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之奈良鹿丸

雛田的陰道黏膜緊箍著鹿丸的寶貝,子宮口不斷湧出陰精澆灌龜頭。而鹿丸也在適時洩出陽精,刺激得雛田竟然連續兩次洩精,而且一次比一次厲害,終于在心力交瘁下沈沈睡去。鹿丸手摟住她,一手摟住爬過來的花火,相擁睡去。
(這章貌似過火了^_^)
第一百零八章連破紅蓮、不風二女
因為鹿丸的瘋狂,雛田第二天一天都下不了床,更別說花火了!
鹿丸滿懷歉意的陪了雛田花火一整天,直到晚上才離去!
當晚,鹿丸特別吩咐了綱手,要了紅蓮跟不風兩女侍寢,明天不止木葉十二尖刀要被鹿丸派去籠忍村,鹿丸自己也要出發岩忍村,四尾五尾的影子鹿丸還是親自出手的好,所以在出發之前,還未被鹿丸動過的紅蓮還有不風鹿丸也不客氣了!只有讓她們真正成為自己的女人才能更好的融入鹿丸的后宮里面!
“鹿丸大人!”在房里等待的紅蓮不風二女見到鹿丸進來后馬上敬畏的道,心跳加速,知道自己的命運隨后就會因為眼前的鹿丸而徹底改變了!
“記住!從今天起你們要叫我老公!”鹿丸分別撫弄著兩女細滑的臉狹,邪笑道!
“老…老公!”“是!老公!”紅蓮不風分別道,紅蓮一些羞怯中帶著些許期待,不風則完全是服從的樣子!
鹿丸也不在意,你服從那更好,“不風,幫老公把衣服脫了!”
“是!”不風應了一聲,隨即來到鹿丸面前,一臉平靜的一個一個解開鹿丸的扣子,當不風的手最終碰到鹿丸堅挺火熱的分身時,不風的手才顫抖了下,隨即才把鹿丸的褲子拉下!
“來!先用你的口試一下!”鹿丸接著命令道,看你能平靜到什麽時候!
“嗯!”不風聞言輕應一聲,感受到鹿丸火熱的目光還有背后紅蓮的目光,不風的俏臉終于微微泛紅起來,隨即顫抖著玉手握住鹿丸的分身,然后在鹿丸的指導下,慢慢的替鹿丸吹箫起來!
閉眼享受著不風生澀的口技,鹿丸感覺滿足不已,這就是實力強大帶來的好處,美女任自己上!
一會鹿丸才睜開那雙充滿欲焰的雙眼,一把把不風拉了起來,急促的命令道,“把衣服脫了!”
“嗯…”不風含糊不請的應了一聲,再也沒有什麽顧忌,緩慢的把自己的衣服脫得一干二淨,任由鹿丸火熱的眼神在她的酮體上掃視!
飄逆的長發,瓜子臉,一雙眼睛閃動不已,俏臉通紅,一只玉手還捂著有些酸累的小嘴!妩媚之極。
鹿丸的手卻已經在不風的胸口揉搓著,看著不風胸前的肉團形狀被壓扁、被擠偏、被堆聚,鹿丸甚至隱約看到堅挺的一個小凸點,緊繃在柔薄的衣服里,跟著不風的呼吸漸加急促。鹿丸看著不風的輕微扭動的嬌軀,火紅的耳根下卻映著雪白的頸項、俏肩,松散寬弛的衣襟里,依稀可見深邃的乳溝。鹿丸情不自盡的把嘴印上不風的頸項,雙手孔武有力的環抱著不風,嘴角擠出喃喃自語:“……姐姐……姐姐……我愛你……”
不風被鹿丸突如其來的侵襲,先是一陣驚慌,但隨即又被雨點般親吻的舒坦,耳邊的甜言蜜語蓋了過去,只覺得身軀更加無力,內心更加慌亂,既像深醉、又像熟睡而昏沈了。鹿丸移動著嘴唇貼上不風櫻紅的熱唇,不風沈醉了。鹿丸的舌頭撬開不風的貝齒,向里面探索、遊動著,不風的舌頭迎戰著。兩對嘴唇就這樣緊密的貼著、纏繞著、吸吮著。
當鹿丸的手接觸到不風的胸口,不風不禁一聲嬌呼:“啊……老公……嗯……哦……”不風把鹿丸摟得更緊。
鹿丸若有所悟的抱起不風,走向床邊。鹿丸含情脈脈看著懷里的佳人,只見不風雙手環抱著自己的頸項,微閉的媚眼輕輕跳動著,嬌羞的模樣惹人愛憐,松脫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讓人心馬意猿。鹿丸輕輕的將懷里的不風放在床上,低頭就吻,四片熱唇的磨擦,激發起熱情的升華。漸漸的不風的衣裳松散開在兩旁,露出凝脂般柔嫩的肌膚,跟鹿丸英俊的軀體相互晖映著。
鹿丸的手巡視著不風的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后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不風的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
鹿丸靈巧的手指撥弄著不風的穴口,竟然發現不風的穴口早已泛濫成災了,鹿丸更藉愛液的滑順,曲指向穴內慢慢的探入。此時的不風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配合著鹿丸手指的動作。此時的鹿丸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欲彌漫了全身,一切禮教約束全拋擲腦后,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寶貝,壓在不風的身上,尋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寶貝插入半截。
不風正處于陶醉中,鹿丸寶貝侵襲時尚無知覺,但寶貝擠入蜜穴時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老公……不要……不要……”不風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寶貝無情的進攻。
鹿丸的寶貝雖然只插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鹿丸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不風,雖讓不風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寶貝再度更深入。不風初開的花蕊,雖然經不起粗大寶貝強行擠入而劇痛難挨,但也感覺得到鹿丸不敢強入的體恤柔情,感激的愛意油然而生,但卻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不風覺得穴里刺痛的感覺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搔癢,陰道內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
