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95-296

第295章 华山之巅
“主人。。这里是。。。。华山?”令狐烟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半晌之后对着我惊讶的说道,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看着面前那熟悉的景物别提有多惊讶了,小嘴微张,眉头微皱,仿佛眼前看到的都是幻觉一般。。
“呵呵,不错,这里就是华山,怎么样?你觉得这里的环境还好吗?”这个时候我对着面前的令狐烟淡淡的说道,嘴角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莫名的微笑。
“主人,您这是。。。”令狐烟对着我轻声问道,尽管看着面前的一堆人令狐烟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些的猜测,不过这些毕竟只是猜测并没有因此而成为现实,所以这个时候令狐烟眼中充满了希翼的目光,希望可以从我的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过饶是如此,她的身体已经激动的颤抖起来了。
对于令狐烟的问题我并没有作出太正面的回答,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看了一眼令狐烟,然后一脸笑容的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我这个人,对于答应别人的事情是记得很清楚的,我已经答应过你了,帮你报仇,自然不会忘记,碰巧,这段时间我很无聊,所以我就跟你一起来这里了,怎么?难道你不想报仇了?”
“想!!当然想!!”令狐烟对着我激动的说道,连给我再度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说话的时候眼角的泪水已经不自觉的流淌了出来,看来令狐烟的仇恨真的是已经刻骨铭心了,这个时候连说话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连给我再度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平时的令狐烟可不是这个模样的。
“呵呵,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去吧,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今天晚上在你们华山过夜。”这个时候我淡淡一笑,然后首先走了下来,令狐烟跟随在我的身边,百多名手下跟随在我们两人的身后,这所高档饭店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了,因为在今天下午的时候这里已经正式成为了冰鉴会的产业,这里所有的人都被驱逐了出去,除了一个个酒店的工作人员,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走出来并没有给人带来一种震撼的感觉。
当走出大门之后百多名手下,快速的飞出,然后离开了这里,一路向远方赶去,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华山,山门所在。
华山派山门在于华山西峰之上,这里是华山最美最开阔的地方,整个华山拍就坐落在这里,当然不是坐落在西峰景点,而是在西峰背后的位置,那里同样有一座山峰,整个山峰云雾缭绕的,不是高手休想入内,和大多数门派一样,这里都被人用各种各样的方法隐藏了起来,让别人根本无法发现,除非同是武林高手不然根本无法到达。
比如少林分为内少林外少林,内少林里边各个都是高手,像少林七十二绝技,易筋经,洗髓经,之类的东西都存放在这里,什么十八铜人,木人巷等等依然保留,而外少林不过是一帮吃香火,赚钱的假和尚,或者是辈份低下的外围弟子,真正的高手从来都不会来到这里,他们都是一些个负责赚钱的外围弟子。
而青城,崆峒,昆仑,武当,等等。。都是如此,按照中国人的话,摆在外边的永远不是最好的。。而华山派也是如此,真正的华山派隐藏在西峰背后的一座山峰之中,这里常年云雾缭绕,让人根本无法发现,而且自成体系,无法攀登,想要到达只有一个办法,一步跳跃五米左右的距离才能够通过西峰的一处悬崖进入华山派,无疑这对普通人来说难于登天。。所以这里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让人觉得这里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尘埃当中了。
可是谁又能够知道,它仍旧完好无损的保存在那里,不光如此,而且保存的相当完好,甚至更加兴旺,而且不止是他传说中的各大门派都是这样,毕竟现代社会人口增加的不是一般的多,这些古代门派增加的人数也是可想而知,而且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千里挑一,毕竟她们会会手指头有无数的人愿意拜在他们门下,毕竟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
一百来个手下走出酒店之后,快速的飞跃而上,这个时候已经临近傍晚时分,一轮嗜血残阳从天而落,看起来格外的美丽,整个犹如仙境的山峰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美丽,让人看了无法自拔,不自觉的沉沦在那美丽的风景当中。。。
