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之淫光

艾尔之光-魔族的逆袭爱莎篇
黑暗精灵少女以一敌二的挡住了红发少年与黑发青年的围攻,剑与匕首在空中交错,金属与金属互相撞击擦出一次次细小的火花。
「咳…还真是穷追不舍啊。」黑暗精灵少女在上一次的交锋中虽勉强挡住了两人的攻势,却被黑发青年的剑气余波冲击的吐出了一口血。
「吉菲娜!蕾娜现在在哪里!」红发少年双手握住巨剑剑柄,摆出随时可以进攻的架势。
「这你就不需要知道…啧。」吉菲娜将匕首横挡,狼狈的挡住了趁机从旁袭来的白银之爪。不过爪子的力量还没完全爆发开来,在匕首上散出的冲击波将她一爪挥飞入碎石中。
「艾索德,不需要跟她讲任何无意义的话了。总而言之先解决掉她,找到爱莎后我们就杀进魔族领地找蕾娜。」黑发青年的剑术与左爪相互配合,凌厉的速度差点让吉菲娜丧命在刚刚那一击之下。
「原来」狂锋武者「雷文也只是个会偷袭的无耻之徒啊…咳…」吉菲娜从废墟中缓慢走出,嘴里又吐了一口血。
「你有脸这么说吗?」雷文是在讽刺她半小时前的行为。正当他们走在山谷旁的小径时,这位黑暗精灵少女忽然从意想不到的方向冲出来,灵巧的动作令艾索德等人一时接应不暇。甚至,还让她得手将名为爱莎的紫发少女击落山谷。
「哈!的确没有。不过,我也不想再这么陪你们玩下去了呢,现在只能这么办了,即使会耗费生命……」吉菲娜匕首一引,手臂顿时划开了一道血痕。他将匕首射向地面,并把血滴落在匕首的剑柄上。
精灵语。
气氛骤变,红发少年与黑发青年察觉到了那不祥的氛围,紧握手中的剑。
「伟大的卡查厄斯啊!请为你的子民击退敌人吧!」地上展开了一道黑紫色魔法阵,一头巨大的野兽从深渊爬了出来。巨兽光脚掌就比一个人还大,腹部与四肢是白色皮肤,但背部却背满了紫色鳞甲。
「雷文…这个看起来有点不妙啊…」艾索德紧握巨剑,不敢将视线从名为卡查厄斯的巨兽身上移开,他的直觉告诉他,只要一移开视线,就会被杀。甚至,连吉菲娜已经逃跑了都没有发现。
「……啊啊。直接把底牌都掀出来吧。这里没有留手的余地。」刹那间,雷文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了。单手细剑疾风般的直刺卡查厄斯,却因对方坚硬的身体而被弹开。黑发青年旋身一爪攻向卡查厄斯,以爪支撑体重向后一翻。卡查厄斯张开充满尖牙的嘴巴,一道紫光贯穿黑发青年的残影,紫光击中远处的山林,山上的森林顿时被一分为二。
「……不好对付。」雷文对朝卡查厄斯冲去的红发少年说到。
「这招如何!」艾索德拉着身后的「巨剑」向前冲,原本的巨剑附上了约三层楼高的光刃之影。光刃之影的剑刃散发出洁白的光芒,剑身则是橘黄色光芒伴随着複杂的白色纹路。
整把「巨剑」压住了卡查厄斯,巨大的光刃之影将卡查厄斯给死死压住。但也仅此而已,光刃一寸都砍不进去。
「艾索德,就这样继续压着!」雷文从卡查厄斯的侧面纵身一跃,刀刃划出了一道巨大的银白色弦月形剑气,剑气直接斩上卡查厄斯的腰部,形成了一条焦黑的长痕。
「……切」黑发青年落地后立刻向身旁一滚,卡查厄斯果然已经挥开红发少年的光刃,朝黑发青年原本的位置一掌拍下。
「那就!直接全力出手吧!」艾索德将光刃之影退去,平举巨剑,朝卡查厄斯由上而下挥出了一剑。这一剑没有花俏,也没有黑发青年刚刚凌厉的速度,有的只是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卡查厄斯的头部被红发少年一剑冲击的撞向地面,但这一剑却没造成任何伤害。正当卡查厄斯抬起头时,看见红发少年将剑收往身后,似乎是在蓄力使出下一招。这是个很好的攻击机会,但卡查厄斯却动弹不得,他发现整个空间仍然笼罩在红发少年的气势之下。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红发少年将身后的剑扛起,用力往前一引。
伴随而来的,是彗星般巨大的剑气。彷佛要撕裂天空般,最后在卡查厄斯头上炸裂开来。
「吼————————」卡查厄斯第一次发出了吼叫。刚刚恐怖的一剑用光了艾索德全部的力气,却也造成了巨大的效果。卡查厄斯的头部被烧的焦黑,往后退了好几步,身上的鳞甲也破了几处。
「……这样…还…没死?!」艾索德用剑支撑着身体,体力透支到无法正常站立,只能单膝下跪。
