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歌5

却再此时,异像骤生,王启的意识飘飞似乎接近某种极限,一股无形的吸力如黑洞一般将他的意识骤然吸进。
一幕幕支离破碎,光怪陆离的画面反复闪烁,却蓦然定格再一副画面。
旌旗漫天,残甲遍地,熔岩横流的大地上布满残尸,天空漆黑乌云如海,云海正中心却睁开一只猩红眼眸,带着灭世凶意凝视下方,凶眼正下方熔岩海上伫立着五名由各具威严特色的参天巨人,无数喋笑不休的黑影再祂们背后如烟般流窜,衬托着祂们绝世魔神的威严。
「……人族当兴,妖族当灭……此乃天意注定,你逆天而行……可知罪。」
「区区天魔,卖弄口舌徒惹人笑,凭你们也配阻我……」
两句话对话,却带着无上的威严和惊世神威,一下子将王启的意识轰出幻境。
拳意消退,演武停顿,等王启清醒之后,却发现自己眼耳口鼻居然再涌血,似受了内伤一般。
王启迷糊了一下,极其莫名其妙,忍不住苦思起来,但却发现刚才演武至一半后的记忆全然消失,最后只能作罢,谁叫这几日来发生的异象太多了呢。
虽然莫名涌血,但王启却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洋溢着不吐不快的力气,眼耳口鼻前所未有的清明,仔细一查,却是自己武功突破了瓶颈,随后王启有些迷惑,当初宁妃雅断定没有三年积累绝对无法突破的瓶颈居然就这样突破了?
虽然莫名其妙,但王启却觉得不坏,整个人宛如脱胎换骨了一般,比起身体的变化,内心深处更是仿佛充斥着无穷的勇气,任何艰难险阻都不放在眼中,必定可征服之的无匹斗志。
日月江河无可挡,只手便要挽天倾。
妃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谁……谁再那里。」
窸窸窣窣脚步声响起,唐柔的身影蓦然从一座垃圾山中转了出来,看见王启时,露出惊喜无比的神情。
「主人……主人。」
一路娇呼一路疾奔,没有内衣包裹的胸前丰腴玉兔随着奔走上下抖动,看得王启不自觉直了眼,也没将刚才察觉到的异响放在心上了。
远处阴暗处,女子轻呼了一口气,静静举起摄像机,将两人会面的场景全部拍摄进去。
「你怎么来了?」
「柔奴实在忍不住了……所以来找主人你了。」
「妃雅她准吗?」
「妃雅大姐准了,其实妃雅大姐也很后悔的……再主人你走了之后她一直再说自己是不是太过严厉了,而且想着主人你刚才憋着火回来的,一定很难受,所以让柔奴过来,提供嘴巴肉穴屁眼给主人你泻火。」
「是吗?」
王启深呼了一口气,内心复杂不已,宁妃雅那蕴含在严厉话语下的柔情他自然察觉到了,如果此刻他回去宁妃雅那里去,她一定不会再忍心把他赶出来,但是……
王启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好好想一想,经过刚才那番顿悟一般的演武之后就觉得更有必要了。
如何不让宁妃雅失望……
如何……永远的占有宁妃雅,征服她,让她永远属于自己。
而眼前的唐柔,就是最好的试炼石。
「进去吧,今天晚上我可不会让你睡觉,不彻底肏翻你,肏到你明天走都走不动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哦。」
唐柔玉容泛起红晕,露出欢喜期待的笑容,然后走过去挽住王启的手,反拖住他朝家走去。
「主人主人……妃雅大姐还给我下了个任务哦,今天我们去参加傲天哥哥的私宴聚会,妃雅大姐和诸位姐妹都有合影呢,妃雅大姐托我把照片带过来,一个个介绍给主人你认识呢。」
两人缓缓步入屋子里去,远处阴暗处的女子踌躇了一会,想起王启刚才那凶戾万分的拳意,就没靠近,只是默默的伫立在原地监视着。
