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歌3

「厉害吧,唐家武功以暗器入道,发射暗器手法繁多,而且不仅限于手,浑身上下都可以射出致命暗器,所以唐家武功力求贯通全身,哪怕最细微的地方也可以使力,所以我就稍微让柔儿尝试一下,果然……连那里都可以活动随心呢。」
「真是太惊人了,原来唐家武功还有这样的特效吗。」
王启惊叹得吞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伸出两根手指分别插入唐柔的阴穴和屁眼实际感受一下,下体两穴一起被异物入侵,唐柔不惊反喜,微眯眼帘,似被爱抚的猫,甜声哼吟,肉穴和菊花蕾骤然收缩,似收紧的口袋一般紧紧的套住王启的手指。
不仅如此,王启还清晰的感觉到手指上不断传来柔嫩腔肉蠕动,颤抖,紧缩的滑腻触感,竟是如此销魂。
内心时刻燃烧的病态饥渴似乎被稍微满足了一些,唐柔面色愈发苍白,但白嫩脸颊却透着妖艳的红晕,眼波流转似哭非哭,却又似欢喜异常,娇躯微颤,分不清是因为王启的手指凌辱还是要维持自己下体蠕动的缘故。
此时的唐柔洋装自中拉开,香肩裸露,丰腴白嫩的巨乳一颤一颤的,顶峰嫣红傲然挺立,巍峨颤抖似引诱王启去采摘一般,一双柔荑紧拉着裙摆上撩,同时五指绞弄,似再排解心中熊熊燃烧的饥渴,清纯中透着无法形容的妖艳性感。
虽为唐柔艳色所慑,但王启却莫名的有些恍惚起来,不知为何,王启总想起前两日初见清醒的唐柔时,那带着让人心颤的清纯和不知世事,说着略显天真但却真挚的话语,娇柔称呼自己王启叔叔时的摸样。
眼前的这个唐柔虽然面容依旧清纯,但却带着妖媚病态性感,打全身心渴求自己凌辱玩弄以此来赎罪,被扭曲的不成摸样的唐柔,王启忽然涌起一股怜惜,和歉意。
「启儿,你心软了吗?」
就再此时,宁妃雅娇躯如蛇一般腻再王启背后,双手自后捧着王启的脸,幽幽说着。
「你此刻的心情……为师很是不喜欢呢,启儿……」
宁妃雅原本极尽艳媚性感的腻声甜语突然转为幽幽清冷,王启愕然不知所措。
「为什么要心痛,为什么要怜惜……不要试图掩饰,你的心瞒不过为师的,你可知……为师为什么要将柔儿调教成这样呢?」
「不……不知道。」
察觉到那突然转变的幽幽清冷话语中蕴含着的一丝薄怒,想要回头却被宁妃雅的柔荑禁按住,此时王启也有些慌起来,难道自己今天的表现出错了?
「启儿,不知道是吗?那为师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能真正的面对为师了吗?不是靠着我们之间的心灵连接从而忽视为师带给你的本能压迫?」
王启陡然呆滞,背后一片刺骨的冰冷,宁妃雅幽幽的话语,仿佛变成无形的刺刀,透过皮肤,肌肉,骨头,直接刺入灵魂之中。
这是……由不含一丝感情,单纯由杀气构成的气势,如苍茫夜空般覆盖了王启所有的一切,如黑洞般吞噬他所有的感官……留下死亡的阴影。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但王启悲哀的发现,他依旧无法抗衡那几乎绝望一般的气势,本能颤抖着。
「启儿,两天没见,你的心不仅没有变强,反而变弱了呢……难道是我太宠你了吗……还记得为师把清白身子交给你那天跟你说的话吗,你……沉沦了……」
王启什么也说不出来,气势依旧压迫而下,肌肉渐渐僵硬,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你沉沦再对为师的爱恋中,依旧把我当做仙子,女神……一个神圣而高不可攀的完美象征,哪怕为师的身子随你玩弄,你那也只是对我的一种朝拜,侍奉,而不是亵渎我,征服我,将曾经不可追逐的强大压在脚下……启儿,你忘了吗,你第一次有勇气正面面对为师,靠着的是什么吗?」
「我……我……」
「启儿,你对为师的爱恋为师自然知道,为师也是一个女人,也很受用,但是……如果只是要论爱恋,傲天他绝不会输给你,而且更加纯粹……你想要让从傲天手中夺过我……让我永远属于你……光靠爱,是不行的……启儿……你现在在迷茫,显然你还没明白……为师希望看见的,是一个虽然稚嫩但却拥有变强可能的启儿,而不是一个渐渐沉沦的启儿……所以,回去吧,一天没有想明白,就不要来见为师……而为师也不会去见你的……你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气势渐渐收敛,原本春意满溢的房间中充满了无言的寂静,宁妃雅松开了手,幽幽说出了令王启呆滞的逐客令。
柔荑拿过王启的衣衫,依旧是那不变的温柔,缓缓帮王启穿上衣服,却用劲巧妙,让王启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
