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53-255

第253章 空中飞人
“别。。。千万别,我求求你了。。。大哥,我会死的,,,从这里掉下去我真的会死的。。。求求你了。。。我发誓我不跟你抢韩美珠了。。。我错了,您别杀我啊。。。我真的不敢了。呜呜呜。。。”韩项羽在那里对着我哭喊着说道,说着不停的在那里挣扎的希望可以返回,可是被我从后面提起的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翻身可能。。。所以任凭韩项羽在那里怎么挣扎也是没有丝毫用处,反而让他更加痛苦,更加害怕。
“呵呵。。。别动。。。千万别东,你知道你动得越利害,你就越危险。。。如果我万一抓不住你的话,你就会像一个西瓜一样从天上掉下去。。。然后。。。‘砰’的一下炸开。。。啧啧。。。脑浆会和鲜血一起飞出来。啧啧。。。估计你这个身子从这么高的楼上掉下就会成馅饼了。。。你真的确定你要这样动下去吗?”提着韩项羽我的嘴角带上一丝戏谑的微笑对着他说道,说吧,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一副天真的模样。
“我。。。我不敢了。。。大哥。。。我不敢了。。。我不动了。。。求求你放我下来吧,我真的不敢了。。。真的!!”韩项羽对着我哭喊着说道,一脸祈求的味道看着我眼巴巴的,那副表情真是可怜到了极点。
“呵呵。。。是吗?这样才怪嘛。。。。。。你既然找了这么多人来找我麻烦。。。如果我就这样放过你好像会很没有面子啊。。。”我不置可否的对着面前的韩项羽说道,说吧,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好像在思考着生命。。。
“求求您。。。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只要您放我下去。。。你怎么处罚都行,求求您了。。。呜呜呜。。。”韩项羽对着我哭泣着说道,无疑,人都是怕死的,这个韩项羽也不是例外,尽管这个时候他的一只手臂都已经受伤,但是还是在那里挣扎着。。。这个时候。。。在生死关头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顾自己的疼痛,扭动着自己已经红肿的胳膊。
“呵呵。。。这样啊。。。那好,我答应放过你,不过。。。我们先要玩一个游戏怎么样?”站住高楼的阳台之上,我戏谑的对着韩项羽说道,说吧,不自觉的看了看天空飞过的鸟儿,遗迹那朵朵白云。。。心中有了一个戏谑的想法。。。。
“您说。。。您尽管说,不管你想怎么样都成。。。呜呜。。。”韩项羽已经泣不成声了。。。哭喊着说道,此刻他的声音无疑已经招惹了不烧的人驻足观望。。。楼下的教室里不少的学生透过窗户看来,还有的站住校园中的人也是如此,粗略的看上一下打开有好几百人。。。看来。。。这次我又要出名了。。。
不过。。。这个也纯属无奈。。。我这个人虽然为人低调,但是也不是那种为了低调就任人欺负的主。。。而且在南*棒这个地方我就是嚣张一把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没有人认识我。。。世界这么大。。。我可以玩的地方多了去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顾那些个在下边带着一脸惊讶与恐惧的神色向这里看来的学生以及部分老师,这个时候对我来说游戏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嘻嘻。。。很简单。。。你玩过高空飞人吗?”我嘻嘻笑着,对着在那里固定在空中如同一只小鸡一样的韩项羽说道,说吧,还一副天真的模样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好像是在说。。。我很纯洁。我很善良一样。。。
“没。。。没有。。。”韩项羽看着我不知不觉的恐惧已经在他的神经中不短的蔓延开来,不过却不敢多说一句不是,只是对着我结结巴巴的说道,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在那里看着我。。。让我有些于心不忍了。
“那么。。。我们就来玩一次好了。。。你愿意吗?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么我就跟你玩玩。。。然后我再放下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就只能将你从这里丢下去了。。。其实我一直对自由落体定律非常好奇啊,你放心我会先丢一块手表和你一起下去的。。。我很想看看你们两个到底是哪个先落地。。。如果你不跟我玩空中飞人游戏的话,那么我抱歉了,我们两个只能玩自由落体了。。。”我一副无辜的模样对着面前的韩项羽说道,说吧,将他给高高的举起,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块手表放在了同意高度。。。好像随时都准备把他给丢下去一样。。。
“啊。。。啊。。。不要。。。不要。。。我错了。。。我玩,我玩。。。呜呜呜。。。不管什么我都玩。。。”韩项羽看到这样的,脸色变得雪白如纸,眼泪哗啦哗啦到底流下来在那里哭喊着说道。
“对嘛。。这才乖嘛,呵呵。。。我也是很心痛我的手表的,要知道它可不比你值钱多了。。。”我轻笑着对面前的韩项羽说道,戏谑之情溢于言表。
说罢,我将韩项羽又放回了刚才的位置,虽然还是在高空之中,不过相对于被我举起的情况,这样要好了许多,韩项羽见我将他重新放回了方才的位置,神色好了许多,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对着我恐惧的说道:“大哥,我们到底要怎么玩?”
