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蝉与董卓

“司徒邀布前来,不知何故?”虎背狼腰威武健壮的吕布向着白发苍苍的王允行礼。


“将军且先欣赏一段曲舞助兴。”王允说毕,声乐响起,十来位青春秀丽的舞女开始翩翩起舞,素雅的舞裙映衬着妖艳的娇躯,让吕布看得如痴如醉。


特别是领舞的秀女,一身鲜艳的红裙,清秀娇嫩的面容散发着雍容高贵的气质;而朦胧蕾纱裙摆下若隐若现的妖娆美腿的白嫩肌肤格外诱人,套着精致绣花秀和紫色蕾纱丝袜的玲珑小脚婀娜多姿地轻轻拨动着;让吕布幻想着不是让此女来陪睡侍寝,而是让她踩踏在自己的虎背熊腰上跳起曼妙优雅的舞姿。


“将军——”王允轻声打断吕布的想入非非,而此时貂蝉等人早已回到帘幕后,“此领舞秀女乃老夫义女,老夫想将她嫁于将军,如何?~”


“甚好甚好。”


又是一番主客相欢。


帘幕后,少女貂蝉慵懒惬意地倚躺在精致舒适的虎皮座椅中,房间中的侍女男奴们都谦卑乖顺地跪在貂蝉十来步远侍奉,而王允的夫人赵氏的肥胖的身躯则躺在貂蝉的绣花鞋小脚脚下,充当着鞋垫。貂蝉的完美玉足套着丝袜和绣花鞋踩踏在赵氏的丰腴下垂的胸乳上,优雅肆意地踏踏玩弄着,看着沾满沙尘的鞋底踩踏在她的丰硕奶子上留下一块块鞋印,柔软有弹性的感觉十分舒适。


赵氏看着貂蝉优雅高贵的微笑,虔诚地捧起貂蝉的娇小完美的绣花鞋玉足,伸出她苍老粗糙的舌头,舔食起貂蝉的肮脏干燥的鞋底,说,“这老头子也真是,还让妈妈去表演舞姿,不仅让妈妈的娇嫩小腿完美玉足受累了,妈妈高贵的绣花鞋底也沾了沙尘。”


“咯咯~你倒是有孝心,”貂蝉清秀绝美的面容优雅地笑着,妖艳魅惑的双腿轻轻拨动,娇艳精致的绣花鞋戳进了赵氏的嘴里,“把妈妈的绣花鞋脱了,今天赏赐你含着妈妈的娇嫩玉足好好舔食品味一番。”


赵氏小心地用嘴褪下貂蝉的绣花鞋,貂蝉的妖娆滑腻的完美玉足就整个滑进了赵氏的嘴里,一个个水灵灵的娇嫩脚趾头塞在她的咽喉深处,上下撩拨玩弄着。


貂蝉的娇小美脚被下贱的老夫人赵氏含在嘴里,貂蝉感到高人一等的快感,而赵氏更是体验到剧烈的受虐舒爽,喉咙出就像是含着一团躁动的火一样,不断刺激着赵氏的苍老衰弱的欲望,她布满皱纹的双腿紧紧夹着,劣质布料制成的裤衩渐渐湿润了。


“妈妈的小母狗都动情了呀。”貂蝉的另一只妖娆美腿完美玉足轻轻地在赵氏的双腿间戳打了一下,赵氏的身躯颤动着,她舒爽愉悦地说着,“谢谢妈妈赏赐~——”


吕布离开了司徒府,顿时,庞大的司徒府中再没人站着,王允很自然地跪在地上,一瘸一拐地爬到貂蝉身前脚边,“妈妈~,狗儿子为您候选的男人怎幺样?~”


“不错,吕布于虎牢关前大败群雄,正符合本宫的预期形象。倒是享受惯了你们俩的服侍,以后还会思恋这里呀。”貂蝉的修长美腿妖娆地撩起,另一只鞋底沾满沙尘的绣花鞋踩踏在王允白发苍苍的脸上。


王允虔诚地亲吻着貂蝉的灰尘蒙蒙的鞋底,细嗅着貂蝉的妖娆玉足散发的淡雅诱人的芳香,身下衰老的男人玩意缓缓挺起一个小包,“真想永远服侍妈妈,可惜我们老了。”


