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 79

第157章節
林晴也來摻上一手,將玉指和她一起插入義妹菊蕾裡面,羞慚含淚道:“六妹,你忍一忍,女人都會有這麼一次的……”

說著說著,她自己倒哭了起來,用另一支手撫去臉上淚珠,卻怎麼也擦不干,純潔淚水在風中飄灑,飄落到六妹的雪白大腿和粉紅嫩穴上面。

所有被俘的美麗女俠都在悲傷哭泣,晶瑩淚珠飄灑風中,最後落到結義姊妹的嫩穴上面,將陰毛覆蓋的區域都浸得濕漉漉的。

伊山近感動地跪到美麗處女的兩條玉腿中間,挺腰向前,翹起的粗大肉棒堅定地向著處女嫩穴伸去。

林晴和於芷瓊同時將玉指深插到菊蕾裡面,纖手奮力托起柔滑玉臀,讓蔡玲兒挺胯向上,以兩頭低中間高的躺姿,嫩穴與肉棒保持同一高度,漸漸地貼近。

啪的一聲輕響,粉紅色的穴口嫩肉終於和脹大龜頭緊緊相貼在一起,輕輕磨擦著,讓蔡玲兒俏臉血紅,悲憤得幾乎要吐出血來。

她本是美麗至極的高傲女孩,一向受人寵愛敬仰,身邊總有勁裝少女簇擁圍護,養成任性活潑的性格。今天卻被一個這麼小的男孩將肉棒貼上了寶貴的處女嫩穴,讓她如何承受?

伊山近趴到她的赤裸玉體上,肌膚互相緊貼,胸部輕輕磨擦著她的嬌豔乳頭,只覺觸感極爽。

雖然比她矮一些,伊山近還是奮力向前吻上了她嬌豔欲滴的櫻唇,舌頭吐進她的溫暖口腔之中,挑逗著滑膩香舌,大力吸吮美麗少女的香津甜唾,興奮地嚥下去。

潔白的冰雪大地上,四位美麗俠女捧著一個前額突出的美貌俠女,將她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托在空中,就這樣跪地托著她和伊山近的身體重量,流淚看著他們行淫。肉棒向前一挺,龜頭分開嬌嫩花瓣,頂開穴口嫩肉,噗哧一聲,強行插了進去,將處女膜頂得深深凹下去。

“不要,不要弄破它啊!”

蔡玲兒嚇得心都要跳出來,努力搖晃著頭尖叫道,卻被兩位義姊抓住青絲雲鬢,固定住她的頭部,讓伊山近可以任意親咂她的櫻桃小嘴,咬住香舌,將整張小嘴含住,下體突然猛挺,粗大肉棒撕裂了嬌嫩至極的處女蜜道,衝破處女膜,直插到嫩穴深處!

“唔!噗!”

蔡玲兒悶哼慘叫,瞪大驚愕恐懼的美眸,看著自己姊妹含淚的眼睛,感覺到嫩穴被肉棒撕裂,處女貞操不保,不由得心中劇痛,一口鮮血噴出來,恰好噴到伊山近的嘴裡。

“嗯?”

伊山近也瞪大眼睛,下體繼續向前猛挺,感受著處女鮮血染濕肉棒的觸感,嘴裡強力吸吮,將她的處女熱血嚥下去。

這美麗驕傲的當世俠女,上口與下口都在流血,將他的上下器官都染得殷紅。與此同時,林晴和於芷瓊也突然增加玉指的數量插進菊花裡面,將結義姊妹的菊蕾撕裂,鮮血迸流,第三個小口也開始流血,染紅了雪白玉臀。

粗大肉棒不住挺進,將嬌嫩純潔的俠女花徑一寸寸地撕裂,讓美麗女俠痛得鑽心,柔嫩玉體劇烈顫抖,緊貼著伊山近的肌膚,帶著他的身體也抖動起來。

她心中的痛苦無窮無盡,簡直就像墮入地獄一般。被這麼小的一個男孩奸入嫩穴,撕裂蜜道和處女膜,即使惡夢也沒有這麼恐怖過。

絕望與悔恨噬咬著她堅強的心,偏偏旁邊還有人在喃喃低語:“你這壞女人,做了那麼多惡事,現在應該遭遇報應了!”

