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拽酷霸屌2

看见宁妃雅那双近乎非人一般感觉的双眸,厉红霞陡然觉得视线出现了异样的扭曲,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下,再回过神来时,却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眼前宁妃雅的双眸,是那么的黑白分明,而那副娇艳仙颜,虽然故作冷静,但里面却挂满了惊慌和恐惧。
「如果你敢告诉傲天,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看着宁妃雅那副色厉内荏,厉红霞不由得呵呵娇笑起来,这样柔弱的威胁,能让她妥协吗,相反,宁妃雅这幅摸样,反激起了她内心中的毒性。
「吃了这颗神仙醉,你再跟我谈吧,宁妃雅我知道你武功厉害,但那又如何,我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通通保存起来,半个小时后没有我的命令,这些证据就会去到傲天那里,你就算杀了我又能怎么样,呵呵……」
厉红霞丢出一颗药丸,便好以整暇的看着宁妃雅那副挣扎的摸样,但恍惚间,厉红霞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出来,眼前正是她胁迫宁妃雅最好的时机,所以也就没多想了。
「好……希望你好自为之,如果你反悔,我拼死也不让你好过的。」
吐出最后的威胁,宁妃雅迫于无奈,只能吃了那颗药丸,不一会,一身强横真气全数被封锁销蚀一空,成为了一个弱女子。
「进来吧。」
厉红霞一声招呼,五个长得一个比一个丑的男子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
「这五位小伙子是我们夜盟里的底层外围人员,妃雅大姐,要找到符合您性趣的男人,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呢,现在……请你好好享用吧。」
「你们五个,上啊,这位女士口味独特,特别喜欢你们这些长的奇丑无比的男人,而且特别喜欢玩一些变态花样,越变态越好,你们五个伺候得她爽了,我每人赏一百万,如果伺候得不够尽兴,你们就自裁吧。」
厉红霞示意了一下,五个原本就对宁妃雅那副仙子摸样看呆了眼,眼下听见自己只在传闻中听见过的顶头老大这样说,一个个都是血脉喷张,身先士卒。
王启的尸体被丢到一边去,享誉清茗学院的谪仙子无助的哭喊着,身上衣裙被撕得片片破碎,完美的白嫩酮体被十只大手固定住,反复的凌辱着,不一会,谪仙子身上的三个肉洞,都被几乎疯狂的男人所占据了。
听着这凄厉的哭喊求饶声,眼看那令人生厌的完美高贵被破坏殆尽,厉红霞只觉得开怀万分,呵呵娇笑着,端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端着红酒杯欣赏着眼前这一幕轮奸大戏,看到兴起处,甚至将手伸到自己胯下缓缓揉弄。
从中午一直到晚上,宁妃雅从痛苦求饶,到悲哀麻木,完美圣洁的酮体上满是施暴后的痕迹和污秽,厉红霞在旁完完整整的欣赏完了这一幕,酒一杯接一杯的喝,待到五个男人再也没力气动弹的时候,娇憨酡红已经密布再脸上,漆黑的沙发椅上也涂上了一层滑腻的水液,看着宁妃雅一副心若哀死的摸样,此时的厉红霞方觉得把以往受到过的闷气尽数发泄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种信条可不是厉红霞的风范,相反,极尽残酷的心和手段才是她博得【毒蝎玫瑰】,震慑世界黑道的最主要原因。
拍拍手,一个西装丽人拿着一个针筒走了出来,厉红霞将杯中酒一口喝尽,带着微醺醉意呢喃着:「妃雅大姐,这可是实验室里刚开发出来的高纯度新式毒品,一次成瘾致幻性强却不伤身,比钻石贵多了……我决定了,以后这毒品就叫天仙堕,这才衬你这样的天仙化人嘛……给她注射上。」
被药物封锁住了真气,又被轮奸了一下午,连说话都没力气了哪里有力气反抗,一针下去,宁妃雅立刻眼神迷离,带着痴痴傻笑,呢喃着不知所云的话语。
