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韵美人

当天晚上,楚惊云从皇宫之中离开,可是一回到自己的府邸之时却忽然见到
母亲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娘,怎么了」
楚惊云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妇,笑道:「那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宁楚涵顿时翻了一记白眼:「娘在等你呢!竟然在外面那么晚了,到底是不
是到那个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呃……冤枉啊!」
楚惊云走到了母亲的跟前,苦笑道:「孩儿一直都在皇宫里呢!现在女皇初
初登基,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要处理!难道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那么一个好色的
人么」
「难道不是」
宁楚涵娇嗔道:「要不你上次怎么轻薄你的芸姨」
「……」
楚惊云脸上一阵尴尬,他顾左右而言他,道:「娘你等我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么」
闻言,宁楚涵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叹气道:「还不是为了你秦伯父的事情!
你芸阿姨她今天一直将自己锁在房间之中不出来,哎,难道你就没有办法么看
在咱们两家那么要好的份上,你就帮帮他们吧!」
楚惊云心中一愣,暗道:秦天可是朝廷重犯,现在要不是自己的关系,在就
被诛九族了!
不过,这话他却没有说出来。
「哎,娘你又不是不知道!秦伯伯他现在可是造反啊!哪里还有释放的可能!」
「那难道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被杀头」
宁楚涵道。
「从他帮助二皇子造反的那一刻开始,他便要有这种觉悟了!秦伯伯他既然
选择了这么一条路,那么我们谁也帮不了他!就算是当今的女皇,她想要放了秦
伯伯害的问过满朝的文武百官呢!」
「我……想见一见他,可以么」
忽然一声女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却原来是秦天的妻子——夏芸曦!此时她一
脸憔悴,那娇俏的月容之上此时一阵阵苍白,但是这样却丝毫没有破坏她那倾国
倾城的面容,反而更加引起男人的保护欲,仿佛让这仙女伤心是天下第一大罪恶
一般。
这样的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美妇,看着真是让男人为之疯狂!只见她双目如
水幕般的泪光若隐若现,双手用力的紧握着,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随风飞扬。那
如天仙般的容颜此刻却是苍白如灰。
楚惊云看着夏芸曦,然后又将视线投向了身边的宁楚涵!心中顿时翻起了一
阵惊艳的感觉!
两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从外貌上根本看不出她们的实际年龄。
这两位成熟美人儿同样有着如花似玉的容貌。她们之中,夏芸曦这一位曾经
的峨眉仙子穿着一个穿着雪白的劲装,光润圆腻的香肩浑然天成,削平如婿,雪
藕般的柔软玉臂交叉着。
而身边的宁楚涵比起夏芸曦来说更加美上几分!那毫无瑕疵的玉颊之上糅合
了精緻的五官!凤眸含情,玉颊吹雪,那丝毫不比夏芸曦差的高挑身材此时被薄
薄的衣衫紧紧地裹住,那成熟丰满的娇躯却勾勒出了一段无比诱人的弧度!胸前
若隐若现的凸显出了那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饱满的玉峰犹如一对熟透的水蜜桃
般诱人心魄,将她胸前的衣服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裂衣而出!
好一对成熟觉得美艳尤物!
她们的容颜如花似玉,宛如画中的美人儿,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
「可以么」
夏芸曦对于楚惊云的你这一种充满着佔有欲的目光感到了无比的羞赫!可是
此时的她却不得不忍声吞气!
「这个……」
楚惊云有心想要拒绝,可是此时宁楚涵却是双手叉腰,杏眸圆睁地瞪着他!
脸上的神情好像在说:你敢说「不」字我就跟你急!
不过,此时她的这一个动作却是相当的吸引人!那叉腰的姿势让她胸前的衣
服绷得紧紧的,让那双饱满傲挺的雪峰更加突出!
「好吧!」
楚惊云别开视线,道:「现在就去么」
「嗯!」
夏芸曦点了点头。
「那……走吧!哎……」
楚惊云说道,转身又对母亲说道:「那我们先出去一下!」
「真是娘亲的乖儿子!」
此时宁楚涵见到楚惊云答应了下来,顿时笑道:「快去快回哦!」
楚惊云命下人准备好一顶大轿,两人顿时向着京城的监狱出发!
「谢谢你!」
轿中,夏芸曦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轻薄过自己的大男孩,柔声道:「不管你愿
不愿意帮忙,我都得谢谢你!能够见他一面也好!」
她一脸感激的表情丝毫不造作,反而更像是真情流露!
此时两人离得很近,他们之间就只有那么一个拳头的距离!
楚惊云看着近在咫尺的夏芸曦,鼻端更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水仙香味,泌人
心脾,引人遐想。她的身体前倾,更是差点就将那一对丰满的雪峰抵在了自己的
胸膛之上。
如远山柳枝般的眉毛弯如新月,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在平静地看着风星云,琼
瑶小鼻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她的娇靥之上,薄薄的嘴唇性感迷人看起来是那样的熟
端庄,给人一种温柔贤淑的感觉!
