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拽酷霸屌1

第一节:无间地狱痛……无止境的痛……超越人类极限的痛苦不断的袭来。
身体内部,如万针穿刺后撒上辣椒水,再用盐巴厚厚抹上一层一般,体表灵敏度被药毒刻意调高,仅仅是微不足道的空气流动,都可以带给王启犹如万千鱼鳞小刀千刀万剐一般的痛苦,毒素侵扰之下,体内经脉一寸寸的崩断,血脉逆涌翻滚如潮,虽然体表依旧,但体内血肉都快被毒素完全融化成浆糊了,如果此时有人抱起王启,就可以发现王启全身骨头都好像软掉一般。
眼不能看,耳不能听,鼻不能吻,舌不能尝,体不能动……连绝望痛嚎都是奢望,仿佛身处无间地狱,伴随着的只有无止境燃烧着的地狱火焰。
明明身体已经被毒素侵扰的快不行了,体内却燃烧着一股异样的生机,硬是吊着命不死,神智已经完全迷糊了,却再蟾蜍毒的作用下连晕厥都没办法做到,只能永远感受着令人绝望的痛苦,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痛苦,绝望,哀嚎……顺着某条看不见的心灵管道,传达至某处。
学院一角的乳白色的奢华别墅中,一股毁灭性的杀气直冲云霄,阴云违反常理的渐渐形成,如漩涡般盘旋再天空中,骤然,一股无形的力量随着主人的心情变动而散发出来,墙壁飞速布满裂痕,然后开始摇晃起来,最后如里面安装了炸药一般,一股无形的气浪自屋内爆发,整栋别墅几乎轰成碎片。
一抹白色的身影如烟云一般从爆炸的别墅中窜出,以普通人类肉眼无法识别的速度踏空而去,学院另一端的龙傲天陡然抬头,心中一惊,这股陌生中透着熟悉的气势竟是如此霸道,天地为之异变,心中一动,龙傲天身影一动,消失再原地。
受不了了……让我死吧……
内心无声的哀嚎着,声声不断……令人绝望的痛苦折磨的王启近乎要崩溃了。
渐渐的……内心的求死之意愈发高涨,死气也愈发浓烈……终于再超过某种阀值后……王启身体停止了颤抖,连呼吸都停止了。
「哼,便宜你了。」
正在试探胁迫唐柔的厉红霞一看,眼神一缩,直接一个手刀砍晕了早已经慌了神不能自已的唐柔,然后对着王启的尸体丢下一句愤恨难平的话语。
「你们收拾一下,我先回去。」
「是的小姐。」
虽然厉红霞对自己的五毒非常的有信心,不知有多少黑道上的强猛汉子落到自己手上后活生生疼死,何况王启这么一个半百老头,但厉红霞还是仔细确认了一下,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昏迷的唐柔上车后驱车离开,回到总部后,她还要慢慢炮制唐柔,逼问真相,争取完成自己的心愿呢。
至于王启的尸体,她相信那些跟随自己多年的燕子们能理解自己的心思处理妥当的了。
就在厉红霞驱车离开后,三个身着黑西装的美丽女子留了下来,先是直接抬起王启的尸体,像是破布一般丢到一边,然后熟练的处理现场,毁灭痕迹,今天这里是被包场,连服务员都不许上班,监控画面更是没有开,等三位西装丽人将血迹,汗水擦干,喷上空气清新剂,弄倒的装饰回复原位的时候,这里已经看不住任何凶杀的痕迹了。
一个黑西装丽人拿着一个麻袋,将王启的尸体装入袋子里,准备拿回去做一下防腐处理和化妆,保证弄得栩栩如生就跟睡着一般,因为保不定小姐还需要用到,就算用不到的话,碎尸毁迹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就在三个男装丽人扛起麻袋,推开房门时,迎面看见的是一对泛着琉璃色,似映照红尘大千世界万千悲喜的眸子。
「你们……能告诉我这里发生过什么吗?」
车内,厉红霞志满得意的轻哼歌谣,弄得前面开车的西装丽人也不由得高兴起来,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自己的小姐是如此的高兴了。
就在此时,躺在厉红霞怀中的唐柔嘤咛娇哼了一声,幽幽醒转过来,对此厉红霞倒是不意外,自己一记手刀又不重,唐柔又是习武之人,那么快醒来也是意料之中。
「主人……主人……」
幽幽醒来的唐柔,明眸都还没完全睁开,嘴里就反复呢喃着,凄凉的仿佛是失去了父母的雏鸟一般。
「红霞姐姐……主人……主人呢?」
完全睁开双眸,看见的是微露艳笑的厉红霞,唐柔忙哀声询问着。
「你的主人很好,他的毒我已经解了,但现在呢……你的主人被我请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修养去了,柔儿你想要见她,可没那么容易哦。」
厉红霞信口开河着,早再王启污言相对的时候,厉红霞就下了杀心,绝不容许他活着,而此时的谎言,也只不过为了安唐柔的心罢了,等她吐出自己想知道的话后,知道真相的她后果是什么又有什么所谓呢。
