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 75

第149章節
韓玉璃臉色更白,美麗雙眸中現出駭然的神情,卻緊咬著貝齒不肯說話,只是玉體微顫,和蜜道的顫抖韻律相合,就像一根肉棒人體,帶著美麗仙子整個胴體都在顫抖一樣。

看到她這副神情,伊山近已經明白,咬牙含淚,深呼吸了幾口氣才平靜心情,粗大肉棒開始在仙子蜜道中緩慢地抽插,一邊姦淫著她,一邊哽咽指責道:“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樣做對她們是多大的傷害!我和你是有舊怨,大家真刀真槍拼過,輸的人被凌遲、被拷打、被強姦都是理所當然。可是她們那時候還是剛出生的小孩子,你們於心何忍?”

美麗仙子緩緩閉上清亮明眸,長長的睫毛微顫,下面隱約有晶瑩淚珠閃爍,卻仍緊咬櫻唇,不肯開口。

伊山近想起自己幹過的皇室美人,不禁哽咽流淚,在滿腔義憤之中,抱緊成熟美麗的仙女胴體,挺動肉棒在她仙軀內狂抽猛插,幹得熱火朝天,凶暴激烈,將所有的怨憤絕望,都發洩在她潔白無瑕的美麗仙軀之上。

在月宮桂樹下,韓玉璃顫抖喘息著,被他擺成各種姿勢肆意姦淫,感覺到嫩穴被肉棒猛烈磨擦,蜜道深處一波波的精液射進來,灌滿仙宮,終於忍不住淚珠滾滾,顫抖低吟著挺動玉臀,被動承受著高潮的酣暢滋味。

明月之中,她如母狗般趴跪在桂樹下,流淚輕聲嬌吟,承受著從玉臀後面插入的巨大肉棒,雪白香臀高高聳起,下意識地晃動著,啪啪輕拍在男孩胯部,蜜道在與肉棒的磨擦中享受到更大的快感。

突然,伊山近將肉棒從蜜道中抽出,頂在菊花上,正在閉目享受交合快感的韓玉璃如從萬丈高樓失腳,驚慌地睜開美目,回頭望著他的臉,不由自主現出乞求的神態,像在哀求這小小男孩將肉棒再插進自己體內,多姦淫自己幾回一樣。

伊山近卻咬牙含淚,狠狠一挺腰,沾滿精看特^‘色小說就來zuo′蜜汁的粗大肉棒奮力頂開優美仙菊,向著裡面插了進去。

絕美仙子仰起雪頸,發出一聲痛楚的嬌吟,晶瑩淚水奔湧而下,顫聲悲泣,表情似悲似怨,彷彿不敢相信冰蟾宮的高傲仙女會遭受到這樣悲慘的命運。她從前也被伊山近幹過菊花,每一次都覺屈辱難忍卻又無力反抗,只能高聳著晶瑩雪臀,被粗大肉棒在緊窄菊道里面狂抽猛插,絕美容顏緊貼在銀月之上,羞辱的淚水不住奔流,灑在繁茂桂樹的根部。

伊山近含淚狂幹著她,肉棒感覺看特色小說就#來-著緊窄菊道強力收縮勒緊的暢美觸感,顫聲低吟:“你害我不能干到她的身體,就得用你的後庭來償還!”

一念及此,不由得悲從中來。

如果他答應了美麗公主的哀憐求婚,又沒有被他們的師父攪局,現在不但能幹後庭嫩菊,說不定還能潛入到公主寢殿,把她的處女膜都干破,暢快淋漓地享受可愛公主的玉體滋味。

他對湘雲公主的嫩穴緊夾肉棒的美妙觸感已經神往很久,就在即將能夠合法地將她壓在身下暢美交歡的重要關頭,卻被韓玉璃的姊姊把她強行奪走,而這事件的起因是韓玉璃當年打入她體內的一道靈力所致,讓他如何能不悲憤?

