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56-258

第256章 悲哀金慧丽
“哇!哥哥,你刚才真是帅呆了,我简直是太喜欢你了,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和你结婚,哈哈哈,我决定了。。。没想到你真的是黑社会啊,简直帅呆了,酷毙了,哈哈。。。”韩美珠坐在车上对着我惊喜的叫道,外边的雨声仍然哗啦啦的落在地面之上,雨水不断的冲击玻璃,不过对此韩美珠却没有一点反映,只是在哪里兴奋的对着我大叫。
对此我不自觉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显然韩美珠让我实在太头疼了。。。这个时候我都知道怎么办好了。。。哎。对于韩美珠我着实无语,我实在搞不懂她的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怎么就那么不正常哪?
不过话虽如此,但是我还是要对韩美珠笑脸相迎,没办法鬼知道她还会相处什么点子来,我已经够头疼了,实在经受不起她这么玩。
忽然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起来,接通了电话之后里边响起来一阵声音,我顿时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因为电话另外一端传来了一个忧愁的女声,对着我说:“喂。。。哥哥,我可以找你聊聊天吗?”
这个声音的主任,属于金慧丽,可以听出来此刻她的与其十分忧愁,带着淡淡的背上,看那副模样,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一样,这个时候虽然尽量压制自己的声音,不过我还是能够从中听到一丝沙哑。。。看来金慧丽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
“妈的。。。今天的事情还真够多的,不知道这边又出了什么事情。”我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的在心中想到。
“好吧,我马上就去,你在那里等我,还是上次的那个地方。”我淡淡的沉声说道,说罢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司机说道:“停车。”
司机是我的一个小弟,听了这话之后二话不说赶忙停下了车子,开在路边的位置,虽然已经是阴雨连绵,但是外边的行人一点都没有减少,而六七辆车子停在那里显然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当我们停下车子的时候,顿时前后左右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看来我们的行为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毕竟这里是闹市区。
“邪少,您有什么吩咐?”这个时候前面做着的小弟打开了车厢中间的玻璃对着我恭敬的说道。
“你们通知后面的车子,让他们留下两辆送韩小姐回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对了,你们顺便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我淡淡的对着前面的小弟说道。
“是。。。。”那小弟赶忙点头应是,然后开始安排起来。
“哥哥,我不要离开这里,我要跟着你一起去,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去吗?”这个时候韩美珠听了这话一脸不情愿的对着我说道。
“不行,我有点私人的事情,你不能跟过去。”我淡淡的说道,说完开始闭目养神,任凭韩美珠再说什么也全当没有听见,总之是不为所动。
片刻之后一个人跑了过来打开了车门请韩美珠离开车子。韩美珠一脸不情愿的嘟着小嘴离开了这里,不过却没有坚持不离开,只是在离开的时候 气呼呼的说道:“气死我了,可恶。”
说罢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这丫头从小娇生惯养,这个时候能听我的话离开这里,已经是很给我面子了,看着韩美珠离去的背景,我只是淡淡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走吧。隔壁街的公园”。
车子在我的命令下开始缓缓的开动,虽然少了两辆,但是仍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个时候穿过繁华的接到,躲过那嘈杂的人声,之后来到了上次和韩美珠见面的公园,此刻这里并没有什么人,因为那倾盆大雨覆盖了整个汉城的反胃,所以在这样的开阔地带,一般不是疯子的话,是不会来的。
当车子停靠在路边的时候,一个小弟从前边毛车倾盆大雨快速跑了过来,为我打开了车门,将伞给撑开,挡在我的面前,然后剩下的打开十一二个人也都一个个跑下了车子,恭敬的站在那里,不过为了表示对我的尊敬,虽然他们已经被雨水浸透了身子,不过却都一个个笔直的站在那里,身上没有任何的遮挡。
看着这些小弟我不禁感叹上位者的权利,你有权利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就可以让你伺候你,让人尊敬你,让你为你卖命,就象现在一样,如果没有那你就只能给别人做奴才,只能给别人卖命,只能去拼命的讨好别人,就象这些小弟一样,对此我的是明了万分。
看了看这些小弟,我从他们手中接过了雨伞之后对着他们淡淡的说道:“你们都留在这里吧,不要站在雨地力,进车子力休息吧。”
说罢我就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向公园的广场之中走去,而那些个小弟们则目送我离开之后一个个进入了车子,毕竟站在外边的感觉可不好受。
寒风的风从我的身边吹过,公园里没有什么人,偶尔一两个也是抱着头拼命快速的跑过,看着他们在风中瑟瑟发抖的身子,我微微一笑,然后走了进去,当我来到中央的位置的时候发现雨地里一个弱小的身影正低着头站在那里,一袭简单的运动服,白色的商议,白色的裤子,披头散发的,一动也不动,任凭雨水从她的脸上滑过,好像没有知觉一样,站在那里。
