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堂 奸诈满路4

若芸胴体被高衙内紧紧搂住,正抵死回抱奸夫,与奸夫吻得口滑,忽觉他那
跨下巨屌贴屄高翘,粗赛人臂,她不知高衙内淫功大成,肉屌又大有精进,已非
昔日可比,不由又喜又怕,羞臊热吻之际,左手拿实奸夫巨屌,连撸数下,右手
轻捶奸夫胸膛,嗔道:「贱妾相公即不回来,贱妾今晚便是衙内一人的,与您通
奸便是。只是衙内这活儿怎么更大了,吓杀妾身了。妾身不依!」言罢媚眼含羞,
左手甩开巨屌,右手推开奸夫,转身向客院深处奔去。
高衙内见她全身不着片缕,惊慌逃离,哈哈淫笑,挺着跨下巨屌,口中只道:
「娘子哪里跑,看本爷不强奸了你,再给你丈夫戴顶大绿帽。」言罢三步并一步,
嘻笑追来。
这对奸夫淫妇光着身子,竟围着客院假山嘻笑追遂,两人一丝不挂,赤身相
嘻,只见夕阳洒在两具精光肉身之上,跑动中,奸夫巨屌左右乱摇,淫妇双乳上
下抛摔,香臀乱扭,淫声浪语,笑成一片,端的是春色迷醉,肉欲满园,荡人心
魄。
宛儿瞧得身子酥软,她甚至乖觉,笑道:「衙内今日刚肏过林夫人,现下又
要肏陆夫人,肚子只怕早空,莫要只顾奸淫良家,虚了身子。奴俾这就去整顿一
座酒食,在陆夫人房中设下春宴,为衙内助兴。」
高衙内正围着假山追遂陆家娘子,眼看便要追上,双手在若芸湿滑香肌上一
滑而过,挠得美妇咯咯娇笑,也笑道:「你只顾速去,今晚不肏得陆家小娘子告
饶,绝不干休。」宛儿抿嘴一笑,含羞去了。
*****
且说宛儿亲自下厨,花了大半个时辰,整治了一桌山珍美食,取一食龛装了,
又放上两壶上好女儿红,提着食龛辗转回来。刚推开客院院门,便见假山之旁,
一对赤裸男女正激烈通奸交媾,年轻人妇美艳绝伦的娇躯趴在假山之上,屁股自
行高高耸起,凤目媚红,粉脸扭曲,小嘴如鲤鱼般张大,早被肏得「噢噢」乱叫。
纤腰被奸夫高衙内双手牢牢抓住,衙内那肌肉横生的臀肉绑得紧实,巨屌将人妻
下体死死顶住,正耸动巨屌,恣意肏屄,院内「咕叽」交合之声,人妇欢吟叫床
之声,盈耳不绝。
宛儿宛转一笑,闭了院门,冲陆娘子张若芸抿嘴笑道:「陆夫人,我家衙内
最喜您这等绝色人妻,您又年轻,又生得这般漂亮,与陆大人又是新婚,衙内欲
给陆大人多戴绿帽,今晚必玩您一宿。此时也不在忙上,小奴已备下好酒美食,
请夫人用膳,稍作歇息,再与衙内偷情作乐。」
怎奈此时若芸实是欲罢不能,她也顾不得宛儿在旁窥春,粉嫩柔滑的一双藕
臂向前撑实假山,两条雪白修长的双腿更加分开,腰肢弯下呈一弓形,后耸肥臀
的摺身曲线彰显女子娇躯曼妙柔软。两片蚌肉粉红饱满,中间夹着奸夫赤黑巨屌,
任其有力地穿插进出。屌杵沾满一堆腥香的淫水白沫,奸夫小腹撞击人妇圆滑丰
满的臀肉,溅起一片片水花。奸夫双手绕前抓捧那对高耸吊奶,头压在人妻俏脸
旁,倾听美人口中惬意呻吟,粗糙舌头舔扫香耳,兴奋奸淫身下人妻少妇。
若芸被肏得神魂颠倒,娇媚春吟,没命介般配合奸夫入侵,享受被奸夫粗鲁
奸淫之乐:「啊啊……啊……!好舒……好舒服,爽死妾身了……衙内,您,您
奸淫了我姐后,怎变得,怎变得,如此厉害!!!啊啊……啊……啊啊……啊
……噢噢……轻点……啊啊……啊……」
高衙内听到娇媚浪话不由加快速度,巨屌杀气腾腾,在湿滑成灾淫香四溢的
紧窄玉蛤内大抽大送,若芸那丰满雪臀在最后一抹夕阳映照之下,随着奸夫疯狂
抽送,荡出一波波耀眼的臀浪。