无疑这些手下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每一个至少都是四品以上的身手,这些人放到江湖中也算是一流好手了,各个都非常厉害,这股势力落入江湖也绝对可以成为一个比之五岳剑派丝毫不让的大门派,这些个手下飞快的跃上山峰,然后快速的跳动,经过一块块的巨石来到了山巅之上,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人了,这个时候一百来个手下快速的从一处山崖的方向跳了过去然后消失在了雪白的云彩里,变得无影无踪。
显然那里应该就是华山派的驻地,虽然华山驻地很是隐秘,不过那只是对普通人来说,江湖中人其实没有几个不知道的,毕竟华山也算是大派了,自然每年都有不少的人或是来拜访,或是来挑战,常此以往自然不是什么秘密,我这些手下其中不乏江湖好手自然知道这里边的猫腻,所以这个时候一跃而过没有丝毫的犹豫。
“嗖嗖嗖。。”只不过一分来钟,一百多个手下就一一跃入云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这个时候我也跟随着令狐烟一起越过云彩穿越了过来,越过之后我才发现我的面前是一个宽大的草坪,这六虽然是地处山崖之上,但是这里却有着十分开阔的草坪,看起来好像处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一般,不得不说的是这里十分开阔,看看周围的空地至少有三五里的模样,中央的位置有一座山坡,山坡之上是大片的古建筑群,想来那里就是华山山门所在了,而我们的正上五米位置有一块巨石,向外延伸就好像一块跳板一样,直接越过狭长的山谷,插入云霄,看这模样,我估计我们要出来的时候就只需要踏上巨石,然后就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了。
看看这华山派我不得不说的是,这里简直就是巧夺天工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人作出的手笔,竟然如此辉煌壮观,而且细致巧妙,最起码我认为我是做不到的,而且我也认为这个世界上同样没有人能够做到。。
“什么人?竟然擅闯华山山门!!”忽然这个时候离开有十几个穿着古代长袍的男子从远方飞快的赶来,带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梳着发髻的中年男子,看模样就与那种长期脱离社会的类型,这个时候对着我们语气严厉的说道,而他的身后跟随的十个弟子都很年轻虽然穿着长袍不过却是短发,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的。
“周师叔!我是令狐烟啊。。我们是。。。”令狐烟见到面前的男子立刻从我的身边站了出来,激动的对着面前的男子说道。
“哼,叛徒令狐烟,你图谋华山绝学《紫霞神功》以及《独孤九剑》因此杀死前掌门,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敢回来,纳命来。”不过显然对方见到令狐烟之后并没有一脸的兴奋,反而是一脸的愤怒对着令狐烟说道,说完之后拿着武器就冲了过来,手中的长剑瞬间变化出几道剑招对着令狐烟的心脏就刺来。
说实话这个家伙还真是够傻的可以了,这样拙劣的谎言也敢拿出来说,令狐烟的爷爷就是前掌门,她就算不需要谋害一样可以得到华山绝学,毕竟人家是亲祖孙,没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要两本秘籍不是什么难事,何必要去杀人呢?只要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是他们在胡扯,而这个时候他竟然开始对着令狐烟出手摆明了就是杀人灭口,虽然他说的是冠冕堂皇,不过他背后的十几个弟子已经有些动摇了,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的疑惑。
令狐烟不是傻子,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而然的她明白这个自己的师叔恐怕已经变节了,竟然杀掉自己所以也没有什么犹豫从旁边一个手下那里拿出了一把长剑就冲了出来对着面前的所谓师叔就冲了过去,不过令狐烟毕竟还是有些稚嫩了,学武一途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捷径了,除非你是特别的天才不然的话很难战胜那些年纪比你大的人,毕竟他们无论是经验还是功力都比你强,虽然令狐烟也是高手,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五品高手了,不过他的师叔毕竟已经快四十了,力量还有经验不是令狐烟可比的,整个人更是踏入了四品的行列,令狐烟和他交手不过片刻就已经露出了破绽。。
“叮。。。”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在众人的耳朵里响起,这个时候令狐烟被他的师叔抓住了破绽然后一剑刺来,而我的一个手下这个时候已经快速的开始出手,和那人对击了一下然后将他给打出了十几步而我的手下却毫发无伤丝毫未动。
那个带着吴钩出手的手下和对方交锋之后站在那里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没有丝毫动作,因为他刚才严格的说已经是破坏了规矩在我没有说话之前救了令狐烟一把,不过毕竟是不听从命令在先,所以功过相抵也不多加追究,只不过这个时候如果他再动手的话,那就是不把我放在眼中了,这样做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所以他自然不敢乱来只是站在那里等待着我的命令才敢有下一步的动作。