再旁边的唐柔也无法脱身,也被打了一针天仙堕,顿时魂飞天外,爽的不知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密布着精液味道的房间中,厉红霞得意的笑声传得很远……
手握两女红杏出墙的证据,厉红霞还不放心,等到宁妃雅清醒后,胁迫她让她给龙傲天打电话,说带着唐柔和厉红霞去游玩散心去,然后厉红霞将宁妃雅和唐柔两女软禁再总部里,日日找人轮奸她们以作取乐,然后反复给她们注射天仙堕,强迫她们染上再也戒不掉的毒瘾。
等到为了求取一针天仙堕,宁妃雅两女什么都愿意做的时候,厉红霞才放她们两女回去。
有这两内应存在,龙傲天的后宫诸女还有哪个可以跟厉红霞一斗,肖玲玲祝青萱等历世未深,手上没什么实力的不用说,被压的死死的,胧月素子这番人物,也被厉红霞配合着宁妃雅,几番手段下来失去龙傲天的宠爱,连日本的忍宗都被厉红霞接管……渐渐地,所有龙傲天下放给诸女的权力,都一一被厉红霞所接管。
但她还不满足……等到接管了所有的权力之后,她开始想要独霸龙傲天,有宁妃雅唐柔两人作为内应,其他诸女不是因为遭受仇人寻仇,死于非命,就是各种意外之下散的散,离的离……最后命令唐柔宁妃雅两女想方设法和龙傲天反目成仇……至此,龙傲天身边的女人独剩她一个了。
伤心之下的龙傲天放弃了一切权力,全部交给厉红霞找个地方隐世去了。
而厉红霞得意非凡,掌天下大权,享尽世间荣华富贵,闲暇时,就去龙傲天处恩爱一番,放下一切享受一下两人世界。
时光渐过……看着武道修为近乎陆地真仙,依旧青春不老的龙傲天,年华渐渐老去的厉红霞又再度生出新的欲望,她渴望着长生,但她多年来为了享乐,早已经无暇去刻苦修炼,要怎么办呢?
从龙傲天的武库中,找到了一本能吸食他人寿元真气的绝世魔功,接下来……被关押再妓院中受尽折磨的唐柔和宁妃雅两女被提了出来,惨被厉红霞吸食一空,结束了悲惨的一生,接下来穷搜天下寻找练武之人,掀起一片腥风血雨,配合着那几乎主宰天下的绝对权力,厉红霞的修为节节攀升,已经达到龙傲天这样陆地真仙的地步。
越往高走,厉红霞的欲望就越是强烈,因为她冥冥中感应到,再陆地真仙之上,尚有一层世人未曾勘破的境界,只要突破这层境界,将会拥有一切,此时,一直苦修的龙傲天告诉厉红霞说他已经找到突破的方法了,只要他们两个陆地真仙互以密法行功,就可以突破。
厉红霞欣然答应,却在行功之后偷袭了龙傲天,看着龙傲天死不瞑目,不可置信的眼神,厉红霞淡淡的说了一句:「站在最上面,独掌一切的,只有我一个就好了,傲天……谢谢你那么多年来的柔情,可惜我已经玩腻了这样的爱情游戏了。」
……
「这就是你所期望的世界吗?」
清冷的一句话,将厉红霞拉回到现实中,上一刻,厉红霞还沉浸再长生不死,无所不能的快感中,下一秒,再睁开眼看见的是宁妃雅淡然,虚无,散发着琉璃色光晕拥有非人质感的眼眸。
「这是……怎么……回事……我……我的……力量呢!」
厉红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片刻才回过神来,方才经历的竟全都是幻觉,但厉红霞的第一个反应,却是凄厉疾呼,似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再幻觉的最后,那对万物生杀予夺的快感依旧徘回再心中,巅峰跌落泥尘的反差让厉红霞陡失仪态,发狂的大喊着。
「站在最高位的诱惑,有那么令人着迷吗……古今一如是,看不破,勘不透,人类真是丑陋啊。」
宁妃雅此时吐出嘴唇的话语,一字一句都带着无法形容的妖异魔力,每一个词语,都仿佛由无数人齐声和凑般宏大,但细听,却仿佛只有五六个人齐声同说,有男有女,极其妖异,但此时的厉红霞却没有细心的去留意到这异象,从抽屉里拿出枪,状若疯狂的指着宁妃雅:「是你……是你搞鬼吗……你这个下贱的婊子,让你去最烂的窑子里卖都是便宜你了,早知道一枪就杀了你。」
「你可以试试看……」
想要扣动扳机,但厉红霞却惊恐的发现,握着手枪的手完全不受控制,任由她如何反抗,手好像获得自己的生命一般将枪指着自己的额头,而且有扣动扳机的驱使。
「婊子……宁妃雅……妃雅大姐……我错了……小妹错了……原谅我吧……不要……不要啊……」
手指逐渐加重力道,虽然思绪依旧被混乱的记忆所困扰,但厉红霞却本能的求饶起来。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扣动扳机的手指停了下来,厉红霞死里逃生,浑身冷汗淋漓,死亡的威胁终于让她清醒过来,回想起刚才遭受的幻觉,和现在这幅身不由己的状态,联想起唐柔那副神智诡异的摸样,寒意遍布全身。
