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林平之

林平之忍不住了。


他要去找一个女仆。


那个女仆一直都伺候林夫人,但她与林平之的关系还不错。


林平之心想:「反正那个女仆不会武功,我先求她和我做爱,如果她不答应,我再把她硬奸!就这么办!」那个女仆叫左甜儿。


林平之趁夜跑到左甜儿房外。


突然!


左甜儿从房中偷偷摸摸的溜了出来!


这么晚她出来干吗?


林平之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有奸情!这个淫娃!」他又想:「我正好跟着她,看看她到什么地方和哪个野汉子偷情。我正好可以抓住她的这个把柄,到时候我就可以借此威逼她和我上床了!哈哈哈哈……」林平之就跟着左甜儿……不久,他发现左甜儿竟然偷偷摸摸的来到了父母亲的房外!


难道,左甜儿和父亲有奸情?


只见她进了林镇南夫妇房外的一间偏房!


那是浴室!


林平之躲到外面向里偷看!


天啊!!!


林夫人正在洗澡!


左甜儿进去后,林夫人就和她互相爱抚起来!


林平之惊呆啦!


原来,睡觉前,林夫人刚和林镇南试着行房事,林夫人也放下夫人架子,亲自为林镇南口交!可是林镇南就是不举!


林夫人又试着玩性虐待,让林镇南用皮鞭打她,用蜡烛滴她,林夫人都疼得死去活来了,可是没用的林镇南还是不行!


最后林镇南长叹一声,自己去睡了。


而林夫人却还是性致勃勃,无法发泄。


于是她就自己在这里洗冷水澡,来浇灭如火的性欲!


而左甜儿因为是林夫人的贴身仆人,早就知道林镇南不行,也知道林夫人的痛苦,所以很早以前她就和林夫人进行过同性互慰!


只见林夫人一身光滑白晰的肌肤,一双很均匀的乳房坚挺着,乳头粉红,腹下的阴户光滑如小女孩,阴阜坟起,中间一条小窄缝,双腿秀长而美丽。


那左甜儿用嘴将林夫人的耳朵含进嘴里,用舌尖在她耳朵里滑动,然后一只手去抚摩那迷人的乳房。


甜儿用舌头舔着她的脸,那么的柔软白皙的皮肤,还有她的体香。


甜儿的舌尖在夫人的鼻子上,眼睛上滑过,来到了她的唇边,轻轻的将舌尖舔向她的双唇。


她刚触碰到,忽然林夫人将甜儿的舌头完全吸了进去,她疯狂的吸吮甜儿的舌头,甜儿也激烈的回应着吸吮着她的舌头,真的好想把她吞进去,因为那味道那感觉简直美妙绝伦!


林夫人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好像有点发热地发烫起来,小屄内骚痒得难受,嫩屄内的淫液不断地涌出来,只想伸手入小屄内抓抓,或拿什么东西塞进去止止痒,心跳也开始加速,喉咙乾燥,呼吸也沉重起来。


于是她对甜儿说:「我的下面好痒痒,简直难受死了……」说着拉着甜儿的一只手向她那里伸去。


「母亲,你太骚啦!」林平之在窗外暗骂道。


甜儿把手掌整个放在林夫人的阴部上,轻轻的慢慢的用力积压揉动,用嘴将她的一个乳头含进嘴里吸吮着,手不断的抚摩她整个阴部。


林夫人的嘴恩恩哑哑哦哦恩的不知在呻吟着什么……只见甜儿把手攥成拳头,伸出中指,慢慢的找寻着刚才看到的肉球球,摸到了!


她轻轻的将指尖压在上面,慢慢揉动抚摩着林夫人的阴蒂。


这时的林夫人张开了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紧紧的楼住甜儿的脖子,屁股用力扭动,嘴里说着:「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甜儿连忙转头,将头趴在她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将中根手指慢慢的伸向她的阴道,这只手继续摩擦着她的阴蒂,终于找到阴道口了!


「好多爱液呀!」甜儿说着,边将中指伸进去了……「哦……」林夫人一声很长的呻吟…甜儿慢慢抽动手指,前后抽,左右抽,上下戳……一会,她感觉到林夫人的阴道里面温度在上升,简直是烫手的程度了!


