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拽酷霸屌3

【你先静一下心,我去准备一下】,宁妃雅松开了手,龙傲天顿时觉得极其失落,也许是耳不能听,眼不能视,心神被黑暗笼罩的缘故,心神意志竟变得格外的脆弱。
不知道再原地伫立了多久之后,宁妃雅的手才再度握了上来,然后温香软躯缓缓倚靠过来,龙傲天不知为何,但却颇为享受此刻温馨,期间宁妃雅通过手心写字的方式和他谈起心来,龙傲天受气氛所感,回答之极自然是各种温馨甜言蜜语不断,良久之后,宁妃雅才写到正题:【我这法子,取自远古大巫祭天祈愿之术,一旦开始,光怪陆离的幻境将纷呈而来,更有域外天魔降临阻你成道,所以傲天你一定要把持住本心,不要迷失,不然后果堪危。】「妃雅,你放心吧……库藏里的那些道家辟魔道藏,佛门降魔法典我也是有看过的。」
宁妃雅博览群书,知道些远古秘术龙傲天一点也不奇怪,神态依旧冷峻而富有自信,但也打起了精神,他的武功举世罕见,只差一步便是天人交感的陆地真仙之境,偶尔闭关冥想之际,也曾冥冥照见一些无法理解的光怪陆离之境,虽然事后并无大碍,但却让龙傲天知道天地之大,奥妙无穷,绝不可小视之理。
【嗯……那好,此次行功,参与的还有柔儿和红霞,你要跟她们打个招呼吗?】「咦,柔儿还有红霞你们也再啊……真是的,妃雅你也不早点告诉我,唔……妃雅,你说的那么玄乎,不会对柔儿红霞她们造成什么影响吧。」
【不会的,对她们而言,不会有任何危险的。】「那就好……柔儿,红霞……你们在哪呢,我现在被妃雅点了穴,变得又聋又瞎,好可怜啊。」
也许是内心的黑暗干扰龙傲天的心神,一向以冷傲示人的他也忍不住开启了恶搞的玩笑,双手双手伸来伸去,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摸样。
好半响之后,才有一只柔荑缓缓握住了他的手,修长而滑嫩的纤手,还有长长的指甲,龙傲天立马就知道这是厉红霞的手,但握住手后,只觉得那只柔荑手心满是汗水,热腻万分,不自觉问道:「红霞,你很累吗?手都是汗。」
问完后,龙傲天发现厉红霞的手陡然一僵,还微带轻颤,好半响之后才慢慢的再手心划道:【早前妃雅大姐着我们去准备很多东西,又不能假手于人,一直忙到现在才好,所以有点累也有点热。】对厉红霞的说辞,龙傲天内心有些嘀咕,却没多想,只当是宁妃雅早就决意如此,只是怕他反对所以瞒到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告诉他的。
「辛苦你了,那柔儿呢?」
让龙傲天纳闷的是,厉红霞的回答总是慢一拍。
【柔儿正在跳巫祭舞……按照妃雅大姐的说法,不能停,所以她没办法过来呢。】「真可惜,现在我没办法看到柔儿的舞姿,太可惜了。」
龙傲天惋惜一句,此时的宁妃雅过来握住龙傲天的另一只手,轻轻划写道:【你可以过去握握柔儿的手啊,这不碍事的,柔儿跳的也很辛苦了。】……被宁妃雅拉着手走了几步,松开了手,然后另外一只满是手汗的柔荑握住了龙傲天的手。
「柔儿,你辛苦了。」
温软柔荑满是湿腻汗水,加上之前所言,龙傲天自以为是唐柔跳舞跳的太累所致,忙温声安慰道,唐柔柔荑上上下下,抖动不已,这点龙傲天倒是不奇怪,毕竟正在跳舞嘛,但龙傲天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唐柔的手总是朝下拉扯,难道唐柔是趴在地上跳舞的吗?