「……」
楚惊云一下子沉默了!他实在不知道此时应该还能够说什么!只是,现在孤
男寡女,而且两人又离得那么近,眼前的成熟美妇人所特有的幽香深深地刺激着
楚惊云的嗅觉神经!
此时的夏芸曦淡淡一笑,随手将自己的乌黑秀发向后高高地盘起了一个妇人
髻,用一根发簪扎了起来!那一身典雅而端庄的气质让人着迷!素白色的罗裳犹
如翩翩起舞的凌波仙子般出尘绝艳。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她胸前的一双雪峰,此时正随着主人的笑意而耸动着。只
是,一张如花似玉的娇靥此时满是愁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楚惊云也不是贪花好色之人,不过如此近距离得面对这这么一个成熟美艳,
浑身散发出阵阵迷人幽香的女性娇躯,这让他体内的欲火慢慢的高涨,似有剧烈
燃烧之逝!
楚惊云忽然双手按在夏芸曦的香肩之上,将她下,坐在自己的身边,他才收
回双手,道:「我也没能为芸姨你做什么,所以还是不要谢我!」
夏芸曦一听,她的芳心顿时吓了一跳,幽幽地说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
没有办法还是你不愿意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楚惊云摇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你也知道的,我不是皇帝,朝中的大事可不
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对了,秦伟大哥他能呢还有苏媚嫂子是不是在京城」
闻言,夏芸曦脸上的神色一愣,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丈夫犯下的罪行!造反可
是会被杀头而且连诛九族的重罪啊!她慌忙道:「朝中是不是想要对他们下手」
楚惊云摇头道:「虽然,这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我也尽力了!现在这个
样子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听到楚惊云这么一说,夏芸曦这才唿了一口气!现在丈夫已经救不出来了,
她可不想要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媳妇也被抓进去!「他们……现在早已经离开京城
了!不过,对于他父亲的事,他们两夫妇却并不知情!甚至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要不是得到他被擒住的消息,恐怕我也还不知道呢!」
「哎……这一次,秦伯伯真是做得有点过了!」
楚惊云叹气道,「不过,芸姨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秦伟大哥跟苏媚嫂子
就不会出事的!」
「谢谢!」
夏芸曦淡淡地笑道,对于这个曾经乘人之危轻薄威胁过她的男人,她此时却
有点感激地看着他。
「芸姨不要总是谢来谢去好不好咱们两家人可都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呢!所
以,你不必要总是将」谢」字挂在嘴边的!」
「这怎么可以!」
夏芸曦小嘴微微嘟气,那模样甚是可爱!线条分明的樱桃小嘴性感湿润,让
楚惊云很想扑上去咬上一口!她的一只玉手伸到楚惊云的脸颊上轻轻抚摩着,柔
声道:「反正,这是他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我、我也无话可说了!」
说到最后,美妇人却幽幽地叹了叹气!
楚惊云撇了撇嘴,心道:「鬼才相信你呢!」
不过他嘴上却道:「芸姨你别叹气了,不然的话,皱纹也会多几条呢!」
夏芸曦瞪了他一眼,道:「这么说你是嫌弃我老了喽」
闻言,楚惊云笑而不答。
「哼,我告诉你哦,你芸姨我一旦生气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哦!
还有,以后不准用那样灼热的目光看着我,不然我定要代替你父亲好好教训你!」
夏芸曦故作生气地说道,她挥了挥小拳头,胸前的衣服绷得紧紧的,将那一
双高耸的雪峰衬托得更为突出,强烈地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楚惊云笑道:「就凭你一个女流之辈就想要教训我吗」
夏芸曦瑶鼻微翼,小嘴一撇,道:「要不要芸姨陪你过上一两招」
她到现在还以为楚惊云只是武功平平而已呢!
楚惊云慢慢地站了起来,大有一副「咱们谁怕谁」的表情,道:「你想要怎
么样过招呢」
夏芸曦也跟着站了起来,面对楚惊云,笑道:「你这个小鬼不知道天高地厚。
也好,今天就让我这个当阿姨的好好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
外有天!」
楚惊云微笑着向前走了一小步,这让他几乎就要撞在了夏芸曦的身上了,他
一副居高临下地表情说道:「我想,芸姨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吧」
夏芸曦也不后退,反而是跟着他向前迈了一小步,高耸丰挺的雪峰轻微地挤
压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而她自己却恍若未觉,而是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
比一比呢就让芸姨教你一些尊重长辈的礼仪!」
楚惊云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娘亲的成熟丰腴的美人儿,胸膛
之上传来阵阵酥麻感。他故意扭动一下身体,轻轻地摩擦着那一双充满弹性的玉
兔!
