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之修仙路

山风静寂,冷月无声。林玄言回到房内,无声翻书,这一次他换了一本书,也是自己当年亲笔写的,他摩挲着上面熟悉的字迹,恍如隔世。


那些字算不上是什么大家之作,只是那铁画银钩颇有韵味,似是一剑穿云裂石,一往无前。


他没有去读那些内容,这本珍贵无比的剑经对他来说横着读竖着读倒着读结果都是一样的。他的目光缓缓落在每一个字上。门窗微开。清风不识字,胡乱翻书页。


林玄言每看过一个字,那个字上面本来带有的峥嵘剑气便渐渐消失,那些字渐渐变得毫无灵气,真的只是纸上普普通通的字了。


林玄言将那些峥嵘剑意捻在指间摩挲,若有所思。


世事白云苍狗,唯有剑气还认得自己。


那些剑气随着自己的抚摸都悉数回到了自己体内,变成了瀚海般剑胚里的水流。翻完最后一页,他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外面泛起了光,从地平线的那一端亮起,潮水暴涨般涌来。


天亮了。林玄言闭眼小憩。


……


山石如乱云飞卷,古木萧索蟹爪横张,险峻峭拔的归雪峰玉碾乾坤一般。山上人本就不多,更加清清冷冷,护宗大阵剑气流转寒光隐伏,平添一股肃杀之味。


冷月铺洒在山道间,一道黑影从归雪峰的后峰溜入直取碧落宫. 「师弟!我们被师父抓到了怎么办呀。」小塘心有隐忧,停住了林玄言抓钱的手。


林玄言自顾自道:「没钱下山玩什么?师姐不想吃糖葫芦吗?总不能去偷,大师姐万一被抓到了,那我就只能乖乖回去禀告师父来领师姐喽。」「那那…那好吧。别被师父看出来,师父发现了也肯定不舍得责罚。嗯,肯定的,师父最疼我了。」……「天地有开阖,阴阳有……。人法阴阳随四时。……不接交,神气不宣布」碧落宫中的念诵声宛如檀板清歌,若有若无,若隐若现,风摇古木掩盖了其中的异样。明黄的灯火随着在空中微微摇曳晃动,摆置典雅精致的寝宫中,珠玉般的唱诵声似乎夹杂着急促的喘息。


宫中寝卧处,墨发半肩披散在玉背,一袭窄短的素纱小衣堪堪遮过尖尖肚脐。


裴语涵纤白洁净的手捧书卷,另一素手却撑伏在檀木桌几上。


啪的一声脆响打断了念诵书文的声音,「裴仙子你什么时候念完这本书,我就停下。看我今夜我不肏上你一整晚,要是念错了一个字,你的屁股就挨一下打。


裴语涵你有话说吗?阁主命我来查阴道主身死一事。哼…裴语涵!只要你配合,一切都好说,都知道阴道主的仇家也不少。」落掌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变得不一样了,裴语涵感觉有些酥痒麻痛,季修又始终把手放在上面,轻轻的揉捏倒有些缓适疼痛。泛红的娇臀与雪白的位置相比,尤其显得艳丽,本就因习剑而满是清冷气息生人莫近的裴语涵,此时被插穴打屁股还要一边念书,即使是坊间的话本艳谈都不会这般写。


裴语涵抿住的朱唇开张,按住桌案的手不自觉地微曲用力,沉定的回道:


「阴道主意外身亡,我也不知道,只能对贵阁表示遗憾。」季修又高高扬起手掌狠狠地落下,厉声道:「别给我嘴硬,阴道主来剑宗干什么阁主都与我说了。阴道主死了就死了,我倒要感谢那位杀了阴道主的人…嗤。


只要你识相,阴道主的死与你们剑宗无关,我自会去禀报。」裴语涵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多日来提心吊胆,为当日冲动懊悔不已。没有计较季修打自己屁股,语气和缓道:「谢谢了。」「那就给我浪叫几声,叫一声夫君听听。」裴语涵迟疑了一下,生硬道:「夫君!」「哈哈哈,娘子下面的小穴咬的真紧,好像更湿了。」裴语涵道:「好了,别得寸进尺。」「怎么不愿意?可你那小穴可告诉我你很喜欢。」季易天虽然得知阴道主遇害,但震动不大。本来就是阴道主再三央求季易天,交换了一些条件才让阴道主去和裴语涵交媾。季修也能从中猜得一二,顺势要挟却是他的灵机一动。