“怎么玩?很简单啊,看到上边飞过的鸟群了吗,也不算很高距离我们这里大概有五米的距离,我把你丢上去,只要你抓住其中一只,我就放你下来,如果你抓不住的话。。。。啧啧,那么我们就继续玩,,直到你抓住为止,怎么样?我的这个游戏很好玩吧。”
“不。。。。不要啊。。。老大,那很危险的,我会死的,我们换一个吧。”韩项羽惊恐的说道,看着天空中的鸟儿,抓住它们其实并不难,不过要被丢起五米之后抓它们就十分困难了,因为一个人很难在空中保值自己的平衡,而且,就算能够保持平衡在这样的位置,一旦少有偏差从高空中落下他韩项羽绝对十死无生。
“放心,我会接住你的,现在后悔?晚了。”我冷笑一声,抓住韩项羽就丢了上去。
“啊。。。。!!!”韩项羽被我丢上去之后不光是他自己发出一阵尖叫,就连周围的一帮人也开始拼命的尖叫起来,寂静的校园里好像变成了演唱会一般,尖叫声此起彼伏。
韩项羽被我抛上了天空之后到达了鸟群的位置,不过这个时候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虽然惊叫连连,但是这个家伙也算是聪明没有任何的动作,不然有一点的偏差他就必死无疑了。。。
“啊。。。!”韩项羽上去之后到了一定高度,然后自然的落了下来,这个时候无数人开始尖叫。。。不少胆小的人已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想见到这血腥的场面,当然也有一些家伙并不这样的,而是开始了嚎叫,希望韩项羽落下,他们渴望见到鲜血。
“啪。。”当韩项羽从天空中落下的时候我深处了一直手臂,沉稳的接住了韩项羽,甚至连晃动一下都美哟,而此刻的韩项羽躺在的手臂之上,整个身子成了弯曲状,被我拖住后背不会掉下,不过只要他晃动一下,必死无疑,此刻的韩项羽已经没有了叫喊的力气,也没有了说话的想法,估计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只是不自觉的在那里不停的流泪。
“准备好了吧,我们再来,”见到这样的景象,我戏谑的说道,说吧,不等韩项羽反应,一个反手将韩项羽再度像小鸡一样的提在我的手心,然后一个用力,将韩项羽抛向了空中。
“啊...!”韩项羽再度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过为了不再次体验这样打游戏,韩项羽这个时候终于用他哪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臂去抓天上飞行的鸟,不过那些以飞行著称的鸟儿是那么容易抓的吗?显然不是,所以当韩项羽深处自己的手去抓那些鸟儿的时候无疑,他是失败的。
没有抓住鸟儿再度从空中犹如一个铅球一样落下,
“再来,”没等韩项羽休息,我再度将他抛了上去,可惜的是,这次他仍然没有成功。
“再来。。。再来。。。再来。。。”周而复始的,韩项羽一次又一次的被我从低处抛向高空,然后再度落下,之后再度飞起,再度落下,一次一次的挑战起生命的极限,人类就是如此,只有在死亡濒临自己身边的时刻才能够学习到真正的东西,这个时候韩项羽也是如此,在无限的恐怖当中他终于学会了自己起初根本无法坐到的事情、一次次的抛弃,一次次的落下,周而复始之下韩项羽已经学会了学习,十几次,每一次都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学校里的所有人都在那里驻足观望此刻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学习了,一切的精神都金钟在我和韩项羽的身上,有的人希望这场惊险的游戏早点结束,有的人则希望继续下去,有的人希望我放掉韩项羽不要发生哪样血腥的场面,有的人则在那里不断的诅咒,希望这样的场面尽快发生。
“啊!!!!”韩项羽再度尖叫一声,飞上了天空,快速的张开了自己的双手,然后抓住了其中一只落单的鸟儿,从天空中落下,“啪”这次我接住了他。
“不错。。。蛮快的,我以为你最少还有几下呢,算你合格了,现在我宣布,游戏结束。”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微笑说道,说吧毫不客气的一个回手,将韩项羽丢在了天台的地面之上,而我自己也跟着从护栏之上跳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终于得救了,终于得救了,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终于得救了,不用死了。”韩项羽坐在那里又哭又笑几近疯狂。
“啪啪啪。”忽然天台的铁门外传来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接着几个沉稳的男声有些慌乱的对着里边喊道:“开门,快开门。”
站在那里的韩美珠崇拜的看了我一眼之后鄙夷的扫视了一下坐在地上已经神志不清的躺在那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韩项羽,轻轻一笑走了过去,打开了那被人封闭的陈旧铁门。
“轰隆。”陈旧的黑色铁门的打开的那一霎那,瞬间五六个膀大腰圆的体育老师从外面冲了进来,脸色激动了看着里面,当看到韩项羽躺在那里之后才松了口气,而另外一个中年的打开在四十五六岁所有的小个子从后边走了进来,穿着一阵笔直的西装,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训导主任。此刻的他走进来之后看着周围躺着的二十几个学生以及遍地的武器,还有那里有些疯狂的自言自语的韩项羽之后对着我说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你对我做一个解释。”
“发生了什么?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耶。。。我刚才只不过是和韩项羽同学一起玩了个游戏,至于剩下的这些同学好像他们刚才在那里打着玩 ,好像说是要测试一下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我也不直到是不是真的,不过反正不关我什么事情,所以我也没有去管,怎么老师有什么问题吗?”我一副无辜的模样戏谑的对着面前的训导主任说道,这个家伙也没办法管我的,我大可以不理会他,反正有韩全民在,别说是他了,就是校长来了也拿我没什么办法。不过是这么一个三好学生,十佳少年怎么会去做顶撞老师的事情呢?所以我这个时候对着面前的老师淡淡的说道。