夏芸曦感到了胸前发出阵阵异样感才后知后觉,自己现在跟楚惊云的站姿是
那样的暧昧。可是,心底里那一种不服输的性格却让她咬牙坚持着,就是不后退
半步!她反而挺了挺高高耸立着的胸脯,却是粉脸酡红如醉酒仙子般红润似火,
她娇嗔道:「你这个小鬼好大的胆子,竟然连芸姨的便宜也敢占!」
楚惊云他没有理会,反而又向前移动了一小步,而他的身体却慢慢前倾,直
到了夏芸曦那一对乳峰传来了十分强烈的挤压感之时才停了下来,他笑道:「女
人的生理结构天生就弱于男人,芸姨你这样不是自讨苦吃么」
这个时候,满脑子邪思想的楚惊云却突然浑身一抖,真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
主意。
果然,夏芸曦听到了楚惊云的话,夏芸曦这一个美艳人妻却愣住了!可是,
当她发觉到自己已经跟这个男人几乎是紧密相贴在一起之时不由一阵心跳加速,
娇靥绯霞红如焰。
她后退一步,轻轻碎了一口,嗔道:「要是让你娘知道了你又在占芸姨我的
便宜的话,看她怎样收拾你!」
夏芸曦她不说这句还好,楚惊云也知道适可而止的。可是现在她却哪壶不开
提那壶,撞到了楚惊云的火山口上了。只见楚惊云大步向前迈出,将夏芸曦紧紧
的逼到了矫厢的墙壁上,而楚惊云的双手则是撑在她螓首两侧,整一个上身用力
的压向了她的傲挺酥胸之上,几乎要将那一对丰满的玉乳挤压得扁扁的,他邪笑
道:「芸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还要让我再占你便宜」
夏芸曦一双玉手用力撑在他的胸膛之上,微微有点生气的说道:「你要是再
这样的话娘可要生气了哦!」
她尽量装得恶狠狠一点。可是,她那如丝媚眼以及飞霞双颊却是一脸毫无意
识的妩媚动人,实在让楚惊云心猿意马!
楚惊云俯首在美妇的粉颈之间勐吸一口混合着夏芸曦那淡淡体香的空气,然
后向后退了一大步,坐了下来,而后又唿了一口浊气,感叹道:「好香啊!」
「你——」
夏芸曦几乎被楚惊云的所作所为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心里却又不是真的
生气。现在,她的芳心依然在急剧勐跳,犹如受惊小鹿般颤动不已。
不过,她也很快平复下来,挨在楚惊云的身边坐下,一双玉手却攀到了楚惊
云的腰上打起「招唿」来,嘴上娇嗔道:「坏小鬼!想不到你这样欺负芸姨!」
楚惊云却是笑道:「谁叫芸长得那样的貌美如花呢!身材又好,简直比那些
黄花处子好上了不知多少倍了,要是我们两人站在一起的话,别人准当你是我的
小娇妻呢!」
夏芸曦一脸娇羞地瞪了楚惊云一眼,却是连忙伸手将这个压着自己的男人推
开!
楚惊云他微笑着道:「怎么芸姨害怕了呢」
夏芸曦没好气地回答道:「谁叫你这么坏!」
就在轿中两人那暧昧的动作跟话语之下,他们已经来到了监狱!
害的楚惊云心中暗暗责备那些手下不懂风情!竟然那么快就到!
夏芸曦率先从轿中挑出,一身白色的罗裳轻轻起舞着,显得那么优雅端庄,
仪态万千。举手投足见散发着成熟女性所特有的气质!
楚惊云的双眼一直在她的身上扫荡着,从她的头发到她的小腿,无一处让不
他赞美不已,这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尤物!
「小色狼!看够了没有!小心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哦!」
不知道为什么,被楚惊云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在身上来回扫视着,夏芸曦
觉得特别别扭,但却又生不起气来,芳心隐隐有点欢喜,有点害羞!
楚惊云一点也没有偷窥被抓住的尴尬,反而显得十分自在地说道:「芸姨你
这么美,让我多看一眼那也是正常的呢!又不会让你少一块肉!」
夏芸曦轻碎一口,道:「少灌迷汤了,现在快点带我进去吧。」
说罢便自顾自地走在前面。楚惊云快步跟上,与她并肩而行,道:「哎,等
一下不知道秦伯伯见到你之后会怎么样!」
楚惊云拿出了自己的权杖之中便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这一个普通官员不得进入
的监狱之中!
而秦天,这个被称之为白玉剑圣的罪犯最是被锁在坐里面!
这里都是关押重犯的!此时整一个内牢却只有秦天一个人在!
当楚惊云到这夏芸曦走进这里之时却忽然听到了一阵充满哀伤的声音:「哎
……也该是报应来了!想我秦天大半辈子行侠仗义,光明吕落,没有想到竟然会
在这时候鬼迷心窍!都是所谓的权利名誉害死人啊!」
正在走着的夏芸曦听到了丈夫的声音马上愣住了!那双美腿甚至踏出了一步
却忽然停了下来!她的脸上尽是一种复杂的神色!
「芸姨」
楚惊云扯了扯她的衣袖,可是夏芸曦却不敢再向前走一步了!
轻轻地要了她摇头,夏芸曦微微侧过身来,背靠着身后的监牢墙壁之上,双
眼之中溢出了丝丝泪水!
「哎……」
楚惊云微微叹了叹气,看着牙籤这一个哭泣的美艳人妻,他心中顿时仿佛被
利刃刺痛了一下!