那是兩位仙家美少女,跪在她的頭部方向,分別將櫻唇湊到她兩耳邊,含淚低語,斥責著她的種種惡行,告訴她,現在她所受的只是她應得的報應,而更大的報應將會在將來一點點地施加到她身上。

她們跪在雪地上,看著伊山近以巨大肉棒懲罰自己救過的少女,而旁邊四個是和這少女一樣做過許多惡事的俠女,讓她們悲憤中神志恍惚,不由得將四名女俠當成了害死自看特:色小說就來做^著看&+小”♂--說網己親人的冰蟾宮女修,哭泣著揮拳亂打,甚至還拿起皮鞭朝著四名女俠身上打去。

四名美麗女俠跪地捧著結義姊妹,還要被鞭子打在玉背上,痛得渾身亂顫。只是在法力控制下,身體不能亂動,心靈與肉體都承受極大的痛苦。

亂鞭打在蔡玲兒的身上,將她雪白柔滑的玉體兩側打得鞭痕縈縈。還有一個美麗仙子跪在她身邊,哭泣著在她身上亂擰,讓她在失貞的痛苦之中,渾身泛著劇痛,不由得痛苦得死去活來,流淚想道:‘失貞時還要受這種毒刑,應該是最痛苦的失貞方式了吧?’伊山近施展靈力抵擋波及自己的鞭勢,咬住她的櫻唇強力挺動腰部,粗大肉棒在嫩穴中加速抽插,磨擦著嬌嫩肉壁,與美麗俠女進行著親密至極的性器官接觸,並磨得她隱約流出蜜汁,染在肉棒上面。

兩個仙子正打得起勁,身後突然出現媚靈,伸手按住她們的纖手,柔聲道:“不要打了。現在,該輪到你們了!”





第二章 仙子破身


原本高傲英武的美麗女俠們,一個個含著眼淚舔弄伊山近的下體,用結義姊妹的處女看特色小說(就來-血將自己櫻唇香舌都染得鮮紅。

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扶住蔡玲兒下體的兩位俠女還好說,低頭屈身即可,扶住她上身的美麗女俠就只能側身去舔吻伊山近下體,很費勁地才在自己的櫻唇上面染滿處女鮮血,看上去極為鮮豔誘人。

兩位仙家少女已經被媚靈脫得光溜溜,一絲不掛地站在伊山近面前,見他正一邊挺腰姦淫蔡玲兒,一邊還抬頭盯著她們的窈窕玉體和嫩穴,咧嘴大笑,都羞得蹲下身去,玉臂抱胸,顫聲悲泣,哀求道:“媚靈姊姊,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她們蹲在雪地中的姿勢,將挺翹玉臀暴露出來,伊山近伸手去摸,捏住仙子玉臀,只覺柔嫩似水,讓肉棒都脹大一圈,撐開緊窄花徑讓裂口更大,緊緊地頂在子宮上面。

蔡玲兒痛得嘶聲尖叫,玉體顫抖。他整個身體重量都壓在她的身上,被四位俠女托著他們兩人,下體還在不停挺動,在她們的纖手玉臂組成的肉床上進行初夜交歡。

“你們忘了是怎麼答應我的?為了給你們的親乂師長報仇,就只有這個辦法!”

媚靈俏臉一沉,推著她們向前,強行將她們拉起來,讓她們挺直站在伊山近眼前,教訓道:“公子的實力提高才是最重要的,一旦他擁有強大力量,為你們報仇雪恨還不是很輕鬆的事嗎?”