“你。。。”训导主任显然对我的回话十分不满,正好这个时候看到了韩美珠对着韩美珠询问道:“韩美珠同学,你看到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如果看到的话,你尽管告诉我,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韩美珠听了这话笑吟吟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面前的训导主任一脸害怕的模样,欲言又止,好像真的知道什么一样,不过我到可以看的出来这个丫头眼中飘过的一丝戏谑,看来她是想要捉弄人了。
“怎么?别怕,韩美珠同学,你尽管说,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训导主任对着韩美珠严肃的说道,然后几个老师挡在了韩美珠的左边对准了我好像怕我对韩美珠出手一样,不过却不害怕我对他们下手。
其实要说打架,这些人估计也明白不是我的对手,之所以敢这样做,拿是有原因的,因为南棒在尊师重道这方面可以说是异常变态的,就是在不良的学生一般也不敢对老师动手,只能任凭他的处罚,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不然的话后果是很眼中的,最差的也会被怀疑他的人品,所以不良少年就算再凶狠,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会对自己的老师动手的,所以他们才敢这样做,不然的话,看看满地躺着还没有爬起来的家伙,他们也不敢动手了。
“老师,我想说的是,李天邪同学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这么紧张,难道你是想让我说李天邪同学的坏话吗?难道他得罪了您,您想要教训他?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十分抱歉,我不能帮助您,我是一个好学生,我不能冤枉自己的同学,请您见谅。”这个时候一副正义无比的模样对着训导主任说道,说罢还对着他鞠躬,弄得几个体育老师都带着怀疑的神色看着训导主任,让他不由得脸色通红。
“韩项羽,你告诉我,事情是怎么样的?”这个时候训导主任显然没有别的法子,于是对着那里的韩项羽叫道。
“我。。我只是和李同学玩了个游戏而已,是我求他的,请您原谅。”韩项羽这个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本来是想说什么的,不过看到我似笑非笑的神情之后立刻改变了自己的口风,一副我很伟大的模样给我开脱了起来,好像我是在帮他一样。
“你们呢?你们这些家伙不会像他说的一样是在测试自己的身体强度吧。。。啊?”训导主任这个时候已经气得面红耳赤了,对着自己身后躺在地上的那些个家伙们吼道。
不过可惜的是,让他失望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人精力过刚才的事情,而且看到韩项羽的惨状之后,哪里还敢说我一句坏话?听到这话之后连连摇头争先恐后的说道:“老师,我们是在玩,我们真的在测试自己的身体。”
见到这样的景象训导主任已经脸红耳赤了,不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这些学生一时半会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只能指着我,半响之后气冲冲的说道:“你。。。你最好不要被抓到,不然你就会麻烦大了。”
“老师,我知道,没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我就先告辞了,还有,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话,当作是威胁吗?或者说您是对我个人有什么一件准备随时找我麻烦吗?又或者说您是觉得我不适合呆在这个学校,因为我给您添麻烦了是吗?”我微微一笑径直离开了这里,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过身子对着面前的训导主任说道,说完不等他有反应就离开了这里。

第254章 南
棒流氓真不少
而当我从楼上走下来之后,韩美珠也小步跑了过来跟着我的身后,只留下那个面红耳赤的训导主任站在阳台的位置对着已经走下来的我,大声吼道:“李天邪,我不会放过你的。”
对此,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走我的,连停都没有停一下,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当我走下来的时候周围的位置已经围了无数的学生,一个个面带崇拜与恐惧的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人敢说,看到我走过来之后人群自觉的给我让出一条出路让走过,当我走狗之后我听到了后边一群人在那里尖叫,不少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哇,好帅呀,天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而且这么利害的人?简直太完美了。。。”某花痴MM极度疯狂的在那里说道,说完一脸幸福的模样,好像是陷入了自己无限的YY之中。(我觉得你才是陷入了无限YY中,白痴!)
“这个家伙真利害啊,连韩项羽都被他打败了,听说今天韩项羽叫了二十几个人都被他给打败了,天啊!!你说,这是真的吗,我真不敢下个内心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利害的人,他简直比李小龙,中国的那个李小龙都要利害。。。”(我也被这个傻B作者打败了!)这个时候一个南*棒小男生对着自己身边的人说道。
“是啊,简直太恐怖了,他一定会成为完美学校新的老大的,天啊,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利害?我要是有他这么利害该有多好呀!”这个时候小男生旁边的人对他激动的说道,说罢一脸崇拜的看着我离开的方向。
对于这些事情我也懒得去理会,只是轻轻一笑双手插在裤兜里向教室的位置走去,而这个时候韩美珠已经跟了上来,兴奋的拉着我的 手对着我说道:“哇,哥哥,你今天简直是太利害了,几下就把他们的人全部打倒了,这下你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大了,你教训韩项羽那个家伙的时候简直太有风度了,哥哥,我爱死你了。”
对于这个本来就让我十分头疼的韩美珠,她的话无疑让我更加头疼,无奈的停下了脚步,对着我身边的韩美珠说道:“我说,韩美珠,你的脑袋就不能正常一点吗,教训他们几个人就叫做很利害吗?那黑社会不是比我更利害,他们动不动就会杀,不是比我利害多了?”