男孩的悲憤化為了力量,將純潔美麗的仙女按在桂樹下,讓她以最屈辱的姿勢承受姦淫,粗大肉棒狂猛暴烈地狠幹著菊花仙道,直到她悲泣失聲,痛爽嬌吟著玉體劇顫,才將抽插了無數下的粗大肉棒深深插到仙軀深處,顫抖著將滾燙精液狂噴到仙子玉體內接近中心的位置。

當此時,男孩的灼熱淚水湧出,滴滴灑落在優雅美麗的仙女玉背上,濺起了晶瑩細小的水花。





第四章 毛落唇慌


明月當空,皎潔的月光照耀著整個空間。在潔白皓月的中心,伊山近渾身赤裸盤坐在桂花樹下,背靠樹幹,舉起雙掌射出靈力,正凝神煉製法寶。

美麗性感的純潔仙子韓玉璃一絲不掛地坐在他的懷中,光滑玉背緊貼在他的胸膛上,含羞低垂螓首。她的嫩穴緊緊夾著他的粗大肉棒,一直吞到最深處,感受到龜頭頂在自己子宮上的奇妙觸感,羞得淚光盈盈,頭都抬不起來。

絕色嫵媚的美麗女子坐在他們面前,一本正經地指導著伊山近煉器,只是時而用奇異目光掃過韓玉璃的臉,讓她羞得死去活來,拚命地縮到身後男孩稚嫩的懷抱裡去。

伊山近高舉的雙掌之中,團團光芒湧出,將空中飄浮的一隻玉鐲炙烤得發出吱吱輕響。

那玉鐲正是韓玉璃擁有的強力法寶,自從失身之後,她的法寶也被伊山近搶了來,當作這美麗師叔奉上的嫁妝。這也很好理解,她的純潔玉體都被他擁有,可以幸福享用,並把她變成了自己的性奴,不論插她哪個洞、喂她吃多少精液都隨自己心意,她的法寶自然也就是自己的,什麼時候拿來都可以。

只是他一直沒有時間和精力煉製法寶,直到這次從凌亂野中幸運地得到了煉製法寶所需要的珍貴材料,又在功力進級後擁有了更強的煉製法寶能力,感覺到自己法寶太少,於是虛心向媚靈學習,努力煉器,希望能將這件威力強大的法寶重新煉製,收為己用,以增強戰鬥中的自保能力。

他的心裡想起了神禾中那美麗細小的精靈女孩,這兩次去凌亂野得了她不少好處,煉器的珍貴材料與珍稀藥材都是靠她組織許多女孩採集的,讓他不禁心生暖意,想道:‘哪天得奸好謝謝她。她那麼喜歡吃精液變成的糧食,下次去凌亂野,直接喂她吃精液奸了!’他珍貴的精液蘊含靈力,對這女孩的生長發育大有奸處。只擔心她身體太小,吃不下這麼多精液,如果撐壞了肚子,倒是不美了。

在回憶往事和煉器的過程中,他的粗大肉棒一直深深插在美人蜜道之中,感覺到她的花徑興奮地顫抖,嬌嫩肉壁緊貼箍住自己的肉棒,蜜汁從蜜道深處流出來,弄得肉棒上面一片潤滑,心中也不禁興奮,肉棒膨脹,緊緊地頂在純潔仙宮上面。

仙宮中,有靈力自動地流淌出來,透過緊頂在上面的肉棒包裹肉棒的蜜道,一直流到伊山近的體內,在經脈中流轉,並於丹田九轉練化,一直流到掌心處,化為靈力光芒,射向空中玉鐲。玉鐲本是韓玉璃常用法寶,幾百年來與她心靈相通,在被他煉製時常顫動嗡鳴,似是隨時都想要脫離他的控制。但這股純潔靈力射到它上面,卻使玉鐲漸漸平靜,嗡鳴聲也變得柔和纏綿,蘊滿情感,彷彿是離家的孩子終於回到母親懷抱中一樣。

伊山近的赤裸臀部貼在明月上,清楚感受到明月心中蘊滿的強大法力,並透過臀部肌膚以自己靈力與之相交流,背靠桂樹,懷抱仙女,幾方面的強大力量在他體內完美融合,化為浩大靈力,燦爛光芒,籠罩住法寶玉鐲,漸漸將它煉化,收為己用。

粗大肉棒一直保持堅硬挺直深插在仙子花徑中,在煉器過程中隨著身體的抖動而微微顫抖,攪得美麗仙子心中酥癢,忍不住流淚悲泣,柔滑玉臀卻也隨之微顫,嫩穴肉壁輕柔磨擦著肉棒表面,讓她可愛的嬌喘也漸漸變得微顯急促起來。

這玉鐲已經跟隨高階女修數百年,所蘊法力極為渾厚。煉製如此強大的法寶,對伊山近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漸漸壓力增大,幾乎無法控制,呼吸粗重,與懷中美貌師叔的嬌喘聲混在一起,響徹在明月之上。