她抚摸着夫人丰肥而无毛的阴阜,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


她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屄缝,上下的揉弄着,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屄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沾濡满了她的手。


而且林夫人的爱液流到了床上,她连忙用嘴去接住,好怕浪费掉一滴,她将林夫人的爱液吸进嘴里,咽到肚子里,感觉很好喝的味道,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管够的喝呀!


甜儿抽插着夫人的阴道,摩擦着她的阴蒂,喝着她的爱液……这时,夫人高潮来临了,甜儿感觉很多爱液喷射出来,喷到她脸上,她张嘴迎接着,喝着这美味的甘露,手指感觉夫人的阴道壁强烈的收缩,一下两下……好久好久。


林平之在外面看得快喷了!


第一次高潮过去了,夫人好象还是没有满足,便示意甜儿躺下,她躺到床上,林夫人要她闭上眼睛,她说甜儿这样看着她她不好意思。


「好个淫妇,都干成这样了,还说不好意思。」林平之在窗外暗骂道。


甜儿听话的闭上眼睛,感觉到熟悉的香味来到鼻子前,忽然,强烈的压迫感让她不得不睁开眼睛——原来夫人坐在了甜儿,她的女仆的头上,屁眼对着她的嘴,阴道口正对着她的鼻子!


这一刻甜儿知道该这么做了,忙伸出舌头舔吸,吮吸着夫人的屁眼和她的大小阴唇,鼻子不时的顶住她的阴蒂,让她不时的颤抖抽嘘着感受着自己的服务。


夫人嘴里开始对甜儿训斥了起来:「你的嘴真她妈厉害,舔的林夫人我屁眼快开花了,刚才屁眼就被你舔的痒痒难忍,现在更难受……」甜儿的舌头努力的为林夫人的小穴和屁眼服务着,林夫人的爱液也喷呀流呀到甜儿的脸上,和嘴里……甜儿尽可能的喝着这甘露,林平之终于看不下去了!


他决定冲进去!


他要干这两个骚女!


但是不能让她们认出自己!


于是林平之冲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一套夜行衣,裹住全身,只露出眼睛、嘴、手。


他又冲回这里!


这两个骚女还在发浪!


林平之稍微懂一些点穴功夫,他决定用一次!


他用小石子打灭蜡烛,屋里漆黑一片,然后从窗户飞入,去点那两个骚女的乳下穴!


她俩全没想到突然有黑衣人闯入!


左甜儿不会武功,立刻被点倒!


林夫人毕竟懂武,漆黑中,飞身跃起,躲过点穴!


林平之没点到母亲,但却趁母亲跃起躲避点穴的机会,用手狠狠抓了母亲右乳房一把!


林夫人心中一羞,身子麻痒,竟从半空摔到地上!


林平之趁机将母亲点倒!


他又用布条将二女蒙上眼,才重新点上蜡烛。


林夫人羞道:「你,你是谁……为何偷袭我们?我们福威镖局不是好惹的……」林平之压低声音道:「俺是采花大盗,你俩别乱叫,只要听我话,我就不会杀你俩!」左甜儿哭道:「大侠,别杀我们,我们都听你的……」林平之淫笑道:「哈哈,这才对!乖乖的让俺操你俩一回,操完我就走,不会伤害你俩……」林夫人骂道:「淫贼!我堂堂林夫人,决不会屈服于你!你把我杀了吧!」林平之淫笑道:「哈哈,俺才不舍得杀你这个骚娘们……如果你就是不顺从俺,俺也不会杀你,俺会用刀把你的媚脸画几个道子!」林夫人惊道:「不,不要……好,我,我,我听你的……」林平之淫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骚女!来吧!」他脱光了衣服!


他要先操妈妈!


他望着妈妈一双跳动着的大乳房,看着妈妈春意满脸的淫荡样子,未消的欲火一下子又升了上来,阳具立刻大起来。


这时只见妈妈抬起头,用那泪水汪汪的眼睛望向他,似乎在求他放过自己。


林平之向母亲走过去,用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母亲,用阳具顶着他的淫屄,屁股轻轻的磨动着,头则靠着他的肩膀,向她他的耳朵轻轻的喷着气说:


骚娘们,俺的鸡吧是不是很大?"林夫人给儿子这么一抱、一顶,再向她最敏感的耳朵里吹气,整个人立即就崩溃了,全身无力的紧靠着林平之,感到屄内更潮湿了,有一些淫液正沿着阴阜向腿边流出来,这时只想有个男人紧紧的拥抱自已、爱抚自己,用大阳具去充实空虚的淫屄。


"啊……"林夫人由喉咙底发出一声叹声后,用沙哑的声音说:"操我!


