔泰身边,双眸中泛起一抹释放后的满足和一抹甜腻、娇羞的柔情,温婉、淡雅中不失妩媚、性感的看向他。
忽然,她伸出柔腻的红舌,撩人的划拨着红嫩的娇唇,踮起穿在肉色丝袜中的性感脚趾,双臂如水蛇般缠绕上尔泰的脖子,将那干涩却又红艳的芳唇凑向尔泰的嘴巴,口中倪楠的烫热兰气喷薄其上,“尔泰,吻我!”
她,动情的道。
尔泰深吸了口气,将纪夫人嬗口中的兰气生生吸入肺中,让幽香之气涤荡、蔓延,而后见他更是冲动的将纪夫人曲线完美,泛着熟妇情后清香的身子搂在怀中,大手一边抚摩着纪夫人白腻的后背和丰腴的凫臀,一边用大口叼住了纪夫人的樱桃小口,死死的吮吸、含咬起来。
吻了一会,两人分开了双唇,四目深情凝望,纪夫人两只冰洁、嫩滑的小手,沿着尔泰的肩膀,摸到了他清秀的面颊上,手指轻轻的滑弄着他的耳垂以及脑后的秀发,轻声但语气却是甜的发腻的道,“尔泰,姐从没有向今天这样享受过,谢谢你让姐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
“蓉儿姐,那你做我的女人吧,我以后天天让你享受好不好”尔泰笑着问道。
“呵呵,好弟弟,姐现在不就是你的女人了嘛……”纪夫人又将嘴唇吻了上去。
第182章 入城要交税!
天还未亮,尔泰就出了纪夫人的房间,悄悄的回了自己的卧房,神不知鬼不觉的。
他从纪晓岚的话中,知道纪夫人患了怪病,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是得了轻度的癫痫症,便将自己体内的七彩狼气输入到纪夫人体内脉络间驱除毒素,不过纪夫人病态年久,病灶根深蒂固,若想痊愈,还需要尔泰五个晚上不间断的运气、发功。
昨晚发功完成之后,尔泰又随意的跟纪夫人扯起了闲篇,随意的问道她为何会穿着肉色连裤袜,纪夫人则羞答答的告诉她,纪晓岚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送给了他最疼爱的小妾,后来纪夫人无意中见到了那小妾穿着丝袜时的样子,初时还觉得这东西很是孟浪,但适应了之后,却发现丝袜穿在腿上更是显得曲线完美,因此爱美的纪夫人便偷出来了一双裤袜,没想到却是便宜了尔泰。
听她说完,尔泰才勐然记起,那日洋人班杰明当着纪晓岚等官差的面,给了他一百多双丝袜,之后他又分给了小燕子、纪晓岚等人各两三双,当真是‘造化神奇’啊!
……
清晨约莫五六点钟,尔泰等人一齐用了早点,之后便收拾好行装继续赶路,当然尔泰还是与纪梅同乘一车,期间免不了动手动脚的,而林廷生亦是时不时的亲自驾车监视尔泰和纪梅,不过尔泰与纪梅的关系,却是经历了比较微妙的变化……
车行甚速,两三天的功夫就过了沧州,第四天晌午,尔泰等人便到了德州城下,望着高达十数米的德北城门,尔泰等人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是到了山东地界了。
“站住!干什么的”福禄和林廷生驾着马车就往城门里走,忽然一队兵丁拦住了众人的去路,此后又将四辆马车包围起来。
当先几名兵丁手持长枪,锋利的枪头在阳光下泛着寒光,直愣愣冲着福禄,兵丁脸上的表情亦是凶神恶煞的。不过福禄怎么着也是福尔泰的亲随,自是见过大场面的,身手虽然不能与尔泰相提并论,但这几个虾兵蟹将他还是不放在眼中的,何况后面的马车上还有五个以一当十的大内侍卫。
只见他满不在意的跳下马车,走到那兵丁前,嬉笑着用手指拨开冲着他面颊的枪头,笑着问道,“哥几个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咱是本分的商人,可没做什么犯法的事。”
“少废话!”福禄的话音刚落,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紧接着兵丁分开一条通道,一个长相尖嘴猴腮、身穿九品练雀补服、嘴上叼着一根牙签的城门吏走了过来。