隨著他壓力增大,向著極限邁進時,剛硬肉棒也劇烈地晃動起來,幅度越來越大,讓美麗仙子的無瑕玉體也在他懷中晃動顫抖,就像被肉棒挑在上面的一面風帆、旗幟,羞得她掩面痛哭,珠淚滾滾,灑在自己平畑一光潔的小腹和嫩穴上面,將肉棒和睾丸徹底浸濕。

終於達到極限時,伊山近怒吼一聲,渾身所有靈力都爆發開來,化為燦爛耀眼的熾烈光芒,將玉鐲整個包裹其中,狂烈地將靈力打進這件強大法寶裡面。

激動之中,他的粗大肉棒極速狂晃,讓美麗仙子前後劇搖,肉棒也開始猛烈噴射,將大股精液轟然噴射到絕美無瑕的潔白玉體深處,直接灌滿仙宮。玉鐲發出劇烈嗡鳴聲,在白光中左衝右突,速度變得極快,卻又漸漸緩慢,最終還是只能無奈地停下來,接受了被這姦污了主人的男孩控制的命運。伊山近抱緊美麗仙女喘息著,雙手從後面抓緊師叔那誘人至極的柔嫩酥滑雪乳,聽著她動人的啜泣聲,感覺到大量精液和蜜汁從他們交合的部位流出來,灑在桂樹下,被明月迅速地吸收,徹底地滲透進去。

抱著悲傷興奮哭泣的美麗師叔,伊山近微笑著伸手接住從空中緩緩落下的潔白玉鐲,心裡明白,他已經在上面深深打下了自己的烙印,不論是這枚玉鐲,還是他敬愛的師叔身上。

※※※在伯陽侯府,伊山近與蜀國夫人姊妹、母女激烈雲雨,連幹了三天,直到把文娑霓、梁雨虹等四位出身高貴的美人都干暈過去,滿足地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伊山近才穿起衣服,悲傷地離開京城,準備前往冰贍宮探尋兩位公主的消息。

從皇宮離開時,當午被他收藏到美人圖中,帶著來到這裡。現在,又被他留在侯府中閉門清修,期待著能有找回記憶的機會。

此去或有風險,他不想自己心愛的女孩遇到危險,尤其他現在實力那麼弱,如果不巧被人一擊斃命,那真是哭都來不及了。

京城政局實在複雜,而且有實力強大的仙家門派隱在背後操弄,他現在實在是沒有能力去管,也只能先離開再說。

太子雖然知道是皇叔設陷阱害人,可是羅氏修士又藏了起來,在暗中保護晉王府。太子沒有證據說明是他下的毒手,也無計可施,雙方都只能暗自戒備,並準備著下一次的激烈交鋒。

伊山近離開京城後,以文子真之名向西而行,並持有“奉旨巡察”的諭旨,從侯府中帶上了大量隨從,組成龐大的車隊巡視各州郡官府,前呼後擁地享受著凡俗世界的榮華富貴。

這是為工讓自己的身份不至於洩露,因此表面上要極為高調囂張,讓人想不到那貞靜純美的文清雅就是他本人。

因為湘雲公主被師父抓去關起,伊山近驟失性愛夥伴,心中十分鬱悶,於是悲憤地一路行去,將沿途官員的夫人和女兒一路都睡過,幹過了許多凡間美貌女子,並把那些溫良賢淑或是高傲任性的夫人小姐們都收入美人圖裡,成為了自己的私寵。

那些官員倒也很高興,因為伊山近在向吏部寫的文書裡面說了他們許多好話,後來提拔的時候,他們都在優先提拔的前列,從此陞官發財,得了很多好處。

不過這都是後話,現在大家都只知道文子真公子是蜀國夫人從本族子弟中挑選出來收養的義子,差不多可以算是太后娘娘的外孫,與太后恩深義重,親密無間,奉諭旨巡察天下,而且學過仙術,前途無量,因此官員們巴結起來絕不手軟,除了送金銀財帛,把自己的老婆女兒也奉上是很正常的事情。