不風覺得此刻需要有個東西,伸入陰道內摳搔陰道內壁的難受,最好是鹿丸的寶貝,寶貝要是再深入一點,就能搔著癢處了。可是不風羞于啟齒,不敢出言要鹿丸把寶貝插深一點,只好輕輕搖擺下身,讓蜜穴磨著寶貝。隨著下體的磨蹭也讓不風一陣舒爽,從喉嚨間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
“老公……啊……嗯……”鹿丸覺得不風的蜜穴轉動起來了,龜頭又彷佛有一股溫熱在侵襲著,一陣舒暢的感覺令他也慢慢挺腰,寶貝就一分一分的滑入不風的蜜穴里。寶貝進入約一半時,陰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礙著寶貝繼續深入,鹿丸知是「處女膜」,腰部微一使力,頓覺豁然開朗。
“啊……痛……”不風的處女穴道遭受鹿丸沖開,初時略為一疼,隨繼而來則是陰道里一種充滿的快感,「嘤」地輕呼一聲,呼聲里卻也充滿著無限的愉悅。不風覺得蜜穴里的寶貝在進出之間正好搔著癢處,就算佳肴醇釀也不及此美味。
“嗯……老公……妹子……不痛了……啊……”
“老公……快一點……啊……好美……感覺……太美了……”
“啊……不行了……老公……妹妹不行了……啊……啊……”
隨著一股陰精瀉出,不風達到了平生第一次高潮。鹿丸的精神越來越高亢,寶貝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后在一陣酸軟、酥爽的刺激下,終于「嗤」、「嗤」、「嗤」將一股濃液射入陰道深處。鹿丸的陽精,以銳不可當之勢射出之后,彷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著流失,全身脫力般的癱軟在不風身上。
“啊……好燙……啊……啊……”不風的陰道內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輕,精液帶著一股股的熱流,彷佛射到心髒,又立即擴散全身,一種渙散的舒暢隨之布滿四肢,覺得自己的身軀似乎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四處飛散……直到把不風弄得不省人事鹿丸才放過不風,隨即才把一雙色手摸向一邊看得渾身難受的紅蓮…
紅蓮得臉羞得紅透耳根,低著頭用秋水蕩漾的眼眸睨視鹿丸,鹿丸俊偉挺拔、英氣非凡,令她難以自已。鹿丸向前一步,便把紅蓮抱個滿懷。雖然隔著衣服,鹿丸似乎可以感覺到,紅蓮那柔嫩的肌膚,皙白、光華且富彈性,讓他覺得溫潤滿懷,心曠神怡。
紅蓮突然被鹿丸擁入懷中,不禁「嘤咛」一聲,微力一掙,隨即全身一陣酥軟,便脫力似的靠趴在鹿丸寬闊的胸膛。紅蓮只覺得一股雄性的體味直沖腦門,心神一陣蕩漾,一種從未有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興奮,讓心髒有如小鹿亂撞一般混亂的跳動著。
鹿丸擁抱著紅蓮,胸口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兩團豐肉頂壓著,紅蓮激動的心跳似乎要從那兩團豐肉,傳過到自己的體內,因而清楚的感覺到那兩團豐肉,正在輕微的顫動著。鹿丸情不自禁,微微托起紅蓮的臉龐,只見紅蓮羞紅的臉頰,如映紅霞,緊閉雙眼睫毛卻顫跳著,櫻紅的小嘴濕潤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櫻桃一般,鹿丸不禁想嘗嘗,一低頭便親吻紅蓮。
紅蓮感到鹿丸正托起自己的臉龐,連忙將眼睛緊閉,以掩飾自己的羞澀,心想鹿丸此時一定正在觀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頭再低下時,卻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軟軟的舌頭貼著,頓時覺得一陣興奮的暈眩,一時卻也手足無措。
鹿丸溫柔地讓四片嘴唇輕輕的磨擦著,並且用舌頭伸進紅蓮的嘴里攪動著。只見紅蓮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輕輕的在鹿丸的背部滑動著,柔若無骨的嬌軀像蟲蚓般蠕動著,似乎還可聽見從喉嚨發出斷斷續續「嗯」、「嗯」的呻吟聲。
鹿丸的嘴唇離開了,但卻又往紅蓮的耳根、頸項、香肩滑遊過去。紅蓮只覺得陣陣酥癢難忍,把頭盡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嬌喘噓噓。紅蓮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鹿丸正在她身上做甚麽事,只是很興奮,蒙胧之中覺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說不出是「需要」甚麽。
“老公……啊……感覺好奇怪……好熱……又好癢……”紅蓮已經快要昏厥。
當鹿丸微微分開紅蓮的前襟,親吻紅蓮雪白的胸口時,紅蓮只覺得像是興奮過度般,全身一陣酥軟無力站定,而搖搖欲墜。鹿丸見狀便雙手橫抱著軟弱的紅蓮,紅蓮也順手環抱著鹿丸的脖頸。鹿丸低頭再親吻,腳下的步伐卻向床邊走去。
紅蓮斜臥在床上,頭發披散著,一絲不掛的身軀,映在紅色的鴛鴦錦被褥上,更顯得晶瑩剔透。如癡如醉的紅蓮,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麽時候變成身無寸縷,只是緊閉著雙眼,雙手分別上下遮掩胸口和下體,似乎是在保護甚麽,但也像在暗示甚麽。
鹿丸赤裸著身體顯露出結實的肌肉,微微出汗讓全身彷若有護體金罩一般。鹿丸是個調情聖手,知道怎麽讓異性得到最高的滿足,他的雙手不急不徐的在紅蓮赤裸的軀體輕拂著,他並不急著撥開紅蓮遮掩的手,只是在紅蓮雙手遮掩不住的邊緣,搔括著乳峰根部、大腿內側、小腹臍下……
