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秘传 黄蓉篇4

第四章襄阳
数日来经过赵志敬各种歪理邪说洗脑,佐以风月手段开发,黄蓉转变明显,赵志敬不敢再拖延正事,安排人採购了几件衣物,赵志敬生性谨慎,怕路上因黄蓉再起什麽变化,命黄蓉乔做书童,启程上路。
二人来到门前,等候护卫安排车马,黄蓉四下打量之时,便见三个汉子正在算帐准备上路,登时心中一动。说来甚巧,其中一个正好黄蓉认得,曾在君山总舵有过一面之缘。记得似乎是一名八袋弟子,名叫龙八。还好黄蓉这过目不忘的本事不曾随内力丢失,此人正是一名分舵主,另外两人也是丐帮弟子。
见三人算帐出门,擦身而过。黄蓉借著避让之际,与龙八轻轻碰了一下手,在龙八手心画了个符号,赵志敬此刻负手观察著店外情形,未曾查觉。
龙八稍稍一怔,便带著二人假意遗忘物品,退回店中,一面招呼掌柜说忘了东西在客房,一面不动声色打量黄蓉赵志敬。
龙八早发觉二人周边散著若干携带兵器的武者,他三人有事,急著赶路,也未放在心上,此刻一留神,便发觉似乎正隐隐护卫著门前的赵黄二人。
刚刚黄蓉在他手心画的是丐帮联络符语,一般通常是用来在客栈,酒楼等人烟密集处留下本帮联络资讯。刚才的符语意思是“不得轻举妄动“。
他心中疑惑,知道此人与丐帮必有关联。龙八很是机警,得讯转念便退回店内,等候黄蓉下一步的动作。
刚刚与黄蓉错身时,手掌相交,此刻再仔细打量,已发觉黄蓉是女扮男装,心中回想丐帮女性人物却一时想不出是哪个。
这时,黄蓉已准备上车,护卫们也纷纷随著赵志敬翻身上马,趁著众人稍显忙乱之际,龙八见黄蓉将手放在背后又做了两个符语,意思是,帮主有难,待机搭救。做完手势,黄蓉进入车内,在护卫簇拥下上路。
龙八与身边二人都看到了这两个手势,登时又惊又喜。
龙八见黄蓉去的远了,低声将黄蓉第一个符语也说了。另外两个与龙八同是八袋弟子,自襄阳一战,丐帮精英几乎尽丧,此时丐帮便以目前三人为首。
三人此来,也是为耶律齐失陷,专程前来主持营救之事。此刻得到线索,又见赵志敬黄蓉等人身份贵重,黄蓉以符语联络,似乎在掩藏身份,龙八等人知道不便相认。
三人都觉救人有望,稍作商议,三人当下决定,龙八跟踪黄蓉一行,陈徐则分头集合各地赶来弟子在襄阳碰头。
黄蓉自从知道赵志敬来襄阳的用意,便一直在筹画借此人救人的计谋,故而见到帮众并未呼救,此其一。其二则是,赵志敬武功比自己只是稍逊,三个八袋弟子未必是其对手,万一失手,反而不如待机而动。
如今知道身后来了帮手,黄蓉心中大定。坐在车中便在心中筹画如何脱身,如何救人,如何制裁赵志敬。思索中又难免想到数日与此人交合,竟是平生未有的愉悦,比之以往与郭靖性事颇有不同,思之竟有些不舍,又是一番惭愧。
又想到龙八反应敏捷,得到资讯便即不动声色返身入店。她当时传讯之时深怕遇到莽撞之人,如今见龙八办事沉稳机警,总算安心。
赵志敬黄蓉一行人一路无事,速度甚快,傍晚便抵达襄阳。在城门汇合了打前站的护卫,直奔制置使府邸而去。
此时襄阳仍是由降官吕文德管理,只是换了国号,城中增加了一万蒙古驻军,人事稍有变动,大致依然是沿循宋时管理。
吕文德将赵志敬迎入官邸,略事寒暄,便送赵志敬前往安排好的住处安置,晚间会宴接风不提。
赵志敬带黄蓉抵达住处,寻思此刻襄阳失陷未久,又有耶律齐这个地雷,江湖义士前赴后继,虽说一年来也不知捉了多少,杀了多少,可是他离开大都时,依然听闻仍有各路豪杰悍不畏死,纷纷前来。
此地依旧危机潜伏,他担心黄蓉机智搞出什麽花样,便制住黄蓉穴道,安排护卫严加看守,才吩咐丫鬟带黄蓉换装沐浴,自己沐浴更衣后带了随从去赴吕文德的接风宴。
二人本是旧交,同守襄阳多年,如今襄阳改国,此番相见,二人颇有再世为人的感慨,宴席之间,前来作陪的地方士绅也多是旧相识,饮宴氛围甚是融洽。
众人一面欣赏豔舞,一面调戏侍酒美人。酒兴正酣时,忽然匆匆进来一个护卫,附在吕文德耳边匆匆数语。神色颇为紧张。
吕文德闻报当即挥退歌舞,一面起身,一面对赵志敬告罪,“有人劫狱,我须得前去查看,还请道长见谅。“
赵志敬闻言吃惊,点头道声“同去。“他此行使命与耶律齐密切相关,闻讯也甚为担忧。