從京城西行的這一路,伊山近深刻體會到俗世官府的行事風格,幹過無數美貌官員夫人和她們的女兒,心中的鬱悶漸漸減輕,終於能夠心平氣和,平靜地面對湘雲公主被擄拐的事實。

官員們為了升職而付出的巨大努力和熱切渴望都讓伊山近感到驚訝。每到一地,他都能收到大量的貴重禮物,並有許多高貴的美人相贈,讓他的美人圖中又增加了許多美貌處女,甚至是那些官員自己的親人中的美女。

從侯府帶來的隨從們,也因他而被當地官員奉承巴結,獲得不少奸處,腰包滿脹,因此感恩戴德,對這位公子更加敬畏,凡事都以他馬首是瞻,沒有人敢於違抗命令。若有人敢在背後說他的壞話,不用伊山近下令,別的隨從直接就把他綁起來,打個半死趕回去,回府之後還要承受蜀國夫人的雷霆怒火,從此在侯府中受盡眾婢僕白眼相加,再沒有出頭之日。

這一天,伊山近率隊進入了沿江省,騎在馬上一路行進,在他身後,長長的車隊順著大道蜿蜒前進,許多馬車上都裝得滿滿的,都是沿途官員所送的禮物。

大道兩旁,青山蒼翠,碧水奔流,讓伊山近看得心情漸漸舒暢,策馬如飛,漸漸趕到了隊伍前面。

那些隨從也不敢上前規勸,何況人人都知道,蜀國夫人的義子仙法超群,不是凡人可比,這世上還沒有能傷到他的凡人。可若是遇到仙家的強敵,他們這些隨從加起來也幫不上他什麼忙。

伊山近衣著華麗,騎董同大駿馬走在最前方,四面張望,突然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他抬起頭,赫然看到有無數弩箭撕裂空氣,在山風中嘯聲獵獵,極速向著自己射來!

當先幾枝巨箭,卻是由龐大的車弩射出來的,這樣的車弩,只在軍隊中可能會有,現在卻出現在這深山密林之中,執行對他的刺殺。

伊山近目光如電,立即追尋箭矢來路,在電光火石之中,赫然看到密林中有大批美貌少女正操縱著巨大床弩,向著自己射出巨箭。

在那些勁裝少女當中,如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美麗至極的女孩,高傲地昂著頭,凝視他的目光如烈火噴射,充滿了憤怒仇恨。

只是驚鴻一瞥,伊山近立即認出,那女孩不是別人,正是俠女盟第六俠女——逃匿無蹤的蔡玲兒!

雖然許久不見,但她隆起的高聳額頭是她最明顯的標記,怎麼也忘不掉。

他也只見過她一面,就是在他剛得到仙界至寶美人圖的那一天。那時他剛剛收趙飛鳳入美人圖,想要趁亂逃出時,卻碰到她相俠女盟的掌門人陳秋雁,被她們打罵,這女孩還拿著皮鞭凶狠地在他身上亂打,直打得他皮開肉綻,痛得鑽心,現在還能清楚記得那劇烈的痛楚。

那時他實力低微,即使是蔡玲兒這樣內力超群的武功高手,他也沒有信心收服,只能含恨受辱,一直沒有報仇雪恨的機會。

後來他率領大軍攻破山寨,奸破了四個俠女的處女膜,並收為性奴調教:剩下三個俠女卻一直不見蹤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讓他常懷念,夢想著有一天能讓她們姊妹重逢,在美人圖中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張亦菲還可以說是被陳秋雁帶著逃向世外仙家,不知何處追尋,蔡玲兒卻是早就消失不見,官府的通緝也尋不到她的下落。誰知她竟會突然出現在這人跡罕至的深山之中,發起對伊山近的暗殺行動!

在她身後,大批美貌勁裝少女拉開強弓,悍然射出利箭,化為漫天箭雨向著伊山近而來。

如果是初見她時,伊山近還很有可能被她亂箭穿心射殺。但現在他實力強橫,如果這樣就被凡人殺掉,那所有修士都可以去撞牆了。

伊山近怒哼一聲,甚至懶得躲閃,身周立即布下靈力護罩,將自己圍在裡面。

巨箭破空而來,在風中嘯聲淒厲,轟然射在護罩上面,卻發出喀喀脆響,霎時碎裂,化為無數碎層,散落四方。

後面的大片箭雨如期而至,射在地上噗噗亂響,將周圍地面射得箭矢如林。

但那些射到靈力護罩上的巨箭與弩弓箭矢都應聲碎裂,碎層飛散,灑得到處都是。所有勁裝少女都驚呆了,瞪大美目,駭然望著那稚嫩可愛的小男孩。

如果是在別處看到他,這些性情爽朗的江湖兒女或者還有可能摸摸他的臉,甚至抱起來愛撫親吻,高興地認他做弟弟。可是現在看著他那天真可愛的面龐,就像看到了妖魔,讓她們軀體劇烈發抖,恐懼憤恨至極。她們都有親人朋友在綺霞山的大寨中,不是死了,就是被俘失蹤,這些天跟著蔡女俠東躲西藏,悲憤早就填滿心胸,此時不顧生死前來刺殺伊山近,都已下定了同歸於盡的決心。