“嗯……哦……哼……嗯……”紅蓮不由自主的呻吟著,她在鹿丸輕柔的挲摸下,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搔癢難過,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壓,「喔」!只覺得一陣舒暢傳來,紅蓮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動自己的手搓揉雙乳,「嗯」!紅蓮覺得這種感覺真棒。可是,下體的陰道里卻彷佛有蟻蟲在蠕動,遮掩下體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觸的竟是自己的陰蒂,微微硬脹、微微濕潤,紅蓮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紅蓮這些不自主的動作,鹿丸都看在眼里,心想是時候了。他輕輕撥開紅蓮的雙手,張嘴含著紅蓮乳峰上脹硬的蓓蒂,一手撥弄紅蓮陰戶外的陰唇,另一只手牽引紅蓮握住自己的寶貝。紅蓮一下子就被鹿丸這「三管齊下」的連續動作,弄得既驚且訝、又害羞也舒暢,一種想解手但卻又不是的感覺,只是下體全濕了,也蠻舒服的。握住寶貝的手不覺的一緊,才被挺硬寶貝的溫熱嚇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鹿丸的寶貝,想抽手,卻又舍不得那種挺硬、溫熱在手的感覺。
“嗯……哼……”鹿丸含著紅蓮的乳頭,或舌舔、或輕咬、或力吸,讓紅蓮已經顧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著淫蕩的亵語。鹿丸也感到紅蓮的陰道里,有一波又一波的熱潮湧出穴口,濕液入手溫潤滑溜。隨著越來越高漲的情緒,紅蓮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身體顫動次數越來越密集,隨著身體的顫動,握著寶貝的手也一緊一松的,弄得鹿丸的寶貝彷佛又脹大了許多。
鹿丸覺得自己與紅蓮的情欲,似乎已經達到最高點了,遂一翻身,把紅蓮的雙腿左右一分,扶著寶貝頂在蜜洞口。紅蓮感覺到一根火熱如剛出熔爐的鐵棍,擠開陰唇頂著陰道口,一種舒暢又空虛的感覺傳自下體,不禁扭腰把陰戶往上一挺,「滋」的一聲,寶貝竟順溜的插進半個龜頭。「啊」的一聲,刺痛的感覺讓紅蓮立即下腰退身。
“啊……好痛……停……”鹿丸剛覺得寶貝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隨即又被「吐掉」,立即沈腰讓寶貝對著穴口再頂入。這一來一往只聽得又是「噗滋」一聲,鹿丸的龜頭沖破了一道處女膜。
“啊……好痛啊……”紅蓮又是一陣刺痛,正想再避開,耳邊卻傳來鹿丸溫柔的聲音:“珊姐姐,痛嗎?你放輕松些,我會輕柔一點。”
“嗯……弟弟……你慢點……姐姐……怕痛……”紅蓮雖然覺得下體刺痛難當,但倔強的個性卻讓她含著淚水輕輕的搖頭,雙手不禁緊緊的按住自己的大腿。鹿丸也不急躁著把寶貝再深入,只是輕輕的轉動腰臀,讓龜頭在紅蓮的陰戶里轉揉磨動。
鹿丸揉動的動作,讓紅蓮覺得下體刺痛漸消,起而代之的卻是陰道里有一陣陣癢癢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紅蓮輕輕的挺動著下身,想藉著這樣的動作搔搔癢處,不料這一動,卻讓鹿丸的寶貝又滑入陰道許多。紅蓮感到鹿丸的寶貝很有效的搔到癢處,不但疼痛全消,而且還舒服至極,遂更用力挺腰,因為陰道更深的地方還癢著呢。
“嗯……哦……哼……”鹿丸覺得寶貝的包皮往外翻著,正一分一寸慢慢的進入陰道內,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摺正藉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鹿丸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當鹿丸覺得寶貝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后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鹿丸就重復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紅蓮的情欲。
當紅蓮覺得陰道慢慢被填滿,充實的舒暢感讓紅蓮「嗯」、「嗯」的呻吟著。當紅蓮覺得陰道一陣快速的空需,不禁「啊」的一聲失望的哀歎。紅蓮的亵語呻吟就彷佛有韻律節奏般:“嗯……嗯……啊……嗯……嗯……啊……”的吟唱著,為無限春光的寢宮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氣。
“老公……姐姐……不痛了……你盡管來吧……”鹿丸覺得紅蓮的陰道里越來越滑溜、順暢,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彷佛領兵出征、縱橫沙場一般。紅蓮也像要迎敵抗師般,把腰身盡力往上頂,讓自己的身體反拱著,而陰戶便是在圓弧線的最高點。
“啊……老公……怎麽……這麽舒服……啊……快一點……對……就這樣……”
“嗯……好弟弟……大寶貝弟弟……姐姐……好美啊……感覺像上天……啊……”
“啊……姐姐……受不了了……要來了……啊……啊……老公……啊……”
與此同時,鹿丸覺得腰眼、陰囊一陣酸麻,便知道要洩了。馬上停止抽動寶貝,雙手用力的抱緊紅蓮的后臀,讓兩人的下體緊密的貼著,而寶貝則深深的頂在陰道的盡頭。刹那間鹿丸的龜頭一陣急遽的縮脹,「嗤」、「嗤」、「嗤」一股股的濃精直射花心,舒暢至極的感覺,讓鹿丸一陣顫栗。
紅蓮忽覺得鹿丸的寶貝竟然停止抽動,只是結結實實的填滿整個陰道,不禁睜眼一瞧,正看到鹿丸的一臉嚴肅,赤裸的上身汗流浃背蒸光發亮,彷佛天將下凡。紅蓮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熱潮急沖子宮,不禁脫口「啊」驚叫一聲,一種生平未遇的舒暢感讓全身一陣酥軟,一股陰精急瀉而出,「砰」地一聲,癱軟在床鋪上,而寶貝跟陰戶也分開了……
第二天早上……
在鹿丸面前,分別站著五男七女,分別是牙、志乃、丁次、寧次、小李和小櫻、井野、天天、雛田、手鞠、多由也、金!是鹿丸賜予木葉十二尖刀稱號的十二人!
“你們應該都對彼此的能力十分清楚了吧?”鹿丸平靜的對所有人問道!