吕文德有他同行正可藉此减轻责任,自然不会拦阻。二人匆匆上马赶路,不料行到一半,便有人来报劫狱得手,劫狱之人已带著犯人退走,护兵还在追击。
赵志敬急道:“吕大人,须得儘快安排人手全城封禁搜素。“
吕文德微微点头。他居官多年,诸事已有分派,对赵志敬指手画脚少觉不快。但赵志敬眼下是伯颜丞相的红人,却不便得罪,也就随口敷衍。
待二人匆忙赶到大牢,牢卒们上前报说,被救之人是耶律齐和大武,前来劫狱之人的是一独臂剑客,武功过人,守卫皆不是其一招之敌。赵吕闻报面面相觑,心中都是震惊不已。
二人听闻是独臂人,便知必是杨过。
想杨过当年独自击毙蒙古大汗的威风,二人心头均是惊恐不定。原本只道不过是些江湖义士,传闻杨过与小龙女早就退隐江湖不问世事,没想到居然惊动此人。
赵志敬忽然想起大武也脱狱,暗道一声不好。当下匆匆与吕文德分手,赶回住处。
回府闻报并无异常,但是赵志敬仍是直到看到黄蓉安然睡在床上,方才放心。
赵志敬挨著床沿坐下,随手抚摸黄蓉身体,心中寻思杨过在此,小龙女自然不远,二人联手当世堪称天下无敌。若是二人得讯来救黄蓉,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之奈何。
百般寻思,欲待立刻起身逃走,又怕路途更不安全,也难以躲避杨过小龙女追踪。左思右想,目前似乎唯有城内军营还安全些。一来人多便于藏身,二来任凭你武功多高也不可能是大军对手。
襄阳因地处要衝,此地仍驻有一万蒙古精锐和数万汉军。只是那统兵大将萧天佑素不相识,未必肯接纳。自己虽说是伯颜丞相特使,但一来这些统兵将领一向骄横,未必买帐。二来,蒙古官场也是派系林立,此人被丢在襄阳留守,不能南下立功,说不定便是伯颜对手派系。
赵志敬百般寻思,一时心中辗转无计。正无奈间,门外护卫来报说吕大人求见,心中一动,便匆匆回到前厅。
二人见礼落座,吕文德道:“赵道长,城内此刻颇不安全,不知道长有何安排。“
赵志敬闻言大约猜知吕文德来意,不动声色道:“是啊,贫道也正要向大人请教。贫道肩负丞相使命,须要夺回耶律齐,不知大人对此作何安排。“
吕文德苦笑,心道先逃得性命再说。点头道:“此事确需儘快筹画,只是目前道长安危更是要紧。“
“呵呵,虽说贫道不是那杨过对手,却也未必就怕了他。“
吕文德暗骂那你这臭牛鼻子怎麽不去夺人。口中却诺诺应是,“道长武艺高强本官一向知道的。但是道长一身之安危,在此地须得由本官负责。道长万一失手,本官难以向丞相交代。“
赵志敬暗笑,他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笑道:“如此是贫道给大人添乱了。既然如此,大人有何安排,贫道无不从之。“
吕文德道:“道长体谅。如今襄阳唯有军营较为安全。不过,本官是降官,那大军统制萧将军素来与本官不对付,便是今晚道长的接风宴此人也不理会。本官左思右想,也只有将道长护送到军营,道长自去与之接洽,料想看在丞相的面子上,萧将军必不会推脱,道长意下如何。“
赵志敬暗骂:老子的接风宴这厮都不理会,去了也是白说。摇头道:“怕是有些不妥。贫道一来与他素不相识,贫道也不过是相府寻常宾客,萧将军未必买帐。二来军中接待地方,若无地方官长出面,不合通常规矩。三来贫道此来甚是仓促,未曾携带礼物,空手拜访更加失礼,只怕萧将军更加不会理睬。“
吕文德见他左推右挡,心中虽恨,却知他言语颇有道理。笑道:“道长言之有理。不过道长深受丞相宠信,想来萧将军必有耳闻。当然,本官也是一定会陪同前往的。不过道长说的空手失礼诚然如是,还好本官有所准备。“
“哦。“赵志敬点头,“看来大人已经计画周详,那便照大人的安排就是。“
“是,是。不过眼下却另有些为难之处,还要麻烦道长帮忙解决。“
“哦,大人不妨说来听听,但凡贫道力之所及,必不推辞。“
吕文德喝口茶,道:“说来话长“。赵志敬闻言唤人取来酒菜,二人便边饮边聊。
“先说这位萧将军,听说甚是武勇,早前是伯颜帐下有数的猛将爱将。只是传闻北方海都作乱,不知这位萧将军为何有所牵连。另外据说是破城之后,萧将军与丞相之间多有争执,意见不合,是以此人才留在此地。本官留任之后,曾打探所好,与之交好,也是盼望协调地方与驻兵关係。道长也知道,蒙古军士甚是骄横,地方颇受其扰。“