唐柔并没有和龙傲天手心划字,只是紧紧握住他的手,但总是不自觉的朝下扯,为了握紧唐柔的手,龙傲天不禁半弯下腰,脑海不禁浮现出唐柔或半趴或半跪在地,做疯癫之舞的姿态,不禁露出莞尔一笑,打定主意,以后要好好哄骗一下唐柔再度跳给自己看,看看她的神情是否如现在自己猜想的那般羞涩古怪。
对于唐柔舞姿怪异的事,龙傲天倒没多少惊讶,虽然他知道的不多,但也从书上看过一些,巫术一事,多以奇诡着称,巫舞身为巫术最重要的一环,更是千奇百怪如跳大神般怪诞不堪,所以才会再文明开化之后被斥为外道,同时周遭怪异味道也心有所解,只怕是三牲祭品这些东西散发的味道的吧。
唐柔的手抖动愈发激烈和古怪,上上下下的,让龙傲天觉得唐柔此刻仿佛身处惊涛骇浪中一般摇晃不已,片刻之后,才由极动转为极静,手心汗水淋漓,原本虚虚握着的柔荑陡然紧握,仿佛要倾诉什么,龙傲天不明所以,只能露出安慰的笑容,一手紧握唐柔的手,一手轻拍唐柔的手背表示安慰,按照龙傲天的经验,再不明白女人想什么的时候,表达自身温柔是绝对没错的。
【做得好傲天,你的鼓励让柔儿很是安慰呢……她说,以后总要找个机会再跳一次给你看。】「呵呵,柔儿辛苦你了,我很期待哦,下次你跳得没这次好,我可要笑话你的哦。」
右手握着唐柔的手,左手握住厉红霞的手,宁妃雅再龙傲天脖子后指尖轻轻滑动,继续写道:【傲天,现在要正式开始祭天祭礼了,首先第一步,你要大声说出自己是谁,我们又是谁,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是怎么产生的,这可是很重要的哦,要慢慢的说,因为我们再你说完之后也要自禀上苍,所以必须等我告诉你行了再继续说,巫祭天礼,必须按照流程来,分毫乱不得,而且绝不容许任何欺瞒不实,不然获罪于天就完了。】龙傲天虽然有些不解,巫术祭礼有那么复杂吗?但还是如实按照宁妃雅所的要求大声说出一切,同时龙傲天也是真心爱着三女的,所以说的时候情真意切,满腹柔情,说完后,龙傲天发现唐柔还有厉红霞的柔荑都抖得挺厉害的,只以为她们是感动所致。
半响之后,宁妃雅继续写道:【傲天,你说的真好,我太感动了,话不多说,要正式开始了,紧握住柔儿和红霞妹妹的手,不要松开哦,接下来该红霞妹妹跳巫舞了,还有,喝了这个。】一个杯子递到龙傲天嘴边,龙傲天不疑有他,大口喝下,只觉得入口液体苦涩难言,如苦药一般,入喉之后,一股热气顺着喉咙直达丹田,被封锁的真气顿时蠢蠢欲动起来,怕过不了多久就会破除药物封锁,但这点龙傲天已经管不着了,只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脚下大地无端变成棉花一般,明明伫立在地却觉得一脚重一脚轻的,意识飘飞,只觉得快美难言。
【固守本心……千万不要迷失】,宁妃雅指尖轻划立刻让龙傲天回过神来,连忙静心守一,和不断升腾而起的快美对抗,反复默念道家清心咒和佛门六字真言。
迷离恍惚之际,龙傲天感到厉红霞的柔荑握得极紧,半边身子依偎再自己身上,摇晃得极其厉害,同时唐柔似乎也是半边身子倚靠再自己身上,也是蠕动不已,不知再做些什么,但龙傲天已经无暇去探究,只顾着对抗体内快美迷离之感。
恍惚迷离之际,唐柔厉红霞两女都似乎不再动弹,反倒是宁妃雅不知何时跑到自己身前,双手搭在自己肩上,前后摇晃不已,十指修长手指紧按入肉,似难受万分……龙傲天已经无暇去探究,迷离之际,只感到宁妃雅玉指反复写着自己的名字。
