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女侠的傲骨

第二天早上,黄蓉先醒来,发现自己的后背屁股都粘在了吕文德的大肚子上了,想想这已经是第二次精液在自己的身上干涸了,推了推吕文德,「起来了,死猪一样。」
吕文德回应的就是大手在她的胸脯上摸了摸,黄蓉一阵娇羞拨开他的手,下地穿衣服,脚刚一落地,小腿一软,蹲在地上,小穴一阵酸疼,回头瞪了一眼吕文德,缓缓走入内屋的浴室,洗完澡,出来坐在梳妆台前梳好头发,看看吕文德还没起,就去弄来湿毛巾给吕文德擦身体,吕文德悠悠醒来,舒服的恩恩几声说:「你这骚蹄子,真有心啊,昨晚是不是给我度了阳气啊,这么爱我不如就给我做小算了,我也能给你你个名分。」说完哈哈大笑。
黄蓉嗔了他一眼,「丞相让我做的三件事,第一件我做完了,第二件我也决定送芙儿去了,那第三件呢?让我杀谁。」
「过几天啊,皇帝老儿的驸马爷要来做督军,他带来了两万精兵和大量粮草,你就是要杀他。」
「这样不会军心不稳吗,我们眼看着就要打赢鞑子了。」
吕文德一把搂过黄蓉,把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鸡巴上,上面的精液黄蓉还没有来的及去擦,黄蓉也心领神会吕文德的意思,伸出舌头舔着阴茎,黄蓉嘴小,可是舌头挺长,又学习了房中术中的蛇舌技巧,在大阴茎上来回游走。
吕文德很是满意,「黄蓉啊,亏你在江湖上还称女诸葛,我看都是小聪明,要是想在襄阳打败鞑子,不用那援军我也能打败,丞相让你杀这驸马爷就是要军心不稳,到时粮草我全部扣下,兵马全部充到襄阳军中,丞相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招兵买马,最简单的就是等着皇帝给他送兵马。」
黄蓉道:「难道丞相的大业是……」
吕文德一下把鸡巴塞进了黄蓉的嘴里,恶狠狠的说:「这大鸡巴都管不住你的嘴,乱说话,非让我用鸡巴堵住你的嘴,等那人来了你要用吸精大法吸死他,不但让他死还要让他名声臭!」
已是黄昏,黄蓉回到郭府,路上行人跟这个女英雄亲热的打招呼,她都微笑示意,回到闺房,拿起茶杯一口浓精吐了出来,吓了贴身丫鬟小翠一跳,赶紧上前给她扶扶背,看着半杯浓精微微一笑「夫人这么听吕大人的话啊」,「这个变态,晚上你把这杯东西带去给吕大人过目」说完就直奔浴室了。
三日后,黄蓉送走郭芙,郭芙满心欢喜还以为是去京城为母亲办事,殊不知已经被自己的母亲出卖了。当日晚上驸马爷带大军来到襄阳,吕文德自然大摆宴席,郭靖黄蓉自然出席,郭靖也好几个月没有见到黄蓉了,想与黄蓉好好亲近亲近,今晚黄蓉穿着很是端庄,一身鹅黄色流苏裙,画着浓妆,郭靖都没见过这样的黄蓉,一时看呆,还是黄蓉过来扯了扯他才清醒过来。
「蓉儿,你真美」黄蓉抿嘴笑笑说「今晚让你看看更美的我」手轻轻碰了碰郭靖的裤裆,他才反应过来,还没等说什么,正主来了,吕文德低头哈腰跟在驸马后面,再后面是驸马的左右将军,范虎、范豹,各位入席无非就是一阵阵吹捧,酒过三巡,保持清醒的只有吕文德和坐在驸马旁边黄蓉。
看时机成熟,吕文德小声说「驸马大人,我们襄阳原来可全靠郭大侠和郭夫人,现在您来了打败鞑子指日可待,您对我们襄阳的情况还不了解,不如您二位先去卧室你们二位先沟通沟通」然后就是一通淫笑,驸马今晚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黄蓉,一听此话更是将手搭在黄蓉大腿上问夫人意下如何啊,黄蓉捂嘴轻声道「民女还不都听大人您的」。
驸马一听更乐,手也顺着大腿一点点往上,二人站起来就顺屏风后来到卧室,驸马搂着黄蓉「还请夫人赐教啊」,黄蓉轻轻推开驸马「不如我给驸马爷看看襄
阳的地形图吧」。
驸马一皱眉,有点不悦,却见黄蓉正慢慢的解开衣裙,驸马乐了「不知夫人这是要干什么啊」,「大人,我要给您看地图啊,」黄蓉衣服从上满满褪下,摸着双乳说「这就是襄阳的后山啊,这肚子就是我们的战场,这小穴就是鞑子的老巢,」没等说完,驸马已经扑了上来说「现在我就要杀入鞑子的老巢」「大人,民女可是有夫之妇,我老公就在外面啊」。
「我们这是在办公事,你老公来了也不怕,一会我就让所有人都学习学习这地形图」已经将黄蓉按在地上,一边脱衣服,一边亲乳房,驸马脱光衣服就想查,黄蓉赶紧握住鸡巴说「大人宝物太大了,我先用最润润滑,要不民女会受不了」一口就含下了鸡巴,心中却很是鄙夷「这小东西也就能跟靖哥哥的比一比」。
