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拽酷霸屌4

话语一落,宁妃雅的声音陡然变得满含歉意:「昨天夜里,由于为师对你过于严厉苛责赶你回家的缘故,让你遭受了后来很多的委屈和痛苦,为师很心疼,如果可以,为师愿意为了启儿你受过……但大错已经铸成,为师也只能另想他法来补偿启儿你了。」
宁妃雅更深的朝龙傲天的怀里靠了过去,神情愈发妖娆和暧昧,说道:「为师想了很久,才想到再唤醒你的仪式上,安排一个节目给启儿你看来作为道歉,这个节目就是……绿帽龟公龙傲天凌辱秀,我想启儿你一定会喜欢的,话不多说了,现在开始吧……」
疯了,宁妃雅一定子是疯了……不……她就是个疯子,变态。厉红霞无法想象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内心世界,才会驱使着宁妃雅这样貌若天仙,权势无双,宛如天宫圣女不染凡尘的绝世佳人做出这样扭曲污秽淫邪的事情来。
「先给启儿你介绍一下今晚参与凌辱绿帽龟公龙傲天的女人吧,首先是我……我宁妃雅虽然身为龙傲天未婚妻,明面上冰清玉洁,背地里却将骚穴嘴巴初夜献身给你,并是一个发誓做你永远性爱母狗的女人,今天是我主动将傲天骗来,哄骗他被我点穴变成聋子瞎子,让他成为今晚被凌辱的主角。」
宁妃雅微挺酥胸,神情妖娆,虽然神态亲昵得依偎着龙傲天,却一副正常的摸样诉说着能让龙傲天听了气死的淫秽话语,然后玉指一指,指向唐柔的方向,仿佛有着不可测魔力一般,厉红霞不由自主的将摄像机转向唐柔的方向:「第二个就是她,唐柔……被我洗脑后送给启儿你享用的肉玩具,嘴巴骚穴屁眼都被启儿你肏过了,想必你也不陌生了,现在这条犯贱的母狗已经迫不及待得骑在启儿你熟睡的身体上,用你粗长的大肉棒来刺穿她那满是罪孽的子宫了。」
唐柔此刻依旧骑在王启尸体上,将莫名勃起的肉棒纳入体内,微微扭动着娇躯,神情已经露出一抹病态的妖艳微笑,动情万分,似对即将到来的凌辱秀万分期待一般。
「第三个……那就是对启儿你造成莫大伤害,导致你沉睡的罪魁祸首,傲天的女人,夜盟的首领……我们大名鼎鼎的毒蝎玫瑰厉红霞妹妹了,今天过后,她将永远是启儿你的胯下之臣,任由玩弄。」
这个时候,厉红霞才发现自己的身体随着宁妃雅的话语又再度不受控制,将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自己,光滑镜面上,厉红霞看见自己仿佛见鬼了一般,苍白失血的面容。
「好了,人物介绍完毕,凌辱秀要正式开始了……现在呢,我要趁着现在这样的良机,将我最真实的一面完完整整的告诉我挚爱的未婚夫,希望他能接纳这样的我吧。」
以无比情深的话语,诉说着满怀恶意话语,厉红霞看得愈发惊怕,宁妃雅是个变态疯子的想法一直反复徘回不息,但这样的想法于事无补,反而增添了她的恐惧。
微微离开龙傲天的怀里,依旧握着龙傲天的手,宁妃雅妖娆艳笑着,另一只手缓缓再自己衣裙上游走,素白长裙直接滑落再地,然后内裤胸罩一起跌落。
夺天地之造化,集万物之珍秀的完美酮体此刻暴露出来,即使以厉红霞惊惧不已的内心,也情不自禁被宁妃雅完美的酮体流露出来的美态所惑。
脱光衣服,赤裸酮体后,宁妃雅微偏过头,似注视着摄像机,又似深情注视着龙傲天,痴痴笑道:「傲天……我的身子,你是第一次看到吧……啊,我忘了,你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呢,真是抱歉呢,自从父亲将我托付给你之后,我们做了那么久的亲梅竹马,长大后约定终生后又做了那么久未婚夫妻,我的身子你一次都没看过,真是非常……非常的抱歉啊……但很可惜的是,你心爱的妃雅,已经将身子给另外一个男人看光了。」
反复道歉着,痴痴艳笑着,芊芊玉指缓缓滑过自己饱满傲挺的玉女峰上,轻轻弹了一下被寒风吹拂而有些俏丽的粉红乳尖:「傲天,我知道你其实很想看看我这里是什么样的吧,别想骗我,要知道女人的感觉是最敏锐的了,你约会的时候从我衣领内偷看的事,可瞒不过我的哦,不过很可惜的是,这对奶子,已经被另外一个男人看过,摸过,捏过,舔过了,甚至我还用这对奶子,夹着那个男人的肉棒玩过乳交……那个男人叫做王启,是我挚爱的徒弟,虽然他又老又丑,但我还是无可救药的深爱着他……啊,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启儿热乎乎的精液射在我奶子上那美妙的感觉,等启儿醒了,我一定要和他狠狠打很多次奶炮,直到奶子上涂满精液为止……到时候,我真希望把我这对涂满精液的奶子给你看看呢。」
