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堂 奸诈满路2

高衙内轻轻将她打横抱起。林娘子小嘴终得解脱,双手搂着奸夫脖子,一时
恋奸情热,见他这般温柔体贴,不由在奸夫怀中主动又与他再热吻一回,这才任
他一边吻着自己,一边将自己横身抱回隔壁主房内,放至平日与林冲共睡的主人
床上。
高衙内上床侧搂着林娘子,取过美妇枕下一张香帕,为林娘子擦拭全身香汗。
见锦儿俏眼羞红,正虚眼假寐,知道在偏房呆了两个多时辰,与林娘子在林冲目
前长时间通奸,已尽数被她听去,一时也不说破,一边为林娘子擦拭香汗,一边
冲这失贞良家笑道:「娘子少歇片刻,既与我有通奸之约,当自娘子处取一信物,
做来日凭证。」
若贞任他为自己轻拭额头、腮边、颈上和乳间汗水,红晕满颊,软软嗔道:
「您这般惫赖,金枪不倒,专爱奸垢有夫之妇,奴家为您吹棒,却不到那爽处,
今晚不知,不知又要去奸淫那位良家。还,还需奴家出何信物?奴家这帕子,便,
便送您便是。」忽觉下身微微一痛,竟被他取下一根卷长阴毛。只听高衙内笑道:
「本爷每勾得一人妇,便须取此信物以做来日念想,娘子当不例外。今日娘子与
我终于勾答成奸,娘子这阴毛,当居众人妻阴毛之首!」
若贞又羞又窘,俏脸更是涨得通红,却又无力说出只言片语,只得用双手雨
点般轻捶奸夫胸膛,听他将自己排在首位,撒娇嗔道:「您好坏,好坏嘛!竟取
了奴家阴毛,坏蛋,祸害人妻的大淫虫……登徒大色狼……谁要做,谁做您情妇
之首……」。
高衙内任她轻捶,横抱起她,用拭汗香帕轻轻擦去她背上臀上香汗,再将那
根阴毛在香汗帕内仔细包了,笑道:「算来,娘子这根,已是三百二十六根了。
这根最是珍重!」言罢取一小被,将若贞祼身盖上。他整顿好衣冠,见她一双美
睫下各生一对卧蛋,端得美到极致,不由俯身左右各亲了两口这对卧蛋,轻声道:
「那盒「清阴化於膏」,便送于娘子了,算做本爷信物。屋中散乱,娘子须叫锦
儿收拾妥当,不让林冲这厮觉察丝毫迹象。林冲今夜醒来时,娘子好歹遮掩这个。
来宵悠悠,三日后,本爷宁当来游!」
若贞窘不可当,只咬着被子,蚊声道:「奴家理会得……自不会让林冲察觉的
……衙内,不想您,您竟玩过三百二十五位良家,怪不得奴家也,也难逃您的,
您的淫手……您虽这般厉害,但走时……也须小心……万莫大意……被人瞧见
……衙内玩女无数,身边俱是美女佳妇,还望衙内……来日莫要,莫要食言而肥
……忘了奴家……」一时羞得将蛾脸半藏被里。也不知这食言而肥四字,是指不
让奸夫食救林冲之诺,还是食两人通奸之约了。
高衙内右手轻轻抚摸林娘子美臀,左手勾起她下巴,畅然一笑道:「有这香
帕为证,本爷绝不食言,三日后必赐机让林冲带刀去向为父赔罪,娘子也请着力
劝说林冲献刀,以宽我父之心,日后在父亲面前,我也好为林冲这厮多下说辞。
若娘子能劝得林冲带刀入太尉府,当叫锦儿来我别院中报信,我当用计令林冲逗
留府中一宿,借机一早便来娘子家中,再与娘子一日尽欢!娘子只闻偏门三声叩
门声响,便为本爷打开偏门。」
若贞紧闭美目,只得咬唇羞嗔道:「奴家定劝他献刀,为您开门便是,衙内
千万莫要,莫要食言而肥……」
高衙内哈哈淫笑,又吻了吻林娘子香额,这才运使调阳功,令那巨屌缩至常
态,拂衣出屋。他迈开得意步子,此次也不再翻墙,大咧咧打开林府偏门,从侧
边偏僻小巷中畅然而去。
正是:尽享香身订婬盟,欲霸人妻害其夫!