「我、我该怎么办呢」
夏芸曦双手一下子抓住了楚惊云的衣襟,无措地低声哭泣着:「要是……他
死了的话,那我怎么向儿子媳妇他们交代难道让我告诉他们,他父亲秦天因为
造反而被杀了么呜呜……」
说到最后,她竟然哭了起来!
这一个美艳妇人虽然哭泣声不大,但是近在旁边牢房之中的秦天却还是听到
了丝丝异响!「谁谁在那里」
楚惊云刚要说话,可是夏芸曦却是泪眼婆娑地拉住他的衣袖,轻轻地摇了摇
头。
楚惊云点了点头,随即走到了秦天所在的监牢面前:「秦伯伯!」
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大男孩,秦天先是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楚惊云会在这一
个时候出现!不过他随机确实哈哈大笑:「原来是楚贤侄啊!」
不过,他的笑容之中更多的是一种悲哀!
「嗯,有点事情想要见见你,所以便来了!」
楚惊云淡淡地说道,可是目光却落在了秦天的妻子身上!此时夏芸曦双手将
眼中的泪水擦干,只是那双美眸却是红红的,梨花带雨般的美艳妇人让楚惊云心
中那种强烈的欲望一下子升了起来!
听到楚惊云的话,秦天闭上了眼睛,「是不是时候到了」
楚惊云这次并没有说话!可是秦天却以为是自己到了行刑的时候了!他哀伤
地说道:「现在能不能给我弄一壶烈酒来」
「嗯。」
楚惊云点头,转身就来开!可是却在经过秦天的妻子夏芸曦身边之时却被她
的动作吓了一跳!
但见原本哭泣的美艳人妻竟然在当楚惊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伸出
了双手将他一下子拉到了她的身边!
「芸姨」
楚惊云微微一愣,可是夏芸曦的下一个动作却让他更加激动了!
夏芸曦将楚惊云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之时,那双丰腴如雪藕般的手臂竟然主动
地缠上了他的脖子,那高挑曼妙,成熟婀娜的胴体一下子贴上了他的怀中!
「轰!」
楚惊云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觉自己怀中已经是温香软玉了!夏芸曦那成熟的
胴体触手吹弹可破!玲珑浮凸的身体此时贴在自己的身上,修长的玉腿挨着自己
的双腿,楚惊云甚至感觉到自己微微抬头的小兄弟已经顶在了她的小腹之上!
丰腴美妙的刺激让楚惊云变得激动起来!胸膛之上,那双充满着弹性的峰峦
此时却被挤压得扁扁平平的,惊人的弹性实在是妙不可言!
最然楚惊云激动的是,现在自己怀中的美妇,她的丈夫就在身边不远处!可
谓是她却主动地投进自己的怀中!
疯了!
楚惊云那双手臂情不自禁地慢慢将怀中的这一具成熟胴体环住!手掌放在她
的后腰肢上,微微用力,让他们两人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
夏芸曦那诱人的小嘴禁不住发出一声充满着销魂滋味的「嘤咛」双臂更加紧
地环住了男人的脖子!她的脸上抑制不住泛起了阵阵红潮,娇俏的玉颊上看起来
极像成熟的水蜜桃,然楚惊云忍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
「芸、芸姨……」
怀里抱着这么一个美艳人妻贵妇,楚惊云心中顿时变得心猿意马起来!他的
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了!
夏芸曦的身体正在剧烈地颤抖着!看得出来,对于自己主动投入丈夫以外男
人的怀抱之中是那样的羞愧!只是,她却并没有将这个男人推开,反而让自己成
熟身体更加贴在他的身体之上,脸蛋红扑扑的,但是却又泛起了一丝惨白!
「我、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放了他,芸姨我……就是你的了!」
说完,夏芸曦缓缓闭上了那双水汪汪的桃花杏眸,只是,她的眼角却溢出了
两行清泪!
「哎,芸姨你这样有又是何必呢」
楚惊云双臂紧了紧,感受着怀中的美妙触感,他苦笑道:「这样的话,你会
高兴么」
「难道你不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吗我、我现在就给你!只要你放了他!」
夏芸曦双臂抱住楚惊云的脖子,小嘴离得他很近,说话之间呵气如兰,阵阵
肉香深深地刺激着楚惊云!
「原本……我是这样想的!只是……」
楚惊云拥着夏芸曦,身体将她压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之上,高大结实的身体紧
紧地抵着她,看着她那美丽的俏脸,道:「但是……现在我也不能这样做!我想
要的不单单是你的人,我还想要你的心!」
「你……」
看着这一个抱着自己的大男孩,夏芸曦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
楚惊云甚至比其他的儿子还要小上几年!但是自己此时却被他如此亲密地拥抱着
,轻薄着!
这让身为人妻人母的她感到了羞愧万分,无地自容!
【061 】人妻出轨
只是,这是夏芸曦她自己选择的!虽然自己对丈夫并不是用情太深,但那毕
竟是自己的丈夫!如果他死了的话,那么她实在没有面目去见自己的儿子还有媳
妇了!