可是這一敵人如此強橫,實力上的差距簡直是人力所無法彌補,讓她們悲憤絕望,雖然還在努力拉弓射箭,卻已經是手臂無力,不住地憤怒悲泣,淚水如雨,灑落在這些美麗少女所站的山嶺上。

伊山近眼中寒光暴射,立即駕著空行梭飛起,向著山頂射去。

在後面,大隊人馬舉盾牌抵擋流矢,一邊向敵人暍罵,一邊大聲讚頌,都道:“公子仙威蓋世,天下無敵!這些山賊匪寇哪擋得住公子一指之威?”

蔡玲兒在大批勁裝少女簇擁下,瞪大美目,狂怒瞪視伊山近,心中恨得幾欲滴血。可是伊山近的實力她也看到了,知道自己終究是凡人,無法抵擋仙術威力,既然刺殺失敗,就只有逃命一途,也是江湖好漢常說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第150章節
“風緊,扯呼!”

蔡玲兒在風中嘯鳴一聲,腳下運起輕功,轉身便逃。那些少女也呼啦一聲,如鳥獸散,朝著各個不同方向狂奔而去。

“哪裡走!”

伊山近在空中咬牙暍道,卻見前方煙霧湧起,卻是留守的一些美貌少女點起乾柴,生起烈火,驅煙霧遮擋自己視線。

與此同時,所有少女都張開大紅披風,將頭臉一起裹住,朝山上山下各個方向疾奔,再加上蔡玲兒和她們穿的衣服、披風都是一模一樣,一晃之下,竟然躲在人群中,再也認不出來。

“逃跑的本領倒不錯,一開始就準備好要逃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逃到哪去!”

伊山近駕空行梭疾追,眨眼間來到火堆旁,出手如電,啪啪幾個耳光將那些正忙著生火的美貌少女打飛,尖叫著摔落到火堆旁的地面上。

他舉頭望著四周奔逃的勁裝少女,冷笑道:“用這種方法就想逃過大爺的手掌心?就讓你們多跑一段路程,難道還真有機會逃脫不成!”

這裡本是深山,山勢陡峭,道路崎嶇難行,還要在山道上繞來繞去,即使輕功再奸,也要繞好多彎路,速度快不到哪裡去。

他擁有空行梭,可以直線飛行,輕鬆地翻嶺越河,上山下坡,本就佔盡優勢,就算她們跑得再遠,也會被他飛越高山隨手抓回來。

伊山近低下頭怒視著那些穿勁裝的美貌少女,眼中慾火與怒火一起噴射出來。

他這些天本來就心情不好,想著要去冰蟾宮那個仇人眾居之地,更是悲憤難過。現在這些舊敵又來撩野火,他又怎麼忍耐得住?

看到他的目光,倒在火堆旁的美麗少女們都不禁畏縮恐懼,卻又悲憤地伸出玉手,指著他破口大罵,恨不得將他食肉寢皮。

面如冠玉的俊美男孩越聽越怒,突然怒吼一聲,縱身撲過去,身在半空,身上衣服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閃電般地騎到美貌大姊姊身上,撕開衣服,露出粉紅色嬌嫩小穴,粗大肉棒狠狠戳進去,噗哧一聲刺透處女膜,將俠女嫩穴狂暴撕裂。

最美的一個勁裝少女仰天悲嘶一聲,痛得放聲大哭,纖手無力地撐著他的胸膛,拚命想將他推開,可是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狂烈抽插,她的身體像要被撕成兩半一樣,痛得死去活來,手上使不出力氣,只能悲憤哭泣,感受著男孩肉棒在花徑蜜道中橫衝直撞的痛苦,恨不得當場死去才好。

