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之奈良鹿丸6

第一百零六章香磷侍浴
一名見過鹿丸頭像的大臣見到破門而進的鹿丸馬上呢哪一聲!
“你就是奈良鹿丸?”大名聞言馬上一臉怒氣的看著鹿丸問道!
“嘿嘿!大名閣下,您不是要緝拿我嗎?”鹿丸看著一身肥胖的大名眼中一絲不屑閃過,口中諷刺的道!
“大膽!”大名聽出鹿丸對他的輕視馬上大喝一聲,“你既然知道我是大名還如此放肆…來人!給我拿下!”
“是!”隨著大名話落,守衛的士兵馬上齊喊一聲,紛紛沖向鹿丸香磷兩人!
“鹿丸大人!整個大名府一個忍者都沒有!”鹿丸旁邊的香磷推了推眼鏡,突然對鹿丸低語一聲!
“嘿嘿!是嗎?還真的看不起我們忍者嗎…”鹿丸聞言不由低聲笑道,隨即看向大名,眼中殺氣大放!記憶中鹿丸知道火之國還有十二忍守護士其中六名守護大名的存在的,沒想到大名一個都沒有留在大名府里,行動起來肯定更加方便了!
“影忍法-暗影吞噬!”
一個漆黑的黑洞在鹿丸話音落后迅速的在里面疑聚而成,原本沖向鹿丸兩人的士兵隨即全部不由自主的停住身形,甚至逐漸的被黑洞的拉扯力吸引進去…
“啊…救命啊…”感受到那身后隨時可以吞噬掉他們生命的黑洞,士兵紛紛求饒,大名連同一眾大臣亦是驚恐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忍術!
“大膽!奈良鹿丸!你這是干什麽?你竟敢對大名動手?”大名馬上對鹿丸指責道,一眾大臣紛紛附和,此時的他們都還沒醒覺過來,鹿丸可不會管他們是不是大名,照殺無誤!
“廢話真多!”鹿丸冷冷的看了所謂的大名一眼,暗影吞噬在鹿丸的控制下瞬間增大幾倍,所有士兵的身影瞬間就被吞噬,就連大名跟一眾大臣亦不例外,全部帶著驚恐的眼神被黑洞吞噬!
“鹿丸大人…”香磷亦是驚恐的看著所有人被吞噬,隨即敬畏的看著鹿丸呢哪一聲,沒想到鹿丸居然真的那麽大膽,殺害大名,這是香磷怎麽也不敢想象的!
“香磷!”鹿丸不理香磷的驚訝,轉身背向香磷道!
“什麽事?鹿丸大人!”聽到鹿丸叫道香磷馬上恭敬道!
“善后交給你了,把這里發生的事傳達出去,凡是反抗暴動的士兵就全部殺了…”鹿丸緩緩的道,鹿丸要消息傳進那六名十二忍守護士火之寺那里,一並解決掉!
“是!鹿丸大人!”香磷再次吃驚的看著鹿丸的背影,怎麽也想不透鹿丸要干什麽,不過香磷亦是馬上冷靜下來,恭敬道,按照鹿丸說的完成就好了!

接下來,鹿丸找到了大名府的浴室,隨手設置了個暗影結界就舒適的沐浴起來,“啧啧,大名府的浴池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回木葉也建一個好了…”
隨即鹿丸嘴角一抹邪笑閃過,“接下來就等香磷處理好了,明天大名府就不存在了,嘿嘿…”
當鹿丸把香磷叫道鹿丸所在的浴室里時,香磷就已經把大名連同所有大臣身死的消息通過士兵傳達出去了,一些妄圖要報仇殺死香磷的全部被香磷殺死!
“香磷!看你渾身是血的,趕緊把衣服脫了吧,陪我一起洗澡,一個人太無聊了!”鹿丸對著門口一身鮮血呆呆看著自己的香磷說道!
“啊…是…是的!鹿…鹿丸大人…”臉上一抹嬌紅浮現,香磷看著鹿丸躺在浴池里赤裸的身體羞怯道,腦海中不由想起在魔鬼森林里鹿丸強爆沙沙美的那一幕!
沒有多少害怕,香磷甚至有些期待的微微顫抖著手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看著香磷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剝落,最后露出那豐滿的玉體,修長的美腿,中間一抹森黑聖地,上面細小的柳腰,再往上一對堅挺的玉兔也不甘寂寞的釋放著對鹿丸的誘惑!絕美的容顏帶著羞澀的紅暈,一副眼鏡戴著讓鹿丸心中巨湧出狠狠亵渎一番的欲焰!
“影忍法-暗影之手!”
鹿丸心中低喝一聲,在香磷的驚呼聲中,一條暗影查克拉疑聚的手馬上延伸一把就把香磷拉進浴池里,再到自己面前!
“香磷!你不戴眼鏡好看多了!”伸手摘去香磷的眼鏡,鹿丸看著香磷道,隨即就霸道的吻上香磷的香唇!
“嗚…”被鹿丸贊美,再被鹿丸突襲,香磷的身子馬上就軟倒在鹿丸懷里!