那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金慧丽,此刻的她已经神色麻木了,对于那些打在自己身上的雨点毫无感觉,在狂风的吹动中身子已经僵硬,不过却没有改变任何的动作,只是神色麻木的站在那里,看到这样的景象,我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怜惜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金慧丽,无论怎么样,不管她是不是和我有关系,看到一个美女这副模样我都会万分怜惜的,毕竟。。。在我看来女人是拿来疼的。
“发生什么事了?”不知不觉的我来到了金慧丽的身旁,一把黑色的雨伞罩在了我们两人的头上,然后对着她轻声说道。
“哇。。。”金慧丽见到我来到之后顿时再也忍不住抱着我开始放声大哭,哭得是那么凄惨,哭得是那么伤心,好像窦娥一样,有无比的冤屈和愤恨,天空中的大雨让人联想起了六月飞雪。好像金慧丽的痛苦连老天爷都跟着感动了一样。
“好了好了,我来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我淡淡的抱着金慧丽对着她说道,一边说一边拍着她的肩膀,给她最基本的安慰,好让她不再那么难受。
“呜呜呜。。。”金慧丽对我的话没有任何的反映,只是站在那里抱着我埋头痛苦,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对此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个丫头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模样,在我的眼中,金慧丽虽然属于那种柔弱的女子,而且会很容易哭泣,但是像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所以才这个模样。
“跟我来吧。”我拉着金慧丽离开了广场,找了一个小饭店,坐下之后点了两个小菜和一壶烧酒,给金慧丽倒上以后,对着已经冻得瑟瑟发抖唇齿惨白的她轻声说道:“喝下去吧,喝完你会暖和点的。”
“嗯。”此刻已经止住了哭泣的金慧丽,略微由此哽咽的点了点头,之后将一杯烧酒慢慢的喝了下去,不过可能是因为不适应的缘故吧,金慧丽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现在好多了,可以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看着面前的金慧丽轻笑着对她说道,语气十分温柔,温柔到了我都觉得有些恶心的地步了,不过我同时也明白,女人就喜欢这个,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不过金慧丽听了我的话之后刚刚好转一点的神色,立刻就黯然了下来,仿佛就要再度哭泣起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肯说。不一会眼泪帕拉啪啦的流了下来,落在木质的桌面上,形成了一小滩水泽。
“好了,不要哭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知道吗?所有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好了,我一定帮你解决掉,哭哭啼啼的像什么。”看到这个情况我气呼呼的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表情严肃的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人家婆婆妈妈的了,虽然不会对女人很凶,但是这个时候我想我如果不这样的话,金慧丽还不知道要哭道什么时候。
金慧丽被我忽然如此严厉的语气弄得有点害怕了,胆怯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终于不再哭泣,小声对我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我,我的工作丢了。”
听了这话之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丢了就丢了吧,如果你需要工作的话给你安排一份更好的,不用这样吧。”
“不是的,那个人,飞机上的那个人,他找到我们公司让理事开除了我,并且我还无缘无故的欠了公司很多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有一份我欠他们一亿元的协议,还有我的亲笔签名。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笔债务我根本没有办法偿还,而且这个时候我父亲也因为没有住院费而被医院赶了出来,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哥哥,我还难受。”金慧丽对着我哭泣着说道。
“什么,你怎么会欠他们这么多钱?你向他们借过钱?”我皱着眉头对着面前的金慧丽问道,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没有,绝对没有,如果我有的话,我早就拿钱去给我父亲看病了,怎么会让他被赶出医院?”金慧丽对着我焦急的说道,说道自己父亲的时候她又不禁多处一丝黯然的神色。
很明显金慧丽说的都是实话,而且更加明显的就是金慧丽被人给坑了,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估计是上次那个家伙故意整金慧丽的吧,不然的话一个小小的空姐怎么可能会向人借上一亿韩元?这里边要说没有猫腻鬼才相信。
“你最近签署了什么文件没有?”我皱着眉头对着金慧丽说道。
金慧丽皱着眉头想了一会之后对着我惊讶的说道:“有,我想到了前几天我们领班忽然拿了一份文件让我签,她说是公司特批我休假一段时间的文件,我也没看就签了,你说会不会是。。。”
“肯定是了。”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
“那我应该怎么办?哥哥,你一定要帮我啊。”金慧丽显然属于那种小女人的类型,遇事没有什么主见,喜欢依靠别人,不过这样的小女人虽然没有什么主见,不过她绝对是贤妻良母的人选,而且温柔无比,如果是当情人的话简直是太好了。
“放心好了,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我教训那个家伙太狠的话,他也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找你麻烦,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金慧丽你跟我走一趟。我今天就帮你处理好这件事。”我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说道,然后拿出了电话,拨通了鬼面的号码,对着电话另外一头的鬼面淡淡的说道:“鬼面,你帮我约三星的社长,我有事情要见他”