再她眼中,龙傲天身边每一个女人,都是她潜在的敌人,尤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宁妃雅,更是份外碍眼。
她想独霸龙傲天,不单单是爱着他,更是因为伴随着龙傲天的,是那足以堪称全球巨无霸的势力和权力。
她喜欢权力,喜欢这种生杀予夺,大权在握,高高在上的滋味,厉红霞内心深处从不否认,反而以此为人生目标……一步步成为龙傲天身边最重要的女人,逐步接管那足以震惊世界的巨大权力,这就是厉红霞的人生规划。
如果一个男人能征服世界,厉红霞就立志要做能征服这个男人的女人。
现在的龙傲天,逐渐将重心放在追求无上武道上,势力的经营管理渐渐开始放权给身边的女人,原本厉红霞就为此策划了许久,尤其是现在宁妃雅露出如此破绽,更让厉红霞觉得天意助己,大事成已。
正当厉红霞思忖着措辞要哄骗唐柔吐出真相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厉红霞一看来电显示,艳美红唇绽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喂……妃雅大姐,你找我有事吗?」
「你惹恼我了……」
「妃雅大姐你再说什么呢,红霞不清楚呢。」
「我会来找你的……」
电话陡然挂断,厉红霞唇边笑意陡然凝结,眼眸闪过一丝恼怒,宁妃雅的不识相让她非常,非常的不爽,但下一刻,艳美笑意再度绽放,只是眼神冰冷了许多:「开车回总部,然后从底层帮众里挑几个男人,越丑越好……大姐降临,我这做小妹的需要好好招待一下呢。」
「是的小姐。」
就在王启身死的那个包厢中,一个倩影莹莹伫立着,清冷而疏离,王启的尸体被倩影抱住,一双散发着琉璃色光晕的美眸看不出任何悲喜。
「柔儿,现在你能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吗?」
唐柔此时使劲朝后缩,想要远离厉红霞,紧捂着秀唇,使劲摇头,似受惊了的白兔一般令人心惜,看了之后连铁人都会生出怜惜之心。
但厉红霞不是铁人,她是极毒的蛇蝎,艳媚笑着,柔荑轻轻拉住唐柔的白嫩臂膀,似阻止唐柔远离自己,画着五毒图像的猩红指甲轻轻再唐柔白嫩肌肤上刮着:「柔儿,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或许我要先给你一些惩罚才能让你听话呢。」
指甲一划,唐柔白嫩臂膀上立刻出现了一丝细微血痕,唐柔想躲,可是就在她昏迷了的时候厉红霞就暗下重手封了她的武功,此时的唐柔也不过一个弱女子,哪里躲得开。
青灰色的毒斑立刻再肌肤上蔓延,唐柔娇躯立刻瘫软了下去,浑身颤抖着,剧烈的疼痛袭击让从没吃过这种苦头的唐柔泪涕横流。
「好一个娇滴滴的清纯小美人,连哭都那么让人心动呢。」
厉红霞笑的花枝乱颤,眸如弯月,唐柔的痛苦娇呼让她感到无比的快乐,待到片刻后厉红霞才稍微满足,收敛笑容,厉声喝问道:「你还不把一切都说出来,难道要逼我把五毒都用在你身上吗?说出来就没事了哦。」
唐柔虽然疼得提泪横流,但却依旧摇头苦撑,不肯说出真相,厉红霞微眯眼帘,似思索了一番,又复换上一副媚笑嫣然的摸样,轻声说道:「柔儿,你再不说的话,你的那位主人……可能又会不小心中毒的了哦,这次的话……我很可能来不及施救的哦。」
「别……千万别伤害主人……千万别……我说……我都说……」
厉红霞的话给了唐柔一个致命一击,原本刚才还一副打死都不说的她立刻强忍着痛楚,哀声苦求着。
说实在的,厉红霞内心有些犯疑,唐柔对那个半百丑陋老头居然如此重视,居然为了他生死也不顾,实在有些匪夷可思,不过此时的厉红霞却懒得去追寻,因为真相大白后一切自将水落石出。
「说,你什么时候和那个老头好上的。」
「七天前……」
时间那么短?几天的时间就爱的那么深?厉红霞的疑惑愈发壮大,看着唐柔疼得连话都说不利索的摸样,厉红霞急切之下也不想继续折磨唐柔来取乐了,另一只柔荑再唐柔毒伤处一划,便帮她解了毒。
「怎么好上的?」
「那天……那天……我对主人犯下了无可挽回的大罪,所以……所以……我主动献身给主人以求赎罪。」
听见这番不知所谓的话,厉红霞极其惊愕,但看着唐柔那副信誓旦旦的摸样,联想起刚才唐柔看见王启差点死去时的怪异摸样,顿时有了一些猜测。
「那宁妃雅呢,她和那个老头是什么关系?」
「是师徒关系,非常要好的师徒关系。」
「咦?」
不得不说,这句话还是出乎厉红霞的预料之外,遂一边思索一边追问道:「那她们这对师徒相处,有没什么特别亲密之处呢,又或者有什么怪异之处呢?」
「怪异?没有啊,亲密……妃雅大姐和主人相处的过程很正常啊。」
