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夫人之女人四十

凌晨时分,天色微明,无月第三度射精后,奋起余力和她贴唇交股做完龙凤真诀双修功课,便颓然倒下,精疲力竭地躺倒在李君怡怀里,脸涨得通红,但觉心跳过速,呼呼直喘粗气……疲软屌儿扯出来之后,被冲天钻捅得半夜,玉门已被完全撑开,铜钱一般大小的屄洞久久无法合拢,里面殷红娇嫩媚肉不断地蠕动着,挤出一大股黏液,那是乳白色淫液和半透明状精液的混合物,汇聚成指头大一小团,由玉门缓缓向下流淌……李君怡已瘫软如泥,两条玉腿大大分开地蜷曲着,既无法合拢,也无法伸直,秀眉紧皱、媚眼迷离,鼻翼急速翕张不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玉颊和浑身雪白肌肤染上一层耀眼晕红;温软酥胸高低起伏不定,两只雪白肥硕玉兔颤巍巍地晃荡着,上面横七竖八布满被月儿蹂躏后留下的红痕。


乳晕已凸挺扩展成一大片惊心动魄的艳红之色,鲜艳而夺目,那是极度高潮后的生理反应;深色乳头膨大紫涨得像两枚硕大冬枣,右边那只此刻尚被月儿含在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吮吸着……「乖月儿,快用帕儿帮阿姨擦擦下面,我……我实在是动不了啦!」李君怡乏力地喘息道。


无月拿起帕儿,伸头到她胯间一看,天~好大一片浓密阴毛!那一小团黏液已流到会阴处,忙用帕儿擦干净,可随着屄洞中媚肉的不断蠕动,阴道内壁张合之间,仍有缕缕玉液不断溢出,不断往下淌,他只好随流随擦,「君怡阿姨的屄毛好多啊!」「月儿喜不喜欢?」李君怡羞涩地呢喃道。


「我最喜欢啦!」他还从未见过阴毛如此多的女人!


「乖月儿,洞儿里面也擦擦,免得我挤不干净……」无月将帕儿揉成一团,探入大大张开的屄洞中,擦拭阴道内壁中挤在一堆蠕动不止的鲜红嫩肉,刚一接触磨擦,媚肉一阵抽搐,李君怡嘴里『嘶嘶』连声,连叫:「好痒哦~」无月说道:「阿姨这儿好敏感哦!」「阿姨的屄都被坏月儿肏肿了,那么充血,自然很敏感咯!」李君怡娇羞无限地道。


无月惊道:「屄洞咋张得这么大,合不拢了么?」李君怡无奈地摇摇头:「阿姨已是中年妇人,又生过三个女儿,生孩子时阴道被撑大,宫口也被撑开,阴道难免松弛。七八年未曾和燕郎行房,多少恢复了一些,可一般的屌儿进入还是不会有多少感觉的。没想到你年纪还小,棒儿却又大又长,居然把阿姨的阴道撑得好涨哦!棒儿把阴道撑得满满地捅了半夜,还钻进宫口里面,杵在里面涨涨的,就没出来过,阴道和宫口又被你的棒儿撑大,看来是合不拢了。」她这是成心栽赃给无月,那儿其实主要是生孩子时被撑大的。


无月问道:「君怡宝贝儿喜欢吗?」


李君怡脸上一红,娇羞无限地道「讨厌!你难道感觉不到么?」无月见精液被大量挤出,但觉很可惜,忙道:「您干嘛要使劲儿挤呢?把精液都挤出来,会影响双修效果的。」「乖月儿射进去那么多,我得赶紧挤出来……唉~若是不慎怀孕就糟了!」她忧形于色地道。


无月奇道:「君怡宝贝儿这么想生儿子,怀上了怕啥?弄不好还是个儿子呢。」李君怡脸上露出严重向往之色,然而很快又颓然摇头:「阿姨和燕郎已有七八年未曾同房,你若把阿姨肚子搞大,回君山之后,我大着肚子如何向燕郎交待?」无月想想也确实难办,索性说道:「那君怡宝贝儿就别回去了……您不是也说过,月儿就是您的小丈夫么?您以后就跟着小丈夫,为我生儿育女得了!」李君怡一怔,昨日上午娘儿间的嬉戏之言,到夜里便一语成谶,义子烝母、败坏伦常,此刻竟拿这话来堵我,真是个小坏蛋!