兩位美麗小仙子悲泣著,柔順地跪下來,就跪在伊山近頭部上方的雪地裡,看上去極為柔美純潔。

靠近她們的兩位女俠湊過染血的櫻唇,貼到她們潔白如玉的小腹和大腿上,在上面輕吻著,劃出奇異符文。

“為什麼要用她那裡的血……”

花仙子哽咽哭泣道:“還要這些壞女人的嘴來碰我們身子,不就是佈一個陣法嘛,幹嘛要這麼講究?”

媚靈搖頭道:“小妹妹,你們不懂。布下這樣的陣法,要講求天時地利人和,其中精妙之處甚多,一點都不能出差錯!”

趙飛鳳和何琳不理她們,仍是在她們身上親來親去,嘴上處女血用完了,就去舔吻結義姊妹的下體,沾了血再來她們玉體上畫出符文。

不一會,她們畫完了自己負責部分,將花仙子推過去,交給兩位義妹。林晴和於芷瓊也是如法炮製,含羞忍辱地舔吻她的玉足腳趾,在雙足和小腿上畫滿鮮血符文,所用處女血不僅是從蔡玲兒下體舔來的,甚至還要吻她的後庭,從那裡引來撕裂流出的菊血落紅在兩位仙子手足上畫出符文。

如果菊血不夠,女俠們就用玉指狠揠,撕裂結義姊妹的後庭菊蕾,流出更多的血來供使用。

蔡玲兒仰天悲泣,櫻唇裡面不停地向外吐血,幾乎要被活活氣死。自己的處女之血竟然只是繪製陣法的原料,他們要的只是自己破處時流出的血,那自己的貞操在他們眼中究竟值什麼?

“這是報應,是報應啊!”

伊山近適時地在她櫻唇上輕吻,含糊說道,同時含住她口中噴出的處女鮮血,細細品味著喝下去。

這美麗少女的健美胴體讓人著迷,他的粗大肉棒在裡面抽插許久,磨擦的快感在緊窄蜜道中升起,最終狂跳著射出精液,將英武少女的純潔子宮灌滿。

暴躁少女又再氣得吐出鮮血,被伊山近在高潮眩暈中大口喝下她最後的美味處女之血,肉棒卻在她子宮中狂噴精液,一進一出,一失一得,彼此交流付出的都差不多。

兩位仙家少女跪在旁邊,呆呆地看著他們在性愛高潮中顫抖喘息的模樣,突然看到兩旁的俠女將櫻唇吻向她們的下體嫩穴,都羞得掩穴尖叫道:“不要,不要!你們這些壞女人,怎麼能親我這裡?”

女俠們為難地蹙起蛾眉,又用沾滿鮮血的唇往她們挺拔玉乳上畫符文,也被她們奮力推開,含淚尖叫,死也不肯讓這些濫殺無辜的惡女人吻到自己隱秘部位。

伊山近趴在美麗俠女身上爽歪歪地喘息好久,見她們爭執不下,只能輕嘆一聲,喃喃道:“看來還是得我出馬啊!”

他突然躍起,軟軟的肉棒從嫩穴中拔出時,帶得穴口撕裂更大,耳邊聽著蔡玲兒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一把將花仙子撲倒在地,沾滿鮮血的嘴唇吻住柔嫩酥滑的挺拔玉乳,在上面畫出奇異符文。

“不要,不要碰那裡!”

精靈美麗的少女無力地推拒著驚呼道。伊山近卻不肯停下,在少女堅挺玉乳上面舔吻許久,甚至還狠狠一口咬出血印,繪出完美的邪異圖案。

等到他抬起頭來,花仙子已經泣不成聲。完美雙乳上繪製著血色符文,充滿奇異的美感。

她的小腹和香肩上原本已用處女嫩穴流出來的鮮血繪製了符文,現在大半身體已經被符文掩蓋,只除了玉臀一帶還沒有被女俠們舔吻過。

伊山近回去吻上美麗俠女的嫩穴,在上面沾了好多處女鮮血回來,繼續繪圖。他這樣做的時候,蔡玲兒已經快要暈過去了,只能流淚悲泣,無法反抗他拔雞取血的行動。

花仙子躺在雪地上,玉體漸漸升高,飄浮在空中。美人圖的空間裡,無事不可行。少女的修長玉腿緩緩分開,暴露出嬌嫩蜜穴。面對著完美的純潔嫩穴,伊山近虔誠地跪在潔白雪地上,向前探頭,將自己染血的嘴唇輕柔地吻在處女純潔嫩穴上。

“啊!”