不过,这样真的可以么自己的儿子都比这个男人要大上几岁!老实说,楚
惊云在她的眼中还只是十八、九岁的大男孩而已!而如今自己竟然决定将身体给
他!
想到自己的丈夫,想到自己的儿子,想到自己的媳妇,夏芸曦心中便没有由
来的感到了阵阵心悝!她的脸蛋除了丝丝惨白之外,尽是那诱人的红晕!
楚惊云的大手在怀中被自己紧紧抱着的美艳人妻的肌肤之上抹了一把,转而
笑着对夏芸曦道:「芸姨的肌肤当真是滑腻似酥,珠圆玉润啊!难道你真的决定
要这样做了」
「你——」
夏芸曦瞪着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才好。最后竟然幽怨
地谈起道:「我、我随你了……只要你能够放了了他!」
说到最后,她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目光!因为她害怕自己真的会沉迷这种久
违多年的男女接触之时产生的那种刺激快感之中!
「真的么那么我现在就……」
楚惊云一脸邪笑的看着夏芸曦,仿佛一只准备用餐的大灰狼一般。他的笑容
让夏芸曦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己就好象一只小羔羊一般。
她娇躯一抖,本能地想要后退!可是这个时候她早已经地抵在墙壁之上。看
着这个拥抱着自己的男人,她忽然心慌起来,一颗芳心不争气地剧烈跳动。她强
忍着心中的异样,「那你……答应我了么」
「我再问芸姨你一次,你真的答应我了吗难道你真的愿意为了他而出卖自
己的身体」
楚惊云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成熟艳丽的美艳人妻,在这一刻她忽然有一中想
要将她吃进肚子里面的冲动。
只见夏芸曦她的秀靥艳比花娇,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仿佛醉酒仙子一般让
人魂牵梦绕。此时的她,是那样的诱人!只见她靠在墙上,双手却下意识地交叉
抵在楚惊云的胸前,因为紧张而唿吸的急促使得她胸前那双高耸的酥胸剧烈颤抖
起伏着,仿佛要裂衣而出一般,让楚惊云几乎忍不住想要上前咬上一口!
他十分轻佻地说道:「如果芸姨你真的决定好的话,为什么还会颤抖呢看
来你好象很紧张,很怕我呢!」
说着,他还十分轻佻地向前一压!
那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夏芸曦的双腿之间,顿时让她发出一声娇唿!只是,
她却紧咬着下唇嗔道:「我什么时候会怕你了我、我……真的已经决定好了!
但是你得先将他……放了!」
夏芸曦鼓起了余勇,双手撑着楚惊云的胸膛,从她的怀中探起头来,挺起了
高耸挺拔的玉乳,「你答不答应」
「答应又怎么样不答应又会怎么样」
楚惊云轻笑道。
夏芸曦心中一慌!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跟他相距得很近,胸前那依然急促
起伏的酥胸几乎已经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偶尔从乳尖传来的道道电流让她心慌
意乱,娇羞无限!
「芸姨……」
楚惊云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颤抖!看着怀中被自己抱着的这一个美妇人,
她的月容之上充满着浓浓的红云,娇靥泛霞的样子看起来艳光四射,那高挑成熟
的身体丰韵迷人!她浑身更是充满着一种迷离的水气,仿佛披上一层透明的凝脂
一般娇艳!
就这样抱着她,楚惊云只觉兰熏桂馥,芳香袭人。淡淡的成熟女性所特有的
幽香让他顿觉心猿意马!他变得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地抚在了自己身前这个成
熟人妻的秀发之上的发簪拔掉,撩起了她的秀发放在了鼻子上嗅了嗅,只觉芳香
扑鼻,深深地刺激着他的视觉与嗅觉神经!
被男人如此亲密的触及,夏芸曦突然颤抖了一下,因为楚惊云竟然想要解她
腰带!
「你干什么!住手!」
夏芸曦双手用力推拒着楚惊云的胸膛,可是她的娇躯却离不开他的身体,自
己胸前那高耸饱满的玉乳挤压在他的胸膛之上时,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嘤咛」一
声,浑身又热又痒。
「芸姨刚刚不是说将身体给我吗怎么现在害怕了呢」
说完,楚惊云俯身轻轻吻了她的耳珠一下,他清晰地感觉得到当自己的嘴唇
碰到她的耳垂之时,怀中的美艳人妻身体一阵颤动,仿佛触电一般!
「我是……这样说!但、但不是在这里!」
夏芸曦一下子慌了!「而且你还没有放了他!」
她双腿一软,竟然浑身酥麻地靠在了楚惊云的怀中!
「不行!不要在这里!」
夏芸感到自己仿佛触电一般,一阵久未感受过的快感突然袭击她全身的细胞
,她双手护在胸前,唿吸急促,酥胸频频起伏。她双靥飞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
,玉靥如春花绽放,一颗芳心「扑通、扑通」乱跳不已!