【傲天傲天傲天……傲天……】快美之感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真气被后来药物所刺激,竟陡然突破了封锁,瞬息之间回到经脉之间,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后来药物的作用,变得犹如老牛拖车一般缓慢,但饶是如此,眼前微光渐露,耳边也传来细微声音,再真气回复之后,宁妃雅的点穴封锁已经渐渐起不到效果了。
随着真气的回复,身体的异状却愈发明显,如喝了百斤美酒一般,只觉得眼前世界幻影重重,看不得真切。
纵迷离颠倒,宁妃雅那倾倒众生的绝世玉容却渐渐清晰起来,但此刻宁妃雅的神情,却是让龙傲天无法理解。
美眸迷离,香舌外露,一副欲仙欲死的摸样,带着龙傲天从没见过的妖媚和艳丽,摇了摇头……思维如被冻结一般,完全无法运转,只知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宁妃雅,口中本能的呢喃着清心咒语。
恍惚之际视线下移,肉光致致,龙傲天不是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却从没见过如此震撼,堪称夺天地之珍灵造化的完美玉体,屈膝半跪,前后摇晃不已,两团摇晃不已的白嫩彻底夺取了龙傲天的视线。
完美酮体前后摇晃,带着龙傲天也一同摇晃起来,让他更觉得天旋地转不知今昔是何年。
偶尔扫视之际,左右似乎也有两具各具特色的赤裸酮体,同样的神情妖媚淫邪。
没穿衣服!再做什么!
无法做出反应,龙傲天只知呆呆的看着,天旋地转之际,龙傲天隐隐看见,宁妃雅的背后有一道异常模糊的影子,就是这道影子撞得宁妃雅前后摇晃不已,也弄得他难受之极。
「这是……什么……回事……」
没有任何回答,只有一只仿佛试管般的东西递到龙傲天嘴边,苦涩液体缓缓滑落,然后龙傲天什么都不知道了。
眩晕,迷离,恍惚,快美……龙傲天眼前黑暗竟是如此幸福,诱自己永世沉沦,清心咒六字真言也念得断断续续,最后一丝清明也不过风中烛火,微弱不堪,此时……龙傲天却陡然看到一双琉璃色的眸子……如两轮明月一般照彻眼前黑暗,似映照着大千世界万千悲喜,似赞叹人世浮沉诸多离合。
无情,爱恋,痴迷,憎恨,嘲笑……一双眸子,龙傲天却看出了无数或善意或而已的矛盾情感。
「你是谁……」
嘴唇嗡动,万分想要吐出这句话,却发现自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你又是谁……」
六道男女各异的声音同时响起,会奏出难以言喻,极具威严邪异的一句反问。
「我……我是龙傲天……」
「不……你不是。」
「那……我是谁……」
「你一定要想起自己是谁……」
龙傲天呢喃问着,得到一句莫名的回答,正当龙傲天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抹白色的如仙倩影陡然出现再他身前,然后缓缓离去,龙傲天心中一动,努力的跟上去。
无论怎么紧追慢赶,都无法追上那抹倩影,不知道追了多久,眼前大亮,龙傲天发现自己来到一个诡异之地。
熔岩大地之上,满是无尽冤魂戾魄在此苦苦挣扎沉沦,被熔岩熏烤,互相虐杀……一片炼狱之景,哀嚎厉叫伴随着怨气直上云霄,一轮黑日悬挂天际,吸收着漫天怨气。
按照宁妃雅所说,只当自己堕入幻境的龙傲天努力念咒静心,只当一切都是虚假之物,但当他不经意扫过那轮黑色太阳之时,极大的冲击彻底击垮了他的心防。
黑日之内,一座华美宫殿坐落着,古朴苍茫似远古之物,一个男子端坐在一个古朴王座之上,发丝金黄,每一根都犹如骄阳一般耀眼,身材雄伟,每一丝曲线都犹如天地雕琢,带着无尽的力与美,无数古朴的战纹遍布全身,让男子如天神般威严。