美麗少女柔弱地低呼,羞慚淚水奔湧流淌,順著嬌美面龐滾落。

她曾在驚恐中喝下他的精液,現在少女禁地也被他吻過,兩人之間的關係突然變得極為親密。一想到這裡,她羞恥的淚水再度湧出。

伊山近在她的嫩穴上輕柔地舔過,溫柔地吻著嬌嫩蜜穴,舌尖在穴口嫩肉上打轉,舔弄得她嬌喘哭泣,羞得死去活來。

四名美麗女俠無聲地跪地膝行上前,捧著自己的結義姊妹,就像捧著潔白的羔羊祭品,將她的嫩穴和後庭菊蕾送到伊山近的口邊去。

伊山近毫不避諱地吻上美麗俠女的後庭菊花,牙齒輕咬,將菊蕾、玉臀咬破,嘴唇沾滿菊血,向著仙子下體吻去。

這時葉仙子一絲不掛地飄了過來,玉體平躺浮在空中,瞪大驚怖雙眸,看著那小男孩跪在自己身下吻住自己的菊蕾,羞得掩面大哭,灼熱淚水滾滾而落,落在潔白無瑕的雪地上。

她如玉般光潔的菊蕾,被男人吻過,再算不得純潔了。

伊山近微笑著,舌尖在純潔仙子的菊蕾上調皮地打轉,聽著她的哭聲更是羞慚悲痛,也不為所動,只隨意地用嘴在菊蕾上畫出符文,也就罷了。

花仙子顫抖地平躺飄浮在空中,看著小男孩微笑站起,挺著粗大肉棒向自己嫩穴插來,突然害怕,顫聲尖叫道:“不要,不要插進來:”

伊山近停下,不爽地問:“幹嘛,之前說的話想反悔嗎?”

花仙子紅透玉頰,駭然看著他身上那根大得恐怖的肉棒,嚇得流淚道‘,“不是……可是你能不能洗一洗再來?”

女孩素性愛潔,看到肉棒上面沾著的精液,又羞慚又噁心,不由想著,如果精液直接被肉棒頂到自己幹淨的身體裡面,那該多讓人難受?

更讓她難過的是,肉棒上沾滿了處女鮮血,不禁羞怒悲泣道:“那個壞女人的血都沾在你那上面了,你想把她的血也弄到我身體裡面來嗎?”


第158章節
伊山近低頭看看自己肉棒,隨口道:“還用說嗎?她的處女血,也是陣法必需的關鍵啊!”

聽到這話,本已氣得昏沉的暴躁俠女絲毫不覺得榮耀,反而又被氣得噴出一口血來,灑落到如玉般的高聳酥胸上,現出晶瑩光芒。

伊山近毫不客氣地上前抱住花仙子窈窕柔美的玉體,光滑柔嫩的冰肌玉膚貼在身上磨擦,染血的肉棒頂在嫩穴上面狠揉,龜頭分開花瓣,將精液和俠女落紅都抹在穴口嫩肉上面。

花仙子不由得一陣噁心,純潔冰心中升起強烈的絕望與羞恥感,羞憤流淚去推小男孩赤裸的身軀,不想讓這麼小的孩子騎到自己身上來。

可這裡是伊山近的空間,他還是騎上了美麗小仙子的如玉胴體,和她一起飄浮在空中,大笑一聲,低頭輕吻櫻唇,柔聲道:“準備好了嗎?要來了!”

“沒有,還沒準備好!”

花仙子慌忙大叫,只想把自己的處女身多留一刻是一刻。可是伊山近已經準備好了,雙手抓緊雪白柔嫩玉臀,胯部前挺,碩大龜頭頂開穴口嫩肉,噗哧插了進去。

“呃!”

