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秘传 黄蓉篇3

第三章戏菊
二人用过饭,赵志敬本该启程赶往襄阳,只是如今才将黄蓉拿住,一来需使用一些手段适当开发降服。二来黄蓉素有女诸葛之名,路途行走难免疏漏,万一被她玩出什麽花样反而麻烦。便思考一下,唤护卫过来,吩咐他分出几个人手先押送大武到襄阳,顺便查看耶律齐的伤势是否可以动身。自己带著几个人计画在此停留几日,将黄蓉彻底征服。
黄蓉见他办事,便起身上楼,此刻只穿著一件长裙,裡面赤裸著委实不习惯。
黄蓉疾步上楼,趁著赵志敬不在,急忙打开自己行李查找药物,企图解开被控制的内力。不料刚刚翻出药包,赵志敬已含笑推门进来。黄蓉无奈,只好将东西放回去,遮掩道:“我需找内衣替换。“
赵志敬也不点破,点头道:“莫急,刚刚用过饭,你我出去走走消解一二。“
黄蓉指著自己突起的乳珠,气道:”这般模样麽。“
“是啊,我也是一般啊,莫非夫人不觉得这般无拘无束十分舒爽麽。“
其实,黄蓉少时也爱裸睡,对不著内衣并无反感。然后后来游历江湖,多有惊险,方才养成和衣而卧的习惯。如今反而无法适应,冷笑道:“你可以,我却不便。如此你便自己去吧。我昨夜没睡,却要早些歇息。“
“哈哈,吃饭上床,夫人倒是逍遥。不怕这般身材走形麽。“赵志敬嬉笑道。
黄蓉气苦,便别传身子,望著窗外,不去睬他。赵志敬见状贴身过来,轻轻把玩突起乳珠,调笑道:“也罢,既然你不愿走动,我们便做吧。左右欢爱也是一样。“
黄蓉闻言又羞又气,啐道:“你这人,怎麽白日也是这般无耻。”惊觉赵志敬正将手探入衣内把玩丰乳,匆忙拦阻无奈道:“那,我们便去走走吧。“
理智虽然抗拒,身体却似乎颇想再次体会和赵志敬欢爱美感。但此刻美穴隐约有些不适,黄蓉只得应从赵志敬。
二人下得楼来,赵志敬又低声吩咐护卫几句,便牵起黄蓉小手溜溜达达的上街而去。
走不多时,黄蓉感觉莫名古怪不适,但又不知这不适从何而来,赵志敬发觉暗自偷笑不已。
出浴前他又将一个东西塞入黄蓉菊门,那是著名的菊花春,正是为刺激菊花开发的春药。此药见效较慢,如不走动,一时片刻难以溶解吸收。此刻黄蓉走了半天,身体发汗,那菊花春也逐渐溶解,渗入肠壁,改造菊道的敏感度。因而令身体产生些许异样感受。
走了近半个时辰,黄蓉如今失去内力,又是久病体虚,不免身子疲倦起来,吁吁道:“走不动了。“
赵志敬知道她现在便是平常人一般,虽说多年修炼体力过人,毕竟昨夜前后被二人折腾了一整夜,现在委实有些不济。
“莫如我抱著夫人吧?“赵志敬调戏道。
黄蓉冷脸不理。赵志敬知她面嫩此时尚不便过于戏弄,便召唤护卫牵马过来,先翻身上马,随后探手将黄蓉提上来,侧放在马鞍之上,顺势将她抱在怀中。笑道:“如此还是抱著。“
黄蓉见他让步,左右如今无能反抗,便侧身倚在他怀裡,歎道:“赵道长,你也是全真高士,为何要这般行事呢。“
赵志敬冷笑:“什麽全真,再也休提。“
黄蓉讶然道:“这是为何?“
赵志敬气恨道:“这帮老糊涂,当年英雄大宴,我是全真第三代首席弟子,这全真掌门自该由我继承。谁知居然让尹志平那小淫贼做了掌教,这口气我早晚要讨回来。“