而令狐烟的师叔被震退之后已经明白了谁优谁劣,自然不敢动手,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面前的手下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挡我者死,现在。。让开,我可以不杀你们,否则格杀勿论。”我站在那里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令狐烟的周师叔说道,不过虽然话语平淡,但是却丝毫不隐藏我心中的杀气,毫无疑问只要他敢说一个不,那么他必死无疑,瞬间就会被人砍成十几份,甚至更多。
听了我的话,周师叔旁边的一帮弟子明显的开始犹豫起来,我身边有百多名手下一个个看起来都很厉害,而他那里只有十多个,明显的我这边的人数要占据优势,而且他们那里只有周师叔一个高手,但是却被我的手下轻易的给挡开了,这个时候谁厉害他们自然也是清楚的,不过华山门规森严,他们虽然心中犹豫但是却不敢多说,只是站在那里一个个眼神希翼的看着面前的周师叔希望他给一个明智的决断。
不过可惜他们的周师叔这个时候正处在惊讶的过程当中,看着他面前我那个使用吴钩的手下眼中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想来这个家伙几十年来都不曾下过山一定对自己自视甚高,以为自己很厉害一样,所以这个时候被我的手下轻易的给震开有些无法接受吧,这个时候仍旧在那里发愣。
“给你们一分钟,帮我解决掉这帮小杂鱼,记住。。挡我者死。”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手下说道,话音刚落就有几十个手下飞了出去,领头的一十八个正式在我手下的十八个先天高手,虽然上次的较量当中死了几个,不过我冰鉴会力量超群想要补回来并不是问题,短短十几天时间我们就有多出了两个先天高手,而且都是在魔道上凶名赫赫的人物。
无疑站在那里我从兜里拿出了一支烟,然后点燃了起来,看着面前一脸犹豫与不忍的令狐烟,我抽了一口烟之后淡淡地说道:“记住,现在他们是你的敌人,他们想要杀死你,对于敌人你是绝对不能够手软的,不然的话最后死的就是你自己。”
说完看向前边,这个时候不过十几秒,这些个人就全部给放到,令狐烟那个周师叔更是同时被六把兵器穿透了身子,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受到我手下的特殊照顾,死的时候都和别人与众不同,他身边的十几个人全部都是一招毙命,只有他有六个先天高手的兵器进入了他的身体,不是特殊照顾是什么?
没有说那些个多余的话,我只是站了起来,然后向远方中央位置的华山派走去。
当我们踏着尸体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令狐烟看着地面上的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不过最后好象是听了我的话并没有多说只是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就跟着我一起离开了。
来到了山门前面,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群古朴的建筑群,有唐代风格,宋代风格,最主要的是明代的风格,看上去好像到了一个历史展览馆一样各个时期的房子都有,而且做工精美别致,真是不知道这帮家伙是怎么建造这样的地方的,要知道几百年前可是没有现在这么高科技的,不知道那些工匠们是怎么拉到这里建造起这庞大的建筑群的。
而正中央的位置除了一排水泥铺成的台阶以外,还有大青石板,以及周围摆放的花朵,中央的门框之上书写着三个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大字“华山派”一看就知道这是出于名家之手,至于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对于书法这个东西我也没有什么研究,毕竟我可不是机器人什么都知道。
门口位置站着四五个大汉,看到我之后瞬间反映了过来,其中一个拿着一把朴素的铁剑走了出来指着我们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的?巡视的周师叔呢?他们怎么放你们过来了?”
“呵呵,我是来拜访你们掌门和各位长老的,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不介意拜访你们全部华山派的人。。”没等令狐烟说话,我就站了出来对着面前的小子一脸笑意的说道。
“什么?好大的口气,小子你们这么多人还带着兵器你是准备来挑衅我们华山吗?”显然我这个拙劣的谎言人家并不相信其中一个小子对着我淡淡的说道,看到我身后的一帮人对着我格外的冷淡着说道。
“呵呵,话不可以这样说,我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来拜访的,当然。。。如果你非要说我们是来找麻烦的话也可以这样说,现在通知你们掌门赶快来迎接老子,不然的话老子就一把火烧了华山派,你们既然把我们当成来找麻烦的,我们也就不客气了,你们华山派有多少的人尽管来,我们照单全收。”站在那里的我仍旧笑嘻嘻的说道,不过说到后面的时候忽然脸色一变冷冷的站在那里说道。
看着门口这几个家伙的模样,我也懒得跟他们多说了,这个时候无疑挑起冲突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我不但要给令狐烟报仇杀死她的敌人也就是现任的华山掌门,我们不但要报仇还要帮令狐烟正名,甚至坐上华山派掌门的位置,自然不需要跟人客气,反正打架,杀人我们冰鉴会认第一别人绝对不敢认第二。。。而且我这百多名高手不是我吹的,他们可以轻轻松松的将华山派全灭。