一进了屋关上门,王启就把手放到唐柔胯下,入手一片温腻滑软,还有些潮热湿漉,唐柔娇躯瘫软,腻再王启怀中恨不得立刻融为一体一般,微微张开双腿,让王启的手更顺畅的爱抚自己的下体,两团丰腴巨乳本能隔着薄薄的洋装缓缓再王启身上磨蹭着,做着无言的勾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演武热身的关系,王启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欲火高炽,低吼一声,连脱都不脱,直接撕扯唐柔的洋装短裙。
衣衫纷飞,化作残破碎片,唐柔娇小却丰腴的酮体被按再地上,带着饥渴的呜咽声接受者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侵犯。
良久良久之后,那饥渴的呜咽才变成满足的笑意。
第二日。
「哦呵,嫣儿你看到这个老头半夜三更偷偷跑到我那妃雅大姐那里去呆了半个小时,然后半个小时后柔儿去那个老头家里面过夜,直到现在都还没回去是吗?真有趣,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很抱歉小姐,因为担心宁妃雅耳目灵敏,会察觉到我的存在,所以我没有接近做更进一步监视,所以不知道他去宁妃雅那里做了什么。」
高档红木作为地板,精美浮雕布满墙面,名画古董四处摆放,点缀着屋子主人的奢华,但坐在室内酒吧台前举着红酒杯的艳丽女子,却瞬间让这些奢华为止失色,因为进入这间屋子内的人,第一眼被吸引的,永远是这个艳丽妩媚的女子而不是其他,因为其美色,也因为其内蕴的威严。
素白柔荑半握酒杯,却不饮,阳光穿透酒杯,红光扑在妩媚脸庞上,让原本性感的她更显一份神秘的诱惑和危险,一如滴血的玫瑰。
低吟细语,带着好奇和探究,似天真无邪的大家闺秀一般,而伫立在一旁静静汇报的女子却没有理会上司难得一见的好奇,继续汇报着。
「那柔儿去那个老头家呢?」
「那个老头也是武者,而且功力不浅,属下没有接到小姐的命令,不敢贸然行事,所以同样没有接近。」
「武者!学院还真是藏龙卧虎呢,一个再学院呆了三十年的老园丁,居然是武林高手而且没人知道……嘻嘻,真是有趣呢,我越来越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的小姐,我立刻挑选人手今天去目标那里安装监控设备。」
「不需要那么麻烦,直接去问不就行了吗。」
放下酒杯,艳丽女子手指轻点再唇边,眼眸带着按捺不住的兴奋,脸蛋泛着红晕,似即将要和自己的情人会面一般娇憨动人,但眼眸深处,却泛着一丝血腥的残忍。
王启走在街上,步履匆忙,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低头弯腰极不引人注意。
本就不喜上街的他没有因为今天的好天气好风景而放缓脚步,但天公不作美,就在王启埋头赶路的时候,却有人挡在他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好,请问是王启先生吗。」
「你好,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虽是疑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王启惊讶的抬起头,看见的是一个身着黑西装的女子,脸蛋长得很不错,裁剪得当的西装不仅没有掩盖那属于女性的美丽,反而增添了一份异样的帅气和干练,如果是以前的王启再路上遇见,只怕看呆了眼的同时也暗自自卑,但此刻见惯宁妃雅和唐柔那般丽色的他反而从容的反问。
「我们小姐要见你,就再那边的西餐厅,请……」
敏锐察觉到西装女子话语中蕴含着的冰冷和决绝,王启内心有些不好的预感,不知女子口中的小姐是何方神圣,想要回绝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因为又有三个穿着黑西装的女子缓缓靠近,带着一样的冰冷和干练气质。