“经过多方打探,方才得知萧将军颇喜汉女,兵器。之后,萧将军收到礼物,倒也颇为欢喜,见我一次。此后节制军士扰民之事大为减少,本官也甚为感激。然而一面之后,本官的礼物他倒是每次都收,就是不肯再见本官。每次都令副将应付。“
“道长知道本官身份尴尬,本官也怕落下什麽交接将领的名声,此后,也不便再与萧将军往来。”
“但是,本官平日也曾稍做预备,便是针对如今这等非常时刻。今日发生劫狱之后,本官担忧道长安危,无计可施,也只能暂时委屈道长在军营屈身几日,想到此去要见萧将军,便随身预备了二样礼物。“
“呵呵,大人花费如许心思,想来这礼物必是好的。“赵志敬暗暗点头,难怪此人左右逢源,果然办事颇有条理。
“不敢,今日饮宴中途结束,本官为道长准备的礼物此刻也一併带来。“
不多时,吕文德护卫将一个昏迷少女和两个包裹送进来。
赵志敬先凝目打量那少女,见她容貌清秀,眉目间颇有英气,不免微微点头心中暗赞。他眼光厉害,已看破此女易容,心想此女易容还要保留几分容色,想必甚是爱惜自己容颜,该当是个美人。
吕文德先将赵志敬的礼物打开,一盘金玉珠宝,一隻长剑。此乃常例赵志敬也不推辞,取剑抽出,点头赞道:“好剑。“
“道长喜欢便好。听闻此剑颇有名堂,只是本官对此不甚瞭解,便请道长指点一二。“
“大人客气,贫道多谢了。“赵志敬得剑甚是欢喜,他早年也爱用剑,只是武功大成之后才改为用掌,当下抚剑道:“此剑该是前朝名匠所铸,应是名为“断玉“,相传削铁如泥,大人不妨遣人取刀来试。“
言罢令护卫持刀,赵志敬挥剑斩击,长刀应声而断。
“道长见识广博,此剑正该道长所有。“
赵志敬致谢收剑入鞘,吕文德指点少女道:“此女少时再说,道长且看看我为萧将军准备的兵器。“
护卫闻令取出一柄精美马刀送上,赵志敬把玩片刻,频频点头,“好刀,此刀正合将军马战所用。大人所选甚为精当。“
吕文德闻言也颇欢喜。二人吩咐人收起礼物,返身入座饮酒,吕文德指点少女道:“此女半月之前劫狱,被我擒拿。“
“哦。“赵志敬闻言颇有兴致,道:“这女子面有易容,大人慢慢说,我令人取些易容之物,少时或许也是旧识。“言罢吩咐人去取易容之物。
“哈哈,此女在我处也有些时日,本官却不知她竟然易容,果然还是道长见识高明。“吕文德闻言大为好奇。
赵志敬暗道这些江湖技巧你一个书生懂什麽。嘴上却谦逊道:“大人客气。“
“此女被我捉住之后,性子甚烈。惭愧,本官为了制服她,也曾用过些许手段,可是此女居然至今不肯屈服。“吕文德道。
赵志敬点头,知道吕文德也甚是好色,此女落入他手中,自然难逃他淫辱,二人相顾淫笑,“原来如此,看来此女武功不差,想必给大人添了不少麻烦。“
吕文德点头道:“正是,本官正要请教道长如何才能制服此女。“
赵志敬暗道,就算消除此女内力,怕是拳脚之间你依旧不是对手。只是此话当然不便明说,这时护卫已取来易容之物,赵志敬便亲自动手将少女易容洗去,露出少女真实面容。
竟然是郭靖小女郭襄。
二人登时十分惊喜,此刻郭襄昏睡穴受制,依旧沉睡。
赵志敬不禁暗道可惜。如此绝色少女竟然落在吕文德手中,真是暴殄天物。吕文德此刻却是意外之喜,笑道:“将此女送与萧将军,将军必然喜欢。“
赵志敬点头。一来郭襄容貌算是当世少有的绝色,二来这身份独特,虽说官场未必在乎什麽“郭靖女儿“这个身份,但蒙古人却大都对郭靖十分敬服。当日郭靖中伏,蒙古大将多有出来劝降,其中就有这位萧将军。只是郭靖一心殉国,诸将诸般无奈只得送他从容就死。破城之后,这位萧将军也曾专程拜祭郭靖。这份礼物对萧将军来说,可说是又独特又贵重。
吕文德笑问:“道长可有法子制服此女?“
赵志敬沉吟不语。
他自製药物消除内力只能一时,想持续压制内力便不能断药,送人之后自然无法对她使用药物。那化功散之类他也略有耳闻,可是一来此物稀少他并无此物,二来纵使有也不捨得对郭襄使用。彻底废除武功便需伤残郭襄身体,赵志敬更加不愿。此刻他已打起收服母女花的主意。
思索半晌,想到萧将军是军中大将,武艺必然不差,只需暂时制服郭襄即可。他自製秘药一次服药大约持续半月左右才会失效,他自信如此时间足够设计营救收服郭襄。
拿定主意赵志敬便取药喂给郭襄,哄骗吕文德道:“此刻郭襄内功已失,区区拳脚功夫应该不在萧将军话下。“