貂蝉神情淡漠高冷地,撩拨着蕾纱裙摆下的妖艳丝袜美腿,精致美艳的平底绣花鞋轻柔地踩踏在跪着的王允的双腿间,只是优雅地缓缓摩擦几下,王允苍老不堪的身躯就颤动着,一股股白色粘稠的液体在他裤衩中喷发,一点点析出沾湿了貂蝉的沾着沙尘的鞋底。


“真脏~舔干净吧!”貂蝉带着温情地娇声说着,妖艳完美的娇小美脚再次踩踏在王允脸上。“喏~妈妈!~”王允虽然疲倦乏力地喘着粗气,然而脸色通红地富有精神,伸出苍老的舌头满怀渴望地舔食着貂蝉的绣花鞋鞋底,将她干燥的鞋底舔食得湿漉漉的。


“好了~,褪下妈妈的绣花鞋吧,还是不穿鞋舒服~。也不知道吕布会不会像你这样孝顺。”妖艳高贵的貂蝉温柔地说道,在王允嘴里脱下鞋,然后让王允躺在硬梆梆额地板上,“最后一次了,赏赐给你妈妈的圣水。”


王允痴迷地看着貂蝉的鲜红的蕾纱裙摆下的纯白色的亵裤,里面精致的花丛和粉嫩欲滴的花蕊隐约可见,潺潺的流水声响起,圣洁的圣水沾湿了纯白色的亵裤,一道晶莹剔透的水柱缓缓滑下,甘甜美妙的滋味一闪而过,冲进王允的食道深处。


“咯咯~”岔着腿站在王允脸上,貂蝉得意魅惑地娇笑着,扭动着她勾人心魄的纤细腰肢,一颗颗珍珠般的圣水水珠嘀哒在王允脸上身上各处,夫人赵氏卑贱地跪在一旁,不敢近距离地去争夺貂蝉妈妈的圣水,而是伸出舌头舔食着溅荡在地板上的圣水。


“好了,妈妈要坐在你脸上歇息一会了,你可别被妈妈的小香臀给憋死了,小母狗在舐舔服务妈妈的后穴!~”貂蝉坐在了王允的电商,浓郁催情的芳香中,王允开始舔食吮吸他梦寐以求的花丛和花蕊。


貂蝉优雅地撩开鲜红色的蕾纱裙摆,母狗赵氏趴着钻了进去。


阳光明媚,长安城中车水马龙,一身镶金红裙的貂蝉在众多奴仆拥簇下逛街,妖娆诱惑的美腿套着纯白丝袜,娇嫩完美的玉足踩踏着王允别具匠心为她打造的高跟鞋,青春娇嫩的身躯散发着雍容高贵的气质。


“长安城中竟然还有如此精致的小娘子,把她送入相国府中!”董卓董相国远远地貂蝉说道。


相国府中,貂蝉慵懒地倚躺在精致华丽的木榻上,喃喃自语,“可恶~竟然被董胖子抓来了,不过也好,他身上的肉都是本宫的营养。”


“小娘皮~”董卓喝得醉醺醺地进来,向貂蝉曼妙妖娆的娇躯倒去,貂蝉鄙夷地看着他扭动娇躯躲避,而灵活的董胖子依然倒在了她身上。


“丞相~你压着娇弱的人家好不舒服,让人家在上面嘛~”貂蝉娇媚的粉色薄唇向董卓吹着香风,让他如痴如醉,“好好~”


貂蝉娇躯一扭,就骑在了董卓身上,掏出他早已炙热的粗硕玩意,喂进她青春秀丽的蕾纱裙摆中,圆润白皙的一对大腿把它紧紧夹住。


感受着不断袭来的挤压感和曼妙美腿的滑腻触感,董卓在剧烈快感中不住颤动。


“丞相~给人家嘛~”美艳无双的貂蝉骑在董卓身上娇滴滴地叫着,妖媚诱惑的娇躯扭来扭去,圆润大腿的白皙滑腻肌肤不断触碰摩擦着董卓的玩意的敏感皮层。


董卓的粗糙大手搂抱住电铲的纤细腰肢,再也忍不住双腿间的剧烈快感,浓郁的生命浆液大量喷出,都粘在貂蝉的白皙大腿和薄纱亵裤上,被貂蝉缓缓吸收着。


一炮打出,董卓顿时神清气爽,看着貂蝉散发这高贵气质的清秀螓首,“美人真是即妖娆又高贵,这几天天子说要禅位于我,我既为天子,就封你为贵妃。”


“感谢丞相宠爱~”貂蝉装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心里想,“这死胖子竟然不想封本宫为皇后!”


