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99-300

第299章 实力决定一切
不知不觉的转眼又过了一天,时光匆匆,让人心惊,不自觉的干劲儿到自己身边时光的流失,看着天空中一轮红日从天边冉冉升起,此刻的我站在华山之颠,最顶峰的位置,而我的两百多名手下已经隐藏进入了华山派之内,整个华山显得格外的宁静,鸡犬之声,随处可闻。
而此时此刻五岳剑派其他四派的人已经从各自山中来到了这里,今天是一个盛大的日子,整个华山派上下张灯结彩,装潢一新,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红色的锦缎挂在门楼之上,而数百个武林中人齐聚一堂坐在华山派的演武场之上,一个个与自己的亲朋好友打着招呼,不过一个个言语深邃,好像带着什么别的意思一般,不过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人有那个闲情逸致去追究这些,因为此时此刻这里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至于其他的武林名宿到也没有几个,只有了空方丈到了。这个出名的老好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驳别人面子的,而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例外,这个时候了空方丈仍旧是一副米勒像坐在那里一脸笑容的喝茶,只要是人他都会跟人热情的打招呼,来看不拒,简直是一个天生的和事老,与世无争的表现让任何人都会对他产生尊敬的感觉,就是那些个魔道巨枭也也会对这位活了几百岁的内少林方丈尊敬有加。
“华山掌门令狐烟到。”一声高吟过后,令狐烟和四大长老从中央的位置走了出来,作为主人令狐烟坐在了演武场上,然后招呼中人坐下。
“各位,今天各位来到这里都是受到了我们华山派的邀请,今天我在座各位都是武林名宿,我黄某人也不说假话,我们华山派几年前出现了一个叛徒岳不舞,他欺师灭租杀了前任掌门并且嫁祸给了前任掌门的孙女令狐烟还囚禁了我们四大长老,幸亏令狐小姐找来了别派高手相助我们才得以脱身并且能够消灭叛徒,所以我们现在决定推选令狐烟小姐作为新的掌门人,现在请各位来是给我们一个见证,以后令狐烟就是我们华山派的新任掌门了。”黄长老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对着周围近百人郎声说道。
无疑这个消息好像晴天巨雷,让周围的人全部都开始议论纷起来,一个个紧张的相互看来看去然后站在那里讨论了起来,不过看他们的神色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不过当这个话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脸色剧变,一时之间整个会场变乱糟糟的。
“岳不舞是叛徒?哼,黄长老虽然你也算是前辈了,不过你这样可是污蔑岳不舞掌门,在我左某看来,是你们联合起令狐烟这个叛徒,一起杀了岳不舞掌门才是真的吧。”左千秋冷哼一声对着面前的黄长老说道,说完好像觉得还有些不过瘾继续在那里说道:“令狐烟欺师灭租杀死自己的租父,五岳剑派的弟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们现在竟然将岳掌门杀死之后稼祸与他实在为人不耻。”
“哼……你们左千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岳不舞……”黄长老也不嘴软站在那里立刻对左千秋的攻击展开了还击,而这个时候对于他们两位的口水仗我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坐在那里左右有些无聊的着来看去,发现这个时候虽然这两人是口水仗但是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有少林了空一个人坐在那里带着几个弟子犹如老僧入定一般,神态自若目不转睛,只是笑吟吟的坐在那里喝茶顿时我就来了兴趣。
“呵呵,了空大师,你看他们谁对谁错?”走了过去坐在了了空旁边的位置我对着了空笑吟吟的说道,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其实并没有什么人,因为了空地位特殊所以自己坐了一块场地,也没有人多说什么。
了空听了我的话之后顿时看向我,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之后一脸笑容的看着我说道:,,世间之事从没有对错,一切是非转头是空,施生何必执着。”
靠,跟我打哑谜,这个老家伙真是一个滑头,说是话他说的却是佛学理念他这样说加上他的身份本来是没有错的,不过他这个笑容让我觉得有些问题,直觉告诉我这个老和尚是在跟我打哑谜。
“是吗?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就不打搅大师了,不过大师有时间的话可以去京城李家坐坐,我祖父可是很想念您的,常说您佛法高深啊。”听来了空的话我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只能对着了空干笑一声报出了自己的京门,我知道内少林那帮家伙跟外界少有交际不过我们李家关系却是非比寻常早在太宗时期我们就已经搭上了线,一直保将到现在说是铁打的关系那也不错。
果然老和尚听了我的话之后本来一成不变的表情这个时候开始变化了,对着我坐了一个手势行了一个佛礼之后对着我说道:“阿弥陀佛,原来是故人之后,老衲失礼了,小友请坐。”
见老和尚这么给面子我也不想那么多说话就坐了下来,然后就听到老和尚对着我用柔和的声音说道:“小友,老衲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去过府上拜访了不知道小友是李家何人?”