吕文德点头同意,望著郭襄绝色容颜,回想她在府中半月,自己居然一无所知,不免甚是懊恼。盯著郭襄秀美面容,心中一动,便想送人之前再好生玩弄一番。想著郭襄此刻无能反抗,正可尽情玩赏。但此刻尚在赵志敬府邸,便目视赵志敬,淫笑道:“道长对此女有意否?虽说此女明日便属他人,今日却还可为道长消乏去火。“
赵志敬自然懂得吕文德心意,不过是在知道郭襄身份之后,想再玩弄郭襄一番。尤其是得知此女身份,玩起来更有快感。礼物是吕文德的,他自然不便反对,点头道:“大人自便即可。“
吕文德本意不妨二人同乐,见赵志敬似乎无心,自己不免显得太过急色有失身份,讪讪道:“如此绝色,本官怎好独乐。“
赵志敬明白他不便独食,大笑道:“大人相请,贫道再推让不免矫情。“
此刻郭襄已被带下去沐浴清洁完毕,安置在客房之中,二人便相携过来。
见郭襄犹在酣睡,遣退侍女,吕文德便上前揭开锦被,显出郭襄赤条条一丝不挂的青春美肉。
郭襄面容近似黄蓉,只是年少,稍显幼嫩。双眉略浓,多了几分英姿飒爽。
青春美体,虽已发育成熟,胸前软肉饱满挺翘,粉色乳珠柔润滑嫩,只是尚未开发,略显得有几分青涩,没有黄蓉那般圆润丰满。
修长身材,纤侬细腰,玉白美腿,身材较之黄蓉稍稍高了几分,比之黄蓉纤瘦了几分。
但是细嫩小腿,晶莹香足却和黄蓉十分相似,近乎完美。
阴阜上毛髮柔顺稀疏,若隐若现遮掩粉白阴蒂。阴蒂几乎是原白肉色,一点色素沉著也无。和黄蓉难分上下。只是阴蒂未开,玉珠内藏,少了黄蓉那般玉珠突起的成熟。
想起黄蓉滋润晶莹的玉珠,结合龙吸水美穴,赵志敬突然意识到黄蓉竟是独一无二的龙珠宝穴。
此刻郭襄睡意正浓,一手遮腹,一手散在肩侧,粉颊微侧,气息隐隐。娇憨睡态,惹人怜爱。
吕文德看的淫心勃发,瞅了一眼站在床侧的赵志敬,知道他不便抢先,此刻乃是缔造同嫖情义的时候,当下便匆忙除掉衣物,赤条条急忙忙压上去。
赵志敬本想解开郭襄穴道,慢慢享用,没想到吕文德急色如此,便一边脱衣,一边观看吕文德如何施展。
吕文德年近五旬,虽保养得白条条一身好皮肉,但此刻已然发福,一身懒肉,原本较常人稍大的肉棒虽已坚挺,对比那肥胖身材却显得稍小。
吕文德迫不及待吻住郭襄小嘴舔吮,肥胖身体沉重的压在青涩纤体之上,弄得郭襄睡梦中颇为不适,秀眉轻蹙,月容稍苦。
吕文德不管不顾,一手捉住一隻乳房捏揉,一隻手分开双股,玩弄狭细玉房。
狭玩片刻,方才发觉郭襄毫无反应,嘿笑道:“相烦道长解开穴道。“
错眼瞅见赵志敬胯下累垂巨物,不免稍吃一惊。
赵志敬闻言一笑,这才拍打几下,解开郭襄穴道。
解除限制的郭襄很快感知到小嘴异物,身子受压,嫩胯被摸弄的十分难受,懵懂张开眼睛,便看到吕文德有些轻微变形的胖脸。吃惊之下下意识先是一个嘴巴甩过去,接著双腿一收一合,膝盖抵住吕文德肥肚顺势往外一推,咕咚一下将吕文德蹬开,怒道:“臭淫贼。“
不过轻鬆蹬开吕文德之后,郭襄也有几分诧异,方才发觉自己手脚已经恢复自由。
眼见吕文德翻到床脚的狼狈样子,赵志敬暗自狂笑不已。
吕文德又疼又怒,反手一掌,骂道:“臭丫头,敢打本官,不想活啦。“
郭襄内力虽失,但是拳脚功夫仍在,身体敏捷更远在吕文德之上。抬腿用膝盖挡住,小腿一弹,香足踹到吕文德脸上,几乎把吕文德踹下床去。这一脚甚是有力,吕文德登时红肿了半边脸庞。
吕文德此时意识到自己上了赵志敬的大当,转头怒视赵志敬。
赵志敬知道吕文德此刻怪到自己头上,虽偷笑不已,却也迅速制住郭襄软麻穴,笑道:“莫怪莫怪。贫道一时疏忽,她内力虽失,但是拳脚功夫还在,大人见谅。现在不妨了。“
吕文德虽然气恼,却不敢真个得罪赵志敬,只好冲著郭襄骂道:“妈的,小娘皮还真辣手。“
见郭襄再次软到,上前在她臀侧试探著恨恨一掌,郭襄虽有反应动作却已无力,吕文德接连两掌,察觉到郭襄确实无力阻拦,这才放心。
郭襄这才发觉床上有个吕文德,旁边居然还有个人,也甚为吃惊。穴道再次受制之后,她立刻企图运功解穴,发觉丹田空虚,内力无影无踪,登时惊慌起来。
当下赵志敬赤条条模样与平时不同,郭襄一时之间也没认出来,竭力抵挡著吕文德仓惶道:“我,我的武功呢,你们,你们这些恶贼对我做了什麽。“
赵志敬挨著床头坐下,伸手揽过郭襄双肩,她虽竭力挣扎,却又如何是赵志敬的对手?