鹿丸搓揉著香磷小巧而堅挺的椒乳,再輕舔她已發硬突出的乳頭。他把手掌放在香磷的雙乳上,剛好遮蓋她整個小巧的乳房,鹿丸用掌心磨擦她已發硬的蓓蕾,香磷不禁輕聲的呻吟。他伸手在她大腿上輕輕的撫摸,魔手一路向上遊至她大腿的盡頭處,剛想有所動作時,香磷下意識地將兩腿緊緊的合並,把鹿丸的手緊夾在少女最神秘的地方。
鹿丸用另一只手愛撫她那酥膩潤滑的乳峰,而被緊夾的手亦微動輕搔著她的大腿內側,香磷面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閉眼享受著。突然鹿丸用力地緊捏了她的玉乳一下,她整個人不禁一震,雙腿不由自主的一松,鹿丸的手長驅直入,直抵已經濕潤的小穴。
鹿丸向小穴埋首下去,吸吮著甘美的蜜液,舔著嫩紅色的美麗花瓣。她雙手用力的摟著鹿丸的脖子,挺直腰肢,將陰戶向他的嘴巴貼近。等到他把舌頭伸進去的時候,香磷已經有了兩次高潮,早已神智迷糊了。鹿丸托起香磷的香臀,將巨大的寶貝抵在她濕潤的小穴口,一挺腰,緩緩將自己的寶貝塞進了香磷的處女小穴。由於經過之前充分的潤滑,以及陰道嫩肉的堅實彈性,香磷並未感到多少疼痛,只是有一點點被撐開的感覺。鹿丸開始將寶貝退出,再緩緩送入。然而那小穴卻開始夾緊,縮著肉壁,讓他的寶貝受到莫大的刺激。

“啊……啊……你……這就是……交歡嗎……哼……好舒服……”鹿丸將她的白嫩的雙腿抬起來,架在肩膀上,運用九淺一深法抽插著。

“嗯……嗯……好弟弟……姐姐的小穴好美……哦……好弟弟……大寶貝干的我好舒服……嗯……”
“嗯……哦……小穴現在……小穴不癢了……哦……哦……弟……弟……你的大寶貝真大……哦……頂得花心好美……哦……哦……”鹿丸突然改變戰術,將大寶貝一次一根全部抽出,然后再整根插進去,屁股再加轉一圈。
“哦……嗯……好弟弟……嗯……好寶貝……小穴好舒服……哦……我好美……嗯……哦……美死了……嗯……”
“好弟弟……嗯……你真會插小穴……哦……你真的好會插……嗯……你插的太美了,哦……姐姐的小穴爽死了……哦……”
香磷的小穴,一張一合的,好美。小穴的淫水,有如下雨似的,不停的,一點一滴的往外流。大寶貝的陵肉,一進一出的也帶出了不少淫水。「噗滋」、「噗滋」、「噗滋」,大寶貝的入穴聲,實在是好動聽。
“哦……大寶貝……哦……你插的我太美了……嗯……哦……好弟弟……小穴讓你插的爽死了……嗯……哦……”
“我的好弟弟……嗯……哦……哦……哦……小穴要美死了……哦……你太會干姐姐了……哦……”
“瓊姐姐……哦……哦……小穴美嗎……姐姐你美嗎……哦……大寶貝入得好舒服……哦……哼……”
“好弟弟…啊……哦……花心被磨得好舒服……嗯……嗯……”
“嗯……大寶貝弟弟……嗯……插快一點……哦……重重的干小穴……嗯……大力的插我……哦……姐姐要你……嗯……嗯……”
“嗯……好弟弟……快……哦……姐姐不行了……哦……姐姐的小穴要……出來了……啊……啊……小穴……小穴升……天了……哦……哦……”
“哦……好弟弟……姐姐真爽……哦……姐姐好久沒這麽爽過了……你真會插小穴……真會干小穴……哦……嗯……”
在她要進入高潮的那一刹那,子宮壁突然緊促的收縮,猛吸得大寶貝跟著收縮,濃濃的陰精,又熱又燙,直澆向大寶貝頭,澆得大寶貝不住的抖了幾下。鹿丸依然以磨洋菇的辦法,慢慢的,要吊足她的味口。
“嗯……嗯……大寶貝弟弟……哦……姐姐的小穴好多水……哦……弟弟……哦……哦……”
“好弟弟……嗯……你快插重一點……嗯……我還要……哦……姐姐還要……姐姐不過瘾……哦……重重的插小穴……嗯……”
“嗯……求求你……給姐姐……大力的插小穴……哦……狠狠的干姐姐……嗯……好寶貝……嗯……”
“哦……哦……呼……好姐姐……你真的要我大力的插小穴……呼……你不怕痛……姐姐……我怕你會受不了……哦……”
“好弟弟……嗯……小穴不怕痛……嗯……哦……姐姐不怕痛……哦……嗯……”鹿丸一聽香磷如此說,心下也決定給她來頓狠的。于是,他抽出了大寶貝,把香磷拖到了床前,雙手把她的身體放好,讓腳微微的抬高,以便他的抽插。
鹿丸跨下的大寶貝,又暴漲了許多,整根大寶貝就像燒紅的鐵杵,剛硬如鐵。小穴的淫水,依然細細的慢慢流。那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似乎等待著大寶貝的進攻。再一次的對準小穴口,滋的一聲,寶貝又是整根到底。
“啊……好弟弟……哦……你的寶貝怎麽比剛才還大……哦……又好熱……”鹿丸開始抽插,只是輕輕的插,不讓大寶貝到底。
“嗯……嗯……小穴好美……嗯……哦……好美……嗯……大寶貝變得好粗……嗯……嗯……”
“哦……嗯……好弟弟……哦……大寶貝美死小穴……嗯……美死我了……哦……好舒服……哦……好爽……嗯……”
“大寶貝弟弟……哦……大力的干我吧……用力的干小穴……嗯……小穴會承受得了……嗯……嗯……”看到她那副騷樣,那副淫蕩的樣子,真叫人受不了。小穴里的淫水,又開始多了。
“啊……啊……啊……小穴……啊……我的小穴……啊……脹死了……啊……花心被頂穿了……啊……”
“好弟弟……啊……不要那麽大力……啊……輕一點……啊……輕一點……輕一點……小穴會受不了……哼……哼……”
“大寶貝弟弟……啊……我……啊……我……哼……輕……一點……”
“啪……啪……啪……啪……”肉碰肉的撞擊聲,一下又一下的狠入,一次又一次頂到花心。
“哦……你輕一點……啊……哼……小穴受不了……啊……哼……你真狠……插死我了……哦……小穴干穿了……哦……”
“好弟弟……小穴會被插爛……哦……小穴會受不了……哦……我會被干死……哦……”
“啊……哼……輕一點……不要那麽大力……哦……花心被刺穿了……哦……哼……我被干死了……哦……”香磷叫得越大聲,鹿丸就干得越使勁。鹿丸有如一只猛虎狂好,亳不憐惜的掠取他的獵物。
“哼……嗯……嗯……好弟弟……姐姐受不了……嗯……小穴壞了……哼……嗯……嗯……”
“好弟弟……姐姐服了你……嗯……嗯……你真的好強……嗯……姐姐……哦……嗯……”
就這樣的干了百來下,香磷似乎又進入了佳境,她的手又恢復了生機,猛抓住了鹿丸的腰。她的屁股,也開始不停的往上挺。口中的浪叫,也開始有味道多了。小穴的淫水,像是被拍到似的,「滋」、「滋」作響。
“嗯……小穴好舒服……嗯……小穴好爽……哦……哼……小穴會爽死……嗯……我美上天了……哼……你力氣好大……嗯……”
“哦……好小穴……屁股用力往上頂……哦……大寶貝要插穿你……哦……哦……”
“大寶貝弟弟……哼……嗯……我愛死你了……哦……小穴會爽死……哦……嗯……”
“好寶貝……快……哦……姐姐……哦……哦……又要出來了……我的穴心要爽死了……哦……快……”
“啊……啊……弟弟……姐姐要……要升天了……哦……小穴要爽死了……哦……你干的好……插的好……嗯……哦……”
“啊…………我……啊……啊……小穴又流了……啊……啊……我好爽好爽……哦……哦……”
突見她雙手雙腳,像只蜘蛛似的,全部把鹿丸抱住,不停的叫,不停的抖。小穴的溫度,一下子提升到沸點,大寶貝的感覺,又熱又舒服。馬上她整個人就像是虛脫、無力的躺了下去。鹿丸一陣一陣的濃濃火燙的陽精,全部射向了香磷的小穴深處,大寶貝一下又下的抖,不停的跳。
沒有等到第二天,當天傍晚鹿丸就感受到了一些忍者的到來!