当年尹志平姦污小龙女之事黄蓉也有耳闻,歎道:“你不也欺负了她麽。“
赵志敬闻言奇道:“咦,你怎麽知道?“
两人缓缓按马徐行,一边交谈。赵志敬顺便在黄蓉身上游走,亵玩她的身体。
黄蓉克制著敏感身体反应,故意言语以转移注意力。啐道:“你,你昨晚说什麽我比小龙女如何,不是麽。“
赵志敬闻声含笑不语,却解开裙带,探手进去抚摸黄蓉阴阜。这般行为自然令黄蓉深感屈辱。黄蓉按住他手羞恼道:“这大街之上,你也这般羞辱人。“
赵志敬笑道:“男欢女爱,怎会是羞辱。“
“你,我已随你摆佈,难道就不能尊重些麽。“黄蓉压住他的手,气苦道。
“也罢,我只摸到这裡罢了。夫人,谁叫你养了这麽一身好皮肉,贫道真真是爱煞。“
“哼,我宁愿自个没有这个髒身子,省得受你羞辱。“
“嘿嘿,“赵志敬一阵奸笑,“夫人就是看不开,这点却是不如小龙女了。“
额,黄蓉不由有些好奇,“小龙女怎样?“
赵志敬不语,却来牵她小手放在自己肉棒前,淫笑道:“不让我摸你,那你摸我可好。“
又遭戏耍黄蓉甚是气恼,举手打了那软棍一巴掌,道:“谁要摸你。“
赵志敬哈哈一笑,顺手在黄蓉阴阜上揪起一撮阴毛,猛然一提,疼的黄蓉身子一跳,差点落马。赵志敬伸手拦腰护住她,笑道:“还打我的宝贝麽?“
街上行人路过,看到二人,都纷纷驻足议论。二人一个玉面如霞豔媚无俦,一个修长挺拔清俊高洁,这座小城何时见过这等人物。
也有些懂事的泼皮,看到赵志敬一手揽腰,一手没入裙内,知道其中暧昧,纷纷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你看,都在看我们呢。“赵志敬见黄蓉动了真气,大手在阴阜上揉捻,安抚道:“你可知道当日我和小龙女怎麽做麽。“
黄蓉虽然羞恼,此刻身不由己却也无可奈何。沉默片刻,冷笑道:“你这恶贼便只会折辱人。你爱说便说,也不知真假,只怕你是平白污人清白。“
“哈哈,正是。你说,如今贫道要在这裡喊声,黄蓉黄女侠正被老子抱著玩弄,你说有人信麽。“赵志敬瞅著黄蓉神情撇嘴嗤笑。
“你---“黄蓉往日聪明伶俐,今日处处吃瘪,气的几乎流泪。
“哈哈,你来摸我,我便告诉你。“
“哼。“黄蓉自是不肯服软。
赵志敬见她不从,方才又答应不再往下入侵,便诡笑著摸她小腹肚脐,这个姿势坐著,小腹肚脐处最是怕痒。
黄蓉被摸得全身又热又软,又痒又麻,气喘吁吁,羞眉恼目渐次浮现浓浓春色。
“别摸了,求求你,我我快忍不住了。“黄蓉终于忍不住低声哀恳。
“那你要不要摸我呢。“赵志敬促狭道。
黄蓉知道如今再不服软,还不知这淫贼藏著多少羞人手段。只好将小手放在裤裆,隔著道袍抚弄肉棒。
赵志敬倒也守信,见状便住手不再刺激她,道:“其实,当日我征服小龙女,也曾这般骑马逛街。“
“哼-“黄蓉冷笑道:“又来浑说。龙姑娘有杨过相伴,凭你也能欺侮与她?你敢说是什麽时候之事麽?“
“这话说的也是。甭说杨过,就算小龙女我也不是对手。呵呵,可是,我又何尝是夫人对手呢?而夫人如今这般又作何解释呢?”赵志敬笑吟吟道。见黄蓉面色微白,神色略苦,不忍继续激怒她,转口道:“至于时间麽,也有些时日了,你想听麽。想听便过来亲我下。“