但此刻,这个天神般的男人正左端再王座之上,行着淫秽之事,一体态妖娆的妩媚丽人,如母狗一样趴伏着,被男子反复在后侵犯着,一名面貌清纯娇憨,体态娇小却胸前雄伟的女子贴在那男子身子背后,淫秽的厮磨着。
看相貌,那两女子不正是厉红霞和唐柔又是谁。
幻觉……这都是幻觉……唵嘛呢叭弥吽……
反复念着真言,但远远飘来的声音却不断冲击着龙傲天的心神。
「傲天……救我……救我,放开我啊……呜呜……不要强奸我,我不要怀孕啊。」
「红霞姐姐,你就认命吧,你天生就是主人的母狗,成为性奴,任由主人肏玩不是很好吗?」
这都是幻觉……这都是幻觉……
却在此时……那抹白色如仙倩影再度出现再龙傲天面前,但让龙傲天绝望万分的是,那抹白色倩影竟然朝着那抹黑日走去,任由他如何呼喊都不停,恍惚之间,白色倩影似乎留下一句淡然话语。
【你一定要想起自己是谁。】「我是龙傲天……妃雅你快回来啊……我是龙傲天啊。」
看着那抹如仙倩影埋入黑日之内,然后宽衣解带,万分亲昵的靠如那男人的怀中时,龙傲天的理智顿时崩坏了……不在持咒静心,发疯了一般朝黑日冲去,但让他绝望的是,无论他怎么追赶,那轮黑日依旧高挂天际,远不可及。
当龙傲天看着那如仙子般完美的璧人,一脸妖艳的将男人粗长的肉棒纳入体内,吐出动情呻吟的时候,勃然怒火陡然从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内升起,似遗留积累了千万年,就等此刻爆发一般,无数光怪陆离的画面在脑海中电闪而过,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似要将千万年前的不甘和愤怒再度发泄出来一般:「太一……你该死。」
而回应龙傲天的,是一个更加愤怒,犹如绝世凶兽般的咆哮声:「姬轩辕……你才该死……」
……
「待会傲天来的时候,红霞你可要好好配合哦,如果搞砸了,你就准备一辈子活在幻境中吧。」
厉红霞惊呆了,左右环视,眼前这间屋子妖邪如鬼蜮,唐柔正骑在那个王启的尸体上起起伏伏,这种情况下居然要龙傲天过来,这是要做什么,拖着大家一起去死吗?
但宁妃雅丢下这么一句话,便飘然而去,留下厉红霞一个人再这里。
「燕宁,燕双……你们还好吗?」
自从厉红霞踏入这里后,不时发作,让她犹如身处无间地狱一般幻觉就停了下来,虽然心神疲累不堪,但已经勉强恢复了一些清明,唐柔妖异的姿态让她由衷的心寒,所以不敢打搅,悄声问起浑身赤裸,跪坐在旁,十指滴血却带着一脸诡异心甘情愿的两女俏丽女子。
无声无息,两女如木偶一般跪坐着,对厉红霞的问话充耳不闻,心寒之下厉红霞朝唐柔看去,一看之下,心中寒意更盛。
她走的时候,已经确认过了,王启浑身被毒素侵蚀,早已经经脉寸断,内脏糜烂,骨肉酥烂了,死的绝对不能再死了,但现在王启的胯下阳具却高高勃起,这又是什么情况。
鼓起胆子,厉红霞走到王启的尸身边上再试探一番,依旧是那副骨肉酥烂,心跳断绝,呼吸全无,甚至尸臭渐生的摸样,绝对是死到不能再死了。
「啊啊……红霞姐姐,主人的大肉棒肏的我好爽啊,你要不要也来给主人肏一下逼,好好对他道歉赎罪一下啊。」
唐柔忘情的扭动着腰肢,看见厉红霞走过来也没停止,反带着一脸清纯娇憨反问着,神情正常得犹如是问厉红霞吃了饭没。
「不……不了……」
被宁妃雅一番恐怖手段整治过后,厉红霞此时胆气全消,沉甸甸的恐怖感死活消散不去,看见唐柔此番与尸做爱的诡异场景,更是身心生寒。