“鹿丸大人!有大量忍者來了,其中有九個都具有上忍的實力!”香磷躺在鹿丸懷里第一時間睜開眼睛提醒鹿丸道!
“是嗎…都來了嗎…那就一起陪大名府消失好了…”鹿丸呢哪一聲,其中多出的三名想來就是和風的三個弟子了!穿戴好衣服,馬上帶著香磷飛上大名府的空中,留下了一個暗影分身在大名府中間等待!
“影忍法-暗影結界!”
“影忍法-暗影螺旋千鳥丸-超!”
結界內,足夠毀滅整個大名府的超S級忍術緩緩的在鹿丸手中成型!
一分鍾不到,下面鹿丸的暗影分身馬上被一眾人包圍!
“暗影修羅鹿丸!真的是你!”地陸看著鹿丸不敢相信的道,“大名呢?你把大名閣下怎麽樣了?”
“來得還真及時啊…”鹿丸的暗影分身看著全部到齊的六名守護大名的十二忍守護士笑道,同樣也看見了一個倩麗的身影,和風的三個弟子之一的不風!
“臨死之前就告訴你們吧,火之國的大名還有大臣們,已經一個不留的被我殺了…”鹿丸的暗影分身在眾人瞪大的眼神中緩緩的道!
“什麽…”身為十二忍守護士的六名忍者聞言馬上憤怒的出聲,然而不等他們繼續說些什麽,頭頂上傳來的恐怖的查克拉波動再次讓他們變色!
幾乎瞬間,不管是身在大名府還是大名府外的城民,馬上感覺天空一暗,隨即紛紛抬頭看向天空,大名府整個都被黑暗籠罩,黑色雷電亦是交織其中!
轟~大地一震搖晃,當大名府外的城民再次看向大名府方向的時候,馬上發現高大雄偉的大名府消失不見了…
第二天,不止忍界,震驚整個火影世界的消息傳出,木葉的暗影修羅,親手把火之國的大名府整個毀滅了,火之國的所有軍隊全部被鹿丸收復,一些不聽從鹿丸命令的全部被鹿丸處決,木葉跟火之國的關系一夜之間倒轉過來,木葉從職屬火之國的地位變成掌控整個火之國!
鹿丸回到木葉后,村民們看向鹿丸的眼光除了敬畏還是敬畏,在他們看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也就鹿丸敢做,不過沒有人敢說什麽!
鹿丸回到木葉除了帶回香磷外,還帶回了一個女人,不風,是被鹿丸的暗影分身所救,其他人全部都隨著大名府徹底消失了,其實那里的城民應該感謝鹿丸,要不是鹿丸對忍術已經可以精準的控制的話說不定半個大名城就一起被毀滅了!
被鹿丸的暗影分身所救,親眼目睹所有人慘死,不風傷心之余更是震驚鹿丸的實力,沒想到比傳聞還要恐怖,為了活命不風再鹿丸勸降后馬上投降!
“香磷!你先帶不風到暗部去吧!”鹿丸對香磷道,救下不風,完全是看上她的美色了,暫時沒空享受的鹿丸唯有先把不風安排到暗部里,有空在說!
“我知道了!鹿丸大人!”香磷點頭道!隨后就帶著不風到暗部總部去了!
“不風!你恨鹿丸大人嗎?”路上香磷不由對不風問道!
“其實我也是被鹿丸大人抓來的呢…”不待不風回答,香磷就自顧的說道!
“香磷…”不風沒有想到香磷居然也是鹿丸抓來的,路上不風看得出香磷非常喜歡鹿丸!
“剛剛開始我也恨鹿丸大人,把我的隊友都殺了,不過鹿丸大人不管是強大的實力還是其他的,都是我一直想要追隨的對象…”香磷緩緩的道,心思聰慧的她看得出不風對鹿丸心有締結,所以才會說出她的經歷,為的就是幫助鹿丸得到不反抗鹿丸的女人!鹿丸看上不風,那麽香磷就幫鹿丸,戀愛中的女人做什麽都是沒有理由的!

“鹿丸!你想累死我啊!居然把火之國的大臣也全部殺了,我哪里來那麽多精力打理一個國家啊!”來到火影辦公室,鹿丸馬上就聽到綱手對她的抱怨!
“嘿嘿!師姐老婆!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你忘了你的姐妹里可是有個不錯的人選嗎?”鹿丸看著有些幽怨的綱手笑道!
“你說風華小雪?”綱手聞言馬上抬頭驚喜的道,風華小雪做了雪之國的大名也有三年了,掌管火之國再好不過了!