黄蓉想起自己大意失手心中不免凄苦,闻言却怕他别有古怪,也只得暂且收拾杂乱心思,顺从的在他脸侧浅浅啄了一下。
这般动作落入路人眼中,引起一阵哄笑。羞得黄蓉将小脸深埋在赵志敬胸前。
“说来话长啊,只怕走到天黑也说不完。“赵志敬哈哈笑著,得意洋洋的和路人点头示意。
“那,那我们回去你慢慢说,好不好。“黄蓉认命的摸著越来越大的肉棒,阴阜又被赵志敬反复把玩,身体已被刺激的情欲渐浓,颇为情难自禁。
赵志敬始终不错眼的观察黄蓉反应,此刻知她已稍稍动情。但他今日却另有计划,虚应道:“嗯,慢慢回去再说。”
“把手放进来摸。“观察到黄蓉神色,感应到她身体热度,赵志敬提出更进一步要求。
黄蓉银牙轻咬,真恨不得将这淫贼咬死。小手却顺从的从道袍下探进去,贴肉握住火烫肉棍。稍稍迟疑,便缓慢撸动起来。
“就说我带著小龙女骑马吧。“赵志敬捻著黄蓉柔软阴毛,忽然想起小龙女姣白细嫩,软玉无暇般白虎阴阜,心中一动。
“嗯。“黄蓉软贴著赵志敬,声音已经带著轻微颤抖的呻吟。
赵志敬知道下一步可以进行了,便招手护卫将马车送过来,道:“我们去车上说。“
意外发觉赵志敬这般行为颇为体贴,黄蓉也有几分感激,便点头应从。她知道自个身子颇不争气,如此双股泥泞,只怕裙子后摆早已湿透。
赵志敬方才自她阴阜赤珠感应到一抹湿腻,知她此时情形尴尬,便卖弄起贴心细緻手段,先翻身下马,随即将她直接抱入车中,避免洩露羞人痕迹。
黄蓉颇为感激的坐进车厢,方才稍稍放鬆。稍稍打量车内陈设。
这车甚是宽敞,足够三人同卧,二人在裡面打滚也足够了。
黄蓉打量车厢摆设,知道此车应是名匠所制。车内软榻靠枕一应俱全,软榻下另有夹层藏著被褥,取出来便可在车上安睡。
两边扶手下层分成不同尺寸小格,摆放糕点水果茶水,十分便利。
黄蓉此时身子酥软,真想美美躺下去什麽也不想,暂且丢开一切好生歇息一番。可是,赵志敬却还在一边对护卫们吩咐著什麽,一手挑著车帘。黄蓉也只得暂且忍耐,顺手取个水果把玩。
赵志敬似是事务颇为繁忙,说了许久才摆手挥退护卫。随后进入车厢,将遮帘放下。
他先将自己靴子放在门口一个暗格,见黄蓉已然舒展著身子躺倒,便伸手要去脱黄蓉软鞋,黄蓉羞道:“不要。“虽说身子裡裡外外早就沦陷,可是这男儿替女子脱鞋,对这时代的女性来说别有意味。黄蓉见状仍是情不自禁羞涩不堪。
赵志敬促狭一笑,依旧从容捉住小脚将动作放缓,慢腾腾折腾许久方才将软鞋除掉,露出黄蓉细白完美的香足。黄蓉又羞又气,知他故意作弄,气苦的瞪他一眼,最终还是无奈的转头去看窗外,不再睬他。
赵志敬却被白生生一双俏足迷住,抱在怀裡悉心把玩,情状颇为痴迷。
黄蓉虽自负美貌,却首次被人如此怜惜秀美香足。偷眼瞧见赵志敬爱不释手仿佛如醉如痴情形,又是好奇,又是羞喜。
津香修趾如玉微暖,白肤玉骨清澈秀俏。
黄蓉被他百般玩弄的玉门生津,花房露盈。身子由内而外,无处不美。
不知过了多久,赵志敬才恋恋不捨的弃了黄蓉香足,将鞋子收好,自暗格中取出一个方盒,方才爬过来与黄蓉并肩躺下。
见黄蓉羞得闭目不睬,赵志敬也不知又捣鼓了些什麽,过了半晌,才伸手来抱黄蓉。