“大师客气了,我父亲是李随云。”我微微一笑报出了无良爸的名号,想来老和尚应该是认识的。
“哦……原来是李家的小少爷,李家家主也曾经跟我说过您,呵呵,没想到您都这么大了,江湖纷乱啊,您万金之躯怎么能来此涉险?我看还是回去的好,今天这里并不太平啊。”老和尚对着我恭敬的说道,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我们是主从关系,虽然经过了几千年这种主从关系已经淡化了,但是毕竟李家统治几百年少林一只是李家最忠实的属下之一这点是不可以轻易改变的,所以老和尚对我还是很恭敬的。
“呵呵,纷乱?纷乱难道不好吗?”坐在那里的我听了这话之后不自觉的笑道,然后站了起来对着面前那帮吵得不可开交的人们淡淡的说道:“好了别吵了,我看你们再这样吵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思了,今天令狐烟做掌门不服的可以给站出来。”
说话我已经化为一阵清风从了空的身边消失之后来到了令狐烟的身边挡在了他的面前对着五岳剑派的一帮人淡淡的说道,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却丝毫不隐藏我那来自内心的无边杀气,只是一个瞬间,杀气就已经笼罩了全场。
可是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坐在角落里的了空看到我的模样之后坐在那里淡淡的自言自语道“像,实在是太像了……哎,江湖要血雨腥风了,只是不知道这次会闹成什么样子,希望,别再像那位一样了吧……”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敢在这里大呼小叫报上名来。”当杀气逐渐收敛的时候一个嵩山派的大汉站了出来,从背后拔出一把剑对准了我大大喇喇的说道,整个人的表情显得凶神恶煞的,让人看了之后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是啊,你这个无名小辈,你是什么人!!说出来,爷爷要好教训教训你。”一帮乌合之众站在那里对着我大呼小叫道,看他们的表情好像对我这样堂而皇之的站在那里十分不满。
“冰鉴会邪少……冰鉴会!!邪少!!!”虽然我声音平淡,但是当我报出自己的名宇顿时周围出现了一阵骚动,周围所有人顿时觉得一阵惊雷在自己耳边炸开。
跑江湖的人对于黑道上的事情自然是知之甚详,冰鉴会是什么他们自然明白,全国最大的帮派,虽然黑帮这样的东西在大多数武林人士眼中并不算什么,但是那是说小黑帮,真正大型黑帮里边是高手无数的,不说别的就是青红两帮,纵横华夏数百年无人敢惹,江湖中人着见他们比着见杀神还躲得快,为什么?
