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来写写练笔

第一章
袁定一站在窗前,轻轻打开船舱的窗户,窗户并不大,他只开了一半,湿冷
的空气扑面而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冬雨夹着雪花,裹挟的冷气进入他的肺
里,这些寒气丝毫无法让他退缩,反而让他觉得无比的清爽。雨点打在窗棂,碎
成细密的小雨珠,随着风溅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慢慢凝成一条条小水流沿着他的
结实的胸,线条硬朗腹肌宛然的小腹,流过浓密的阴毛,滴在地板上。
清冷的湿气和水珠让一丝不挂的袁定一回忆起以前和念茹一起的时候,在雨
窗前相拥而坐的情景,两人赤裸着裹着被子,亲吻,抚摸,做爱,看雨,越是阴
冷透骨,两人越是亲热,抱得越紧。想到这他一阵兴奋,心旌一阵动摇,几百年
来修炼的波澜不惊的道心突然一阵躁动,下身又硬了几分。分别一甲子之后的重
逢,不知道一切会和以前一样吗
袁定一脚下的坐船正在缓缓而行,沿着雪雷江中线逆流而上,此处江面宽达
一里,半里外才是怪石嶙峋的江岸,沿岸的山坡上,峭壁上树木郁郁葱葱,虽在
冬日也没有完全凋零,冬雨中升起腾腾的雾气,恍如仙境,即使在这凄风冷雨中,
也是很有诗意。
一登船他就迫不及待的用秘法给念茹发出召唤,然后向两人六十年前约好的
地点驶去。那里是他们当年封闭起来的一处小小洞府,正在天基山脉余脉一处僻
静山谷中,就在雪雷江边。船只已经行驶了整整两天,眼看着就进入天基余脉,
离两人约定的地点已经不远,袁定一的心中竟然如凡夫俗子一般慌乱不已。
一条温暖柔滑的薄锦被披在了他的肩上,袁定一如遭雷击,突然僵立在那里,
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有人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接近他。然而,他并不是因
为被人从背后偷袭才吃惊,而是……
「定郎,你这样站在窗口不冷吗」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正
是他魂牵梦萦了六十年的声音。
袁定一也不回头,突然伸手一把把身后的人儿拉入怀中,来不及看那张艳若
桃李的俏脸,就吻住了樱唇,那唇和他的唇一样火热。
怀中是一个娇小柔软的身体,只是裹在宽大的衣服里,袁定一还全裸着,那
衣服上的各种饰物硌得他很不舒服。过去两天里他思想了无数遍见面时的情景此
刻完全被打乱了,他只想吻着她,手向她衣内探去。
期待中那柔滑若凝脂的肌肤没有碰到,简单的衣服竟然繁复如同蜘蛛网,把
他的手纠缠在内,袁定一心中一阵恼火,双手一分,满以为会把眼前的衣服撕烂,
玉体脱个精光,没想到,自己的力气竟如泥牛入海,手还是被缠在衣服里。
「噗!」一声轻笑,把袁定一从几乎失去理智的欲望中拉了出来,他才第一
次定睛看着怀中的玉人。
怀中的美人羞的如同桃花般的脸蛋,端庄秀丽的五官中,隐隐露出一丝鬼精
灵气,正是他魂牵梦萦了六十年的那张笑脸。
「念茹!」他终于叫出了这个名字。
「定郎!」念茹羞涩的轻声叫道。
两人又吻到一起。
吻了足足有一刻钟,袁定一再次伸手入念茹的衣服,这些衣服好像老是在和
他较劲,袁定一此刻已经想到念茹的衣服是件法器道袍,可没理由能挡住道法高
深的自己啊。
「哈哈哈!」看着他猴急的样子,念茹终于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的弯下了腰,
脸伏在爱郎怀里,身体不停抽动。
「哼!又是什么恶作剧!我以为六十年的时间会让你成熟矜持一些呢!」袁
定一愤愤的道。
「哈哈哈!急死你!就喜欢看你急着想要吃了我的样子!」念茹弯着腰,笑
的合不拢嘴,可是眼角还带着挑逗的神情。
「就是受不了你这小蹄子发浪!」袁定一又扑了上去,再次把念茹抱在怀中,
使劲抱着,吻着。一吻,念茹就乖下来了,她抚摸他的头发,舌头和他的舌头纠