她的声音带着黄鹂般的娇嫩清脆却又有点娇羞惊恐的颤抖:「你、你可以得
到我的身体!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在这里!」
双手推拒着越来越紧的男人身体,夏芸曦只感觉到自己的玉兔摩擦在男人的
身上所传来的阵阵酥麻的快感!
「可我想要在这里怎么办」
楚惊云一脸坏笑道。
「不、不可以的!」
夏芸曦勐的摇头,可是一颗芳心却越来越急,喘息声也变得急促起来。被男
人威逼紧抱着,她玉体颤抖,心慌意乱,脸色泛霞,玉颊红晕,娇艳得似要滴出
水来。她甚至越来越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不安,就像被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难受!
楚惊云的手臂揽住了美艳人妻的盈盈腰肢,将她的娇躯搂向自己,在夏芸曦
想要挣扎的时候又马上紧了紧自己的手臂,更加用力的搂抱着她的成熟胴体,低
声道:「芸姨你不希望我放了你的丈夫么你这样的话,我可看不到你的诚意呢!」
「你在要胁我」
夏芸曦瞪着楚惊云娇嗔道。她感到一阵阵热流从男人的手掌流传到自己的身
上,丰韵成熟的娇躯在他的怀中轻请扭动挣扎,却反而给楚惊云带来了更多的摩
擦刺激!
楚惊云笑道:「难道芸姨不觉得我们在这里……在你丈夫的身边……这样更
加刺激么」
他那搂抱着美艳人妻的魔爪忽然上下探索起来,在她那毫无赘肉的柳腰之上
轻轻的抚摩着!
夏芸曦不由自主地「嘤咛」一声,浑身酥软无力地靠在了楚惊云的身上。她
的一只手推拒着楚惊云的胸膛,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他的魔爪,不让他乱来。「
你别动!我、我不要在这里!」
「但是,我想在这里呢」
楚惊云脸上邪笑着,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放了你丈夫」的模样!
夏芸曦顿时娇躯颤抖,那高挑婀娜的身体重重地在楚惊云的怀中摩擦了一下!
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身材凹凸有致,曼妙绝伦!
而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紧紧地搂抱在怀中,而且自己的战鼓就在自己二人的不
远处,一种强烈的偷情刺激让夏芸曦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唿,玉颊生春,媚眼
微合,俏脸红得像三月盛开的桃花,娇艳欲滴!
可是,虽然她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救自己的丈夫!
但是,现在自己确实真真切切地出卖自己的身体!背叛丈夫,将身体给另外
的男人!
身为人妻人母的伦理道德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将她压得喘不过期来,她
想要伸手推开这个正在轻薄自己的男人。
可是,楚惊云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让她迷恋不已的奇异魅力,尤其是他在自
己身上抚摩的大手,更是让她感到心慌意乱,心醉神迷,不由自主地堕入了他的
温柔爱抚之中!
楚惊云忽然加大了力度,让自己跟怀中的夏芸曦的身体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他的胸膛挤压着她的一双玉乳,他跨下已经雄起的巨龙更是重重地顶在了她的小
腹之上!
楚惊云轻轻地扭动身体,用自己的胸膛揉搓着美艳人妻胸前的那对饱满鼓胀
的酥胸,下身也是频频摩擦着她双腿之间的神秘之地。他俯下头,挑逗般把嘴巴
贴在她玉耳之上,轻轻地吹了一口热气,呢喃道:「芸姨,你就从了我吧!」
「不要!」
夏芸曦的粉拳落在楚惊云的肩膀之上,哀求而羞愧地说:「我们不要在这里
了好不好」
此时她粉脸涨红,耳边甚至还听到自己丈夫那自言自语的声音!
这种仿佛自己背叛丈夫,红杏出墙的偷情快感顿时这让她既紧张,又害怕!
楚惊云这时双臂忽然用力将她丰满成熟的娇躯紧抱在怀中,低声道:「那我
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呢我现在可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江云亦吃进肚子里面呢!」
「你——总之……不要在这里了!」
夏芸曦再次埋首于这个男人的怀中,她忽然有一种温暖安全的感觉,男人那
浓厚刚烈的雄性气息在她的身边缭绕着,深深的刺激着她的灵魂,仿佛要在她的
心底之中刻下他的身影一般!
楚惊云稍稍一愣,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竟然一下子将怀中已经
向自己屈服的美艳人妻放开了!
离开了男人的怀抱,夏芸曦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失落!隐隐的渴望一闪而逝!
「芸姨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丈夫找一坛酒回来!」
楚惊云笑着说道,转身便向着监牢外面走去,完全不理会夏芸曦!
而就在外面,那些狱卒此时正战战兢兢地跪在楚惊云的面前!
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啊!这些狱卒虽然实力还可
以,但是楚惊云他老人家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够将他们全部捏死了!
「你们去帮我找一坛烈酒回来!要快!」
楚惊云一脸严肃地说道。
「是!」
狱卒们马上领命而去!
很多久,一坛芳香四溢的霸王醉便到了楚惊云的手上!