不为别的因为实力,他们的实力恐怖到了极点,不说别的光青红能一直压着魔门打就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厉害了,连魔道魁首魔门也只能被青红压缩在西北七省数十年不能踏出一步就能够看的出来青红到底有多厉害,而且正道中人跟他们交手的也不是没有,不过下场都很惨,冰鉴会虽然成立这么久跟江湖上的人交际不多,不过他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能够打的青帮支离破碎,硬生生的从他们的手中抢走两个省的地盘,甚至连青帮的总部sH都被人他们给占领了,可见冰鉴会有多强,不是这些人能够招惹的。
更何况不说别的,冰鉴会号称有成员六十万,六十万人是个什么概念?六十万人就是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够将一个门派淹死了,何况是六十万军火齐备的黑帮成员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消灭任何一个帮派或着说能够轻松的消灭在座所有帮派,毕竟五岳剑派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过三千多人而已,这还包话老弱妇孺因此冰鉴会对他们说无疑是无法招惹的存在。
还有要说冰鉴会没有高手鬼才相信,要知道不说别的,就是他们那能够打胜青帮的实力就让众人望而生畏了,要知道五岳剑派倾尽全力也只能和一个魔门分支滇西魔教打一个平分秋色,可是青红却能够将整个魔门压制,而冰鉴会能够打胜青帮,按照这个比例计算的话,五岳剑派在冰鉴会眼中根本就是一帮玩泥巴的小孩不值一提。
一句话,只是短短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刚才那些个叫嚣的人这个时候一个个吓得脑袋一缩,老老实实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也不再多说什么。
而五岳剑派几个掌门这个时候也开始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不是要杀我吗?呵呵,啊,我李天邪随时奉陪。”我不屑的看着眼前的众人笑道,然后“啪啪“两声拍手瞬间两百多个手下从周围蜂拥而出,三十个先天高手站在人前,而幽月,影,忠伯,勇伯,四人一马当先分别护卫在我的左右,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得相当难看,以他们眼力不难看出今天的形式谁强谁弱。
“侮辱邪少者杀!”影淡淡的站在那里说道,他话音落后身后的三十个先天高手瞬间犹如利剑一般射出,瞬间钻入人群在对方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十二个人头已经被取下,放在了我面前的位置,刚才最多嘴的几个人已经死在了我的面前,而且死相相当的凄惨,顿时所有人的脸色再度一变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不过其他四派的人已经不自觉的靠拢在了一起,看起来他们也明白今天问题的严重性了。
“呵呵,怎么,怕什么?我的手下只是给你们那边一些个不知道规矩的小辈一点教训而已,看把你们紧张的,何必呢……今天我来又不是专程老找你们麻烦的,你们紧张什么?”站在那里的我笑咪咪的看着眼前的一帮人说道。
不过显然这帮家伙好像并不太相信我的话,尽管我认为我说的已经很诚恳了,不过可惜的是人家就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话,听了我的话之后集体的露出了不信的眼神,反而站的更紧了。
“现在我们不说别的废话,令狐烟做掌门你们同意不同意?”看到他们这个模样我也懒得理会他们,站在那里大大喇喇得对着他们说道,这个时候摆明了是威胁,他们不听也要听,听也要听。
没有人多说话,这个时候我看了他们一眼,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我就当你们全部都同意了,那么今后令狐烟就是华山掌门了,呵呵,那么我们来说第二件事情好了……”
本来我这样说是所有的人都想到的事情自然也没有人反对,因为他们明白有我的支持无论是今天还是今后他们都没有能力再对华山做些什么了,这个时候他们想要反对也是没有用的,与其跟我扛到底被我消灭不如这个时候低头做人老实一点的好,所以没有人反对我的话,不过当我说还有第二件事情的时候四大派掌门的眉头不约而同的皱起来了,这个时候站在那里他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只是静观其变,站在那里等将着我将第二件事情说出来。
他们的反映我看在眼中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一笑,然后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嵩山掌门左千秋不顾五岳同盟,谋害前五岳盟主,理应处死,证据确凿不容抵赖,不知道各位觉得如何?”