驸马爽的很,心里也舒服被这尤物这么夸,本来黄蓉还想跟他好好玩玩,可含着这小东西实在没有心情,吐出鸡巴,媚笑道「大人你躺下吧,我来好好伺候你」。
驸马照做,黄蓉坐下来也没多余动作,阴唇像小嘴一样,自己打开一下咬住了那小鸡巴,驸马看的惊奇长大了嘴,黄蓉也不管他上下套弄起来,几口阴精喷
下去,驸马就射了。
黄蓉道这么小还不中用,真跟靖哥哥一样,运起吸精大法,被吸精者开始极爽,最后会很痛苦,黄蓉怕他喊出声来,把他的头紧紧扣在自己的乳沟里,感觉着最后一点精液吸入小穴。
放开驸马的头,黄蓉最后都怀疑他到底是被吸死的还是自己的乳房给憋死的,心想终于结束了,还没等她起身,只听后面门被踹开,吕文德在最前面大喊「大胆刺客,快抓住她」。
黄蓉惊呆了,范虎范豹以擒住她,将她架起拉向门外,黄蓉惊魂未定,也忘了加紧双腿,精液就顺着大腿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有吕文德还有出现在他身边的特使,两人都是哈哈大笑,啧啧称奇,还有一个看到的人就是晃晃悠悠过来的郭靖,今天他被灌的最多,看到这又美妙又淫荡的身姿,自言自语到「看样我真的喝多了,这么想我的蓉儿,哈哈」然后就坐在地上睡着了!
黄蓉被带到襄阳的大牢里,一路上她缕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难过的要死,这要是被靖哥哥被天下人知道可怎么办,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千古荡妇了嘛,我得赶快想出办法来,我要逃狱吗,我怎么总是觉得这是丞相一手安排的呢,应该不会是为了对付我的,难道是考验我,今天就看我能不能赌对了。
黄蓉的牢门被打开,狱卒要将黄蓉带到审讯室,也没给黄蓉穿狱服,还是光着身子,监狱里其他牢房里的犯人看见了有的大笑,有的谩骂,有的污言秽语,黄蓉羞愧难当只有深深的低下头,挡住自己的脸,可还是有人认出了她,都难以置信自己的眼睛,审讯室里还有两个人,一个狱卒一个捕头,把黄蓉按在特别的凳子上做好,双臂打开,锁在凳子后面的一根横木上,捕头笑吟吟走向光身的黄蓉,抬脚踩在黄蓉两腿之间,低头说「郭夫人,小的也是受了上面的命令,有什么事啊你就招了吧,这白花花的身子要是挨上几鞭子,我也是会心痛的」,伸手就要向乳房抹去,黄蓉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滚开你这狗东西,让吕文德来见我」。
捕头也是一惊,还真有点心虚,但是面子总得保住,向后退了两步「好啊,郭夫人现在还这么飞扬跋扈,现在本捕头问你,为何跟驸马通奸,又为何杀驸马」。黄蓉蹩过头干脆不理他,这可激怒了捕头,「你这骚货,真当我不敢动你,给我上刑」狱卒一鞭子一鞭子抽在黄蓉身上,黄蓉一声不吭。
屋门推开走进来两人,正是范虎、范豹,范虎道「快住手,郭夫人受委屈了,这等下人自然不配审讯你,不知我二人可否」「民女见过二位将军,恕民女不能行礼」范豹使个眼色,捕头和狱卒退到一边。
「郭夫人这么给面子,我也明人不做暗事,我们今天来就是想问清昨晚的事,我们知道您跟驸马素昧平生,定是他人指示,郭夫人多多配合我们,我们早日交差,你也早日回去,毕竟郭大侠还在府上等着你呢!」
黄蓉心中一慌,定了定神说「是驸马强奸我,我抵抗不了,我没有要杀他,他是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郭夫人这是当我们好耍喽,来人好好伺候伺候夫人」。
两狱卒上前把黄蓉两腿扯开,捕头拿着一个假的鸡巴,上面缠着一圈圈麻绳,笑吟吟走向黄蓉,舔着嘴唇,像用刀子一样,一下捅入黄蓉的阴道,阴道干燥,再加麻绳粗糙,黄蓉一下大叫出来,捕头嘟囔着「还以为是什么贞节烈女,还不是婊子一个,水流的比谁都多」。
黄蓉心中也是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知廉耻,被这等人淫虐自己也会性起」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叫声憋了回来,禁闭双唇,捕头加大力度,黄蓉忍受不住潮吹起来,喷了前面的捕头和两个狱卒三个人一脸一身,愣是一声没吭,眼睛死死的盯着捕头,捕头也是不服她,又是一顿猛刺。
范虎道「好了,夫人果然是女侠,加刑」,捕头拔出假鸡巴,两个狱卒把黄蓉架起来扔进一个冰池子里,刚想往出爬,捕头站在池边说「郭夫人,你要是受不了了就叫我一声爹爹,在把事情招了我就让你上来」!