念及于此,不由得撒赖道:「那是阿姨被你撒娇赌气逼得没办法,才顺着月儿的,又岂能当真?」「好哇~君怡阿姨说话不算数,我不干!」无月又开始女孩儿般地撒娇,一赌气奶也不吃了,把脸歪向一边。


李君怡抱紧他的身子,爱怜横溢地道:「乖月儿,不要太任性好么?说实话,阿姨真的好爱你,甚至超过当年爱燕郎!对女人来说,你的确是个难得的好情郎,俊美绝伦、气度不凡、温柔善良、善解人意,既懂事又很会体贴人,若是时光倒回二十多年,阿姨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爱上你,做你的娇妻,为你生儿育女……即便现在,我爱你,也是爱得不可救药、死心塌地……」无月回过头来,趴到她身上,在那双红唇上吻了一下,和她面面相对,中间仅隔三四寸距离,相互脉脉凝睇,足足有半盏茶工夫……李君怡怔怔地看着他那晶亮双眸,一瞬不瞬,是如此专注,如此深情!


一如无月也在凝注她双瞳之中、那片幽深的蓝色海洋,在那最深处,他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他的身影,已深深镂刻在心爱女人的灵魂之中,「我看出来了,您是爱我的,那是对情郎的爱,不仅仅是舔犊之情……」李君怡痴痴地看着他,幽幽地道:「我承认~你是如此迷人,连我这样一个有夫之妇,也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不惜自甘堕落、损毁我极为珍视的女子贞德,也要和你共浴爱河、沉沦欲海……你这个魔童,害阿姨堕入情网、无力自拔!你是我的月儿,可是我好爱好爱你,怎么办啊?」她甩了甩头,似乎想把心中苦恼甩到九霄云外!


无月喃喃地道:「既然彼此相爱,就该做一对情侣。」李君怡无助地道:「可现在阿姨想要的是一个可爱的儿子,而不是情郎。这些年来,我做梦都梦见自己抱上了一个白胖儿子,你也许无法理解,一个女人到了阿姨这种年纪,有多么渴望母子间那种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孩子就是孩子,情郎就是情郎,无论阿姨有多么爱你,你依然只能是我的月儿,不是我的情郎,在我心中,谁也替代不了燕郎的位置。就象谁也替代不了你在阿姨心中的位置一样!舔犊之情和情侣之爱,永远也无法相互替代。」无月深情无限地凝视着她秋水双眸,温柔地亲吻着她的柔发、光洁的额头、黛眉、杏眼、琼鼻、修耳和粉腮,最后停留在樱唇之上,缓缓地摩挲着,传递着丝丝缕缕的爱意,低低沉沉地呢喃道:「我的君怡好美好迷人,我爱您!月儿每天晚上都想疼爱您,要不要?」话音略带磁性,对女人杀伤力极大!


手探向美人胯间,屄洞依然没能合拢,手指伸入湿热娇嫩阴道,轻挠敏感娇嫩媚肉,那片粗糙的方寸之地自然不会放过……面对如此难以俘获的美人芳心,无月骨子里百折不回的坚韧性格被激发出来,他使出了杀手锏。


「我要~」阴道媚肉被他的手指撩拨的痒痒的,不禁想起那不似人间的销魂蚀骨滋味,李君怡浑身都颤栗起来。


纤手伸向无月下面,捞住棒儿掐了几下,呻吟道:「月儿别逗阿姨了,再逗……阿姨又想要……要这根棒儿进来了。哦~这条最爱钻女人屄的大虫儿……害人的棒儿……」无月凑向美人耳边,温柔地低声道:「既然要,就该做月儿的女人,做我的娇妻,为我生儿育女,好么?」「可是,阿姨已经四十多岁,偷汉子已是出格之举,还是和月儿通奸,甚至结为夫妻,不仅离谱,而且感觉好别扭!……阿姨乳房已有些下垂,小肚子上有了些赘肉,下面也松了,你就不嫌阿姨太老么?」她心情极为复杂,非常矛盾!既不舍无月,又实在不愿被人视为淫妇!