说着如此淫秽的话,宁妃雅的神态却办法的迟疑,脸颊露出一丝红晕,一副极其愉悦回味的摸样,不知道宁妃雅用手写了什么给龙傲天,龙傲天一副温馨深情的摸样,凝视着宁妃雅说道:「妃雅,你对我真好。」
痴痴艳笑愈发愉悦,宁妃雅手指继续下滑,滑过那萋萋芳草之地,两指轻轻抵在自己紧闭的肉唇上,用极其深情的眼神注视着龙傲天,继续说出残酷至极的淫邪话语:「这里……才是傲天你最值得可惜的地方呢,曾经的这里,是那么的纯洁……一张薄薄的处女膜为你留存了二十年,如果傲天你稍微大胆一点,说不定早就戳穿了这原本为你准备的处女膜,再我的子宫内留下你的精液了,但可惜的是,现在的我已经把为你留存的处女膜交给启儿戳穿了,傲天你知道吗,当我的处女膜被启儿粗暴的刺穿,我就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留恋你的肉棒了,因为启儿粗长雄伟的肉棒实在胜过你太多了,你再这方面一辈子都无法和启儿比了,然后当启儿用粗大无比的肉棒反复抽插我未经人事的处女阴道时,我生平第二次哭出来呢,第一次哭的时候还是我知道父亲死去的时候呢,傲天你会不会笑话我呢。」
「不……我怎么会笑话你呢,我只希望你每一次落泪的时候都会有我陪在你身边。」
「傲天你的甜言蜜语真动听,你知道吗,被启儿开苞的时候,我还是穿着校服的,现在那套校服,连同当时穿着的内衣裤都沾满了我的处女落红,一直被我好好的保管着,偶尔我还会拿出来穿上,和启儿一起回味那晚我被开苞破处的滋味呢,不如下次穿给你看吧,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呢。」
「喜欢……我很喜欢……妃雅你无论穿什么衣服我都喜欢,下次一定要穿给我看哦。」
不知道宁妃雅再龙傲天手心写了什么,每当宁妃雅说出极其淫秽,极尽侮辱扭曲的话语,龙傲天总会满带温馨甜蜜的接上一句,浑然不觉每接一句都是给自己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甚至一如宁妃雅的侮辱话语一般变成龟公一只,看在厉红霞眼里,岂是一句残酷所能言明的。
「傲天你对我真好,虽然知道傲天你现在看不到,但我还是希望我能把我现在这幅摸样给你看看,因为以后啊,我这般少女体态傲天你可能再也见不着了……现在我啊,已经彻底被启儿的肉棒所征服了,日日夜夜都想着他,甚至和你约会的时候都不例外,现在我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和启儿腻再一起,抛弃一切尊严让他肏玩我,每次都是不戴套的子宫内射,虽然因为我功力深厚的关系,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怀孕,但那也是迟早的事,到了那个时候,肚子里怀了启儿孩子的我,奶子会变大,变得下垂……腰会变粗,说不定会变得很丑呢,到时候傲天你不会嘲笑我吧。」
「不会,怎么会呢,无论妃雅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心中最爱,一生不变的那个宁妃雅。」
「谢谢傲天,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既然这样的话,等启儿醒了,我就天天和他做爱,争取早日受孕,虽然到时候会给你带上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但傲天你不会介意的吧。」
「不介意,妃雅你想做什么就安心的去做吧,我会做你永远的后盾。」