被他从容搂住肩膀,一手温柔爱抚修长玉颈,一手探胸摸乳,听他淫笑道:“小郭襄,果然不愧是黄蓉的女儿,真像啊。“
郭襄闻声一怔,方才发觉易容已去,身份暴露。
她自幼娇生惯养,被人宠爱,虽然失陷之后受辱,一来武功还在,只要有机会就可以设法自救报仇,没丧失希望。二来身份不曾暴露,可以自欺受辱不为人所知尚可忍受。如今武功消失,顿失依仗,身份洩露,无从遮瞒。如此将她打回原形,彻底变成无助少女,郭襄登时惊慌失措。
吕文德闻听赵志敬言语,呼应著淫笑道:“是啊,本官玩不到黄蓉,玩玩她女儿也不错。“
他此刻坐在床尾,当下便分开郭襄双腿,伸手去摸郭襄娇嫩美穴。虽然此前他已经玩弄过郭襄,但那时候不是点住穴道如玩死人,再不就是捆绑束缚听她忍辱痛駡。如今却是,郭襄手脚自由,全身无力,仓皇失措,竭力挣扎的羞美姿态,与往日另有不同。令他十分新鲜刺激。虽然此刻郭襄小脸被赵志敬爱抚,但看著绝色美颜赏心悦目,也是大大助长淫兴。
郭襄当下双手正和赵志敬奋力挣扎,一隻香足被吕文德大手握住揉捏,只剩一隻腿无论如何锁不住门户,胯下屡屡被吕文德突破。
虽然早被吕文德姦污,但今天却第一次遭受二人玩弄,一边是羞愤欲死,一边是惶恐无依。
吕文德被她挣扎的没办法仔细玩弄美穴,便俯身过来,用沉重身体压住郭襄的一隻脚,另一隻则单手举高,这才将郭襄的稚嫩美阴尽皆绽开。从容摸揉扭捏,玩的不亦乐乎。
“不要啊,饶了我吧。呜呜。“以往强项不屈的郭襄失去依仗之后还原少女本性,显露软弱一面。见赵志敬似乎颇为温柔,虽也在玩弄自己,却爱抚的十分温柔舒适,又见他容貌清俊,面容温和,便情不自禁向他发出求肯。
“别怕,一会就好,贫道会好生安慰你。“赵志敬温言道。
“不要,啊啊,“感觉到吕文德手指侵入那羞人处,身子又无力阻挡,小郭襄终于放声大哭,“坏人,啊,啊。谁来救我啊。“郭襄终于恢复少女娇柔本色,哀怜呼救。
吕文德闻听少女哀泣反被刺激的肉棒怒涨,当下便挺身提枪,双手分别压住郭襄青嫩双胯,对准尚未滋润的美穴,不管不顾,一插到底。
“啊啊,好痛。“郭襄惨叫著抓住赵志敬肩膀,不知从何而来的气力,在赵志敬肩膀抓出几个青痕。
“真他妈的舒服。“吕文德被青嫩美穴紧紧裹住,对赵志敬淫笑道:“没想到这麽爽,原来还不觉如何,今日怎麽这小娘皮这麽紧。“
身份差别,体验也是天上地下之分。果然在知道郭襄本来面目之后,一想到此刻身下美人是郭靖黄蓉的女儿,吕文德感觉自己的那话儿也比往日大了几分,硬了几分。同时,郭襄的美穴似乎也与往日不同,又紧又软。只是此刻前戏不足,美穴分泌不够,推拉抽动阻力稍大。不过,这也带来更大的摩擦力,刺激的吕文德肉棒青筋毕露。
可郭襄却甚是遭罪。美穴软肉太过敏感,这样乾涩摩擦十分疼痛,郭襄伏在赵志敬肩上摇头哭叫,“不要啊,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今日内力全失,武功尽丧,身份洩露,郭襄失去自救希望之后,再没有先前的坚强,暴露出小女生最软弱的一面。
“谁来救救我啊,呜呜。“
赵志敬一面怜惜的抚摸郭襄秀髮,一面爱抚她娇嫩乳房,低声道:“莫怕莫怕,一会便好。“
“道长果然与众不同。“吕文德没想到赵志敬居然如此温柔对待郭襄,一边肉棒纵送不停,一边气喘吁吁道。
“大人果然勇猛。“虽然鄙夷吕文德粗俗,这般粗暴真是焚琴煮鹤,嘴上却只能隐隐嘲讽。