明白到宁妃雅此刻决心的王启,再衣衫穿好之后,呆滞而默然的走了出去,连一眼都没回头看过。
唐柔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但看到王启离去,内心变态饥渴尚未满足的她挣扎起身,不顾自己衣衫半解春光外泄就要追出去,但却被宁妃雅轻轻制住。
「唉……」
一声幽幽的叹息,回荡再房间之中。……
第三节:莫名其妙的前序终于写完了,正文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滞然回到家里,王启依旧无法理顺内心交织如乱麻一般的思绪和感情,原本预定的春宵一夜,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赶回来,而且下令不想明白就不能去见宁妃雅。
但出奇的,王启却没有感到多少愤怒和悲哀,只是有些困惑,有些黯然。
也许是临走前宁妃雅温柔的穿衣侍奉,也许是那临别前依稀感受到的宁妃雅内心之情……总之,王启现在悲愤说不上,郁闷却不断。
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圆睁着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最主要是经过唐柔那香甜小嘴用娴熟口技侍奉之后,变得蠢蠢欲动的身体完全无法入睡。
从床上跳起来,走出房门去到屋外的垃圾场中去,再重重堆积的垃圾山中,却有着一块异常平整的空地,王启有些失神,不由得想起当日宁妃雅拳风扫荡,硬生生再垃圾山中开辟出这么一个简陋练武场的情景。
摇摇头,不再去想,因为他怕自己会很不堪的去伤神去悲伤,他知道这样只会让宁妃雅更加失望。
拉起架势,缓缓演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上这种练武的感觉,没有歧视,没有人情陋习,只有坚持就必然有收获,流下汗水,脑海一片空明,一点点的变强,似乎不断获得新生一般。
今夜的月特别的美,王启又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仿佛驾着月光而来的飘逸仙子。
宁静的环境,似清明了王启的内心,想起那深深映入自己心中的仙影,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丝轻柔的笑意,拳脚纷飞,劲风扫荡之下,四肢百骸泛起热流,汇涌奔走,如奔狂之兽肆意咆哮。
分不清体内异动是否自然,但却那么的舒适,气血和内力交汇奔走,一点点冲刷着年迈的躯体,凝聚起力量,急速奔走的内息继续交汇壮大,似惊动了什么,王启内心深处又一次响起兽吼,仿佛在对他诉说着什么,教导着什么。
微闭双眼,似忘情陶醉再演武中,与生俱来的暴戾凶气,霸道嚣狂再度出现,缓缓融入拳意中去。
坚决,无可阻挡,似苍天阻道,也要喧嚣着一拳轰杀的霸道。
远处阴暗处,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女子发出无言的惊叹,明眸注视,似被那拳意所慑。
练武可明心,可壮魂,宁妃雅说过的武道经验,王启直到此刻才算是明白,只觉得快爽万分,不愿停止,意识飘然若飞,拳脚越舞越慢,但拳意却愈发沉重和清晰,而且王启嘴边清晰的吼叫出阵阵兽吼声,一如其内心的咆哮。
却再此时,异像骤生,王启的意识飘飞似乎接近某种极限,一股无形的吸力如黑洞一般将他的意识骤然吸进。
一幕幕支离破碎,光怪陆离的画面反复闪烁,却蓦然定格再一副画面。
旌旗漫天,残甲遍地,熔岩横流的大地上布满残尸,天空漆黑乌云如海,云海正中心却睁开一只猩红眼眸,带着灭世凶意凝视下方,凶眼正下方熔岩海上伫立着五名由各具威严特色的参天巨人,无数喋笑不休的黑影再祂们背后如烟般流窜,衬托着祂们绝世魔神的威严。
「……人族当兴,妖族当灭……此乃天意注定,你逆天而行……可知罪。」
「区区天魔,卖弄口舌徒惹人笑,凭你们也配阻我……」
两句话对话,却带着无上的威严和惊世神威,一下子将王启的意识轰出幻境。
拳意消退,演武停顿,等王启清醒之后,却发现自己眼耳口鼻居然再涌血,似受了内伤一般。
王启迷糊了一下,极其莫名其妙,忍不住苦思起来,但却发现刚才演武至一半后的记忆全然消失,最后只能作罢,谁叫这几日来发生的异象太多了呢。
虽然莫名涌血,但王启却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洋溢着不吐不快的力气,眼耳口鼻前所未有的清明,仔细一查,却是自己武功突破了瓶颈,随后王启有些迷惑,当初宁妃雅断定没有三年积累绝对无法突破的瓶颈居然就这样突破了?