无月低声道:「那正是女人成熟的标志啊!月儿最喜欢阿姨这种年纪的女人,奶大屄骚,怎会嫌您老呢?」李君怡啐道:「小小年纪却偏爱中年女人,是不是因为幼失怙恃,便想找个年纪大你许多的阿姨抱着你睡,做你的妻子?」无月吃吃地道:「也许是吧……您是否因为一直想生个儿子而不得,也想找个年纪小您许多的男孩抱着睡,做阿姨的小丈夫呢?」如此禁忌的念头,最多存在于潜意识中,以李君怡的性格自然从未触及过,她又如何肯承认?「我的确一向喜欢漂漂亮亮的小男孩,不过直到跟你那个……那个之前,从未往那方面想过……」无月促狭地道:「哪方面呀?」李君怡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和小男孩睡……」无月低声道:「那现在呢?」「特别想……想和你这个乖乖的小男孩睡,其他男孩再漂亮再可爱我也不想!」她似乎下定决心,彻底豁出去了!


无月说道:「那君怡宝贝儿还犹豫什么呢?」


李君怡眼圈一红,委委屈屈地道:「好……好吧……」面对这个百折不回、无往不利的情场小魔王,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了最后的底线,再次做出让步,彻底败下阵来!


既然已答应他,从此便要对他死心塌地、生死不渝!燕郎,我只好对不住你啦……你怪我不贞也好,骂我是荡妇也好,我实在没办法……这个小魔王的魅力,实在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挡,我也不能……她幽幽地想道。


无月见心爱的女人如此委屈,心中大为不忍,忙安慰道:「您放心,做了我的娇妻,您仍是我的君怡阿姨,除了正常的夫妻生活,月儿仍会承欢膝下,和您共享天伦之乐。将来您为我生下一大堆儿女,一大家子在一起,岂非更加其乐融融?」一席话说得李君怡破涕为笑!


想想月儿为自己描绘的美好前景,真是令她极为期待,也对呀~月儿在床上这么有能耐,她还真有可能生下自己的大胖儿子,或许还不止一个,岂非多年梦想成真?多美呀!


念及于此,她忙在屁股下垫上一个枕头,用帕儿捂住依然未能合拢的大大屄洞……刚才她唯恐无法将精液全部挤出来,现在反而生怕流出来过多,以致于影响受孕。女人的心思,就象二八月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啊!


无月想了想,说道:「咱俩都这样了,我想还是叫您君怡吧?免得您老是有心理障碍。」李君怡媚声道:「不~后面得添上阿姨二字,我觉得更刺激些。你叫夫人乾娘,叫我君怡阿姨,这样就不会混淆啦!」「君怡阿姨……」无月随即在心里又叫了一声:「紫烟乾娘!」一阵不一样的暖意充溢心间……上午起床,经历一夜的颠鸾倒凤,他的头发弄得很乱。李君怡穿上肚兜、亵裤,披上睡袍,在唤来贞儿和洁儿侍候梳洗之前,她得把月儿的头发弄好,免得被二婢看出破绽。


她让无月坐在梳妆台前,站在他身后熟练地为他梳理头发,梳好之后,在脑后编成十多股小辫儿,将两侧各一条小辫儿合拢,打上一个好看的梅花髻,象发带一样将中间的小辫儿拢住,并在打结处别上一支玉珠簪花,这是时下未出阁的贵族小姐们最喜欢的发式……她和女儿的发式一向由她亲自包办,手法熟练、技艺高超,由于无月年纪小,她发觉这种发式比昨天挽的高髻更适合他。发辫编好之后,她转到无月身前,低头仔细打量一番,但觉他看起来更加钟灵毓秀,活脱脱一位国色天香的小美人!


她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嘻嘻笑道:「人生得好就是不一样,用什么发式都好看!不过今天这种小辫儿,比高髻更显模样,你再出去,估计大堂里那些男人们要为你打架啦,呵呵!」她一边看有何不妥之处,不时用双手在无月脑后整理一下那些小辫儿和发髻,以免散得太开。


无月不依地嘟起嘴儿道:「君怡阿姨老是喜欢取笑我,真是坏阿姨!」略一抬头,眼前便是她那敞开的睡袍对襟之间,白生生香馥馥的酥胸,阵阵幽香扑鼻而来!


今天她换上一袭红底白花肚兜,看来她不喜欢束胸,这条肚兜仍显得很宽松。


里面两坨肥乳未受到紧缚,自然垂吊于胸前,娇躯每一移动,便会引发一阵波涛汹涌,肥乳在无月眼前晃来荡去的!