“小娘皮上面那张嘴的味道也不错,道长不想品尝麽。“吕文德淫笑,伸手捉住另一隻乳房玩弄,揉捏一会,又去轻轻捻弄峭立乳珠。
此刻郭襄被二人上下把玩,身体逐步产生本能反应,体内爱液渐浓,已没有起初那般痛苦。虽说谈不上快意,但被赵志敬爱抚之处却慢慢涌来舒服的美意,自一点开始,慢慢扩散,渐次浸润方才受虐的身体,又缓缓弥漫到全身细微之处。抚慰驱散心灵身体的伤痛。
郭襄感受到赵志敬和吕文德的分别,望著赵志敬哀恳道:“救救我吧。“
赵志敬含笑不语,手上动作却更加轻柔,一面爱抚美颊粉唇细鼻,一面将她小嘴吻住,含住颤抖双唇温柔品咂。
稍后,一手自姣白美背逐渐抚摸到修长玉颈,一手则从美乳沿著雪肤锁骨滑到耳畔,轻捻柔软粉红似透明的耳轮,温和眼神抚慰郭襄美目中盈盈的惶恐无依。
郭襄半身如温柔海洋,半身则狂风骤雨。
吕文德控制著抽插速度,见赵志敬依然不急不躁,不温不火,胯下龙枪居然还是半软状态,笑道:“小娘皮不合道长心意麽。“
赵志敬懒得理他,继续耐心亲吻郭襄,一分一分将郭襄美脸的泪痕舔淨,又转而含住白裡透红的粉耳细心品味。
郭襄下面被颠狂的频频耸动,上面却被赵志敬爱抚的似有些依恋之意升起,情不自禁的一面回应赵志敬,一面低吟哀告,“救救我,我,我宁愿跟著你。“
“哈哈,道长果然厉害,这小娘皮居然爱上你了。“
吕文德见郭襄如此差别对待不免有些泛酸,接连几下蛮力挺送,骂道:“妈的,老子这般辛苦,小娘皮也来亲亲我。“
说著一把将郭襄拉过来,大嘴含住郭襄双唇,狠狠吻住。
这下其实对赵志敬颇为无礼,但此刻二人同嫖,也无需什麽礼节,赵志敬自然不便也不会计较这小小冒犯。
郭襄被吕文德扯过去,姿态变成分腿跨坐在半跪的吕文德腰胯上,虽然竭力甩头拧腰抗拒吕文德,但此刻身子已经被奸的软绵起来,似乎半分气力也无。挣扎几下,便被吕文德牢牢锁住上半身,紧贴在吕文德肥肉裡,被他在脸上狂啃出一脸口水。
“不要,啊,你这淫贼不得好死。“
“哈哈,老子早该死了,现在活著就是享受。“吕文德狂笑。
赵志敬趁势坐在郭襄身后,双腿分开,将白龙枪贴在郭襄紧致白嫩的美臀上慢慢摩擦,双手一隻爱抚纤细的稍显瘦弱的手臂,一手爱抚软腰雪背,自下而上,自上而下,忽而在雪背轻捻提拉起一捏软肉,忽而滑到白嫩臀肉五指捏玩。
郭襄感觉自己分成了两半,一半是赵志敬的细緻抚慰,一半是吕文德俗恶玩弄,一半是绵绵美感,一半是羞辱难当。
“妈的,小娘皮半死不活的。“郭襄挣扎不脱,无奈放弃,便任凭吕文德玩弄,却不肯做出任何回应。对比她对待赵志敬的态度,吕文德怒道:“都是他妈的玩你,有什麽区别,见到老子便一副死气活样。“
郭襄遭受吕文德多次羞辱,对这贼恨极,虽然此刻身体本能正逐渐转变,花房被抽送的也升起酥麻美意,身子也越来越热,越来越软,喘息也开始急促,甚至将要发出难以忍耐的呻吟,但是,郭襄就是坚持著不肯对吕文德屈服。
其实,赵志敬和吕文德一般无二,都是玩弄自己的淫贼,只是手段有所差异。而且,郭襄也隐约猜到自己失去武功与赵志敬有关,原该更恨此人断绝自己希望才是。可不知为何,郭襄就是对赵志敬没半分恨意。
不知不觉吕文德抽送近一刻,中途屡次想要射精都被生生憋回去,终于怒气衝动之下失去控制,肉棒狠狠一刺,怒射起来。
“嗯啊-“吕文德咬牙抵住郭襄软穴,将怒火一波一波泼打在花房。
“喝。“随著最后一波,吕文德射的几乎虚脱,推开郭襄,向后一倒,呼呼的大口喘息起来。