被他抱在怀裡,黄蓉早已放弃挣扎,身体已十分动情,颇有些急迫味道。
“呵呵,有些气闷。“赵志敬促狭的拉开一侧布帘。将车内情形暴露在路人眼中。
“啊,不要。“这样两人搂抱的姿态都落在行人眼中,黄蓉大羞,埋头道:“你,你又要做什麽。“
“呵呵,你不说话,自然有些烦闷。“一面说,一面从容将黄蓉裙子剥开,裸出一双美乳,粉嫩乳珠俏生生挺立。
“你。“黄蓉知道抵不过他,只好将身子压低,背对窗外,紧贴在他怀裡。
赵志敬不动声色,继续扩大战果,将裙子彻底剥落,剥出黄蓉赤条条美体。黄蓉此刻美背玉颈小半落在窗外路人眼中,令她屈辱的低声啜泣起来。“你,你,还要这般辱我。“
赵志敬嘿笑。知道须得张驰结合,便温言安抚道:“既然夫人不喜,这便关上便是。“
说话间总算合上布帘。黄蓉倒不怕给他看,反正也早被他看个遍,裡外都被他玩透,自己对他早没了私隐。
黄蓉只是不知道他要做什麽,难道,难道要在这车子裡做?虽说此时自己身体十分渴望,可是想到真的要在这裡欢好还是有些无地自容。
赵志敬不知黄蓉所想,却依旧按部就班控制著调教节奏,命道:“过来,趴在我怀裡。“
黄蓉听命。随后,在赵志敬进一步指挥下,先替他解开道袍,然后分开玉腿跨坐在他腰胯,将半软宝枪压在美穴下,上身软趴在他胸前。
这姿势黄蓉宝穴正好被肉棒抵住,热腾腾的点燃黄蓉美穴欲念。黄蓉方才已被玩弄的淫水涟涟,此刻这般羞人姿势,更刺激的黄蓉咬牙切齿,强行克制。
赵志敬不急,他托住黄蓉小脸,嘴对嘴亲吻半晌,双手在美臀菊门游走,捻拧捏揉,轻微拍打,耐心刺激开垦菊花,黄蓉翘臀摆动,被他玩的前面不住流水,空虚难耐的麻痒不堪,好想他赶快玩玩自己美穴。
赵志敬却依然不紧不慢的玩弄美臀,渐渐集中到菊门,开始用手指轻轻刺探。
黄蓉这个收腰翘臀姿势,正适合将菊门扩展放鬆,所以赵志敬轻鬆将中指送入,在菊道内轻轻抽拉点打。
随著赵志敬的节奏,黄蓉的美感也逐渐转移到菊花上,似乎菊道也开始麻痒,期待可以被什麽东西充实起来。
“嗯啊。“黄蓉开始发出轻微吟哦,抬著小脸美目迷离,求肯的望著他。
赵志敬嘿笑,伸手在小脸上轻柔抚摸,另一隻手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中指食指都刺入菊内。
此刻菊道之美沿著薄薄的肉膜传递到美穴,美意迭起,异样感受比之美穴别有滋味,其中美感也丝毫不差。
黄蓉早前被清洗时尚十分抗拒,现在却升起几分期待。
两隻手指在菊道内抽拉捻捏,不停玩弄,渐次製造出更多的快感,黄蓉几乎分不清美感从何而来,似乎全身都渐渐沉浸到懒洋洋暖融融的快意中。呻吟愈来愈急,黄蓉情不自禁挺腰将小手探入胯下,握住宝枪温柔撸动。
赵志敬也没想到黄蓉身体如此敏感,反应如此强烈。居然主动如此行动,火热肉棒被清凉小手才刚握住,登时胀大,慢慢挺立,龟头已经触到黄蓉美穴花瓣。
可惜现在黄蓉的翘臀的角度不太合适,肉棒只能摩擦花瓣,玉珠,穴嘴,却不便插入。黄蓉失控般调整姿态,想要收腹吞入肉棒,却被赵志敬扣住菊花稍稍拉起,依旧保持翘臀的姿态。
俏黄蓉此刻空虚难过的呜咽呻吟,含羞求望著赵志敬。小手撸动速度也越来越急迫,拉著肉棍在美穴外摩擦不止。