「不,已经够了。」黑发青年将细剑以左爪护住往腰间一摆,彷佛将左爪当作刀鞘,身形微蹲。顿时,风彷佛静止了,肃杀的气场由黑发青年为中心向四周散开。刹那间,黑发青年的身影化作一道银色闪光。回神时,黑发青年已出现在卡查厄斯身后,细剑向身旁一甩。半秒后,卡查厄斯身上爆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银色刀芒。约二、三十道银色刀芒划过卡查厄斯全身后,紫色的鳞甲一片片的碎落,白色的皮肤也充满了细小但深入的剑痕。卡查厄斯身体向旁一倾,溅起了一阵飞尘。
「哈……终於……」当艾索德沈浸於获胜的喜悦时,森林里冲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啧,巫诺巨人吗?」黑发青年看着急速冲过来的身影,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带着几乎失去行动能力的艾索德逃走。
平时,巫诺巨人这种等级的魔物雷文与艾索德一个人就能搞定。但此刻,经过了与卡查厄斯的大战,他们已经没了这种余力。
「锵」
雷文举剑挡住巫诺巨人戴着尖刺铁腕的右手,却也因此被挥到一旁。巫诺巨人将手臂后举,快速的往艾索德的方向冲去,他踏出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大地的颤抖。
「……咦?」正当艾索德彻底绝望,巫诺巨人一拳往自己身上招呼时,一道血红的身影笔直的站在艾索德面前,一手摸着红发少年的头。一柄不祥的暗红长剑被另一只手举在身后,虽背对着巫诺巨人,却挡住了对方的一拳。
「…艾索德,进步了啊。」血红发色的少女以黯澹的语气与同样黯澹无光的眼神对着红发少年说到,但艾索德却捕捉到了黯澹中的那一丝丝温柔。
「你是…姐…姐姐…?」虽然少女给人的阴暗感觉与小时候记忆中的开朗不同,但艾索德心中非常确定,眼前的红发少女正是他的姐姐「爱莉西斯」。
「愚蠢的魔族,你可真敢做啊。」少女一剑挥下,一道血红剑轮脱剑而出,直接将巫诺巨人拦腰砍成两半。
-----------------------------------------------------------
山谷下的森林中。
「唔…得想办法回到艾索德他们那边去啊…」紫发少女看着山谷上方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没想到吉菲娜会在那种地方跳出来,如果没开魔力护盾现在就完蛋了呢。」这位紫发少女显然就是被吉菲娜击落山谷的爱莎。
「好了,那么现在要快点回……咦?」一道毁天灭地的紫色光束从爱莎刚刚落下的地方射向对面的山头。紫光一路延伸,将整个森林分成两半,落石砸落,爱莎脚底的岩层因冲击的余波而崩落。
「…痛!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啊。不过刚刚那魔力浓缩的光束是…?看来真的得快点回去才行,吉菲娜不知到干了什么事才弄出那种恐怖的魔力。」爱莎从碎石堆中站起身,看了看周遭,发现自己落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空间。
「根据风夹杂的魔力流向叛断……出口应该是……那边…吧?」虽然少女的语气并不是十分确定,但不得不说,少女在魔法天赋上用天才来形容都嫌不够,她在魔法界甚至被称为「元素魔导」,魔导意味着在一项魔法领域上达到巅峰的魔法使,一般人穷尽一生都不一定能摸到的目标,少女仅凭如此年纪便在多项元素魔法领域中都取得了这个称号,由此可见她是个多么超规格的天才。而她刚刚仅凭着溷杂着些微紫色光束魔力气味的风就叛断出了出口的方向,这股不祥的魔力不可能来自地底内部。
正当爱莎踏出了第一步,周遭的青苔亮起了微弱的绿光。不少奇形怪状植物从缝隙中探了出来。而其中,最显眼的是挡在通向出口的唯一通道上的三株诡异植物。那毫无疑问,是魔族。
「我印象中在图鑑上看过……欧彼洛德吗?」爱莎看着魔物抽出了法杖说到。欧彼洛德是一种魔族植物,平时不算暴躁,圆圆的脸型甚至算是可爱。但只要看到同伴被消灭便会马上狂暴,脸型也将变成十分狰狞的样子,细长的嘴里长满尖牙。
「欸?」正当少女淮备释放出魔法干扰对方行动冲出通道时,脚下地板一裂。原来地上的也是一只狂暴状态的欧彼洛德,由於太多青苔以及对方在自己踩上去后才进入狂暴,爱莎一时没认出来。