赵志敬见他了账,郭襄又被推倒过来,便分出一隻手环抱住郭襄,听到郭襄也是鼻息吁吁,香汗淋淋,知道这小妮子怕是也起了一波小高潮,便上吻香颈,下抚软臀,感应到她娇嫩身体软泥轻颤,正是高潮馀韵模样,便细心爱抚助其延长美感。
吕文德气喘吁吁,发现郭襄在赵志敬的爱抚下居然转身回抱对方。不仅如此,居然还生涩的抚摸赵志敬身体。更加令他恼怒的是,郭襄居然回吻赵志敬,居然主动将身体贴在赵志敬怀抱,将小嘴轻吻赵志敬胸肌。吕文德几乎气炸了老肺。
认真说起来郭襄的崩溃屈服转变,大半都是吕文德的功劳。
郭襄被吕文德掠获半月,奸玩半月,其实早就处在崩溃边缘。只是心中尚有希望,武功未失,有自救之道。身份未曾走漏,羞耻还可忍受,就像如今公车受辱的女子,只要不被发现就可忍辱。
今日希望破灭身份洩露犹如最后轻轻一拨,屡遭羞辱如临深渊的郭襄便即坠落。
随即恰好碰到赵志敬温柔与吕文德粗暴形成强烈对比,她才将对二人的恨意集中到吕文德一人身上。如果此时只有赵志敬独自玩弄郭襄,其实也难免被她怨恨,只是有吕文德这蠢货对比,因而郭襄把赵志敬看作可以接受。
吕文德显然不明白这番道理,赵志敬虽也不知其理,却多少有莫名体会。
吕文德眼看著赵志敬将郭襄转过去前爱其乳,后爱其臀,或玩美胯,或吻粉唇。
郭襄不仅任其玩弄,还主动回应。爱乳则挺乳,爱臀则翘臀。抚胯则收腹纳之,接吻则香舌交缠。
吕文德看得恼恨无比,当即下床服药,心道,今晚定要将这小娘皮也玩成这般服服帖帖。
郭襄高潮正逐步退散,却在赵志敬细緻爱抚中再次缓缓凝聚起新的美感,此刻似乎忘记旁边有个死胖子在看淫戏,也似乎是郭襄有意放开自己取悦赵志敬,当赵志敬下探美穴时,她双手支在床上,主动挺起双胯,似乎在迎接赵志敬魔力手的爱抚。
虽然身体似真似假的主动逢迎,但毕竟少女郭襄,还是羞得不敢睁开眼睛,垂著小脸生怕赵志敬看破自己。
其实,这身体的反应不仅赵志敬心知肚明,就连吃药后正坐在椅上恢复体力的吕文德也看的一清二楚。
赵志敬意在收服,打叠起平生本事,先将郭襄放倒平躺,摆成舒适姿态,再将一双轻微颤抖的细嫩小腿抗在肩上,将伸展一半的白龙枪抵在美穴,捻开稚嫩花瓣,轻揉微挺玉珠,双手捧住一隻青筋隐隐,雪白娇小宛若透明的香足含住,一隻一隻品尝舔吸玉趾。
郭襄从未想到有人会这般温柔的含住自己的脚。虽说自己素日好洁,但足部毕竟行走发汗,多少容易积留味道。更由于自己受制之后身子受污,清洁也没往日那般仔细,又难得更换洁淨衣袜,此刻自己想起美足都觉得髒得很,忍不住羞道:“不要,那裡,那裡好髒。“
赵志敬含笑不语,亲完一隻便换另一隻。郭襄又羞又美,羞美的身子又软又颤,羞美的面容似喜还羞,羞美的香足忍不住收缩,想要收回来,又隐隐期待被继续疼爱。
吕文德看的又是佩服又是气恼,看的肉棒也再次怒涨。
赵志敬亲完香足,便沿著脚踝环绕著小腿向上一圈一圈吻上去,舌尖似在美腿上跳舞,舔点揉捻卷。
忽而转圈轻点,忽而舔吸滑动,忽而定住穴位捻揉,忽而捲动触感如麻。
及至亲到柔嫩内胯,小郭襄已是软麻如泥,美穴一波一波琼脂淋漓,美臀双胯尽皆透湿。
此刻玉珠胀大饱满,婷婷俏立。花瓣自开,穴唇微分,含著半个龟头微微颤动。
郭襄只觉喘息愈急,柔白雪肤起伏不停。
纤细柔腰拧转蠕动,椒乳粉珠亭亭玉立。
细长美颈呜咽吞声,娇嫩双唇欲开似合。
秀丽双眉凝而複散,紧密睫毛颤抖不止。
赵志敬眼见郭襄情浓媚态,白龙枪也被刺激的逐渐膨胀,肉筋突起,显出雄伟狰狞。