林夫人将舌头伸入儿子的嘴内,让儿子吸吮着,一只手抚弄着儿子的大阳具。


林平之站着,一只手抚摸母亲的大乳房,另一只手抠摸淫屄。


阴毛很浓、很潮湿,但很柔软,林平之用一只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里,感觉阴道非常湿滑和宽大,便改用三指合并在一起后,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他
的淫屄。


"啊……啊……你想……弄死……本夫人吗?"林夫人说完后,盯着林平之的鸡吧,只见阳具粗壮如手臂,足有九寸长,紫红的龟头大如酒杯,见了心里都有点害怕:「待会儿,会不会把自已的淫屄插爆?」林平之把鸡吧伸到母亲嘴前:「吃大爷我的鸡吧!」林夫人不敢违令。


她羞涩的用舌头沿着龟头冠状的边缘轻轻的舔弄着,一会又把它含进嘴里套弄。"啊……操……操……鸡吧……啊……真……真……舒服……"成熟的妇女性技巧果然不同,林平之给这个淫荡的妈妈弄得叫了出来。


"抱我出去。"林夫人玩弄了儿子的阳具一会后说。


林平之把母亲抱出浴盆,放到木床上。


只见他的玉体白中透红,肌肤摸上去滑溜如脂,很丰满的一双乳房,乳头凸起,乳晕稍大。浓密的阴毛覆盖着整个阴户,阴唇稍黑,淫屄口一片潮湿。


"大侠,快过来帮我舔舔阴屄。"林夫人要他舔她的淫屄。


林平之一俯下头去,就闻到妈妈淫屄里传来一阵很浓的气味,用手分开的淫屄,只见阴唇内有一些白色的粒子。


闻着浓浓的气味,伸出舌头舔着妈妈淫屄的淫液和白色粒子,林平之觉得很兴奋。


他见淫液沿着他
的腿罅流到臀后肛门里去了,就把他的屁股抬高,拿出两个木枕垫在屁股下,用舌头跟着淫液,沿着腿罅一直舔到他的屁眼里去。


把妈妈双腿抬高,拉到床边后,林平之站在地上,把阳具慢慢的插进妈妈淫屄里,然后做着活塞的动作:"骚女……你的小淫……屄……内面很暖……含着我……我……的阳具……真舒服……""大侠……我……快……给……你插…死了……大…大阳……具……我爱……你…的大……阳…具……"林平之站着插了一会儿后,就爬上木床,压在妈妈上面,把阳具插入淫屄内,两手抓住他的大肥奶抚摸玩弄着,伸出舌头舔、舐、吸吮乳头,又把舌头往妈妈嘴里送,让妈妈吸吮,下面的大阳具则不停地猛肏着他的淫屄。


插了一会后,又把妈妈翻过去,压在妈妈背上,从后面插进淫屄里,用舌头轻轻的咬着、舔着他的耳朵,鼻孔闻着妈妈头发散出来的幽香,浓浓的女人味使他的动作更快地抽插着淫屄。


趴在妈妈背上从后面插入特别舒服,既可拥着妈妈,双手又可以绕到前面抚弄大奶,或伸手到妈妈淫屄上抚弄她的阴蒂。


林夫人给这个坏儿子弄得欲仙欲死,已泄了好几次。


但儿子好像还未够,现在正压在自己背上,嘴巴咬着、舔着自已最敏感的耳朵,一只手抚摸乳房,最要命的是,一边插一边抚弄着阴蒂,几重的刺激,"大侠……我……死……了……快给……你……肏……肏……死……我免费电影……了……舒服得这个淫荡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啊……不…行了……我要……射……射……了……"林平之终于也不行了的叫着。


"快……到我前面……来……射到我……口里面……"林夫人说。


林平之从屄里抽出阳具爬上前去,拉着他
的头发令她把头转过来,把湿淋淋的阳具塞进妈妈嘴里,把所有精液全射进妈妈喉咙里。


"骚女,你真美!"林平之从后面拥抱着妈妈,鼻和嘴巴贴着妈妈秀发,闻着散发出来的幽香,正一起躺在床上休息。


一只手还不停的抚摸着他*的美丽大乳房,另一只手抚摸着屁股,看着妈妈说:"骚娘们,下次我要插你的屁股洞。""只要你来,大阳具宝贝哥哥,你要插我什么地方都可以。"林平之休息了一会。


他又准备操左甜儿了!