“是的!鹿丸大人!”這一刻,就連鹿丸的七個老婆也統一叫鹿丸大人,因為鹿丸接著就要下達任務給他們了!
“很好!那麽現在我就給你們一個艱巨的任務,超S級任務!毀滅籠隱忍村,同時抓住七尾的人柱力!”鹿丸緩緩的道,“記住,一定要帶回活的,殘廢也沒關系!”
“是!鹿丸大人!”木葉十二尖刀全員道!
“那麽,手鞠你就帶著大家出發吧!”鹿丸隨即道,手鞠是木葉十二尖刀的帶隊,寧次是副隊,帶領男的一方!
“是!”手鞠點頭道,隨即轉身對大家道,“大家出發!”
嗖嗖嗖~隨即十二尖刀就全部閃身消失不見,去完成鹿丸交給他們的第一個任務!
“別讓我失望啊…”鹿丸看著眾人消失的身形呢哪一聲,十二人里面,各種各樣的能力都有,鹿丸還特別吩咐過,不要各自為戰,最怕就是像“曉”那樣,被人逐個擊破!
“影忍法-影化!”
鹿丸隨即化作一道暗影,閃動間就向火影大樓而去,來到綱手面前!
“鹿丸!小櫻他們出發了嗎?”綱手馬上問道鹿丸,她也知道木葉十二尖刀是今天出動!
“嗯!前往籠忍村了!”鹿丸點頭道!隨即笑道,“我也要去岩忍村了!師姐老婆你也要看好木葉哦!”
“嗯!”綱手輕應一聲,隨即一臉柔情的微笑道,“小心點,我們等你回來…”
“知道了!回來我一定會讓師姐老婆你起不了床的…”鹿丸聞言壞笑道!
“好啊!你回來師姐隨時奉陪…”綱手配合著鹿丸暧昧道,媚眼含春的看著鹿丸!
“我先走了!”鹿丸話落馬上瞬閃消失不見,這個綱手,再不走肯定會受不了綱手的誘惑的!
“呵呵…”綱手好笑的看著落荒而逃的鹿丸,沒想到鹿丸也有這麽一天…
“影忍法-暗影之翼”
出了村子后,鹿丸馬上張開暗影之翼,隨即飛竄上空中,閉眼感受了下小櫻他們所在,隨即緩緩跟上,籠忍村跟岩忍村都是同一個方向,只不過岩忍村更加遠罷了!

“有情況!”奔馳在樹林間的寧次突然停下身形開口道,同一時間所有人也全部停住身形!
“有四個人朝這邊來了,一個上忍,三個中忍!”牙鼻子嗅了下同樣開口道!
“是雨忍村的忍者!”雛田接著道!
“是我們的敵對忍者,一個不留,殺了!”手鞠聞言馬上下令道!心下卻是感歎,自己現在帶的隊伍真的好強大,敵人還沒靠近所有情報都被掌握了!
“嗯!”其他人馬上紛紛點頭,隨即紛紛隱藏起身形來!
不久后,在手鞠等人隱藏的地方前面閃躍間出現三男一女,領頭的是一個中年,額頭上全部佩戴著代表雨忍的護額!
“停一下!”似乎感受到彌漫空中不同尋常的氣氛,領頭的中年不由出聲道!
“黑旗大人,有什麽不對嗎?”三名青年中忍停在中年身旁戒備,一名中忍馬上對領頭的上忍問道!
“有殺氣…”被稱作黑旗大人的上忍低聲道,然而話還未說完,黑旗的瞳孔就猛的收縮,一共十二道身影瞬間就把他們包圍起來!
“你們是什麽人?”黑旗馬上喝道,第一時間已經和隊員們背對背靠著,明顯經驗豐富!
“木葉十二尖刀!”手鞠緩緩的道,“死在我們手上你們應該感到慶幸!”
“木葉…”聽到手鞠的話黑旗才看到手鞠他們的護額,不由倒吸了口涼氣,木葉現在跟所有忍村可是敵對關系!不過看到十二人明顯年紀不高,心中又不由慶幸!
“哼!什麽木葉十二尖刀,只要不是木葉十色本大人會怕了你們!”黑旗隨即冷聲道,隨即對手下道,“小心點,保護好自己!”
“水遁-水龍彈之術!”
說著黑旗馬上疑聚一條水龍沖向前面的寧次!
“無知!”寧次不屑的低罵一聲,對著水龍喝道,“柔拳-八卦空掌!”
砰~黑旗召喚的水龍在寧次的柔拳下憑空破碎,黑旗連同三名中忍馬上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柔拳-八卦六十四掌!”
一個太極八卦圖案馬上浮現,四名雨忍馬上吃驚的發現自己身處于寧次的太極八卦領域中,也就是身在寧次的攻擊范圍!
砰砰砰砰~
“哇~”一名上忍三名中忍,在寧次的八卦六十四掌下幾乎無還手之力,紛紛噴血倒飛出去!這也不怪黑旗大意,他哪里知道所謂的木葉十二尖刀就是之前的木葉十色加兩名成員組成的,話又說回來,知道的話也許第一時間黑旗就會選擇逃跑了!
噗噗噗噗~接著四枚苦無劃破虛空,一閃就沒入四名雨忍的心髒,出手的正是天天!
“怎…怎麽可能…”黑旗艱苦的呢哪一聲,不敢相信自己瞬間就被解決,自己才剛剛晉升上忍啊,頭一歪,黑旗馬上帶著不甘的眼神倒下!
其他三名雨忍中忍一樣喪生在天天的苦無下!
“搞定!”手鞠低笑一聲,“走吧,繼續朝籠忍村出發!”
“手鞠姐姐!你看我們去籠忍村反正要經過雨忍村,是不是去大鬧一番先!”牙嘿嘿的對手鞠笑道,那麽簡單解決一名上似乎太沒意思了!
“鹿丸叫我們直接前往籠忍村的…”雛田聞言開口道!
“不要節外生枝了,完成任務先!”手鞠這時回答道!