「是的……没错,是我把柔儿洗脑了,然后把她当成玩具送给启儿玩的。」
「你……」
「怀疑我听到你的心声,又不敢确定是吗……还想继续威胁我吗……用你保存再手下和网上的那些证据试试看,会有惊喜的哦。」
此时的宁妃雅笑容愈发清冷高贵起来,但那冰冷的味道也愈发浓厚,厉红霞此刻如堕冰水,因为她的手指已经自己动了起来,打开旁边的笔记本,然后才看见……保存再里面,随时准备发给龙傲天手机的邮件已经消失不见了,手下更加不用说,平时会用生命来扞卫自己的燕子营门人,此刻主动走出来交出那份刻录了唐柔语音的碟盘,然后继续忠心耿耿的去门外站岗去了,全然对厉红霞一副准备举枪自杀的摸样视而不见。
「妃雅大姐……你说笑了,小妹哪里是打算威胁你……我……我只是想帮妃雅大姐你消除证据而已,完全没有恶意的,如果大姐你不高兴,小妹认罚……任罚……」
面对如此妖孽的宁妃雅,厉红霞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千亿富贵,无双权势,还有那颇令自己满意的身手,此刻竟起不到任何作用,生杀一念,竟全由别人做主,至此,厉红霞只能认栽,甚至半点报复的想法都不敢升起,关键时刻,她可是留得青山在的忠实信奉者。
「是吗……那么六个小时后,来启儿的家中的……柔儿,走。」
宁妃雅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这么突兀的走掉了,厉红霞惊愕无比,看着两女缓缓离去,直至消失不见。
良久之后,厉红霞才发现自己能动了,而站在门外站岗的燕子们这才疑惑无比朝里面探头探脑的望来,良久之后,才有一名看起来是头领的西装丽人走过来,问道:「小姐,你拿枪出来有什么事吗,还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惹恼了你,需要燕子们出动吗?」
寒气顺着厉红霞的背猛然上窜,明眸闪烁不定,但阴现狠戾。……
「妃雅大姐……主人……主人没事吗?」
「他没事,只是正在沉睡而已,只要稍后唤醒他就可以了。」
明明王启的尸身已经失去了一切的生名征兆,但宁妃雅却奇怪的说王启正在沉睡,唐柔不疑有他,妃雅大姐的话一定是对的,一定不会有错的。
「妃雅大姐……就这样放过那个厉红霞真的好吗,她好可恶啊,不仅害的主人这样,还对我下毒呢,好疼啊。」
「惩罚……才刚刚开始呢。」
眼眸散发着琉璃色的光晕,看起来极具威严,却有着非人的感觉,话语吐出口,带着重重回音,如五六人异口同声一起说话一般,神异莫名,但唐柔却丝毫不察,再她眼中,宁妃雅就是宁妃雅,那个值得信任,必须服从的大姐,从来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
「走吧,去准备唤醒启儿吧。」
「嗯……主人醒了,柔奴一定好好的向他赎罪,都是柔儿的错,才会让主人受到这样的伤害的。」
与此同时,厉红霞才知道宁妃雅刻意留下的六个小时,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她知晓,地狱是什么。
当宁妃雅和唐柔离去后,厉红霞拿起电话咬着牙,准备给龙傲天打电话,不顾一切要曝光这一切,但电话号码刚按了几个键,一发子弹洞穿了她的手臂,血花四溅的同时,厉红霞不可置信的看着开枪之人,正是她最忠心耿耿的燕子营门人,那群西装丽人中的头领。
「抱歉小姐,我们是宁小姐布置再你身边的卧底,她刚走前留下命令,如果小姐您还敢反抗,就用最残酷的手段杀了你,抱歉。」
又是几枪下来,洞穿了厉红霞的手腕脚踝,完全破坏掉她的反抗能力之后,开枪的西装丽人拍了拍手,五个猥琐不堪的男子走了进来。
「把她给轮奸致死……弄死后每人奖励一百万,没弄死你们全部都要死。」
「不……」
想要挣扎,手筋脚筋却尽数被子弹射断,只能如蚕一般扭动着,五个男子争先恐后的跑过来,将她拉扯到地板上,撕烂她的衣裙,然后唯恐不够粗鲁般大力揉捏着厉红霞的酮体。
哭喊挣扎中,三个肉洞尽数被男人腥臭的肉棒给占据了,疯狂的轮奸盛宴正在开展。
数个小时后,被轮奸到脱阴而死的厉红霞咽下最后一口气,眼眸中只剩下一片虚无。