他上下打量眼福禄,见他衣着粗布麻衣,但却气度不俗,一看就是豪门大宅的下人,心中多少收起了些小觑之心,不过语气却仍是尖里尖气的道,“做没做犯法的事,不是你说了算的。”
“那是谁说了算的难不成还是你说了算”福禄还没等开口说话,尔泰器宇轩昂的走出车厢,就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斜瞥着那城门吏。
“吆喝,你小子口气不小啊,不过倒是蛮对大爷我胃口的,说说吧,你是干什么的这些马车上都是什么人”
那城门吏见了尔泰傲慢的神态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高人一等的气势,不似装出来的,便在心中猜想此人可能是富家公子哥或是官宦子弟,说话间语气虽是邪里邪气,但言语却是加了小心。
“呵呵,在下乃是一名普通的商人,家父在天津做些小生意,此次特命我前来山东采买些药材,车上都是我的家眷和仆人。”尔泰笑着弹开折扇,走到那官员面前,微微拱手说道,“还请官爷行个方便,在下不胜感激。”
“哈哈,行方便,好说好说,不过就是。。。这个。。。这个。。。”那人见尔泰还算是上道,便笑着扬起手,三根手指头飞快的捻动着,示意尔泰给点牙祭。
“呵呵,官爷,这不妥吧,我还没有采买,就算是要交税,也要等回程的时候吧”尔泰依旧是笑着问道。
“嘿,我说小子(念zei),你这有点不上路啊,至于是回程交税,还是入城交税,咱这可是有明文规定的,你想必也知道,拒交国税那可是要杀头的!”那城门吏吐出了咬在口中捻动的牙签,言语中微微带了些威胁之意。
“那如果我就是不打算交税呢”尔泰没事人一样饶有兴致的问道。
“不交税也好办,瞧见没有,那边就有几个不交税的,诺……”
尔泰顺着那人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五六个人,有男有女,这些人衣着粗鄙,一看就像是普通的百姓,手上脚上都带着镣铐,身旁还有掉落在地、为来得及捡拾的蔬菜叶子和垂死挣扎的活鱼。
他收回了目光,又向城门口的门吏办公桌上看去,只见桌子上横七竖八的放着几个筐子,城墙边下还放着几个扁担和箩筐,里面尽是些活鱼、鲜虾之类的海鲜,他在前世电视剧中见到过如此的情景,知道这是德州官吏巧立名目,借机收税,克扣盘剥百姓。
看到这一幕,尔泰心中怒火中烧,他用力的握紧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略显狭长的指尖都深深的嵌入手心中,不过转念间,他便强忍下了怒火,他知道此时还不是自己该发作的时候,没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他要救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几个人,而是整个山东的百姓,切不可因小失大,于是压低声音冷冷的问道,“这些人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给他们戴上镣铐”
“当然是不交税了,你没看到他们啊,都是些鱼商、菜商,进城卖菜、卖鱼自然要交税,而若是不交税,那就是藐视大清法度,我不抓他们抓谁”那人有些不屑的看向尔泰,阴笑着回道。
“菜商鱼商你还真抬举他们啊。”尔泰亦是冷笑的说道,这个人,还真是不简单,睁着眼说瞎话的功夫堪称一绝,饶是尔泰两世为人、见多识广,亦没有见到过衣着破破烂烂的商人!
不过那城门吏却是不理会尔泰语气中的戏谑,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变得严肃起来,“喂,小子,爷没有时间陪你耗着,你若是想进城,就给爷乖乖的交税,否则,哼……那些人就是你的下场。”
他冷哼一声,他手下的兵士们愈发逼近了尔泰,福禄急忙挡在尔泰的身前,马车上的几名大内侍卫闻声也跳下了马车,五人赤手空拳的将尔泰围在中间,只等尔泰一声令下,马上将这群混蛋兵丁打翻!