不說手鞠等人一路談笑繼續前進,在他們走后的地方,黑旗的身體突然蠕動一下,隨即爬起身來!
“咳咳~”吐出兩口鮮血,一把抽出插在心髒部位的苦無,黑旗不由慶幸道,“還好我的心髒長在右胸…”
“他們要去大鬧村子嗎?我得趕緊把消息傳回村子才行…”黑旗呢哪道,剛剛牙說要去雨忍村的話被黑旗聽到了,至于后面手鞠沒有贊同黑旗則沒有聽到!
從懷里拿出一份空白的卷軸,黑旗飛速的把消息寫在上面,隨即運用傳遞消息的密術把里面的內容傳達回雨忍村!
“影忍法-電閃雷鳴!”
啪的一聲,一道粗大的黑色雷電豪無征兆的霹落在黑旗身上,沒有防備的黑旗在黑色雷電的轟炸下就不明不白的倒地身亡!
“看來他們還是大意了啊…”鹿丸的身形出現在黑旗的屍體前面,伸手拿起那份卷軸不由呢哪道!
“消息傳回去了嗎…”看著卷軸里的字跡緩緩的消失,鹿丸不由呢哪道,同時也看清了上面的內容!
“嗯!這麽看來雨忍村肯定會派人攔截手鞠他們了,嘿嘿…希望你們不要自挖墳墓…”鹿丸最后不由笑道,口中的你們自然是指雨忍村!鹿丸可絲毫不擔心手鞠他們會怎麽樣!第一百零九章 雨忍來襲、小楠現身
雨忍村,首領房間里,佩恩看著手下拿來的情報,口里呢哪道,“木葉十二尖刀…又是哪里冒出來的?”
“怎麽了?佩恩!”旁邊的小南看到佩恩皺眉的樣子不由問道!
“沒什麽!”佩恩隨口道,“只是木葉又不知哪里來的木葉十二尖刀好像要對村子下手了!”
“木葉十二尖刀?”小南疑惑道!
“嗯!最有可能就是之前的木葉十色加上上次那名會櫻遁的小櫻還有那個會忍具空間術的少女組成的!”佩恩低聲道,其實也不難猜,情報里面就說了男女人數,同時還注明了年齡里面有兩個白眼的!
“哦?那我們要怎麽做?”小南不由問佩恩道!
“我們的目的只是尾獸,何況現在木葉已經跟所有忍村為敵了,我們沒有必要再摻和進去!不過既然他們找上門來,那就殺了他們,你先帶一批上忍跟中忍去會會他們!”佩恩一臉自信平靜的道!
“我知道了!”小南眼神閃動一下隨即道,“我會先在他們必經的四嶺山谷攔截他們的!”
說完小南就下去了,馬上吩咐村子內的一些上忍跟中忍攔截木葉十二尖刀!

手鞠十二人飛速的躍進一個龐大的山谷里面,再過去就到雨忍村的地界了,再上才到籠忍村!
“先停一下!”寧次突然開口道!
“怎麽了寧次?”小李不由問道,其他人也奇怪的看著寧次,只有雛田志乃牙三人例外!
“我們好像被包圍了!”牙接著開口道!
“汪汪…”赤丸也哮了兩聲道!
“人數還非常多!”停了赤丸的叫聲后牙再次道!
志乃則推了推眼鏡,什麽也沒說,不過大家知道志乃的這個動作就代表敵人出現了!
“好多人!全部是雨忍!”雛田開著白輪眼道!
“怎麽回事?沖著我們來的嗎?”手鞠不由皺眉道,被大量雨忍包圍的話一定會耽誤他們完成任務的時間的!
“木葉的忍者們,等你們好久了…”一個聲音響起,算是回答了手鞠的問話!
隨著那個聲音落下,山谷里也馬上出現了大量的人影,全部是雨忍村的忍者!
“想要破壞我們雨忍村,就憑你們幾個嗎?”一名綠色頭發的青年上忍越眾而出,輕蔑的看著手鞠等人道!
“啧啧~原來木葉十色果然在里面啊…”看著雛田等人的身影,葵綠青藍不由放聲笑道!
“你是木葉的叛忍葵綠青藍?”寧次看著葵綠青藍的身影突然道!
“寧次,什麽人?”見到寧次認識對方手鞠不由問道!
“盜走雷神之劍的原木葉忍者!我也是在叛忍名單上見過!”寧次道!
“看來之前我們沒有全部殺死那隊雨忍,不然他們從哪里知道我們要大鬧雨忍村的!”志乃這時突然開口道!
“嗯!是我們大意了!”手鞠點頭道,“還有,牙!這都是你的錯!”
結合葵綠青藍說的話就可以知道事情的原委了!
“嘿嘿!這回不用我們主動了吧,他們自己送上門開了!”牙卻是嘿嘿笑道,對于大鬧雨忍村一番牙還是大感興趣的,現在的情況也不錯!
“三十五名上忍,牙是你的錯你就包攬一小半十七個好了,其他的交給我們!”寧次觀察完所有雨忍后卻是突然笑道!
“沒問題!”牙笑了一聲道,隨即轉頭問向赤丸,“對吧!赤丸!”
“汪汪~”赤丸馬上配合的連哮兩聲!
就算是面對那麽多雨忍包圍,手鞠他們還是談笑風生,可見對眼前的敵人絲毫沒有看在眼里!
“可惡!你們以為你們是誰?”對面的葵綠青藍聽到牙幾人的對話馬上氣憤道,隨即取出一個劍柄,“出來吧,雷神之劍!”
吱吱~通過葵綠青藍的查克拉灌注,雷神之劍馬上展現出本來面目!
“我們上吧!赤丸!”牙看了一眼雷神之劍隨即對赤丸道,“擬獸忍法!”
砰~赤丸也跟著施展“擬人忍法”變成牙的樣子四爪朝地!
“牙通牙!”面對那麽多雨忍,牙也絲毫不膽怯,和赤丸一起對著葵綠青藍旋轉而上,大戰也隨著打響!