“是,邪少。”鬼面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说完挂断了电话。
一分钟之后鬼面的电话再度打了过来,依然是那一成不变的声音,对着我恭敬无比的说道:“邪少,三星的社长,朴正龙先生说随时可以跟您见面,只是时间地点没有定,他说这个还是由你们做主的好。”
对此我是早就意料之中,他要是不敢见我才叫奇怪了,毕竟三星集团的生命线可以说掌握在我们冰鉴会的手里,我要是想让他倒毙的话,只要两三个月就要彻底玩完,而且封闭他们十天半个月的话,他们就要损失无数,他得罪谁也不敢得罪我。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你通知他,我马上就去,现在去他们的总部有些事情我要找他谈谈,希望他在那里等我。”我淡淡的说道,说完挂断了电话,拉着一脸的惊讶与迷茫的韩美珠走出了餐厅。
这个时候打听已经停歇,天空中出现了一缕彩虹,光芒灿烂夺目,耀眼无比,让人心旷神怡,深吸一口气仿佛感觉自己已经融入了大自然当中,与自然不分彼此,那温暖湿润的空气更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畅快无比。
当我们走出来的时候,一帮手下早就已经等候在那里,看到我来之后立刻一个个弯下了腰,在南*棒他们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估计在鬼面面前他们也是这个模样吧,一是片刻是改不过来的,不过,说实话这让我很喜欢,小小的满足了一下我的虚荣心,这样的感觉很爽。
金慧丽这个实话跟在我的身后已经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充满了疑惑的光芒,好像看不透一样。
对于金慧丽的反映我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拉着她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走进了车子,进来之后对着前边的司机淡淡的说道:“走,三星总部。”
说完车子就开始缓缓开动,而这个时候坐在我身边的金慧丽还是一举话都没多说,只是有些紧张的拉着我的一副,虽然很微小的一个动作,不过充分的表现了金慧丽的为人。
忽然车子在行使了三十几分钟之后,停顿住了,而这个时候前边的玻璃已经打开,一个手下对着我恭敬的说道:“邪少,地方到了。”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在一帮手下的保卫之下,带着十几个人一起走向了三星的总部大厦,无疑我们这一神的造型引来了无数上班族好奇的眼神,这里位于汉城的最中央,最繁华的商业区,这里四周高楼林立,来这里的大多一些伤人和上班族,很少有我们这样十几个黑色西装的人,一看就知道我们不一般,我这些个手下的造型,黑色的墨镜,黑色的西服,黑色的耳卖,而且一个个都是板寸,一看就知道不是保镖就是黑色会,自然的很引人瞩目。
当我们进入三星集团的大厦的时候,忽然二十几个保安人员冲了出来,不过他们还是比较有素质的,并没有冲过来动手,而是跟在了我们大概十米的距离,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过来,穿着职业化的女性装束,头发盘起,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请问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来找朴正龙的,已经和他约好了,我叫李天邪,你去通知他就好了。”我淡淡的说道。
“好的,您请等一下,我立刻去打电话问。”那个小姐没想到我说出这样的话来,立刻脸色大变,然后对着我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说道,说罢,一路小跑,跑过去对着前台位置的一个女孩滴滴咕咕的说了一阵,然后拿起了电话,对着电话好像说些什么。
不一会,她脸色古怪的跑了过来,对着我说道:“先生请您先瞪一下,我们社长说他立刻下来迎接你。”

第257章 让你倾家荡产(上)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找他就好了,告诉我他在那里?”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前台小姐说道,虽然朴正龙迎接我是一种礼仪,不过我这个人显然不喜欢等人,无论是处于什么情况下都是如此,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了我的话,前台小姐有些犹豫,因为这样显然是不符合规矩的,如果真的这样做,那她会很麻烦的,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还是对着我恭敬的说道:“好的,先生,我带你过去好了。”
能出处在这个位置的她显然是一根玲珑剔透的人,对于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她是分得很清楚的,所以这个时候尽管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对我选择了顺从。
跟随着前台小姐,我们一路走过,进入了电梯之后,直接进入了八十八层,准备穿过那略微有些拥挤的,人流涌动的办公场所,在无数人诧异的眼光重,走进了朴正龙的办公室。
可是当我们电梯打开的时候,门口已经站满了人,大概一百多个,看打扮全是文员,他们分成两排站在两边的位置,而一根穿着黑色西装的老人,带着十几个同样西装革履的手下站在那里,看到我之后立刻恭敬的对着我说道:“十分抱歉,没有亲自下楼迎接您,是我们失礼了,请您原谅。”
老人就是朴正龙,这里耶就是他有资格带领人民这样说话,之前我耶和他有个一面之缘,相貌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略显得衰老,鬓角斑白,神色苍老,看似温和,实则睿智无比,精明透顶,深邃如星辰一般的目光,仿佛洞悉世间一切一般,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虽然三星集团已经有六十多年的理事,不过真正的发扬光大却是在他的受伤,发展到如今,足够影响一根国家的进程,可以想象这样的任务又怎么会一般呢?