“嗯!明天你就派人去把小雪帶回來,雪之國以后就是火之國的附屬國了,暫時交給飛雪就好了!”鹿丸點頭道!
“嗚…鹿丸你太好了…”綱手聞言馬上興奮的摟住鹿丸,還以為鹿丸要把火之國扔給她呢!那還不累壞綱手!
“咳咳…”鹿丸還沒說話,一聲咳嗽馬上不宜的出聲!
“自來也!”鹿丸馬上看向窗上的自來也問候道,綱手也是第一時間當看摟著鹿丸的手!
“那個…啊…沒有打擾到你們吧…”自來也撓撓頭呵呵笑道,隨即跳了進來!
“自來也!進來干嘛不敲門…”綱手聞言馬上對著自來也憤怒的大聲吼道!
“說吧!有什麽事?”吼完綱手馬上沈聲的對自來也道,綱手知道自來也一定是因為鹿丸殺死大名責問鹿丸來了!
“嗯!”自來也聞言輕嗯一聲,馬上一臉正色的看著鹿丸,嚴肅的問道!
“鹿丸!引起忍界大戰,殺死大名!我想知道你這樣做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麽?”
第一百零七章雛田花火姐妹同上
“目的嗎!”聽到自來也的問話,鹿丸自己心中自問了一下!
挑起忍界大戰?貌似自己當初只是為了磨練自己才去獵殺他國上忍的,也沒想到那麽多,不過既然身份被揭穿了那要戰就戰了,鹿丸完全是隨心所欲!
毀滅大名府也一樣,鹿丸就是不爽那些沒有能力卻高高在上的大名大臣們,都威脅到鹿丸頭上了鹿丸當然不客氣的回敬他們,突然被自來也問,鹿丸也不知道怎麽回答才好!
“自來也!你不覺得我們忍者的世界那麽小國家卻太多了嗎?”鹿丸不得不找個理由糖塞自來也,“大戰沒有小的國家爭斗卻是從來沒有停止過,要想世界得到和平,只有把所有的忍村和國家統一,世界才能得到真正的和平!”
“而我的目的,就是要把所有忍村和國家統一起來!”最后鹿丸看著自來也大義凜然的道!
震驚!聽到鹿丸的話不止是自來也,綱手同樣也處于震驚當中,他們沒想過鹿丸的理想居然那麽偉大,要給世界帶來和平,除此之外鹿丸話里的意思帶給他們的沖擊也是同樣巨大!
一直以來他們都認為當初的初代是對的,只有個個勢力實力達到平衡互相牽制才能帶來和平,可是聽了鹿丸的話無疑這是更加正確的選擇!
“哈哈…小色鬼!沒想到你的理想那麽偉大…好…我自來也這條命就跟著你豁出去了!”最后自來也大笑著猛拍了下鹿丸的肩膀道,再次叫鹿丸小色鬼,氣氛馬上不再沈重!
呃~鹿丸暗地不由汗顏,心底偷偷抹了把汗,沒想到自己忽悠人也那麽高水準了!
“老色鬼,你就幫我留意曉的動向吧,其他忍村的事就交給我了!”鹿丸同樣笑著對自來也道!
接下來鹿丸就跟綱手自來也商量了接下應該怎麽辦,有關于木葉對火之國的統治方面的!
三天后,風華小雪就被綱手派人接回火之國,隨即馬上上任火之國大名,從此火之國歸屬木葉管制!
“姐夫!你什麽時候也賦予我一個影子啊,我也要變得強大,比姐姐還厲害!”暗部總部里,花火搖著鹿丸的胳膊撒嬌道,幾天不見花火更加粘著鹿丸了,知道鹿丸回來后一直纏著鹿丸!
“知道了知道了!迪達拉的影子你又不要,那只能過段時間了!”鹿丸看著撒嬌的花火不由好笑道,隨即摸了摸花火的腦袋!
“我才不要,那些泥土髒死了!”花火不由氣嘟嘟的道!
“姐夫記得幫我找個會瞳術的,我也想像姐姐那樣進化白眼!”
“知道了!難纏的丫頭!”鹿丸捏了下花火小巧的鼻子笑道,心里卻是想著,哪里還有有瞳術血繼限界的忍者呢?
卡卡西的寫輪眼?呃,貌似不能下手,斑的影子也暫時收集不到,佩恩的輪回眼也是,等等…
鹿丸馬上想起來,原著中似乎霧隱七忍刀里面的雷牙一直背著的蘭丸好像也有瞳術血繼限界,而且據情報看來雷牙也似乎加入‘曉’了,那正好,不怕沒機會碰上!
“我才不是丫頭呢!”花火馬上反駁道,隨即問鹿丸道,“姐夫!我什麽時候也可以跟姐姐一樣搬到你家住啊,我還想跟姐夫一起睡!”
說到最后花火的俏臉已是通紅起來,大概想起了在波之國渾身被鹿丸摸光還用小嘴幫鹿丸含弄的事!
“怎麽?我的小姨子,不會想跟姐夫那個吧…”鹿丸聞言馬上一臉壞笑的看著花火道!
“才沒有…”花火馬上啐聲否認道,一張俏臉卻是越加通紅起來!
“是嗎?我本來還想今天就跟日向族長說把你接進我家的呢,既然沒有那就算了…”鹿丸聞言不由假裝遺憾道!
“啊!不行!姐夫今天就得跟我父親說去…”花火驚呼一聲馬上不依道,隨即才反應過來被鹿丸捉弄了,“哼~臭姐夫壞姐夫…”
“嘿嘿!等下你就跟你姐姐們一起回家吧,你父親那里我去說!”鹿丸隨即微笑的對花火道,小櫻雛田他們一直都在暗部總部里練習,互相了解各自的能力,后天就到鹿丸要指派他們任務的時候了!
“嘻嘻!我就知道姐夫最好了!”花火聞言馬上摟著鹿丸的臉親了一下欣喜道,“那我現在就去找姐姐她們…”
說著花火一溜煙的就往小櫻他們所在的地方跑去了!
“這個小妮子…”鹿丸摸了摸被親的臉看著花火雀躍的背影不由笑道,“晚上姐夫就讓你知道痛…”
“影忍法-影化!”