“水遁-水龍彈之術!”
“火遁-火降雨!”
“土遁-裂土轉掌!”
“風遁-大風破!”
“雷盾-雷襲!”

見到牙動手,早于因為被手鞠他們輕視而憤怒的雨忍們也紛紛動手,所有的忍術馬上對著手鞠他們轟炸而下,各種各樣的能力斑斓呈現!光是轟向牙的就有十數道!
“雛田!沒問題吧?”手鞠面不改色的看著無數的忍術襲來,轉頭卻是對雛田道!
“嗯!交給我吧!”雛田點頭道,眼內的三個白色勾玉隨即轉動,“柔拳-太極守護!”
嗡~一個直徑十米的太極圖案馬上從雛田腳下浮現,瞬間也把手鞠分身籠罩在內!
雛田撐起太極領域的同時,雨忍們的所有忍術也同時落下,讓所有雨忍吃驚的一幕發生了,他們所有落下的忍術並沒有像他們預期的爆破開來,而且全部被雛田的太極領域帶動一圈,隨即不受他們控制的向各個方向爆射而回!
“不好!快散開…”一些中忍馬上驚叫道!
“土遁-土牆術!”一名看著火龍襲來的雨忍上忍馬上擋在其他人面前,召喚出一個土牆把火龍擋下!其他方向的也被各個雨忍上忍擋下,不過他們已經不敢小看對方了,竟然僅憑一個人就可以擋下他們的忍術並且反彈而回!
“啊…”一聲慘叫響起,所有的雨忍紛紛轉頭看去,入目的卻是他們的上忍葵綠青藍慘叫聲中身子被牙貫穿而過,手中的雷神之劍也隨著掉落!
一把接過雷神之劍,覆蓋牙體表的白色骨頭隨即緩緩收回牙的體內,所有攻擊牙的忍術就是被牙用君麻呂的影子能力擋下來的!
“也不怎麽樣嗎?”牙呢哪一聲道!看向一眾的雨忍,殘忍一笑,對著同樣沒受傷的赤丸道,“赤丸!我們上…”
锵锵~隨手擋下兩只苦無,牙馬上發現三名明顯具有上忍實力的雨忍就攔截下他!眼角一瞟手鞠他們,也紛紛被三名或者四名上忍程度的雨忍纏住!
“櫻遁-櫻花飛舞!”小櫻瞬間躲過一名雨忍上忍的攻擊隨即道,一片櫻花馬上向其他的雨忍中忍灑落而去!
轟轟轟轟~眼明手快的中忍馬上閃開,幾名比較遲鈍的雨忍中忍馬上就被炸的粉身碎骨!
“可惡!你們快退下!”一名上忍馬上發覺這里的戰斗不是普通中忍級別的可以插手的,馬上對他們叫喊道!
隨著幾名上忍的話落,除了擁有特殊能力的一些中忍外,其他的雨忍紛紛退后,雨忍的下忍則是一個都沒來!
“來不及了…”被四名雨忍上忍糾纏住的志乃突然在四名雨忍不解的表情下呢哪一聲!
漫天的蟲子突然就從山谷上面湧現,對著要躍上山谷的所有中忍就似海浪般沖激而下…
啊…慘叫聲也隨著不斷響起,沒有什麽能力的雨忍中忍馬上就被志乃的蟲玉吞沒,喪生在蟲子大海中!
“啊…混蛋…”所有的上忍見到馬上紛紛大聲怒道,所有的上忍馬上爆發出最強狀態,瘋狂的轟炸著手鞠他們!手鞠他們一時也被糾纏著!
“忍法-通靈之術!”
砰砰~一些會通靈之術的上忍或者中忍也馬上召喚出各自的通靈忍獸!
“開門-開…第七門-開!”小李也按奈不住了,一下子連開七門,紅色的查克拉馬上布滿小李全身,小李周圍的空氣都扭曲起來!
“木葉旋風!”
砰~小李的身影瞬間消失,一名上忍馬上被小李踢到空中,接著小李的身影在那名上忍周圍不斷閃沒,砰砰聲不斷響起!
最后其他兩名包圍小李的上忍就驚恐的發現小李的身形再次出現在空中的那名同伴上方,一腳就把對方轟了下來!
砰~身影砸落,一個巨坑呈現,那名上忍砸落在坑中掙紮一番就倒在血泊中!
“嘿嘿!動真格了嗎?”手鞠見到小李連開七門不由輕笑一聲,手指馬上咬破食指,手中快速結印,“忍法-通靈之術!”
砰~沙皇那龐大的身子在一陣煙霧中顯現出來,看到那些雨忍們召喚的通靈獸馬上興奮的大叫一聲,馬上沖上那些通靈獸!
隨著手鞠召喚出沙皇,雛田他們也紛紛急速運轉體內的查克拉,隨即紛紛雙手結印!
“櫻遁-櫻花寂滅!”
“風沙遁-沙塵暴!”
“氣遁-旋氣破!”
“柔拳-八卦一百二十八掌!”

手鞠等人也紛紛釋放出拿手絕招,整個山谷爆破聲頓時不斷響起!
轟轟聲不斷,不久之后本來龐大的山谷馬上被四周的峭壁倒塌壓下,直到煙消雲散,才重新顯露出手鞠等人的身影來!
山谷四周,橫七豎八的躺了滿地的雨忍屍首,在剛剛猛烈的爆破下,一眾雨忍紛紛損落,只有一部分被突如其來的紙遁護住!
最后關頭,一直隱匿暗處的小南忍不住出手了!小南沒有想到手鞠他們那麽厲害,突然的爆發讓她措手不及,只能救下一些雨忍!
“天使大人!”一面由紙形成的巨大盾牌后面,剩下的雨忍們見到他們身前的小南馬上激動道!
把紙遁收回,小南冷冷的看著對面完好站著的木葉十二尖刀,經過剛剛的爆發,手鞠他們也是略微喘息!
“曉?”手鞠看著突然出現的小南身穿紅雲黑袍不由疑聲道!馬上警惕起來!