一问一答,让整个房间内都充满了扭曲之极的淫靡意味,宁妃雅说出一句句淫邪的话语,然后诱骗龙傲天说出应景之话,说到后来,宁妃雅甚至忍不住将手伸到胯下,狠狠掏弄起自己的阴穴起来,时而指尖轻插,时而拨弄充血的阴蒂,另一只手却依旧和龙傲天紧握着,淫水低落一地,神态却依旧满带深情妖媚,眼神渐渐露出无比的快意。
厉红霞的身体一直维持着冰寒颤抖,她可以清晰的看见宁妃雅凝视龙傲天时那无法掩饰的柔情蜜意,是那么的真实和无暇,但越是如此厉红霞就越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驱使着她做出这样刻意凌辱龙傲天来讨好那个老头的事来,难道是对那个王启的爱恋吗,但看到宁妃雅自己也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摸样,也就只剩宁妃雅是个变态疯子这个解释了,但越是明白宁妃雅的本质,就越是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感到恐惧。
「好了……启儿,我想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接下来的柔儿和红霞,是怎么去凌辱龙傲天这个绿帽龟公的了吧,接下来,有请我们的红霞妹妹登场吧。」
厉红霞娇躯陡然一僵,不知道宁妃雅再龙傲天手上写了些什么,只见到龙傲天陡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摸样,伸出双手乱挥,喊道:「柔儿,红霞……你们在哪呢,我现在被妃雅点了穴,变得又聋又瞎,好可怜啊。」
不敢上前,但看到宁妃雅一个为不经意的眼神后,厉红霞脚步不受控制的走了上去,伸出柔荑握住了龙傲天的手。
「红霞,你很累吗?手心都是汗。」
听到龙傲天这样问,厉红霞其实很想把一切都告诉龙傲天,告诉他宁妃雅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疯了,但她不敢……六个小时无间断的幻境虐杀,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依旧残留再她内心中,她不敢确定,当自己真的将一切暴露给龙傲天的时候,其实是不是又堕入了一个幻境之中而不自觉。
之前她已经试过太多办法了,包括手心刻字,都无法改变她再幻境到来时候完全沉沦其中的境地。
「傲天再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呢。」
宁妃雅从厉红霞手中接过摄像机,对准了两人,带着妖娆浅笑不经意的问道,却让厉红霞娇躯陡然一颤,不知道为何,脑海深处仿佛有着另外一把声音告诉了她,此时的宁妃雅希望她怎么做。
手指再龙傲天手心上写着敷衍欺骗的理由,勉强露出算是妩媚的笑容,注视着龙傲天强作镇定的说道:「傲天,我这不是累,而是激动到不行了才出的汗,虽然是被妃雅大姐胁迫,但一想起可以有机会当着你的面和其他男人做爱,给你送上一顶漂亮的绿帽子,让你变成龟公,我就觉得激动到不行。」
「辛苦你了,那柔儿呢。」
看着龙傲天那副全然不知请的关切表情,厉红霞内心便是一痛,虽然她不计名分的在一起,更多的为了是龙傲天身上的权力,但也不是没有真爱的存在,看见他此番再不知情的情况下惨遭宁妃雅恶意凌辱,连自己都要被迫落井下石一番,便觉得愈发悲伤。
但就算怎么悲伤,此刻的厉红霞还是不敢违背宁妃雅的意志,手上写着理由,但口头却故作娇嗔说着另外一番话:「傲天你真偏心,不理我就顾着柔儿……哼,活该你带绿帽子,你的好柔儿现在已经被妃雅大姐所洗脑,变成了专属于别的男人的性奴了,她现在正骑在别人身上,用自己的骚穴和别的男人的肉棒在跳淫舞呢,你想看吗?」
宁妃雅摄像机一转,此刻唐柔一副病态痴迷的摸样,娇憨甜美笑容依旧,却深深的趴在王启的胸膛上,两团丰腴美乳几乎挤成肉饼似得,翘臀上下耸动,吞吐着王启的肉棒,发出淫靡的拍打声,同时满是饥渴期待的朝这边看来。
「真可惜,现在我没办法看到柔儿的舞姿,太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你的柔儿,包括妃雅大姐和我,以后都会天天让这个男人用大肉棒在我们的小骚穴里面跳舞,以后你想看,随时都可以看啊。」