吕文德看到赵志敬宝枪比自己一倍有馀,心中惊服,不料白龙枪却似乎尚有馀量,仍在慢慢挺拔。
此时赵志敬玩弄的也已淫兴勃勃,如此幼嫩的少女容似黄蓉,稚嫩处又似小龙女,仿佛兼具二人之美。赵志敬此时也觉呼吸紧促,双手抚在郭襄青涩美胯,缓缓将头部已被含住的宝枪推入。
“啊啊,不要。“郭襄情不自禁双手掩嘴遮目。发出春意浓浓的呻吟。
吕文德听得这声,身子一抖,怒挺肉棒更增几分,又是兴奋,又是嫉恨,“这小娘皮,端的会叫床,差点把老子叫出来。“
随著宝枪火烫烫深入,紧致狭窄温润美穴被烫的波涛滚滚,蠕动连连。
充足前戏引导著白龙枪难以言述的充实丰满刹那充盈脑海,美感自那裡迅速发散全身每一处神经末端,带给郭襄从未有过的至美浪涌。
“啊啊,啊---“一声悠长的充满快乐的叫声刹那响起,衝破压抑的忍耐,放弃少女羞涩,酣畅淋漓,无休无止...
赵志敬紧抵郭襄花心,郭襄花心不如黄蓉深邃,才进入大半便被白龙枪突刺,做出亲密吻态。
花心是女子最敏感之处,郭襄积累已久临近崩溃的快感与花心绽放阴精喷射的无上美感相加,登时迎来至美高潮,穴肉滋润分泌媚液,花心绽放阴精迸发,双重美感带著小郭襄飞升一般,丢魂落魄,浪叫连连。
“啊,好美,啊--“
郭襄身子挺起,雪肤似乎透明般泛起潮红连连颤抖,小手捂著咬紧的双唇,羞合美目随著身体一起挺著,抖著,呜咽著...
一波一波,似无穷无尽般一浪高过一浪,把羞美哀怜婉转的小郭襄带入汹涌的美感海洋,沉浸,淹没...
看著郭襄又美又媚,又羞又哀,又怜又悲的无穷神态,赵志敬奋力抵住花心,肉棒竭力抵挡著美穴软肉层叠不穷,波浪滚滚的蠕动,颤抖刺激著饱胀精关。咬牙顶住一波一波的射精欲念。
直到郭襄如梦似醒的坚挺忽而软瘫下来,美目泪光莹莹,如吟如泣呻吟。
眼望如此美态,赵志敬也情不自禁俯身过去,含住美目泪水吮吸。伸手抱住小妮子贴在怀裡抚慰。
...
不知多久,飘飘荡荡,郭襄幽然死去活来,身体依然软懒腻腻,却终于能睁开眼,望了眼前人一眼,神色複杂的低吟。“啊,不要,我,我是不是死了。“
赵志敬甚是爱恋的抚慰著,含笑道:“美麽。“
羞得郭襄再次紧闭了双眼。
吕文德看到欲火如突,道:“道长,我快不行了,“
赵志敬嘿嘿冷笑,将郭襄抱坐在腰胯,将郭襄双腿打开到极致,白龙枪又深入一些,低声道:“我要开始了。“
郭襄伏在赵志敬肩膀遮住自己粉红小脸,呜咽一声,也不知是回应还是呻吟。
赵志敬慢慢抽送,感应著无力鬆软的美穴层叠肉褶,一下下击打著花心,打的郭襄随著击打节奏生出一下下颤动耸动。
“不要,啊,好难受,不要啊。“郭襄腻腻呻吟。
小妮子全身脱力,软在宝枪之上,每次花心受刺,都刺激的全身颤抖。赵志敬知道她身子娇嫩,便托住雪臀,分开花心与宝枪接触。
“谢谢。“郭襄神情複杂的道谢。
“还要麽?“赵志敬温言道。
“啊,不要,不要。“郭襄感觉此时身体都快散开一般,花房被宝枪仿佛刺穿一般,心裡委实有点害怕,“不,不要了。“
“嗯。“赵志敬缓缓退出宝枪,将她平放在床上,见小郭襄蜷著身子似欲睡去,便拉起被子将其盖住。
“我,我还没完啊。“吕文德讪讪道。见赵志敬居然没射,便不再说。
“我给大人叫个丫鬟吧,此女未经开发,刚才泄的有些狠了,万一今夜伤了身子,明天便不好送人。“赵志敬道。
“也罢,道长好手段,往后须得请道长传授一二。“
“好说好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