“哗啦啦”瞬间本来还只是皱着眉头的人们瞬间发出一阵阵的激烈的讨论之声,当然反对的声音居多,毕竟这件事情让人觉得我是在对付左千秋,同时可能是在对付其他四派,这个时候他们自然不肯让步,不过却也不能明着反对,因为有实力,让他们在一瞬间集体消失,所以他们只能在那里激烈的讨论不过却不敢站出来说些什么。
看着自己周围的三人在那里虽然不忿不过却并不坚定的和自己站在一起左千秋顿时火冒三丈,站了出来对着我气呼呼的说道:“哼,这里这么多武林名宿,你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要以势压人,虽然你现在人强马壮,不过这里在座的各位也不是好惹的,甚至有了空大师这样的德道高僧,你不要信口雌黄,不然的话大家也不会同意你回来的。”
左千秋显然是拖别人下水,不过说的冠冕堂皇让周围所有的人都背地里把他给骂了个半死不过嘴上却不能说些什么还要摆出一副支持他的模样实在很难更就连了空也是如此,对此我没有多说什么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淡淡的说道:“证据?我说的话就是证据!!”
“什么,你一个人说的话就是证据,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你凭什么?”左千秋气呼呼的对着我说道,他这个时候故意作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希望可以引起周围人们的同情,然后让周围的人支持他,让我不敢乱来,要知道周围这些个武林名宿们虽然力量不咋地,不过却也有不小的影响力一般聪明的人都不会去随便得罪他们,因为得罪他们很可能今天这样的事情就会让我变成武林公敌。
不过。对于我来说,我在乎这个武林公敌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李家要是害怕这些江湖草莽的话那早就灭亡了,不错江湖中高手如云如果他们联合起来确实实力恐怖,不过可惜的是他们都是自为战的主,让他们为了别人去拼命只有傻子才干,江湖道义说了千遍万遍,其实之后一个,利益!!只有利益才能够让他们团结起来,而没有利益的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去干……所以我根本不在乎。
“凭什么?凭我有这个实力,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谁反对的话,谁就要死!!你觉得这个回答怎么样?”我淡淡的露出一丝不屑对着面前的左千秋说道,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张狂气息,对于那些个所为武林名宿四大剑视若无睹,目空一切。

第300章 吞并
“你……”左千秋听了我的话指着我一个宇也说不出来,顿时哽咽了,无疑我这是强盗理论是人都听的出来我就是以势压人,可是他却拿我没有丝毫的办法。
而旁边那些个武林名宿这个时候也一个个把头看向他处一句话也不肯多说,为了一个小小的左千秋而得罪我实在不是一个智者所为,而在座的各位都恰恰认为自己是一个智看,所以这个时候他介都一个个老老实实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着向别处一句话也不肯为左千秋多说,就连一向的老好人了空和尚也因为我的关系闭上了自己的嘴巴闭着眼睛在那里念轻,一瞬间左千秋感觉自己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瞬间和这个世界失去了一切的联系,所有的人都抛弃了他。
“我今天就是要左千秋的性命,这个人吃里爬外粮子野心杀死了令狐烟的爷爷,这次我跟各位说白了我就是来找左千秋麻烦的,我就是为了令狐烟报仇而来,如果谁要是跟我过不去,那么大可以站出来,如果给我面子的,你们就和左千秋站开一点。”我站在那里淡淡的说道,无疑我是在向所有人批明今天我的目标不是别人就只有左千秋一个人,和其他人无关,当然今天左千秋的性命我是要定了,如果要是有谁非要因为左千秋和我过不去的话,我也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听了我这话所有的人都明智的选择了离开左千秋的身边,摇曳不定的三派掌门也在这个时候作出了最明确的选择,离开了左千秋的身边和他保将了距离,见到这样的情况,左千秋背后的嵩山众人也缓缓的离开,一瞬间左千秋被这个世界所抛弃了。
“你们……你们……”左千秋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离开的众人,气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周围的一帮人左千秋感觉这时候自己好像已经绝望了,是的绝望了彻底的绝望……
那些人在看到左千秋的眼神的时候一个个要么低着头要么把头别过去,反正是没有一个人看左千秋,让左千秋扫视了一圈之后终于绝望了下来,站在那里疯狂的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想到我左千秋英明一世到最后竟然栽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我真应该当初亲手送你和你那个死鬼爷爷一起下地狱。”左千秋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的令狐烟说。
“左千秋你这个卑鄙小人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做了,你这个小人竟然害死前盟主!!”
“左千秋你应该被千刀万剐!”