其实问到此刻,厉红霞已经察觉到唐柔的神智有些怪异,开口主人闭口主人,只怕遭了什么暗手才会导致这幅摸样,但无论怎么追问,唐柔都是说自己犯下大错,所以主动献身充当性奴以求赎罪,其实厉红霞根本不关心唐柔是否正常,她只关心能否找到宁妃雅红杏出墙的证据而已,但听见一切正常之后又有些丧气,但还是不死心继续追问。
「那他们平日相处都做些甚么呢?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都没做什么特别之处啊,就是很普通的亲嘴,摸奶,抠逼,肏穴而已啊。」
唐柔以这么一副清纯摸样陡然吐出如此淫秽的词语,让厉红霞吓了一跳,但下一刻,不可自抑的开怀笑容荡漾再红唇之间,她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既然知道唐柔的神智曾遭过暗手,那就代表普通的问话很难从唐柔那扭曲的神智中得知自己想要的回答,必须具体到每一个细节才行,厉红霞趁热打铁继续追问,凡是唐柔稍有犹豫,就将早已死去的王启拿出来大肆威胁一番让其就范,渐渐地……无数淫秽的事迹暴露在厉红霞的眼中。
「呵呵……真是有趣,没想到我们那令人尊敬的妃雅大姐,背地里还有这样的爱好呢。」
厉红霞虽然呵呵娇笑,但笑意颇冷,眸现鄙视,虽然之前一直想斗倒宁妃雅,但内心深处也未尝没有钦羡那如仙芳华,谁知那飘逸如仙,清冷疏离的绝世丽影的背后,居然会是如此肮脏污秽还有变态的呢。
车继续行驶,厉红霞慢慢盘算着,此时她觉得自己手头的把柄已经足够扳倒宁妃雅了,但后续的处理就尚在踌躇中,毕竟红杏出墙这种事情,就这样傻乎乎的报给龙傲天知道,虽然宁妃雅绝没好果子吃,但对自己这种同为龙傲天女人的人来说,也很有可能造成不良的后果和影响。
下车后,黑暗世界内影响力颇高的夜盟总部就映入了眼帘,一栋只有十层高的灰色建筑,看起来颇为低调,但只有熟悉内情的人才知道,那低调中蕴含着的,是怎么样的奢华。
建筑通体都是由最尖端的科技材料所造,可抵御重火力的猛攻,世界上最尖端的安全保卫科技,都一一应用再这里,毫不客气的说,一个国家内最核心的机密之地,安全质量也不一定有这里高。
顶层十楼中,厉红霞优雅的端坐于宽大的沙发椅上,透过犹如一面墙壁般的镜子凝视着外面的风景,静静的沉思着,而唐柔不安无助的坐在远远的沙发上,武功被封的她此刻也不过是个慌神的弱女子而已,根本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宁妃雅,你为什么还不来呢?」
厉红霞时而沉思,盘算至得意处又露出妩媚的微笑,对于宁妃雅的到来已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正当厉红霞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催促宁妃雅过来的时候,就透过窗子远远的看到了宁妃雅的身影。
白衣如雪,黑发披腰,抱着一具尸体缓步前行,红颜抱死尸,诡异绝伦中透着幽寂的肃杀,夜盟总部虽然地处偏僻,但毕竟是学院内部,也偶有行人,自然认得出宁妃雅这位谪仙子,但每一个亲眼看见抱尸缓行的宁妃雅的时候,都缓缓的痴呆了起来,如灵魂被某种力量勾走了一般。
一眼看去,厉红霞的心头一寒,似感受到厉红霞的目光,宁妃雅微微抬头扫了一眼。
连上高低落差,两人的距离起码有数百米之远,但莫名的,厉红霞就是清清晰晰看见了宁妃雅,看到了那冰寒肃杀的玉容,看到了那散发着琉璃色光晕的秋水美眸,看见了那嗡动的嘴唇。
我来找你了……
与其说是亲眼看见这一切,不如说是某种力量硬生生将这些画面印如厉红霞脑海中,心头寒意持续发酵,厉红霞立刻按下附近的警铃:「阻止宁妃雅进来,说我暂时没空,让她等等。」
「是的小姐。」
干练的女声说完后,厉红霞才回过神来,对自己陡然升起的寒意感到有些恼怒,旁边的唐柔看到宁妃雅来了,激动雀跃不已,想要站起来却被两位西装丽人给强制按下。
柔荑按在办公桌上,五根红的妖异的指甲滴答滴答敲击着桌面,反应着主人内心的烦躁……不知道为什么,任由厉红霞如何努力去克服不去想,那对仿佛散发着琉璃色光晕的双眸依旧清晰的烙印再自己内心中,让她坐立难安,反复盘算良久之后,厉红霞按下警铃:「让她进来吧。」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门陡然被推开,宁妃雅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厉红霞心头一惊,能在总部里人员,都是对她无比死忠之辈,绝不可能有人会做出私放这种行为,哪里出了问题!