鹿丸低喝一聲,旋即身體瞬間化作一道暗影,閃動間就向日向家族而去,再怎麽說都是同時要了人家的兩個女兒,還是親自去打聲招呼好!

“嶽父大人!就是這樣,今晚花火也會搬到我那里去住了!”鹿丸見到日向日足跟其說了同樣喜歡上花火后跟日向日足說道!
“是嗎?”日向日足自始至終臉色都沒有多大變化,聽完鹿丸的話才低歎一聲!
“那麽鹿丸大人!我的兩個女兒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待她們!”日向日足點頭道,其實這種事日向日足早就料到了,只是沒想到那麽早,花火才十一歲!
而且憑現在鹿丸的地位跟實力,日向日足也完全沒有拒絕的膽量,也不想拒絕,日向家族現在,當之無愧的是木葉第一家族,而且日向日足相信,只要跟鹿丸保持關系,日向日足一家也會越來越壯大!
“鹿丸大人!我還有個請求!”話風一轉日向日足突然道!
“哦?是什麽?”鹿丸不由好奇的問道!
“那個…那個花火還小,我希望鹿丸你等花火長大一點再…”最后那句什麽日向日足都不好意思開口了,而且這時日向日足的口氣也是完全以鹿丸嶽父的身份說的,大人二字都去掉了!
“咳咳…我知道了!嶽父!”鹿丸咳嗽一聲道,沒想到日向日足的請求是這個,鹿丸點頭答應下來,至于過后…
跟日向日足說了花火的事后,鹿丸還跟日向日足討論了要日向日足派遣族人到各個軍隊的事,這也是鹿丸早就想好的,有了日向一族的白眼在,軍隊的實力也會增強許多,也有助于管理鎮住那些軍隊,不求進攻他國,堅守火之國就行!
晚上,如鹿丸所料的,綱手果然懂得鹿丸的心,讓雛田還有剛剛搬進來的花火一同在房里等待鹿丸的寵幸!
至于白天答應日向日足的事,鹿丸早就把它丟到馬來西亞去了,這是花火要的,不是鹿丸強硬要的!
“姐夫!”花火見到鹿丸,馬上從床上躍進鹿丸懷里,開心的叫道!
“老公…”雛田同樣怯怯的叫了鹿丸一聲,本來不再害羞的雛田因為妹妹花火在又再次變得羞怯起來!
“姐夫!今晚我跟姐姐一起陪你哦!你說好不好…”花火不像雛田那樣會害羞,在鹿丸懷里落落大方的對鹿丸道,因為嬌小整個身體都掛在鹿丸身上!
“姐夫能說不好嗎?”鹿丸伸手拖著火花的臀部揉捏了一下笑道,手感不錯!
“嗚~姐夫你壞!”花火被鹿丸弄了一下馬上嬌聲道!
也不關門,鹿丸直接把花火抱到床邊,隨即對雛田壞笑道,“雛田!你是姐姐哦,可不能那麽害羞!”
“是…是!老…老公!”雛田羞怯的應道!
“來!幫老公把褲子解開!”見到雛田因為花火的存在居然變得那麽害羞,鹿丸不由想要雛田為難!
“嗯!”雛田聞言紅著臉聲音細微的輕應一聲,馬上爬到鹿丸面前,緩緩的把鹿丸的褲子解開,讓鹿丸早就興奮的分身彈了出來!
“雛田!繼續…”把花火抱高起來,鹿丸不對接著對雛田道!
“嗯!”雛田再次輕嗯一聲,自然知道鹿丸要的繼續是什麽意思,拿手扶住鹿丸火熱的分身,小嘴張開,抬頭看了一眼在鹿丸上面張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妹妹花火!
“嗚~臭鹿丸!要我當著妹妹的面,好羞人!”然而不管雛田心中多麽埋怨鹿丸,雛田還是低頭幫助鹿丸舔弄起來…
不一會,終于忍受不住的鹿丸就把花火放到床上,對花火道,“花火,你就先看你姐姐怎麽被姐夫欺負吧,等下你也要哦…”
“嗯!姐夫你快點嗎!我要看姐姐被你欺負…”火花卻是一臉雀躍的道,完全不知道等鹿丸欺負完雛田等待她的就是初次的疼痛,還以為跟上次一樣呢!
沒有在回答花火,鹿丸三兩下把自己的衣服脫掉,再把雛田的睡袍扯掉,鹿丸看著雛田白嫩的胴體,越看越愛,過去一下攬住纖腰,將她撲倒在床,把自己火熱的軀體壓在上面,吻上了她的美唇。雛田回應著他的吻,倆人嘴唇緊緊黏住,舌頭交纏在一起,互相吸吮對方的唾液。然后鹿丸的嘴唇慢慢下移,沿著脖子、肩膀、乳房……一路往下吻,一直到腳趾,吻遍了雛田每一寸的肌膚,最后停留在肉縫上。 用舌頭撥開花瓣,在陰核上來來回回的舔弄著,一會兒又探入穴洞,舔著穴肉,吸吮淫水。雛田淫蕩的蜜汁像泉水一般湧出來,她抬起粉嫩的豐臀,瘋狂的扭動腰肢,將大腿張到最大,最隱密的地方完全暴露無遺,發出一聲聲浪叫:“啊……噢……妹妹的…小穴……癢……癢死了……噢……妹妹……受……受……受不了…了……哦……好……好哥哥……快……用你的……大……哦……大寶貝……給我……我的……小穴……止癢吧……啊……”
鹿丸見她浪成這樣,就用手握住早已暴漲的大寶貝,抵在陰核上來回滑動,笑道:“妹妹想要我的肉棍止癢嗎?那你狗一樣的趴著,淫蕩的搖晃屁股哀求我吧。”
雛田馬上翻過身,四肢著地,翹起豐滿白嫩的屁股搖晃著:“啊……好哥哥……快……快來干我……噢……我要……”兩片花唇大大張開,沾滿了蜜汁。
鹿丸大喝一聲:“我來了!”大寶貝對準了肉洞,腰一沈,「噗滋」盡根而入,“啊…”因為太深,第一下雛田就忍不住嬌呼出聲,接著鹿丸也不給雛田停歇的機會,當著花火的面,狠狠的要著漸漸大聲呻吟起來不再害羞的雛田!隨即大力抽插起來,小腹撞著屁股發出「砰」、「砰」的響聲。這時雛田的小肉穴里漲得滿滿的,在鹿丸熟練的技巧下,越來越興奮,又開始浪叫:“啊……干得舒服……舒服極了……對……啊……妹妹……爽……爽死了……啊啊……用力……啊……”
鹿丸干了幾百下后,又把雛田嬌美的胴體翻過來,將兩條雪白的大腿扛在肩上,抬起豐臀,笑道:“想要「老漢推車」的姿勢嗎?”