黄蓉一听,也不动就站在池子里怒视着他,浑身打着哆嗦,感觉自己的意识快消失了,狱卒一把把她拽出池子,放倒在地上,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觉得突然乳房有炙热的刺激,乳房上所有的毛孔都绽开了,爽到极致,睁眼一看,捕头正在往她胸脯上滴蜡,她愤怒的喊到「狗贼,我要杀了你,你这样对我,狗奴才,你停手啊……」
捕头冷笑又拿来一只蜡,向黄蓉的阴唇上滴去,冷热刺激黄蓉瞬间高潮下体喷出一米多高的水柱,身体痉挛,可捕头没有停手,直到黄蓉胸脯和下体三角地
带都是一大片蜡油。
范虎狠狠道「再加刑」,捕头迎面抱起黄蓉,两个狱卒各手持麻绳一端,粗麻绳中间系着很多疙瘩,麻绳上提,正顶在黄蓉小穴上,两人像拉锯一样狠狠一拽,黄蓉睁大双眼,声嘶力竭的发出大喊,晕在捕头的怀里,又是一拽黄蓉已叫不出声两眼泛白,两行清泪留了下来,范虎道「说是谁指示你」。
黄蓉勉强摇了摇头,范虎道「继续!加快」,黄蓉双腿已经站不住了,只能靠着捕头,麻绳快速拉动,上面已经开始有了血迹,黄蓉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刚想招供,吕文德和特使拍手走了进来,行刑三人赶紧退到一边,黄蓉咕咚一下坐在地上,含泪看着吕文德,范虎、范豹上前对特使说「大人,黄蓉通过了测试,绝对忠心」,特使点头对黄蓉说「恭喜女侠,这一刻起你是丞相的人了,丞相对你抱有厚望,猜到你必然成功,特命我带来赏赐,还不跪下听赏」。
黄蓉强撑着身子跪下,特使点头道「丞相特封黄蓉为芙蓉仙子,位居四大长老之下八大金刚之上,暗部代号《蝴蝶》同吕文德共管襄阳事物,赐死士范虎、范豹二人,宝物夜明琉璃阳具一副,神功秘籍一本」。
黄蓉叩谢特使,范虎、范豹赶紧把黄蓉扶到椅子上披上衣服,特使上前从袖中掏出一个锦盒道「仙子都应该清楚了,这宝物可快速治疗您的伤,您在组织里暗部是与吕大人单线联系的,其他人包括组织里的人,没有丞相允许都不可知道您的这个身份,您可要记牢,所以这三个下人也得死,老奴也不啰嗦了,这就启程回禀丞相了」。黄蓉点点头,对范虎、范豹说「这两个狱卒杀了吧,捕快留下我有用」。
第二天一早,郭靖揉着发昏的脑袋,看见自己的娇妻正躺在自己的身旁,光身而睡,就是姿势很奇怪,夹紧双腿,两手捂在私处,全身微微泛红。
郭靖不忍打搅,蹑手蹑脚离开房间,吕文德已候在客厅,见郭靖出来,慌忙上前拉着郭靖的手慌张的说「不好了,昨天驸马奸淫了郭府的女眷,驸马也脱精而死了!」
郭靖大吃一惊好像有些回想起昨晚的事,忙问「奸淫的是谁?」「是府上的一名丫鬟名字叫小翠」郭靖长舒了口气,吕文德又说「郭大侠快跟我走吧,上面追查下来可不好办啊,死的可是驸马啊」郭靖赶紧跟着吕文德出府,回头望向自己的卧室,总觉得不太对,又想起昨晚那光溜溜的魅影,好像感觉那不是自己的蓉儿有些可惜似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