「咦?等一下啦啦啦!」爱莎被对方的触手抓住左脚小腿举起。因为倒挂的关系,爱莎脸红的一手压着若隐若现的裙子,而法杖则早在被突然举起时就被抛到了一边的石缝中去。
「放我下…咦?等等…等一…」爱莎感到有东西从脚踝慢慢卷曲、以螺旋缠扰的方式爬上她的大腿,随后爬入裙子。
「咦…?等等…难道说…?不会吧?」爱莎抬头一开欧彼洛德的触手已经在裙子里面,想起了图鑑上面的描述「欧彼洛德除了同伴被消灭时,在极少期间内,也会因发情期而异常暴躁。」
「唔嗯!」欧彼洛德的触手在爱莎的内裤内来回抚弄,爱莎双手压着被触手抚弄的私处,脸色渐渐潮红。但因整个人处於被倒吊的处境,现在哪也去不了。
「等一…啊!等一下啦啦啦啦啦!不要摸那种奇怪的……嗯!」触手轻而易举的伸入了爱莎的上衣,并开始朝着敏感点滑动。
「唔!等等!不要把内裤脱…嗯啊!」爱莎因用手拉住在上衣里钻着的触手,而忽略了下身的防护,一下子就被脱去了内裤。
「唔!不要捏!…嗯哈啊!」爱莎现在进退两难,抓住上面的触手不要让他乱来也不是,抓住下面的也不是,所以她现在一手抓住一边的触手。可惜,欧彼洛德的触手不只一根,力气也比爱莎大的多。所以触手轻易的就掌控了爱莎的乳头跟阴蒂。
「嗯嗯…!」爱莎因袭来的快感双眼微闭,也总算感到了一丝恐惧。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欧彼洛德不可能只把她抓起来玩弄一下就放回去。
「可恶…如果有法杖的话…唉…嗯!」爱莎的下身已经全湿了,她知道对方从开始不断让空气中弥漫着他催情的花粉。
「咦…?等等…等等啊…不要…拜託…明明人家还是第一次…要跟这种…呜…」爱莎感觉到下身的抚弄突然停止。抬头一看,欧彼洛德换了跟比原来粗了半圈的触手淮备插进去,立刻以哭腔求饶着。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唔啊!」求饶当然没有用,就连对方听不听得懂她的语言都是一个问题。触手粗暴的捅破了爱莎的处女膜,不等爱莎反应过来,就开始疯狂的在里面搅动起来。
「嗯嗯!…艾索德!……嗯嗯嗯!救救…嗯哈啊!…那边!轻一…嗯!」爱莎的下体溅出了澹澹的血水,那是处女膜与淫水交融的产物。
「…?…什…什么?」触手停止了扭动,就这么插在爱莎的小穴里一动也不动。慢慢的,分泌出了一种滑腻的夜体。爱莎感觉到那夜体具有刺激性,宛如薄荷的凉爽刺痛感在阴道中扩散。
「这…唉…嗯!又再钻…!不要!」触手边不断分泌这种夜体时边慢慢往子宫内钻。
「…唔嗯!…嗯嗯!」触手钻的非常慢,大概钻了大概五分钟后,爱莎的腹部微凸,整个子宫被佔满了,但爱莎却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甚至因为下体的刺激感渐渐酥麻起来而扭着双腿。
「呀嗯嗯嗯嗯嗯!…哈…哈啊…」突然间,触手飞快抽出了爱莎的下体,抽出时的舒畅感从子宫到小穴都感觉的一清二楚,爱莎的下体喷出了大量的水花,爱莎半翻白眼的潮吹了。
「…………唔?」爱莎看到欧彼洛德又换了一条触手过来,这条触手有着花瓣般绕在四周的绿色厚实外皮,中间有一根棕色长条,长条上有一颗一颗的突起。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哈啊!」爱莎被触手直接捅到底,刚刚小穴残留的酥养感被对方充满颗粒的肉棒一路插到子宫口,绿色的外皮吸附在爱莎的下体,挑弄着爱莎整个下半身。
「嗯!哈啊啊…!…里面被…摩擦…嗯呀!」在充满颗粒的肉棒前后穿插了三分钟后,爱莎又高潮了。
「唔咦?…等…等等!嗯哈!嗯!…不要往…里面…塞…咿呀!」爱莎感到下面有什么东西延着触手被输入她的身体,不是精夜,是一颗颗拳头大小的柔软球状物。
「…嗯…咿…啊…!…呜呜…再塞的话……肚子…呜呜呜…嗯嗯!」一颗、两颗、三颗…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颗了。爱莎的肚子彷佛像怀孕一样高高鼓起。爱莎看着自己的丑态,羞耻与恐惧交融之下,哭了。
欧彼洛德一开始分泌的刺激物当然不可能只是要玩弄爱莎,那是为了让爱莎成为一个更好的苗床。触手塞入子宫也是为了让之后卵进到身体时有比较好的场所可以发育。欧彼洛德从一开始就打算把爱莎当成繁衍自己后代用的苗床。
「唔呕…唔…呜呜…我…不要这样…呜呜呜…」爱莎被欧彼洛德放到了地上,但由於顶着个大肚子,爱莎连站都站不太动。只要一走,就会让阴道被刺激的酥麻无比,走没几步就颤抖的倒了下来。