虽然莫名其妙,但王启却觉得不坏,整个人宛如脱胎换骨了一般,比起身体的变化,内心深处更是仿佛充斥着无穷的勇气,任何艰难险阻都不放在眼中,必定可征服之的无匹斗志。
日月江河无可挡,只手便要挽天倾。
妃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谁……谁再那里。」
窸窸窣窣脚步声响起,唐柔的身影蓦然从一座垃圾山中转了出来,看见王启时,露出惊喜无比的神情。
「主人……主人。」
一路娇呼一路疾奔,没有内衣包裹的胸前丰腴玉兔随着奔走上下抖动,看得王启不自觉直了眼,也没将刚才察觉到的异响放在心上了。
远处阴暗处,女子轻呼了一口气,静静举起摄像机,将两人会面的场景全部拍摄进去。
「你怎么来了?」
「柔奴实在忍不住了……所以来找主人你了。」
「妃雅她准吗?」
「妃雅大姐准了,其实妃雅大姐也很后悔的……再主人你走了之后她一直再说自己是不是太过严厉了,而且想着主人你刚才憋着火回来的,一定很难受,所以让柔奴过来,提供嘴巴肉穴屁眼给主人你泻火。」
「是吗?」
王启深呼了一口气,内心复杂不已,宁妃雅那蕴含在严厉话语下的柔情他自然察觉到了,如果此刻他回去宁妃雅那里去,她一定不会再忍心把他赶出来,但是……
王启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好好想一想,经过刚才那番顿悟一般的演武之后就觉得更有必要了。
如何不让宁妃雅失望……
如何……永远的占有宁妃雅,征服她,让她永远属于自己。
而眼前的唐柔,就是最好的试炼石。
「进去吧,今天晚上我可不会让你睡觉,不彻底肏翻你,肏到你明天走都走不动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哦。」
唐柔玉容泛起红晕,露出欢喜期待的笑容,然后走过去挽住王启的手,反拖住他朝家走去。
「主人主人……妃雅大姐还给我下了个任务哦,今天我们去参加傲天哥哥的私宴聚会,妃雅大姐和诸位姐妹都有合影呢,妃雅大姐托我把照片带过来,一个个介绍给主人你认识呢。」
两人缓缓步入屋子里去,远处阴暗处的女子踌躇了一会,想起王启刚才那凶戾万分的拳意,就没靠近,只是默默的伫立在原地监视着。
一进了屋关上门,王启就把手放到唐柔胯下,入手一片温腻滑软,还有些潮热湿漉,唐柔娇躯瘫软,腻再王启怀中恨不得立刻融为一体一般,微微张开双腿,让王启的手更顺畅的爱抚自己的下体,两团丰腴巨乳本能隔着薄薄的洋装缓缓再王启身上磨蹭着,做着无言的勾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演武热身的关系,王启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欲火高炽,低吼一声,连脱都不脱,直接撕扯唐柔的洋装短裙。
衣衫纷飞,化作残破碎片,唐柔娇小却丰腴的酮体被按再地上,带着饥渴的呜咽声接受者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侵犯。
良久良久之后,那饥渴的呜咽才变成满足的笑意。
第二日。
「哦呵,嫣儿你看到这个老头半夜三更偷偷跑到我那妃雅大姐那里去呆了半个小时,然后半个小时后柔儿去那个老头家里面过夜,直到现在都还没回去是吗?真有趣,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很抱歉小姐,因为担心宁妃雅耳目灵敏,会察觉到我的存在,所以我没有接近做更进一步监视,所以不知道他去宁妃雅那里做了什么。」
高档红木作为地板,精美浮雕布满墙面,名画古董四处摆放,点缀着屋子主人的奢华,但坐在室内酒吧台前举着红酒杯的艳丽女子,却瞬间让这些奢华为止失色,因为进入这间屋子内的人,第一眼被吸引的,永远是这个艳丽妩媚的女子而不是其他,因为其美色,也因为其内蕴的威严。
素白柔荑半握酒杯,却不饮,阳光穿透酒杯,红光扑在妩媚脸庞上,让原本性感的她更显一份神秘的诱惑和危险,一如滴血的玫瑰。
低吟细语,带着好奇和探究,似天真无邪的大家闺秀一般,而伫立在一旁静静汇报的女子却没有理会上司难得一见的好奇,继续汇报着。
「那柔儿去那个老头家呢?」
「那个老头也是武者,而且功力不浅,属下没有接到小姐的命令,不敢贸然行事,所以同样没有接近。」
「武者!学院还真是藏龙卧虎呢,一个再学院呆了三十年的老园丁,居然是武林高手而且没人知道……嘻嘻,真是有趣呢,我越来越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的小姐,我立刻挑选人手今天去目标那里安装监控设备。」
「不需要那么麻烦,直接去问不就行了吗。」
放下酒杯,艳丽女子手指轻点再唇边,眼眸带着按捺不住的兴奋,脸蛋泛着红晕,似即将要和自己的情人会面一般娇憨动人,但眼眸深处,却泛着一丝血腥的残忍。
王启走在街上,步履匆忙,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低头弯腰极不引人注意。
本就不喜上街的他没有因为今天的好天气好风景而放缓脚步,但天公不作美,就在王启埋头赶路的时候,却有人挡在他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好,请问是王启先生吗。」
「你好,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虽是疑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王启惊讶的抬起头,看见的是一个身着黑西装的女子,脸蛋长得很不错,裁剪得当的西装不仅没有掩盖那属于女性的美丽,反而增添了一份异样的帅气和干练,如果是以前的王启再路上遇见,只怕看呆了眼的同时也暗自自卑,但此刻见惯宁妃雅和唐柔那般丽色的他反而从容的反问。
「我们小姐要见你,就再那边的西餐厅,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