「好……走吧。」
被女人强迫邀请,王启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虽然有些忐忑不安,但也忍不住有些期待和好笑。
一左一右两个再背后,四个西装女子把王启围住,带领他前往旁边的一个西餐厅中去,周遭路人看得眼都直了,却没多想,反以为是哪个大人物出巡。
进了餐厅,幽静而空旷无人,一看就知道被包场了,左拐右拐来到包厢门前,一个西装女子缓缓推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王启无法,只能走进去,轻缓悦耳的音乐,暗红色的华贵羊绒地毯,柔和暗色的灯光,精美略显奢华的银色餐桌和灯具,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华贵,但王启踏入其中,却像一道精美菜肴中多了一只苍蝇般的古怪,大背心,沙滩裤,人字拖,不仅王启自己觉得古怪,连坐在主桌中一个举着红酒杯,微微晃摇杯中红酒的妩媚女子都忍不住轻笑起来。
「王启你好,第一次见面,不得不说,你长的很有特色,为什么我以前会没发现你呢。」
声音微带沙哑低沉,却很媚,很艳,甚至让人一听就产生恨不得抱住什么东西再床上滚来滚去的感觉,王启看去顿时有些呆住。
波浪卷的披肩秀发,明艳如烟一般的双眸,目光流转,却总是给人一种情人娇嗔般的妩媚,高挺鼻梁,刀削般的俏丽瓜子脸,略微丰腴的娇艳红唇,五官无一不美,组合起来,更是带着入骨的艳魅,一袭黑西装,并没有如外面的女子一样扣拢,外衣散开,内里花式女装衬衣再胸前上两个的扣子松开,小半丰腴滑腻暴露在王启的视线中,隐隐可见那黑色的蕾丝胸罩,黑白相交之下,那挤压出来的深深鸿沟比起唐柔一点都不逊色,反而因为气质不同带上无法比拟的性感。
「你认识我?有趣,我已经很久不抛头露面了。」
「不……不认识。」
王启怎么会不认识这个眼前这个媚骨天成,昨夜唐柔一边再自己猛力的侵犯下,一边拿出一张张的照片逐一介绍,其中就有她。
厉红霞,百年黑道世家的独女,为当下势力遍布东西诸国的黑暗势力【夜盟】的幕后执掌者,权势熏天,心狠手辣,更重要的是……她是龙傲天后宫中的一员。
苍白无力的狡辩,连王启自己都觉得不可信,但是看着厉红霞胸前那春光乍泄的那抹雪白,王启就心不在焉的,因为他想起昨天夜里,唐柔用呜咽呻吟跟自己介绍时,着重和自己介绍了那不逊色与唐柔的丰乳。
【呜呜……红霞姐姐的奶子很大,按妃雅大姐所说的,她的奶子不会比我的小,而且比我更白更嫩,骚的很,所以红霞姐姐整天晃着这么一对大奶子找机会来勾引傲天哥哥】回忆如被推开的门,关于厉红霞的情报不断的回想起来,视线不由自主移到下面,因为他还记得,唐柔昨晚是怎么一边摇晃着屁股吞吐肉棒,一边举着自己的白嫩小腿绘声绘影和自己描述厉红霞的美腿是多么的笔挺秀美。
被桌子遮挡了,王启不由得觉得有些可惜。
王启放肆的视线,厉红霞不由得有些愠怒,多少年了,自从自己几番灭门,取得【毒蝎玫瑰】这个称号后,就就再也没有人敢用这样淫秽的视线注视自己了,他居然敢如此放肆。
被激怒了的厉红霞,反而露出了一个有些娇羞的微笑,似未经人事的处子风情一般羞涩,眼波如水,如烟荡漾,但只有熟悉她的人在场,才可以从那烟视媚行的如水双眸中看出那深沉而残忍的杀机。
「王启先生,请坐,既然不认识我,那我就自我介绍一遍吧,我是龙傲天的妻子,唤作厉红霞,今天见你……是想有一件事情想你说一下。」
说道正题,而且刻意提起身为龙傲天妻子的身份,心中有鬼的王启顿时有些慌了,虽然极力掩饰,但再阅人无数,历经无数阴谋诡计的厉红霞眼中,不由得看轻了许多,微微蔑视的喵了一眼,暗中给王启打上了个雏的标签。
「不知道厉小姐有什么事呢,我只是个普通的园丁而已。」
「呵呵,王先生说笑了,以王先生那一身惊人的武功,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园丁呢。」