“呵呵,朴先生客气了,我这次有些事情来找你,还希望你帮忙呢?”我也微微弯腰鞠躬说道,这是理解,入乡随俗,我可不想让人说我没礼貌。
虽然只是微微的弯腰,不过已经让朴正龙高兴无比了,因为这表明我到这里来是没有敌意的,不然的话他就要头疼了。
“李先生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我一定坐到,来请。。。请进,我们到里边说。”朴正龙对着我为笑着说道,直截了当的邀请我进入里边,而这个时候,连最基本的介绍都没有,哈扎拉这个家伙真是个老狐狸,看来对我的性格是了如指掌了。
无疑朴正龙的做法,让周围所有的人都迷茫了半天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朴正龙错过了给他们介绍我,同时也给我介绍他们这个缓解,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是不符合规矩的,朴正龙执掌集团这么躲年,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这让他们心中产生了巨大的疑惑,不过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站在那里,恭敬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和所,迎接着我的到来。
一路走过那悠长狭窄的走廊,来到了一间宽大的会议办公室里,办公室里装潢极度奢华,看起来金壁辉煌,四周都是落地窗户,外边看不到里边的一切,但是里边却可以对外边的一切了如指掌,从窗户的另外一端可以看到外边那繁荣的金融中心,可以将汉城的一切一眼收在心中,看起来是风景如画,车水马龙,给人的感觉高高在上十分舒服。
当我们走进来的时候,十几个保镖都站在了外边,朴正龙也挥手让所有人都散去,只和我还有金慧丽以及一根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一起走了进来,那中年人看似沉稳,实则孵化,神色毫不内敛,张扬外方,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不过还好不是傻瓜。(我看就你是个傻瓜!!)这个时候这种感觉并没有表现在我的面前,这个中年人仔细看上去和朴正龙有七分相像,想来应该是朴正龙的二字了,可惜啊,虎父犬子。。。好好的一个三星集团交到他的受伤,不知道要破败成什么样子。
当我们进去之后,一根婀娜多姿的美女走了进来,扭动着腰肢穿着一身简短的职业状,对着我深深鞠躬的时候露出了一对雪白 而硕大的乳房,然后甜甜一笑,对着我说道:“请问,先生想喝点什么?”
“咖啡好了,谢谢。。。”我此刻彬彬有礼的说道,说完呢美女笑着点了点头走了出去,看她的模样狐媚无比,一看就知道,不光是秘书这么简单,估计还是朴正龙或者他儿子的情妇吧,毕竟这样的事情常见。。。(我真不知道关你屁事呀??)
不一会女秘书再度走了进来,将几杯咖啡放在了我们面前,然后离开这里,我和金慧丽坐在了朴正龙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和朴正龙聊了起来,我坐在那里拿起咖啡抿了一小口,还没有开始说话的时候,朴正龙就笑呵呵的对着我说道:“李先生,我还没有给您介绍呢,这个就是我儿子,朴根宇。。。以后我不行了的话,我就准备让他继承家业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还希望李先生多多关照。”
“呵呵,没问题,我看令公子,深的乃父风范啊。。。啧啧,人近中年意气风发啊,我看朴先生以后还是多把事情交给令公子好了,这样的话您也可以安享晚年啊”我笑眯眯的对着朴正龙说道,说罢,看了一眼在那里谦恭对着我笑的朴根宇,人嚣张不错,懒惰不是错,奢华也不是错,只要不傻都可以培养(傻到你这分上估计随便怎么培养都没希望了!!)朴根宇虽然因为家里的原因有些张狂,孵化,不过。。。至少不是个傻瓜,只要不是傻瓜,一切都好说。
“嘿嘿,李先生夸张了,我这个儿子是什么样子我能不知道?整天除了吃喝玩乐,包养几个小明星,别的什么都不会,哎,我这些家业放到他的手上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到时候还希望您多多帮衬他一把啊!”朴正龙对着我叹息的说道,不过显然朴根宇对于自己的父亲这样说自己非常的布满,不过却不敢说一句话,坏话,只能低着头,气呼呼的,脸色通红,显然他不能够理解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在外人面前这么说自己,这让朴根宇感觉丢人。
“呵呵,没问题,毕竟我们也是互惠互利。”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朴正龙说道,他们三星在华夏北方的营业额我每年会抽取百分之十的纯利润,那可是每年几十亿的收入啊,我自然不会让这个金矿这么倒下。
“呵呵,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朴正龙听了我这话之后微微一笑,神色舒畅了许多。
“对了,这次来还有些事情需要麻烦一下朴先生,希望您能帮忙啊。”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朴正龙说道。
“有什么事情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够半岛,我决不推辞。”朴正龙听了我这话之后立刻微笑着说道,那模样真是有些献媚了,让旁边的朴根宇都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大概是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吧,以自己父亲的身份就是见了南棒总统也不至于会有这样模样,可是却对这个明显年轻的人如此礼貌,这样朴根宇大为不解,不过处于对自己父亲的了解,朴根宇还是没有在这个时候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神色多少有些不高兴。
“恩,是这样的,我身边的这位金小姐是我的朋友,最近她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我的原因得罪了贵公司的一个高层,好像叫元科长的人吧。呵呵,具体什么我也不知道,模样大概三十多岁,他。。。”接下来我对他们父子两人说出了一些金慧丽的事情,将情况娓娓道来。
看着两人脸色叶留阳阴沉之后,我微微一笑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希望你们可以帮我搞定他,毕竟他可是你们公司的人,我希望朴先生给我一个说法,要知道,我的朋友可是不吃亏的。”
听了我的话,朴正龙脸色十分难堪,眼中闪过了杀气,对着我说道:“李先生,您放心好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他是怎么对待李小姐的我就怎么对付他,您说的这个人我知道是谁,是我们汉城总部,市场调查课的元军,这个家伙平时就好色成性,给我们造成了一些麻烦,不过工作能力还算不错,而且他的父亲是我们股东之一,虽然是一个小股东,不过为了集团礼仪不受到冲刷,所以我一直没动他,不过这次他得罪了李先生简直是最该万死,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好了,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他怎么对待金小姐的,我就怎么对付他,您放心好了,至于金小姐的事情,我现在就给他们公司的社长打电话,让他们给金小姐复职,而他父亲的医药费我们三星全部出了,根宇啊,一会你去通知汉城最好的医院,去接金小姐的父亲,给他最好的照顾,请最好的一声来,知道了吗?”