“是啊,不国美珠讨厌那些老男人,而且一点情调都没有,我才不愿意跟那些人在一起呢,还是哥哥好,又帅又利害,而且哥哥很利害啊,我看这样好了,哥哥去做黑社会我跟你一起,哈哈,我这个想法简直太棒了。”韩美珠在那里兴奋对着我说道,说完简直让我有吐血的冲动,这个女人这么聪明的脑袋,好好的一个人,这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打你的文久了,好多聪明的脑袋都会有想法去买枪,杀死你),我实在无法理解啊。
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想那么多,我也没有要改变韩美珠的想法,只要过了这两个月之后,韩美珠想做什么都成,我才没那么多心思去管韩美珠这个丫头想什么呢,她精神不正常真正要头疼的是韩全民和她未来的老公,而不是我。
所以我无奈的摇 了摇头,不屑的笑了一声之后久径直向教室走去,对此韩美珠这个时候充分的战士了自己神经大条的一面,对着我穷追不舍的跟在后面,一边跑还一边拉着我的手臂说道:“哥哥,你怎么走了,我的计划不是很好吗,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会让我的爸爸支持你的。”
“哥哥,哥哥,别走呀,我的这个计划不好吗,我告诉你,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可以先整合学校的人,然后,再然后。。。最后。。。”
被韩美珠追逐在学校的走廊里,我们两个一路走过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不过这个时候韩美珠却丝毫不以为意,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一直对着我说她那个让我想进去黑帮发展的计划,而且还越说越起劲,连计划都想出来了,实在让我是一个头两个大,嘴中走入了教室里之后,面对所有人诧异的目光我坐了下来,然后蒙头大睡,任凭韩美珠再这么说一句也不回答,不过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打扰我,人就是这么现实,不管开始如何,只要有了变化,所有人都会怕你,不敢招惹你,你越利害他们越害怕你,久如同我的这些同学一样。
不过尽管如此,韩美珠还是没有放过我的打算,仍然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对我说道,而且还有越说越起劲的意思,眉飞色舞的,听的周围一帮同学都一脸怕怕的表情看着我们,就连老师走了进来之后也傻傻的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韩美珠。
“那个,对不起啊,老师,我不知道已经尚可了,实在很抱歉。”这个时候要面子充分的给我展示了她神经大条的一面,当她在那里眉飞色舞的讲述了半个小事之后,终于发现了自己所在的时间地点不适合讲述这个问题,而且周围已经一帮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她了,所以她脸色微红的时候对着站在那里已经有些发傻的老师说道。
“这个,没关系,韩美珠同学,你继续。。。继续。。。”老师也有些害怕了对着韩美珠说道,我也没听韩美珠在说些什么,不过刚才好像听说韩美珠在说什么“把训导主任全家杀光,然后找人轮奸他老婆,把他的肉一片片切下来的事情吧。”厄。。。不过在这里说这个,好像实在有些不对。(什么时候说这个对呢)
韩美珠此刻回过神来,面色通红无比,和我坐了一根同样的动作,就是趴下,趴在桌子上再也不肯抬起头,看来她也知道这次是有够丢人的。
“喂喂。。。李天邪,快点起来。。。快点起来。”这个正当我睡觉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个声音的主任属于朴顺于,这个时候他一边叫我,一边摇晃着我的身子对我说道。
“干嘛?”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对着朴顺于没好气的说道,我最讨厌人家打扰我睡觉了,在朴顺于打扰的睡觉的第一时间我就想将朴顺于一脚踢死,不过最后想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之后才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不过还是语气不善的对着朴顺于说道。
“哎!你这个家伙怎么还睡觉,你听我说啊,你上节课是不是教训了韩项羽,而且做的很过分啊?”这个时候朴顺于对着我有些急切的说道。
“这个啊,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不过我觉得我并不算很过分,最起码没有弄死他,谁让那个家伙不知道好歹来找我麻烦?”我迷迷糊糊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对着面前的朴顺于说道。
“天啊,果然是这样,你麻烦大了!”朴顺于捂着自己的额头对着我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听了这话之后我坐直了身子对着朴顺于说道,我麻烦大了?能给我造成麻烦?韩项羽是其他五大宗师中两位的亲戚吗?还是他老爸是美国总统,又或者是教皇?在不然是黑暗议长?除了这些个人,我可是谁都不怕。
“当然有了,你知道为什么学校里有些人的势力比韩项羽还大,比韩项羽还能打,比韩项羽人手还多,但是却没有人敢招惹韩项羽吗?”朴顺于对着我滔滔不绝的说道,好像以为自己是诸葛亮一样,要问一句才说一句。
“有话一次说完行吗?憋让我老问。。。你告诉我为什么吧。”我无奈的对着面前的朴顺于说道,虽然我并不在乎韩项羽,但是我还是有些好奇。