「武功!你……怎么知道的。」
比起被人知道自己会武,那被说成是惊人的武功更让王启惊讶,厉红霞淡淡媚笑,道:「有一次我的手下办事的时候,看见过王启先生您再宿舍外的那些垃圾山里练武,所以才让我知道,原来我们清茗学院里还藏着这么一尊大佛呢。」
「这个……这……」
比起被人吹捧,其实王启更想知道和宁妃雅幽会一事有没被看到,毕竟呆在练武场的时候,都是和宁妃雅一起的时间居多,但王启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绝不能蠢的吐出口来。
「是的……我会武功,不过很弱,算不得什么高手,不知道厉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呢?」
本来王启对这些事情就不擅长,左思右想没个结果,内心又有鬼,就直接开口直问了。
「呵呵,今天请先生来此,主要想好好认识一下,见识一下先生是何许人也,竟有偌大魅力,现在一瞧,倒果真是个有趣的人。」
王启微感不详,内心渐渐忐忑起来,「我实在不知道厉小姐的意思,对不起,老头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呜呜,王启先生那么急着要走,红霞的魅力和宁妃雅唐柔两人比起来就那么不如吗?竟让先生如此倒胃口,拔腿想跑。」
厉红霞故作薄怒娇嗔,当真有股说不出的艳媚魅惑,倒真的不逊色于两女,只能说各具特色,但此话一出,王启更慌,到不知道该不该要走,还是继续试探厉红霞知道多少,要怎么办。
「先生别走嘛,红霞有很多话想问先生你呢。」
烟视媚行之感更盛,厉红霞伸出素白柔荑,轻轻搭在王启腕上,似挽留,却更似调情。
纤纤擢素手,指如削葱根,白皙肌肤上透着健康的粉红血色,指甲上是异样深红的血色美甲,上图画着五幅不同的怪异的图案,看起来有些妖异,指尖轻捻细搭间带着无言的诱惑,王启有些微微晃神,如只论玉手之美,仅在宁妃雅之下,却再唐柔之上,能到达这个地步也算得上是人世绝美了。
「嘻嘻,红霞的手好看吗」厉红霞似娇羞的娇笑着,指甲轻柔的再王启腕上轻轻刮弄,王启差点被厉红霞露出的艳媚之态激出一声好出来。
「好看……那就仔细看看吧。」
厉红霞话语依旧带着诱人心扉的艳媚,却有些冷意,王启瞳孔一缩,厉红霞五指微缩,中指突出朝下轻点一记,妖异血色美甲飞速刺入了肉里,于此电光火石之极,王启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但瞳孔收缩之极却辨认出厉红霞秀指上那妖异美甲上秀着的图案是什么了。
分明就是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这五种让女人避之不及的毒物。
王启顿时大惊失神,本能运气提功,却发现内力一提即散,四散乱崩,反搅得体内一气血奔涌好不难受,同时手腕被刺处一阵冰凉之感再飞速蔓延,一阵青灰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那微不足道的小伤口处蔓延着,身体力气飞速消失。
「毒……」
「会很意外吗?宁妃雅和唐柔她们两个不是应该把我的事都说给你听了吗,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擅长用毒功呢,呵呵。」
面对王启的愤怒无力质问,厉红霞显得非常得意和舒畅,顿时笑得花枝乱颤起来,胸脯乱颤美态惊人,但此时的王启已经无心去关注,因为再青灰色毒素蔓延全身之后,一阵剧烈刺痛从身体深处不断传开,如万千锐利钢针不断穿刺身体一般。
王启面色苍白,汗水淋漓,却一阵无奈,因为唐柔真的没和他说起过厉红霞擅毒,如果说过的话王启再笨也不会让厉红霞近身的。
殊不知,再唐家传人的唐柔眼中,厉红霞这些毒术手段简直不值一提,压根没有放在心上,自然不会提起。