“左千秋我们嵩山派没有你这样的卑鄙小人!”
只是一瞬间无数带着攻击性的语言就落到了左千秋的身上,其他三派甚至抛弃了左千秋的嵩山派这个时候听了左千秋的话,终于相信了我,同时为自己的作为找到了一个理由,开始毫不犹豫的炮轰左千秋,顿时将左千秋骂的体无完肤。
“哼哼,我是卑鄙小人,你们呢?你们刚才抛弃我的时候,好像还不知道我这样做了吧,你们就是君子了?告诉你们,你们也是一帮小人,不要为自己的作为找借口了,一帮伪君子,哼……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强者为尊,成看王侯胜者寇,我左千秋今天认栽了!!”左千歉冷哼一声对着那些个对他叫骂的人舞冷冷的说道。
“扑哧”瞬间在说完话之后左千秋抽出了自己背后的一把长剑对着自己的喉咙就是一抹,顿时鲜血犹如泉水一样喷涌而出,瞬间撒满了天空。
秋风瑟瑟,飘落的黄叶从天空中落下,周围的云彩变得黯淡无光,左千秋就这样倒下了,倒在自己的剑下,倒在所有人鄙夷的目光之中,其实也许他根就没有做,虽然做事卑鄙,不过……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不卑鄙的人?三大剑派的掌门不卑鄙?抛弃了自己掌门的嵩山派不卑鄙?那些武林名宿不卑鄙?其实大家都是卑鄙的人,都是不择手段的人,只不过……左千秋他成为了失败者,所以他注定要成为别人唾骂的对象,而我……则成为了胜利者,所以……我可以享受胜利者所应该拥有的一切。
看了一眼左千秋的尸体我再度站了出来,此刻的令狐烟情绪显得很不稳定,看着左千秋的尸体充满了兴奋与茫然,也许她已经失去了自己做人的目标吧,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所以这个时候她也不适合说话,因此还是我,还是我这个强势的外人站了出来,站出来说话,对着面前的一帮人淡淡的说道:“好了,在还有第三件事情……”
“什么还有第三件事情!!“几乎所有人齐声叫道,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杀死左千秋之后还有什么事情,不过根据预感他们也知道肯定不是好事,最起码对他们来说不是好事。
“当然,第三件事情就是,五岳剑派给并一派,重新更名五岳派,选出一个新的掌门来,不知道各位觉得如何?“我站在那里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说道,丝毫不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强人所难而感到羞愧,因为这是强者的特权,我之所以敢这么做,之所以能这么做,全都是因为一点,因为我是一个强者,我有让鄙人害怕的权利,我有强人所难的权利,谁要是敢不服我,我就杀谁……
“五岳剑派一直以来都是同盟,虽然遵从盟生号令不过各成体系,各自立派怎么能够谁为一谈?你这是在强人所难!!!我绝对不会同意的。”一个衡山派的长老站了出来对着我气呼呼的说道,有些时候虽然这些人怕死,不过涉及到门派问题的时刻这些个门派里的老不死们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
“哩。”当他的话音落后,只是一瞬间一道声音划过,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并且瞬间抹掉了他的脖子,然后抓着他的人头再度回到了我的面前失去了头颅的尸体瞬间倒在了地面之上吓得周围一帮人瞬间跳开,然后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面前那个影砍掉的头颅。