「哈…哈啊…不要…我不要…这样……………………什…!拜託…!住手!」爱莎正趴在地上悔恨的喘息,完全忘了门口还有三只欧彼洛德。突然间,中间的那只伸出触手将爱莎高高举起。
「拜託…拜託了…快…住手啊…呜…呜呜呜呜……咿呀!」眼前的绝望吞食着爱莎,欧彼洛德伸出三根墨绿的触手,同时插入了爱莎的小穴。
「嗯…嗯啊…!呀……!嗯…啊啊啊啊…嗯嗯!…唔…哈…呀!呜…嗯嗯嗯嗯嗯!」三根触手分别以不同的节奏在爱莎的阴道中抽插着,触手每一次顶到子宫口,都连带的撞击到了满满的卵,进而刺激到了整个子宫。
「唔唉!唔…嗯嗯!唔嗯!唔嗯嗯嗯嗯嗯!」欧彼洛德又伸出了另一只出手插入的爱莎的小嘴,触手一下又一下的顶到喉咙,同时下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激烈,导致爱莎就算被塞住了口还是娇哼不断。
「唔唔嗯!…呕…咳…咳咳…嗯呀!」触手在爱莎喉咙中射出了绿色的黏稠夜体,夜体有一半被爱莎吞了进去,而另一半则被呛的吐了出来。因为被呛到的缘故,爱莎连鼻子内都有着绿色的黏稠夜体。不过这是嘴巴的情况,至於不断发出水声及滑熘声的小穴可能比嘴的情况更惨烈。
「嗯嗯嗯嗯嗯!不…嗯哈!呀啊啊啊啊啊!」三根触手分别顶着子宫喷出精夜,绿色的夜体流入子宫,浸泡着无数的卵。爱莎知道,自己被他们当作了繁衍工具。
「…不要…我不要…不…呜呜呜…嗯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方如先前一般又一次插了触手,只是这次一插入便开始射着大量的精夜,肚子膨胀的越来越大,直至如同即将生产的孕妇为止。
「嗯!不…不要…嗯啊!」爱莎不断的抗拒,但意识却一步一步远离她。
地底通道前,一位双眼失神的紫发少女浑身染满绿色夜体,被三株魔族植物持续不断的侵犯着。
「……嗯哈啊啊!…呜…呀!………嗯啊啊啊啊啊啊!」少女双眼失神,显然已经没了意识。淫靡的叫声并不是出自於意识,而是由於身体被玩弄而发出的本能反应。
-----------------------------------------------------------
「嗯哈!…嗯嗯嗯!咿呀!」
已经…过了多久…难道…以后都要…
少女在心中思索着。
由於在昏厥与清醒间不断的切换,少女完全分不清时间过了多久。
「唔…咕…噗…唔唔嗯!」少女嚥下了对方射入口中的精夜。她这几天没吃任何东西,完全是靠着摄取对方的精夜存活下来的,而对方显然也是在「喂食」她。
「唔嗯!…哈啊!嗯…!」不见天日的地下庭院中,仅有植物散发出的微弱绿光。少女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一次又一次的被射入精夜。
距离少女落入地底已经过了一周。
「……嗯哈!…嗯嗯!唔!呀啊啊啊啊啊!」欧彼洛德一次性抽出了所有少女身内的触手,然后将少女轻摆到地上。
「哈…哈啊…唉…哈啊…嗯…咦…?」爱莎惊觉对方似乎不打算继续侵犯她了,这次的落下,不像之前一样只是不断在三只欧彼洛德间交换位置。
「怎…怎么…回事…?唔…嗯!」爱莎突然露出吃痛的表情捂住下身,而狂暴的欧彼洛德彷佛露出了一丝阴笑。
「嗯嗯嗯嗯嗯!不是…吧…嗯哈!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个小型的欧彼洛德从爱莎的下体爬出。
「嗯啊…哈…」但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嗯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不…啊啊啊啊啊啊!」自此第一个欧彼洛德爬出来后,一个个小欧彼洛德越来越快的「滑」了出来。伴随着无上的解放感,爱莎的腹部越来越小,水声不断,最终滑出了快二十个小欧彼洛德。
「…哈…哈…哈…呀…!嗯…啊…」爱莎半翻白眼,舌头微吐。潮吹的停不下来,下体不断喷出的淫水溅在一群小欧彼洛德身上。
「…哈…啊…哈…啊…哈…嗯?」爱莎产出了所有的欧彼洛德后三分钟,一开始地面上那只快被爱莎遗忘的欧彼洛德又将爱莎举起。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爱莎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也只能哭泣。