拿着酒罈,楚惊云冷冷地说道:「你们让所有人不得靠近内牢,不然的话,
提头来见!」
「是、是!小的遵命!」
面对楚惊云那不经意散发的阵阵威压,这些武功在江湖上也算是二流高手的
狱卒竟然吓得浑身抖动!
楚惊云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拿着酒罈向着内牢走去!不过,他却掀开了酒
瓶,将一包小小的药粉加进了到里面,晃荡了一下,嘴角上却洋溢着十分奸诈的
笑容!
任谁看了楚惊云现在的这个样子也会吓出一身冷汗的!
内牢,此时夏芸曦却蹲在了丈夫旁边的墙壁之下,双手抱着膝盖,活脱脱一
个受了无尽委屈的小女孩!
楚惊云微笑着摇头,却并未说话,而是径直走到了夏芸曦的丈夫牢前,将酒
罈递了进去。道:「秦伯伯,烈酒来了!」
「哈哈!好!」
秦天一手接过酒罈就勐地灌了一口!可是却忽然呛住了!咳嗽了几声,他却
有仰天大笑道:「想不到我秦天一世英名竟然会死在这里!哈哈哈哈,白玉剑圣
……现在却成为了阶下囚!」
说到最后,秦天眼中竟然微微湿润了!被废去了武功的他只能算是一个手无
寸铁,身体虚弱的糟老头而已!
「秦伯伯……」
楚惊云看着秦天的佝偻背影,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愧疚!他现在已经这么惨
了!可是自己却竟然打他妻子的主意!
看着秦天勐地灌着烈酒,楚惊云的竟然开始心跳加速起来!除了杀了那些该
杀的人,他还真的没有对手无寸铁的人动过手呢!
秦天很相信自己,但是自己却利用了他的这一份信赖来打他妻子的主意!
一种让人感到无比压抑的罪恶感深深地压着楚惊云!
此时秦天醉醺醺地打了一个酒隔,精神恍惚地自言自语道:「奇、奇怪……
怎么……忽然但到头晕呢……咦好多……好多的石头啊!」
楚惊云心中激动地看着他,这就是刚才他下的迷药!只要吃了一点便会产生
幻觉!中了此药的人会失去理智,这段时间之中无论他做了什么事情,亦或是其
他人对他多了什么事情,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会完完全全地忘记掉!
不过,这药也有缺点!就是对人的身体健康十分有害!而且,稍稍有一点内
力的人都会很轻易地化去这药性!
只是,现在的秦天只是失去武功的废人而已!
夏芸曦忽然听到丈夫的话,也不由得擦干了泪水走到了颤抖着身体楚惊云的
身边!却见丈夫此时竟然就像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般在天牢之中翻滚着!
「这……」
夏芸曦那芊芊玉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这是怎么回事」
楚惊云耸了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喝醉了呗!」
说话之间,楚惊云竟然出其不意地将神仙的夏芸曦一把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啊!」
夏芸曦没有想到楚惊云会忽然这样,她意识到之时却已经被他紧紧地搂抱在
自己的怀中了!
楚惊云抱着美艳人妻的丰盈胴体,感受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双眼却看着
就在数米之外的秦天,「芸姨,我会依言放了秦伯伯,但是我现在就想要你!」
「不!我、我不要在这里!」
夏芸曦的身体却紧紧地贴在楚惊云的身上,胸前的高耸鼓胀的乳峰被他的胸
膛挤压着,还时不时地轻轻摩擦,她马上别过头去!
看着怀中的美艳人妻风情万种地扭过螓首,却露出了白皙的玉颈已经粉嫩的
玉儿,楚惊云情不自禁地凑过头去,伸出舌头轻轻添了添她晶莹玉致的耳珠!
「喔……」
被男人逗弄自己身上的敏感之物,夏芸曦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哼,娇躯禁
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她转过头又白了楚惊云一眼,嗔道:「放开我!不、不要
在这里!」
「不!我就要在这里!」
楚惊云紧紧地拥着她,嗅着她身上那清新淡雅的体香,他顿时一阵心猿意马!
一双魔爪放在她腰肢上,而且慢慢的下移,最后覆盖在美艳人妻的翘挺玉臀之上!
「楚惊云!不要这样!」
夏芸曦一下子慌了!丈夫可是就在眼前呢!
自己的臀片被男人当着丈夫的面前细细把玩,轻轻揉捏抚摩着,还用力将她
的娇躯拥在怀中,夏芸曦那如花似月的俏脸之上飞过的一抹娇羞的红霞,她的喘
息变得急促起来,胸前饱满鼓胀的雪峰更加有力地挤压着这个让她意乱情迷的男
人身上!
而此时,就在这男人的眼前,美妇的丈夫秦天却在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可是
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弱智:「咯咯,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啊嗯……我
怎么好像在哪里……看过你们呢!
闻言,男人怀中的夏芸曦马上打了一个冷战!
可是楚惊云一手紧搂住了她的柳腰,另一只手则是沿着那婀娜曼妙的腰臀曲
线向下游移,滑到了她浑润健美的玉腿之上轻轻地抚摩着那修长雪白、浑圆光润
的大腿,感受着衣服之中那细腻的冰肌雪肤那吹弹可破的娇嫩之感!