“哼!!你别以为你们厉害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恒山惠临绝对不会让你们胡来的,你们有本事就杀了我……”这个时候恒山派的一个老尼姑再度跳了出来对着我骂道,这些老尼姑一个个性格如火,脾气比男人还火爆,一看就知道不是更年期就是长期月经不调,或者是因为得不到男人的谦润将欲火全部变成了怒火所以才如此火爆。
有了老尼姑的话之后瞬间又有三个长老跳出来,一个是嵩山的一个是泰山的还有个仍旧是恒山的,一个个站在那里一副大无畏模样要和我战斗到底,说话已经提着剑做好了防御姿势,准备随时战斗。
看到面前的几个各派长老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对着面前的勇伯说道:“勇伯,您老人家也很久没活动了吧,这些人交给您了,好好练练手吧,我可怕您老人家歇息的太久身子骨不舒服。”
“嘿嘿,谢谢少主……“勇伯听了我的话之后站了出来对着我轻微的鞠躬笑道,勇伯和忠伯不一样,忠伯修炼的是佛门武功对人慈悲一脸和善,虽然对于李家的敌人从不手软但是一般决不滥杀无辜,不过勇伯不一样,虽然和忠伯是亲兄弟,不过性格却截然相反,勇伯修炼的本来就是邪派至高武功,一身邪功登峰造极,厉害非常,为人也根辣无比,杀人如麻,从来没有什么道德观念有的只是对李家的忠心,和个人喜好,勇伯可以为一个人而杀死一百个人,可是因为自己高兴而去帮助一个黑帮消灭另外一个黑帮,可以因为自己不高兴杀死一个行善积德几十年的老好人,这就是勇伯,所以对于我的话勇伯没有丝毫的犹豫反而有一股兴奋的气息,也许是因为隐居太久没有杀人的缘故吧。
瞬间勇伯从我身边犹如一阵狂风一般闪了出去,和几个剑派长老打在一起,这些长老们一个个最小的也有五十多岁了,都是先天级的高手,而且进入的年月也不少了,只是一直没有突破而已,剑法潦厉无比,剑剑含有杀机,纯属无比,虽然几个人并不是属于一派,但是相互配合也不生疏,瞬间四人结成剑阵将冲过来的勇伯包围在中间,开始对勇伯展开攻击。
勇伯最厉害的就是一双爪,一双爪法练到了极致,一双手比精钢还坚硬几倍,于是乎徒手就和几个长老打在了一起,刹那之间天空中布满了剑影和爪影,叮叮当当的交手声,不绝于耳。
“咚咚咚。”玩了一会之后勇伯用上了九分力瞬间几个剑派长老的兵器就在勇伯的手中折断了,变成了一节一节的落在地面之上,然后勇伯爪法变化,瞬间以极快的速度将几人的喉咙捏碎,整个脖子上的骨头都变成了零零散散的摇摇晃晃的躺在那里动也动不了了。
我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对着面前的一帮人微笑着说道:“好了,碍事的人死了,现在我们继续说,五岳剑派给并成一派,有谁反对尽管站出来!”
威胁!!赤棵裸的威胁!可是尽管是威胁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敢站出来了毕竟所有的人都是爱护自己的生命的,门派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自己的性命才是重要的,不过短短几分钟已经有几个身为先天高手的长老死在了这里他们就是傻子也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无疑和上次一样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而沉默就代表这我的话在此得到了通过,不过这个时候恒山的老尼姑站了出来对着面前的我带着仇恨的目光,淡淡的说道:“五岳剑派合并一派我们同意,不过谁来找掌门,你还是令狐烟?哼……你这根本就是在吞并我们五岳剑派!!”