山風呼嘯遮掩了她的哭聲,讓遙遠山下的隨從大隊聽不清楚,而且乾柴烈火散發出的滾滾濃煙也遮擋住他們的視線,讓他們只能仰天遙望,期待著公子早點凱旋歸來。

但那些在山道上奔逃的勁裝少女卻能聽到後面姊妹們的哭嚎聲,都悲憤地哭泣流淚,在奔跑中將淚珠灑滿山路。

有些女孩忍受不住這樣的痛苦折磨,回頭前去救援,卻看到伊山近已經奸破了兩個勁裝少女的處女膜,正按住第三個美貌大姊姊,將粗大肉棒向著她的嫩穴插去,不由得皆目欲裂,尖叫著撲上去,手中戰刀狂揮,拚命斬向他的後背。

伊山近回手一招,輕鬆抓住刀身,微微一抖就讓那美貌少女嬌軀劇震,摔倒在地,頭暈目眩,幾乎摔暈過去。

等到她睜開眼,赫然發現身上已經騎了一個俊美男孩,正撕裂她下體衣裙,將粗大肉棒往嫩穴中塞去。

“啊!不要!”

少女淒厲的嘶喊聲在風中遠遠傳播開去,但伊山近毫不留情地將武器插向敵人的要害,噗哧一聲盡根而入,撕裂嫩穴蜜道,讓處女鮮血在疾風中噴灑出來,化為血珠飄落,在那剎那間現出無限淒美風情。

原本氣勢洶洶衝來想要殺他的勁裝美少女卻被他一棒穿花心,按在地上猛幹,痛得死去活來,淒厲哭叫聲隨著疾風遠遠傳播開去。

一個個美貌少女忍受不住衝回來,揮刀斬向伊山近的大頭,卻被他隨手制住,用小頭剌入她們的優美胴體,幹得她們痛哭失聲,痛不欲生。

等到他爽夠爬起,地上已經橫七豎八躺了十幾個美貌少女,都被這稚嫩可愛的小弟弟用他的小弟弟干破了處女膜,雖然只有一、兩個蒙恩被精液射進子宮,但都已經破了身子,無力地躺在地上抱頭痛哭。

伊山近冷哼一聲:“自不量力!”

隨手揮出美人圖,只見金光狂捲看特色小說就來-ww$w.wodexiaos
$huo.&com,這些女孩剎那間不見了蹤影,已經被收入美人圖,和她們從前在山寨裡面的姊妹們團聚去了。

他舉頭四顧,卻見那些勁裝少女已經逃得越來越遠,雖然還能看到,但在視線中已經顯得很小了。

伊山近駕起空行梭疾速飛去,同時布下迷霧遮住自己身形,免得被人看到自己光溜溜飛天的模樣。

隔著半座山,他卻轉瞬即至,來到一個美貌少女身後,冷笑一聲,讓空行梭降下去。那少女容貌美麗,表情堅定,聽到冷笑聲回頭揮刀疾掃,眼中射出憤怒光芒,刀鋒直向他的咽喉斬去。

她本是俠女盟中一個小頭目,這些天跟隨著蔡玲兒,已經成為她的得力助手,是聰慧果敢的那一類型,深受少女們信任敬愛。

伊山近伸指一彈,鋼刀嗡的一聲被彈飛出去,遠遠地落下山崖,發出叮噹亂響。

他眼睛微眯,如疾風般撲上去抱住美麗少女,赤裸下體緊貼在她翹起的玉臀上,立即硬了起來。

他的修為已經這麼高深,對於某些仙術的操控力遠遠超越從前,此時也懶得再去撕她的衣服,索性施展出“局部穿牆術”,肉棒向前一挺,輕鬆穿透勁裝美少女下體衣衫,濕淋淋地頂在了嫩穴上面。

這美少女大驚失色,不知道為什麼嫩穴上會有濕漉漉的堅硬東西頂住,但也猜得出那是什麼,拚命地掙扎,可是力氣卻比這小男孩差上許多,健美藕臂被他手臂環抱住,美腿也被掰開,粗大肉棒狠狠向前一挺,重重地刺透處女膜,撕裂嫩穴,插入了處女花徑之中。嫩穴上的傷口裂開時,鮮血嘶地噴出,將毫無損傷的下體衣衫內噴射得一片殷紅。堅強勇敢的俠義美少女被小男孩按在地上,高高翹起性感柔臀,被粗大肉棒狠狠地在裡面插了幾百下,痛得慘叫連天,哭泣尖叫,以頭撞地,痛不欲生。