赵志敬被黄蓉这番举动也刺激的淫兴大发,便想先在美穴玩个尽兴,再慢慢调教菊花。可是转眼瞅见黄蓉情欲勃发的小脸,心中一动,暗自冷笑,你越想要,反而越不给你,这才调教的有趣。
赵志敬竭力克制著白龙枪想要衝刺的欲念,也怕黄蓉小手玩的越来越熟练,万一被撸的失控不免难堪,当即止住黄蓉小手继续刺激宝枪。
离开肉棒,黄蓉感觉益发空虚,美感总是不上不下,难以尽兴。
她不知此刻一来久旷遇甘霖生涩身子不堪这般玩弄,二来春药也已开始作用。还道自己居然这般淫荡,内心纠结羞愧,身体却不受控的伸手搂住赵志敬脖子,小嘴主动亲吻过来,低声求道:“给我。“
赵志敬耳闻如此软语纶音,身子一颤,也激动的一阵酥麻,差点泄了。慌忙忙提气收肛,才止住突如其来的泄精之意。
赵志敬止住那股泄意,方才回吻黄蓉小嘴,含笑道:“来了来了,就好就好,夫人莫急,更美的还在后面。“
一语双关,这时菊道已进入四根手指,黄蓉也已经适应多时,赵志敬这才从方盒中取出一个毛茸茸的物件,仿佛是什麽尾巴,底下长著个肉棒,只是比较短,也比较细,有点像胡萝卜。
黄蓉此刻软在赵志敬身上,没注意赵志敬撤出手指,拿出这麽一个东西。
只是觉得手指撤退时益发空虚,极力想夹紧菊门留住手指。
这时,赵志敬将黄蓉换个姿势,背对自己跪在腰胯上,白龙枪插在黄蓉胯下轻轻敲打美穴,赵志敬将尾巴慢慢插入菊道。
黄蓉后面终于充实,挤压的美穴内也畅快无比,克制不住发出畅美呻吟:“啊,好美。“
赵志敬看著黄蓉俯卧媚态,菊花插著尾巴轻轻摇摆,仿似一条白犬,形状十分淫靡,说道:“你看你后面好玩麽。“
黄蓉这才回头看到自己屁股的样子,不由大羞。转头骂道:“你,你这淫道士。“
这般骂人,反倒更像情人间打情骂俏,赵志敬呵呵笑著,拉动尾巴,带给黄蓉更多快感。不多时,黄蓉感觉菊道内似乎也分泌出玉液,充分滋润玉壶。
随著菊花抽送,黄蓉美感迭起,浪叫起来,混忘了此刻身在大街上,外面还有车夫听淫,只是本能的竭力压低声音:“啊啊,不要。“
赵志敬也有些坚持不住,终于将白龙枪送入龙吸水宝穴,一棍到底,酣畅淋漓。
随著前后充满,黄蓉也终于迎来第一波高潮,阴精喷涌,差点刺激的赵志敬缴枪卸甲。
赵志敬抵住不动,吸气提肛咬牙坚持,才顶住这一波穴肉蠕动,阴精滋润。
黄蓉软在高潮馀韵裡,回味著这前后充实的快感,只觉疲倦到极致,只想懒洋洋这麽趴著酣睡一场。
赵志敬挺过去之后,慢慢推送,和菊穴保持著一进一出的节奏,不多时百馀抽送,将黄蓉又带到新的高潮中。
黄蓉现在几乎脱力,浪叫声也堵在喉咙裡呜咽,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赵志敬知道黄蓉体力已尽,也怕这般折腾伤了她的身子,便将她抱过来,撤出菊道,只留龙枪缓慢推送,将她背靠在自己怀抱,温柔爱抚美乳,捻捏乳珠,玉腹肚脐,度入少许内力,助她缓缓退散快感,不至于遭受过于激烈刺激的伤害。
黄蓉坐著龙枪上,高潮慢慢褪去,闭目伏在赵志敬怀裡轻微喘息,低吟道:“你,你这淫贼。“
听到此声,赵志敬知道黄蓉已经基本屈服,怕是难以离开自己,也基本很难再对自己动手,就算动手,怕也心中已有阴影,发挥不了全部功力。