每当酥乳向前甩出,乳尖便会在薄薄兜肚之上顶出两个大大的紫色凸点。由于她双手伸到无月脑后整理那些小辫儿,上身自然前倾,酥软肥乳便搭在他的头上晃来晃去,硕大深色乳头和额头磨蹭的感觉,令他亢奋异常!


他一把搂紧李君怡腰肢,将脸埋入酥乳之中一阵磨蹭,将肚兜向上掀起,一口叼住一只硕大乳头,如饥似渴地啯吸起来,呢喃道:「君怡阿姨的乳房好白好大好软哦!」李君怡被他吮吸得浑身一阵筋酥骨软,媚眼如丝地道:「我的儿这么喜欢吃阿姨的奶,小时候还没吃够妈妈的奶么?」「我喜欢大奶奶的女人,一辈子都吃不够。君怡阿姨的胸脯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大的,我真是爱死啦!」他馋涎欲滴地说道。


「阿姨的乳房已经有些下垂,一点儿都不好看……」见他仰着头吃奶不方便,李君怡索性坐在他腿上,两只肥乳正对着他的脸。


这一坐下,感觉胯间梗着一根硬硬的旗杆,「坏月儿,你居然又硬了……」腰肢扭得两下,屌儿磨蹭得玉户酥酥痒痒地,忍不住又流出水儿来。


无月随口说道:「见了君怡阿姨吊着两只大奶奶,月儿就想肏阿姨宽松的老屄,捅进去一点儿都不费力,夹得又紧,真是好舒服哦……」李君怡霍地站起身来,脸色一沉,「月儿,虽然我已答应设法嫁你,但即便做了你的妻子,依然还是你的阿姨,你使用这样的言辞是对阿姨的侮辱!」无月有些着慌,忙满怀歉意地道:「月儿错了,请君怡阿姨原谅我好么?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冲口便说了出来,绝没有不尊重您的意思!」随手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


李君怡定定地俯视着他,质问道:「冲口而出?看来你是常用这样的猥亵字眼来和女人调情了……难怪这两天和你行房,感觉你根本不象个雏儿,反倒象个欢场老手!老实交代,你到底玩过多少女人,又是哪个女人教给你那么厉害的床上功夫的?你今天不说清楚,咱娘儿俩从此恩断义绝!」无月见事态严重,更加慌了手脚,忙揽住她的腰肢,期期艾艾地道:「君怡阿姨别生气,我说、我说……月儿是和几个女子好过……」「到底几个?说!」李君怡在梳妆台上猛拍一下!


他印象中也没几个,可真要一一数清楚,却总有些夹杂不清,不是数漏了,就是数重复,嘴里念念叨叨凝神默数半晌,都还没数个清楚明白。


李君怡一阵寒心,他这么久都没数清楚,看似不少了!自己原该想到的,似他这般出色的少年,怎会少了女人喜欢?


她喃喃地道:「从前和燕郎如此情真意切,可待我人老珠黄之后,便另觅新欢、弃我于不顾,多年情分转眼便烟消云散!在我心灰意冷,决意守节终老之时,又遇上你这个害死人的小魔王,我一时鬼迷心窍,为得到你的爱,不惜破掉坚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操,可到头来才发现,我不过是你勾搭的无数个女人中之一,真是悲哀啊!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相信你们这些男人了!」她越说越激动,想及自己变成了为人所不齿的不贞妇人,不仅对不起燕郎,也对不起三个女儿,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一阵巨大的哀伤袭上心头,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无月见她如此伤心,顿时心乱如麻,来了急智,忙叫道:「您别急,月儿数清楚啦,只有九个!」见她气得脸色发青,无月忙嗫嚅着道:「嗯……不是……君怡阿姨,我是想说,月儿是真心爱您的,会永远把您当亲亲的阿姨一般孝敬,也会把您当作娇妻,疼爱您一辈子!君怡阿姨,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月儿从来不说谎的……」说到后来,他也哽咽起来。


李君怡沉声说道:「抬起头来,看着阿姨的眼睛!」足足一盏茶功夫过去,他瞪得眼睛都酸了,和人眼睁睁地对视这么长时间,心里真是有些发毛!可他心知此刻非常关键,绝不能表现出丝毫畏缩和闪躲之色,于是尽量眼睛都不眨地凝视着她那双严厉的目光!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眼中不仅没有畏缩和闪躲之意,反而充满诚挚和温柔,甚至满是浓浓的爱意。更为离谱的是,他眼中表现出来的这些情意,绝非伪装得出来的!难道他真的有很多颗心,对每个红颜知己都是真心相爱么?