“是这样的,韩项羽其实并不怎么样,只是有些钱而已,开了一个投资公司,可是韩项羽的叔叔则是黑社会,知道吗?真正的黑社会,叫做钢头,据说他的脑袋在以前和憋的黑帮火拼的时候被人打碎了一块,然后镶嵌了钢板才活下来的,可是很利害的,有上百人的手下,都是那些个杀人重犯,非常利害,久因为这样,韩项羽在学校根本没有人敢招惹他,就算比他利害的人也不敢找他麻烦,因为如果哪样的话,韩项羽的叔叔是不会放过他的,刚才韩项羽的父亲已经来过了,听了学校老师的话非常生气,现在已经带着韩项羽离开了,不过我从他们身边路过的时候听到韩项羽的父亲说哟啊打电话给他叔叔,让他叔叔来解决你,你说还不危险?”这个时候朴顺于对着我激动的说道,不过声音大了点,让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少人已经看向了这里,看他们的模样还真是一帮八卦份子,而且我敢相信的是这些人还都是一切大舌头,我相信,没等到放学,全学校都会知道这件事情了。
“哦,这样啊,知道了,给你这里是十万韩元,拿去喝茶吧。”听了这话之后,我微微一笑,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几章钞票给朴顺于之后久自顾自的趴在那里睡觉去了。
“恩拉,谢谢你了,嘿嘿。。不过我说你还是报警去吧,不然的话真的会很危险的,那些家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朴顺于见我给了他钱后笑嘻嘻的对着我说道,说罢坐在了那里不在说话。
而我旁边的韩美珠已经坐了起来,一脸担忧的说道:“哥哥,要必要通知我父亲让他来帮忙?”
“不用了,你难道忘记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吗?”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韩美珠眨了眨眼睛说道,开什么玩笑,不就是一根小黑社会嘛,我会害怕?别说他们有一百人,就是他们有一万人,我也可以全身而退。
“可是,他们都是真正的黑帮啊,他们可能有枪的。。。哥哥你。。。”韩美珠听了我电话,虽然好了一点,但是仍然有些疑虑的说道。
“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没等韩美珠说完我就一脸微笑的打断了她的话。
有了我的话,韩美珠虽然有些不满,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块,一眨眼的功夫已经一天了,虽然南棒这边上学的时间本来就少,六小时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这个时候自然过得很快,特别是对于我这种整天浑浑噩噩的家伙来说更是迅速,不知不觉就度过了这漫长的一天。
听到了下课的铃声之后,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忽忽悠悠的去换好了衣服朝学校的门口走去,虽然别的学校都要求校服出入,不过火山高中显然没有要求这一点,所以我换衣服也就在学校的更衣室,反正不会很麻烦,而这样做的人也很多,当我换好了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韩美珠已经站在教学楼前等候着我,看到我之后露出了一脸的笑容,洁白的牙齿暴露在空气当中,在眼光的照射之下还略微有些反光的感觉,俏丽的脸蛋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欢,此刻的韩美珠给人的感觉就是甜美,异常的甜美,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在她迷人的外表之下,尤其是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怪不得她会在学校这么受欢迎,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连我这个号称阅女无数的人都差点掉进她美丽脸庞编织的陷阱,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哥哥,你还是先回去吧,今天这件事情可是很麻烦的,万一你受伤了的话,那课就不好了,毕竟我可是向你父亲保证过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而且最近我想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不是嘛?你自己回去吧。”来带了韩美珠的面前我难得露出了意思微笑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
“这样呀,哥哥,美珠是不没在这个时候离开的,最多我议会你们要发生什么冲突的时候我站远一点好了,我可是想哟啊看看哥哥神勇的模样的。”韩美珠对着我兴奋的说道,说罢,大眼睛不自觉的眨了眨,白皙的脸庞多了丝红润。
“这样啊,好吧,不过你要保证,不许过去。”我无奈的苦笑着,大一了韩美珠的要求,对于韩美珠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过对于她我还是有些了解的,自然明白这个丫头平时想的是什么?而且她的脾气估计也是牛气哄哄的,想要赶他走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赶她走,估计她也不会走,再说了,外边那一百多人我还不放在眼里,别说是黑帮了,就是外边来了一根机械化师我也不会放在眼里的,除非洲际导弹哪种类型的武器,激光武器,或者是华夏十大名剑,别的东西想要伤害我,难。。。
我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希望以防万一而已,不能说我太小心了,毕竟做事留一手是我做人的原则(你确实太小心了,诸葛亮都没你小心)。不过既然韩美珠已经这样说了,我也就算了,想想屁大点事情,我也犯不着那么细心。
所以我就带着一脸笑容与兴奋的韩美珠,任由她拉着我的手臂靠在我的肩膀智商,一起走了出去,不过这样的造型多少让我有些不自然,因为韩美珠的年纪不大,乳房可不笑的,一对乳房在我身边蹭来蹭去,的让我心神不专啊。