赵志敬也有些做的累了,脱出宝枪,给黄蓉穿上衣服,此刻道袍前面湿淋淋全是黄蓉的淫液,赵志敬暗爽,下车将黄蓉抱起来。
黄蓉这才发现早就回到客栈,日头高悬,竟然不知不觉又被玩弄了一个上午。
黄蓉真有点被赵志敬玩的怕了,似乎真的希望就这麽被他带著淫辱,也不算虚度此生。
稍作沐浴,黄蓉倒头便睡,久病虚弱,连续纵欲,武功受制,黄蓉疲累欲死,赵志敬见她软伏美态,便也搂抱著共眠。
一觉醒来,明月高悬,外面传来更声,已经四更时分。
黄蓉翻身看著身旁赵志敬,也不知是何滋味。这人固然是淫贼,自己受制于他,原该十分痛恨此人,可此刻看著眼前俊逸面容,安然睡态,想著虽被挟制奸辱,却很是温柔,身体更是体会前所未有美感。理智上仍然对他卑鄙手段十分不屑,身体却有些贪恋与他欢爱的好处。
黄蓉心中微歎,寻思该如何脱身,想起自己包裹中携带的桃花秘药,便悄然起身,四下打量,发现已不是自己原来的房间,欲待披衣出去,知道赵志敬武功高深,比自己也只稍逊,怕是瞒不过他的感应,便稍稍擦洗,披衣坐在窗前,尝试运功,不知中了什麽药物,全身半点内力也无,丹田空空如也,只好放弃。
转眼看到桌上放著数样精緻点心,随手取食,满满都是赵志敬的体贴。没想到此贼还有这等细腻心思,一时也不知是何心情。
胡思乱想,不觉天明,赵志敬起来看到黄蓉托腮望著窗外出神,过来吻了一下,笑道:“夫人这麽早。“
黄蓉道:“我的行李呢,我要梳妆。“
“啊,你的房间已退。行李好像都交给护卫带去襄阳了。“赵志敬故作意外,笑道:“等下著人去买,夫人如果愿意,贫道陪你去买也可。“
黄蓉瞪他一眼,知道这贼奸猾,怕自己行李中有自救之道,便全都拿走。想到赵志敬如此机警,知道恐怕暂时没机会取回,只得另行设计,可是黄蓉的计谋基本是建立在武功基础,这样一来多半招数都无从施展。
赵志敬知她心思,道:“慢慢想,不急,咱们先吃饭去。“
听到他双关语戏弄,一时气结。道:“你去洗漱吧。我已经洗过。“赵志敬点头自去。
黄蓉这晚也不知想了多少计策,均都无用,此刻想的头疼,便暂且丢开。
二人用饭时,黄蓉道:“你打算要带我去哪?就这麽关我一辈子麽?“
赵志敬笑道:“岂敢,不过,郭大侠已去,夫人便随我不好麽?“
“如果你答应我几件事,也不是不可以商议。“黄蓉假意道。
“哦,夫人且说来听听。“
“第一个,自然是先放人,把耶律齐和大武放出来。“
“那第二呢。“
“第一你还没答应,还说什麽第二。“
“夫人一併说完便是,既然是条件,自然要讨价还价一番,你说是不是夫人。“
“哼,讨价还价也不能偷看底牌,你且说第一个如何讨价还价。“
“哈哈,第一个,大武没问题,耶律齐是伯颜丞相点名的,我要放人不免把自己陷进去,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江湖之大,你武功高强,伯颜也不可能奈何你。“
“是啊,贫道一走了之,谅他也奈何不得。但是,为此付出代价之大,你用什麽来交换呢。“赵志敬微笑道:“须知伯颜推荐贫道继承我教长春真人的封号,那可是本朝护国真人,夫人觉得可有东西补偿麽。“