李君怡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再那么严厉和伤感,心中泛起丝丝暖意。数十年的人生经验,她非常确定,看来月儿的确没有骗她,月儿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作为他的阿姨,他是发自内心孝敬她的。作为倾心于他的女人,月儿也是真心爱她的!


她重新缓缓坐下,捧着无月的双颊,泪眼婆娑地凝视着他,无限深情地道:


「我的月儿、我心爱的小情郎,看来阿姨是错怪你了,让你受了委屈,对不起!


呜呜呜……我实在是太爱你,才会这么在乎……只因为,若你不是真心待我的,阿姨真是一无所有了!」无月使劲儿地仰起脸,对着她的红唇深深地吻了上去。此刻,实是无声胜有声,不说话比说话更加令人真情激荡……良久良久,李君怡终于破涕为笑,脸红红地嗔道:「阿姨真是服了你啦,在那么严峻的心灵考验面前,棒儿居然就未软过……就那么喜欢阿姨的身子么?你可要知道,自我过了三十七八岁之后,连燕郎也开始嫌弃我了。阿姨真怕你过了这段新鲜劲儿,也要嫌弃我这么个人老珠黄的残花败柳了……」无月深情而认真地道:「嫌弃不嫌弃,君怡阿姨难道在和月儿欢好的时候,还感觉不出来么?月儿可以保证,以后也永远不会嫌弃您的!何况月儿精通天下最为精深的龙凤真诀双修大法,咱俩欢好的次数越多,您只会越变越年轻,越来越美丽!何来嫌弃之说呢?这两天和您欢好之时,我已暗中施展大法,君怡阿姨若不信可以照照镜子,看看您是否变得年轻美丽了一些?」李君怡恋恋不舍地离开他纠缠不舍的唇舌,抬头看向镜子。


她看得很仔细……半晌之后,顿时呆住了!


我的佛祖,李家老祖宗!月儿说的竟是真的,看起来她起码比前些时年轻了四五岁!这是怎样的阴阳双修大法啊,在这短短的三四天之中,竟能达到如此奇效么?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孩子真是令人捉摸不透,也太神奇了,堪称天下绝无仅有的奇男子!和他共浴爱河,除了能获得欲仙欲死的极致高潮,还能变得越来越年轻美丽,难怪这么些女子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她的疑虑的确很有道理,仅凭双修大法不可能如此神速地见效。究其根源,还是因为无月体内那丝丝缕缕的先天仙气,随着龙凤真诀双修大法的施展,不仅他体内的先天仙气会逐渐茁壮成长,还能传递到与他合体的女子体内,惠及伴侣。


李君怡不由得叹了口气,哪个女人不想永葆青春、年轻美丽?以她如此矜持含蓄的性格,终还是忍不住满是期待地说道:「月儿,看来你说的是真的……把双修口诀告诉阿姨吧,我若是主动配合你进行阴阳双修,效果肯定应该更好!」「那当然啦,口诀并不难,只要有内功基础的人便可很快上手。」无月当下将龙凤真诀双修口诀向她背诵了三遍。


李君怡心中默记口诀,以她的修为也无需月儿向她解说具体运行之法,忙运起真气,在自己体内这部分经脉之中运行一遍,好记住元阴和元阳之气收发之时各自的运行路线。


她一时见猎心喜,颇有些跃跃欲试之感,加上硬梆梆的屌儿杵在胯间磨蹭了好半天,她早已春潮泛滥,忍不住风情万种地道:「坏月儿,害得阿姨又想了……来吧,我们就玩个新花样,来个观音娘娘坐莲台,让你一边吃阿姨的奶,一边肏阿姨的老屄……」她伸手到胯间拨开亵裤下裆,翘臀微抬,纤手扶正屌儿对正玉门,肥臀缓缓下沉,将屌儿套入……依然充血肿胀的阴内嫩肉挤在一堆,依然十分敏感。感受着棒头不断挤开骚痒嫩肉,向花心挺进,「哦~好舒服啊!」她大大地呻吟一声,肥臀重重往下一坐,棒头猛地撞上花蕊,令她禁不住浑身颤栗!


她眯着眼低头亲吻着无月的额头,双手搭在他肩上搂住脖颈,但觉下面和乳头之间似乎有一根丝线连通,宫口被撞击产生的酥痒会传递到乳头,乳头被啯吸得发痒,下面也跟着痒!