“是。”朴根宇对着自己的父亲恭敬的点头回到道。
“呵呵,是吗?那太感谢了。”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而金慧丽也是如此,毕竟能够得到朴正龙这个话,金慧丽就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已经办妥,而且自己的债务也没有了,亮丽的小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不自觉的抓住了我的手臂。
“没关系,毕竟这一切都是我们的责任,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李先生,请您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下,我一会请您看一场好戏。”
朴正龙对着我微笑着说道,说道好戏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阴冷了,显然对于得罪我多的家伙,他是十分生气。
“好”我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然后这个时候朴正龙按了一下桌子旁边的一个红色按钮,那个美丽妖艳的秘书立刻跑了进来,鞠躬对着朴正龙说道:“社长,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带李先生去隔壁休息一会,一定要招待好李先生知道吗?”朴正龙淡淡的说道,神色威严无比。
“是。。。”那女秘书恭敬的点头,然后对着我露出了一脸的笑容,和煦的说道:“先生,请跟我来。”
我微微点头就带着金慧丽和那个女秘书一起离开了这里,而朴正龙则亲切相送,当我们离开之后,朴根宇终于忍耐不住了,对着自己的父亲朴正龙不满的说道:“父亲,您是怎么想的,竟然对那个家伙这么恭敬,而且元军的父亲元斌理事,掌握了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如果我们要清除他的话,那我们至少要损失上百亿美金,这样的话,我们损失是很大的。”
“啪。。”在朴根宇的话音落后,朴正龙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朴根宇的脑袋之上,然后气呼呼的对着面前的朴根宇说道:“混蛋,你这个白痴,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你对公司的事情关心过吗?气死我了,你这个混蛋,你有一点脑子吗,你难道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天啊,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你让我怎么放心将我手中的权利交给你。”
朴根宇被朴正龙打了一巴掌之后也不敢说话了,不过任谁都可以看的出来此刻他的神色很是不满,看到这样的景象朴正龙无奈的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对着面前的朴根宇吼道:“那个人,是华夏北方十三省的教父,我们三星得罪不起,如果他要是跟我们翻脸的话,只需要一句话,我们是你性的所有产品在华夏就无法流通,别的帮派也不会因为我们而得罪他,也就是说他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我们的生死,你这个家伙该不会不知道华夏市场对我们以为着什么吧?而且不光如此,他们在整个亚洲现在都可以说是最有实力的组织,整个亚洲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他们的势力,连山口组都不可能和他们单独抗衡,你认为我们可以吗?亚洲市场占了我们百分之八十的份额,只要他一句话,我们公司立刻就会瘫痪,瘫痪你知道吗,到时候不要说是几百亿美元的损失了,就是整个集团都可能付之一炬,我们的敌人,现代,LG,这些企业是不会放过打击我们的机会的。。。那个时候我们将一无所有你知道吗?
朴根宇听了自己父亲的话之后脸色变得雪白,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父亲的良苦用心了,连忙站起来焦急的说道:”父亲,您放心,我立刻就去交代金小姐的父亲的事情,不过。。。父亲,这次的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处理?我认识一些个黑帮成员,您看要不要我们把元军那个该死的混蛋给干掉?”