要知道根据令狐烟的情报,整个华山上下不过只有三个先天高手而已,而我周围至少有三十个,还有七八十人的四品高手,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
果然我的话让对方脸色一变,三个人站在那里抽出了自己的兵器冷冷的看着我们,仿佛准备随时动手一样,不过却没有,而他们的身后一个人已经悄然而去。。
第296章 复仇之战
“不服者,杀无赦。”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表情,站在寒风当中,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一帮人,看着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冰冷与默然,仿佛看着一群死尸一样,对着的手下淡淡的说道。
“嗖嗖嗖。”三道风声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瞬间四五个人影冲了出去,不过片刻,出现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那鲜活的生命,而是几道几具冰冷的尸体,这个时候他们的脑袋已经和他们的身体彻底的分家了。
“上!!!”身边的一个手下对着自己的同伴大声喊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影,也只有影才能在这高手如云的地方发号施令,除了我也之后他可以压制那些个来自冰魄的高手,毕竟那些人曾几何时都是穷凶极恶的人物。
“嗖嗖嗖。”百多道身影从我的身旁呼啸而出,想面前的古建筑群冲去,一个个动作灵敏无比,好像蝗虫一样瞬间百来个黑点覆盖了整个古建筑群,然后就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呻吟之声。
痛苦的呻吟此起彼伏,对于这点我早就已经想到了,因为冰魄的那些人都是一些个穷凶极恶的人,其中不少的人本来就跟华山有仇,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留手,杀起人来毫不客气,一个个沉浸在杀伐的快乐当中,而那些个李家的人更是要命,李家的人大多是家族培养出来的死士,所谓死士,自然史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这些人有多恐怖只有鬼才知道,反正我知道这些人杀死这些华山派的人跟老虎杀鸡没什么两样,简直是太容易了。
“主人,这些都是华山派的人,都是我爷爷以前的心血,您能不能放过他们。。”不过虽然我看着没什么感觉,但是我身边的令狐烟就有些受不了了,这个时候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后对着我小声的祈求着,眼眶中已经不自觉的堆积满了泪水。
其实对于华山派,我也没有灭门的打算只不过是想要让他们知道我的恐怖而已,没有血的教训他们是不会明白我到底有多恐怖的,没有血的教训他们是不会明白我有多厉害的,而只有让他们害怕了,之后让它们恐惧了,一切才能够顺理成章地被我所掌握,毕竟我李天邪可是出了名的从来不吃亏,虽然这次是帮令狐烟报仇,不过。。。怎么说也要想办法捞点好处,贪婪之心暴涨的我,这个时候对于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贪婪,这件事情也是如此。
对着令狐烟点了点头之后我朗声对着面前的一大帮手下喊道:“都给我停手,暂时不要杀人,把他们全部给我打晕,把主事的给我抓起来,有不服者杀无赦。”
无疑我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大,不过却让方圆十里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差,迫于我的威严,那些个穷凶极恶的手下们开始收敛了起来,不过这些人也不是善茬,那些个还在抵抗的人他们连给对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瞬间就将对方的生命给了结了,不过片刻又多了数十条性命枉死在他们的手中。
闭着眼睛站在那里,我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那里倾听着风声,水声,杀伐声,声声入耳,这个时候我仿佛全身心的已经融入到了大自然当中,将周围的一切都巧妙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将周围的一切都完全的了然于心,虽然我没有任何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话语,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不过我却能够将发生在我周围的所有一切了然于心,因为。。我的心眼是开着的,我的精神力覆盖了周围,等了足足十分钟左右,我旁边的令狐烟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仍旧紧张的在我和华山派之间看呀看的,看起来好像很着急,不过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是在那里悄悄的等待着,等待着我的动作。。等待着我苏醒过来,等待着我开口说话。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立刻令狐烟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的表情,犹如阳春三月桃花盛开,娇艳无比,此刻的她用她最甜美的声音对着我说道:“主人,您醒了?”