上下三点之间的快感相互叠加,「噢~月儿,使劲儿吃……吃阿姨的大奶奶!


阿姨的乳房好涨啊……」她下身前后挺动起来,让棒头在花蕊之间前后磨蹭,快感积聚到一定程度,宫口张开一线,棒头便顺理成章地钻了进去,整根屌儿几乎齐根没入肥屄之中……无月忍不住骚痒痒地低声道:「君怡阿姨的老屄痒不痒?」李君怡似也豁出去了,大声呻吟起来:「老屄痒……痒死啦!哦~月儿的屌儿长钩钩啦,勾得阿姨骚屄好痒!阿姨要……要大鸡巴……」无月亢奋之下,冲天钻已然启动,忍不住在她耳边肉肉地道:「阿姨要谁的大鸡巴呀?」「阿姨要月儿的大鸡巴!」「阿姨最喜欢和谁交配呢?」


「阿姨最喜欢和我的乖月儿交配……哦~老屄好痒!要月儿的钩钩使劲儿勾几下,替阿姨止痒……」无月肉紧地道:「要月儿勾君怡阿姨的哪儿?」李君怡挺动得更加剧烈,不禁大叫起来:「勾阿姨的老屄!勾阿姨的阴道……勾阿姨的花心和宫口,嗷嗷!那里面最痒……」无月脑海中掠过一个极为变态的念头,令他亢奋莫名,情不自禁地低声说道:


「君怡阿姨喜不喜欢和、和您亲生的儿子交配?」李君怡迟疑半晌,终忍不住呻吟道:「喜……喜欢!」无月颤声道:「让不让亲儿子在阿姨的老屄里面射精呢?」「阿姨喜欢和亲儿子交配!要……要亲儿子在阿姨的骚、骚屄里射精……让我怀上一个儿子!」李君怡秀眉紧皱,表情已有些痛苦,「月儿一直跟着罗刹乾娘睡,她玩过你的小鸡鸡没有?」无月说道:「玩过。」李君怡颤声道:「你摸过罗刹乾娘的屄没有?」无月低声道:「摸过。」李君怡色色地道:「你罗刹乾娘的屄毛多不多?」无月说道:「也很多,不过比不上君怡阿姨的屄毛多。」李君怡大声呻吟着道:「月儿一向嗜好屄毛多的女人,多半已和你的罗刹乾娘欢好过吧?」无月点了点头,「嗯~好过很多次,而且罗刹乾娘已怀上我的孩子啦。」李君怡似乎恍然大悟地道:「月儿这么会玩女人,这身床上功夫多半也是她教你的吧?」他点头,「是的。」李君怡腻声道:「你那位罗刹乾娘在床上骚不骚啊?」无月喃喃地道:「还行吧~不过没君怡阿姨骚!」李君怡啐道:「阿姨已有七八年未曾行房,久旷之身一旦开禁,自然……」无月揽住她的鹅颈,将她的臻首拉向自己,在她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低声道:「君怡阿姨以后若真的生下一个儿子,会不会象罗刹乾娘带我一样,一直带着他睡?」李君怡一阵肉紧,「哦~阿姨会,等他长到你这么大的时候,阿姨也要摸他的小鸡鸡,把小鸡鸡摸得翘起来……还要让他摸阿姨的老屄,摸得阿姨流水儿……然后把他的小鸡鸡塞进阿姨痒酥酥的阴道,肏阿姨的骚屄……阿姨要夹出他的童子精液,让他在阿姨的阴道里面射精,让阿姨怀孕,再为他生儿子……」无月继续贴着她的修耳低声说道:「君怡阿姨是不是特别喜欢小男孩?」李君怡呢喃着道:「是~阿姨最喜欢十多岁的漂亮小男孩,喜欢和小男孩交配,喜欢小男孩肏阿姨的老屄,肏得阿姨怀孕……」听她如此说,不知怎地,无月既亢奋又有些好奇,「君怡阿姨为何会偏爱小男孩呢?」李君怡不假思索地道:「因为中年女人和这样的小男孩交配最容易怀孕啊!


阿姨真的好想怀孕,好想生下一个自己的儿子啊!」无月被这番对话撩拨的亢奋之极!虽被压在下面活动空间受到限制,但冲天钻一旦启动,便会自动发起猛烈攻势,尤其是棒头灵动如蛇头,在宫口之中闪转腾挪,极富动感!