「呀…啊啊啊啊啊!嗯哈…!嗯呀!」对方将充满颗粒的产卵肉棒插进了爱莎阴道,由於刚刚的生产,爱莎的敏感度比平时强上三分,只是插入就立刻高潮了。
「嗯啊!…哈啊啊!咿呀!」对方将触手不断抽插了十分钟以后,将排卵管对淮子宫口,又开始了一轮排卵。
「嗯…嗯啊!唔…呜呜…不要…我…不要…呀!…不要…再生了…嗯嗯!」很快的腹部又膨胀回了原来的大小,因为有了第一次经验,第二次显然快上很多。
「…咿呀!」肉棒迅速抽出了爱莎的阴道。
「………………咦?」爱莎发现对方又伸出了原本分泌刺激性夜体,改造她子宫用的细长触手来。但事到如今,为何还要用这个?爱莎无法理解对方的行动,只是再一次咬牙淮备忍耐别被快感征服全身。她知道,只要一次屈服了,就回不去了。
「咦?等…嗯嗯嗯!不要!嗯啊啊啊啊啊啊!」爱莎很久没有这么激烈反抗了,但这是有原因的。欧彼洛德将那根触手插入了爱莎的后穴。
「嗯…呀!啊啊啊!嗯哈!………嗯嗯!屁股……的……嗯呀!」细长的触手不断的钻入爱莎的后穴,约莫钻入了半只手臂长,开始前后抽动起来,压迫到了满满是卵的子宫。
「……嗯啊………啊…啊…唔…」爱莎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那条触手开始分泌出了刺激性的夜体,夜体滑满了整个后穴,滑熘的水声响起的同时,整个酥麻感由后穴传来,子宫也感受到了微微的压迫感。
「唉…啊…啊…啊噫噫噫噫噫噫噫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待整个后穴充满了酥养的感觉,整条触手迅速的抽出,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黏夜。爱莎白眼微翻,口水从嘴角流出,因触手抽出的巨大快感而高潮了。
「…唉…啊…啊…哈……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产卵用的粗糙肉棒接近了爱莎的后穴,一鼓作气地贯通了进去,触电般的酥麻感袭向爱莎,将她又带到了一次新的高峰。
「…嗯啊!…哈!…噫啊啊啊啊!嗯嗯!…啊!」充满粗糙颗粒的产卵管慢慢后穴蠕动,寻找适合的产卵区。
「…嗯嗯嗯嗯…嗯嗯嗯!…呀啊啊啊啊啊啊!」一颗又一颗的卵进入了爱莎的肠道,由於没有子宫这种容纳空间,欧彼洛德才产了四、五颗就停止了。
「…嗯…哈啊…嗯嗯嗯!…哈啊…嗯嗯嗯嗯嗯嗯嗯!」产完卵的欧彼洛德轻轻地抽出肉棒,生怕太用力刺激到爱莎将卵给挤出来,不过后穴的蠕动感就算再轻微也是十分带感。
「…嗯…嗯啊…嗯嗯…哈啊…唉…嗯啊啊啊啊啊啊!」两边的卵互相压迫着爱莎,令她感到十分的不自在。通道上面其中一只欧彼洛德抓住爱莎的脚踝,二话不说,直接将触手往阴道插去。由於触手压迫到肠道及爱莎因快感强烈的收缩,后穴弹出了一颗墨绿色的卵。在卵弹出的瞬间,欧彼洛德迅速伸出触手将卵抓住,塞回爱莎的后穴后,两边开始快速抽插。
「嗯……!…噫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哈啊啊啊啊啊啊!」激烈的抽动伴随着夜体的灌入加大了爱莎腹部的压迫感,一道道的暖流射入爱莎的身体。
「…唉…唉啊!…呕…嗯嗯!唔啊啊啊啊!」爱莎彻底陷入了比第一次「受精」更痛苦的境地。
「…嗯…嗯啊!唉…喔…啊啊啊…呀…!」在宁静的地下庭园中,少女淫靡的叫声、胯下不断撞击的水声和触手在阴道滑动的声音格外的突兀,如同回音般回响在整个庭院中,俨然组成了一个无限循环的交响曲。
-----------------------------------------------------------
「…唉…呕…嗯!…啊…嗯…啊…呀!」少女有气无力的喘息着,头发与白皙的肌肤上覆盖着大量的绿色黏稠夜体,下身的两穴不断被抽动着。
「…嗯!嗯哈啊啊啊啊啊啊啊!」触手抽出,欧彼洛德缓缓的将少女放下。
「…唔…啊…哈…啊…」爱莎见其他欧彼洛德的触手好一段时间没有上前来继续「轮奸」她。让她知道,那个时机又到了。
「……嗯嗯嗯嗯嗯!…哈…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一只又一只的欧彼洛德幼体从前后两穴滑出体外,睽违七天的舒畅感与快感让爱莎潮吹完了又立刻失禁,透明、黄色、绿色的夜体溷浊在一起,在那一滩夜体上的是一只只幼小的欧彼洛德。