“人家还要嘛~”貂蝉娇滴滴地说,纤细的腰肢美艳诱惑地扭动着,曼妙柔韧的美腿却紧紧夹住董卓的半软半硬的玩意,一滴滴地挤出白色粘液。


貂蝉的雪白大腿夹着董卓的炙热玩意来回摩擦,粘稠的乳白液体在其间润滑,让董卓格外舒服;貂蝉绞着白玉美腿,轻轻一撮,董卓舒爽得倒吸一口凉气,再次喷出一团生命精华,而小弟弟就像是直接被貂蝉的妖艳美腿吸食了精华一般,被双腿夹着变小变软。


“美人别闹了,就寝!”董卓冷喝一声,然后沉沉睡去。


“真是个废物!还没满足本宫就不行了。”貂蝉娇喝一声,婀娜多姿的娇躯在床榻上站起,精致完美的白丝袜高跟玉足踩踏在董卓的双腿间,粗硕的鞋跟踩踏在董卓的一对球蛋上,差点把两颗蛋直接踩碎,平坦妖娆的鞋底碾压着瘫软不堪的小弟弟肆意玩弄。


“啊!你意欲何为!”董卓痛得惨叫一声。


“呵呵~人家要把你董相国驯化为脚下的狗奴,如何?”貂蝉优雅妖娆地扭动着她诱人魅惑的身姿,娇声说着,撩起修长纤细的白玉美腿,一脚狠狠踩踏在董卓的大肚子上。


硬梆梆的高跟鞋鞋跟差点把董卓的肚子肠子踩穿,把他死死地钉在床榻上,痛得喘息发不出声来。


董卓瘫软地躺在床榻上,仰视着貂蝉完美高贵的妖艳娇躯,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抬不起,受虐的快感缓缓升起,浑身的热血向双腿间聚集,夹杂着小弟弟被貂蝉踩伤的发炎的伤痛的充血的快感一阵阵袭来。


“哟~,小玩意儿又硬了呀。”貂蝉风情娇媚地笑着,精致的绸缎丝袜包裹着她的纤细小腿更显妖娆诱人,洁白无瑕的粉底高跟鞋踩踏在董卓的执着的硬起的小弟弟上,把它踩在董卓的肚子上碾压扭动。


一团炙热压在他肚子上,董卓感到异常屈辱,而貂蝉的踩踏着小玩意的娇小玉足高跟鞋就像是踩踏着他整个臃肿的身躯一样,似乎让他动弹不得。


貂蝉粗糙的高跟鞋鞋底不断摩擦着董卓的小玩意的敏感头部,一阵阵袭来的刺激快感让董卓爽得浑身无力,眯着眼睛看着美艳妖娆的貂蝉躺在床榻上享受着。


“你这贱货还挺享受呀。”貂蝉冷淡地轻声说,弯下腰肢,抬起雪白皓腕,一耳光抽打在董卓肥胖的脸蛋上。


被如此娇媚的美人抽打,董卓抬不起一丝怒火,而她的美艳精致的高跟鞋仍然在踩踏摩擦着董卓的僵硬小玩意,再也忍受不住躁动的欲火,浓郁的白浆带着血丝大量地喷出,冲刷在貂蝉的粉白相间的高跟鞋底。


董卓还没弄清自己的处境,他舒爽虚弱地喘着气,一手牵住貂蝉的芊芊玉手,碰到嘴边亲吻一口,“美人的这双鞋格外特别呀,精美而高贵。”


“咯咯~,那就来把本宫高贵的高跟鞋舔干净。”貂蝉站起身,媚眼如丝,撩起修长妖娆的白丝美腿,粉色裙摆下的湿漉风景若隐若现,一脚毫不留情地踩踏在董卓头上,董卓感到晕乎乎的,头差点直接被貂蝉踩碎了。


而貂蝉的高跟鞋鞋底满是方才董卓喷出的浆液,董卓怎幺会舔,正要把踩在他身上的貂蝉掀开把她压在身下再驰骋一番,却听见吕布大喊着“老贼拿命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