美麗小仙子眼珠鼓出,仙心羞憤震撼至極,淚水奔湧,深知已經到了最後關頭,怎麼也躲不過去了。

她想要反抗,可是耳邊卻傳來媚靈飄渺仙音:“為了花葉山莊道統延續,為了能打倒你的仇人,你就忍耐一些,從了他吧!”

‘從了他?這麼小的孩子……’花仙子含淚看著伊山近的稚嫩面龐,心中悲苦,嫩穴脹痛,感覺到肉棒在緩緩前進,一點點地撕裂她的處女仙膜,讓她心痛穴痛得死去活來。

“看來你是準備好了,”

伊山近露出滿意的笑容:“那就……”

花仙子從他的眼中看出他的決意,嚇得魂飛魄散,拚命搖頭哭叫道:“不要,我不要了,你快點拔出……”

“噗!”

粗大肉棒挾著雷霆萬鈞之勢,狂猛插進嬌嫩仙穴之中,粗暴撕裂柔滑花徑,嗤的一聲,鮮血噴射出來,將染著俠女落紅的肉棒噴得鮮紅一片。

仙俠之血,混為一體,被粗大肉棒帶著插進仙軀。花仙子痛得渾身亂顫,清楚地感覺到男孩的粗大肉棒在自己體內狂插猛抽,嬌嫩肉壁被肉棒磨擦得痛極,蜜道撕裂的痛楚更是難當。

伊山近壓在美麗仙子雪白柔滑的胴體上大抽大插,幹得她哭泣尖叫,聲音悅耳動聽,像為他的動作配樂一樣。

緊窄滑嫩的蜜道緊緊地套住肉棒,柔韌肉壁不停地收縮擠壓著它,夾得伊山近極爽,幹起來更是賣力。

花仙子痛得仰天嬌吟,尖叫了半天才勉強能夠忍受嫩穴中的痛楚,含淚咬住伊山近的肩膀,顫聲悲泣道:“你、你這該死的邪派修士,弄得人家好痛!”

可是她想要報仇,還是得依靠這邪派修士,如果沒有他,連性命都不保。現在嫩穴被他用肉棒插破,貞操已失,也只有含淚從了他,卻痛得下體玉穴如刀割一般,只能放下身段,哭泣央求道:“輕一點,好不好?再這麼用力,會痛死的!”

伊山近從善如流,果然放緩了抽插的力量,讓這可憐的處女鬆了一口氣,嬌喘低吟半晌,抬頭含淚看著自己下體中插著的大肉棒,羞憤啐了一口,流淚道:“你這壞東西,還是把那壞女人的髒東西弄進來了!”

一想到自己身體裡面有蔡玲兒的落紅、淫液抹在肉壁上,她就傷心作嘔,被伊山近插得更是淚水奔湧,無法止住。

清麗純潔的葉仙子在一旁瞪大美目看著,早就看得呆了。突然被媚靈輕拂,一絲不掛的窈窕胴體無法控制地向那邊飄去,跪到兩人四腿中間,駭然驚叫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媚靈將嬌豔朱唇湊到她的耳邊,吐氣如蘭,柔聲道:“小妹妹,為了讓法陣有更大效果,需要你這樣這樣……”

聽著那些淫穢的詞語,清純仙子嚇得眼淚長流,美麗面龐都被嚇得白了。可是在媚靈的誘導和勸說之下,又控制了她的身體,她還是只能跪在地上,流著清淚向前俯過頭去,滿懷恐懼地看著自己姊妹的流血嫩穴和插在裡面的肉棒越來越近,直到佔據了她整個視野。

這就是她自願進入美人圖空間的後果。由於伊山近《菸客真經》已達四層,對美人圖的控制力更強,在她自願入圖之時,媚靈就已經將神念打在她的身上,只要在此空間中,就無法反抗她的意志以及伊山近的命令。

柔滑嬌嫩的粉紅色香舌從櫻唇中吐出,輕柔地舔向交合抽插中的嫩穴、肉棒,葉仙子駭然察覺自己的動作,熱淚狂流,羞憤欲死。

染血蜜穴被肉棒撐得極大,緊夾著那根粗硬肉棒,在抽插中發出淫靡的噗哧聲,濺出點點落紅、蜜汁,被濕滑香舌舔在交合處,劇烈地顫抖起來。

舌尖輕輕一點,剛好舔中肉棒和嫩穴交接的地方,卻被肉棒一帶,向著嫩穴裡面插去。

“呃嗚!”