高空之上,鹿丸眼中的五個黑色勾玉也是迅速轉動,清晰的看著下方的小南,紫色的長發,絕色的容顏,一身紅雲黑袍下雖然看不清里面的身材,不過光憑那妙曼的弧度就可以肯定絕對不差!
“啧啧!不愧是白虎小南,果然漂亮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貨真價實的‘白虎’女?”鹿丸在上面看著曉里面唯一的女性小南邪惡的想到!
鹿丸很早就在上面了,在鹿丸看來手鞠他們對付雨忍們分明就是在欺負對方,鹿丸就是怕雨忍的頭目也就是佩恩出手才特意停留的,沒想到卻是小南現身了!
不知道小南跟手鞠他們說了什麽,鹿丸馬上見到手鞠跟小楠動起手來…

第一百一十章 占小南便宜
“紙遁-天使之弓!”小楠低喝一聲,一把由紙形成的弓馬上出現在小南手中!
“紙遁-天使之擊!”
嗖~一支紙箭矢馬上從小南的天使之弓射出,急射手鞠而去!速度之快肉眼都難以看清箭矢的軌跡!
“沙遁-沙替身!”
手鞠瞬間完成結印,在被射中前馬上用沙替身躲開,同時在一邊出現,“風遁-鐮鼬之術!”
“櫻遁-櫻花葬!”
在手鞠揮出鐵扇的刹那,小櫻也適時出手,櫻花馬上順著手鞠風遁的流動跡象一起向小南飛射而去!
眼看小櫻的櫻花就要把小楠整個身子包住,小南輕哼一聲,渾身馬上化作片片紙屑散開,小櫻的攻擊隨著落空!
“紙遁-紙片散擊!”隨著小南的清脆的聲音響起,在手鞠等人中間,馬上疑聚出一團白紙,隨即四散爆射開來!
“冥遁-查克拉吸收!”在紙片爆來的刹那,一直沒怎麽表現的井野出聲道,隨即小南的攻擊馬上就被井野吸收了!
“在這里!”小李的身形也是第一時間出現在小楠背后,“木葉旋風!”
“砰~”小南的身體再次化成紙屑散開,險險的躲過小李的攻擊!
“柔拳-八卦六十四掌!”然而等小南的身形再次出現時,等待她的卻是運用白輪眼完全看穿了小南動向的雛田!
“天使大人…”剩下的雨忍們見到小南就要被雛田擊中紛紛急聲道!
“什麽…”小南不由大吃一驚,木葉十二尖刀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自己居然沒有還手的余地,就在小南閉目等待雛田的攻擊落在她身上時,小南身前的空間一陣悸動,隨即小南的身體消失不見!
“空間忍術?”天天看見小南突然被救走出現的空間波動疑聲道!
“在那里!”寧次出聲道,眾人馬上向寧次說的方向看去,一個同樣身穿曉制服的人影跟小南一起站在那些殘留雨忍的身前!
“是你!斑!”小南見到救他的是斑馬上道,只是看向斑的眼神略微閃動了一下!
“佩恩讓我來的,他隨后就到!”斑看也不看小南道,卻是看著手鞠等人感歎道,“居然可以把小南逼得沒有還手之力,木葉真不愧是孕育天才的地方啊!”
“你就是宇智波…斑!”手鞠看著突然出現並發出感歎的斑不由疑聲道,鹿丸跟她們說過關于宇智波斑的事,手鞠實在不敢確信眼前看起來那麽年輕的人會是年快過百的宇智波斑!
“什麽?宇智波斑?”除了鹿丸的女人外,寧次五人都是大驚出聲,姓氏宇智波叫斑的人唯有傳說跟初代那個時期的宇智波斑!難怪寧次他們會吃驚了!
“手鞠姐姐!我們現在應該怎麽辦?”小櫻不由問手鞠道,宇智波斑的話他們也聽到了,曉的頭目佩恩似乎也要來了,小櫻可是知道佩恩可是意味著六個人!
“我們暫時撤退!任務要緊!”手鞠沈聲道,隨即命令眾人撤退!
“嘿嘿!想走?沒那麽容易!”宇智波斑見到手鞠等人要走馬上笑道,上次被鹿丸虐的仇不從木葉十二尖刀身上討回來怎麽行!
“火遁-火龍彈之術!”
只見宇智波斑張口一噴,一道火龍馬上向手鞠他們席卷而上,火龍彈之術由宇智波斑釋放出來體積跟威力都比一般上忍強上十倍不止!
“冥遁-查克拉吸收!”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炙熱之感,井野低喝一聲,馬上把宇智波斑的攻擊吸收了!
“冥遁-火龍彈之術!”隨即井野毫不客氣的就把火遁返還給宇智波斑!
“哼~該死的冥遁!”宇智波斑見狀不由低罵一聲,帶著小南一閃而沒,馬上躲開!
轟~高度的火龍在宇智波斑離開后馬上就沖進他們身后的雨忍身上,轟的一聲炸響!
“啊…”慘叫聲馬上接連響起,幾個不中用的雨忍中忍馬上就被宇智波斑的火龍彈殺死!
“小李!上面!”見到宇智波斑動手,手鞠也不再客氣,馬上對小李喊道!
“是!手鞠大姐!”小李大聲應了一聲,體內紅色查克拉再次破體而出,瞬間再開七門!
轟~小李身形爆射向空中宇智波斑的瞬間,原本小李所在的地面都被小李反沖的氣壓轟得凹陷下去,小李的身形也馬上出現在宇智波斑的身后!
“木葉大旋風!”
砰~宇智波斑的身影馬上就被小李踢飛下去,掉到地面卻是砰的一聲消失不見!
“是影分身嗎?”小李低哪一聲,還沒見到宇智波斑的身形出現在哪就聽到空中一聲啐聲傳來!
“紙遁-紙劍雨!”
小李驚懼的抬頭,馬上發現小南拍打著一對紙翅飛舞在空中,無數的紙劍朝自己飛落而下!