“你说什么?干掉?你这个家伙你是猪脑子吗?你难道不知道。。。李先生是干什么的吗?他们在整个南
棒有八千名会员,如果他要真想采取些手段的话,会来找我们吗,你就不能用脑子吗?天啊,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朴正龙坐在沙发之上捂着自己的脑袋,一副伤神的模样,对着面前的朴根宇说道。
“那。。。父亲,我们应该怎么办?”朴根宇犹豫了一下,对着面前的朴正龙说道,说道吃喝嫖赌他可是样样在行,但是对于算计人之类的东西,他显然就不是那么专业了,特别是这种高水平的算计人。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朴正龙无奈的对着自己面前的朴根宇说道:”你这个家伙难道你就没听我刚才说的话吗?你去做吧。。你 找元军那个家伙我知道你和他是认识的,你让他过来,然后我们。。。“
朴根宇听这话之后,脸色豁然一变,连他自己都有些感觉自己脊梁发寒了,自己父亲不愧是老姜,这样的事情如果用自己的身上电话。。。朴根宇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实在不敢想自己碰上了会是什么接过,这个时候他开始庆幸自己是朴正龙的儿子了,而且是他唯一的儿子不是他的敌人,不然的话,那真是噩梦一般的日子了。
片刻之后,当我进入了朴正龙隔壁的房间之后,眼前豁然一片开朗,这里装饰比之前的房间还要奢华三分,道出都是高档的设施以及一些个古董,享受程度可想而知,象牙雕饰,纯金灯座,红木书桌,还有一张古朴而柔软的大床,墙壁之上摆满了电视,看那模样应该是监视周围用的,坐在那里整个公司的一切一览无余,而这里的位置还有一个浴室,以及一个衣柜,还有衣柜摆满了名酒的酒架,看那模样是人都明白是干什么的了(既然是人都明白,你还放那么多屁BALABALA。。。干嘛呢?),女秘书熟练的打开房门请我们进去,然后按了衣柜按钮,墙壁上的那些电视全部转动方向没入墙重,露出一副美丽的中国仕女图壁画。
看着那女秘书婀娜多姿的身影,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来这个女人是这里的常客啊,哎,也就是金慧丽在这里,不然的话,我一定留她衣柜电话,好好的品尝一下这位美女,说实话,她可是够得我欲火沸腾啊!

第258章 让你倾家荡产(下)
“社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半个小时之后,在飞机上的那个和我发生冲突的南棒老男人元军出现在了朴正龙的办公室内。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坐在了隔壁的房间里通过闭路电视。将所有的事情尽收眼底。而且周围还能将他的声音全部的传输过来。简直好像身临其境一样。整个墙壁上都播放着朴正龙办公室的情况。不用问这是朴正龙故意做给我看的了。而这个时候金慧丽坐在我的旁边的位置,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里的一切。紧紧的盯着屏幕上的南棒老男人元军。一只手不自觉的拉住了我的手臂。而旁边位置那个美丽的女秘书,正风情万种的看着我。时不时的换换腿。那黑色的蕾丝内裤透过短裙的间隙若隐若现。摆明了是在勾引我。
“先生喝杯酒吧...这里的酒可都是社长储存起来的极品,我想您一定喜欢的。”这个时候那女秘书对着我妩媚的说道,说罢倒了一杯红酒给我。隐藏的位置递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妩媚的女秘书。微微一笑将那个名片在金慧丽不注意的时候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
之后就转过身子来看着屏幕上的元军进入了朴正龙的办公室,这个时候点头哈腰的,标准的一副奴才相。没有一点点威奇凌人。简直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而这个时候朴正龙坐在那里,看到元军来到这里之后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对着面前的元军一副我很器重你的模样。语重心长的说道:“元科长,听说你最近的表现的不错啊。嗯,最近又给我们公司做成了一笔不小的生意。我要好好的奖励你一下啊...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吧!”
看那朴正龙那模样好像真的很器重元军一样。果然是一个老狐狸啊。演戏技术一流。妈的这样的人绝对可以去做影帝了...朴正龙的表演技术绝对比那些个影帝影后们强多了。简直是天衣无缝。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这个老狐狸是在演戏的话。那么说不定我都会相信了呢。
元军听了这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狂喜。不过转而收敛了起来。一副我很谦虚对着面前的朴正龙说道:“这个...都是我份内的事情。怎么敢要社长您的奖赏呢?”