葉仙子驚駭地發出低低的呻吟,柔滑香舌彷彿被黏在肉棒表面上一樣,被它帶著貼近嫩穴,感覺到一股鮮血順著穴口裂傷流到舌尖上,不由得一陣作嘔,差點就吐了出來。

伊山近皺著眉頭,臉上帶著堅毅表情,奮力挺腰前進。雖然肉棒上黏著這麼個累贅,他還是努力頂開嫩穴,讓仙子的丁香小舌撐開穴肉,滑入她姊妹的嫩穴中,緩慢抽插,帶著香舌也在嫩穴中抽插不停。

花仙子本來已經漸入佳境,閉著美目哼哼唧唧,開始享受到性愛的快感,可是下體奇異的感觸讓她驚訝地睜開眼睛,向下一看,立即臉色大變,不敢置信地悲憤尖叫:“姊姊,你怎麼可以舔我的……原來你從前老實規矩都是裝的,我看錯你了!”

葉仙子羞得淚水狂流,灼熱淚珠流過玉頰,弄得肉棒和玉臀、嫩穴上一片殷濕。她是被迫仰頭舔穴,費力地將香舌插到嫩穴裡面,粗大肉棒頂在瓊鼻玉面上,發出奇異的氣息,流下詭異的汁液,染紅玉顏,讓她噁心得差點暈過去。

G9 k$ A& o1 L4 K

伊山近艱難地帶著清麗少女的香舌在她表妹處女嫩穴中抽插,幹了一會兒,終於累得受不了,伏在美人玉體上喘息,突然心中一動,抬頭看去,眼前一亮。

天空中明月皎潔,光芒萬丈。他最尊敬的師叔也被媚靈從月中推了出來,飄然落下,姿態柔美優雅,完美至極。

‘自古有嫦娥奔月,今夜有論仙臨凡,真的好美!’伊山近仰天看著美麗師叔衣袂飄揚的絕美儀態,不由神為之奪。

韓玉璃與初見時的模樣大不相同,絕美容顏一片哀婉淒傷,嬌軀柔弱,令人生憐。她本來是悲悲切切一副可憐模樣,可是柔弱目光落向下方,卻駭然瞪大美目,看著三人奇異姿態,終於忍俊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再也無法保持可憐的外表。

花仙子仰面向天躺在離地面三尺的空氣中,舉起纖美玉腿夾住伊山近的腰部,聽到笑聲仰天看去,卻見她一襲白衣,美若天仙,衣裙上還有冰蟾宮的圖案,不由得大怒,尖叫斥責道‘,“壞女人,你笑什麼?”

她們都聽媚靈說過,這裡抓了一個冰蟾宮的女修,只等吸乾她的靈力,讓伊山近登上高階修士的門檻,就可以著手進行復仇了。

可是第一次見到冰蟾宮的敵人時,她身上竟然趴著一個小男孩,嫩穴中夾著肉棒相見,讓她羞憤惱怒,氣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葉仙子更是羞得要死,雖然想找個地縫鑽進去,香舌卻還緊貼在肉棒上面,被表妹的嫩穴緊夾,一股股蜜汁鮮血流到舌上,被她含淚吞下,再怎麼傷心,淚水也只有往肚子裡面咽。♂看特色小說就來z″