季修的肉物上黏附着裴语涵小穴中腻滑的花液,进进出出颇不容易,龟头从头到尾都在剐蹭着幽深而布满褶皱的花壁,季修忍不住闭目享受。方才紧致的肉壁被渐渐开垦适应了季修的尺寸,紧滑的峦道不停的刺激着龟头,远胜青楼妓女和阴阳阁的女弟子。不过坊间的一位女子,那椒乳、翘臀、玉腿,薄嫩的小穴和粉足抗肩的滋味至今难忘。


一番言语挑弄,季修毫不放松挺动腰部,裴语涵玉穴花宫经过季易天调教开发变得敏感多汁。现如今剑道被打压已经接近灭亡,像裴语涵这样数百年难遇的剑道炉鼎,这般享受估计以后都很难再有。


檀木素桌下的足靴微微变形,暗藏在细蚕丝袜中的秀趾挛动不已,裴语涵表面脸色微红但看不出什么异样。


口中唱诵阴阳阁的道经:「交接之……道,故有形状。男至不衰,女…嗯嗯呢除百病,心意啊嗯嗯嗯娱乐气力」阳阁的基础入门心法,一本外阁弟子修炼,只要十两银子就能在皇朝市面上买到。厚厚的一册,翻看起来不算少。


「还是化境剑仙呢,连个句子都念不顺,我看你是化境母狗,哈哈哈。母狗仙子接着念,舍不得我的肉棒?」季修双手捏住裴语涵雪白的臀瓣两侧掰开,幽深秘园的上方暴露出紧闭的菊池,轻轻按压画圈惹得一阵娇呼。季修一改之前的节律,加快了挺进的速度,直肏的裴语涵停下念书咬住下唇不敢开嘴。曾经之前就被干的说不出话只能浪叫,此时开口念诵书文只会让场面更加淫艳糜乱。


季修长出了一口气,胸膛起伏不已,激烈的冲撞差点要将阳精射出去。龟头止在裴语涵的穴口附近没有再动,黑红色的棒身青筋凸起,一幅将要发泄的样子。


鼓涨起来的肉棒顶的有些难受,裴语涵面靥桃红,这才重新拿起书来念读。


纤细葱指拨过一页,每一页都是细密的蝇头大小的字,然后手中还有厚厚一指多不知要念到何时。


……


忽然之间,人群沸腾了起来。


「啊!要新年敲钟了!」


俞小塘忽然雀跃了起来。「敲钟?」


「就是接天楼的敲钟啊!」俞小塘兴奋道:「我过来的时候和你说过的啊,清暮宫宫主陆嘉静亲自敲钟呢。」俞小塘拉着他的手向着人流更深。无数烟火不停地拔地而起,拖曳起一道极淡的灰线,升至天际,炸成绚烂五色。


……


碧落宫房内,季修和裴语涵相对而坐,圆润挺翘的丰臀压在季修大腿根沉垫垫的,修长的玉腿岔开环在腰边,腿上春色潋滟肉体间沾着水渍。季修的肉棒疲软下来,但仍插在穴内不肯拔出,抽插了几百次还固精不射,全亏阴阳阁的秘藏功法。


揉捏着白衣剑仙的雪白大乳,裸花抹胸早就不知被扔到了哪里去,失去禁锢的白鸽落入季修掌中,被摇揉抓捏成各种奇特的形状。素纱蝉衣的扣子都被季修扯松,薄可透光的衣衫仍包裹着裴语涵最后的尊严。


乳峰高耸挺立,粉红的蓓蕾覆着手指,被肆意玩弄乳头,先前乳头磨蹭纱衣就早已充血微涨,宛如一颗小红豆被被季修把玩。


季修抽出另一只揽住裴语涵腰臀的手,窸窸窣窣地钻入衣襟,同时掐住裴语涵两乳尖。骤然的刺激让本来就悬在边线的裴语涵再也忍不住噫嗯了出来。


「性必舒迟,浅内徐动,出入欲……噫嗯…啊…希。」裴语涵吃痛又酥爽,穴口不禁一阵紧缩,腰臀向后上抬。


季修四指捏住乳尖下按,迫使裴语涵重新坐下,尽根没入裹住那丑陋的阳具。


除夕之夜,正是天地阴阳交变时,和裴语涵这最顶级的鼎炉交合修行,势必能稳固修为,借此冲一冲化境中期。阁中地位稳固,阴道主一死,对我来说却是好事,哼。就他阴道主那修为也想肏裴语涵。修为更进一步,说不得能再多和裴语涵做几次。」季修心想道。