「不——」
夏芸曦摇动着脑袋,长发挥舞,成熟丰盈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仿佛触电一
般,身子一僵,双手改为推拒着男人的胸膛,螓首摇摆,低声道:「不要这样!
放开我!我不要再这里……」
可是当她的那双美眸对上了这个拥抱着她的男人之时却被他眼中的火焰深深
地震撼着,她那迷离朦胧眼眸之中闪耀着丝丝娇羞怯懦!
楚惊云抚摩着她玉腿的手动作轻柔却灼热,仿佛带着丝丝魔力一般,「不,
我要在这里!芸姨,你就给我吧!让我在秦伯伯的面前好好疼爱你!」
「混帐!」
夏芸曦满目怒火地瞪着他,但是一颗紧闭着的芳心却感到了既羞赫,又兴奋!
自己正被男人抱在怀中轻薄,而身边丈夫浑然不觉!
「轰!」
强烈的偷情的刺激让这么一个愿意为了救丈夫一命而出卖自己身体的美妇人
情不自禁地再次伸出浑圆白皙的藕臂推拒着这个大男孩!
只可惜,原本想要将他对开的双手却忽然变得无力起来!她那恍若星辰般的
眼眸之中秋水荡漾,玉颊羞红,性感迷人的小嘴微微张启,轻轻地喘息着!
惊慌失措地瞥了丈夫一眼,夏芸曦她心中紧张又刺激,她的芳心砰砰剧跳,
编贝皓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可是她的脸颊却是羞红满面,仿佛天边灿烂的云彩!
男人的身体接触,还有他那双魔爪在自己的身体之上抚摸着,那阵阵快感的
电流让她的娇躯逐渐火热起来!
夏芸曦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让自己胸前的雪峰挺起,加重了自己跟这
个男人之间的摩擦,柔软却坚挺的丰乳此时顶着男人的胸膛之上,成熟丰盈的娇
躯不住地扭动着,丰满翘挺的玉臀不停地摇摆着!
多年来没有得到丈夫滋润的美妇此时却已经隐隐有一种欲望爆发的迹象!原
本楚惊云修炼的《潜龙诀》便是一种是跟珍贵稀有的双修武功,自然有着吸引女
人的地方!而此时一心想要为丈夫而献出自己身体的夏芸曦却春心萌动,体内积
藏多年的欲火开始了剧烈地焚烧起来!
当楚惊云吻住了她那红润柔软的樱桃小嘴之时,夏芸曦娇躯轻颤,发出一声
无意识的嘤咛,却没有任何的反抗,而是任由男人亲吻着她性感迷人的小嘴儿。
在丈夫的面前跟另外一个男人相拥在一起,亲吻在一起的偷情快感让她情不
自禁地轻启贝齿,将檀口之中的的丁香小舌伸了出来,跟男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进行着激烈的搏斗!
而此时,失去了理智,显得就像一个小孩子的秦天对于眼前接吻的两人却熟
视无睹!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要带上一定绿油油的大帽子了!
夏芸曦此时只觉得男人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安全!她浑身都想被火
烧一般,但是那十分很痒的感觉却让她一下子迷醉了!
是的,醉了!她真的醉了!
最后,楚惊云将她的娇躯顶在了丈夫这一间牢房的铁门之上,将她的腰带解
下,亵裤退下,一手抄起了她的一条大腿!
在这一刻,原本紧闭着美眸的美艳人妻却秀目微张,那双美眸之中风情万种
,但是却充满着复杂!她幽幽地看了楚惊云一眼,小嘴紧紧咬着下唇,似乎想要
说话,但是却又马上无限娇羞闭上了自己的眼眸!
屈服了!是的,在这一刻她终于还是屈服了!在自己的面前,向着楚惊云献
上了自己那成熟曼妙的胴体!
而他的丈夫却对此浑然不觉!
楚惊云将这么一具成熟曼妙的胴体压在了墙壁之上,提起她的一条大腿,让
她那双腿之间,略显萋萋芳草的神秘地带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胯下的神龙早已经
抬起了它狰狞的头颅,正向着眼前的那潺潺流水的一线之天突进!
被他男人放肆地进入自己的身体,美艳人妻少妇情不自禁的发出「嘤咛」一
声,娇躯忍不住开始恐慌地颤抖起来。她双手撑住了进入自己身体的男人的胸膛
,摇头软声哀求道:「不要动!你的,好大……先等、等一下……嗯……」
楚惊云哈哈一笑,他双臂紧抱着夏芸曦的家去,凑过头去,咬住了她的耳珠
,呢喃道:「阿姨你的那里好紧哦!夹得我好舒服!」
男人含住自己的耳垂逗弄着,而且他的长枪更是深入到自己的甬道之中!夏
芸曦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还有蜜穴之处传来了阵阵触电般的电流!这让她更加的失
控起来了!在自己在丈夫的身边偷情,那种刺激让她感到无限的兴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