伊山近卻是精神大振,粗大肉棒開始狂猛抽插,帶著濕滑香舌在嫩穴中越插越快,幹得花仙子忍不住顫抖嬌吟,再怎麼拚命咬住櫻唇也止不住淫聲。

最終,她被蜜道中大力衝撞的肉棒幹得欲仙欲死,再也忍耐不住,仰天羞憤尖叫,玉臂粉腿緊緊纏在伊山近的身上,雪臀顫抖上挺,讓肉棒插到最深處,一直頂到子宮上面。

被如同親姊般的美麗少女淫褻舔弄隱秘貞地,又被敵人看到自己與稚嫩男孩做愛的羞人情景,再加上俠女盟的壞女人的處女鮮血被肉棒弄到了自己肚子裡面,強烈刺激一波波襲來,讓她羞憤欲死,可是卻因此而更加興奮,蜜道不住地痙攣抽搐,青春誘人的胴體劇烈顫抖,迅速達到高潮,抱緊伊山近哭泣尖叫,興奮得幾乎要暈過去。肉棒插到最深,狂烈跳動著噴射出精液,伊山近和她以最親密的姿勢糾纏擁抱,爽得頭暈目眩,肉棒在緊窄蜜道中跳動得更加劇烈,一股股滾燙精液射出,將嬌嫩仙宮灌滿,甚至還向外面湧來。

緊貼在一起的三人中,最為悲苦的則是跪地舔穴的葉仙子。她的丁香小舌幾乎整根伸入到表妹嫩穴中,舌根被扯得生疼,香舌差點活活被扯掉,被表妹強力吸吮的蜜道整個吞下去。

在高潮中,大量蜜汁從蜜道深處奔湧出來,接下來則是滾滾奔流的精液,帶著兩個處女的落紅,順著香舌形成的管道流入仙喉,讓她哭泣著帶淚嚥下,羞愧欲死。

最糟糕的是,這副悲慘模樣被冰蟾宮的敵人看到,就算是注定的敵人,第一次見面的印象居然是這個,這簡直比殺了她還讓她難受。

伊山近卻是爽得虎軀亂震,許久之後將最後一滴精液射到爽朗美麗仙子的子宮裡面,顫抖地從她的身上滾下來,倒在潔白雪地上喘息,神魂飄蕩,像飛上天了一樣。

身下白雪也隨著他的心情變得溫暖柔軟,就像白雲一樣托著他,絲絲柔順,觸感極好。

韓玉璃飄然落地時,兩個花葉山莊的年輕女修還在悲傷哭泣,分別從小嘴和下面小嘴裡面流出精液,形貌極為狼狠,可是淒切悲泣時有如梨花帶雨般的美麗,讓她不禁生出憐意,想起自己破處時的慘景,更不禁傷心落淚。

她的目光落向地上躺倒喘息的男孩,以及那根濕淋淋的綿軟肉棒,那上面鮮紅刺目,彷彿就像她初破處時流出的鮮血一樣,讓她的淚水更是奔湧澎湃,染遍玉頰。

花仙子哭了一陣,憤然以手掩穴,咬牙瞪著她道:“不要裝模作樣,流什麼鱷魚的眼淚,看到我們這樣子,是不是很想笑?想笑就笑好了,幹什麼還要裝哭!”

韓玉璃流淚搖頭,哭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伊山近喘息半晌,休息一陣後,上去按住美麗師叔,熟練地撕開她的衣裙,將粗硬挺立的巨大肉棒向嫩穴中插去,苦笑道:“師叔在上,恕侄兒無禮。你說你要是大方一點,不要鎖住真陰,把靈力和真陰賜侄兒一點,也不至於逼得侄兒出此下策!”

他口中胡說八道,動作卻毫不緩慢,龜頭頂在師叔嫩穴上,正要一鼓作氣地插入,以剛吸來的俠女元陰、仙子真陰撼動她向自己身體下的禁制,吸取真陰、靈力,突然聽到一聲尖叫:“不要!”

伊山近愕然回頭,奇道:“又不是干你,她也不是你什麼人,你幹嘛要阻止,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花仙子抱膝坐在虛空中,赤露著雪白窈窕的性感裸體,含羞咬牙道:“才不會吃你的醋!誰說她不是我什麼人,她明明是我的一仇人!”