“难道一个朝廷封号就可以束缚你麽?你全真教义就是为了这什麽真人虚名麽?况且,以你之能,若正身处世,这个真人还不是随手可得。“
“不然,“赵志敬目光阴鬱,道:“贫道以前也和夫人这般想法,以前难道贫道不是正人君子麽?难道贫道以往不够努力麽?贫道自幼苦练,百般辛苦方才夺取本教三代弟子第一高手之名,可又能怎样呢?还不是一样被人无视。“
黄蓉这是听他第二次提起此事,知道此人心结在此,如果解开此结,或许可以改邪归正。寻思道:“你的遭遇和家父颇有类似之处,家父少年也多遭坎坷,一度不分正邪善恶,行事单凭心中喜好,落得一个“东邪“名号,但家父并未放弃,别走蹊径,终成一代宗师,名居天下五绝,凭你如今全真第一个高手的修为,即使自立门户,开创一番新气象又有何难。“
“令尊我也很是敬仰。“赵志敬苦笑,摇头道:“不过,可惜你都被郭靖那傻子带坏了,没半分令尊的风采。“
黄蓉一怔,想起当年父亲似也有如此评语,又被羞辱夫君,欲待分说,但此刻不便纠缠,转念道:“只是道路不同,可是只要心怀正道坚持,最终都是殊途同归。“
赵志敬连连摇头,道:“正道,正道,哈哈,你又怎知我之坚持不是正道呢。难道只有你们才是正道麽?“
黄蓉一顿,待要说话,便听赵志敬恨道:“正道,我以前不是正道麽?可是本教长辈勾心斗角,却把一个淫贼扶做掌教,这就是你们的正道麽?令尊种种所为,看似不守规矩,但他又何曾做出什麽恶事,做下什麽害人勾当,为何落个东邪的名号,难道那是什麽好名声麽。“
“夫人觉得我擒拿你等,手段卑鄙乃是邪道,可贫道看来,却不过是立场不同。我等对立,只要能捉住你们我就是正道。你们与我为敌,在我而言你们便是邪道。至于为达目的之手段,武功高打人可以,武功不如下药就不行麽?只是手段,有什麽正邪之分。“
黄蓉一时接不上话,虽知道其中有漏洞,但此人如此偏激,怕是说了也未必有用,便暂时沉默不语。
赵志敬说了许多话,胸中鬱闷稍解,歎道:“夫人,贫道今日被你与令尊类比,虽不敢自认,也十分感激。贫道虽然贪淫好色,但人之情欲,乃是自然之大道,便如人食五穀,吃喝拉撒一样,都是人之基本欲念。虽贫道所用手段有所不同,然贫道实不认为情欲欢好有何不妥。哈哈,若是令尊在此,必会同意贫道看法。贫道所行自有怀抱,非是蒙古人之走狗,更非卑鄙无耻之徒。贫道答应你,贫道绝不会羞辱夫人,夫人也自可施展手段脱身,如何。“
黄蓉听他说法,知道暂时难以劝解,赵志敬虽话中有话,其实也已有所破绽,黄蓉思索道:“道长既有定见,我也无话可说,但既然你说什麽不会羞辱与我,如今难道不是麽。“
“哈哈,贫道何曾羞辱夫人,夫人不妨说出来,待贫道为你解说。“
“你,你制住我武功,令我不得不屈服于你,难道不是羞辱。“
“贫道说过这是手段,非是针对夫人所设,夫人武功贫道自知不如,难道你要贫道和你堂堂而战麽?那对贫道有何公平?“
“那,“黄蓉想来想去,好似这贼除了开发菊门,似乎也真的没做什麽他自认的坏事,而且,菊门之美黄蓉已知,似乎如今也不觉是羞辱,突然想起马戏,怒道:“你,大街之上,公然欺辱,这不算麽。“
“哈哈,夫人真是幼稚,此乃欢好手段,在哪大庭广众之下,那种随时被人发觉的紧张感正是最好的春药,这算什麽羞辱。“