雛田扭動細腰,用淫蕩的聲音道:“好哥哥,不要逗我了……妹妹的小穴浪死了……快插進來吧……”大寶貝很快插入淫穴,激烈地運動,淫水四濺。
“噢……啊……妹妹……要死……死了……哥哥的大……大寶貝……插得妹妹……爽……爽到天了……啊……啊啊……插到花……花心……了……哦哦……受……受不了……了……啊……啊啊……要……要洩……洩了……啊……洩……洩了……”
雛田陰道內的穴肉一陣陣的抽搐,大量的陰精噴洩而出。雛田顫抖的身軀漸漸平靜下來,她喘息著對鹿丸說:“哥……我……我舒服極了……太好了……”
不到半個小時,雛田在鹿丸的猛攻下就來了一次,鹿丸馬上放開雛田,上床把花火的睡袍也同樣除去,看著花火剛剛發育的嬌小身子,鹿丸輕輕地用舌頭探索著她迷人的小香臀。他輕舔著她那道晶瑩的紅線,引得花火一陣嬌吟。他溫柔地把她從桌上翻過來,輕巧迅速地解開她的衣扣,讓她晶瑩的上半身也裸露出來。花火的乳房才剛開始發育,嬌嫩秀氣地,還沒有渾圓成型,大概是嬌小的緣故吧。顯得非常堅挺,雪白俏麗的玉乳頂著淡紅色的乳頭。平坦的腹部下是那少女的蜜穴,微隆白嫩的花瓣,柔毛還沒有長出來,水蜜桃般的花瓣隱隱分出一道紅線,紅線頂端一粒紅瑪瑙嬌挺著,好一個晶瑩剔透的小美人。鹿丸雙手握住她胸前尖翹的小蜜桃,滑膩的雙乳有著少女獨有的彈性,乳房里面還有像雞蛋大小的核,隨著手掌的撫摸在里面溜來溜去。
花火不安地扭動著玉體:“哥哥……怎麽會……這樣呢……你怎麽……把……人家……”她雖然剛才看了姐姐和心愛的男人的“活春宮”,其實對男女之事還是一知半懂。
鹿丸的雙手在她的胸前放肆地遊移開了,她悉心的感受著那嬌小乳房的優美弧線,用手緩緩的沿著乳房的底部,一步一步的循著圓弧往上爬,她的喘息聲也像在配合似的不斷地大起來。手指終于到達峰頂。手指按上了乳頭,就像按著了她的情欲總掣一樣,她的乳頭似有生命的顫動著。她睜著一雙美麗可愛眼睛,眼中盡是朦胧的情欲,她的鼻息漸漸加重,吐氣如蘭。
鹿丸鼻中盡是她撲鼻的處女芳香,他不斷愛撫著她那雪白晶瑩的乳房,不時地用手指揉捏輕撚著她兩顆寶石一般奪目的乳頭,慢慢吻著鮮嫩的趐胸。他禁不住口手並用,愛撫著她的乳房。她長長的舒出一口氣,開始發出夢呓般的嬌吟。鹿丸吻遍了她胸前的每一處角落,用舌尖輕輕地沾舔著那醉人的乳頭,將它們含在口中,緩緩地用力吸吮著。最后,用牙齒輕咬著含羞的的乳頭,花火發出小貓一般的呻吟聲。
鹿丸低下頭,用手掌邊緣揉著那條細細的窄縫。花火猛地一震,因為他用舌間細細地舔著她的蜜線,還輕柔而緩慢的向里深進著。鹿丸輕輕用手分開那緊窄可愛的花瓣,舌間終于闖進了從未有人到過的禁地。花火劇烈地嬌吟一聲,蜜穴噴出蜜汁。鹿丸躲閃不及,被噴了一臉。花火嚇了一跳,小臉羞得通紅:“哥哥,人家不是故意的,你把人家弄得忍不住尿出來了。”
鹿丸毫不在意地說道:“小花火的好香呐。”
花火又喜又羞,鹿丸看著小花火的神情,不禁將她擁入懷里。懷里的小花火,忽然扭身面對著鹿丸,清新的臉孔,胭紅的小嘴,鹿丸又緊緊的抱著她,將嘴蓋住她的香唇。愛憐忘情的熱吻,逐漸燃起熊熊的欲念,令鹿丸又將小花火翻個身的壓在床上,鹿丸的手握住處女的玉乳,慢慢地搓揉著。小花火閉著雙眼,羞紅著臉頰,溫柔地承受鹿丸的愛撫,她雙手在鹿丸的背上毫無頭緒的撫摸著,鹿丸雙手捧著她的一只玉乳,用嘴撚著她粉紅的乳暈,她嘤咛的哼著:“哥哥,我的心口很慌,我……”小花火的下體不安的扭動著。
鹿丸一只手慢慢的滑向小花火的小腹下,摸著她細細柔柔的陰毛,上下左右的揉著,她身體一陣顫抖,雙手緊緊的擁住鹿丸的背,臉頰泛起更紅的暈紅,氣喘喘的咬著鹿丸的耳垂,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哥哥……”
鹿丸抓住她兩條細嫩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大寶貝正對著她那誘人的小穴。他問道:“小花火,真的喜歡變成哥哥的女人?”
花火嬌癡地點點頭,兩眼放光說道:“當然喜歡!”
鹿丸點點頭再問:“這可是很疼的,你怕不怕呢?”