“那又怎麼樣?”

“她是我仇人耶!你那上面還、還沾著我的、我的……就這麼弄進去嗎?”

伊山近想了想,恍然大悟道:“你是說我肉棒上面還有你流出來的處女血,抹到她體內陰道里面不太好是吧?我沒想到你這麼小氣啊!你看人家蔡女俠,一聲都不吭,就算她的處女血抹到你的陰道里面她都沒說話!”

蔡玲兒倒不是不想說話,實在是被氣得暈死多次,沒法多言。剛剛悠悠醒轉,就聽到他這句話,心中大恨,嚶嚀一聲又氣暈過去,軟倒在四位悲泣流淚的美麗俠女懷中,被她們灼熱的淚水將俏臉、玉乳、嫩穴、後庭等處都打濕,將各處流淌的鮮血稀釋了許多,化為淡淡的嬌紅。

花仙子羞得嬌靨血紅,抓起一根金簪就擲過來,要不是嫩穴痛得鑽心難以活動,就撲上來咬他了。

伊山近伸手接住簪子,微笑道:“這是必需的啊!不然怎麼撼動她在體內自己下的禁制呢?”

他按住仙子修長美麗的雪白玉體,粗大肉棒在嫩穴上揉了揉,帶著俠女與小仙子的落紅,狠命頂了進去,將鮮血抹在蜜道肉壁上面。

金簪被他咬在口中,含笑吻舔仙子玉乳,簪尖紮著嫣紅乳頭,痛得韓玉璃嬌軀微顫,卻有別樣的刺激,與肉棒狂插磨擦嫩穴肉壁的快感混在一起,讓她仰天嬌吟,聲音柔媚纏綿,讓兩個小仙子聽得清淚羞流,憤恨地亂啐,對這淫蕩的冰蟾宮壞女修充滿鄙視。

可是她們也無法抵擋媚靈的意志,從空中飄過來,含羞悲泣著舔弄敵對女修那美麗的胴體,濕滑香舌在她的嫣紅乳頭、流精蜜穴上舔來舔去,羞得死去活來,頗覺貽羞本門,當初還不如被冰贈宮都殺盡了呢。

鮮血符文在她們身上放射出光芒,燦爛奪目,讓她們一絲不掛的嬌柔胴體顯得詭異而美麗。

伊山近挺起肉棒,頂在月宮仙子的子宮上面,奮力吸取著她死抱著不肯撒手的真陰、靈力,終於利用符陣之力撼動了她的抵抗,興奮地吸收著清涼的純潔靈力,唇邊露出了快樂的微笑。

真陰和靈力狂湧而來,在他的經脈中轉化為他自己的靈力,最終積在丹田裡,瘋狂衝破第三層的窒梏,讓他的海納功迅速衝到了入道期第四層,擁有了中階修士的中期修為,並不比他曾幹過的太子差了。

他歡笑著轉換修行法訣,冰心訣施展開來,大肆吸取美女體內純潔靈力,讓他的冰心訣能夠更上層樓,在冰蟾宮中擁有更為光明的未來。

※※※清純美麗的女孩駕著雪花仙器在風中搖搖晃晃地飛行,潔白紗衣隨風飄蕩,顯得飄逸美麗。

俏麗的小臉上現出興奮快樂的笑容,就像一個小孩子得到了心愛的玩具。春凝望著最小的師妹,有些緊張地守護著她,心裡甜蜜地想道:‘清雅師妹真是好可愛哦!’從初見面時,她就喜歡這個小師妹,一直百般照顧她,就像姊姊照顧妹妹,父母照顧孩子一樣,將仙宮寂寞情懷,都放在這可愛師妹身上。在她溫柔的目光中,伊山近駕著仙器來回飛行,很是快樂。那仙器是雪花形狀,大如磨盤,潔白晶瑩,成六瓣形狀,踩在他的腳下,倏忽來去,比他那個劣質空行梭好用多了,飛行速度也要更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