可是左甜儿还是处女!


林平之不管这些!


林平之低头吻着左甜儿的阴户,双手则按在左甜儿的乳房上,轻轻揉动,指尖轻夹着少女的乳尖来回扭动,林平之吻遍左甜儿的大小阴唇后,便对着左甜儿紧闭的阴道口不停吹气。


和身体的不停挣扎相反,左甜儿发现自己的体内正产生莫名的快感,左甜儿发觉自己的乳房慢慢胀大,乳头更硬直起来,少女的蜜壶更慢慢渗出爱液。


林平之也同时发现了这点,低下头不停吸啜着左甜儿的爱液,细意品嚐,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灌回左甜儿的小嘴内,左甜儿迫于无奈吞下自已的爱液,林平之的舌头却乘机侵进左甜儿的小嘴内,与左甜儿的香舌相交缠,林平之更猛烈吸啜左甜儿的津液,再把自已的津液灌回左甜儿嘴内。


此时林平之的阴茎已抵在左甜儿的阴户上,怒胀得如同棒球的龟头被左甜儿的阴唇轻夹着,林平之改以双手用力揉动左甜儿的乳房,左甜儿已明白到将面对的事情,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


林平之双手用力一扯,以左甜儿的双乳借力,阴茎已挤进少女未经人事的阴道内,转瞬间,林平之的龟头已抵在左甜儿的处女膜上。


林平之把阴茎抽离少许,再狠狠的插进左甜儿的嫩穴内,阴茎先刺穿左甜儿的处女膜,再深深插进少女的体内,处女血由左甜儿的阴道口流出,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左甜儿只感到自已下身像被一条烧红的球棒所灌穿,心中只感到极度的痛楚,林平之却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不停猛烈抽插,享受着左甜儿肉壁的挤压。


左甜儿本是处女之躯,阴道自然紧窄非常,被林平之施暴奸虐,粗大的阴茎硬生生挤进左甜儿幼嫩的阴道,左甜儿的阴道肉壁紧夹着林平之的阴茎,热烫的阴肉紧咬着林平之的下体,只见林平之舒服得眉开眼笑,不停用力抽插,左甜儿却痛得不停扭动呻吟,下阴的痛楚传遍了左甜儿的全身,林平之粗大的阴茎才只插进了一半,便已狠狠的顶在左甜儿的穴心。


林平之停下了抽插,迫左甜儿继续二人的湿吻,双手则在左甜儿的乳房上用力扭动揉弄,只弄得左甜儿娇喘连连,阴道再次流出丝丝爱液。


林平之以龟头不断磨擦左甜儿灼热的穴心,直至左甜儿的肉壁狠狠夹着林平之的阴茎,由穴心射出的阵阵卵精,洒落在林平之的龟头上。


左甜儿已被干到高潮,林平之的下体再次不停抽送,龟头仍不停撞击着左甜儿的穴心。


左甜儿感到林平之的气息越来越粗重,知道林平之也即将到达高潮,才忽然记起自己今天是排卵日,慌忙哭求林平之不要射到她的体内,可惜林平之全不理会,只顾不停用力抽插,直至龟头硬生生插进左甜儿的子宫内。


左甜儿再次达到高潮,灼热的卵精不停的泄射在林平之的龟头上,阴道则反覆挤压着林平之的阴茎。林平之发出了一声吼叫声,阴茎全力的插进左甜儿的身体深处,白浊的精液不停的泄射到左甜儿的子宫壁上,直至大量的精液充斥在左甜儿的子宫内。


林平之的阴茎仍留在左甜儿的体内,毫无打算退出,虽然刚射完精,但阴茎仍异常巨大,把左甜儿的阴道塞满。


林平之一边享受高潮的馀歆,一边湿吻着左甜儿的双唇,林平之的舌头甚至把左甜儿的柔舌扯出唇外,再把左甜儿的香舌深深的吸到自己嘴内,林平之的双手则不停拉扯扭动左甜儿的乳头。