缠在一起,念茹的个子很娇小,比袁定一要矮很多,袁定一抱着她的屁股,把她
抱离了地面。
又足足吻了两刻钟,念茹推开袁定一,看着眼前的爱郎,眼中都是温柔,袁
定一也看着她,
忽然,念茹的眼神变的有些狡猾,「定郎,这次抱歉,没法满足你了!」
「什么」
念茹说完,后退站开一步,右手掐个法诀在自己胸腹前一划。念茹穿着一件
淡青绿色宫装,宽袍大袖,还披着一层轻纱,腰间系着四片长长飘带,飘带上写
满铭文,飘带顶端缀着八宝璎珞,此刻,念茹手指划过,这身衣裙缓缓变成一团
雾气,雾气中还闪着雷光火光,雾气在念茹身上流动,然后变成一个漩涡,慢慢
缩进她食指上的一个戒指里。
「恩,这是你们玉霄宗的『贞』字青萝道袍。短短六十年你就已经进入……
不对,这他妈是谁干的!」
袁定一一句话没说完就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甚至粗口也冲口而出。
「哈哈哈哈!」念茹一见他这样,又忍不住笑的花枝招展。
念茹完美的裸体上分布着数个光斑,胸部两个,下身一个,光斑足有手掌大
小,缓缓转动的光斑上布满符咒,还有一个法阵图。刚刚好把女孩子重要的三点
遮挡的严严实实。
期待着和爱人久别重逢的袁定一,幻想了无数次相见后的男欢女爱,无穷无
尽的纵欲缠绵,结果,念茹身上竟然被女贞锁给封印着。
「你爹干的吧!」
念茹吐吐舌头,点点头,「我爹要闭一个大关,没工夫看着我,于是就给我
下了这个咒,让我老老实实在山上呆着修炼。你也知道这些年妖魔二道实在是有
些肆无忌惮,好多女孩子都被掳失踪,我爹也是为了保护我!」
袁定一无法,以他的修为,破去此女贞锁并不困难,可是,如此一来,他和
念茹的事必然会被念茹的父亲发觉,而这一关他们两现在无法过。
「对不起,定郎!」念茹带着一脸的歉意,慢慢在他身前蹲下身体。
念茹长了一张极漂亮的樱桃小嘴,这是袁定一最喜欢的部位,他从来舍不得
让念茹给他品箫,只是每次见面吻个不够,还是少女的念茹也羞于此道。此刻,
念茹为了安慰爱郎竟然主动为他品萧。
袁定一只觉龟头顶点被温软柔滑的舌尖点了一点,这一下简直铭心刻骨的爽
快,差点破了他八百年的道心,将元阳喷射出来。要知道,袁定一所修炼的功法
正是通过阴阳采补来增长元气,以前即使和念茹缠绵难舍难分,几乎夜夜欢愉,
也没有真正射出元阳,当然他也从来没有吸取念茹的元阴,所以他的便宜老丈人
才以为女儿一直是处女,老爸总不会亲自去验看女儿的处女膜吧。没想到,六十
年后,念茹舌尖轻轻一点就差点破了袁定一的元阳之身。
袁定一赶快按住念茹,托着她的下巴把她扶起来,「心肝儿,我不舍得你用
嘴巴亲我那里!」说罢,继续吻着念茹的小嘴。
又吻了片刻,袁定一轻轻推开念茹,席地盘膝而坐,捏个法诀,竟然行起功
来,念茹不知他是何意,就在旁安静的看着。
袁定一吐纳片刻,高高翘起的阳具顶端,出现一点光亮,马眼中挤出一点柔
和的蓝紫色光珠,他继续运功,那光珠也随之慢慢变大,不过一盏茶功夫,蓝紫
色光珠已经凝成拇指尖大小的一颗宝珠。宝珠散发着柔光,非常好看。袁定一拉
过念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向上一撸那颗宝珠就到了念茹掌心。
「送你一个小礼物,我当年传你的颠阴倒阳转玉功你还在练吧!这是个大补
之物!本想和你交合之后,为你补充元阴,现在只送你做礼物吧!」
「嗯,我一直偷偷在练,爹爹不知道,还以为我本门功力精进!」念茹一边
说,一边把宝珠托在眼前仔细端详。忽然想起什么,一脸轻嗔薄怒,翻了个可爱
的白眼儿,「你又去干那采花的勾当了这是祸害了多少个女孩子得来的」
「呵呵!」袁定一尴尬一笑,「自从六十年前答应你不再采花,采补良家女
子,我真的信守诺言了啊!只不过,我练的功法就是如此,我尽可找不是良家女
子采补啊!」
说罢,袁定一走到船舱中放置着的那张大床前,念茹早就看到那一床大锦被
下似乎盖着不少东西,只见袁定一一把掀开大锦被,眼前景象让念茹一声惊唿。
床上躺着四个赤身裸体的少女。如果只是裸体少女倒也罢了,这四个少女,
三个黑发,一个竟然一头金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