带着疑惑厉红霞朝门看去,瞳孔剧烈收缩一下,安排再门外站岗的八个西装丽人,此刻依旧目不转定神情肃穆,似根本没看见宁妃雅的推门而入一般,这些站岗的人,都是出自于她最信任的燕子营中的人,而燕子营是家族花费了百多年才弄出来的部队,最是忠诚不过绝不会有任何背叛,那这样眼前的事又做何解释呢?
「妃雅大姐您来了啊……稀客稀客……」
厉红霞挂上惯例的妩媚微笑,神态恭谨,从神色来看完全看不出她内心的邪恶企图,但宁妃雅根本不曾回应她,低头看着王启临死前因为剧烈疼痛而变得扭曲狰狞的脸,阴冷肃杀的气势渐渐笼罩了全场,厉红霞的微笑开始挂不住了,因为无论之前设想的多完美,可真当宁妃雅含怒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很难压抑自己内心的恐惧。
「哼,大姐……好大的威风哦,难道是想来找小妹问罪的吗,真巧,小妹也有一些事情想问大姐您呢。」
察觉到内心的怯懦,一项强势惯的她怎会容许,尤其是自己还占着理,具有极大胜算的时候。
「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宁妃雅依旧没有抬头,似要将全副心神都放在怀中的尸体上。
厉红霞内心中的不安愈发刺骨,虽然此刻宁妃雅低着头,让人无法看清她绝世的容颜,但再厉红霞内心里,那对散发着琉璃色光晕的双眸是如此的清晰,如挥之不去如梦魇。
「哼哼……宁妃雅,你和你怀中的那个人是什么关系,老实交代……别想否认,唐柔已经全部交代了,而且我已经录音了,如果你拒不承认的话,我就将这些证据交给傲天,让他来评评理了。」
为了掩盖内心的寒意,厉红霞厉声喝问,并且将龙傲天的名字提出来用以威胁,但让她不安的是……即使如此,宁妃雅也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不对……这不对……这不是自己设想中的反应,为什么这个红杏出墙,为什么这个做出了背叛傲天,背地里淫秽不堪的女人还能如此冷静呢,厉红霞微咬秀唇,感觉到事态开始向自己不能把握的方向发展去了,但此时的她,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启儿是我的徒弟……是我最深爱的徒弟,为了激励他,我的初吻,我的初夜……还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我都给了他,我还发誓要永远成为他的性爱小母狗,红霞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宁妃雅淡淡诉说着,语气平淡如理所当然一般,一只柔荑再王启扭曲的脸上抚摸着,言罢后,竟缓缓的低头一吻,似要用自己满腔柔情来抚慰王启所遭受的痛苦,厉红霞陡然不寒而栗,宁妃雅此刻的言行,让她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妖异感……她是不是疯了,厉红霞不由发出这样的揣测,同时也有点后悔,那个老头是不是杀的有点早了。
「宁妃雅,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服从我……听命于我,不然的话我就要把这一切都告诉傲天了。」
「哦……你希望我听命服从于你吗?」
似听到万分好笑的笑话,宁妃雅终于抬起了头,一双散发着琉璃色光晕的双眸,内蕴着犹如夜空黑洞一般的虚无,苍茫,嘴角虽然含笑,美丽动人之极,却不含任何温度和意义,淡淡一句话,却莫名其妙的让人联想到千万人的大合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