当林平之的阴茎从左甜儿的阴道内抽出,一丝丝白浊的精液混和着左甜儿的卵精爱液,以及处女血慢慢流出……林平之稍作休息,阴茎很快便重拾雄风,林平之忽然坐在左甜儿的乳房上,双腿紧夹着左甜儿的头部,迫左甜儿替自己口交,左甜儿紧闭双唇坚拒,林平之随即以手捏着她的鼻子,左甜儿只感呼吸困难,无奈只好张口吸气,林平之乘机把阴茎往左甜儿嘴内一送,左甜儿只好把林平之的阴茎含在嘴内。


林平之不停的用力抽送,每一下的抽插也把龟头撞到左甜儿的喉咙深处,左甜儿的津液沿着林平之的阴茎流落床上。林平之不时以龟头磨擦左甜儿的香舌,一会儿则猛烈抽插,令左甜儿痛苦不堪。经过无数次抽插之后,林平之终于把充满腥臭的精液,射进左甜儿的小嘴内。


由于量太多的关系,有不少白浊的精液由左甜儿的嘴角流出,左甜儿强忍下恶心的感觉,把嘴内的精液舌下肚,只感到腥臭无比。林平之俯首舔掉由左甜儿嘴角流出的精液,送回左甜儿的嘴内,直至左甜儿吃下所有他射出的精液为止。


左甜儿大约吃了二斤的精液,她甚至感到自己的胃中正充斥着林平之精液的恶臭。


三个人都赤身裸体的气喘吁吁的躺倒在地……突然!


就在这时!


屋外一个镖师喊道:「不好了,死,死人啦!快来人呀!」又有一个镖师跑到林镇南房外:「总镖头,不,不好了,死人了!」林镇南从梦中惊醒,穿上衣,跑出房:「怎么了?」那镖师附到他身边说道:「……」林镇南惊道:「真的?你快去集合人,我先去浴房找夫人,一会就到!快去!」只听林镇南往浴房走来!


林平之三人大惊!


这时!


林夫人突然道:「平之,快把我和甜儿解开穴,我得把你俩藏起来,不能让你父亲发现你俩!快点,平之!」林平之大惊!


他没想到母亲竟然早就认出了自己!


所谓「知子莫若母」,林夫人虽然被蒙上了眼,但是她凭着直觉还是感到了现在强奸自己的采花大盗就是自己的乖儿子——平之!


只是林夫人一直没有说破。


因为她被儿子强奸得很爽!


她有10年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快感了!她怕一旦说破,儿子就不敢再强奸自己,那样自己就无法继续享受了!


现在因为自己的丈夫就要进来,林夫人才不得不说破!


不然,要是丈夫发现自己和女奴互慰,和儿子乱伦,自己就完了!


林平之乖乖的解开了母亲和甜儿的穴道,解下了蒙在她们眼上的布。


他发现,母亲看自己的时候,没有责备,只有温存和满足!


林夫人让平之和甜儿蹲到木制浴盆的洗澡水里面,自己则站在浴盆的洗澡水里,坐到他俩头上,挡着他俩,假装还在洗澡!


平之和甜儿长在江南,从小就熟悉水性,在浴盆的洗澡水里憋上一个时辰没问题!


林镇南进来了!


他对林夫人说:「夫人,不好了,小李子连夜禀告我,说张副镖头等15个镖师暴毙在镖局的马房里!他们都裸体而死,精液都被吸干,死状和平之所说的死在城外酒家里的那些镖师一模一样!」林夫人惊道:「难道,青城派来报仇了?」林镇南道:「没错!马房门口有用精液写成的四个字——杀子之仇!这肯定是青城派干的!」林夫人惊道:「那怎么办?」就在林夫人和林镇南对话的同时,林平之在水底下却还不老实!


他还没射,性欲仍然高涨!


他从水里看母亲浸在水里的小屁股,别有情趣!


他忍不住了!


他一撅鸡吧,在水里把鸡吧插到了母亲的阴道里!


林夫人正说着话,突然遭到进攻,差点爽得叫出来!


林平之在水下不断抽插,林夫人又无法阻止!


她只有尽力克制情欲,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和林镇南对话!


林镇南道:「你快穿衣服,我先去马房看看!」林镇南出去了。


「啊!」林夫人终于叫出了声!


林平之和左甜儿也从水里出来。


林平之没有拔出鸡吧,继续插着母亲!


林夫人笑道:「你这个坏小子,害死母亲了!」左甜儿也开始揉搓林夫人的乳房,还和林夫人亲嘴……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