“呵呵,好啊...不错,年轻人很谦虚嘛。你做科长这个位子也有些时日了。现在的财务部长准备退位了。我觉得你这个年轻人不错。我准备调你过去。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干好?如果有的话我就让你过去...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奖励你一些别的东西好了...”朴正龙一副我很欣赏你的模样对着自己面前的元军说道。
元军听了这话之后立刻什么也顾不上谦虚了。一脸狂喜的对着面前的朴正龙说:“谢谢,社长您的栽培。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为公司效劳。您放心好了。我还是有些经验的。我绝对能够掌管好财务部的。”
说实话,无论是哪个公司财务部都是最重要的。而且是最受掌权人欣赏与信任的。更不要说是三星这样的公司了。如果能够做到三星的财务部长,那绝对是鲤鱼化龙一飞冲天。元军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了。一脸我很能干我很自信的模样对着面前的朴正龙说道。
“嗯...好...既然这样的话,桌子上是你的任命书。你去签字之后就可以去了。”朴正龙仍旧一脸欣赏的笑容对着面前的元军说道。一点马脚都没有露出。相比之下朴佲宇就有些落后了。此刻的他脸上虽然是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刚刚却闪过了一丝不屑。不过元军这个时候正处于极度兴奋之中。也没有去观察他。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观察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毕竟在我看来这个元军就是一个十足的白痴。
二话不说,连看也没看。元军就在之前的文件上签字了。写完之后双手递给了朴正龙。朴正龙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微微一笑对着元军说道:“好了,你去休息吧,明天去财务部报道。”
“是,社长...我先告退了。”这个时候元军嘴角闪过一丝笑容对着朴正龙恭敬的说道,说完急不可待的离开了。看来是准备去开香槟庆祝了。这个可怜的家伙自己死到临头了都还不知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啪啪啪...”几分钟之后一阵有节奏的掌声中朴正龙的房间里响起。我已经在元彬离开之后来到了朴正龙的办公室。拍着手一脸笑容的对着朴正龙说道:“精彩啊...精彩,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朴先生果然是厉害啊。三言两语就搞定这个白痴。”
“呵呵...不是我太厉害,而是他太笨了。本来我是不准备这样对他的。可是他既然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来对付金小姐。那就怪不得我了。这是他签字的东西。二百三十二亿美元的债卷书。我就送给李先生好了。”朴正龙笑眯眯地说道,说罢将刚才朴正龙签字的东西递给了我...
“呵呵...朴先生好大的手笔啊...不过我要了也是没有用。这个家伙我看也没有那么多钱...”我拿着那份债卷书笑吟吟的说道。
“他没有,不过他老子有,他父亲元彬有我们三星百分之五的股份,足够价值二百多亿美元了。而且他们父子关系虽然不好,老元彬也断掉了给这家伙的所有钱,但是...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我相信,李先生会有办法的。”朴正龙同样笑吟吟的说道。
这个老狐狸...果然是够狡猾的,把这个东西给了我。不但要欠他人情。而且还要去帮助他搞定元军还有元军的父亲元彬...而他却坐享其成,说实话这样的事情很麻烦。毕竟这样的手段不大光彩而且牵扯的数额太大。不好办...就是他朴正龙拿了这份合约也没有用。反而会被人怀疑。我拿就不一样了。反正我是有黑道背景的。有黑道背景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而且我掌握着三星的生命线。那些董事们也不敢说什么。如果换成朴正龙的话那他就麻烦了,毕竟这三星虽然属于家族企业。但是毕竟是上市公司。而且拥有大量的股东。他又没有绝对的控股权。这样做很可能被搞下台。那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二百多亿美元送给别人,是人都会心疼。但是对于引火烧身,这样的选择还是不错的。而且这样的举动,无疑为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要知道人情是要还的...而且是用了二百多亿美元。也就是元军老子元彬手上的那三星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把我绑在三星的战车上。这样相对于长远的利益来说,那是绝对划算的...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果然够精明...偏偏这块蛋糕我还不得不吃下去,毕竟二百多亿美元...我也不是说丢就能丢下的。
到嘴的美味我自然不能让他跑掉,虽然事后可能有些麻烦。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就谢谢朴先生的美意了...”听了这话的我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嘿嘿...欢迎您加入...李理事。”朴正龙同样嘿嘿一笑对着我说道。
片刻之后朴正龙的办公室里响起了一阵笑声,幸亏刚才的时候见到的事情已经有了定论。我就让手下送走了金慧丽。不然的话让她看到我这个模样不知道会这么看我...虽然,我也不是那么在乎,但是想起金慧丽走时那依依不舍的眼神,那让人怜惜的模样。我的心还真是忍不住跳动了两下,说实话我最受不了那种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美女的那种诱惑。
“邪少,我们现在去哪?”当我走出来的时候一帮手下仍然在那里恭敬的等候着。在被朴正龙送下楼的时候我进入了车里。而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小弟对着我恭敬的说道。此刻已经临近傍晚时分。天空有些灰蒙蒙的一片暗淡。不过刚下过雨,空气清新。让人心旷神怡。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对着面前的小弟淡淡地说道:“打电话给鬼面,带上一百个枪手今天晚上跟我去这个地方。”
说完将朴正龙写给我的地址拿了出来。这里是元军和元彬父子二人的住处。根据朴正龙给我提供的讯息。两人的父子关系并不和睦。而元彬也在公开场合说过。元军什么时候能够在三星做到部长级别。那么就让他回家。并且继承自己的股份。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就把钱送给孤儿院,这么多年来,元军一直没有做到。所以日子才过得比较辛苦。不过既然今天的任命书已经下了。那么按照朴正龙的话。元军第一件事不是去开香槟庆祝。而是回去找他老爸元彬要家产。毕竟那可是两百多亿美元啊...是人都会心动,更不要说元军这个家伙了。