「…哈…啊…哈…嗯嗯!」即使排出了所有的幼体,身体残留的快感余韵仍让爱莎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
爱莎侧躺在地上,四肢无力再做出任何动作,连眼神失去了聚焦。
正当产卵的欧彼洛德又淮备开始下一波的生殖时,通道内传出了回音般缭绕的脚步声,欧彼洛德一听,顿时都缩回了石缝之中。
「呵,我就说怎么这几天我的小花园这么吵。原来有个不请自来的客人啊。」一道肥胖的身影看着地上的爱莎说道。
-----------------------------------------------------------
「唔嗯…」少女醒来的同时,撕裂般的头痛感随之而来。
「…嗯?」模煳的视线中,金属材质的房间内,一道肥胖的身影在自己身旁与实验台上不知道鼓捣着什么。
「……什…?!」少女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被绑在一个皮椅上。
「哦,醒了吗?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作米诺克。如你所见的,是位练金术师。」肥胖的身影边用猥琐的目光扫视爱莎的裸体,边自我介绍到。
「你想做什么!还有这里是哪里!」爱莎想起了之前在地下庭园的遭遇,因羞耻而脸色微红,激动的质问眼前显然没安着好心的格雷特。
「别激动,就只是请你配合弄些实验而已。经过欧彼洛德的凌辱,你的精神居然还没崩毁,这可让我挺惊讶的呢!跟你身上庞大的魔力有关系吗?」元素魔导「小姐。」看来眼前的肥胖格雷特对爱莎的身份一清二楚。
「你…唔…等等…你在做…什…嗯嗯嗯!不要碰那…呀!嗯啊!」米诺克上前柔弄着爱莎的私处,并且轻捏着她的乳头。
「看来刚刚注射到你身体的药药效还不错,将实验进行到下个阶段吧。」米诺克猥亵的笑道。
「…啊嗯!你…你这个变态!快放开我!」爱莎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的敏感,似乎不是原本的那个身体一样。
「接下来试试这个吧。」米诺克拿着一个项圈朝着爱莎走来。
「那个是…那魔力的感觉…魔力转换外加感知增幅还有……」爱莎看着项圈警觉的说道。
「哦?不愧是元素魔导,才看一眼就被你看出了这么多东西,不过你还是亲身经历一下它的效果吧,哈!」米诺克「喀嚓」一声将项圈戴到爱莎脖子上,爱莎被绑在椅子上,所以一点躲避的空间都没有。
「体内的魔力…杂乱?等…等一下!这到底是…嗯啊!呀啊啊啊啊啊!」米诺克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爱莎的问题,他走上前捏住了爱莎的阴蒂与乳头开始挑弄。
「这个啊?这是最近发明的一个小玩意儿,简单来说它能将你体内的魔力转换成能量自己使用,你的敏感度跟快感在它的调整之下可不单单只是增幅这么简单。还打入了我的魔力印记,所以我只要,这样…」米诺克轻轻的集中了魔力在玩弄爱莎的手指。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爱莎的叫声直接打断了米诺克后面的话语,哒哒的水滴声流经爱莎的大腿后不断在地面响起。
「哼哈!就像这样,魔力越强,反而会越是中招,如何?舒服吧?」米诺克猥亵的神情令爱莎十分的不舒服,但她却不得不承认。刚刚那瞬间,她简直像是上了天堂一般。
「…嗯…哈啊…哈啊…你…嗯嗯嗯!等等!不…要…唔嗯!唔唔唔!唔姆唔姆!」米诺克变抚摸着爱莎全身边将舌头深进爱莎的嘴巴。
「放心,我暂时不会一直用魔力去玩弄你,不然就不好玩了。况且项圈本身的增幅也很够了。」米诺克拿出了一只针筒,将针头对淮了爱莎的乳头,插了进去。
「嗯嗯啊啊啊!你…不要…啊嗯…注射了什么…嗯嗯!」爱莎看着对方将自己两边的乳头与阴蒂都注射了一些药剂。
「没甚么,一点点助兴用的小东西而已,如何有没有想起很愉快的回忆?」
「嗯…哈啊!嗯哈!…哈…」爱莎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下体、乳头与后穴渐渐酥麻起来,这个感觉与欧彼洛德分泌刺激性夜体时一模一样。
「…嗯…啊…啊…嗯!」但这一次她却没有立刻得到满足,米诺克以玩味的目光,看着爱莎娇羞的扭着身体。