“啊…朝孔雀!”沒處借力的小李馬上揮出一拳,火紅的孔雀烈焰出現,只不過是小型的!馬上把所有的紙劍毀滅!小李也借力重新回到地面!
鹿丸在更高的空中看著小李等人跟宇智波斑戰在一塊,小南在空中不是釋放紙遁!
“哦?打中了嗎?不錯嗎?”鹿丸見到宇智波斑突然被小李擊中馬上稱贊道!
突然鹿丸眼神一疑,因為鹿丸發現六個身影出現了,是佩恩六道,本來輕松的手鞠他們馬上艱難起來,雨忍尚存的那些上忍也全部糾纏上小櫻他們!
鹿丸拍動著暗影之翼,悄然無聲的朝著小南飛落,一直在空中釋放忍術的小南並沒有發現鹿丸的到來!
“是鹿丸!”一直開著白眼跟白輪眼戰斗的寧次跟雛田發現鹿丸的身影心中馬上喜道!
“小南!小心!”佩恩六道里面的天道同樣發現鹿丸,馬上對空中的小南提醒道!
“什麽…”小南吃驚一叫,只是瞬間,小南甚至還來不及發動忍術,馬上就發現自己的身子被一雙大手抱住,背后的紙翼也破碎散開!
“別動!”鹿丸雙手抱著小南,輕輕的在小南耳邊道!
“鹿丸!”宇智波斑看著突然出現的鹿丸眉頭不由一皺,馬上看向六道里面的天道一眼!
“暫時撤退吧!”天道佩恩緩緩的道,鹿丸出現在這里,就算佩恩在怎麽自信也好,也知道同時對付木葉十二尖刀加讓暗影修羅是不明智的選擇!
“你是奈良鹿丸?”這時在空中被鹿丸抱住的小南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對身后的鹿丸問道!十五歲就成為如此強大的人物,小南也不免好奇!
“小南小姐,你也認識我啊?”鹿丸懷抱著小南不由笑道,貼身感受,鹿丸馬上知道小南的身材絕對是一等一的,放在小南胸上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揉捏了下!
“啊…”小南發覺胸前被襲馬上驚叫一聲,身子一顫,對鹿丸的好奇心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羞怒,既然敢動她的身子!
“紙遁-紙瞬身!”
砰~鹿丸所有的觸感消失,馬上發現自己本來抱著的小南化成片片紙片散開!隨即在不遠處疑聚,再次進入天使狀態!
“你認識我?”雖然憤怒,小南還是不由對鹿丸問道,對方不可能知道她的名字才對!
“嘿嘿!你可是我一定要得到的女人,你說我會不知道你嗎?”鹿丸絲毫沒有驚訝小南的能力,把手放在鼻子處聞了一下對小南邪笑道!“真香啊…”
“你…”見到鹿丸聞著的手正是剛剛抓過她胸部的手,小南不由再次氣憤,馬上就要動手,身旁卻突然再次出現宇智波斑的身影!
“佩恩說了!暫時撤退!”宇智波對著憤怒的小南說完,帶著小南馬上就要閃進空間里面逃跑!臨走時回頭看了一眼鹿丸道,眼中閃著仇視跟莫名的精光,“奈良鹿丸!我會去木葉找你的!”
“影忍法-暗金穿透!”
回答宇智波斑的卻是鹿丸的暗金苦無,在宇智波斑帶著小南消失的刹那,再次送上宇智波斑一朵血花!
“哼!繼續囂張吧,等我學會空間忍術就是你的死期到來!”鹿丸看著運用空間忍術遁走的宇智波斑不屑道,卻也知道自己暫時拿宇智波斑沒有辦法!
下面的佩恩六道跟雨忍遁走,手鞠等人也沒有追,一起等待鹿丸落下才對鹿丸恭敬道,“鹿丸大人!”
“你們沒事吧?”鹿丸雖然對十二人道,目光卻是看向自己的女人!
“老公!你怎麽也來了?”見到鹿丸關心的目光,井野馬上上前摟住鹿丸的胳膊高興道!
“我?順路看到你們就下來一下罷了,沒想到你們居然招惹上雨忍了!”鹿丸捏了下井野的鼻子笑道!
“都是我的錯!鹿丸大人!”牙見到是鹿丸來了馬上不敢像之前那樣大大咧咧了,馬上低頭對鹿丸道!
“嘿嘿!沒事就行了,不過你們記住,下次殺死的敵人最好不要留下屍體!”鹿丸大概是因為剛剛占了小南便宜的關系吧,心情大好,也沒有嚴肅的面對寧次他們!只是緩聲道!
“這個交給我吧!”聞言隊伍中的志乃推了推墨鏡道,正好可以拿來喂他的蟲子!
說著鹿丸就帶著所有人一起走出四嶺山谷,然后朝籠忍村的方向而去,並沒有去雨忍村,沒有見到鼬跟鬼鲛,還有絕跟雷牙!鹿丸可以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去收集尾獸了,鹿丸必須要趕在他們之前收集完所有尾獸的影子才行!
經過一個小鎮,鹿丸決定休息一晚先,畢竟手鞠她們也才剛剛大戰過,需要回復一下!
“老板!要十三間房間!”推開一家酒店的大門,鹿丸隨即對老板說道!
見到是木葉的忍者,老板當下馬上不敢怠慢,迅速的給了鹿丸等人十三間房間,忍者不是他們可以怠慢的,何況是目前最強大的木葉忍者!
“雛田!小櫻!天天!井野!你們到我房間來…”晚上,鹿丸利用真影對其他房間的四女叫道,晚上沒有美女怎麽行呢,手鞠多由也跟金白天都消耗的比較多,鹿丸就讓她們休息了,只叫了小櫻四女過來…
“老公…”房門打開,第一個過來的井野對著鹿丸嬌呼一聲就撲進鹿丸懷里!
“影忍法-暗影結界!”等四女全部進到房間里后,鹿丸馬上設置了暗影結界把房間籠罩起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