每说一句凌辱龙傲天也是凌辱自己的话语,厉红霞就心好像被刀子重重割了一记一般,悲伤,痛苦,羞耻,浓浓的负面情绪彻底淹没了厉红霞,让原本性子强悍的她此刻只剩下无助的柔弱。
「嘻嘻……我们的红霞妹妹看来已经迫不及待要发浪了呢,但别急,还有我们可爱的柔儿还没出场呢。」
宁妃雅此时却突然走过来,嬉笑一阵后再龙傲天手上比划了一番,然后拉着龙傲天朝唐柔那走去。
重新接过摄像机,厉红霞对于自己暂时逃过一劫却没有多少庆幸,因为看到了宁妃雅媚笑之际流露出来的恶意眼神,她那是并不想让自己一次性受到最大痛苦,通过一步一步的玩弄,直到最后体验犹如凌迟一般的绝望痛苦的眼神……因为自己也多次对敌人露出过这样的眼神,所以厉红霞清楚的把握到了宁妃雅此时的内心。
「柔儿,你辛苦了。」
握着唐柔的手,龙傲天一副情深欣慰的摸样,却不知道他心爱的恋人,此刻再他眼前到底是一副什么摸样。
「嘻嘻,傲天说柔儿你辛苦了……你觉得辛苦吗?」
「柔奴不觉得辛苦,只觉得好幸福……主人的大肉棒好硬,刺得柔奴的骚穴好舒服……而且傲天哥哥还这样看着我……好舒服啊。」
握着龙傲天的手,唐柔此刻的神情迷离而娇艳,玉唇微张,急速喘息,另一只手撑再王启胸膛上,更加奔放的上下耸动着,两团巨乳大力的上下抖动,幅度之大曲线之诱惑,让同有傲人上围的厉红霞也看到有些心热。
「嘻嘻,别顾着干啊……傲天就再你面前,你不打算好好的表白忏悔一下吗?」
「是的……恩恩……妃雅大姐,我正准备向傲天哥哥表白……啊啊……傲天哥哥,我很对不起你,非常非常的对不起……柔儿原本还想着,结婚那天……嗯啊,再把清白身子给你的,但现在……柔儿的身子,已经是属于主人的了……因为柔奴犯下了无可饶恕的大罪,只有主人才能救赎柔奴的罪孽……虽然我还是很爱你,但也只能对不起傲天哥哥你了。」
「嗯哼……柔儿,请详细一点吧,对着摄像机大声的把你是如何给傲天带绿帽子的过程给说出来吧。」
宁妃雅妖娆浅笑,眼眸的琉璃色光晕闪烁不定,她以前一直对于唐柔的洗脑感到不太满意,打算趁现在再加深一下,让她朝王启性玩具的道路上迈得更远。
「嗯啊……那天和妃雅大姐去商场购物的时候,主人和妃雅大姐肏完逼之后,趁机非礼了我,我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敢还手,让主人受了伤,经过妃雅大姐的洗脑教育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犯下了无可饶恕的大罪,再沉重的负罪感之下,我必须让我显出我的一切供主人玩弄鞭挞,来偿还我犯下的罪孽。」
唐柔虽然依旧扭动腰肢,起伏翘臀,但再宁妃雅的双眸注视之下,神情却愈发恍惚,嘴角的笑容依旧甜美,却带上了更浓烈,近乎崩坏一般的病态苍白,吐出的话语与其说是为了快感而说出的凌辱话语,不如说是自我确定的命令,而此时的厉红霞终于知道唐柔是怎么落入宁妃雅魔掌的了,更让她心惊的是,唐柔的神情仿佛就快要被玩坏了一般。
但过不了一会,随着宁妃雅视线的偏离,唐柔的神情也似乎恢复了正常,用甜美娇憨的嗓音继续柔柔的对着摄像机说道:「傲天哥哥,我想请求你……请你千万不要对柔奴好,柔奴是个肮脏下贱,罪不可恕的坏女人……你对我越好,我背负的罪孽就越多……每次都要很辛苦请求主人肏玩我,鞭挞我来偿还我犯下的罪孽,傲天哥哥你知道吗,你每一次对我说情话,都会增加我的罪孽,让我只能去找主人用最恶毒的话来骂我,你每一次拖我的手,我都要事后去找主人请求他让我下贱的手抚摸他神圣的大肉棒,直到满手都是精液为止,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偿还一下柔奴的满身罪孽……」
厉红霞的手极其冰冷,颤抖的快要握不稳摄像机了,唐柔和龙傲天手拖着手,宛如情深恋人般对视,却一边说着极度扭曲病态的话语,神情却是极度的兴奋和高兴,清纯娇憨的容颜依旧,但毫无疑问,唐柔也疯了……彻底的无可救药了,看到唐柔此番摸样,联想一下之后,厉红霞顿时对自己的未来彻底绝望了。
「……不仅仅是这样,柔奴虽然还爱着傲天哥哥你,但我实在是太肮脏,太下贱了……每一想起你,想起你的好,我都会感觉到自己的罪孽又加深了一步,只有更彻底的向主人奉献一切才能稍微减轻我的罪孽。」