我去,黄蓉觉得跟这贼真是没道理可讲。总之混赖死不认帐,赵志敬见黄蓉一时无言,笑道:“夫人不妨听听贫道的原则。“
“一,贫道不坏处女,坏人贞操与杀人无疑,与贫道追求的人欲大道不符。“
“二,贫道不乱杀人,夫人可曾听闻贫道有何杀人恶行麽。这杀人性命有碍贫道所修大道。“
“三,贫道所选女子,必须是媚骨女子。“
我去啊,黄蓉大怒:“混说,你说我是淫妇浪女麽。“
其实这正是黄蓉受辱后百般纠结所在。一方面久旷身体,虎狼年龄,身体本能需求欢爱滋润,可是顺从本能尽情享受,一来与世俗不合,二来情感理智也无法接受。黄蓉虽怒,内心其实也愁肠百转。
“哈哈,夫人此言不妥,什麽是淫妇?追求享受情欲之美乃人之自由。设问夫人,一个女子所行皆善,敬爱长者,友善亲邻,扶弱济贫,勤谨自持。只是追求情欲之美,与人无伤,这算淫妇麽?在贫道看来,那些嫌贫爱富,斥老恶邻,挑弄是非,毁人姻缘,恶毒中伤者才是淫妇。“
“再说媚骨,媚骨不是人人皆有,世间万人无一,乃是上天锺爱所赐,造化所设。我赞夫人媚骨韵致,无双无对,正是贫道至高讚美,夫人明白麽。“
黄蓉几乎气炸,这贼子,知道此人歪理邪说难以理论,只是堵得无处出气,恨恨夺过赵志敬酒杯,一饮而尽。
此后几日,黄蓉依然是赵志敬玩物,任其狭玩。与之相随,在赵志敬无数手段下,黄蓉似乎由被动正逐渐朝著主动附和回应转变。赵志敬发觉之后,知道要黄蓉真正变成主动所求非一时能成,便决定启程,慢慢开发转变黄蓉。
这些日子,每每与赵志敬欢好之余,黄蓉脑中始终充斥著那日的对话。
追求享受情欲之美乃人之自由。设问夫人,一个女子所行皆善,敬爱长者,友善亲邻,扶弱济贫,勤谨自持。只是追求情欲之美,与人无伤,这算淫妇麽?
这话和自己半生坚持矛盾,令黄蓉柔肠百转,纠结难解。
黄蓉早先受药师教诲,原本视礼法如无物。可大宋深受程朱理学影响,虽然继承了大唐开放的个性,但宋之百年,那种自由风气也消弭的几乎无影无踪。她在药师教诲下拥有难能可贵的自由个性,可是一物降一物,随后却被郭靖克制的循规蹈矩起来。但是,终究与郭靖不同,郭靖一生,所守大道,始终如一,直到生命终结,可以说是以身殉道。
然而黄蓉却似乎并无定见,其实说来还是受人影响居多。少女成长,虽反抗药师出走,可所行所为都是药师影子。后来与郭靖相恋,则变成郭靖影子。
黄蓉没有什麽野心,也没有固定的坚守,纵观她前半生所为,始终都是追随所爱,爱人的选择就是她的选择。未遇郭靖前,逆反心态反抗父亲,其实所爱还是父亲,所以她那时候精灵百变,无所顾忌,只因受到药师不受束缚的影响。后来跟从郭靖,慢慢转而义理,其实她未必懂郭靖的坚持,可是,她会追随所爱的坚持。
如今,不知不觉,赵志敬似乎又在她眼前打开一扇窗,展示出一方新世界。
有话说,少可教老不可教,原是说想要影响左右如今成熟黄蓉那是胡闹。可是,赵志敬所做均是引导,激发,渐次开发人之本性,聪慧如黄蓉也不免落入赵志敬设计,在不知不觉中顺著身体本能悄然软化。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