当我带着韩美珠没走出几步的时候,忽然外边的朴顺于一路小跑的跑了过来,来到了我的身边之后停住了脚步,看着韩美珠我们两个之后,气喘吁吁的对着我说道:“我说李天邪同学,我看你们还是从后门走吧,不,还是报警吧,现在外边已经围了一百多个人,都是黑社会啊,他们说要杀了你,你还是赶快离开吧,先躲在学校里,他们暂时不会进来的,然后你打电话给警察,让警察来解决吧,南
棒的治安还是不错的,你放心好了,警察会处理好他们的。”
“不过。。。我去看看吧,该来的总会来的,想躲也躲不了的,不如面对好,反正早晚都有那么一次。”我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说罢,带着我身边同样满不在乎的韩美珠走了出来。
当我们到达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占满了人,不过都是学生,拥挤的人群站在那里没有一个准备离开,不过就是乱哄哄的一片,看模样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了。大概是大门已经被人给堵上了吧。
当我来到门口的时候,不少的人已经注意到了我,看到我之后一个个带着不同的眼神看着我,有担忧,有兴奋,哟可怜,有嘲弄,五花八门的,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些人好像都知道我是正主一样,看到我之后都让开了一条道路让我走了出去,当我到达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一大群人,让我不得不感叹的是,“南棒的流氓真不少”看看站在那里的人群,花花绿绿的少说有一百多人,站在那里堵住了学校的门口,不让任何人出入,而且周围还有一些人陆续赶来,为数还真不少。。。

第255章 我的兄弟更加多
要知道,南
棒人数本来就不多,何况质量也不好,除掉老人小孩,才多少人?看这些流氓的人数这个比例,比华夏也不少啊,所以他们虽然人数不是很多,比如华夏黑帮哪样动辄几千人的规模,但是相较于这个国家来说已经是不少了。
此刻他们正一个个满面怒容的站在那里,虽然身上没有带什么家伙,但是可以看出他们的东西都在背后的车上。在距离学校的十米远的地方,有一辆卡车,敞开了后门停在那里,我想他们的东西应该就在上边。
一帮人大约百来号普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人,其中超过三十的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二十五六的模样,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站在那里,衣着五花八门,相貌各异,不过宗的来说没有一个看上去像是正经人,这帮人站在那里一看就给别人一个感觉,这些人,是流氓。
他们一帮人站在中央位置,看模样和韩项羽有七分相似,平凡的脸上带着一丝杀气,一撮小胡子在下巴的位置,多了一丝彪悍和成熟,头顶上一块头皮暴露在外边,上边是一块椭圆形的钢板,看上去十分恐怖。
此刻的他正站在大门口,穿着一袭花格子衬衫,一袭白色的休闲裤,掐着腰站在那里,后边一帮凶神恶煞的小弟姜门口堵死了,还有一个人举着牌子站在那里,上边书写着一行打字,“李天邪出来”。
对此我觉得很无奈,又一个街头流氓而已,不,或许说是一个不上道的小黑帮,如果我是他们我宁愿找几辆车停在那里,然后看我出来的时候把我拉上车,想怎么都行,他们这么做有些太校长了,而且还搞得这样隆重,跟有形似的,简直是一点也不把警察放在眼里,这样做的后果是极度悲惨的,就算警察一时半会不敢找他们麻烦,但是事后他们也不好过,稍微有些脑子的大黑帮都是不愿意给自己找这样的麻烦的。
“你们是在找我吗?”这个事后人群自动分开我走了出来,来到了学校最前沿的地方,对着面前的领头人说道。
“我叫做韩上公,道上的人都较我钢头,就是你搭上了我的侄子而且还哪样作弄他?”这个事后带头的人韩上公看到我之后对着我淡淡的说道,冰冷的语气在四周扩散开来,看他的模样白痴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
“这个呀,不好意思,我只是跟韩项羽做一个小游戏而已,有什么问题?”我微微一笑说道。
“小游戏?把我侄子的手打断,然后将他踢到天台,扔出5米高的距离,这叫做游戏吗?既然这样你认为是游戏的话,那么我也让你体验一次好了。”对此我的话,韩上公愤怒异常的说道,看起来我的回答好像让他很不满意,这个时候的韩上公也是如此。
“随便,当然,前提是,你要有这个能力才好。”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对着面前的韩上公说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说道,对于这样的家伙实在没有必要放在眼里。
“混蛋,你说什么?你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难道你这个家伙不想活了吗?”这个时候韩上公怒目而视对着我说道,一双拳头紧紧的握着,好像随时准备给我一拳头一样。
不光是他,他背后的那些个小弟们也是如此,一个个叫嚣了起来,好像我跟他们个个都有杀父之仇一样,准备随时将我给分尸了。
“我说过,你有这个能力的话,所以。。。”我白了一眼韩上公淡淡的说道。
“混蛋。”韩上公听了这话之后对着我大骂道,说罢挥舞着拳头冲力过来,对着我就是一拳,打向我左边的脸颊,不过没等他打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踢出了一脚,毫不犹豫的将韩上公从我的面前踹飞出去,五米多远,韩上公翻了几个跟斗才稳住了身形,此刻他的额头已经渗出了血迹,流淌在他的脸上,不过他并没有理会这些,只是捂住自己的肚子,不住的往外吐酸水,可以想象这次的力道不轻,不然的话韩上公也不会有这样的反映。
“老大,老大,你没有事吧。”