「怎么样?小娘子,你奸夫奸得你爽不爽啊?」
「爽!好……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奸夫……奸夫好厉害…
…比妾身相公,厉害多了……妾身……妾身……是奸夫的了……」若芸酡红双颊,
抬起上身,双手压住奸夫揉乳大手,蛾首后扭,两片娇润红唇吻上奸夫大嘴。
这对奸夫淫妇也不顾宛儿在场,只顾边吻边肏. 宛儿早知今晚李贞芸要来,
笑了笑,冲若芸道:「夫人且多多享乐,宛儿先将酒宴设您屋中,待夫人泄身射
出精后,便请入内用膳。夫人不必为衙内守精不泄,衙内绝不会轻易射精的,今
晚他还另有一夫人要玩呢,须多用美食,与两位夫人双飞,方有力气!」
高衙内猛然想起李贞芸今晚要来,正是双飞她母女良机,不由狂喜,冲宛儿
连连点头,以示嘉许,巨屌急抽猛送,没过多久,只觉若芸身体突然绷得极紧,
口中呼出忘我浪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好舒服……啊啊啊…
…妾身又要丢了……妾身已丢,已丢四回了……这番……又要丢了……衙内…
…您好棒……好厉害……要丢……妾身要射精了……第五回了……啊啊啊!!!」
言罢阴肉一阵猛烈紧缩痉挛,夹紧男人巨屌,香躯在一阵更加猛烈的抽搐后,发
出雌兽般闷哼:「嗯嗯!唔唔!哦哦哦!!!」肥臀向后怒耸,令巨屌顶入体内
深处,深宫花心一张,抽搐颤抖中喷射出一股股滚热阴精,强劲有力地射在奸夫
巨龟之上。
「啊!啊!」若芸一声销魂呻吟,全身紧绷颤抖,花心夹着巨龟,颠颤着冲
巨龟射了十数股阴精,待最后一股泄完,玉润双臂不由向后勾着奸夫脖子,两人
舌头热情地纠缠一处,热烈回应对方的索取。
良久,两人唇分,若芸羞屄仍夹着巨屌,气喘嘘嘘倒靠奸夫胸膛上,她连丢
五回,浑身酥软,爽得魂不附体,将蛾脸倒靠奸夫脖边,贴儿颤声嗔道:「宛儿
说,您……您今晚还要玩一位夫人,不知是谁?您得了我姐,还……还不够吗?
又奸别的良家!」
高衙内吻她嘴唇,笑道:「此事说来话长,正要得你相助于我,让她与你我
双飞。另外还有一事相求。」
若芸羞处一紧,夹实屄内巨屌,与他吻了片刻,娇羞道:「您守精不出,原
是为了双飞两个有夫之妇啊。不知多少良家,坏于您这登徒子手中。我那姐姐,
又是如何,又是如何倾心于您?与您勾答成奸的?您这活儿,为何变得这般厉害,
莫非,莫非您那调精密术,全部练成了?」
高衙内哈哈一笑,吻了吻她,双手忽地如颠尿般将若芸凌空提起,冲屋内宛
儿道:「宛儿,酒宴摆好了吗?」
宛儿踱步出屋,见陆夫人如颠尿般被衙内倒抱凤身,屄中仍插着好大一根巨
屌,不由咯咯娇笑道:「陆夫人,您姐姐林夫人也曾被衙内这般玩过,不想,不
想您也被衙内颠尿般抽屄,你们姐妹享尽衙内那驴般巨物,叫奴婢好生艳慕。夫
人,酒食已铺好,快请用膳吧。」
若芸单手倒勾着奸夫脖子,红脸点了点头,高衙内道:「娘子,咱们边交欢,
边吃酒,边叙话,宛儿与我按摩。本爷这便将娘子所问之事,细细讲与你听。」
言罢,倒提凤身,一边轻轻抽送,一边将若芸抱入陆谦房中。
有分教:白虎堂内垢人妻,交欢密谋显猖狂。母女花开双飞燕,奸诈满路害
忠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半回分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