高衙内从侧巷转出,蓦地向对面王婆茶房瞥了一眼,见一个猴脸褶皮婆子独
坐门前,不时把林府前门窥望。忖道:「这想必就是那王婆了,林家娘子所料果
然不错,她确有见疑之心,幸喜我从偏巷转出,她未瞧见。待来日整治于她,瞧
她还敢多嘴多舌!若坏了我与林娘子通奸美事,早晚剪了她舌根!」
他信步所至,不由行至御街。他虽最喜垢淫人妇,但东京御街青楼,却是平
日与「京城四虫」蔡启铭、童天一、杨瓜瓜等人研习床技之所,街内稍有姿色的
女娘,都被他玩了个遍,这几日只将一颗淫心放在李贞芸母女身上,这御街便来
得少了。猛然想起那御街新近花魁李师师,正是林娘子三妹,李若芸亲女,心下
忖道:「那日我那巨屌已触及李师师雏膜,只差一送,便壳得李师师身子。这李
师师不愧是李贞芸的女儿,生得水灵之极,冰肌雪肤,浑圆硕乳,如花似玉般好
娇娘,恁可与林娘子媲美,只可惜被圣上看承,不知何日才能再见这绝代佳人?
更别说与她四母女四飞了。」
他心下嗟叹,又想:「只有待圣上看承缓了,再做计较。她娘亲李贞芸必来
求我救女,我却如何说?哼哼,她若前来寻我商议,且敷衍答应,莫让美人失望,
待再肏得这美妇身子,来日再想办法。那林冲却是头等大患,昨晚被锦儿药倒,
实是侥幸之极。与他娘子通奸之事若东窗事发,我哪里还有命在,须早做了断,
勿留后患。一不做,二不休,便在三日后向他下手,我也好放心与他娘子偷情!
哼,林冲这厮自以为是甚么八十万禁军教头,昨晚居然拿我父骗卖给他的宝刀吓
唬我,我早晚占其屋而霸其妻,看他一个小小教头,能奈我何!」
想毕,径回太尉府衙内别院,令人唤陆谦和富安来,将心中所忧,备细说了。
他早与陆富二人定下构陷林冲之计,只是未得其时,如今万事俱备,只怕林冲不
来。
陆谦奸笑道:「衙内既已媾得林冲那浑家食髓知味,林冲平时最疼其妻,有
林娘子下枕边说辞,不怕林冲不来献刀!」那「干鸟头」富安也喜道:「原只担
忧林冲硬气,不肯向恩相献刀,衙内既与林娘子两个搭上,此事必成。只是刺杀
太尉之罪,干系过大,若毫无来由,只怕惊动朝野,圣上干预,不如另想奇谋。」
陆谦点头道:「我倒有一番计较,如此这般,不知可否?」高衙内与富安听
了,均击掌称好。三人齐声奸笑,高衙内忽儿容颦不喜,忧道:「本爷与那双木
娘子定下三日后捱光美事,若那林冲入府既被拿下,必四下惊动,包不住火。若
传了出去,锦儿便在府外看视,必回报她家小姐,那美娘子与本爷只能通奸个把
时辰,便受惊扰,如何能够一日一夜,与本爷彻日彻夜尽兴通奸?」
陆谦富安听了,均是面有难色,要让林冲入府一日一夜方才事发,当真不易。
两奸狗左思右想,俱不得十全十美之策,高衙内不耐烦道:「两个废物,平日里
自称足智多谋,原来恁地不堪大用!」
两人见衙内发怒,都是冷汗涔涔而下,富安忽将高衙内拉至别处,低声道:
「衙内息怒,确是小人无用。陆虞侯娘子智计百出,玲珑无双,前番骗得林娘子
入陆府太尉府,俱是此女之计,衙内何不去问她。」
高衙内心下大喜,却见陆谦怒目恨视富安,知他听见,不由奸声安抚道:
「虞侯不必生气,富安也是好意,若你家娘子能为本爷出得好计,本爷心喜,必
在父亲面前多说虞侯好处。」也不待陆谦答允,当即唤朝秦暮楚四女使入内道:
「领陆爷去你们房中,好生款待,务必留宿!」四女知衙内今夜要去亲近陆谦娘
子张若芸,笑着齐声应喏,拉着陆谦便走。
陆谦知他要这四个小妮子淫戏于他,上回仅秦儿一个,便抵敌不住,今晚这
四个齐上,只怕片刻即泄,被她四个弄得死去活来,待要推拒,早被四女使笑吟
吟拉出房去,不由心中直骂:「好你个干鸟头,屡次害我娇妻与衙内通奸,若非
你出计构陷,若芸如何能雌服衙内跨下!待我官升正印,绝不与你干休!」
高衙内见陆谦去得尴尬,不由扶手冲富安低声笑道:「以他之能,赐他四个,
只怕无福消受。」富安干笑两声,知衙内故意令女使盘走陆谦,今晚必要享用陆
娘子,忙作揖告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