此刻韩上公的几个小弟见到自己的老大被我踢飞了出去之后,立刻一脸慌张的跑过来,搀扶着韩上公对着他紧张的说道,毕竟学校周围都是水泥路,这样的地方滚上几下,是人都可以想象到有多疼,更何况还是被人给踢飞的。
“混蛋,给我弄死他。”韩上公这个时候捂着自己的肚子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对着自己身边的一帮人叫道。那帮手下听了这话之后顿时愤怒的看着我,一个个准备冲过来对我下手,忽然这个时候我身后的人群出现了一阵骚动,这个时候四五十个学生不知道从那里抄来的家伙冲了出来。
“嗖嗖嗖。。。”一帮人快速的从里面跑了出来,虽然还穿着校服没有来得及换,但是这丝毫不掩饰他们的彪悍之气,这个时候他们手中的武器无非是棒球棒,椅子腿之类的东西,不过出来的时候面对这些个社会流氓没有丝毫由于的挡在我的面前,将我给包围在了中央的位置,看模样大概有四十多个。
“邪少,我脚刘虎成,我们都是本地的华人,是鬼面哥让我们来帮你的,他们马上就到。”这个时候一个长相清丽的青年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说的是纯正的中文,别人听得一脸迷茫却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只是知道这些学生对我很恭敬而已。
“恩,知道了。”我点了点头说道,越发的对鬼面欣赏起来,这些学生估计以前就是这里的,不然一词进来这么多,我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时候得到了消息的一个冲了出来,看来这些人还是可以的,我们华人,无论在哪里,都是最优秀的,都是敢打敢拼的汉子。
“看什么?给我干掉他们!”韩上公这个时候仍然没有恢复过来,吃力的对着自己的手下门叫道。
说完韩上公的那些手下不在由于,立刻就冲了上来,一些个小学生,而且人数比他们少,他们自然没有害怕必要,一个个人冲了上来,开始对着我们的人开扁。
而我们的人也不由于,看到对方冲过来一点也不手软,拿起家伙就回击起来,而这个时候韩上公的那些手下除了前边的人意外,都已经回去,抄起家伙冲了回来,一米上的开山刀毫不犹豫的被他们给抽了出来。
在开始的时候吃了一点亏以后,他们就开始了反击。
“啊。。。”一个韩上公手下拿着一把大刀冲了过来,看到我的一个手下毫不犹豫的砍了上去,砍到了肩膀之上,顿时将我手下手中的一节长棍砍断,然后刀口落在了肩膀之上,顿时露出了一堆白骨,和开裂的血肉,弄得周围不少的女声已经开始尖叫起来,不自觉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而我的那个手下也不是孬种,虽然吃亏在先,此刻的疼痛已经足够他晕倒,不过还是抓住了那人的手臂,而另外一个手下这个时候从后面冲了过来,拎了凳子腿,毫不犹豫的砸到了那个人的头上,顿时那人也是鲜血直流,从后脑喷涌而出。
虽然我的人比较顽强,不过这个时候毕竟在人数上占了劣势,而且他们本身也不是这些社会流氓的对手,毕竟他们是学生,论气打架的本事自然不如人家,而且这个时候对方还个个拿着武器,自然不是对手,不过几分钟之后就已经有十几个倒下了,而剩下的二十几个人也是人人带伤,不过仍然以刘虎成为首保护在我的身边,不让对方靠近。
这个时候韩上公也站起来,显然他已经好多了,不过砍周围的情况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人也有好几个受伤,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但是在学校门口发生械斗,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那么他韩上公这次可就麻烦了,很有可能从此沦为统计范,或者连同他的帮会一起被人给消灭掉,最好的情况恐怕也要花掉他一半的身价。
不过无论哪种情况对于韩上公来说都不是件好事,这个时候韩上公可以说已经发狠了,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对着自己的手下们喊道:“妈的,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给把这些混蛋全部砍死,妈的,既然不让老子活,老子也不让你们好过。”
说完从自己手下哪里接过了一把大刀就准备冲过来,而我身边的一帮人虽然没有离开,不过不可避免的脸上多了意思恐惧,脸色惨白,一个个紧张的看着跟随着韩上公走过来的一百多人。
“轰隆隆。”天空上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瓢泼大雨顷刻间从天空飘洒下来,哗啦啦的水生四处作响,站在我们身后的学生老师都不自觉的向这里看来,脸上出现了恐惧的神色。
“给我杀!!!”这个时候一阵吼叫之声响起,声音粗狂而有力,声音的主任不是来自韩上公他们的阵营,而是来自远方,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此刻站在我们大约十几米的接到拐角处,手中拿着一把武士刀,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喊道。
而他的身后站了无数的人,密密麻麻的,在阴暗的天气力,一群穿着黑色西装,手中拿着同意武士刀的汉字,得到了命令之后一起喊叫着冲了过来,整齐的黑色紧身衣,看不出他们到底是谁,不过要是细心的人都可以发现他们的胸口都有一朵白色的莲花,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那时专门找人绣上去的。
“兄弟们,给老子砍死这些王八蛋,杀一个,赏金十万。”这个时候那个大汉继续喊道,说罢身先士卒,跟随着那些已经冲出去的人群,一起跑了过来。
一帮人嗷嗷嚎叫着冲了过来,看那模样大概至少有三五百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韩上公彻底傻掉了,不过愣了片刻之后做出了一个黑道大哥最明智的选择。。。“跑!”