但一睁开眼,厉红霞却发现自己依旧端坐在沙发椅上,手拿着电话正准备拨打,而那个原本应该开枪阻止自己的燕子首领,正忠心耿耿的站在门外值岗中。
「呃……啊……」
干呕,尖叫,厉红霞状若疯狂的发泄着,桌面上的一切被她疯狂的扫下地面,电话也直接被丢到地上,化作碎片。
发泄一阵后,厉红霞双手环胸缓缓蹲下,呜咽的哭了起来,虽然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刚才被疯狂轮奸的触感还仿佛残留再她皮肤上一般。
「小姐你怎么了?」
「走开……你们都走开。」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燕子们从来不问原因,只需要去做就可以了,哭了好半响,厉红霞才算收拾好了心情,此时她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宁妃雅弄的鬼,心头怨毒高炽,妩媚的脸庞也扭曲起来。
「把外面那五个男人全部杀了……我要他们死的凄惨无比。」
「是的小姐。」
刚刚发泄了一下,满心怨毒的厉红霞盘算着要怎么报复,心想着当初被帮内叛徒追杀,人生最狼狈的时候都没有如此不堪过,宁妃雅此女不死不足以消除心头此番怨恨。
一阵恍惚,厉红霞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变成了另外的场景,死尸遍地,枪声不断,厉红霞想起来了,帮内叛徒正在追杀自己呢。
跑……疯狂的跑,朝着远处一个偏僻的树林跑去,厉红霞本能的记得,那里有自己的救星。
但跑过去后,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救星的存在……有的,只是那些将她逼近死角,带着满是淫邪笑容缓缓靠近的叛徒们。
「不……」
永无解脱,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超越人类想象的无止境虐杀……一如无间地狱一般。
六个小时后……
厉红霞眼中尽是猩红血丝,妩媚的气脸庞只剩下死寂的麻木,看样子灵魂仿佛脱壳了一般,步伐一步一顿,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一般。
王启位于垃圾场中的家已经在望,厉红霞才好像获得了一些动力,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门没关,仿佛就是为了等待厉红霞一般。
如幽灵一般走进去,当看到宁妃雅的时候,厉红霞的眼眸才闪过一丝神采,忙跑过去,重重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响头。
「大姐……我错了……小妹真的错了……求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以后大姐的差遣我绝对听命……求您饶我一命吧。」
白衣胜仙的宁妃雅,再此时的厉红霞看来,比任何的妖魔都要恐怖……再宁妃雅离去的六个小时里,她徘回再无止境的幻觉中,被虐杀,被轮奸……惨死了无数次,一次又一次真实的死亡体验,无限的恐怖彻底击垮了厉红霞的心,现在的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后来,不堪其辱的厉红霞每一次从幻境出来后都会试图自杀,但每当她自以为解脱的时候,却发现这只不过又是一个幻境而已。
「如果你肯配合我,唤醒启儿的话,我会饶恕你的。」
「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那么……好好的听着吧,如果失败了,红霞你就准备一辈子沉沦再幻境中吧。」
天花,地板,乃至窗户上,都用血画上了一道道符箓,两名少女一身赤裸的跪坐再旁,五指鲜血淋漓,眼神空洞,但却一脸的心甘情愿的摸样,这两个少女厉红霞认得,正是被留在那个西餐厅中收尸的燕子营门人。
房间中带着极其浓厚的血腥臭味,血红泛黑的符箓,竟仿佛获得自己的生命一般缓缓再墙壁上游走,阴风阵阵,耳边似传来厉声鬼泣。
王启躺在地上,繁复的法术符箓围绕在他身旁,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法阵,此刻他尸身赤裸,而同样浑身赤裸的唐柔,却骑在他胯间起伏不定,娇声喘息。