季修淫笑道:「裴语涵,你是穴又开始痒了?摸摸奶子就骚成这样,外人都不知你这淫浪的样子,荡起来还有半点儿之前的清冷?说白了还不是欠操。」裴语涵停下念书,冷冷道:「今夜之后,马上滚回你的阴阳阁。」季修登时变了脸,撕扯开裴语涵仅剩的一身衣服,挺翘软弹的乳房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空气中,厉声道:「你是不是不想保剑宗了!」一把夺过阴阳修行法门仍在桌案上,两具一丝不挂的肉体一前一后,裴语涵被压在桌边,本就圆润的臀部显得更加丰满,虽然也看过不少次了,季修还是喉结咽动。啪啪啪啪啪啪啪,一阵暴雨点蕉般的声音响起,白嫩的足跟翘起足趾点地。


「给我浪叫!刚才顶撞我可以既往不咎。」


……


愿我轩辕,国祚绵长。」


承君城的新年钟声敲了一遍又一遍,钟声低沉悠远,似是穿透了时光,年复一年的响起,显示着轩辕王朝的绵久。


……


裴语涵此时撅起屁股,也被季修插爽了,花汁四溅,稀疏的芳草全被濡湿,分不清是谁的汗水或是体液,裴语涵刻意逢迎的浪叫也分不清真假。每一下深入都引来一声骚浪的深吟。浑圆丰臀在撞击中啪出脆亮的回音,在空旷的碧落宫中放大,失去节奏的急促捣入让裴语涵口中的艳媚之声愈发高昂,浪叫不绝于耳。


一连几十次下坂走丸的捣弄,杵杵尽根,裴语涵被死死地压在桌案上,浑圆大腿内曲合并,纤修的小腿离开地面向后翘,粉白的豆趾死命的蜷缩住,平日清冷寡欲的裴语涵此时也对这刺激欲罢不能了。


单薄的粉穴洞内水势泛滥,噗嗤噗嗤的抽插声音难以被遮掩。


「嗯……啊啊……嗯……啊…停…停下…啊。」裴语涵忍不住哀声求饶。


季修听到后不予理会,肉棒又因为求饶变得更加坚挺,重重地抽入,「我操死你,」两手抓起裴语涵上臂,一股贯穿之势沉沉地压来,裴语涵感觉又硬又热,高潮之中夹紧了双腿。


啊啊啊啊…嗯哼…哼哼。


季修的黑硬肉棒在裴语涵体内一跳一跳的射入精液。裴语涵腰臀抖动不已,可见也同时达到了高潮,随着肉棒跳动也痉挛般地抖动。


裴语涵瘫倒在桌面,身上压着同样气喘吁吁的季修。如云墨发濡成一绺一绺的,散乱的发丝搅缠贴在香汗淋淋的脖颈、玉肩、美背。


季修同样出了一身汗,起身抽离疲软的肉棒坐到了圈椅上,白浊的精液混着花汁从嫩粉里滴出。


「趴着被人干到流汁淌精,世人怎么也想不到心中的仙子被我肏的求饶,裴仙子?哈哈哈。」裴语涵又冷冷道:「可以走了?」。


季修淫笑道:「我说了今晚要肏你一整晚,阴阳道经你念了还不到四分之一。


这才三更天。」


裴语涵抿起嘴唇,这书至少还要两晚才读得完,但三个半时辰就会天亮。


……


「清慕宫的宫主陆嘉静要在接天楼当众修习!」「当众修习?」「就是开苞破处呀」茶馆中一片哗然,空气似乎陡然静止了一下。


……


「裴语涵,你可知道陆嘉静在今年试道大会后将要被开苞破处?还要款待接客三日,我身为阴阳阁长老也能去分一杯羹。」季修桀桀地淫笑道。


裴语涵一时哑口,以前虽然知道一些传言,但这样自愿的事,与认识中的陆嘉静不一样。


季修又道:「能肏到四大美女的两位,只可惜不能一睹赋雪宫宫主,听闻和一只公狐狸混到一起还被搞大了肚子。啧啧啧!陆嘉静这个消息不久就会公众。」裴语涵不置可否,继续翻过一页经文。