又过了一盏茶功夫,李君怡开始嚎叫起来:「嗷~嗷!我的月儿,我要你射精……呜呜!射进阿姨的阴道,在阿姨的花宫里射精,让阿姨怀孕,搞大阿姨的肚子吧!」在她忍不住堪堪泄身之后,无月也开始了猛烈地射精,全数射入她的花宫之中……未待喘息完全平复下来,二人便将嘴唇和下体各自相互密接,施展出龙凤真诀阴阳融汇双修大法,开始炼化双方泄出之菁华,然后在双方体内相关经脉之中循环往返,运行三个大周天之后,才散功休息一阵。


待剧烈的心跳和粗重的喘息稍稍平复下来,李君怡忙拿过镜子照照,她还从未对自己的容颜如此在意过,只因她实在担心失去对月儿的吸引力,一看之下不禁惊喜交加,惊的是镜中人眸含春水、面带桃花,神情间隐含荡意,活脱脱一个思春妇人!天~她何时变得如此烟视媚行?都是月儿害的!


喜的是镜中人已不过三旬上下,看来假以时日,那家成衣店老掌柜的奉承话也将变得不再夸张!


她索性脱掉亵裤坐回无月腿上,满是怜惜地为他擦掉额上的汗珠,柔声说道:


「月儿,刚才那么累,你上床再休息一会儿吧……」「不出去了么?」「不想出去了。」「咱俩待在屋里干嘛呢?」


李君怡媚眼如丝地道:「月儿想干啥就干啥啊……你不是很想要阿姨么?今天阿姨随你怎么……」虽已决意敞开胸怀接纳月儿如火如荼的爱恋,终归原是节妇,下面的话无论如何再也说不出口来。


无月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二人待在屋里闲时聊聊,说到痒处便云雨一番,玩累了躺倒就睡,睡足了娘儿俩又搂在一起卿卿我我,称呼上一会儿是阿姨月儿,一会儿又变成妈妈乖儿,很是混乱,天伦之乐和浓浓情爱融为一体,谁也分不清孰高孰低?


一会儿是亲情略占上风,一会儿又变成恋情大行其道,相互融合相互刺激之下,把这段忘年孽情推向极致,情欲的渲泄便往往水到渠成,竟是如此淋漓尽致!


也不分白天黑夜……


午饭时间贞儿上楼来敲门,问是否传上饭菜送进房间?李君怡赖在绣榻上都懒得开门,只说不吃午饭了,吩咐贞儿不用进来侍候。


和月儿的爱恋是如此销魂蚀骨,月儿对她那丰满成熟、性感冶艳的肉体是如此迷恋,令她心满意足,他的身子无处不令她爱不释手,尤其那根无敌冲天钻和它所特有的足以令她疯狂的气息,灵欲纠缠共攀巅峰的感觉便是她最好的精神食粮!久旷之后终于放飞心灵,处于亢奋中的她哪会有丝毫的饥饿感?月儿也是一样,她问过……当然这并未给无月带来太大的压力,和梅花不同,君怡阿姨很懂得爱惜他的身子,虽然久旱逢甘露,渴望他播种,但她不仅未强求,反倒在他忍不住想射的时候主动暂停,待他缓过劲儿来再继续。


一天下来他也不过就射精一次而已,当然这种爱爱方式带给她的销魂和满足也是无以伦比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她的床上经验比梅花多得多。


这实在是件很奇怪的是,母子久别重逢之后,梅花对他可说是需索无度,看似反倒不如几位红颜知己心疼他,难道是血缘的纽带加上长久的分离,令母子间的吸引力强大到无法阻挡?


直到快晚饭时间,娘儿俩才恋恋不舍地相携起身,穿衣时也是相依相偎,时不时送给对方一个长长的甜蜜的热吻,好几次把持不住又扒光下身在软椅上云雨一番,但觉这种临近尾声的缠绵更加销魂刺激。


经过一天半夜的耕耘,李君怡的身子变得敏感不堪,被屌儿捅进去往往抽插不了几下便又嗷嗷浪叫着到了……一双肥乳上满是红痕,乳头肿涨如两颗爆开的紫红色玉米花,那是被月儿一次次蹂躏的结果,她乐意用这个敏感之处给予月儿母爱的温暖,月儿对母爱可谓需索无度,一如她对肉欲之欢的渴求!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