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醜不可外揚

家醜不可外揚之惡公姦媳我叫莊怡菁,32歲,某銀行會計員。和丈夫結婚不足一年,我的丈夫是一間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經朋友介紹後認識進而結婚。我的丈夫是單親家庭,她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婆婆,在他六歲時就過世了,他和他妹妹都是由公公帶大。公公是個退休的公務員,為人海派開朗,交遊廣闊,在結婚前,給我的印象一直很不錯,直到那件事發生。我和我丈夫在北部工作,公公因為我們的婚禮特地北上,理所當然的就住在我們買的公寓。我們的公寓是一間兩房兩廳的格局,因為都市生活習性,我們只牽了一個一台室內電話放在房間,事情也因這樣而起。結婚當天大家都很累,丈夫和我也礙於公公住在隔壁的客房而不好意思行房。隔天我和丈夫出去上班,公公一個人在家,事情也就發生在我們回來之後。我因為生活習慣有「外人」在會將房門上鎖,公公對這事情很不滿,當天晚上回來後他告訴我,這是他兒子的房子為什麼要上鎖,讓他不能進我們的房間打電話。雖然我不了解他為什麼不使用手機,但我仍然在那當下應承了下來,並給了公公一把鑰匙。但事情就發生在事後的隔天,我因為是銀行的理財專員,所以下班時間比丈夫早,回到家後看到公公從我們房間裡走出來,就算只是一瞬間,但我真的看到了他的神色有些慌張,隨即就一副好公公的模樣很熱情的問我怎麼今天這麼早回來。那種感覺讓我很不安,但我告訴自己公公是在房裡打電話。當然事實卻不是我想的這樣。我習慣回家後先洗澡,就像平常般我脫下我身上的套裝,和絲襪一同丟到洗衣籃,就在我丟衣服的時候發現,昨天的絲襪和內褲被翻到了洗衣籃上頭,這和我丟衣服的習慣是不同的,我拿起籃裡的內褲和絲襪,令我震驚的發現上面黏糊黏糊的,那股腥味我知道是男人的精液,在當時我感到害怕,因為會這樣做的,只有我的新公公,而他,就在房門外。我害怕的打手機給丈夫,他接起來後卻告訴我,他在開會,晚上還要加班研究case,為的是讓後天我們的蜜月能夠順利出發。我希望他趕快回家,丈夫問我為什麼,我卻說不出口,或許丈夫聽我沒回答,以為我是在撒嬌,安慰我說家裡還有他父親,很安全,但他不知道我現在最恐懼的就是他的父親。我澡也不敢洗了,就在我躲在房間裡慌張時,房門傳來敲門的聲音,公公在門外問我晚餐要吃什麼。我趕緊套上衣褲,我站在門後,卻不敢去開那個門把,面對門外的害怕、無助讓我快哭了。當門鎖「噠」的一聲被打開時,我才想起來公公手上有鑰匙,我用身子去擋門,但是沒什麼效果,因為門仍然一寸寸的被打開。我害怕的哭了,偏偏變態的公公開門後還一副好心的模樣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想裝鎮定,但是我知道身子一直在發抖,連回答都很困難。公公看了我們浴室外的洗衣籃,知道了自己的事情敗露,他露出了我這一輩子看過最猥褻的嘴臉,他將我抱住,我拼命抵抗,我的雙手用力的推著公公,我感到我在後退,最後我腳碰到了某樣東西,倒了下去,在落地時的柔軟,我知道我被推倒在床上。公公親吻著我的臉,我的唇,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老人的味道,和一股濃郁的古龍水味。公公的動作很霸道,也很急切,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只知道努力的閃躲、抵抗,左右擺動頭部的我沒多久就感到頭暈目眩,公公看怎麼都吻不到我的唇,他用手捧住我的下巴,不讓我逃,他說他幻想能這樣親我幻想很久了。濃濃的口水味一下子充滿我的嗅覺,我不肯張開我的嘴,公公就咬著我的雙唇,弄得我發癢又帶點麻的痛,他告訴我我的嘴很香,很性感,很濕,我聽了覺得很丟臉,他的手將我的T袖推高,拉下我的內衣,從嘴唇又啃又咬的來到我的胸部,一邊吸著我的奶頭一邊不斷說:「妳的胸部好香,好軟,好甜」,我不知道留過汗的胸部是不是真的很甜,但是公公的動作讓我又癢又痛,我不想屈服,公公卻讓我忍不住細碎的發出呻吟。公公將我的手拉到他褲子裡頭,讓我握上他的陰莖,公公的陰莖碰到我的手蹦彈了幾下,這讓我有些清醒。我不知道男人的標準在哪裡,但我知道他比丈夫粗,在公公把褲子脫下後,那是我的性經驗裡碰過龜冠最大的陰莖,儘管以往人數包含老公在內不過三人。公公的龜頭上已經閃著前淚腺液,他要我替他口交,我說我不會,公公告訴我,如果我肯替他口交,今天他就不插入。我求著他,說這是亂倫,他說我和他沒有血緣關係。他握著我的手在他的陰莖上套弄,陰莖的熱度不斷的從我的手心傳來,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我想,如果能用手讓公公射精,或許今天就不會再遭受公公的獸行。