「我还以为能和宁妃雅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还有唐柔这种清纯小精灵处的那么暧昧的男人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没想到只不过就这样而已,真令我失望呢,难得我把五毒都配齐了带过来,你才尝了一毒就倒了,不显得我过于谨慎了吗。」
厉红霞嬉笑调侃着,看着倒在地上因为疼痛本能弯成虾米一般的王启,明眸闪过一丝火热的愉悦和兴奋,站起来缓缓走到王启身边,然后扫过倾倒再地上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的东西摔的到处都是。
「哟呵,紧急避孕药……跳蛋,电动按摩棒,马尾鞭,手铐……东西配的蛮齐全的嘛,王启先生,这些东西你到底要用在谁身上的呢,唐柔,还是宁妃雅,亦或者是其他的小情人呢,红霞很好奇呢,王启先生能不能详细的解说一番呢。」
王启紧咬牙关,一波又一波的剧痛不断袭击着他,后悔之情不断升起,但却无助此时的状况,只能闭嘴不语,咬牙苦撑。
「嘻嘻,没想到王启先生你除了又老又丑之外,还是条硬汉呢,真好,红霞最喜欢硬汉了……喜欢得不得了。」
轻蹲在王启的身边,厉红霞轻语媚笑着,玉容泛红眼波如烟,柔荑轻轻在王启的胸膛上抚着,似再调情一般,素指一弹,锋利的指甲立刻划开王启的大背心,再胸膛处留下了一道血痕,厉红霞娇呼一声,极其诚恳得道歉说道:「哎哟不好,王启先生对不起,红霞忘记告诉你了,你刚才中的毒是我精心调制的蛇毒,除了散功失力的作用外,还有一个小小的副作用……那就是会造成身体内部剧烈的疼痛,而且会随着蛇毒的增多会变得越来疼,红霞刚才不小心划伤了你,又让王启先生你中多了一点蛇毒,现在一定很疼吧……真是对不起了,咯咯。」
王启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两颗眼珠子快要瞪出眼眶,因为厉红霞一边娇笑说着,一边用指甲再他胸膛划来划去,一下子多了五六道血痕。
原本仿佛被钢针穿刺的痛苦,现在换成钢锉猛捅般的剧烈,王启口中嗬嗬喘息不断,死死的看住厉红霞艳若桃李的玉容。
「哎哟,先生这样看着我,红霞会觉得很内疚的,看来蛇毒太折磨人了,不如换种毒试试看吧,就蝎毒吧……这种毒呢,没什么用处,只能提升人体的敏感度而已……」
拇指一划,王启胸膛上又多了一道血痕,毒素飞快传遍全身,王启只觉得浑身一凉,虽然身体依旧使不出力气,但体内的痛楚却减弱了许多,这个变态死女人会那么好心放过自己吗,王启有些迷惑,但下一刻,这些迷惑顿时丢到九霄云外,只留下满心的愤恨。
厉红霞双指并拢,再王启腰间软肉捏了一记,动作轻柔,神态艳媚略带恍惚,看起来仿佛和男朋友娇嗔一般甜美。
动作虽然轻柔,但王启只感到腰间仿佛被无数小刀肢解一般,连刚才稍微缓解一些的体内剧痛仿佛报复一般加倍爆发起来。
眼白密布着血丝,牙龈紧咬出血,浑身青筋暴露,看起来好不吓人,但厉红霞看着这幅摸样,却笑得倍加开怀。
「怎么样,王启先生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不然的话……只怕就晚了呢。」
被体内体外的剧痛折磨着,王启双眼暴瞪,嘴巴蠕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厉红霞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专注的侧耳倾听起来,如果这事真如她所料的话,那她朝思暮想的梦想就要成真了,碍事的宁妃雅就会被自己拉下来,到时候……
「爷……我……肏死你……这条欠肏的小母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