「嘻嘻,说得好啊,傲天真可惜你听不到柔儿这番精彩的表白,不过请你放心,柔儿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了,虽然她再你心目中还是那个清纯小美女,但实际上她已经是启儿最疼爱的性奴了,她那对漂亮的大奶子,每一次都让启儿爱不惜手呢,傲天,我顺便还要告诉你,我已经让柔儿停止服用避孕药了,因为启儿曾经提起过,说如果怀孕后再堕胎的话,柔儿的奶子说不定会更加惊人的哦,当然,我作为她的大姐,也不一定会做的那么残酷的,如果柔儿怀的是女的话,我会让她生下来的,毕竟她的基因是那么优秀,想必女儿也不差……嘻嘻。」
似乎再宁妃雅淫邪的话语中受到了什么莫大的刺激,唐柔陡然娇躯震颤,玉臂一伸,抱住了王启,然后将他拉起靠在自己丰腴的美乳上,全身扭动摩擦的同时,也更加卖力的耸动屁股,仰天呻吟说道:「嗯啊……啊啊……傲天哥哥,妃雅大姐和主人答应过我,如果我怀孕了,就会把我锁在主人家里的地下室里,哪里也不让我去,天天性虐我,强奸我,凌辱我……让我的小嘴,奶子,骚穴,屁眼变成专属于主人的肉便器,饿了就吃主人的精液,渴了就喝主人的尿水,让我的肚子小宝宝一天天长大的同时,也记住谁才是她的主人……啊啊啊……柔奴好期待啊,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傲天哥哥你了,每天就能专心的赎罪了。」
唐柔痴痴呢喃着,似被无形的电流击打过一般,白嫩娇躯剧烈颤抖,清纯娇憨的面容上浮出一丝妖冶的红晕,一缕缕泪珠不住从眼角滑落,分不清是极度的开心还是无法言语的悲伤。
剧烈的刺激让唐柔一下子攀登到了绝顶的高潮,白皙的肌肤上飞速泛起一阵潮红,呼吸也变得有气无力,双腿一软之下就这样深深的坐在王启怀中,只剩下娇躯微微的颤抖。
这个时候,龙傲天陡然伸手再唐柔手背上轻拍数下,温柔的表达了自己的抚慰,宁妃雅的笑容愈发艳丽,甚至轻笑出声来:「柔儿你看,傲天对你的凌辱很受用呢,那么温柔的对你,还不赶紧谢谢他。」
「谢谢傲天哥哥,下次柔奴再和主人做给你看吧。」
唐柔甜腻的道着谢,却亲昵的抱着王启,小嘴再王启的脸上亲来亲去,甚至主动撬开王启的嘴巴,吸允着他的舌头。
「呵呵,柔儿辛苦你了,我很期待哦,下次你跳得没这次好,我可要笑话你的哦。」
龙傲天自然不知道他心目中那个清纯娇憨的小美女,此时刚刚用其他男人的肉棒去到了高潮,和他握着手,却一边亲吻着别人,一边享受高潮的余韵。
「呵呵,启儿,柔儿的元阴已经到手了,你也睡得够久的了,该起床动弹一下喽。」
宁妃雅蹲到王启身边,不顾唐柔还在亲吻,樱唇凑上也是献上一计香甜的吻,柔荑再王启身上急点了几下,似乎开启了某个机关一般,阴风陡然凄厉起来,墙壁,天花地板上用血划成的符箓竟开始游走起来。
王启的双眼陡然睁开一条线,竟是一片猩红之色,嘴唇微动,发出的竟是如同兽吼一般的低哑咆哮声,先是手指颤抖,最后整条手臂动了起来,第一个动作,却是直接袭向宁妃雅的酥胸,宁妃雅丝毫不避,反而挺起酥胸迎接王启的这一抓,发出一声极其动听诱人的呻吟,而后好像愈发动情一般猛烈的亲吻着,甚至将柔荑伸到王启的胯下摸来摸去。
厉红霞整个人都呆滞了,如此玄幻的一幕让她对自己的双眼产生了不信任,王启明明是死的不能再死的了,现在这种又是什么情况,联想起宁妃雅用血画出的这些符箓,尸变,僵尸二词竟是如此的清晰。
就这么亲吻抚弄一半天,宁妃雅才恋恋不舍的起身,稍微拢了一下秀发,浅浅媚笑着。
再宁妃雅起身后,尸变的王启转而对怀中的唐柔上下其手,因为再祂懵懂的意识中,眼前这个女子有祂需要的东西,但由于死前备受毒药侵蚀,以至于筋骨酥烂,王启几番挣扎也起不来身,最多就是完成伸手挺腰等动作,身躯转动几乎完全靠肌肉收缩运行,看起来和蛇一般。
唐柔看见王启复生,丝毫不惧怕其中的诡异,反而极其开心,兴奋的深拥住王启,翘臀微扭,看样子竟是要再来一次。
「好了柔儿,每一个人的阴元对启儿的作用只有一次,你的已经没效了,接下来换红霞吧……红霞来,放下摄像机吧,接下来……就该到你了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