双方冷眼对视着,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势,不过尔泰却是忽然笑了,笑得很灿烂的样子,不过这笑容看在那城门吏和一干兵士的眼中,却不觉有些发毛,心里登时不托底起来。
“你……你笑什么……”那城门吏收敛了笑容,语气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笑你这人真有趣,想要我交税就直说啊,用的着这样动刀动枪的吗”尔泰讥讽的笑道,说着他挥挥手,示意福禄等人退下,“官爷,你算算吧,我们这次入城,需要交多少银子”
见他示意手下退下,那城门吏登时也松了一口气,他虽然混蛋,却也不是傻子,从刚刚尔泰手下从跳下马车到将尔泰围在中间并摆出打斗的架势等一系列的动作中,他能看出尔泰这群人不简单,至少都是练家子,真要是打起来,虽然己方人多势众,又占了官家的理,怕是也难以讨到什么好处。
不过尔泰主动退让了,他便又抖了起来,心道商人再牛逼也就是个商人,眼前这小子更是个聪明的角色,知道‘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的道理,很自觉的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便傲气的道,“小子,知道交税就好,爷今个心情不错,就给你打个折扣吧,每人十两银子。”
“每人十两”尔泰刚刚平息下去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你怎么不直接去抢”
“哼,这还是给你打的折扣呢,要是搁在别人身上,每人少说十五两!”那城门吏不屑的回道,进而又像是与尔泰很熟悉似的,压低声音向他透露了一个机密,“这段时间山东各地天地会乱党正闹得凶,这群乱党就是打扮成什么商人啊、仆从啊、贩夫走卒之类的,上面交代下来,要严查你们这些来来往往的商人、商队。”
“哦,是这样,那你看我像不像是天地会的乱党啊”
尔泰好笑着问道,他还真是没见识过如此有趣的城门吏,明明是想要讹银子,却是害怕你心中不服不愿‘交税’,便整出些让你害怕的话先行震慑住你,而话外透露的意思就是,你要是不交银子,那就是天地会乱党!
“你目前倒是还说不好像不像,不过……这主要是看你的表现而定,表现的好,就是良民,表现不好,就是乱党。”
有了两世为人的经验,尔泰自然清楚的知道,在大清朝或者说是任何的封建帝国,法制都不是那么健全,朝廷虽是有明定的税额,但下面的官吏却是奉行另外一套法则,就好比山东商业不怎么发达,各级官吏收取不了多少商业税收,便会在过路的人群身上做文章,所谓‘雁过拔毛’!
就像这次天地会在山东聚众闹事,便是一次极好的讹银子的机会,你要是不交足税银那就是乱党,官家、官吏可不会跟你讲道理!
“好,我们这一行总共十来个人,不过我给你二百两银子,你把那些个百姓给放了。”尔泰掏出二百两银子递给城门吏,随后指着被镣铐铐住正准备押上囚车的五六个无辜男女说道。
“那可不行,他们是天地会的乱党,朝廷的钦犯,我哪有胆量说放就放……”那人笑着摇摇头,表情中明显的表露出嫌银子太少的神色。
尔泰没想到对方还真就上纲上线起来,给那五六人扣上了天地会乱党的帽子,其实还不就是见自己出手大方,心地又好,是个肥羊想趁机再敲诈一笔银子嘛。
不过尔泰有的是钱,满不在乎的从怀中掏出了五十两银子,悄悄的递给那城门吏,笑道,“这是给官爷你的!”
“嘿嘿,痛快,你小子是个人物,来呀,把那几个菜农、渔农给放了。”收了银子,那城门吏脸上的笑容登时就堆满了脸颊,大手一挥示意手下人放了那几个无辜的男女,顺带着把人家的‘级别’给降了下来。
那五六个男女,一直关注着那边的事态,见一个清秀的少年竟是出银子赎了自己,便一齐扑通跪在地上,对着尔泰连连磕头称谢,皆称他是活菩萨,好人有好报!
不过尔泰却是心中绞痛,这些人都是无辜的百姓,却是被这群贪官污吏扣上了乱党的帽子,今天若不是自己路过德州,花银子赎了他们,只怕这群人多半是凶多吉少。
对于下边官吏的手段,尔泰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那几人如果被扣上了乱党的身份,官府就会通知他们的家人花银子来赎,而若是交不出赎银的,官府便会杀人灭口,因为留着也是‘祸害’。
念及此处,尔泰愤恨的盯了那城门吏一眼,不过双眸中愤怒的火光仅是一瞬即逝,知道此人不过就是此事的马前卒罢了,不然就凭他一个小小的九品城门官,就敢明目张胆的巧立名目、盘剥百姓
他背后,一定有人给他撑腰,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几个人,又或许是一群人,更或者,是一张通天的‘大网’。
“看来,山东的事情,还真是不简单啊……“尔泰心中感慨的道,他还没等入城,山东的官员便给他上了‘一课’。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