「于瑜…欲…渔,寓…寓…寓…寓」


啪啪啪啪,四下掌击落在臀部,漾起一阵臀浪,裴语涵吃痛地啊了一声,这一段委实有些拗口,又挨了四下巴掌。


两具赤裸的肉体侧躺在雕花木床上,季修正在嘬吸绵弹适中的乳峰。


碧落宫外,一道身影犹犹豫豫,转来转去。赵念见灯还亮着,知道师父尚未入睡,除夕之夜去祝师父快乐,又有些忌讳。壮着胆子来到门前,里面似乎有念诵声音。


「赵念!这么晚了出来干什么。」裴语涵的声音响起,吓了赵念一跳。


赵念躬身谦敬回道:「徒儿祝师父新年快乐。」「嗯~~,你的心意我心领了。早,点回去休息。」赵念呆了呆,忙道:「徒儿走了。」回房的路上只当是夜深了,师父有些累。


……


觉察到有人来吓了裴语涵一跳,这等要是丑事被发现了就名节不保。


「裴语涵!给我含住,听说你也给我们阁主含过。」季修将一把将裴语涵拉起,挺着一根丑陋的肉棒贴到裴语涵嘴边,「怎么不想含?我可听说你的口技不错,不然我就接着肏你下面。」裴语涵无可奈何,熟练的将直挺着的肉棒送入口中,香软的小舌头灵活的在口中拨弄,香舌围着龟头勾挑压转吸,略显生疏的动作让季修充满了快意。裴语涵眉头微皱,对着肉棒横吹直衔,吐出了肉棒让季修一阵错愕。


命根子像一把利剑的柄握在裴语涵手中向上掰起。裴语涵尖挑一样扫了扫肉根,将卵蛋含进了嘴里。


季修畅快笑道:「哈哈哈哈,原来你就是这样给季易天含弄,还当你有什么底线,你那师父要是知道女徒弟这么给人肏穴含屌,会不会不认你了。」裴语涵含糊道:「别废话。」对睾丸的含弄让季修有些受不住,拔出之后插入了小口中自顾自抽插挺动起来。


跪坐着的她只能抵住季修的大腿,忽然的一顶直入喉舌深处炸开了,裴语涵只能呜呜的捶打抗拒,混浊的精液爆满了口腔,季修再次射了一发。


「给我咽下去」,季修狠厉的盯着。


弄得肉棒上面,也不知季修从哪儿捞到的白色衣物,擦了擦浊液。


少女般容颜,五百年没有留下风霜,也只是添了清绝之意,赤裸的娇躯透着圣洁与淫媚,只有身边的那个男子大煞风景。





嶙峋的古道,一道黑影从吊桥上走过,灯火隐隐照出恢宏的建筑。


「开门!」


「谁?」


「操你姥姥的,不认识老子了。」


城门上领头的一招手:「快开门。」


季修也没搭理守卫,径直往焚灰峰走去。


大道上,一道丽影喊了一声:「四长老,去干什么了?」刚刚板着脸的季修登时笑脸相迎,「婵溪啊,阁主吩咐我下山办点事儿。」我爹还能支使您?长老又去哪儿玩去了吧,是去裴剑仙那里了吗?」季修支吾回道:「额!小…小姐,您怎么知道的。那人人称颂的寒宫剑仙也不过是个任人骑弄的婊子,稍微打几下屁股就乖乖撅起来挨操的浪货,小姐大可不必放在心上。阁主所做都是为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季婵溪捋了捋身后秀发,歪斜着脑袋道:「算了,四长老也早点休息吧。」回头望着季修虚浮的脚步,季婵溪噗嗤一声笑了。


季修桀桀暗道:「裴语涵后面真紧,他妈的,三穴齐开,估摸着阁主也没试过。」……林玄言带着俞小塘回到山门后便分道扬镳,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玄言偷偷摸摸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却发现里面亮着些许火光,他惯坐的木椅上,有一个女子静坐翻书。女子正襟危坐,挺胸抬头,神色专注,烛光落在她的面容上,熠熠跳跃,灿若云霞。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