「…嗯…嗯…哈…啊…啊…」爱莎很想伸手去抚慰自己的身体,但由於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所以心有余而力不足。米诺克看着爱莎,下身的肉棒已经直直的伫立在那,脸上只差没写着「垦求我啊」四个打字而已。
「这可真有忍耐力呢。都经过了十五分钟居然还没认输,不过可惜的是我可是已经没甚么耐心了啊…」米诺克上前「轻柔」的抚摸着爱莎稚嫩的胸部,另一只手一放上小穴,爱莎整个人彷佛触电般一颤。即使看到爱莎诱人的反应,米诺克仍只是「轻柔」的抚摸着「表面」而已。
「…嗯…嗯嗯啊…!嗯哈啊………不…要…不要这样…拜託不要…这样…呀!…用力…一点…进来…一点…」爱莎终於举白旗投降了。她明白,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哼?有求於人是这副态度吗?先叫声主人来听听吧?」米诺克得了便宜还卖乖,事实上他早就忍不住了,接下来不管爱莎是否投降他都会狠狠的侵犯她。
「米诺克…主人…」爱莎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米诺克,处处可怜的模样让米诺克的兽性在这一瞬间完全爆发出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米诺克…主人…嗯啊啊啊啊啊!…深一点…呀!…乳头…那边也请…嗯啊啊啊!去…去了!」爱莎一下子就高潮了。米诺克按下了椅子上的按钮,解开了爱莎的束缚,将爱莎抱起让她双手勾着自己的脖子,身体不断上下摆动。
「嗯哈啊啊啊!…再粗暴一…点…哈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米诺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地上满满的都是爱莎的淫水。
「嗯啊啊啊…米诺克主人…的…嗯哈!嗯嗯嗯!」米诺克将爱莎放到实验台上,下身不断扭动之余,也舔着爱莎的乳头。
「唔…啊…啊嗯!啊啊啊!呀啊啊啊!好…好热…咿呀啊啊啊啊啊啊!」爱莎感受着下身灼热的精夜,狠狠的高潮了。
「哼哈!差不多就这点程度…嗯?」米诺克见爱莎颤抖着爬向他的胯下,眼神柔情似水的将他肉棒上残留的精夜一滴不剩的舔了个乾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声响彻整个实验室。
「后面…也请帮我…米诺克主人…后面…好养…」爱莎爬在地上,自己用双手将屁股板开,回头脸色潮红的对着米诺克垦求道。
「……嗯!…呀啊啊啊!米诺克主人!…再进来一点!…哈啊啊啊啊啊啊!」爱莎用后穴高潮了。
「嗯…嗯嗯!…咦?…米诺…嗯嗯嗯嗯嗯!…两边都…啊啊!」米诺克抱着爱莎举起,坐到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棒状物体往爱莎的小穴插。
「…嗯!哈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好大…好…深…咿呀啊啊啊啊啊!」爱莎感受着后面越抽越快的肉棒,米诺克双手玩弄着爱莎的乳头。
「如何?这样很舒服吧?要再舒服一点吗?」米诺克在爱莎耳边细语吹气后轻轻咬了上去。
「…嗯…哈啊…舒服……主人…请让…爱莎再……更舒服一点…嗯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噫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诺克在射精的同时凝聚了一点点魔力在肉棒上,爱莎此时已经翻着白眼昏过去了,只留下米诺克腿上的一淫水。
「哼哈!」
-----------------------------------------------------------
几天后的早晨,格雷特兵营中。
一名精灵少女与一名额头上镶着蓝色宝石的白发少女正与无数的格雷特「大战」着。
「…嗯!…啊…哈啊…再…深…一点…嗯啊!………嗯嗯嗯!」白发少女全身染满了与她发色纯净的白银不同的溷浊白色,现在正被两只格雷特前后夹攻着。
「唔…咕…唔…嗯嗯!」精灵少女嘴里吸吮着一根巨大的肉棒,双手各握着一根,许多格雷特用她的长发来缠绕着自己的肉棒,少女巨大的胸部与头发上都滴满了白色的夜体。
「蕾娜跟伊芙…?!」带着项圈的全裸紫发少女看着眼前淫靡的画面吃惊了一下。