花火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用力搖了搖頭:“哥哥……妹妹為了你……什麽都不怕……我要哥哥……”鹿丸聽得不禁一陣肉緊,堅硬的寶貝,在花火的大腿上跳動著。鹿丸用手扶著寶貝,在她鮮紅的處女穴口上方慢慢磨擦著,她兩腿不由自主的自然分開,鹿丸粗大的龜頭慢慢的擠入她的肉穴中。
鹿丸知道,花火年紀太小,陰道非常緊窄,無論怎麽潤滑她一樣會感到很疼。現在,長痛不如短痛,他的大寶貝一下子撕裂了她薄薄的處女膜,劃開了她緊窄的陰道,沖進去了大半截。花火下體劇痛,小臉疼得煞白,她的小手緊緊抓住鹿丸的手臂,咬著櫻唇,苦忍疼痛。
“哎喲……哥哥……輕一點……痛啊……你的……太粗……太大了……”小花火眼角邊有著淚痕,雙手指甲陷入鹿丸背部肌肉里。
鹿丸看到這種情形,憐惜非常。他不敢再動,以免弄痛了她。他的寶貝停止前進,用嘴吻著她的雙眼、吻著她的鼻尖,最后又落在她的朱唇上。鹿丸的雙手又慢慢地撫摸著她的雙峰,用手指搓著她的乳頭,輕輕地揉著。他技巧而又溫柔地愛撫著她香滑的玉乳,挑逗著她身上的敏感帶,減輕疼痛。果然,不一會兒,花火疼痛漸去,黛眉含春,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彌漫她的全身。不多久,鹿丸感覺小花火的小穴里漸漸地濕潤了,身下的她又輕輕扭著身體……
“哥哥……你可以再深一點,哥……你再動一下嘛……啊……”小花火嬌嗲地在鹿丸耳邊說著。
鹿丸一手繼續愛撫著她的玉乳,一手抱著她纖細的腰肢,慢慢地退到洞口,又慢慢地擠進,當鹿丸的寶貝進到最深的盡頭時,她蹙著眉頭,鹿丸又慢慢地退出。當鹿丸退到洞口時,她又空虛的歎了一口氣。就這樣,一進一退的,帶著絲絲處女的血跡。花火剛開始還帶著一絲些微的疼痛,但隨著寶貝的抽離,陰道內生出一種難奈的空虛,她不由自主地挺動小腰肢,期待著他下一次的愛撫。鹿丸感到小花火的陰道黏膜愈來愈潤滑了,她似乎也漸漸嘗到甜頭了……
“哥……哥哥……我的好哥哥……啊……又痛……又麻……哥……你輕點……慢點……慢……可以再深一點……喔……呦……”
小花火的下體隨著鹿丸的抽插,開始生疏的上下逢迎著。隨著不停的抽動,她的陰道分泌出大量的愛液,足夠的潤滑減輕了她的痛楚,她的小香臀隨著抽插上下起伏迎合著。她失控的發出滿足的呻吟聲,不停的抽插,磨得她渾身趐軟,連連喘息。隨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她的意識也逐漸模糊了。
“哥哥……嗯……我不痛了……真美……真舒服……哥……唔……”
小花火眯著雙眼,雙手滑到鹿丸的腰下,緊緊地抱著,生怕鹿丸的寶貝跑掉,鹿丸開始輕輕抽插著,由慢加快,逐漸用力的頂盡抽退,如此大約抽插了數十下,她忽然全身一陣顫抖,嬌喘籲籲的說:“啊呀……哥……我……嗯……我要……尿了……我的……好姐夫……啊……我……流出來了……哥哥……我要死了……喔……喔……”
鹿丸的寶貝頂到她陰道最深出的一團軟肉上,他知道頂到了她的子宮口,再劇烈地抽插幾下,寶貝成功地抵如了她的花宮。花火的小嘴張得大大的,卻發不出一絲聲音。瞬間,花火達到了高潮,全身無力的倒在床上,她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小穴內黏膜痙攣著,一股處女的熱流噴向鹿丸的龜頭,噴得鹿丸的寶貝更加的膨脹著。
看著小花火因第一次的高潮后,整個人幾乎在半醒半醉之間的癱瘓著,鹿丸強忍著更加興奮的情欲,低下頭,用舌尖輕輕地在她的唇上攪動著,鹿丸吻著她的唇,將她的舌頭吸到自己嘴里,慢慢地吮著,鹿丸的手又握著她嬌小的玉乳,一重一輕的壓揉著……
隔了一會兒,小花火慢慢地睜開眼睛,楚楚動人深情地望著鹿丸說:“哥哥,小花火以后都是你的人,你要怎樣都可以……”
鹿丸吻著小花火前額上的汗水,問著:“妹妹還要嗎?”