伊山近終究還是發慈悲放過了她,將精液射到她的花徑深處、灌滿子宮之後,懶洋洋地將肉棒拔出來,看著沒被撕破的貼身勁裝已經被蜜道里面流出來的液體染濕,隨手就將她扔進美人圖,和看特色小說就來-從前破處的姊妹們抱頭痛哭去了。

鬱鬱蒼蒼的高山上,一個小男孩駕駛仙器上天入地,到處追逐著四散奔逃的美貌少女,如鬼魅般出現在她們身後,讓她們無路可逃。

少女們拚命邁開大步,在山路上奔逃,突然出現的伊山近卻從後面一把抱住她們,將沾滿處女落紅的粗大肉棒從美腿雪股中間插入,藉著精液和落紅的潤滑作用,噗哧一聲刺透處女膜,插入嫩穴,痛得少女們一頭栽倒在地,尖叫顫抖,拚命掙扎,努力收縮蜜道肌肉,卻是誰也無法將那根深插在花徑裡面的粗大肉棒擠出去。

伊山近不停追擊著美少女們,一個個地按倒在地,打飛她們手中的刀劍,剠破她們的處女膜,將她們收入美人圖中,幹得越來越興奮,對這樣貓捉群鼠的遊戲十分喜歡。他已經鬱悶許久了,現在終於有了發洩的機會,不願輕易結果這有趣的遊戲,於是一個個地追逐著勁裝美少女,追捕獵物、剌穿獵物處女嫩穴,在這樣的追捕遊戲中獲得了極大的滿足和快感。

利用他敏銳的視力和聽力,那些奔逃和試圖藏匿的美少女都無法逃脫他的感知。

即使隔著一座山,他仍然能夠聽到少女們奔跑的腳步聲和急促的嬌喘,而百步內藏在灌木叢中的美少女也會被他聽到呼吸聲,毫不留情地揪出來,就在樹叢裡直接用大肉棒奸破這些大姊姊們的處女膜,破除她們最後的一絲希望。

他不停地追捕著逃跑的美少女,增加著美人圖中的美女數量。等到他在前方的山野中看見蔡玲兒,確定那窈窕迷人的背影是屬於她本人的時候,怒火熊熊燃燒起來,在風中呼嘯一聲,駕駛空行梭疾追上去。

蔡玲兒身邊還有大約二十名死忠衛士護送,都是前凹後翹的美貌勁裝少女,看到他從空中飛射而來,立即回身張弓,將利箭向他射來。

長箭破空,撕裂空氣,嗤嗤有聲。

面對這些箭矢,伊山近根本不予躲閃,橫衝直撞地闖過去,以靈力護罩將漫天箭矢撞得粉碎。

他疾速沖射,如狂風掠過,雙臂一張,將守在隊伍尾部斷後的兩名美少女攔腰抱住,順手按到自己身前,粗大的肉棒噗地刺透勁裝長褲,噗嗤一聲,刺進處女嫩穴之中,鮮血噴射出來,將空行梭下方岩石地面濺得血珠點點。他的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瀟灑,配著英氣勃勃的俊美面容,即使是比他大上許多歲的美女也會不禁為之傾心。

但眼前這些美少女顯然不在此列,有幾個女孩悲憤尖叫著,揮舞刀劍撲上來,剩下的人仍護送著蔡玲兒快速逃走。

伊山近右臂張開,粗大肉棒血淋淋地從嫩穴中拔出,左臂將另一個被俘少女按在身上,濕漉漉的肉棒噗哧插入處女嫩穴,讓她的慘叫聲直上雲霄。

蔡玲兒回頭看到肉棒插入自己親信女孩嫩穴的慘烈畫面,美麗雙眸恨得佈滿血絲,滿腔仇恨地怒視他一眼,回頭奔逃,輕功運起,快速如飛,像一道輕煙般疾速射向遠方。

伊山近駕駛空行梭追上去,滿臉都是解恨的笑意。

上次被她毒打凌辱,此仇至今未報,現在她卻自己送上門來,不奸她個過癮怎麼行?