虽然无人看管,但厉红霞却完全不敢离去,即使以她的心狠和毒辣,也对刚才六个小时内遭受到的幻境折磨感到无法回首,无数次被虐杀的回忆,是如此的鲜明,直到此刻都让她内心充满死后回生般的后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才渐渐传来一阵脚步声,厉红霞心头一紧回首看去,宁妃雅拉着龙傲天的手缓缓走了进来。
厉红霞本能的往角落缩去,而唐柔也一样,本能得呆滞住了,看着龙傲天一动不动,厉红霞不敢想象当龙傲天看见这一幕时会是如何个反应,但让她诧异的是,走进来的龙傲天只是皱着眉头,似对这里的味道万分反感,眼神直视前方有些呆滞,却一脸如常,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然后宁妃雅松开了龙傲天的手,说道。
「你们放心,傲天被我点了聋穴和盲穴,他现在什么也看不到。」
厉红霞听见这一番话才回过神来,恍惚之间竟发现自己背一片湿淋淋的,转头看去,唐柔也是一副虚脱的摸样,仿佛有些犹豫和害怕一般吗,缓缓站了起来。
但宁妃雅却走了过来,轻按住唐柔的香肩将她按了下去,说道:「别怕……傲天又看不到,你怕什么……当着傲天的面,好好的对启儿赎罪,把平常不敢做的事,平常不敢说的话通通说出来,这样才能更好的减轻你的罪孽啊,不是吗?」
「真……真的吗?」
「真的……要相信大姐我哦,好好的……赎罪吧。」
说道最后三个字时,厉红霞清晰的看见宁妃雅眼眸中的琉璃色光晕大盛,然后唐柔明显的开始呆滞恍惚起来,最后嘴里喃喃重复着赎罪赎罪的话语,片刻之后才清醒过来,神色带上娇艳之极的动情红晕。
「嗯……大姐说得对,柔儿要趁着傲天哥哥在的这次机会好好的赎罪,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减轻柔奴对主人犯下的罪孽。」
宁妃雅满意浅笑,伸手到唐柔胯下狠狠掏摸了一把以示奖励,让唐柔愈发激动动情起来,然后宁妃雅走进旁边的房间中,拿了一部摄像机出来,走到厉红霞面前递给了她,雅然笑道:「红霞,要把一切都好好的拍摄下来哦,启儿他一直有些害怕傲天,我对此很是担忧呢,强者至道,怎么能容下一丝丝阴影呢,所以我打算把这精彩的一幕拍下来给启儿看,我想当启儿看见我们三个当着傲天的面献身给他玩的时候,他一定能减轻内心不必要的恐惧的。」
厉红霞接过摄像机,柔荑有些颤抖,当宁妃雅话语中还连带着自己的时候,她很想开口求饶,但当宁妃雅那对散发着琉璃色光晕的双眸扫过自己的时候,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那双美眸如此妖异,似蕴含着此世一切之恶般的无尽恐怖,又似带着世间一切之善般带着无尽怜爱,大千世界红尘万千尽在其中,带着非人的威严和无量的威迫感,视线一扫,就仿佛轻易破开自己心防,粉碎了那刚升起的反抗心。
看见摄像机的电源打开,宁妃雅才满意浅笑着走到龙傲天身边,和他并排站着,然后拉着龙傲天的手,娇躯缓缓依偎了过去,注视着摄像机,用清冷却暗蕴妖异火热的声线说道:「启儿,虽然你无法亲眼目睹很可惜,但为师身边的这个人你应该很熟悉吧。」
虽然没有特别作态,但再厉红霞眼中,眼前的宁妃雅仿佛陡然变了另外一个人一般,虽然气质依旧清冷疏离如天宫天仙,但话语和眼神,都带上一股刻骨的妖艳。
「没错……他就是为师的未婚夫,挚爱的恋人……龙傲天,也许启儿你很疑惑,为师带他来所谓何事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