“走吧,我们上去,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我听了令狐烟的话淡淡的对着她说道,说完之后率先一步走上了台阶,一步步的向山巅走去。
华山派的建筑很有个性,虽然是古代建筑,不过庞大无比,经过了数千年的积累华山已经不同寻常了,周围的仿佛围绕着中央平地上不算是很高的小山,依山而建,形成了一个圆形,将整个山峰围绕起来,依次而上,最下边驻扎的当然是最低级的弟子,依次往上,越往上越是高手,直到最后的时候掌门住在最高层哪里有一个宽阔的足够容纳三五千人的演武场,是平时华山弟子练习的地方,而掌门住所也在演武场之上,而掌门住所的背后就是华山最重要的地方,藏经阁,虽然不如少林藏经阁那么丰富多彩,但是华山流传千年自然有他不为人知的一面,这里的也都是经典中的经典,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想象。
所以这里的防护措施无疑也是最严密的,一切都是经过了层层筛选,将掌门住所设置在那里,并且增加了那么多的护卫,建在山巅位置,除了那些个能够御空飞行的高手以外,谁都别想轻易的踏过华山的层层防守,这里虽然不过铜墙铁壁,却胜似铜墙铁壁,因为整个华山上下至少有过千人,其中不乏高手,这样的阵容一般人看了都会头疼。。。
一步步地走在台阶之上,令狐烟跟随在我的身后,步履轻盈,神色惨白,我们一路走过,地面上无数穿着华山服饰的人,四肢不全的躺在那里,一个个尸首分家,看模样好不凄惨,一路走来大概有两三百人的尸体散落在四周,这让令狐烟的身子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站在那里连身子都站不稳了,看模样好像相当的难过。
不过这个是可以理解的,至少我是理解令狐烟的,毕竟这里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死的人其中甚至有不少的人都是令狐烟的熟人,这个时候忽然看到往昔自己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惨死在自己的面前,是人都不会显得高兴的,令狐烟有这样的反映是我意料之中的,相反如果令狐烟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没有一点反映的话,那我也要留神了,这样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或者说太冷漠了。
不自觉的看着一地的尸体令狐烟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臂,站在我的面前眼泪在眼眶中不住的打转,好像就快要承受不住流淌下来一样,不过却被令狐烟给强行压制了,所以才没有在这个时候流出来。
拍了拍令狐烟的小手我带着她向演武场的位置走去,当我们走上来的时候周围已经站满了人,不过看那些人一个个伤痕累累的,不少的人还拖着伤口来到了这里,不过还好虽然这些人都有伤在身不过却不严重,显然那帮混蛋在得到我的命令之后虽然发泄了一下,但是却没有下杀手,不然的话这些人休想活命,当然我也不会放过那帮混蛋的。
看看演武场上此刻至少站了七八百人,而我的那些个手下一个个带着自己的独门兵器站在那里,虽然只有几十人却将这些人看得死死的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毕竟虽然我们的人数处于劣势,但是我的手下个个都是以一挡百的高手,他们不敢反抗也是正常的,而四周位置不时的还有手下将为数十几二十的人群驱赶到演武场。
中央的位置摆放了一张红木虎皮椅,显然这是给我准备的,看模样也算是古董了,上面雕龙附凤,看起来格外的显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把椅子绝对不是凡品,一定是出自大师之手而且年代久远,价值不菲。
“想不到这华山派还挺有钱的。”毫不犹豫的坐了上去之后我小声自言自语道,而令狐烟这个时候很是乖巧的站在我的身边椅子的右侧,看着这些个往昔熟悉的人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又过了几分钟,所有的人都已经集结了,而影这个时候瞬间从台阶之下跃起快速的来到我的身边,然后站在我的面前对着我恭敬的说道:“主上,一切都已经办妥了,我们杀死华山派三百三四人,自身损失零。。俘虏七百六十八人,其中妇孺小孩两百三十人,现在已经全部被带到,掌门岳不群已经带到,请主上定夺。”
“呵呵,是吗?人已经抓到了,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的好戏可以开锣了?嘿嘿,我真是期待啊,啧啧,女人。。你是不是也很期待?”听了影的话之后我不自觉的嘴角带上了一丝微笑,充满笑意的眼神扫视了周围一群华山派的人,坐在那里不置可否的对着右侧的令狐烟说道。
“恩。。”虽然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不过任凭是谁都可以听的出来语气中包含着了令狐烟那刻骨铭心的仇恨,一向温和的令狐烟在这个时候变得阴冷起来,站在我的身边犹如万年冰川一般,散发出丝丝寒意,荡人心神。
看起来令狐烟积压已久的仇恨这个时候开始全面爆发了,毕竟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这个时候也会变得如令狐烟一般,甚至还不如她,我想这个时候令狐烟一定是想将那个混蛋给扒皮抽筋,千刀万剐吧,毕竟是他亲手毁了令狐烟的一切。。让一个心地善良无忧无虑的少女不得不带着仇恨亡命天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