幾名勁裝美少女揮刀劍沖看*特“色小;說″就:-來做著+看小說網來,被他彈出靈力彈將鋒刀擊飛打碎,隨手攬住她們的柔細腰肢,帶著她們的健美胴體疾速衝向前方,耳邊響起了震天的驚恐尖叫聲。

身為中階修士,對自己身體的操控能力超越凡人,雙手奮力張開,比常人要長一些,靈活地在空中狂抓,等到衝過去時,手臂中已經抱了六個美少女,兩邊各有三個,被長長的手臂牢牢抱著,輪流向著肉棒按下去。

剛才被破處的兩個美少女突然消失不見,那些少女來不及疑惑,就一個接一個地慘叫起來。

伊山近操控身體的精細程度已經超越了武林高手,即使是在狂速疾衝的時刻,也能精確無誤地將嫩穴壓到自己肉棒上面,噗哧地刺透處女膜,然後隨手一揮,將她扔到美人圖空間裡去,讓那剛被破處的美少女在美人圖中的玉峰頂上抱穴滿地打滾,痛哭流涕,痛不欲生。

他雙臂張開,如大鵬明王一般,左右開弓,將美女噗噗地輪流重壓在自己身上。

一眨眼間就已經連按六下,刺透六個美少女的處女膜,將她們扔入了美人圖之中。

蔡玲兒一口血已經噴了出來,遙望這一幕,憤恨欲死。

但她深明保命的道理,雖然腳步虛浮,還是在親信的保護之下大步前衝,直接衝向大山深處的團團雲霧。伊山近微微皺眉,直覺地感到那漫山雲霧有些古怪,卻也不能放她逃離,隨手一揮,兩根長索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風中嘯鳴著向前方掃去。

這兩根長索是他在學習煉器之時,拿一些比較普通的煉器材料隨手鍊出來的,也沒有什麼高深威力,攻擊仙家修士沒有大用,拿來對付凡人倒還綽綽有餘。帶著奇異的嘯鳴聲,長索盤旋而上,繫住斷後的兩個美貌女孩腰部,手中的兵刀也被輕鬆打落。

伊山近在空中疾飛,從兩個美少女中間一沖而過,兩個美少女被繩索一帶,也身不由己地飛起來,被他拖在身後飛行。

伊山近雙手一揮,長索帶著兩名美少女向前捲去,又纏住前方四個少女的腰部,將六人系在一起,無法逃脫。

他連揮幾次,共捉了十名美麗少女,系在長索上,如兩條長長飄帶拖在身後,毫不停頓地向前疾射。

此時前方逃敵只剩三人,正是蔡玲兒和兩個親信的勁裝少女,運足內力拚命狂奔,一頭撞進了雲霧裡面。

在這一剎那,伊山近清楚地看到蔡玲兒捏碎了手中一塊玉符,發出轟的一聲輕響,白煙湧起,向著雲霧中電射而去。

伊山近臉上湧起訝色,揮舞兩條長索向前狂捲,將兩個勁裝美少女纏在索上,在碰觸到她的惹火胴體時,卻像被一股大力衝擊,迅速彈了回來。

伊山近“噫”了一聲,隨手將長索系在腰間,帶著兩條長長飄帶飛射過去,伸手疾抓,強行破開美麗俠女周身的法力防護,一把穿過美腿中間,伸到她的嫩穴上面。

“嗤啦”一聲,漂亮的絲帛長褲被他龍爪撕裂,一大塊絲綢被扯下來,露出了柔細嫩毛掩蓋下的嫩穴,鮮血點點,隨著她的奔跑而飄落風中。

伊山近張開手,看著指間烏黑髮亮的捲曲毛髮和指甲上的一點血痕,眼中現出驚邑。

蔡玲兒身上果然有法力保護,居然能將他的手彈開,只抓了一把陰毛回來,算作唯一的收穫。

美麗俠女痛得淚珠滾滾,下體嬌嫩陰唇被他指甲揠破,鮮血湧出,讓她深感屈辱無奈,處女陰唇都被嚇得顫抖不止,甚至還從花唇中央嫩穴流出淚來。

經歷這一手,她對這男孩的能力充滿恐懼,只能放聲尖叫:“仙師救命!”

這一聲在漫山雲霧中傳播開去,引來回聲陣陣。

前方有兩道光芒疾速射來,一眨眼就已射到眼前,卻是紅光燦爛、綠光晶瑩,耀人眼目。

伊山近面色凝重,這顯然是闖進了仙家陣勢之中,所以對方才能藉法陣之力,以如此快的速度趕到此地,顯然這一片雲霧籠罩的區域屬於某個門派的禁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