「主人……好棒……主人的大肉棒……好厉害……柔奴的小骚穴要被刺穿了。」
眼前所见,妖异如鬼蜮……厉红霞却无暇去感叹,因为宁妃雅淡笑中吐出的话语,已经将她惊呆了。……
第二节:白日星现龙傲天追着那熟悉带着陌生的气机,心中隐有猜测,气机若隐若现,似再勾引他追寻一般,龙傲天打电话给心目中猜测的那人,却发现老是再关机中,最后只能作罢。
待到龙傲天追寻到清茗学院靠近垃圾场的一角时,才算是终于找到了人。
一抹白衣如仙的身影,盈立再一座小山坡上眺望远方,龙傲天轻功一使,便立于那道倩影的背后。
「妃雅,今天使那么大阵仗,是要玩什么呢。」
「傲天……你最近闭关,可有收获。」
宁妃雅淡淡的清冷嗓音响起,龙傲天有些涩然,闭关多次,都没有找到突破现在境界追上宁妃雅的办法,不禁让他有些泄气,虽然心知只要他肯询问宁妃雅的突破之路,也能有所收获,但心头的傲气却不容许龙傲天低头,他和宁妃雅,不仅仅是互相爱恋的未婚夫妻,更是武道上互相磨砺的对手,没有对方的存在,就根本没办法到达现在这般实力,所以龙傲天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过。
「知你心烦,所以我想了个法子……也许对你有用,听好,可不许拒绝哦,不然以后我可不理你呢。」
「妃雅……好吧,我听你的。」
宁妃雅浅浅笑了起来,话语最后还半带娇嗔,龙傲天大受感动,以为宁妃雅为了自己煞费苦心,此番作态也是为了自己好。
听到龙傲天答应,宁妃雅侧眸淡笑,眼神深处琉璃色光晕一闪而过,龙傲天只当是阳光反射,浑不在意。
「我这法子,需要的就是破而后立,先要封禁真气,暂废武功,然后闭起耳目,很是难受,不知道傲天你这个大男子汉受不受的了啊。」
「哼,妃雅你尽管施为,我堂堂龙傲天,没有受不了的苦。」
虽然吐出堂皇之言,但龙傲天内还是有些不安,到了他这样的境界,武功和生命一样重要,但对于宁妃雅的爱恋信任,则比生命更为重要,所以龙傲天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同时也在内心揣测,虽然这法子前所未闻,但也不是毫无道理可言,很有可能就是宁妃雅自身的突破法门,只是哄骗他说是刚想的罢了。
内心一热之下,龙傲天毫不避忌的吞下了宁妃雅递给他的药丸,强横真气立马被封锁一空,提都提不起来,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真气一旦无法使用,龙傲天觉得竟是如此的难受,原本目光所及,哪怕远在天边的景物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现在仅和普通人一样,超过十米就不清不楚的了,原本能将方圆数十米蚊蚁爬动之声听得清清楚楚的耳力,此刻也跟普通人一样。
「傲天,接下来我会点你的盲穴和聋穴,可要好好适应哦,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提示的了。」
龙傲天自然是高昂头颅,表示一切都不是问题,宁妃雅手指轻点,经脉穴位图上自然没有什么盲穴和聋穴,全是宁妃雅和龙傲天修行时探索发现而来的秘穴,此刻一番施为,龙傲天便成了睁眼瞎子和聋子。
「唔……这感觉蛮新奇的,我有点了解这个法子的真意了。」
眼不能视,耳不能听,龙傲天竟觉得苍茫天地,只剩下一片黑暗,原本自以为强悍的内心,也有些动摇起来,顿时大声感叹起来,到了他这个地步,最难的就是前路不明,现在能发现自己内心的缺漏之处,这点已经是无可比拟的大喜了。
一只温润的柔荑紧握住他的手,缓缓用指尖再龙傲天手掌上写着【别担心,我会陪着你的,跟我走】。
龙傲天被宁妃雅拉着,缓缓得走着。
柔荑的温度,是那么的直入心扉……原本令他心神动摇的黑暗死寂,也无法驱逐得了他内心的温馨。
一路走,一路走,似乎走了很久,眼耳失灵的龙傲天完全没办法判定自己走了多久,只记得下了山坡,左弯右绕后不知道去了哪里。
「妃雅,到了吗?这里是哪里啊?」
【到了,不告诉你……】虽然眼不能看,耳不能听,但龙傲天的鼻子还能闻,垃圾的臭味,腥臭的血腥味,还有极其暧昧的香腻花香,混合成一股无法说明的怪味,让人感到莫名的烦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