“跑”一声大吼之后韩上公带着自己的人就开始向两外一边跑去,这样的情况就是白痴也看的出来孰强孰弱,韩上公虽然有些鲁莽,但是能活到现在也不属于哪种白痴类型的家伙,自然开始选择跑。
但是在小门口的大街上出现了这样一个怪异的场面,刚才还其势汹汹的要砍人的一帮人,现在正一个个狼狈不堪的在雨地里拼命奔跑,而他们身后数百个黑衣人正在哪里屏幕的追逐着,叫喊着。他们此刻只能亡命奔逃。
不过可惜的是,当他们跑到边缘地带的时候,眼看就要到达另外一个街区的拐角地方的时候,忽然他们的面前再度出现了无数的人,密密麻麻的黑衣人拿着武器从两边走了出来,数百人封锁了整个接到,看到他们跑过来之后,站在最前面的一个 中年人,微微一笑,拿起手中的武士刀,大吼一声“杀呀!”
说罢,一帮黑衣人在中年男人的带领下冲了过去,两帮人将已经劳累不堪的韩上公一伙人包围在了中央的位置,顿时看开始了一阵厮杀,刀光剑影,杀气纵横,刹那间死伤无数。
百来号已经市区了抵抗能力,并且一露上丢弃了自己武器的人,这个时候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的他们无法面对这样的情况,只能被人一刀一刀的全部放倒。
雪水伴随着雨水,洒满了大地,鲜红的血液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当人群逐渐散去的时候,地面上已经躺满了死尸,韩上公挣扎了一下,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动一下,点燃的香烟在哪里欣赏着一切的情况,无疑这些手下的表现让我还是很满意,至少,至少他们没有给亡命冰鉴会丢人,没有给我李天邪丢人,而且这次的事情也充分证明了一件事情,南*棒的流氓确实多(充分证明了,作者是个大SB)不过我的弟兄更多。
这个社会出来混,什么最牛?人多,家伙多,无疑我是占了绝对优势,这三样我都有(就是没脑子),所以我利害,所以我张狂,所以我牛逼(你个大傻B),所以没人敢招惹我,因为招惹你,必死无疑(肯定的,招惹你个大傻B,有损自己的智商)。
雨水没有停歇,所有的人都被这样的画面给惊呆了,不少的人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知道那些黑衣人散去仍然没有人敢踏出学校半步,而我刘虎成那些人一个个跑过去扶起那些个受了伤在地上不住呻吟的手下给搀扶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从外边疾驰国咯埃十几辆车子,从上边再度下来了百来号人,下的那些学生们不自觉的往后一退,惊恐的看着这些人,看来他们刚才给这些人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了,让这些学生脆弱的心灵都不能够接受了(我的脆弱心灵哦5555打你的文我脆弱的心灵要崩溃了)。
“邪少。”一帮人一字排开,看到我之后恭敬的鞠躬行礼,之后看到我点了点头之后才开始行动,将那些受伤的人给抬上了车子,离开了这里,留下的两个人给我披上了大一,然后一个站在了我的身后给我打伞(你以为你是发哥??傻B)。
当前面的车子开动离开之后,便一队轿车缓缓开来,几十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老子崩溃,能不能不要老描述黑西服呢)看到我之后再度排成两排,恭敬的站在哪里,一个手下为我打开了面前两加长林肯的车门,然后恭敬的弯腰站在那里,等待着我的进入,两个手下赶忙拿出一节地摊铺在了路上,一直铺到了我的脚边才停止,我微微一笑对着后边的韩美珠招手让她过来。
韩美珠见到这样的情况之后微微一愣,然后欢天喜地的跑了过来,蹦蹦跳跳的拉着我的手一脸的惊讶的看着我(傻B配傻妞,。绝配),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丫头估计脑袋里一定在想什么不正常的东西了(话说回来,我一直觉得这个李天邪是最不正常。。。当然,作者除外),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真是的,神经大条的家伙(老子吐,好罗莉的语气),刚才那么血腥的场面都没有震撼住她,现在她还有说有笑的一脸兴奋,果然不是一般人(都是TMD变态)。
没有多于的话,我拉着韩美珠向车边走去,二十个手下站在两排的位置一个给我打着伞,当我向车子走去的时候,每走一步一对手下就对着我恭敬的鞠躬,一只走到了车子的位置(我都没法形容了)。所有人都弯腰不敢抬头,当我坐了进去之后,一个手下为我关上了车门,二十几个人才开始快速的进入前后的几辆奔驰里,在那些学生傻傻的目光中,我的车队缓缓的离开了这里,当经过那堆死尸的时候,我一根烟头从里边丢了出来,弹到了韩上公那死不瞑目的脸上。
伴随着哗哗的雨水,我离开这里,留下来一段让人永生难忘的画面,留下了一提死尸,留下了我伟岸的身影。
(打手有话说:这文太折磨人了,崩溃。。。。)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