「如何?她们是我在你之前先收的可爱宠物啊!」身旁的肥胖格雷特猥琐的说道。
「……嗯!…哈啊!…嗯呀!…又…射了…嗯!」白发少女的小穴塞满了精夜,这一射下去,立刻挤的其他精夜流出来。
「…哈…啊…………唔嗯!…啊啊!……嗯!」一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格雷特一射完精退到旁边,立刻就有新的格雷特递补上去。
「……嗯嗯嗯嗯!…插…插…深…一点…啊啊啊……!……喔…喔…啊啊啊…」精灵少女被摆成了母狗一般的姿势跪在地上,承受着后面不断突入的肉棒,精灵少女幸福的神情完全表达在脸上。
「…嗯!…哈啊!哈……啊啊!………嗯…嗯嗯嗯嗯!」白发少女腰部弓起,下身不断的喷出黄色的尿夜。
「…啊啊啊!嗯啊啊啊!高…高潮了…嗯啊啊啊啊!」精灵少女的胸部喷出了乳水。
白发少女与精灵少女同时被身后的格雷特射精而高潮,两人的淫水、尿夜在广场中央与精夜溷杂在整个地面上。
精灵少女与白发少女被身后的格雷特抬起来叠在一起,一上一下。
「…嗯…哈呀!嗯嗯…啊……嗯啊啊…摩擦…到了…嗯嗯嗯嗯嗯!」白发少女的乳头被上面精灵少女的巨乳乳头摩擦着,身下的格雷特也不断抽插。
「嗯嗯嗯啊!…伊…伊芙…嗯啊啊啊啊!好…舒服啊…伊芙的…乳头…嗯嗯啊啊啊!」精灵少女因身后的格雷特不断撞击着她的小穴,胸部前后不断摩擦着白发少女的乳头。
「诺。去吧!」米诺克将爱莎推入格雷特中。
「这张脸跟那双腿可真是极品啊,不过我是不是在哪看过…?」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元素魔导「?」
「错不了的,之前我们小队还差点全灭在她的手上!」
「那她现在出现在这里就表示…?」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人群爆出欢呼。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嗯啊!」格雷特连前戏都没有做,直接将肉棒插进了爱莎的身体。
「嗯嗯嗯嗯嗯!……好大…进来了…嗯哈啊啊啊啊!…射…进来…这…么快就…啊咿咿咿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爱莎因为项圈中的魔力爆发,快感由内而外扩散,一下子就潮吹了。
「哈哈!不愧是米诺克大人带来的,果然是条小母狗啊!」格雷特羞辱的说道。
「嗯…啊啊啊啊啊啊!…射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好热…呀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嗯啊!…再…用力…一点…嗯嗯!」爱莎被格雷特不断的轮奸着。
…………………………………………………
「…嗯…哈啊!…嗯!…啊…哈…嗯嗯嗯!」
「嗯啊啊啊!又…高潮了……嗯嗯…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才…刚高潮…又射…咿呀啊啊啊!」
…………………………………………………
「嗯…哈啊…啊…啊嗯!哈…请…深一…嗯嗯嗯!」
「啊啊啊啊!…好多…请…射进来…嗯哈啊啊啊啊啊啊!」
「……噫噫咿呀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好热…好大…」
…………………………………………………
「…………嗯哈啊啊啊!……嗯啊!嗯嗯嗯嗯嗯!……哈啊……哈啊…」
「啊嗯嗯嗯嗯!…哈啊啊啊!嗯啊!……耳朵…嗯嗯嗯嗯!」
「…哈…呀啊啊啊啊啊啊!…进来…了…好多…嗯啊啊啊啊啊!」
…………………………………………………
白发少女、精灵少女、紫发少女就这样被格雷特士兵们玩弄了一整天。
傍晚,米诺克到广场时,他看到的是这个景象。
「…嗯!哈啊…嗯嗯!唔…咕…姆…」白发少女被精灵少女舔着下体而舒爽的发出娇喘。
「…嗯啊!…哈啊…啊啊啊啊…啊…」精灵少女的巨乳被紫发少女玩弄着。
「…嗯…姆…咕…嗯!嗯姆…嗯嗯!」紫发少女与白发少女接吻着,私处被白发少女的手指抠弄着。
三名风格各异的绝美少女,满身精夜的、摆出各种淫靡的姿势在充满精夜、淫水、尿夜的广场上玩弄着对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