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老尼姑不得不说这个老尼姑真的不傻,这也给她看出来了,(其实只有作者本人最傻,为了配合小白当无敌猪脚,只好把书里所有人都变成白痴中的白痴、花痴中的花痴)不过这个有异议吗?答案显然是没有,原因无他实力尔。
“哈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今天也就不说废话了,我就是要你们五岳剑派并入我冰鉴以后为我冰鉴会效力,服从冰鉴会的命令,成为冰鉴会的下属,当然作为回报你们也可以得到想不到的好处,本来这些事情我是不想在这里说的,不过既然你已经说出来了,那么我就不做那些无用功了,大家挑明了说,在座各位都可以加入我们冰鉴会,当然如果不想加入的可以现在离开,我绝对不会勉强,不过……五岳剑派之内的人除外!!”我哈哈大笑的对着那老尼姑说道,话已经说道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与其躲躲藏藏不如一切挑明了说的好。
而我后面的话显然是对那些个“武林名宿”们说的,这个时候是人都听的出来,这些个老家伙们都很聪明听了这话之后一个个立刻告辞了,只有一个了空还坐在那里弄的不少人都迷茫不已,因此又有五六个精明的先天高手这个时候来到了了空的身边站在那里静观其变,剩下的都已经离开了。
看了一眼了空和他身边的人我完全当作没有看到,谁叫了空和咱是自己人呢,我自然不会为难他,不然的话回去老爷子也要把我给剥皮抽筋不可,要知道对于了空我家老爷子可是很尊敬的,这个老和尚绝对是一个德道高僧。
“好了,闲人都走了,现在我们说正题了,我现在正是要求你们加入冰鉴会不知道各位觉如何?”我笑眯眯的对着面前的几个掌门说道。
“我同意!”我话音刚落令狐烟就对着我坚定的说道,看来个丫头是铁定跟着我走了,而她身后的几个长老虽然不自觉的皱了眉头不过却没有多说血淋淋的教训已经给华山带来了深刻的教训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做出头鸟了,他们只是在等待,等待我的条件,因为他们知道其他几派是不会像令狐烟这样好说话的。
“不知道,我们加入冰鉴会之后可以有什么好处?说实话,我们没有和你们对抗的力量,不过如果让我们因此为你们去亡命天涯而没有任何好处的话,我想我们宁愿死!”泰山派的掌门这个时候开口了对着我说道,其实说白了他就是在问好处……他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冰鉴会给足好处他们泰山派在这样的压力之下绝对会答应下来,不过如果好处不够的话他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两外两个掌门和嵩山派的几个长老也是这个意思对着我点了点头等待着我的回答。
看到这些我不得不说这帮家伙的现实,他们的弟子长老尸骨未寒现在他们就若无其事的站在他们的尸体面前跟我谈条件,还真够可以的了,果然够现实,不顾现实的人不值得信任,这点我比谁都清楚,因此他们注定和我只是利益结合。
“好处?好处有很多,以后每年你们五岳剑每个剑派可以从我冰鉴会领取一亿美金的花费,你们可以不必为了钱再到处奔波,我知道虽然你们也有一些个外在产业不过我想那总没有这来的快吧,而且你们以后所需要的弟子,你们可以随意挑选,如果那些人家里不同意的话,我们冰鉴会会出面摆平,你们五岳剑派加入我们冰鉴会之后可以得到高度自主,除了完成冰鉴会的任务以外我们对不干涉你们内部的事情,而且你们的优秀弟子,都可以进入冰鉴会的刺杀组织冰魂为冰鉴会效力,按照完成任务的数量和等级给以不同的奖励,另外每一个先天高手按照冰鉴会的标准给以每人每年一千万美元的奖励,以后你们练武所需要的任何材料冰鉴会都会提供,同时你们还将更到冰鉴会的保护,你们的敌人将成为冰鉴会的敌人,你们觉得这样的条件如何?”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几个掌门说道,这样的条件是绝对优厚的,其实有这样的条件我就是不杀他们的人他们也会答应的。
不过我这个人始终相信血淋淋的教训才能够让人记忆深刻,所以我并没有开始就拿出我的条件而是对他们大下杀手,为的就是让他们记住我的厉害,记住我的恐怖,以后才不敢背版我,显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抛出自己的条件……
“真的是这样的条件!!!“泰山派的掌门激动的说道,这么好的条件是人都会答应!!
“你为什么不开始就说,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你知道这样的条件我们是不会拒绝的!”恒山派的掌门这个时候虽然也激动不过更在意的是我动手杀人的问题
“很简单。因为我相信,只有血淋淋的教训才能让人记忆深刻,我只是想让你们记住,我的恐怖,以后不要随便背叛我,不然的话我随时可以将你们给杀光!!”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面前的几人说道,对于杀人的事情好像丝毫不在意一样。
“你……“老尼姑还想再说些什么。
“好了不要废话了,我说的条件你们觉得怎么样?同意吗?”我微微一笑打断了老尼姑的话说道。
“我们还有的选择吗?”几个掌门同时苦笑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