公公好像看出我的意圖,他將我的手給拉開,硬是將他的陰莖抵到我的嘴巴,我的牙齒咬的很緊,他卻不在意像刷牙般左右桶著我的嘴,弄得我很不舒服。我很不喜歡替男人口交,丈夫也曾要求過我替他口交,但龜頭上的腥臭味實在讓我不喜歡,幾次都是在浴室在我親自替他仔細清洗過後,還塗上蜂蜜助興下,才肯替丈夫口交。公公掐住了我的鼻頭,不能呼吸下我被破張開我的牙關,他趁機將陰莖桶進我的嘴巴裡翻攪,公公陰莖的臭味比丈夫更為濃厚,嗆的我想吐,他拼命的用推頭頂我的舌頭,我一直想閃躲,但嘴巴狹小的空間讓我的舌頭不斷的被他侵擾。在我乾嘔了幾聲後,公公終於將他的陰莖退開,我正想喘幾口氣,他卻張嘴將他的舌頭伸進我的嘴,挑逗我的舌頭。不能不承認公公很會濕吻,吻的我很舒服,甚至讓我有些入迷,主動的伸出舌頭讓公公吸吮。不過在公公的手伸進我的褲子裡時我也清醒了過來。我用雙手阻止著公公的入侵,但公公的力氣很大,一下子就深進我的褲子裡摸到我的下體,當她摸到我的陰唇時,我顫抖了好幾下,公公邊吻我的耳垂邊吐氣的告訴我:「妳的下面已經好濕了。」我對我的身體感到很羞恥,很丟臉,公公開始我的褲子,我閃躲逃跑,但是又會被公公拉回來,我雙手拉著褲子往後退,公公就往前進,我退到了床邊,公公就追到床邊,我只想著不能讓公公插入,我要守著最後一道防線,但卻徒勞無功,最後仍被公公拉回到床中央,並將我的內褲丟到地上。我說這是亂倫,拜託公公不要繼續下去,我妥協的說我願意幫他打手槍,甚至是口交,只求不要插進我的陰道,但是公公卻不理我,他的眼睛已經死睜睜的盯著我的胯下,就算我夾緊雙腿仍覺得陰唇被公公的眼睛給灼傷。最後雙腿還是被公公給扒開。公公將他的陰莖碰在我的陰唇上,一直重複的問我:「妳不要為什麼還那麼濕?」我沒有回答,儘管我知道那只是身體的自然反應,不是我內心真正意願,但我仍感到丟臉。我摀著臉部不想看到這殘酷的一刻,公公捅了幾下,我支撐不住,陰莖迫開了我的陰唇。「已經進來了。」公公他很刻意的在我耳邊這樣羞辱著我。公公用力的挺進,我忍不住的叫出聲音。每次只要讓我叫一聲,公公就問我一次爽不爽。他不停的在我耳邊說:「好濕好軟好緊」他一下叫我媳婦,一下叫我的名字。我聽到他叫我媳婦,我就覺得對不起丈夫,亂倫的罪惡感讓我全身緊繃,我希望他快點結束拔出去,但是我的身體卻因為公公的抽動而有做愛的快感。這種快感讓我心好痛,但是卻又不希望他停下來。公公拼命的咬著我的耳朵,我不知道公公是怎麼知道我的性感帶在那是最強烈的,那樣的動作讓我的呻吟頻率越來越頻繁,公公又再羞辱我,他不斷的要求我說出羞恥下賤的話,叫我用粗鄙的語言說出我和他做愛的過程,他要求我要叫他的陰莖為懶叫,我的陰道為浪穴,我不肯,他就停下抽動,將我的身子重重壓在身下,然後用嘴不斷的在我的耳垂、乳頭和脖子的敏感帶啃咬,弄得我不上不下,面對他變態的要求,我不想答應,但仍然下賤的順從他的要求。計謀得逞的他重重的抽動著,除了嘴上的羞辱外,他更用重重的抽動引發的肉體撞擊聲來欺負我,我的身體很敏感,淫水也很多,在公公的抽動下,發出了讓我羞愧難堪的水聲,「啪咂啪咂」的聲音讓公公不斷的拿來羞辱我:「這麼濕,是不是被幹的很爽。」我不想承認,但公公給我的快感是我從來沒體會過的,在他的羞辱下,我高潮了,腦中一片空白,劇烈的程度超過了丈夫所給予的。在性交的過程中他又不斷的提起他的兒子,我的丈夫,他不斷說羨慕我著丈夫娶到我,他說他這是父替子職,他又說他兒子的東西就是他的東西,我想起我親愛的丈夫,他溫柔體貼,他對我的愛讓我願意下輩子繼續當他的新娘,原本新婚夫妻甜美的做愛,準備生第一個孩子,可是卻變成變態的公公亂倫著媳婦,我掉下了眼淚。公公的持久度很好,我在第二次高潮後公公才想射精,我又求他不要射在我的體內,但是他根本不理我,在他猛烈的抽動下,將他的精液射進了我的體內,射精後的肉棒還遲遲不肯退出來。他癱軟的趴在我身上,我也因為兩次的高潮而全身發軟。儘管身體有快感,但這是強姦,我始終堅持著不去摟抱公公的身體,因此床單被我抓皺的亂七八糟。床單上那片濕濕的水痕也是我下賤亂倫後的證據。公公在事後他說他的晚餐吃的很飽,很滿意。看到他穿褲子時的嘴臉,我又哭了。當公公走出房門時,我衝進浴室,拼命的沖水搓揉自己的身體,想將這次的經驗給洗掉,我在浴室洗了很久,也哭了很久。當我走出房門時,公公已經買回了晚餐,坐在沙發上邊吃著晚餐邊看著政論節目,他看到我走出來時,跟我說:「今天跟妳做愛很爽,以後有空我會常來。」或許眼淚已經哭乾了,也生不出氣了,我只有淒涼的露出笑容。公公對我做出的亂倫我沒有告訴丈夫,因為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說,當然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