所以我才会让手下们跟我一起去这里。
“站住!那么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宅地。你们......”当我们到达汉城郊区一所私人别墅的时候。忽然被人给拦住了。拦住我们去路的是几个黑衣大汉。看模样好像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不过他们的话很没用说完,就停住了自己的话。一句也不敢多说了。因为此刻他们的脑袋后面已经顶住了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几个小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将枪顶在那几个保镖的头上。
“邪少...地方到了。”前面的玻璃再次下落。坐在前面的小弟对着我恭敬的说道。
“嗯,解决别墅里的保镖,”我淡淡的点燃了一根雪茄说道。
“是。”那手下恭敬的说道,说完拿起了电话。开始通知前面的位置。然后猛然一个急刹车,一队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那里。一百来个穿着黑色西装的手下从上面走了下来。然后快速的冲了进去。
“砰砰...”不一会别墅里传来了一阵枪响,然后我那个手下的电话再度响起。那手下接过之后车子慢慢的开始行驶了进去。我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坐在那里点燃了一根上好的古巴雪茄。然后开始闭目养神。直到手下为我打开车门为止。
看看周围的风景还算是不错。别墅面积不小。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青山绿水的。周围还有一个小湖泊。风景秀丽,花香四溢,古朴的西方风格别墅坐落在正中央的位置。看起来富丽堂皇,看起来这个元彬也是一个很会享受到主。
当我走下车子的时候,别墅里已经站满了我的手下。看到我来到之后。一个个恭敬的弯腰鞠躬。只有十几个没有。因为他们此刻正用枪顶住了十几名保镖的脑袋。而地上有两人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看模样是彻底完蛋了。看来我这帮手下还不算太傻。没有将这些保镖都给干掉,虽然干掉他们也没什么。不过毕竟会很麻烦的。特别是在我侵吞掉元彬财产的时候更加麻烦。难免会被人以为是我以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做的,要知道...这里不是华夏我也没本事一手遮天。虽然我不怕南*棒政府,但是如果他们真的铁了心的要铲除了我冰鉴会的话,那么我们也只能无奈的退出,或者是转入地下了。那样的话无疑是对我们冰鉴会是一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了。现在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算是很给我们面子了。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我也不想闹得太大。毕竟元彬大小也算是一个知名人士。如果他身边的保镖无缘无故的死光的话。而他本人的财产也被人侵占了的话。那么是傻瓜都知道这里边有问题了。后果是相当麻烦的。我可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对着周围的手下点了点头之后,就带着一帮人走了进去。而这个时候元彬和元军还有一帮人显然是已经发现了我们。毕竟这么多人。这样的阵势还开了两枪,是傻瓜也知道出了问题了。
“阁下是什么人?来到这里有什么事情?我元彬哪里得罪过阁下吗?”当我走进来的时候发现元彬元军以及他的家中的一帮仆人都被赶到了中央的位置。十几个手下楼上楼下的严密把守着。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脑袋。看到我来到之后元彬神色严肃的对着我说道。并没有什么慌张的意思,看着面前元彬大概已经有六十七八了吧。不过仍然不是很老。两鬓斑白。不过眼神通明。起色也很好。这个时候坐在那里说起话来洪亮有力。
“呵呵...我?我是来讨债的。”我微微一笑,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阵烟雾之后对着面前的元彬说道。
“要债的?我好像不认识阁下,更不要说欠债了。汉城认识我元彬的人也不少。我上百亿的身家怎么可能去欠钱?不过阁下既然来了,那我元彬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你这些人来这里也不容易,我给你们一百万美元,你们走吧。”元彬气呼呼的说道。
不过这个家伙也算是比较明智的。到了这个地步,知道如果自己不给点好处是不行的。所以丢了一百万美元出来。不过可惜啊,我想要的不止这点。
“呵呵,您没有欠债不代表你的儿子没有,你要知道...你的儿子欠了我不少钱呢。”我似笑非笑的说道,说罢还看了看那边的早就已经面色如土地。看着我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仿佛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吧。
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元彬好像也看出这个家伙是认识我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对着我说道:“好吧,既然是这个混小子欠债的话,是多少你们说罢,我来给。”
“呵呵...好...好,元彬先生果然是明事理的人,难怪会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不错,我欣赏你。不过可惜啊你有这么个儿子,啧啧...”我微微一笑玩味的说道。
“你...你胡说...我根本没有欠钱。我只是和你发生了一点冲突而已,你不要冤枉人...爸爸,这次我真没欠钱。你要相信我。”元军这个时候气呼呼的对着我说道,说完又对元彬解释。看来他是怕这样影响自己继承家业。看来这两个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好了,我知道,不要废话了。”元彬气呼呼的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不管有没有这些都是元军招惹来的。让他很生气。不过转而对着旁边笑吟吟的我说道:“说吧,他欠你多少?我来给。”
“呵呵,不算很多。两百二十三亿美元而已。”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元彬说道。
“什么!两百二十三亿美元?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能欠那么多!!”元彬气呼呼的站起来对着我怒目而视。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嘿嘿...只是让你倾家荡产而已。”我冷笑的说道,语气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