小花火點點頭,雙手在鹿丸的背上撫摸著。漸漸地,小花火的呼吸又開始急促著,她羞答答地在鹿丸耳邊說:“哥哥,你還沒有完吧?妹妹還可以……”又開始不安的扭動著。
鹿丸聽到小花火的話后,浸淫在陰道里的寶貝,不禁更加堅硬的跳動著,小花火的雙手緊緊地按著鹿丸的腰下,向前壓擠著。鹿丸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提起寶貝退出到小穴口,扭動著屁股,再慢慢的、將寶貝深深擠入陰道中,直到龜頭碰到子宮口,旋繞在陰道里面的寶貝,在四周刮動,再慢慢退出到小穴口,由慢漸漸加快,弄得小花火陰道淫水泛濫,口中大氣直喘,秀發淩亂,全身不斷的扭擺著。
“哥……我的好哥哥……啊……你的大……寶貝……要插死……我……了……啊……唷……我又忍不住了……要丟了……喔……丟了……哎唷……”初解風情的小花火,如今卻像蕩婦般風騷入骨,令人色欲飄飄,鹿丸的抽插動作也由慢而越來越快。
“哥……好哥哥……哎唷……啊……啊……啊……妹妹又丟了……丟了……喔……又丟了……哎……唷……姐姐……救我……啊唷……我受不住了唷……姐姐……你……救……救我……來啊……”小花火忽然用手輕輕地捏了鹿丸一下,用嬌媚的眼神向鹿丸瞟了一眼,然后往里床一滾,閉著雙眼,整個人像似無法動彈般的躺在床上。
“哥哥……你太粗魯了……妹年紀輕……受不了你的折騰……”雛田精神要好得多,這也跟她休息的時間比較長不無關系。此刻她坐在床上,帶著憐惜又嬌羞的眼神,滿臉羞得紅彤彤的埋怨著老公對花火不夠憐惜。
欲火沸騰得如火山將要爆發的鹿丸,看到豐腴成熟的雛田,就更加火上加油了。鹿丸挺起身體,伸出雙手,猛然的抱住雛田的腰,她措手不及的跌躺在床上,鹿丸翻身緊緊地壓著她。火燙的臉,用力地摩擦著雛田的臉:“妹妹……我……”
“哥哥,你放下手,花火她……”雛田話未說完,鹿丸抱著她翻身躺在床上,嘴已緊緊的蓋住她的唇,鹿丸一手托著她的頭,一手抱著她的背部,用力的吻著她。
雛田欲拒還迎的輕輕掙紮著,妩媚地含羞帶笑的說:“老公,別太輕狂,妹妹也會吃不消啦……”
鹿丸低下頭用嘴吸著雛田已經變硬的乳頭,還沾著小花火淫液的大寶貝,又鑽進熟悉而濕淋淋的騷穴里,鹿丸又慢慢地開始抽插著。剛開始,雛田只是雙手緊緊摟著鹿丸的脖子,用力的吻著鹿丸,她全身不斷的扭動著。但當鹿丸開始一次又一次的盡底沖擊時,雛田也隨著不斷的扭擺著頭,發出嬌媚的浪叫。
“哎喲……老公……你……真是……妹妹的……冤家……我……這滋味……真美……哎喲……爽死妹妹了……唔……我好……好爽……哦……寶貝頂得好深……嗯……嗯……哎喲……頂到花心了……我……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我的冤家……你好壞唷……呀……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喲……喔……爽死妹妹了……唔……我不行了……哎喲……要丟了……啊……丟啦……啊……我快洩死了……呀……呀……”
雛田神情放浪,腰肢不住的擺動著,似乎完全沈醉在性愛的歡娛中。鹿丸被溫熱的黏膜包住的寶貝,在雛田深處變得愈來愈硬,鹿丸感覺雛田的陰道黏膜陣陣的抽搐著。這時鹿丸身旁的小花火,又滿臉绯紅的爬過來,她伸手摸著姐姐的一只乳房,一面用嘴吸吮著另一只乳房。這些情景讓鹿丸的動作更加瘋狂,用勁的抽插,雛田上面被花火吸吮,下面被鹿丸猛操,她全身不停的哆嗦著,人像虛脫般的躺在床上。鹿丸正操得興起,看到雛田的情形,就把雛田放下,轉身又壓到小花火身上,把更堅硬的大寶貝塞進小花火早已濕淋淋的陰道里,然后用力的抽送。
“哎……唷……哥哥……啊……妹妹又浪了……我的小穴……癢……嗯……你……快……大寶貝……太棒了……喲……小穴好漲……哦……插死妹妹了……哼……再用力……快……我快……忍不住……喲……哎……妹妹又丟了……快洩死了……哥哥……唔……唔……哦……唔……唔……喔……”
小花火玩弄的性趣正濃,剛好接著鹿丸瘋狂的抽插,次次都碰及子宮花心,強烈的高潮使得原本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后,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的陣陣的顫抖。鹿丸的寶貝深插在小花火的小穴里,龜頭感覺到一陣陣溫熱的陰精湧來。于是運氣凝神把意識集中在龜頭上,使得整根寶貝在小逼里一挺一挺的,而龜頭便在子宮口上有韻律地磨擦著。
“哎唷……哥哥啊……怎麽這樣的……好舒服啊……哎唷……還在洩啦……唷……洩死妹妹了……唷……唷……”
“唷……呀……不行了……又要洩了……哎唷……洩……洩得好舒服啊……”
“啊……哥哥……妹妹要死了……唷……呀……”微弱的嬌呼后小花火就昏迷了過去。
“老公,還不把你的寶貝拔出來,”雛田笑罵著用雙手按摩花火的人中穴和鼻梁:“沒事的,小妮子只是舒服得過了頭,讓她睡吧。”
“妹妹,真的嗎?”聽到雛田的話鹿丸才放了心,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聽到雛田的話再一想也就知道了,接著就撒嬌的說:“妹妹,哥哥還想要呢,你看看它嘛……”捉住雛田的手放在寶貝上。
“唉,老公,你太厲害了。”雛田玉手握著大寶貝套了套,“玩了這麽久了,這根寶貝還是雄糾糾的,妹妹真是愛死你又恨死你了……唔……唔……”
鹿丸不待雛田說完就用熱吻封住她的嘴,掌心按壓胸脯,指頭搓捏乳頭。不一會,雛田的四肢就纏繞在鹿丸身上,濕沾沾的陰部磨擦著大寶貝,香舌在鹿丸口中瘋狂的攪動。鹿丸一面吻啜愛撫一面挺聳屁股,不久便找到陰道入口,于是用力一挺,噗滋一聲大寶貝應聲直操到底,龜頭頂住子宮口了。
“哎唷……呀……老公……頂……頂死妹妹了……輕點嘛……哎唷……子宮被磨得酸死了……”一開始,雛田已放浪形駭的嬌呼:“哎……唷……又麻又癢的……唷……唷……爽死啦……不行了……洩了啦……”
在鹿丸一輪狂抽猛操下,雛田很快的就又達到高潮洩精了。這次好像洩得比上兩次還多,龜頭感到洶湧澎湃的陰精一波波的湧來。酥麻的快感傳達到鹿丸的每一個神經末梢,令鹿丸有要一射為快的沖動。
“啊……唷……洩死妹妹了……老公……還沒射精嗎……唷……” “哎唷……老公……好燙啊……唷呀……磨得子宮酥麻死了……哎唷……呀……又要洩……洩出來了……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